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襄毅文集 > 襄毅文集 卷十一


[011-1a]
欽定四庫全書
 襄毅文集巻十一
             明 韓雍 撰
 序
  皇明西江詩選序
余巡撫江西之明年博採國朝江西諸故老之詩得若
干帙屬按察副使韓陽伯易大理少卿李公文曜選而
正之逾年始成既壽梓以傳謂余宜序惟詩成文之音
[011-1b]
可以觀世而知政者也禮曰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
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而其風俗之美惡教化之隆
替功徳之盛衰皆可考焉故自三百篇以下一代之興
必有一代之文人才士振其音以鳴於其時從而採之
著為一代之典章彰其休以垂永世稽諸載籍可見已
我國家統一海宇川嶽氣完列聖相承仁義道徳之薰
陶既深且久故人才輩出聲音大振自公卿大夫以至
山林韋布能言之士皆足以追古作而西江稱文獻之
[011-2a]
邦藝文儒術之盛甲於天下作者尤多若是編之選其
所以吟詠性情紀述事物頌歌太平雖體製不同而皆
温厚和平渢渢乎治世之音有以風俗之美教化之隆
與夫列聖功徳之盛皆非近世所能及於乎休哉然西
江一方耳所選僅百年耳而四海之大萬年之運奚止
百千倍此况聖天子在位既頒五倫書君鑑以風天下
矣又遣使纂修方輿圖志將有所製誠制禮作樂之時
也異時遍采選天下作者之什併斯集陳之著為今之
[011-2b]
典章被絃歌宣金石薦之郊廟施之燕射以似以續于
億萬年之久以彰國朝無前之休將必有同余心者矣
或者曰西江詩派有自來矣昔吕居仁作圖推黄山谷
為祖列陳后山以下二十五人為法嗣今之所選抑皆
嗣其派否乎余曰不然先儒論山谷之詩思多輕浮后
山之詩疎於叙事而所列其間亦有選擇不精之辨今
斯集所載固皆老師宿儒之作兼盛唐諸家體製而肩
摩踵接於今者視昔尤盛蓋宗三百篇之派而頡頏李
[011-3a]
杜居多豈拘拘山谷后山而已耶又曰詩之義大矣故
選為難知尤不易三百篇之後固莫盛於李杜然不知
者猶以優劣論之今之所選果皆精而傳之天下後世
能必其無優劣之論乎噫此非余能盡知也擇而辯之
尚有俟於知者
  文山先生文集序
古今論文者僉曰觀文可以知人夫文者言之精華而
言則心之聲也心之所存有邪正則發言為文有純駁
[011-3b]
而人之忠否見焉故讀出師二表而知諸葛孔明之忠
讀天門掉臂一詩而知丁謂之不忠卒之皆如其言信
乎人可以言而觀然校獵長楊等作雖工且美而其為
人終不能無可議又若難觀以言蓋必心有定志則言
有定論而後見諸行事有定守觀於宋丞相文山先生
可徵矣先生負豪傑之才蓄剛大之氣而充之以正心
之學自其少時游黌宫見鄉先正忠節祠慨然曰没不
俎豆其間非夫也及舉進士奉廷對識者論其所對古
[011-4a]
誼若龜鑑忠肝如鐵石已而值時多難詔諸路勤王先
生捧詔涕泣且曰樂人之樂者憂人之憂食人之食者
死人之事其心蓋已有定志矣志發於言而為文其詩
辭序記等作或論理叙事或寫懷咏物或弔古而傷今
大篇短章宏衍鉅麗嚴峻剴切皆惓惓焉愛君憂國之
誠匡濟恢復之計至其自誓盡忠死節之言未嘗輟諸
口讀之使人流涕感奮可以想見其為人其言可謂有
定論矣惟其志定論定故以一身任天下之重盡心力
[011-4b]
而為之艱難險阻千態萬狀不憚其勞不易其心既而
國事己去被執久繫挾之以刀鋸而不屈誘之以大用
而不從卒之南面再拜從容就義以成光明俊偉之事
業非其守之一定不移能若是乎傳曰有志者事竟成
又曰言顧行行顧言先生有之而視世之静言庸違者
異矣宜其文之足徵而傳世也雖然文章傳世以其關
世教也使無補於世教雖工何益今斯集也傳之天下
後世使天下後世之人争先快覩皆知事君之大義守
[011-5a]
身之大節不宜以成敗利鈍而少變以扶天常以植人
紀以沮亂臣賊子之心而增志士仁人之氣其於世教
重有補焉故予因按察副使陳价維藩請序其編次之
由不辭謭陋而書之蓋將以為同志勸且為天下後世
之為臣子者厲也
  送大㕘陳先生還京序
景泰辛未春天台勿齋陳先生以監察御史擢廣東布
政司左㕘政命既下時論率以為先生公輔器也登廟
[011-5b]
廊而位臺省為宜曷使之外補或者曰廣東凋弊之餘
治理為難非老成才望之士不可論遂定是歲冬先生
下車其卓越之才亷介之操宜民之政廣人安之蔚然
起聲譽明年春前之為㕘政者以事逮至京得白復任
先生當赴天官廣人數千百羣訴于按部使暨藩臬諸
