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東園文集 > 東園文集 卷十三


[013-1a]
欽定四庫全書
 東園文集巻十三
             明 鄭紀 撰
  祝文
   梁山祈雨祝文
天地者萬物之父母山川者天地之輔弼天地包括乎
萬方山川鎮定乎一境若夫雨暘時若隂陽叙順品物
流形萬物化生是固天地發育之功實乃山川輔相之
[013-1b]
力其或氣化閉塞雨澤愆期勾者不萌甲者不拆是雖
天地之大不能不憾於人惟爾山川之神豈能辭其責
耶粤兹仙遊古號有年之邑惟我歸徳又號有年之鄉
夫何今年己未始于仲夏爰厯仲秋片雲不作㸃雨莫
施山童澤龜沙煎石爛苗方秀者色變而黄穗欲吐者
胎枯而縮形容憔悴似求活於片時根葉燥焦惟可供
乎一火農夫始則輪更守䕶争汲乎㣲㳙今則袖手相
看抛棄為荒野靡神不舉靡愛斯牲師巫而造歌哭而
[013-2a]
請胡天冥冥曽無一應職其所由豈達官耆老不能率
先於鄉閭乎抑里正保甲未免陵轢於孤寡乎豈閭左
少年之不檢乎抑强宗豪右之横逆乎豈帷幕之不脩
乎抑簠簋之不飾乎豈權門之請託太勤乎抑公家之
漁獵太甚乎凡此灾咎宜加其身豈可滛威徧加羣動
紀生於斯長於斯偶奉國恩歸掃于兹閔雲漢之孑遺
脩荒政之有自欲曝尫也疑於暴欲焚巫也近於疏其
能潤澤百里觸石而出膚寸而合者惟我梁山之神乎
[013-2b]
用是紀等謹率羣黎百姓就於建興道塲齋素三日上
禱于神惟神體天地好生之心續萬民垂絶之命㑹鳳
頂仙臺之英靈集龍潭烏池之精脉一嘘一吸雲烟蔽
野一跂一動雷電轟天月離于箕風揚沙矣惟爾有神
為我箕之月離于畢俾滂沱矣維爾有神為我畢之戒
鼓駭衆我不駭也鬬龍不覿我則覿也驟不崇朝黄可
青也徐則入土焦可潤也争汲者報賽而登塲哭歌者
含哺而鼔腹春秋書有年金縢載大熟古跡重興功載
[013-3a]
丕績紀等將立石頌徳上達聖朝牲帛祝號將與五岳
四瀆並享祀典於無窮矣惟爾有神尚其懋建厥職無
作神羞
  上梁文
   御書閣上梁文屏山/
伏以五倫莫大於君親百行莫先於忠孝恭惟紀末學
㣲才遭逢盛世階銜榮列于六卿誥軸兼隆乎三代金
章玉璽壯西漢之雄文鳳縠鸞紋昭大明之盛典傳家
[013-3b]
至寳曠世殊恩既匭匣之珍藏宜樓臺之壯麗美輪美
奐擁家廟以朝陽斯翼斯翬附影堂而拱北元首股肱
之際㑹門庭閭里之光輝日吉時良賔嘉宴美謹呈小
頌同舉髙梁
抛梁東複閣層樓曉日紅三品階銜皇帝制一家恩寵
祖孫同
抛梁西危樓髙與紫雲齊豈但一門添盛事八閩翹首
望仙溪
[013-4a]
抛梁南一門三世聖恩覃古來忠孝男兒事留與莆陽
作美談
抛梁北仙溪人建御書閣問渠何事寵恩重道是先公
多種徳
抛梁上屏山巍峩髙萬丈天顔咫尺霄漢中百世兒孫
争拱向
抛梁下聖製宸章照華夏欲昭君寵報親恩豈為東園
重聲價
[013-4b]
伏願上梁之後南湖宗派喬木孫枝徳與日俱新學與
年並進潤身謀道振振乎仁厚之風保族睦隣藹藹乎
