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青谿漫稿 > 青谿漫稿 卷十四


[014-1a]
欽定四庫全書
 青谿漫稿巻十四
             明 倪岳 撰
  奏議
   㑹議
一為災異陳言事先准禮部咨開𢎞治十一年十月二
 十日題内開貴州安南等處失火燒燬軍民房屋共
 一千八百餘家延燔城樓公廨等屋共六十餘間燒
[014-1b]
 死官軍舍餘人等計一百餘名口直𨽻壽州并河南
 府等處風雨氷雹傾倒房屋鋪舍共三百餘間渰倒
 軍人屋宇三十餘家及垜口二處計三百餘丈鄉村
 苖麥孳畜江上大小船隻多為斃壞或地震不次而
 廬舍為之動搖或天皷連響而人心為之危懼而蘇
 杭等處潮河池泖諸水寂無風潮而翻騰沸湧甚者
 雍府新創迅雷震之清寧宫為太皇太后祗受天福
 之所為陛下隆極孝養之地乃今燒燬殆盡尤為切
[014-2a]
 近之災要行兩京文武羣臣洗心滌慮思過省愆務
 盡交修之誠以罄應天之實等因奉聖㫖是欽此續
 准禮部咨𢎞治十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欽奉勅諭文
 武羣臣朕惟天道人事相為流通感應之機捷於影
 響甚可畏也邇者上天示戒災異頻仍乃𢎞治十一
 年十月十五日清寧宫災中夜逹旦朕心驚懼寢食
 靡寧慮有愆違上干和氣循省數日莫究所由兹特
 齋心竭誠遣官祭告天地太廟社稷山川爾文武羣
[014-2b]
 臣有官守言責皆與朕共天職者宜各省躬思咎去
 垢滌汙殫心効力毋得因循怠玩若罔聞知凡百司
 弊政姦貪顯跡及一應軍民利病皆直切指陳無有
 所隱以助朕勵精之治答上天仁愛之心綿國家億
 萬載隆長之祚欽哉故諭欽此謄黃齎捧前來於本
 年十一月十八日接至南京禮部通行各衙門欽遵
 外臣等聞命戰兢罔知攸措仰惟聖明臨御兢業萬
 㡬日御講筵精求理道誠宜和氣丕應嘉瑞畢臻夫
[014-3a]
 何比年以來災異頻繁聞見驚駭及兹清寧之災尤
 為非常之變自逺聞之已倍驚皇况惟聖心誠孝方
 隆奉養之禮當此變生倉猝寧免震驚之虞此臣等
 悚懼之心夙夜為之靡寧者也復念臣等猥以菲才
 謬當重任不能勉脩職業以仰答恩休徒爾坐糜廩
 祿以召致罪戾上干天意職此之由汗靦倍増伏俟
 罷黜過承恩詔但令脩省除已望闕謝恩省躬思咎
 痛加湔滌外竊惟聖諭所云天道人事相為流通感
[014-3b]
 應之機捷於影響甚可畏也於此誠足以仰窺聖明
 深逹天人之理克究災異之端者矣然猶屈已求言
 使得指陳利病此盖古帝王不自滿假詢于芻蕘之
 盛心也夫欲思有以回天意必當有以順民心欲思
 有以順民心必當有以寛民力是以營繕頻興民力
 所由以困征斂横出民力所由以竭賞罰冗濫則無
 功者錄民何視以勸用舍顛倒則不肖者進民何藉
 以安盖民心嗟怨之日深則天意譴告之必至以此
[014-4a]
 厯推致災之由庶其可盡弭災之實臣等各攄膚譾
 之見少効㳙埃之益凡二十八事畫一上聞此皆職
 守所司耳目所及伏惟聖明俯垂矜納其於時政或
 有少補犬馬惓惓之私不勝至願縁係災異陳言事
 理開坐㑹本專差辦事官羅憲齎捧謹題請㫖
一推行聖學近者伏聞聖上勤御經筵日講不輟講明
 聖賢之格言圖惟治平之要道緝熙之功啓沃之益
 於是為大三代之治端在今日宗社之幸生民之幸
[014-4b]
 也臣等竊惟朝廷日講之制必以宋儒真德秀所著
 大學衍義次第進講書云知之非艱行之惟艱徒讀
 其書而不求其意亦無益也考之衍義所載首言格
 物致知之要必以帝王知人之事為先其於辯人材
 之論尤惓惓焉盖任賢圖治乃人君之職故所任之
 得失賢否則天下之治亂安危係之非細故也伏望
 聖明因夫今日所講之書驗之古人已行之事獨運
 於聖心之微以謹夫用人之道於凡内外文武之臣
[014-5a]
 左右前後之職其間果有忠實不欺淳謹可託特立
 而不為黨與之私勤敏而足為治理之助者俯推委
 任之誠而不輕為搖奪曲施保全之恩而不易為間
 沮其有立心私邪制行姦詭執左道以變亂倡異端
 以熒惑以土木營繕為奉承以禱祠祈禳為忠愛費
 財而不顧勞民而不恤以至依阿循黙以茍容而不
 知竊位之恥奔競冐昧以希進而不知枉已之辱若
 是者皆足以僨事而害政違天而虐民所宜迸逐而
[014-5b]
 不留拒絶而逺去庶朝廷為之永清天意為之昭格
 災害可弭政務可脩而太平之治必在此矣
一豫節親藩竊惟自古藩國之設主於屏翰天朝强本
 固宗之道也太祖髙皇帝福徳髙厚本支衆多當時
 慈愛均一是以恩禮交隆列聖繼統天潢繁衍封建
 之盛殆遍天下但比年以來衡州建昌等處疊遭雷
 震變異非常此必藩國營繕太盛天誡昭然示警以
 至於今災生壼掖事理相關誠非偶然夫天下之人
[014-6a]
 民皆朝廷之赤子也親王之國車船人夫之費分所
 當得未敢盡言柰何承奉等官不知仰體朝廷親親
 之意一離通州便作威福尅害夫役凌虐有司經過
 地方勢同刦奪甚者方面官貟痛遭笞辱不豫有以
 節制之則徃過來續積弊益甚民將不堪將來必大
 有仰厪聖慮者矣天下之田土皆朝廷之租稅也親
 王治國宫室祿米之設已有定制經費有餘柰何承
 奉等官不知仰體朝廷親親之意一至本國遂起貪
[014-6b]