司欲留之既以例不可皆攀轅卧轍不忍其去於乎君
子徳化感人之速固若是哉先生世家台之臨海天分
既高又克勤問學自經史百氏以下無不淹貫工行草
[011-6a]
有晉人風致為詩文援筆立就人莫能及遂以詩經登
宣徳庚戌進士第出為江西新城永新令所至善政善
教足以追配卓魯民至于今戴之正統壬戌春官禮致
考㑹試去取至公士論服之遂擢監察御史未幾出按
四川鋤强擊貪百司有不任者雖高爵寵禄必罷黜之
憲紀大振卓然有古御史風還朝值閩冦叛逆王師下
討之前之按部者率坐累先生奉命以繼躬介胄冒矢
石日與主將運畫籌䇿元惡既授首其迫於賊勢賴先
[011-6b]
生以生者甚衆於是謹關譏撫困窮革弊政吏畏而民
懷之奸宄不敢肆屢以奉使稱㫖見褒末再考績有廣
東之命蓋今之為縣令而擢御史者固少御史未滿九
載而擢㕘政者亦不易得先生非士流之超絶者歟濱
行同寅諸公繪圖作詩送之以余忝第壬戌春闈為先
生所取承乏内臺從先生後出按江右嘗歴新城永新
今又同官嶺表知先生履歴為詳俾為序以贈惟君子
明體適用之學足乎中而應乎外無施不宜若先生者
[011-7a]
牧民而民安居風憲而憲紀振佐大藩而藩政舉雖席
未及暖而所得若此孔子曰如有用我者朞月而已可
也三年有成先生孔子徒也其所得宜若是乎雖然先
生至廣廣人之幸也今復去無乃不幸乎聖天子中興
圖維治理方簡老成才望之士以為股肱耳目以先生
文章徳業聲望在下斯往也簡在帝心廟廊臺省之擢
于以収天下之公論而答天下願治之人之望也審矣
是雖廣人之不幸實天下蒼生之幸也遂再拜書以俟
[011-7b]

  送憲使馮公考績赴京詩序
御史憲司皆執法官也御史執法于内憲司執法于外
皆朝廷綱紀耳目之任凡政治得失得以論諫生民利
病得以興革刑罰枉抑得以伸理百司吏之亷貪賢否
得糾察而進退焉非若他官有越職之嫌也然士君子
讀書出仕率欲一躋斯任行其道而展其志或不可得
有能兼得之而足以勝其任焉其難矣哉金華馮公孟
[011-8a]
英早以練逹之才端謹之行為監察御史嘗出按閩陜
諸處所至剗民患剔吏蠧扶植風紀卓有能聲正統戊
辰秋以廷臣薦擢按察使于廣東既下車值盜冦叛逆
脅衆逼我城邑拒我官師民心惶惶亦懷疑二公與二
三重臣畢智殫慮凡戰守之法弭盜安民之䇿斷斷而
行之元惡遂授首盜既平公濟之以寛撫之以仁於用
刑也持平恕詳推讞寃抑多所雪於持已也嚴矩度堅
節操一介不茍取與夫鋤虐而擊貪革奸而袪弊皆足
[011-8b]
以厭服人心嶺海之間吏畏其威民徳其惠若公者可
謂得憲臣之體者矣雖然世之為憲臣而克舉其職者
鮮矣其有慘刻以逞其威貪黷以喪其守者視公不能無
愧焉昔劉伯宣為浙西憲使嘗曰近年執憲者惟知威
人以刑而不誨人以善張文忠公善其言柳玭為嶺南
節度廨中橘熟既食納其值於官史書其事千載之下
使人景仰公視古蓋無愧矣今年春公三載秩滿朝京
師同寅諸公繪圖作詩餞之謂予宜有序言嗚呼以公
[011-9a]
之才之行斯往也受知當宁廟堂之高必有以處公者
矣於是乎書
  送憲副傅公考績赴京詩序
風憲百寮之表率也凡今天下百司庶務舉其大而言
之曰軍旅曰錢穀曰刑獄軍旅逼撓吾得以律之錢穀
出納吾得以察之刑獄失中吾得以正之凡可以利國
利民者吾皆得行之百司庶職之吏視吾為凖則焉其
責重其任專非其人未易稱也金臺傅公景亨警敏而
[011-9b]
剛介練逹而深沈早舉鄉貢進士卒業大學永樂中拜
監察御史嘗出按陜右鋤强擊貪扶善植柔陜人安之
既代歸思之不能置朝廷徇其情拜公按察僉事往治
之律己既亷而又習於法令勤於聽㫁兩造具備之間
片言未出而己得其情畏其志僚屬以下嘖嘖嘆服滿
九載陞按察副使以丁内艱調廣東既下車值海冦竊
發攻掠郡邑公與藩閫重臣夙夜在公嚴守禦申法令
張聲援練兵養鋭一鼓而盜冦殄滅逺邇以寧朝廷旌
[011-10a]
其勞賜金帛以奬勵之公既拜受賜行部所至煦枯振
敝扶顛持危纎悉不敢懈至於執憲度振風紀聲望凜
然憲長貳以下莫不羨公之才而惜公之未克大其施
也雖然楩楠杞梓美材也長於窮山大谷之間鼓之以
雷霆潤之以風雨無牛羊斤斧之戕害歴歲既久干雲
霄而成合抱匠石遇之知其為美材焉棟梁之用不疑
也以公練逹之久賢勞之著其大用安可量乎故予始
舉百僚之表率以告者見公之克舉其職終以木之美
[011-10b]
材為譬者以公之逺大未艾也因其考績赴京之行遂
書以冠羣玉之首云
  送僉憲樂公考績赴京詩序
玉為世之至寶也藴于璞而不器于宗廟則人未知其
為寶然光輝外著莫能掩匠石遇之從而取之為瑚璉
為圭璋然後知其為至寶焉士君子讀書明道出而致
用命或蹇微官薄禄滯於下僚猶玉之在璞也然其立