敦龎之俗監愚民逐利争田之巧智思爾祖愛人濟物
之良心强拔禍根廣滋徳種青雲接武黄甲聯名享富
貴與國咸休保家門極天罔墜
   玉音樓上梁文
伏以陽鳳淮龍真主正九重而凝命洛龜河馬宸章霈
萬國以同春鍾阜帝鄉金陵王氣留都民部乃東南財
[013-5a]
賦所鍾聖世王言實生靈命脉攸繫紫泥封啟緑野恩
覃百尺危簷摩雲霄之彩鳳半空複道峙殿闕之青龍
綸渙自天音聞如玉禹謨舜典補秘書閣未備之詞章
殷禮周文衍皇極疇重敷之徳澤乾父坤母地厚天髙
共軄南都沐累朝恩波之浩蕩翹頭北闕瞻列聖道徳
之光華日吉時良功成事集㣲詞一祝聖夀萬年
抛梁東傑閣層樓映日紅聖世恩波深似海華夷一統
沐春風
[013-5b]
抛梁西樓閣峥嶸天覺低鳳誥龍章春浩蕩嵩呼華祝
萬方齊
抛梁南御墨宸章正作函國計不虧民食足江南共沐
聖恩覃
抛梁北百尺髙樓依帝闕中藏聖世皇極書蒼生萬姓
霑恩澤
抛梁上新築樓臺髙千丈御墨淋漓雲漢間水天見此
應相譲
[013-6a]
抛梁下一代宸章涵萬化危樓髙閣與雲齊南都從此
増聲價
伏願上梁之後皇恩天降聖徳日新君明臣良時清國
泰民田不歸於戚里國計少入於宫幃錢楮免内庫之
増収兵甲致外夷之逺服南都根本百世敷榮北闕山
河千年鞏固雖官階之有隔願祝頌於無疆
  祭文
   祭太常卿愧齋陳先生音文
[013-6b]
人孰不生徳足潤身名能稱情則生不徒生也人孰不
死學淑英髦澤流孫子雖死猶不死也維公早從塾師
已稱白眉長録泮庠聲問四馳壬午鄉薦頭角始見癸
未㑹闈傳臚金殿既登甲第進學中祕涵養陶鎔遂成
大器列銜纂脩玉署遨遊芸皇進祿金帛寵優遂歩花
塼日侍講筵敷陳聖學啟沃淵淵禮闈葩經聘司文衡
陶沙卞璞一網羣英南都寅直闕人共職迺貳奉常以
崇厥秩陛辭而南典禮是耽兩壇十廟厯載三三朝天
[013-7a]
于邁清卿大拜老成練達夙夜匪懈維嶽降神生甫及
申壺山間氣今屬何人公之器局泰山喬岳公之徳性
良金美玉公為文詞若不搆思連篇累牘牛尾繭絲公
之問學天髙海闊萬理昭融活活潑潑公之燕居怡怡
愉愉不矜不肆天真自如公之色履不愠不喜渾然之
中有條有理公之行藏外圓内方一臨利害千夫莫當
公之父母荐膺帝祉焚黄髙阡重纓疊組公之兄弟如
鴻如鴒傳衣拜命聮歩登瀛公之教子飽經厭史鄉榜
[013-7b]
聮名觀光帝里公之接人陽和津津禮賢下士恤匱周
貧公之睦族恩愛彌篤疎戚有差悉沾餘禄公之傳經
海内髦英宦途邂逅半其陶成嗚呼天之賦公也何備
其敓公也何亟夀不滿乎六旬名可傳於百世
   祭工部侍郎黄公孔昭文
維公之先黄岩故族天之生公因材而篤少游泮林早
登科第爰列清班荐躋要地人謂銓衡利權槖籥公居
十載門可羅雀人謂邦土布泉藪淵公將兩考嚢如罄
[013-8a]
懸先公職方褒親莫及公拜龍章三世同秩先公㕔事
僅足旋馬公官兩京不添一瓦公僅一子其温如玉十
年甲科兩官部屬公之諸孫岌岌嶷嶷重闈百嵗紹此
裘箕嗚呼圓方相函萬化參錯理無完虧氣有厚薄公
於報國甚周謀身多缺奉先榮顯安居陋劣惟誨兒孫