 心占民房屋奪民田土輒奏朝廷誤蒙准賜甚者侵
 越市鎮强取稅錢不豫有以節制之則田土有限藩
 府日増國賦日削將來必大有仰厪聖慮者矣夫言
 之於無事之日不足信言之於有事之後不及行是
 故進言之道自古難之伏願皇上明勅承奉等官務
 要輔王以正仍逐一開示條件嚴加禁防之國之際
 不許生事擾人在國之時不許輒行奏討如有違越
 者悉如近該欽奉聖㫖事意許巡撫巡按官員指陳
[014-7a]
 實跡叅提首事之人明正其罪更置官属庶㡬宗固
 本强民安物妥而天意可回矣
一懲究欺蔽臣等竊惟人臣事君以不欺為本况履霜
 堅氷其來有漸為臣之職誠不可忽其漸而涉於欺
 也且明者見於亂之未形知者察於㡬之未動豈可
 於所已形已動之事而圖為掩匿營䕶以茍目前之
 安乎比年以來相習成風如雲南之木邦貴州之清
 匀江西之南贑以至東西二廣之域西北三邊之地
[014-7b]
 南北兩畿之間侵犯者不為剋復之計盜竊者不聞
 捕勦之策甚者殺良民以為賊假敗績以為功捷奏
 率為虛聲掩護遂為良筭任其事者展轉退託以俟
 遷官為其民者流離虐害無所於愬夫隄防以障水
 小有罅隙亟宜築塞及其横潰為力難矣唐宋之季
 率因姦欺之臣迷誤國事馴致禍亂不可不慮也今
 大江南北嵗豐而盜作糴賤而民貧武備空虛災異
 稠疊有識於此不無寒心伏望皇上彰離照之明奮
[014-8a]
 乾剛之斷特勅該部查勘前項各處如是地方未靖
 而言已遂平定夷酋未服而言已聴撫安盗賊隠而
 不聞匿而不捕聲息蔽而不舉言而不實虛呈功捷
 冒請陞賞者一一從公究理以懲欺蔽庶㡬將來人
 知所警早為徙薪之謀不貽噬臍之悔矣
一甦息貧窮竊惟事有因革理貴變通庶弊蠧可以祛
 除而貧窮有所甦息也照得南京官軍騎操馬匹常
 年倒死數多俱照在京事例出辦樁錢并朋合錢預
[014-8b]
 備買補倒死馬匹隊伍固所宜然不曾倒死馬匹何
 為一槩出辦後該兵部議處量將收到草塲地畝銀
 兩毎匹補助三兩但買補之際多被勢要之人故將
 老病馬匹加意餧養乘機貨賣以致舊者買補不前
 新者倒死相繼負累管操官員住支俸給養贍猶且
 不周戰守何由可望及照南京各衛快船先年不曾
 定為則例均勻派撥有一衛五七隻十數隻者多至
 三四十隻者甚者全無一隻以致船隻多寡不一所
[014-9a]
 以衛分勞逸不均及其敝壞打造之際初年料物俱
 係工部出辦近年奏定官出六分自備四分官出者
 不以時給打造不前自備者負累軍餘出辦貧苦百
 端交收在官又被衛所官員侵欺花費及用造船毫
 釐無措以致船隻無由完備軍餘辦價不已似此事
 理之弊蠧不為變通則官軍之貧窮何由甦息伏望
 皇上念祖宗根本之地憫官軍貧窮之苦特勅該部
 不為常例通行南京兵部各委公正廉能官一員查
[014-9b]
 勘各營倒死馬匹自𢎞治十一年以前應該買補共
 若干匹各營收貯出辦樁錢朋合錢共若干兩毎匹
 該銀十兩止該買補若干匹其無價買補者尚有若
 干匹就將兵部毎年原收馬草塲等項地畝銀兩照
 數支給通將二項銀兩轉解兵部發付太僕寺收貯
 於南京太僕寺俵過該送太僕寺備用馬匹照數關
 領官軍騎操仍行管操官員不時㸃查務要用心餧
 養不致瘦損以後遇有倒死樁錢朋合錢積至五兩
[014-10a]
 兵部草場銀補助五兩悉照前例解納兌領馬匹騎
 操庶得軍免買補之苦民免解送之勞實為兩便其
 管操官員該住俸粮之日乞照屯田事例止住一半
 但少存其養廉之具庶可責其敵愾之心及查勘各
 衛打造脩理未完快船共若干隻見領料辦價打造
 者若干隻已領杉篙等料花費無存者若干隻已辦
 價花費無存者若干隻人船俱無下落者若干隻毎
 船通計該用銀若干兩各以料價二項分數多寡計
[014-10b]
 筭見有而不足者應該補足花費而無存者應該全
 給通將侵欺官員查出拿送法司照例從重問罪監
 追前價其不足之數亦將兵部毎年原收馬草場等
 項地畝銀兩照數那借支給應用并行南京工部即
 將該給物料作急支給除人船俱無下落者開豁不
 必打造外其餘船隻督併打造完備通將各衛原造
 文冊查勘各衛軍餘數目船隻多寡除十隻以下及
 人船相應者不動外其二十隻以下者減去二分二
[014-11a]
 十隻以上者減去三分均派無船及人多船少衛分
 撑駕仍行管船官員不時㸃閘務要用心愛護依時
 修艌以後仍照例十五年以外不堪撑駕者官給全
 料十年以裏損壞者責與本船夫甲備料修理如此
 庶貧窮可以甦息差役亦得均停人心和悅而天意
 可回矣
一修復常平竊惟農無常稔之年國有備荒之政求之
 古人之所已行盖惟常平獨為盡善是以成化初年
[014-11b]
 南京守備官員因見嵗凶民饑莫能拯救乃倣古常
 平之意奏將沒官房屋改為倉厫名曰常平銓官置
 吏以司出納毎嵗將蘇松等處運到粮米免其上倉
 將各衛官軍三箇月俸粮臨船兌支省出加耗脚價
 毎嵗約有十萬餘石運赴常平倉交納遇嵗凶米貴
 減價糶賣銀錢收貯官庫嵗豐米賤增價糴買粮米
 收貯本倉良法美意與古寔同後因本倉積米數多
 南京户部奏將作正支放常平之法遂廢倉厫雖存
[014-12a]
 傾圮過半當時費用財力即今棄之可惜况京師之
 大畧無備荒之儲豈宜然也且徃年米價翔貴至八
 九錢一石民皆缺食盗竊紛起若使官倉有米能糶
 數十萬於市則米不湧貴民饑可療矣如今年米價
 極賤至二三錢一石民賣輕賫虧損至極若使官庫