心制行抱負設施足以流聲而振譽猶玉之光輝外著
[011-11a]
也大臣公於薦賢舉而置之廟廊之上方岳之間其道
徳功業足以澤生民而垂後世豈不亦猶玉之遇匠石
為瑚璉圭璋而後知其為至寶也哉吾寅友樂公象乾
世家吉之西昌學博而識敏志端而器閎早歲以儒起
家為湖廣憲幕其亷潔之操闓敏之才自按部使憲長
貳以下率禮重之聲譽大振受知於大宗伯臨川王先
生疏其名以聞拜僉憲浙江以丁外艱改廣東廣東僻
在南服憲度寛弛金珠犀象香藥之利足以蠱動人之
[011-11b]
心志是以宦者樂從而貪黷者望風相習民之凋弊甚
於塗炭象乾至正已以先之常禄之外澹然無欲所謂
金珠犀象香藥之利未嘗入於目而動於心吏有干其
紀者置之于法不少貸由是逺邇聞其風畏其威莫不
震懼亷者益勸貪者斂焉不敢肆風紀大振民賴以蘇
至於革奸弊理寃抑扶善柔罔不恪盡乃心若公者可
謂克舉其職無忝宗伯公之薦與朝廷之簡任者矣於
乎習俗之下士多不克自振一有官守言責率貪嗜利
[011-12a]
欲不暇計其義恤其名雖筐笈已充亦不知自足卒之
敗身覆家為鄉邦之恥終身之玷亦不知自悔象乾之
所守所為乃如此使天下皆若人者之持憲焉民其有
不安而世其有不治者哉予將望其上結主知登庸廟
廊大有為而加惠於天下也於其考績赴京之行書為
詩之序以俟云
  送僉憲吳公考績赴京詩序
國朝列聖相承既以文教綏輯海内而於武備尤惓惓
[011-12b]
焉者古人安不忘危之意也武備之事莫先於實部伍
部伍實而後申號令習戰陣明賞罰有所施焉不然雖
良平之智孟賁之勇亦難於運用也於是著為令凡天
下衛所軍士之缺伍者所司籍聞命廷臣每省㑹舉御
史清理之御史則賜璽書以行行之既久部伍實而軍
政修法莫良於是矣吾寅友南昌吳公伯輔起家太學
生為山東登州推官其理民之仁用刑之恕亷恭端謹
之操愷悌敏逹之才卓然有聞於時用受翰林學士陳
[011-13a]
先生薦擢廣東按察僉事適司清理之任廣東僻在南
服山海之險瘴癘之惡宦者畏之公夙夜恪勤乃職雖
海外窮荒之域巡歴必至克秉憲度誅鋤奸宄擯斥豪
右其於清理之事尤惓惓加意能使耒耜之民不陷於
戎籍而介胄之屬卒歸於戎伍事既允濟民不告擾公
可謂足稱任使者矣於乎披堅執鋭櫛風沐雨戍守攻
戰之役既艱且勞而加以掊尅聚斂之徒以厲之終歲
勤動凍餒不能免此民之所以難於從戎而吏受其賂
[011-13b]
者又為之蔽焉使無憲臣以清理之其不至於部伍之
空虚哉此吳公之績所以可書也公將考績天官因序
詩以贈天官其必奏公之績最而進公於顯榮之階乎
姑書以俟之
  慶栢軒先生致政榮歸序
景泰癸酉夏太子太保兼都察院左都御史姑蘇栢軒
陳先生有風疾不能造朝上命醫診治之數閲月未瘳
先生上章懇言臣年逾六望七衰病日深誠不克事事
[011-14a]
乞骸骨歸田里上慰留之者再因察其誠憫其賢勞之
久不忍煩以政迺賜優韶可之寵賚有加給驛以歸朝
之縉紳大夫士皆齎咨涕洟曰先生君子人也當於古
人中求之其立朝事君早夜孜孜百寮以肅百度以貞
而容徳恕心人方之藺相如于定國其出鎮關中經理
區畫知無不為民病以蘇兵威以振而二十載之間西
戎畏服邊塵不驚人又方之韓琦范仲淹先生誠當代
人物表表然不易得者也奈何求去乃相率祖餞于都
[011-14b]
門之外冠蓋如雲觀者塞途人皆為先生榮雍聞之獨
憂且慶焉仰惟聖天子中興致理匡復惓惓焉圖惟老
成是資先生之才徳聞望巋然今之老成人也上方倚
畀為腹心股肱而先生遽休退此雍所以憂然先生歴
仕五朝餘四十年秩登一品功名事業銘鼎彞被絃歌
者多矣而當衰病之年能不貪戀爵位决然引去此雍
又為之慶焉蓋不强其難俯徇其情朝廷禮大臣之仁
而知止足之道得始終之宜又君子守身之義君臣之
[011-15a]
間仁義兼得之矣於戲公道維持天下之大具也凡縉
紳士夫之考論人物君子小人莫逃乎公論先生㓜而
學壯而仕功成名遂而退而君子之譽人無間言百世
之下必有能辨之者先生自以為何如也先生休矣勉
進藥石康復有期鄉之同致政者有大宗伯楊先生大
理丞仰先生輩皆耆舊也暇日錦衣玉帶㑹晤一堂之
上或泛遊湖山之間唱和勸酬以樂餘年非但足以警
士風而敦薄俗後世談耆英之㑹將不言洛中而言吳
[011-15b]
中矣信乎其榮也雖然古之聖賢未嘗一日有忘天下
之心先生固榮矣雍恐旦夕之間動當宁之思來驛使
之召先生亦必為蒼生起以終其事業此雍之願望也
雍也鄉之晚輩向為臺屬庸塞直戇不能俯仰於人人
多鄙棄獨辱先生知遇教誘扶植甚至幸致同升古人
云士為知己者死又云遇以國士報以國士雍既無能
以死報而待罪一方又未獲親炙先生以求教益因致
一言以寫感仰之忱斯言也非雍一人之私言天下之
[011-16a]