既賢且哲是公於理之所有者强探力求分之所限者
戒盈守拙盖公之所能者人所不能者天然皇恩諭祭
顓官卜阡百世之下永賁重泉嗚呼生榮死哀裕後光
[013-8b]
前人或不能於其一而公獨享其全是乃天人相與之
妙夫豈偶然耶
   祭秦京兆文
東兗名族也累葉青氊廟祀雷土也世澤綿綿君登科
甲也列職諫垣獻納黼扆也幾千萬言指奸摘佞也班
行聳肩出掌馬政也勤勞塞淵騏騮億兆也騋牝三千
帝簡在衷也光禄南遷黄封内法也賜宴經筵天庖奏
玉也皇祖歆然本根重地也京兆闕員帝顧廷臣也莫
[013-9a]
或汝先曰兹赤子也汝其惠鮮君初拜命也多方訪延
法便於民也循途不遷一有疲弊也易調改絃振振麟
趾諤諤鷹鸇吐氣也孱弱歛跡也豪權人或不見知也
謂君疎畧倨傲法網或愆其或見知也謂君簡直質朴
多方少圓嗚呼知與不知也孰真孰諓取人於後代也
曷求其全君厯三卿也二十餘年今日發嚢也袴敝裘
穿是盖君不賈生前之譽也而貽以身後之賢
   祭黙軒楊先生瓉文
[013-9b]
公以莆彦著録仙庠先兄實齋交誼深長紀自髫丱摳
趍門墻觀瀾學海極目汪洋公惟庚午擢秀文塲倚廬
三載授我大方幸逢癸酉叨觀國光公惟丁丑遭遇英
皇大庭獨對天卿正郎百僚仰式庻職提綱庚辰瓊宴
紀竊餘芳追隨官邸啟發精詳游我道藝沃我文章紀
因親老乞告還鄉公遂大拜參政省堂甘棠河洛霖雨
湖湘方承帝簡置于廟廊公遂引疾壺山之陽伯塤仲
篪一咏一觴兒孫繞膝雲路書香齊眉伉儷鳳誥龍章
[013-10a]
破除利鈕揮脱名韁琴書適興泉石徜徉結亭浦嶼曳
杖林塘城市無跡榮辱兩忘鄉邦蓍蔡家國禎祥紀幸
歸掃筐贄㣲將再霑雨化大破茅荒胡别未幾二豎猖
狂逺聞㓙訃擗踊徬徨涕泗如雨霑襟濡裳薄陳牲醴
寫我哀腸公不我棄憐兹惨傷
   祭蔡母文
靈之生兮粹天質服母訓兮良自飭居深閨兮重金璧
歸名門兮宜家室婦之儀兮姑之則妻之兢兮母之式
[013-10b]
薦蘋蘩兮助宗室驅脂鈆兮歸紡績相夫君兮揚清徳
教賢兒兮奮鵬翮胡天年兮不滿百蟠桃瘁兮瑶池竭
浮山寂寂兮暮雲黒萱草凄凄兮鎖秋色我與賢兒兮
重契結聞㓙訃兮腸欲裂酒一觴兮奠幽宅靈有知兮
其來格
  雜著
   仙夢辯
邑之東北有山曰九仙山湖曰鯉湖俗謂臨川何氏九
[013-11a]
子尋煉山中丹成乗鯉升仙而得名也其翁與媪跡至
於是弗見而逝土人異而祠之凡祈禱多應有女適張
適楊適范適信亦因而血食焉范為尤顯稱曰范侯今
湖之上有閣像翁於其中九仙列其前范侯侍其側邑
人有疑則刑牲束楮密疏于范范則報羣仙以授所丐
者寐後珓于范以質虛實退乃述所夢與守祠者開發
其祕多有應者然其間亦嘗附㑹遷就以助其靈者十
恒七八由莆而閩而天下靡不聞風而翹想之士大夫
[013-11b]
遊宦兹土莫不函疏叩闗而至皆以是夢何仙為主而
范侯為使也予曰不然人之一身精神魂氣流行不息
日之發用則為事夜不應事則遊逸而為夢夜之所夢
不過日用之事耳周禮六夢有正夢有思夢正夢謂安
静而夢思夢謂寤思所想而夢是祠在萬山之中一塵
不到泉聲樹色毛骨生寒雖搔擾之人經越信宿亦自