 有銀能糴數十萬於倉則米不狼藉農力可蘇矣柰
 何坐視米價貴賤之機莫救農末交病之苦豈宜然
 也如蒙乞勅該部查照先年奏設常平事例再為斟
[014-12b]
 酌倉厫損壞量行修理仍自𢎞治十二年為始浙江
 等布政司蘇松等府該運南京粮米照例三箇月臨
 船兊支將所省耗米脚價或一年者或二年者運赴
 本倉上納以為常平之本行令該管官員隨時米價
 貴賤依擬糶糴若本倉粮米積至四五十萬石恐至
 陳浥不堪方准作正放支就將本年臨船兊支所省
 粮米照依前數運納以為常平之本務使新舊相更
 貴賤相濟倉有餘粮嵗荒無缺食之憂市有平價年
[014-13a]
 豐無傷農之慮寔為便益
一類解文册竊惟政以静為善令以簡為良則下人易
 於遵行臨事免於費擾也照得南京各衛所軍伍俱
 自永樂年間分調所存者十無三四人少多差乃倍
 於舊且如一年之間該造文册無慮二十餘起攅寫
 之勞裒斂之費所不可言近雖稍減而勞人費事尚
 有存者如毎嵗春季各衛將舊年已支錢粮數目攅
 造文册名為嵗用及至冬季又將次年該支錢粮數
[014-13b]
 目攅造文册名為嵗支俱要差官赴京送繳戸部南
 京共該五十餘衛毎衛一年差官二次約計一百餘
 員造册之際費擾可知至於往回路給皆從槩衛貼
 辦侵漁科斂日益嵗増衛所憊困何由甦息况所支
 用錢粮俱係南京戸部管理造册查對理所宜然繳
 送戸部無大關係如蒙乞勅該部將前項文册行令
 各衛依時攅造毎年二次通送南京戸部查對明白
 待有本部公差官員通齎類繳户部庶軍官免跋涉
[014-14a]
 之勞衛所省科斂之弊亦省事便人之一端也
一併省重複竊惟恤民莫大於惜財惜財莫先於省事
 盖事多則費廣財費則民窮乃理之必然者也照得
 南京内府各庫先因管庫官員作弊偷盗官物年久
 一旦以火遮飾不惟罪得茍免又且勞費盖造今復
 奏行工部毎年春秋二季用工修理任從該庫破調
 損壞滲漏去處動用物料人匠其費不貲仰惟朝廷
 於凡宫殿宗廟社稷等處事體最為重大俱無一年
[014-14b]
 二季修理之例何獨南京各庫重複勞費無有窮已
 再照成化年間欽差内官二員前來南京督理織造
 開局置機勞民動衆拘役之艱難供億之騷擾月益
 日增民不堪命𢎞治初年已蒙聖明特詔停止内官
 取回中外臣民不勝慶幸近年又復差遣内官二員
 前來仍前織造縁所織造紵絲紗羅果係上供九重
 内奉三宫之用雖官司竭營辦之勤百姓極科裒之
 重分所宜然不敢辭免但所織造不過用𠑽内外官
[014-15a]
 員不時賞賜而已其各布政司南直𨽻各府嵗織造
 内酌量改造進用亦無不可臣等已於𢎞治十年四
 月内因遇災異陳言㑹議奏請乞暫取回未蒙俞允
 忽於今年十月又復蒙差南京内官監太監鄭山亦
 於前項織造去處管理織造縁係挨輪年分接續幹
 辦所理既無别事委任何必人多况逐日供給之費
 各項役使之人陡増一倍民實不堪似此事關一體
 差至三人重複勞費無有窮已如蒙伏望聖明俯恤
[014-15b]
 民隠大惜財用事干重複少賜併省特勅該部通行
 南京工部將内府各庫一年二季修理事例暫且停
 止果有滲漏損壞之日聴令照例具奏計勘明白方
 許興工其新添織造内官乞賜革罷所織段疋等項
 併於先差内官管理如此庶事稍省而民心可安民
 少安則天意可回矣
一減省供應照得南京光祿寺逓年醃臘活鹿一百五
 十一隻天鵝四百六十三隻俱係直𨽻安慶等府廣
[014-16a]
 西湖廣等布政司地方採捕解納有起自三四千里
 路來者有起自一二千里路來者俱候小雪節解到
 係是山澤之性沿途餧養艱難多致瘦損到此之日
 依期宰腌用鹽太少天熱生蟲用鹽太多苦醎無味
 又要打造木櫃裝盛起撥馬快船隻運送及至到京
 不堪供應及本寺做造菜薹俱於毎年二月分起手
 採取晒晾做造毎三日一换厨役餘丁一百名動經
 四五十日方纔完備起撥馬快船隻差撥經手官厨
[014-16b]
 解送在途遷延日久停放過時多有變味不堪供應
 竊照活鹿天鵝菜臺北方所産處處有之非比别項
 時鮮北方所無者依時上進豈敢缺悞况做造不法
 進用過時以致味變不堪供應而小民之採納艱難
 道路之應付騷擾有費無益莫此為甚如蒙乞勅該
 部議擬合無毎鹿一隻徵價二兩天鵝一隻徵價五
 錢行令各司府照數煎銷成錠差人解部轉發光祿
 寺收貯凡遇缺用天鵝活鹿照依時價收買供應其
[014-17a]
 做造菜臺暫且停止實為便益
一署掌印信竊惟體統正則下有法守委任定則事易
 遵行照得南京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堂上官
 近年雖設正佐貳員偶遇事故或有正佐官兩缺之
 時堂上印信不免暫委予部郎中等官署掌縁委官
 與各属官分係同僚不相統攝凡諸行事誰肯聴從
 體統不正事難辦理又况各官賢否不一錢粮刑名
 等件出入議擬之間乘此間隙而輕重其心髙下其
[014-17b]
 手者未敢保其必無廢務妨公大率由此欲照在京
 事例奏請差官署掌又徃來動經數月愈至悞事合
 無今後遇有前項衙門缺官掌印之時行移南京吏
 部如吏戸禮兵工各部通政司有缺就於各衙門堂
 上官内輪流署掌三法司有缺就於三法司堂上官
 内輪流署掌如此則體統不紊上下相安公道行而
 衆務舉矣