公論也
  贈太子少保兼都察院左都御史蕭公起復赴京
  序
凡天下之事有經有權經者萬世之常道而權者一時
之變禮夫三年之喪聖人稱情而立文百王之所共古
今之所同常道也人子居之有膺國家眷遇之隆倚注
之重者或抑其情節其禮俾起復視事此以義㫁恩禮
之從變而非孝子之本心然非其一身之去就係天下
[011-16b]
國家之安危不宜一日去君之左右詔屢起而辭屢不
獲者亦未可也景泰四年冬太子少保兼都察院左都
御史廬陵蕭公拜職未幾聞母夫人喪公哀毁幾絶上
章乞守制上詔公奔喪奪情起復公再上乞終制上曰
君命為重不可再辭公欲又上凢交游公卿大夫皆慰
之曰公之職古御史大夫三公之職也先是虚位而難
其人上未輕授公起家刑曹郎不數載累遷至掌廷平
遭逢聖明眷注隆重故拔之於羣輩之中付之以紀綱
[011-17a]
之柄蓋以紀綱之理亂天下國家之安危係焉耳况時
維多事上方日進股肱耳目于左右以商確大政公宜
思所以副又况立身行道揚名顯親為孝之大公宜思
所以圖公不得已乃冒風雪匍匐以歸喪葬悉遵禮制
既襄事猶徘徊哀慕寢於苫不忍去鄉之耆舊與凡官
於其土者憐其孝亦率以公卿大夫之言强起之公始
治裝就道予忝從公後奉命撫治于兹乃追而送之告
之曰忠孝立身之大節也然必能孝而後能忠孔子謂
[011-17b]
君子之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公孝矣忠其盡心已乎
心主一身而根萬事可以為忠為奸為君子為小人在
邪正轉移之間耳公自始仕至今立心光明正大而濟
之以宏博之學卓越之才故藴之為徳操仁恕而亷介
著之為功業聞望炳烺而俊偉天下之士聞下風望餘
光者莫不景仰以服其心之正公能始終其心庶忠可
盡而古人可追焉古之人若臯䕫稷契伊傅周召以至
韓范富歐司馬光諸君子徳業著于當時而垂休永世
[011-18a]
亦正其心以忠其君耳未必不可及也公行矣正色立
朝樹風聲揚憲度大盡匡救獻替激揚繩糾之職致吾
君比隆古之大聖而羣賢彚進百辟奉職奸佞之徒悉
屛以逺于以順四時和隂陽制服四裔康濟天下使天
下之人皆知朝廷有人而百世之後景仰其忠若古之
君子重有望於公一正心之始終焉董子曰正心以正
朝廷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萬民正萬民以正
四方雖曰告君而凡為臣者皆所當勉故書為公勸且
[011-18b]
以自勵云
  慶大司冦楊公序
今制惟武勳得襲廕文臣惟公孤元老秉鈞軸者殁則
録其後亦文階止其身耳其有身位上卿而親拜恩命
俾子若孫得世襲武職非其才兼文武出將入相有大
勲勞於國家者不能此錢塘楊公所以官至大司冦而
其子堣又得新安衛世襲千戸有由然也公初以明經
起家賜進士出身第一其充實之學典雅之文經濟之
[011-19a]
才固已卓乎不可及矣及為秋官屬遂受知上皇簡命
整飭西北邊備既而滇南隴川夷肆為邊患又兩命佐
大將南征公嫻於武事其於攻戰之具坐作進退之法
大將監軍使以下惟公言是聽以行而公不避艱危躬
介胄冒矢石督視惟謹雖所指摧陷而在公麾下者未
嘗妄殺戮所獻俘亦賴公多全活既克清大憝邊陲悉
平凱還論功進少司冦未幾閩浙廣東西盜冦竊發蔓
延西江四境隣境二三邑率被其屠城據地以張妖妄
[011-19b]
境之内乘時倡亂者亦蜂起攻刼將搆大患上皇復命
公撫治公至簡將士募義勇嚴賞罰授以成算而進之
殱其渠魁招輯其羣黨數月境土悉復奸宄不敢肆公
復巡行列郡修城隍繕甲兵問民疾苦與其便利而興
除之政化大行境内宴然今上嗣大位嘉念之遣使奬
勞召還進大宗伯尋以南京國家根本重地而臺省多
闕正員屬意惟深迺簡左右嘗託以腹心者往治職遂
改今官公感荷知遇掌禮掌刑寅恭明允大有報稱至
[011-20a]
於詳讞大獄拳拳焉求生於死夙夜罔敢懈上益深眷
注以為上卿職固重矣然其才其徳所宜授終未足以
酬其勞遂復有新安之命於乎臣子報國之心不以久
而或怠而朝廷報功之典不以久而或忘孔子曰君使
臣以禮臣事君以忠於斯驗焉抑嘗竊嘆公父子顯榮
矣公之弟彦理又舉進士為御史猶子埏亦領鄉薦駸
駸有禄仕天之厚於楊氏一門豈無所自耶昔公之先
大夫以清徳正學累掌郡邑教諄諄造就士類周其貧
[011-20b]
困啓其蔽惑雖郡邑素皆乏科後多相繼登第為顯官
人感其德祠而祀之故至於今既榮被追贈而慶澤及
於子孫又如此其盛蓋隂徳之報不爽也史載竇禹鈞
有隂徳嘗建書院聚書延師以教四方孤寒之士無供
須者咸給之後五子皆登科八孫皆貴顯有為尚書㕘
大政者此固公之先大夫已身親行之而公於今且有