神清氣定邪妄不生且其丐功名則心主功名丐夀數
則心主夀數丐男嗣衣食則心主男嗣衣食以專主之
[013-12a]
心入静定之境則兼周禮所謂正與思者也物我一理
朕兆感通而吉㓙悔吝豈有不前知也哉今人平居無
事之時其夢若有應驗者亦此理之形見爾果孰傳而
孰授之耶不然黄帝夢風后髙宗夢傅説皆錙銖不爽
抑嘗到此山中而見所謂何范者耶故為説以辯之
   家譜引
渾沌之初天地定位上下摩盪氣化而生萬物是天地
乃萬物之父母也物既成形各以氣類交感而形化生
[013-12b]
矣形化之後各父其父各子其子各孫其孫千枝萬派
勢不可混而無别古先聖王迺賜姓命氏以别其族如
虞之姚夏之姒商之子周之姬之類姬之後又别為鄭
為魯為衛不一而足然推原其始則皆黄帝之後而為
厥初生民者之子孫也盖初之别姓以種類之夥親疎
無别則恩愛混於所施恐厚其所薄而薄其所厚仇怨
攻争由是而起其意亦甚善也後世别之既乆遂隔骸
膜而分爾汝賢者知有父子有兄弟以至堂從功緦之
[013-13a]
間恩愛流通有差無間不肖者知有父子兄弟而已至
於堂從功緦之親則相視如塗人焉其又甚者父子兄
弟之間亦皆相仇讐况堂從乎此則分别既乆之弊而
近世賢士君子譜圖之所由作也夫先王賜姓一本之
散於萬殊也近世譜圖萬殊之歸於一本也其實皆欲
保全恩愛於無窮焉吾鄭受姓始于周桓公之新鄭至
梁陳間露莊淑三公始著姓于莆三邑之鄭宗之屏山
舊譜始於祕書公至國朝正統十四年厄於兵燹故今
[013-13b]
新譜則以三秀為始而譜之為第一代焉三秀公而下
贈南京户部右侍郎清泉公為再世封翰林院檢討累
贈南京户部右侍郎松庵公為三世自此而下十世以
至百世之逺皆由此而系是三秀為一本而萬殊百世
之後又萬殊而一本此屏山新譜之大畧也然今日在
吾新譜者親未盡服未窮如蘇氏譜亭記之所謂斯人
固未宜有百世之後寧保其終無耶使今日之譜常修
而不廢則子孫嵗時聚㑹閱而指曰某公某公之子某
[013-14a]
公某公之孫某其兄弟也某其從兄弟也某其再從三
從兄弟也某其族兄弟也千枝萬派其始皆一人之身
皆三秀之遺體也顧盼之頃孝友之念油然而生借有
如斯之人亦何以自立於其間哉嗚呼譜法之繫人其
重矣乎吾族之中自兹以往豈無一二人之賢者乎賢
者當以譜責為己任毋甘自棄以勵族人可也於是乎

   訓屏山鄉學子弟
[013-14b]
古者師之所以教弟子之所以學方其少時必先之以
洒掃應對進退之節以收其放心繼之以事親敬長入
孝出恭之禮以培其根本然後詩書六藝之文以輔翼
潤澤之是童丱之日涵養有素而聖賢之胚胎已具及
其既長乃教以格致誠正修齊治平之道所以進之於
充實之美光輝之大以收其成功而記誦詞章之學不
與焉逮其徳成名顯如尹之起莘説之肖巖吕之載渭
風虎雲龍氣類交感而成不世之業固有由也西漢去
[013-15a]
古未逺猶有孝弟孝廉之科鄉舉里選之法故士習雖
襍霸術然亦未至全離其真也唐宋以來以明經進士
博學宏詞設科以鎖院命題糊名易書立法於是惟濂