一稽核名實竊惟天下之人才其養也皆以學校其進
[014-18a]
 也皆以科貢入官之後考績幽明之說雖同循名稽
 實之法獨異今州縣之官發身進士者或三年四年
 有旌擢内遷之典而非出進士者則寥寥無聞夫十
 室之邑必有忠信天之降才未必爾殊其間豈無立
 志操心奉公守法思欲與科第齊者惟是激勸之典
 既無及已而考績之法又復頻仍不免於計日謀身
 雖妨政害民亦不暇恤其出進士者固多顧惜名器
 然其間亦豈無肆志妄為者惟是已之地位既殊人
[014-18b]
 之相待又異雖有瘝官曠職妨政病民者人亦防其
 後逹曲賜優容夫作人之道全在鼔舞變化而考績
 之說同一黜陟幽明今鼔舞之法既獨行於進士一
 科而考績之法又獨嚴於發身舉人嵗貢者遂使有
 志者變為無志欲効者不獲自效狥名失實莫此為
 甚如蒙乞勅該部今後州縣親民之官不必專論其
 出身惟當稽核其名實其奉公守法者雖非科目亦
 加旌擢肆志妄為者雖出科目亦不茍容公其一視
[014-19a]
 之仁使人皆知自奮恃其考察之令使人皆得自効
 凡廵撫廵按監臨等官具掲帖報賢否者不得以奉
 承之能否而輕為髙下操予奪黜陟之柄者不得狥
 一言之先入而遂廢諮詢如欲薦一人必使如虞廷
 所謂載采采退人必使如明詔所謂有指陳務俾賢
 者得久任以自効不賢者不徼倖以茍容將見公道
 大昭名實不紊而人皆蒙其惠矣
一均平銓選竊惟自古建官惟能立賢無方初無内外
[014-19b]
 逺近親疎之别果賢能邪雖外而踈逺在所必取果
 不肖邪雖内而親近在所必棄我太祖髙皇帝定鼎
 金陵稽古建官著為定制自後肇建北京改為南京
 然而諸司之建置不移各官之職任如故誠立萬年
 不拔之良法也柰何近年以來兩京官職出身既同
 除授不異及其遷轉之際乃相懸絶且如在京科道
 部属官員在外則陞僉事叅議知府副使叅政在内
 則陞太僕大理寺少卿寺丞通政司叅議今南京科
[014-20a]
 道部屬官員止陞僉事知府亦且淹至七八年之久
 而原闕/
[014-21a]
 
 
 
            附選之期南之視北乃
 差至一年之久雖稱南北人數多寡不同亦不宜懸
 絶至是合無今後南監監生厯事三月考勤之後一
 照在京事例聴從南京吏部先將名籍奏行吏部附
 選仍舊照例厯滿一年聴候挨次取用庶事體得以
[014-21b]
 歸一而人財可免淹滯矣
一湔滌過名竊惟天地生成之徳不以逺近而殊則朝
 廷造就之恩亦不以逺近而異况南北皆謂之京師
 大小均謂之京職而祖宗根本之地尤所當厚者乎
 伏睹毎嵗十二月内節該欽奉勅諭禮部三法司兹
 者春陽肇序萬物咸亨在京文武羣臣除贓罪外有
 犯公私過名紀錄在官者悉與湔除俾圖自新欽此
 除欽遵外夫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一蒙恩詔咸得自
[014-22a]
 新去瑕滌穢不致廢棄孰不感激奮發争圖報効惟
 獨南京各衙門大小官員授職皆同釐務無異或有
 纎芥之過不蒙湔滌之恩其間一考稱職官員無由
 請封六年署職官員無由授實九年通考遂礙敘遷
 仕途有此躭悞中心未免拂欝近該禮部題十月二
 十五日欽奉勅諭文武羣臣欽此欽遵謄黄賫送在
 京文武衙門欽遵外今照南京係祖宗根本重地其
 文武衙門與在京事體相同合無謄黃轉行兵部差
[014-22b]
 官馳驛賫捧前去各該衙門一體欽遵知㑹等因奉
 聖㫖是欽此伏惟日月之明容光必照雨露之施無
 逺弗及綸綍之恩豈有間於逺近者哉伏望聖明體
 孔子赦小過之言念武王不忘逺之意特勅禮部如
 遇年終降勅湔除罪名之日乞令照依前例謄黄差
 人賫捧前來南京各衙門有過官員一體湔除俾圖
 自新庶得恩典均沾人心感發實為便益
一疏通欝滯竊惟和氣致祥乖氣召異自然之理也昔
[014-23a]
 匹婦含寃三年亢旱匹夫結憤六月飛霜天人之理
 相為流通則夫人有欝憤之情寧不有以傷和氣而
 召災變乎照得近嵗以來文職官員多有縁事調降
 或以陳言或因小過或為豪右之排斥或被誣奏而
 陷害吹毛以求其疵洗垢而索其瘢于其迹雖若可
 罪原其心亦無非欲攄誠悃少圖萬一之報爾然一
 蒙謫降久未收復則其欝滯豈直匹夫匹婦之比也
 伏望聖恩憫人才之有用念過失之可原乞勅吏部
[014-23b]
 通將𢎞治六年以後欽蒙降調官員查照原擬應該
 復職者仍令復職以沛曠蕩之恩以全公平之體如
 此則凡在臣工豈不倍増感激之私圖盡報稱之力
 欝氣消而和氣臻矣
一寛免違限查得見行事例舉人告入監并監生願就
 教職考不中復監者俱除水程四十五日外仍除一
 箇月若患病有堪信文憑仍除三箇月過期者送問
 除遵行外夫謂之舉人入監者指新中未入監者而
[014-24a]
 言若舊中已經坐監者不在其數謂之監生復監者
 指舊貢已入監者而言若新貢未曽入監者不在其
 數今告入監舉人不分舊中已曽坐監及願就教職
 考不中復監監生不分新貢未曽入監但有過期一
 槩送問似與前例不合及查得除授官員赴任過違
 憑限半年之上方送問罪其舉人監生止許四月未
 免過嚴况各生違限到監坐班月日虛曠本監自與
 查算不得出身比與官員赴任不同而各生多係貧
[014-24b]
 難逺方之人所帶盤纒有限一經送問贖罪價銀無
 從措辦尤為窘迫如蒙乞勅禮部議䖏合無今後新