不妄殺求生之仁則楊氏隂徳非若禹鈞一世天之報
楊氏殆末可以世計而公之名位所進亦末艾也書而
[011-21a]
俟之以慶焉
  贈都憲余公之京序
景泰甲戌三月既朢都御史豫章余公持敬既終制將
朝京師予同寅且厚迺率賓屬餞之西江第一之樓告
之曰今之人臨岐判袂率執手叙繾綣無益語吾徒大
臣也大臣位高責重當恒以報稱言奚必效庸衆人之
態乎仰惟國家列聖嗣興丕圖治理惓惓焉簡賢以匡
輔凡公卿大臣之選必試之諸艱徇之僉論而後任之
[011-21b]
非其人不輕畀而崇爵厚禄待遇之禮視古亦有加可
謂選之精禮之優矣精選而優禮其責望固深公大臣
也往哉其思報乎况臺憲為天子耳目進而立朝總綱
紀之柄肅百寮貞百度大政大議無一不當預出而分
命元元之戚休吏治之純雜百為之臧否無一不當問
以行可謂付託重矣付託重則責望愈深公臺憲也往
哉其思報乎又况公昔事上於藩邸其端重之徳宏博
之才忠愛之誠荷知遇有素今上方以老成故舊為腹
[011-22a]
心股肱而專倚注之倚注專則責望益深而不輕公故
舊也往哉其思報乎夫以故舊為臺憲大臣誠千載之
遇固宜思所報報之之道孔子所謂敬其事而後其食
司馬公所謂專利國家而不為身謀是已雖然古之君
子欲圖報也未嘗不以天下為已憂故先正嘗曰居廟
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逺則憂其君今天下之事
上固與誠臣元老處之有道矣然安不忘危猶有可憂
者焉使吾徒能因其憂以為其所當為同心戮力以措
[011-22b]
天下於泰和以致吾君比隆於古之大聖罔俾聞人專
美前世庶不負責望之深意也予謭薄待罪一方不克
效分寸裨補夙夜凜乎鰥曠之懼恐不免為庸人歸故
因公行致夫丁寧且以自朂云耳非敢責人而忘自責
也公其樂於聽聞以副天下之仰望哉公曰諾遂為之

  壽漁樂陳先生七十序
蘇之練川有隱君子曰漁樂先生讀書好古不屑屑仕
[011-23a]
進今年春秋七旬七月四日乃初度之辰其子述為監
察御史奉璽書清戎籍於江西歲以例還京便道故鄉
適逢其期於是率子弟奉觴為壽繡綵相輝里閭交慶
人皆以為先生之榮且樂也夫洪範五福以壽為先然
不可必得杜少陵謂人生七十古來稀信乎其難得也
得其壽者有矣或困窶無甘㫖之供㷀獨無子孫之奉
未足為榮樂也甘㫖子孫之供奉者有矣或子未仕而
身末霑恩子不肖而身已癃疾未足為榮樂也子仕而
[011-23b]
克肖身榮而無疾者有矣仕或去千萬里數載不得一
歸省子職曠而親心憂亦未足為榮樂也今先生届古
稀之年拜推封之恩峩冠博帶豸繡煌煌而孺人偕老
康强無恙日享甘㫖之奉述在江西亷公勤敏憲紀克
振數十載之間之戎籍通賂以欺蔽搆訟以誣執者肅
然一清民不告擾吏罔敢肆十三郡之縉紳士夫髫童
毁齒皆嘖嘖嘆服以為前此所未有歲歸又得親奉壽
觴於膝下以遂天倫之懽人所難得者先生蓋兼有之
[011-24a]
矣何其榮且樂也雖然述所欲榮其親樂其志者蓋末
止此獨念不肖才智淺陋聖天子不以為不可而授以
清要之美官付以巡撫之重寄夙夜警惕圖惟報稱之
未能親在故鄉亦未敢言而定省曠焉臣子之心視述
行不能無動也余與先生同鄉且知述為深于其歸也
用序其槩兼析少陵詩為韻賦五言古詩七章以為先
生壽述倘出余言於座側先生其以為然而樂於聽聞
哉凡吾鄉之先逹其必有倚而和之以壽先生者哉
[011-24b]
  送簡菴黄門先生還京序
正統丙辰冬雍弱冠入京庠為弟子員貧且愚不能自
立所交遊多損友遂流蕩懵然無向學志幾一載簡菴
先生居前輩見而憫之謂或可進迺引之同齋居朝夕
誨勵解經書正文字以期有成雍始習舉子業而凡誦
讀之書文與夫日用之資皆出於先生然既貧大為人
所惡多加賤辱先生恒扶持保䕶焉辛酉秋當大比按
部使試之進在行列又為人阻拒先生周旋委曲以處
[011-25a]
之雍始克從多士行既幸領鄉薦先生督責益嚴明年
幸取進士此皆先生之功也雍既備員為御史無通博
練逹之才於官守言責之所當為不能自效先生拳拳
勉以盡職盡忠滿二考得書稱遂出補外臺尋蒙恩拜
今官待罪于兹又三載矣任大責重而才智謭薄所施
為多戾中道先生在朝有所聞雖逺隔率以手書誨之
過者損之不及者益之未盡善者規之幸今得茍免刑
罰亦皆先生之功也於乎雍自㓜而學壯而仕以至於
[011-25b]
有今日皆先生之功微先生則歸於下流久矣先生莫
大之徳雍焉能不之感哉傳所謂微夫人之力不及此
志所謂浹肌膚而藏骨髓詩所謂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雍皆有焉雖然感之深者報必切先生之大徳固深感