洛闗閩諸儒得不傳之緒非科目所能累其他白首窮
經埋頭蠧簡於收培涵養之教耳不及聞幸而㨗巍科
躋顯位則自以為英邁盖世人莫己若嗚呼諸生平日
立言皆欲以聖賢自期待於此宜必知所擇矣
   歸田咨目
[013-15b]
  民之有生均稟同賦而氣習之拘亦或有不齊者
  所以上古聖神繼天立極我列聖法古設官無非
  欲防其太過引其不及以歸於中道而已此國家
  臣子不問居位去位皆不得不任其責也紀嚮歸
  掃時見吾莆禮俗大不古若心竊憫之今去祭掃
  時又六七年適致政還鄉著歸田咨目十條以自
  警束以訓子孫以告鄉人非敢任移風易俗之責
  但不欲助其縱侈耳倘有憐我老境無日勿破此
[013-16a]
  戒俾得優游林下數年為淨鬼入地足矣
一嚮歸掃時只不作本處司府縣之書今并兩京中外
 之書俱不作也
一餽送往復之禮人情不能無也但近時吾莆大家留
 飲則五鳳卓面餽送則羊酒盤盒非惟競鬬奢侈抑
 或預投物餌奢侈則壞禮俗投餌則傷名節不可不
 預為之處今紀到家之日諸親友係本房兒女親家
 則賀禮四事餘親只二事鄉里近者一事逺者只果
[013-16b]
 酌以叙鄉情而已邀請不用開卓食物不過魚肉三
 四味過則例一定固却
一本家留客鮮鹹魚肉不過三味蔬菜不拘果品因家
 中所有不用粘疊高聳酒不過五行七行而止飲量
 以杯爵大小為度不得擲色高歌日飲抵暮亂性敗
 度莫過於此戒之戒之
一親朋往還談詩論禮者日來不厭若欲伸冤訴枉求
 書囑事而先以禮物羅致者一定閉門不納
[013-17a]
一田園廬舎不過足食安居而已若貪心不止雖季氏
 石崇亦不滿其意也今故鄉田廬足供晩景若子孫
 衆盛之日聽其自行恢拓决不作千年之計若鄉間
 不明田地尤平日之所禁絶者免勞窺獻
一仕宦退處家鄉者正冝韜光養晦以保晩節子孫親
 戚平日或有慿藉與人尚氣角力者今當包羞忍恥
 以免災咎或有被人欺辱不必來告
一老年以禮致仕但遇慶祭鄉飲非疾必赴上官下顧
[013-17b]
 者當面拜謝于家不必回拜郡邑大夫來者不賀去
 者不送若素相敬愛者詩文以代親友好事有以咨
 目中酒食相邀登臨無事干囑者非盛暑隆寒不却
 若酒食過豐不辭而歸
一作文賦詩儒者職業若達官大老徳業隆盛人所共
 知者志銘表狀須與撰作其餘詩文有關世教者不
 拒但年老力恐不勝
一鄉邦吉凶禮節悉付諸子應酬老年難費精力有同
[013-18a]
 時親故死亡必往弔哭
一冠婚喪祭一依文公家禮并國朝定制朔望家廟行
 禮上官貴客臨門須著有官服色若平時接見親友
 只用野服有故出入但用兩人肩輿衣匣行李挑而
 不扛不用在官隸卒里甲人夫
  昔晦菴先生致仕欲以野服見客恐違俗為人非
  議故咨目客位以自釋紀平日取信於人者未如
  晦菴而違俗非止於野服一事此歸田咨目之所
[013-18b]
  由作也見者幸垂鑒察
 
 
 
 
 
 
 東園文集巻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