 舊舉人并嵗貢監生不分入監復監者過違限期但
 有患病等項堪信文憑俱免送問仍行該監嚴查虛
 曠月日務要應該撥厯之日方准撥厯出身如無患
 病等項堪信文憑者止照官員赴任過限半年之上
 事例方與送問如此則法令適中賢才得所
一慎用將官竊惟將者兵之司命國之安危係焉將官
[014-25a]
 之設其不輕而重也較然矣臣等近聞大同總兵官
 神英副總兵官趙昶各以私忿互相攻訐煩凟聖聰
 差官體勘未蒙定奪及宣府總兵官阮興又蒙取回
 别用且大同宣府乃朝廷之北門而將官實司北門
 之鎻鑰者也方今邊圉未輯災異屢形而將官之重
 未盡得人如此萬一酋長聞風乘機侵犯為害非細
 有識寒心固宜早為區處不可視為泛常且聞各邊
 將官有缺多在京營選補但此等官員初到地方夷
[014-25b]
 情不逹邊務未諳一遇有警手足無措又安敢望其
 克敵制勝者乎乞勅該部通將各年各官公舉將材
 照例㑹同五府各部都察院大理寺堂上官并掌科
 道官從公逐一評議原舉堪任主副將官其間或精
 通武藝或練逹戎務或弓馬熟閑或韜畧諳曉或智
 謀過人或勇敢出衆宜用於北者北邊宣府大同遼
 東陜西等處地方有缺挨次奏補宜用於南者南方
 雲貴兩廣四川湖廣等處地方有缺以近就近挨次
[014-26a]
 奏補其有不協公議及夤縁請託者俱令革退其有
 未經公舉及已舉未經評議者無得舉用至於京營
 將官未經行陳止可存留拱衛京師如此則南北將
 官可冀於得人而各邊地方可保於無虞矣
一減省差遣照得針工巾㡌二局毎年奏差内臣四員
 前來南京取用麂皮等項物料經年動嵗方纔回京
 毎員取撥六百料馬船二隻暫座共用船八隻毎船
 一月索取貼帮銀五兩一年之間約取銀四百八十
[014-26b]
 餘兩及至起程毎船又要脫幇銀五兩夫甲貧難辦
 納不前百般辱打隨船什物因而强搬怨嗟之聲聞
 者不忍誠使減此官則減此船減此船則無此害况
 南京針工局逓年常有起運物料如蒙乞勅各衙門
 今後取用前項麂皮等項料物免差在京内臣就行
 守備太監督令南京針工并巾㡌局依數造辦選差
 的當官一員起運管送仍照例㑹官裝扛務要十分
 滿載不許多占船隻及將夫甲非理凌虐索取財物
[014-27a]
 如有故違許科道并兵部委官指實具奏究治庶民
 害可除事亦不廢
一禁約取索照得馬快船專備裝載官物之用近年以
 來差使浩繁駕船夫甲橫被管運内外人員索詐艱
 苦不可名狀姑以為害最甚者言之如南京内官監
 年例該運黑沙洲等處蘆柴計把不啻千萬占差六
 百料馬船共一十六隻隨船水夫約五六百人毎年
 蘆柴就派水夫各自砍斫裝載管押官毎船一隻要
[014-27b]
 銀二三十兩水夫貧難多將月粮賣輳方免捶楚及
 交柴之際管塲官又行索取毎柴一束要錢一文柴
 滿千萬則錢亦千萬錢不敷者百般刁難及照南京
 内官監等四衙門裝運蕪湖抽分厰板枋用馬船三
 十餘隻南京中軍都督府裝運爛泥洲等處蘆柴用
 馬船十隻管押人員往往效尤逼迫人夫因而逃竄
 數多船隻廢壞職此之由如蒙乞勅兵部查例嚴加
 禁約今後管押等官敢有仍前索詐許令廵江御史
[014-28a]
 密切訪察叅奏拿問以示警戒被害之人亦許指實
 陳告其蘆柴毎年照數砍裝交納就行管理抽分御
 史臨場驗收如此則夫船不累裝運無悞
一慎重刑獄竊惟刑以輔治自古帝王之治天下未有
 不本諸此而為治者易曰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
 獄書曰欽哉欽哉惟刑之恤哉是刑不可以不慎也
 然則司刑獄者當存心以仁恕持法以公平庶㡬刑
 不至於寃濫矣臣等嘗見兩京法司推問輕重罪囚
[014-28b]
 悉發大理寺審錄情罪相當者評允施行情不當罪
 者駁回再問如此可謂慎用刑矣而尚有稱寃不服
 罪囚其在外諸司問理刑獄秉公持正而刑罰得中
 者固有其人中間有等矯情干譽之徒不能體皇上
 重愛民命之意以苛暴為能事以刻剥為盡職讞獄
 之際視人命如草芥煅煉成獄問擬斬絞罪名監候
 呈詳或有詞未明或稱寃不服恐其反異不便及未
 成獄囚犯一槩輙令獄卒多方致死殊不知古人用
[014-29a]
 刑罪疑惟輕之意寃枉所係誠可哀憐上干和氣致
 生災變未有不由於此及法司奏行差官前去各處
 審錄重囚往往圖得便道過家不及致詳刑獄雖有
 審録之名實為虛應故事如蒙伏望聖明擴天地好
 生之徳體日月照察之明特勅法司凡遇差官審録
 弗狥私情務要南方刑獄擬差北方官員北方刑獄
 擬差南方官員其於審録之際仍要留心詳審勿拘
 成案情真罪當者監候奏請處决其間情有可矜罪
[014-29b]
 有可疑及情法不相當者具𦂳關畧節招由奏請區
 處其原問官員果有故出入人罪者依律坐以故出
 故入之罪如是失出入人罪者坐以失出失入之罪
 如此庶使在外問刑官員少知慎刑之意不行慘刻
 之科而刑獄亦得以清寃抑亦得以雪人心和恱而
 災異消弭矣
一查明禁例竊惟道之以政齊之以刑謂法制禁令即
 今之律例是也然非政有定體何以刑得其平當此
[014-30a]
 萬國同文之時豈有兩京異政之理南京祖宗根本
 重地山陵宫闕具存而曲禁周防乃政務所當急者
 如南京内官監於皇城四門守衛官軍内毎門日撥
 軍一百名看守打掃及南京司苑局日撥金吾後衛