矣而圖報未能能無愧于心乎孔子曰以徳報徳衛武
公曰無徳不報亦惟銘之心鐫之骨没齒不忘云耳今
年先生還自奉命代祀江瀆之神便道豫章侍教未久
而復别去雍既乞諸名公詩文壯行色矣然終不能寫
[011-26a]
雍之心故敢自述悃愊以表之非敢言文也
  再宿蓮塘唱和詩序
景泰四年冬予巡撫至弋陽晉訪大理少卿九川李先
生於林下因同宿蓮塘唱和有作九川序之詳矣明年
九月二日予復至聞九川有鼓盆之戚迺於政暇再造
以慰之焉九川與其兄漁隱先生具尊俎酌予薄暮九
川送予道蓮塘值雨不能行遂留再宿復以唐人宿僧
寺詩韻各賦七言近體二章俾其子孫歌以侑尊主賓
[011-26b]
歡甚皆酣夜半始寢暨明旦漁隱復來酌别亦和其韻
已而九川送予至小箬郵亭屬之曰蓮塘小刹不見重
於世久矣邇年來辱公兩至皆留題山川草木光輝聿
增願序一言以傳俾後人知斯文佳㑹于斯而樂于斯
也予復之曰人生交游聚散靡常予自正統壬戌入内
臺從九川之後為忘年交數載之間奔走宦途往來每
不相值今待罪于兹三載矣纔得一再聚首而賢昆仲
情意藹然禮容周至相與歡洽勸酬足以叙故舊之情
[011-27a]
釋睽違之思誠斯文之佳㑹可樂也然二先生問學老
成文名重于時故其唱和之作温厚和平渢渢乎大雅
之音而予以謭陋之辭亦得厠名于其間相與優游咏
歌足以養其性情發其心志謂非斯文之佳㑹可樂乎
况二先生徳行道義聨芳並美而漁隱養高林泉不屑
屑仕進九川官至列卿功名事業炳烺俊偉迺能急流
勇退以全始終之義使予後生晚輩得相從講明出處
進退之大節足以開其茅塞絶其鄙吝而擴充其所未
[011-27b]
至斯文之㑹信乎佳且樂矣序其詩以傳宜也雖然古
之君子以天下為已任其憂樂也不在已而在人故鄒
孟氏曰樂以天下憂以天下范文正公曰先天下之憂
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今聖天子在上朝廷清白百辟
奉職海内乂安四裔賓服而江右大藩被霑徳化之深
亦幸無事故予輩得與斯文良契樂于休暇之日固皆
上之所賜寧不知所感耶噫感恩圖報臣子職分之當
為而流連忘返古人之所戒戰兢惕勵古人之所警今
[011-28a]
二先生出處進退之節固無庸議矣使予不能戒所當
戒警所當警隳其職而緩其報則唱和之詩非惟不足
以傳後人將訾而議之此在立志何如耳用書以自厲
詩凡若干首列於左方
  慶務軒先生壽六十序
吾蘇城之東巨室雖多而文獻故家莫盛於陸氏陸氏
昆仲雖皆賢比年來凋謝殆盡而齒徳兼尊莫逾於務
軒先生先生今年歲周一甲子十二月甲午其初度之
[011-28b]
辰雍也鄉之晚輩荷先生啓迪有素宦遊於外不獲從
頌賓之後想其冠蓋如雲日輳華第樽俎雜陳絃歌迭
奏斑斕繞膝捧觴為壽先生之心甚樂也迺繪圖而序
之曰惟古人以百歲為上壽八十為中壽六十為下壽
然不可必也壽且不可必况於樂乎得其壽矣或立錐
無地擔石無儲冬煖號寒年豐啼飢不足為樂也壽而
富矣或㷀㷀孑立形影相弔後顧乏嗣嗣而弗肖不足
為樂也壽而富且有子矣或孝友不修於家徳義不稱
[011-29a]
於鄉蜂蠆其毒豺虎其强斂怨召禍干犯憲章亦不足
為樂也惟先生讀書明理於前古當今致理之具洞然
于中有田有桑衣食豐贏賢子賢孫克紹家聲太孺人
在堂共為子職日奉甘㫖能養其志友愛諸弟篤于天
常撫其遺孤咸克成立鄉之人鰥寡孤獨顛連無告與
婚喪不能舉者賑䘏扶持成之惟恐後其秉徳執義大
為縉紳士夫所推重省耕課子之餘日與二三耆舊泛
遊於湖光山色之間鳴琴酌酒咏歌聖天子之大徳澹
[011-29b]
然不以名利累其心而當杖於鄉養於國之年童顔鶴
髮康强無恙人皆慶而頌之先生之樂真可樂也或者
曰兼善天下君子之志也先生壽且樂固善矣然蓄而
不施獨善其身可乎雍曰不然古之聖人不屈潁陽之
高者以其無用以為用無為而無不為也今先生抱致
理之具兼孝友徳義之行而逺引若此可以亷貪可以
敦薄其有功於世教也大矣視世之奔競利禄私心慆
慆無所裨益而止足不知斃而後已者賢不肖相去逺
[011-30a]
甚若先生者殆古之逸民與古之逸民特立獨行非一
也若周黨之散財宗族徐穉之徳化閭里夏統之養親
以孝戴逵之琴書自娛先生蓋兼有之矣其所以綿福
祉享天年等而上之將不止於上壽而已也詩曰不虧
不崩不震不騰三壽作朋如岡如陵又曰俾爾昌而大
俾爾耆而艾萬有千歲眉壽無有害三復為先生祝因
書以貢
  送李咸章還京詩序
[011-30b]
今聖天子嗣大統網羅英賢作新士氣首韶天下守令
各舉懷材抱徳之士于其鄉貢諸吏部而試用之于是
吉安郡守以泰和李咸章應詔以聞咸章處州太守之
子今少保大學士陳先生之壻也承家庭之訓有年矣
