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敬軒文集 > 敬軒文集 卷十一


[011-1a]
欽定四庫全書
 敬軒文集巻十一
             眀 薛瑄 撰
  雜著
   胡氏族譜後
僉憲髙唐胡公間出其族譜示余俾余書其後且曰譜
吾作也吾家故有譜具載世次行蹟吾少時猶及見之
後更散逸不存吾懼先系先徳將遂湮沒無傳扵是斷
[011-1b]
自吾之所知者創為是編以傳諸家庶後之人得有所
考而知所自又曰凡譜所以兼載世美以示諸後也吾
自束髪讀書厯官中外僅克有立而幸不失所守者皆
先徳之遺也若是譜不作則是自専其休而忘先徳之
大豈仁孝之心乎此吾勉就是編而不敢以蕪陋為解
也余受而退閱其編觀其序宗系則綱紀不紊論世徳
則言行不遺因仰而嘆曰自宗子之法壊而人莫知所
自往往親未盡而相視若塗人者有焉幸而士大夫家
[011-2a]
間有譜牒以紀其世則又或逺附顯者以自重厚加潤
澤以失真是二者皆過也僉憲公則不然其紀世次既
眀白可考論先徳又典實可推若是以傳之家公之子
姓宗族一覽之頃親踈之序世徳之懿舉在目前莫不
興其孝弟慈良之心髙山景行之念凡行義藹然扵一
門徳善相承扵悠乆者實有頼扵是編也詩所謂孝子
不匱永錫爾類者公有焉若公之氏族官閥僉憲劉公
序之偹矣兹不敢贅謹擇其一二可言者書扵後以復
[011-2b]
扵公云
   書何原眀先生傳後
先生三衢之常山人諱初字原眀姓何氏非非齋其號
也自少以頴睿聞既從學扵鄉先生三江兄弟即以窮
理正心克己為務且兼習舉子業嘗兩舉不第益自奮
勵復從程觀先生學易遂以易經領鄉薦任仁和教諭
既而元季俶擾文教隳弛乃解官歸鄉里日以讀書談
道自樂值國朝開運首訪遺才以任民牧遂以先生為
[011-3a]
江州湖口丞時軍興多故邑里凋瘵先生調給安定焦
勞匪懈以治狀騐白陞知韶州府仁化縣其便民之政
可紀者尤多既而丁外艱去官遂以疾家居篤意教事
及海内平定詔天下建學養士且求學行老成者為師
遂起先生為巴東教諭先生年益髙學益充徳益進聞
望彰灼近孚湘藩逺徹朝右困召至闕下預修書傳㑹
選書成將歸上考之欲授以近地便養遂除開化教諭
禄之終身先生學既有得尤善開發人故後進出其門
[011-3b]
為名士顯宦者甚衆嗚呼夷考先生之學之傳逺有端
緒盖三江先生出許文懿公之門而先生則三江所授
也其淵源既逺至於經㫖之微性理之奥宏博精密盖多
其自得故其䖏心制行有足動人者至扵著述雖多要
皆根本義理而不為浮靡之習若先生之為人可謂有
古士風矣及觀其為佐令為教職則其學又以驗諸行
事事可考然或者猶謂此特先生小試耳使得盡推其
所有則其效當不止是殆未可知也距先生沒後二十
[011-4a]
五年其孫永芳以進士知邵陽縣時未幾民翕然化固
知其學宦家法有所自意者先生之未克盡施者永芳
殆能繼其志而擴大之乎其端兆矣永芳持其祖家傳
求言以發其潛徳遂芟取先生之學之行見諸行事有
未究而將有待扵後人者書以還之
   河崖之蛇
瀕河居者為予言近年有大蛇穴禹門下岩石中常束
尾崖樹顛垂首扵河伺食魚鼈之類己而復上入穴如
[011-4b]
是者累年一日復下食扵河遂不即起但尾束樹端牢
不可脫每其身一上下則樹為起伏如弓張弛狀乆之
樹枝披折蛇堕水中數日蛇浮死水之漩隈竟不知蛇
得水物貪其腥羶不舎而堕耶抑蛇為水之恠物所得
欲起不能而堕也余聞之喟曰是蛇負其險毒稔其貪
婪以食扵河所恃以安者尾束扵樹耳使樹不折則其