 府軍後衛上直官軍一百名在東西二園栽種又孝
 陵神宫監太監等官燒用柴薪俱是給與軍人票帖
 前去攔牲門外拾取又以免差使為名歛收軍人銅
 錢以此旗軍人等効力公所者數少乘機私役者過
[014-30b]
 多及至事發法司問理為因近年在京皇城各門并
 長陵等陵一切禁例多不行移南京衙門知㑹以致
 各該監局查報之時往往援引逺年事例加内官監
 則曰宣徳年間奏奉額設司苑局則曰洪武及宣徳
 年間差撥存留孝陵神宫監所燒柴薪則曰本監與
 南京浣衣局内官享堂官長隨内使先年舊例俱在
 本山手扳脚踼拾取燒用所斂軍錢則曰買辦薑種
 及進用蒜頭山藥芋苖用盡此等體例俱無的確年
[014-31a]
 月亦無原奉㫖意全文有無虛實無所考証夤縁影
 射為弊日滋以致山陵之嚴宫闕之禁失之太疎而
 防微杜漸之計漫不知警於兹災異之臻若復無所
 省究豈宜然哉况在京皇城各門并長陵等陵事體
 既與南京相同則夫凡百禁例亦當與南京無異理
 須歸一人易遵守如蒙乞勅法司通查在京近年奏
 准見行事例比與南京山陵門禁相同者備行南京
 法司一體遵行仍乞勅南京内外守備叅贊官并南
[014-31b]
 京兵部轉行南京各該監局軍衛務查前項原奉洪
 武永樂宣徳等年間欽依及奏行事例的確全文俱
 從兵部法司將與在京見行禁例通併叅詳若係出
 於一時權宜自當遵依近例為當明白奏請著為成
 法頒行南京如有違犯據憑論斷其有仍將逺年不
 明事例朦朧搪塞者宜從法司徑自叅究施行如此
 則兩京無異政衆心有定守而陵闕益尊嚴矣
一申明舊例照得先該南京總督粮儲右都御史周瑄
[014-32a]
 奏稱南京無籍軍民人等稱為跟子名色迎接納粮
 人等跟送歇家哄誘銀兩買嘱官攅人等通同作弊
 犯該滿貫徒罪以上就於該倉塲前枷號三箇月滿
 日照包攬坑陷納户事例發邊逺充軍等因具奏該
 戸部㑹議得前件跟子歇家滿貫徒流以上枷號一
 箇月常例發落節該奉憲宗皇帝聖㫖禁革誆騙這
 件還准他毎說欽此欽遵通行外後該欽奉詔書已
 將前項新行條例革罷近該南京總督粮儲右副都
[014-32b]
 御史王軾具奏申明戸部擬議前項跟子歇家滿貫
 徒罪以上仍照前例枷號三箇月連當房家小發邊
 逺充軍職官有犯奏請定奪奉聖㫖是欽此欽遵通
 行外臣等看得事體貴合人情法令在得中道各司
 府州縣納戸初到南京不能熟知道路未免尋人指
 引别無官房住歇未免尋討歇家此人情所不能無
 者查得見行事例攬納之人坑陷納戸及打攪倉塲
 虚出通關者止問充軍不曽枷號今跟子歇家止是
[014-33a]
 曬晾駞載糴買等項多取工錢價直比之攬納作弊
 輕重不同既枷號三月又發遣充軍法令似乎過中
 以致近年納戸往往倉前露卧人家不容安歇一入
 歇家輒被恐嚇受害多端近該法司問擬又皆拘執
 前例或連引情輕人犯俱問枷號充軍逺近稱寃有
 傷和氣合無今後南京法司如遇跟子歇家有犯指
 稱官吏名色誆騙財物滿貫與坑陷納戸限外不完
 及通同官攅虛出通關者俱照原擬事例問罪充軍
[014-33b]
 免其枷號若止因曬晾駞載糴買等項多取工錢價
 直財物至滿貫者枷號一箇月與不滿貫者俱依律
 問罪照依常例發落如此則刑罰平而和氣應矣
一減造軍器竊惟軍器所以禦戎固不可不預為成造
 而財力費於無用尤不可不量為區處查得南京兵
 仗局前厰逓年成造盔甲鎗刀弓箭撒袋圓牌等項
 軍器共㭍萬玖千陸拾餘件收貯南京戊字庫聽候
 應用誠國家思患預防脩武備禦賊冦萬世之長策
[014-34a]
 也但承平日久軍器少用未免法出弊生今計該局
 嵗用生熟鐵一十一萬七千九百餘斤木炭木柴四
 十餘萬生水牛黄牛白硝麂雜等皮三千三百餘張
 翎毛觔角箭竹雜木約二十七八萬其餘銅錫銀硃
 靛青油漆魚線水膠綿苧布絲絹紙劄等料動以千
 百計軍民人匠班匠共六百五十五名外雇工銀二
 千八百五十餘兩然所造前項軍器大抵多被尅減
 工料成造不堪雖有該部及科道委官按季盤驗亦
[014-34b]
 不過大畧看過不能一一周悉况南方地勢卑濕收
 貯三五年後箭翎弓張多已脫落朽壞鎗刀衣甲亦
 各繡爛誠恐一時行軍卒要應用有名無實誤事非
 細查得本庫自洪武永樂等年到今陸續收貯見在
 軍器共有四百五十餘萬件頗勾應用及查得先該
 工部議擬天下軍衛有司嵗造軍器數多積久恐不
 堪用題奉欽依俱自𢎞治二年為始減半成造誠為
 得宜乞勅該部計議合無將本局嵗造軍器暫且停
[014-35a]
 止仍將戊字庫原收軍器委官盤驗見數其間堪中
 者如法安置晒晾不堪者挨定年分逐漸修理有當
 添補物料止於各庫㑹有量支應用待修理完日仍
 照減半事例成造如此則財力不至妄費軍器皆為
 有用矣
一量停造作竊惟上之供用有缺固不得不徵取於下
 下之財力有限亦不得不赴愬於上盖下有餘力則
 上無不足之患而上或過取則下有不勝之憂此皆
[014-35b]
 國用之所急民情之所切者皆不可不詳思而慎處
 之也查得本部先於𢎞治十年十一月内該南京内
 官監掲帖一件為欽依起運急缺供用物件事該太
 監李廣奏取生漆桐油肥皁各二十萬斤銀硃各三
 萬斤分派應天等府辦納續行本部成造裝盛箱桶
 瓦罈雨罩共一萬九千八百箇隻鐵鎻九千二百把
 单榜紙三萬一千陸百張黄䗶白麵桐油等項共一
 千六百餘斤又於本月内准本監掲帖一件欽依成