讀書績文履道植行孝友稱於家義讓稱於鄉鄉人化
之勃勃起時名斯舉也人皆以為宜既天官覈實其行
進試内廷敷陳條答數千百言足以裨益時政遂褎然
擢高第試事春宫去年冬奉使嶺南便道故鄉兹竢事
[011-31a]
還京與予邂逅甫即之温然叩之鏘然大非流輩所能
及信乎有司之舉明天官之試公而家庭之訓有驗也
孔子曰魯無君子斯焉取斯夫體諸身者謂之徳見於
事者謂之才朝廷以此舉士士以此進豈直美其名以
為仕進之階固將望有其實以為致理之具焉然古者
才徳為一而後世為二兼之者恒鮮士既以此進當以
古大賢君子自期進進不已使名實相符隨施而宜可
也譬之馬焉駕鸞輿屬車清道而行固稱調良之驥至
[011-31b]
於用之戰陳施之校獵非絶塵駿足不足取勝而獲多
是知二者固不可不兼然驥之可稱則以徳不以力也
往哉咸章駸駸顯榮矣古大賢君子未必皆出於科目
亦未有不可企及者在士之立志何如耳况少保先生
之道徳功業文章譽望聖天子之所倚毗百辟之所承
式海内元元之所仰戴卓然冠世之大賢君子也凡縉
紳士夫聞下風望餘光者莫不感發興起而出其門者
皆黽勉盡瘁求以償其知遇而無玷又况其家之子壻
[011-32a]
當何如耶勉旃咸章上論古人若李沆之風範端凝若
李諮之苦學奉親皆以徳而顯者也又若李漢之文章
無玷於昌黎此皆咸章之先世也勉之庶乎其可也因
書贈行以詩系之而屬能賦者繼之
  送憲使馮公致政榮還序
予友金華馮公孟英亷察廣東之三年喟然曰吾年逾
六望七日就衰病尚可勞職務不思休田里樂桑梓耶
乃言於天官天官不之許移檄於巡撫少司馬揭公司
[011-32b]
馬公曰公外臺老成也其徳器材智其風裁聞望足以
肅百司而澤羣生况精神康强民方望終惠奈何去時
予同官亦率寮屬以民所願留同官所不捨之情往白
乃獲留明年公復懇辭曰蒙不鄙賜留奈衰病日侵誠
不克事事决欲去司馬公不能强乃以聞得致政還故
鄉於是同官嘆其失賢憲長民嘆其失仁父母欲復留
不可得而公得遂所圖欣欣然再拜謝若馬之脱羈鞅
若鳥之出樊籠若飢渴之得甘飲食又若釋泰山重負
[011-33a]
而逍遙翺翔於天風之外八極之表也遂買舟以歸道
洪州與予握手叙契濶甚歡於乎禮義亷恥人之四維
士君子㓜而學壯而仕功成名遂而退始終之道也而
世之都高爵享厚禄進不能以禮退不能以義惴惴焉
衰髦幾死而猶孜孜顧戀斃而後已蕩然亷恥之不恤
者蓋比比也公乃獨能堅求退以全始終之道禮義亷
恥蓋得焉公還林泉之間優游暮年與鄉之耆舊續香
山之圖序耆英之㑹暇則乗肩輿遊金華尋赤松之仙
[011-33b]
跡登涵碧挹東萊之遺風又從而駕扁舟泛繡川之波
乘蘭溪之流招釣叟而侣白鷗倒清樽而歌太平以答
聖天子優老之盛心則人將望之若神仙而歆羨之鄉
之縉紳耆舊以吾邑有既仕而來歸者為榮觀鄉之後
學子弟親炙模範率感發興起而進退以禮義而凡惴
惴焉衰髦幾死者聞公之風亦必羞愧俯首知亷恥之
足恤力求引退之不暇也則公之歸有益於世教也大
矣視彼孜孜顧戀斃而後已者其賢不肖何如耶古云
[011-34a]
知足不辱知止不殆三復頌公因書贈行又從而為之
歌曰浙之山兮蒼蒼浙之水兮泱泱桂為楫兮蘭為航
美若人兮歸故鄉又曰浙之水兮駛馳浙之人兮來歸
浙人之喜兮廣人之悲尚有甘棠之政兮以寓夫禺山
之思既歌又屬能賦者繼之以詩
  送趙進士還京序
世以明經舉進士者多矣而或未能皆優於詩能詩矣
或放其心而矜已傲物不能免人之議能謙矣或忘其
[011-34b]
身而貪利黷貨不能免人之鄙卒之有官守有言責亦
多不克令終夫明經所以養心而檢身固若是乎其有
不若是而人不之鄙且議者於進士趙克周見之克周
世家蘇之崑山資偉而氣充性敏而學勤以易經登甲
戌高第其於吉凶消長之理進退存亡之道固已玩之
精而尤工於詩自奉使來西江甫三月所至觸物感興
輒迅筆而成幾數百篇皆不失乎性情之正可謂經明
而詩優矣然克周自視則歉然恂恂謙恭動合禮度不
[011-35a]
見其有矜傲之容至其自守則介然凡所遺一無所
取不聞其有貪黷之名自三司長貳以下非惟不鄙且
議而敬重有加若克周之所存所行異時有官守言責
必能克修其職有光於吾鄉也審矣吾鄉古今代不乏
賢逺者不暇論若范文正之忠義勳烈百代人物也吾
與克周皆當師焉師其人而務企齊在壹其志耳譬之
泰華之巔望之巍然以高且嶮能始於跬步積日不息
雖無人䇿引其巔可至壹其志故也不然憚其勞辭其
[011-35b]
勤中道止之巔不能至焉克周其勉之哉余嘗慨世之
鄙夫志不壹者非但不能至也方其始仕欲釣顯位多
矯情而干譽欺世以盜名不知者真以為良及所釣既
得凡可以為身為子孫計者靡不為君子恥焉克周其