生死猶未可知惟樹折身墜遂死扵河此殆天理非偶
然也且使蛇得水物貪其腥羶不舎而死固可為怙强
[011-5a]
貪不知止之戒使蛇為水之恠物所得而死亦可為害
物必報之戒蛇惡物所不足道者但其事有近乎理故
書以告來者
   捕虎答
辰故五溪地山險多虎近時尤劇往往羣行摶噬無間
晝夜既飽肉得氣去愈縱横嗥躍無所顧畏居民行旅
悉苦其暴縣吏以聞扵朝命下總戎逐捕之時宣徳五
年閏十二月也三日有以虎在近郊來報者總戎率將
[011-5b]
士往遂殺三虎眀日遣將士往又殺一虎連兩日四虎
就殛行者相賀扵途居者相賀扵室將吏以其事來白
扵予且曰辰之四境若四虎比者盖不知多少也總戎
方發近衛兵將包羅山谷捜剔其窟穴而芟夷之期醜
類盡絶乃止夫除惡安民亦繡衣公之志也敢併以為
賀予愧乎其言則應之曰夫利五兵結網罟除山澤惡
物為人害者自先王之制已然况我皇眀奄甸萬姓仁
柔義濡期使覆載逺邇無一民之不獲其生而僻茲蠻
[011-6a]
方醜類稔惡乃爾則擉刃網繩之施其可後也不兩日
而四虎殱期畢舉而羣惡盡是皆將吏能用總戎之令
耳予逢掖者無能為也何賀之敢當然予于是盖有感
焉彼皮毛之斑炳爪牙之銛利炰烋乎山林摶噬民物
以自肥者人皆知其為暴而可殺如前所云者是也抑
又孰知于此有不皮毛不爪牙不山林號為靈物而剥
人之脂膏以自養者暴不下扵彼而可惡也哉况彼之
暴者蠢然强悍力有餘而志則否野夫小子有能髙其
[011-6b]
垣籬謹其出入猶可避其患也此則以饕餮之資挾翕
張之勢或柄一隅或統一軍或任一邑無間癃殘窘富
悉被其朝吞夕噬之苦是又孰得避之哉且彼異類也
為暴自其性然此則同類也而至扵斯極予又不知此誠
何心哉然彼之暴汝總戎軄也行見悉皆殄除而民物
全安矣此則予職也國家憲紀素以完具方圖所以少
施其方畧以覃恵澤扵逺邇將吏之賀可休矣衆乃相
屬以目屏氣促武而去
[011-7a]
   猫說
余家苦䑕暴乞諸人得一猫形魁然大爪牙銛且利余
私計䑕暴當不復慮矣以其未馴也縶維以伺候其馴
焉群䑕聞其聲相與窺其形類有能者恐其噬己也屏
不敢出穴者月餘日既而以其馴也遂解其維縶適覩
出殻雞雛鳴啾啾焉遽起而捕之比家人逐得已下咽
矣家人欲執而擊之余曰勿庸物之有能者必有病噬
雛是其病也獨無捕䑕之能乎遂釋之矣已則伈伈泯
[011-7b]
泯飢哺飽嬉一無所為羣䑕復潛視以為彼將匿形致
已也猶屏伏不敢出既而䑕窺之益熟覺其無他異遂
厯穴相告曰彼無為也遂偕其類復出為暴如故余方
恠其然復有雞雛過堂下者又亟往捕之而走追則囓
者過半矣余之家人執之至前數之曰天之生材不齊
有能者必有病舎其病猶可用其能也今汝無捕䑕之
能有噬雞之病真天下之棄材也哉遂笞而放之
   跋李氏族譜後
[011-8a]
余觀吉水谷坪李氏家譜自唐西平忠武王晟第七子
憲為江西節度使卒於官子㳺奉其䘮𦵏宜春因家扵
宜春五世孫唐自宜春徙居吉水今谷坪李氏皆唐之
裔也逮今廿餘世矣而其髙節懿行孝子忠臣竒童碩
士顯宦偉績出扵李氏之族者炳燿磊落前後相望今
其雲孫茂復以眀經登進士第官大理丞繼西平之往
烈衍谷坪之後裔未見其極也不觀諸江河乎出岷崐
行乎無垠入乎無門巨派支流浩博綿演愈逺而不息
[011-8b]
者以其源之洪也西平有大功扵唐室殆岷崐其源乎
不然何其子孫流派若是之盛也嘗觀世之君子遑恤
其本而惟末之求譬之沼沚尋尺之水决而引之不終
日而竭矣尚何望其綿延不絶愈逺而愈盛乎然則李
氏有譜不惟其子若孫知源之有自皆力扵善而無怠