[014-36a]
 造急缺供用物件事亦該太監李廣奏取硃紅漆戧
 金雲龍黄銅火罩等件共四萬五千六百五十副箇
 除該監通行南京丁字庫等衙門將㑹有銀硃黄熟
 銅生漆金箔木炭等料共六十萬五十二斤塊徑行
 外將㑹無生漆銀二硃等料共二十一萬九千五百
 餘斤根塊亦行應天府鋪行估計支給天財庫錢鈔
 買辦及行本部成造裝盛箱桶木匣鎻鑰黄氊黄紅
 綿布綿花套桐油木扛雨罩等項共六千八百九十
[014-36b]
 餘件黄单榜黄白中夾紙四萬八百五十張至𢎞治
 十一年八月准南京兵仗局掲帖一件上用供用物
 件并軍器等項事該署兵仗局事内官監太監楊穆
 等奏奉欽依成造上用象牙鵓鴿頭弰彈弓等件八
 百件供用竹竿綿紥魚义等件共一萬五千八百四
 十件該局料計見有生銅等料一萬五千七百六斤
 南京甲字庫關支闊白綿布等料共二十九萬八千
 七百七十七疋斤龍江瓦屑壩二抽分竹木局關支
[014-37a]
 煤炭木炭等料共六百五十八萬四千七百四十斤
 塊應天府支給天財庫錢鈔買辦青紵絲絨線象牙
 銅鐵油漆等料共七十萬一千四百四十二疋塊本
 月内又准工部咨為成造神器事該署兵仗局事内
 官監太監楊穆等題奉欽依成造各銅將等件共二
 萬二千六百九十箇把坐派蘇松等府買辦水黄牛
 等皮九千五百三十張應天府支給官錢買辦魚線
 膠紅熟銅油灰黄丹黄麻等料共一十四萬五千四
[014-37b]
 百餘斤等因節行到部除欽遵坐派成造外臣等切
 詳各監局成造上用供用器皿物件誠為浩繁然天
 下司府州縣嵗辦皮張油漆銅鐵銀二硃等料亦為
 不少必須量入為出以次成造方可使國用不缺民
 力不困今一年數月之間各起坐派前項物料動輙
 數十百萬非惟府庫錢粮支給不敷且使小民出辦
 何以能堪况應天府係南京根本重地而蘇松等府
 尤百萬京儲仰給之處又兼連年災傷薄收公私俱
[014-38a]
 困豈得恝然不加撫恤其鋪行買辦名雖關支内庫
 錢鈔給還但納料關價出入各門禁及該庫俱要財
 物打㸃使用及至關出錢鈔又多爛鈔低錢不堪行
 使以此往往破家蕩産賣男鬻女不能陪償又如各
 府州縣大戸解納生漆銅油銀二硃紙劄等料俱有
 原裝盛箱桶等項却又尅下另行本部重造尤為煩
 費似此假公營私傷財害民誠有傷國體上干和氣
 之甚者如蒙乞勅該部通將前項原坐派供應物料
[014-38b]
 器皿等件逐項查審將𦂳急缺用者再行奏請行下
 催䟎成造先行解納其可緩者暫且停止今後在京
 各監局若有奏行成造器皿等項工部務要查看先
 後酌量緩急另行奏請行下無得併於一年一月之
 間致使所司倉猝無措仍行南京成造監局衙門該
 用物料務要㑹同該部及科道官嚴督各作匠役人
 等從公估計如某器皿合用某物料若干及將造完
 要行裝盛亦要估計某物若干用某様箱桶并鎻鑰
[014-39a]
 扛索氊片各若干通估明白相應方許將㑹有者行
 各庫局關支㑹無者行有司買辦不許各該衙門止
 憑作頭人等朦朧多估輒行關支買辦其解戸納料
 鋪行關支錢鈔亦要科道部官從公隨即收放不許
 刁難掯要財物及各司府州縣解納油漆銀硃等料
 若有原來箱桶等件不許另行重造致費工料如此
 庶上之供應可以不缺下之財力亦無妄費而民困
 或得少蘇矣
[014-39b]
一遵復舊制照得山東臨清州直𨽻淮安揚州蘇州府
 浙江杭州府江西九江府等處俱係客商船隻輻輳
 之處祖宗舊制各設有鈔關收受商稅俱委各本府
 通判等官管理行之百年雖不能無弊然課鈔亦未
 見其虧折客商船隻亦未見其留難盖通判等官職
 卑責重上受廵撫廵按分廵分守等官節制少有不
 才隨加罪黜故非極妄無知之人則不敢在關生事
 動擾客商近年以來改委户部官員出理課鈔其間
[014-40a]
 賢否不齊往往以増課為能事以嚴刻為風烈籌筭
 至骨不遺錙銖常法之外又行巧立名色肆意誅求
 船隻徃返過期者指為罪狀輙加科罰客商資本稍
 多者稱為殷富又行勸借有本課該銀十兩科罰勸
 借至二十兩者少有不從輕則痛行笞責重則坐以
 他事連船拆毁客商船户號哭水次見者興憐夫増
 課為國雖稱聚歛猶是有名其科罰勸借者或倚稱
 修理公廨或倚稱打造坐船率皆借名入已無可查
[014-40b]
 盤况此等官員既出部委各處廵撫官視為賓客廵
 按官待以頡頏是以肆無忌憚莫敢誰何以致近年
 客商懼怕征求多至賣船棄業此豈祖宗設關通商
 足國裕民之初意哉伏願聖明俯察民隱特勅該部
 停止新例遵復舊制仍勅鎮廵等官時常糾察各府
 委官如法奉行務要公私兩便商民不虧庶㡬人心
 快悅怨聲銷弭而天意可回矣
一裁抑侵尅竊惟抑末固為政之理而通商亦富國之
[014-41a]
 術茍使官司肆為侵尅遂致道路漸成愁怨傷和致
 沴豈王政之所宜哉照得舊制天下商賈輳集之處
 各設稅課司衙門立法抽稅具有成法惟南京龍江
 大勝港原設抽分竹木局抽分竹木柴炭等項有三
 分取一有十分取二有三十分取二者取之至輕用
 之有節逺近輻輳上下便益近年工部奏准於浙江
 杭州府湖廣荆州府直𨽻蕪湖縣設置抽分衙門遣
 差部官管理不惟地方接連重復抽稅而其人賢否
[014-41b]
 不齊寛嚴異法但知増課以逞已能不恤侵尅以為
 民病甚者器皿貨物不該抽分之物一槩任意勸借
 留難所得財物無可稽考因而侵漁入已難保必無