戒之哉詩曰靡不有初用書以厲克周且以風有位者
  送楊憲副之廣東序
大司冦錢塘楊公之弟彦理以監察御史擢廣東按察
副使將之官道出洪州余辱司冦公知愛久而與彦理
[011-36a]
有同寅之舊且嘗官嶺南知其地俗民吏為詳可無言
以為贈乎仰惟國朝分道理天下必設按察之官崇其
秩重其柄使亷察一方豈直提刑已哉蓋欲其肅吏治
而安民生也夫吏不肅則剖削之虐滋民不安則冦殺
之患興而皆繫乎按察者得人與否故嘗簡任焉况嶺
之南方數千里其地有山海之險阻民有黎徭之頑悍
而其産有珠玉犀象之珍竒往年牧守吏多肆貪黷於
珍竒之産剖刻剥削不充其筐笈不已而視頑悍之民
[011-36b]
失其所拂其性若罔聞知不加一綏輯故多相聚依險
阻之地冦盜賊殺以干大刑朝廷固嘗肅之安之矣積
習既久久而復作故按察之任簡尤嚴也非其才且賢
者曷能舉斯職哉彦理起家明經為名進士為良御史
志操端謹動循矩度嘗奉璽書清戎籍於廣東凡三年
不憚險逺躬履其地盡心力而為之凡所繩糾肅清皆
當乎人心吏畏其威民懷其惠賢聲播聞迨今稱頌不
能已斯往也駕輕車就熟路肅之以素振之威安之以
[011-37a]
久孚之惠必使貪黷之吏滌過洗心罔敢縱肆而頑悍
之民歸向順服不復傲化偭仁以勤刑誅則按察之職
誠克舉也審矣尚何虐且患之足慮耶然予將少進焉
夫千里之驥不圖安於百里非故好逺而惡近也彼其
足力固將有所展焉耳以彦理之賢求彦理之志其不
圖乎近而忘乎逺也必矣尚當夙夜䇿勵盡其已能勉
其未至使不用則已用則必能當國家之重寄建崇勳
樹偉績儷美司冦以収天下之厚望富貴不足道也傳
[011-37b]
曰有志者事竟成遂書以贈其行
  慶簡菴先生陞都給事中序
古之君子見道明而信道篤富貴聲譽未嘗容心於其
間故其未得也處之泰然不汲汲以求進既得也盡所
當然不皦皦以沽名蓋求進則亷恥之節虧沽名則忠
愛之心偽而皆有背於道故古之君子不為然進雖不
求而益顯名雖不沽而益振者公論之有在也千古一
心今豈無其人哉若吾師簡菴王先生是已先生初舉
[011-38a]
進士擢工科給事中景泰元年冬奉使中州末還為同
列推薦陞右給事中㝷陞左給事中端方公清勤慎静
密不為赫赫之威倖倖之容以凌傲於人其獻納舉刺
凡忠君愛國之嘉猷嘉謀臣僚之廢公凟法惟所當為
一無避忌否則未嘗毛舉類擇以弔聲勢一時公論皆
以為得大體公卿大夫莫不稱頌為之延譽五年春都
給事中闕員舊例須左右以下列名自陳則得叙而進
之維時適有分命六科長貳代祀嶽瀆之行僚佐間或
[011-38b]
强其陳或止其行先生曰為此因襲是我希求誠所恥
也矧僚佐多先逹久滯而宜進惟俟上命為宜竟不陳
而分西川之命以行既還人復强之不移初志公論皆
歸於先生天官雅推重卒以請上特命先生補其員公
卿大夫又莫不敬服為之加禮以雍觀之若先生之所
存所行誠不下古人也語所謂富貴不以其道得之不
處書所謂罔違道以干百姓之譽先生兼有之誠足以
儆有位而厲風教也方今聖天子宵旰拳拳丕圖治理
[011-39a]
方慎簡亷恥之篤忠愛之誠之士置諸左右以資匡輔
以先生之所存所行簡在上心有日矣載高位當大任
不夙則暮先生必能擴充斯道宏濟大拯使國家有所
倚毘生民有所利賴而士君子有所承式雍所望也敢
書以為慶
  送醫師楊文深還常山序
世率以良醫比良相豈直其濟利之功同其術固同也
良相輔國家之治欲安其民必先去其為民蠧者故芟
[011-39b]
其暴横擊其貪殘誅其奸佞然後民賴之以安而醫之
良起人之疾亦必先節其情宣其氣解其憂疑而後施
良劑焉蓋七情不和其氣鬱結而憂疑人身之蠧疾由
所生也節之宣之解之則蠧去而良劑之施效矣然能
精其術者豈易得哉若常山醫師楊文深殆精於斯者
與予景泰乙亥秋自京師還鎮江西有核生於頸自兩
京吳東江西凡名能醫者必求治更十數莫愈也慎疾
之心不能不懸懸焉南京刑部尚書錢塘楊公雅愛厚
[011-40a]
致書於予曰吾所見當世醫莫愈文深治斯核非文深
不可予信而延致之文深曰此七情鬱結憂疑之所致
情舒氣平則不治自愈乃施之砭焫繼之藥餌而予心
之憂疑已泮然矣文深承家業醫醫書無所不讀故理
明而術精凡逺邇大官顯人疾有難愈必遣人延致文
深一針一劑立有竒效者不可殫舉而尤謙恭仁厚薄
於報利未嘗以貧富賤貴異其施若文深誠非泛泛名
能醫者可及安得今天下皆若人者之為醫以濟吾民
[011-40b]
之夭閼哉文深既歸愧無禮報遂書此以贈贈之者兾
其遇天下望醫之人則濟之固君子贈言之義也
 
 
 
 
 
 襄毅文集巻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