扵繼承世之君子觀此亦足以矯然而知勸矣
   韻語
丹青之巧摹寫物之形聖言之妙貫穿物之理因丹青
[011-9a]
之形而求其本真因聖言之妙而求其所以是謂象内
求心非聖人安能至此
   書絳守居園池記後
近得樊紹述絳守居園池記石本扵今太守臨川王公
汝績記前後刻孫冲何亮序書多論樊記之失偶記舊
收元人文集中有是記句解撿得之則灤陽趙仁舉辨
疑附其後復深辨孫何之説非是余既未得親考絳之
遺跡與樊記合否但以趙説觀之恐今石本中尚有舛
[011-9b]
誤賢太守更能叅互考正并句解刻之則千載竒文晦
而復顯亦可偹絳郡遺事之一端他亦不足深辨云
   書諸葛武侯出師表後
嘗謂義利二者不能並立古之君子能建大功立大業
垂大名扵萬世者未嘗不重義而輕利也如諸葛武侯
自昭烈枉顧即以身許馳驅其所以勞心焦思謨畫䂓
圖者曷嘗頃刻而不以討賊興漢為義哉至其為子孫
衣食之計者不過成都之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頃而已
[011-10a]
外此則别無絲毫取扵人而益其家也其重義輕利如
此故能嘘炎光扵已燼之日續漢統於既絶之秋雖弗
克遂其攘除奸兇興復漢室還扵舊都之志而大義固
已伸扵天下宜其偉烈洪名垂諸萬世而不泯也竊恠
後之君子建功立業者莫不慨然以古人自期然其為
義之公或有不勝其計利之私故其正大光眀之業有
不及古人逺矣愚因讀武侯出師表有感而書此扵其
後云
[011-10b]
   書貞節堂詩文後
監察御史濟南王允母氏太孺人劉自其年二十有六
已䘮其偶時允方五嵗其弟信方三嵗孺人上無翁姑
之倚下無僮僕之資惟自力扵紡績以給衣食奉祭祀
撫遺孤勤苦勞悴貧約困阨人所不堪而孺人自勵其
操愈堅鄉里逺邇咸以王節婦稱之允年七嵗孺人使
讀孝經及頗通文義即遣入郡庠使從良師友逰以廣
其業允竟登進士第拜今官信亦克成立以幹其家時
[011-11a]
孺人年已七十矣猶康健不衰值國家舉推恩之典允
父某贈監察御史劉封太孺人有司復以孺人之節行
上于朝詔所司旌表其門閭由是孺人之節行積扵家
庭信于鄉里顯扵國家實有命服之貴旌異之榮焉嗚
呼天下古今之理豈有大於節義者哉節義者人道之
大防也妻之扵夫猶臣之扵君不幸而遭變故婦多効
節扵其夫之死而靡貳其行臣當効節扵其君之死而
靡貳其操誠以婦道臣道所全者節義耳又豈可為飢
[011-11b]
寒禍患所廹貪生畏死自壊其節義哉故程子有言
孀婦餓死事極小失節事極大自常情觀之孰肯以死
而易生自節義觀之則亷耻根扵天理民彞之固有亷
耻䘮則天理亡而彞道泯雖幸得茍且安利扵一時曽
與禽獸無以異以是知程子之言非真知節義之重扵
死者不能識也婦道如此則臣道可知矣孺人當其盛
年䘮偶之時固以死自誓盖不以凍餓殞亡易其心卒
能守節四十餘年潔白堅貞之行無纎毫之疵隙夷考
[011-12a]
從古以來人臣號為讀書知禮義至臨大節而易其守
者不如孺人多矣况彼失節之婦摭迹皆是曽何足以
彷彿孺人之萬一哉然則孺人所以因其子貴者實由
其以節顯固宜垂榮名扵竹帛與天地而同乆矣允嘗
作堂以奉孺人士大夫往往作為詩文以發揚其事雄
章雅製聨為巨帙允間持其帙求予言遂書此扵其後

   書文丞相遺翰後
[011-12b]
御史張君諫持宋文丞相遺翰來俾予題其後予觀
之盖文山與宜春趙宰手帖也張君重之惟甚竊惟古
之遺墨所以見重扵後世者不以其人之賢乎當宋室
垂亡之秋其守帥憑堅城控强兵望風送欵投誠屈膝