 及照龍江大勝港抽分例有内官兼管比因洪武永
 樂年間許令就於抽分内取鈔三十貫以為茶菓食
 用今乃借此為名百法巧取如杉楠板毎塊籌二根
 取銀二錢四分杉條五根籌一根取銀一錢二分柴
 炭百斤籌一根取銀三分四分計籌取錢漫無紀極
[014-42a]
 通計春夏有水船多時月毎人約得銀六七百兩秋
 冬水落之時亦不下一二百兩因此抽分重大遂致
 客商阻絶及至各工所關領竹木等料又被索取起
 籌出厰等錢展轉刁難不肯從公放支月益嵗増為
 害無已如蒙乞勅工部轉行各處抽分官員務要奉
 公守法律已便人不必以尅下奉上為能但當以稱
 物平施為務其曽經抽分去處給與執照不許重復
 抽分仍乞勅南京守備太監今後差撥抽分内官止
[014-42b]
 照舊數無得過多仍要嚴加禁約不許似前計籌取
 索財物及縱容家人伴當在彼生事其各工所關支
 物料明文至日即便放支不許刁難若踵前弊無所
 悛改悉聽管理抽分監察御史等官徑自叅奏究問
 施行如此則侵尅之弊可以少除而愁怨之聲可以
 少弭矣
一防革宿弊照得禮部所收惟藥材及厯日紙劄二件
 藥材係湖廣江西福建等布政司所属并應天府所
[014-43a]
 屬州縣解納厯日紙劄係浙江布政司所屬并直𨽻
 府州縣解納逓年解到本部俱發太醫院并欽天監
 上納今訪得各院監堂上并屬官少肯守法毎收各
 項藥材紙劄多般刁難或本堪中而揑作不堪或不
 收本色而掯收折色或以一倍而收數倍甚至通同
 攬納之人多取價利指以修理為名罰要銀兩以致
 經旬累月不得完納解人受害合無今後遇有解到
 前項藥材紙劄聴本部委官前去公同監院官員陸
[014-43b]
 續監收但驗堪中不拘土産即便照數收受不許刁
 難折納及取罰等項完日就出實收付解人繳照如
 委官扶同容縱不行舉正者本部叅究庶前弊少革
 解戸可甦
一袪除民病切惟方今民病非止一端臣等不能周知
 姑舉耳目所聞見為民病之大者言之如均徭下戸
 先年存留不編差役本為優恤小民近年州縣官員
 不體此心徃徃槩追銀兩毎粮一石人一丁有追銀
[014-44a]
 一兩者若粮至千石丁至百口則追至千百兩以一
 州一縣二年三年計之不知通追丁粮銀該㡬千萬
 兩如囚犯紙劄先年官司問囚有罪之人方追紙劄
 以備公用今則不分有罪無罪或批狀老人亭亦照
 名數追徵且不收本色俱追價銀一狀有十名則追
 紙價十分有百名則追紙價百分以一月一嵗千人
 萬人計之不知通追紙價銀該㡬百千兩及先年犯
 法之人只是依律問斷今之官司既問本等罪名又
[014-44b]
 法外加刑濫罰少者三五十兩多者一二百兩若罰
 至百人千人又不知其數㡬何及其盗取各項銀兩
 或名為輳辦科差或指為預備賑濟或花為修理造
 作之類殊不知俱係虛作之數其實侵欺入已其間
 亦有被人告發者因無巻案簿籍可查以致上司難
 於考究况聞逺近一律倣效成風夫寛一分則民受
 一分之惠今貪官百計誅求若此民何以堪乞勅該
 衙門計議合無通行天下廵撫廵按官嚴加禁約司
[014-45a]
 府州縣官員今後有均徭去處照舊優恤下户不許
 追徵銀兩若編剰户内果有頗過之家亦要儘其一
 年輳編不許遺留以啓貪官侵尅其有罪囚犯止許
 官司追徵本等紙劄除公用外按季類解本管上司
 支銷不許將無罪之人及老人亭槩追紙價及犯法
 之人官司一依律例問斷亦不許法外加刑濫罰銀
 兩敢有故違似前或追下戸剰戸銀兩或追紙價銀
 兩或罰犯人銀兩事發俱以贓論縱不入已亦當從
[014-45b]
 重問革庶貪官知懼良民獲安
一懲戒姦貪竊惟十羊九牧則必生紛擾之患羣狼牧
 羊又曷逃㗖噬之逼故姦貪之害不少為祛除則瘡
 痍之民殆未易甦息也照得浙江等布政司直𨽻府
 州運納南京粮米及一應客商軍民人等船隻率皆
 經由龍江關進入本關設有内官守把及各布政司
 府州解納一應錢粮俱送南京内府承運等庫收貯
 各庫亦設有内官兼管但近年為因守備官員奏討
[014-46a]
 内官前來數多以致添撥各處管事者亦多各官不
 思朝廷錢粮為重人民艱難可憫所在之處多帶家
 人伴當勢如狼虎船隻徃來者不分竹木柴炭粮食
 雜貨甚至裝載灰糞之微亦要過關財物必充所欲
 方容船隻出入錢粮進納者雖經戸工二部各司掌
 印官員辯驗堪中印封送庫亦且百方刁難不肯收
 受各照數目需索銀兩至將解戸吊綁墩鎻苦害不
 堪重而布絹錢鈔輕而絲茶蜜蠟無物不然必滿所
[014-46b]
 欲方與㑹官收受及照東安西安二門守門内外官
 軍人等乘機為害毎遇錢粮進入輙便攔當或將解
 戸趕逐或將脚子趕打遲留一日二日有之為害千
 方百計不已以致解戸負累掲借錢物累年不得完
 結及得批单回家債主又復逼取傾家蕩産苦害無
 辜此皆姦貪顯迹所宜量為懲戒如蒙乞勅南京守
 備太監將守關管庫内官中間果有淳謹守法不肯
 生事者止照舊額存留近年新添冗員及生事害人
[014-47a]
 者盡行革去仍要嚴加禁約不許似前害人其守門
 官軍有犯或被害之人告發宜從監收科道官員徑
 自叅究施行如此則關津無阻輸納易完人心和暢
 而天意昭格矣
 
 
 
 
[014-47b]
 
 
 
 
 
 
 
 青谿漫稿巻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