者相望也而文山以狀元宰相奮孤忠以報國誓將返
濛汜之日扵中天提疲卒當勍敵雖流離顛沛困苦艱
危脫身死亡之餘而憤憤興復之志猶庶㡬扵萬一及
赤手起兵雖苦戰不支以歸而長揖元之君相不拜盖
[011-13a]
此身可虀可粉而志不可以威武屈卒之從容就死以
成仁其大節炳燿軒轟宇宙間凛凛乎立萬世君臣之
大義回視棄滅天常之降臣叛將曽犬豕之不如則其
忠賢冠絶千古豈人之所能及哉宜其遺墨僅一幅而
為人所悚敬珍蔵垂二百年而新猶一日也嗚呼重其
遺墨者本慕其人也張君重此帖固知所慕矣使世之
君子得此帖而觀之得不慨然知所重而慕之哉
   書劉忠愍公遺翰後
[011-13b]
劉忠愍公與予為辛丑進士正統四年予僉憲山東至
京師公時為講官留飲具論邊事將有後來之患又一
年為正統六年召為大理少卿又二年為正統八年公
上疏言十事其一即前四年所論邊事疏有詆訐權臣
語遂為所仇擠以死又六年為正統十四年公所言邊
事大驗今聖天子乃别白邪正誅滅權奸追贈公翰林
學士加今謚遣官祭以少牢所以褒恤禮儀光榮隆厚
而公之名一日震耀天下嗚呼自古以來士鮮全節如
[011-14a]
公者天地間盖不多見其眀有以燭事幾扵未然其忠
欲以救事勢扵將然其直氣正言至扵忤權奸死而不
悔是盖天與之以全節足以為人臣之大防立萬世之
人紀矣類若予軰之庸碌不足為重輕者何足道哉何
足道哉又三年為景泰三年冬得公與張御史手書觀
之追想平生三復慨歎書此以志扵其後云
   書嘉𤓰集後
太祖髙皇帝臨御之五年句容民張觀獻其園所産二
[011-14b]
實同蔕嘉𤓰扵朝既賚之錢遣歸禮官因進言嘉𤓰
乃聖徳和同國家恊慶之瑞詞臣亦獻頌以美焉聖祖
乃製讚以示不居其瑞之意復諭臣下曰縱朕有徳天
必不示以一物之祥且草木之祥生于其土亦惟其土
之人應之于朕何預若盡天地間時和嵗豐乃王者之
禎也夫禮官詞臣以嘉𤓰為瑞者如彼聖祖則推而弗
居以時和嵗豐為禎者如此盖自漢唐宋以來雖英賢
之君鮮不為祥瑞之所媚惑惟我聖祖取時和嵗豐為
[011-15a]
禎不以草木一物為瑞誠足以超越千古垂法萬世矣
雖然當斯之時隂陽順序年榖屢登所謂王者之禎既
昭見扵太和之世而此嘉𤓰者寔亦和氣所鍾聖祖雖
不有其瑞而國家聖子神孫宗支蕃衍繼繼承承億萬
斯年豈非嘉𤓰為兆之一端歟而觀之宗族七八十年
以來亦漸繁盛今其孫諫由進士為御史籍甚有聲聖
祖所諭草木之祥生扵其土亦惟其土之人應之者又
足徴也是則國家厚徳深仁培植基本導致休祥固所
[011-15b]
以饗世扵無窮而御史君益當上體聖祖之大訓下念
大父之肇祥奉其親長率其子孫敦行仁義忠孝之道
扵不怠庶有以衍厥祥扵悠乆不然所資者多而所積
者有限譬之泉焉不數浚其源而流將竭祥其可恃乎
哉御史君既摘五倫書所載嘉𤓰事實益以家乗所傳
彚而為集名士大夫皆有作間亦求予言遂書此扵其
後云
   題漢武帝迎申公圖
[011-16a]
余觀漢武帝迎申公圖喟曰兹事不見扵世乆矣當時
武帝能以玉帛安車禮聘賢者如此庶幾三代招賢之
盛典然申公既至有為治不在多言顧力行何如之對
不合雖以為大中大夫尋竟罷歸惜乎武帝有招賢之
名無用賢之實也武帝既然抑不知申公所謂力行者
何事邪竊意人君力行莫大扵誠意正心修身以行王
道扵天下使申公之言果出于此而武帝允廸之則漢
之治何三代之不如哉然以汲黯内多欲而外施仁義
[011-16b]
之言觀之彼既以多欲内蠱其心固無望其能力行所
言以致治也漢千載之後有如程朱之真儒所以告其
君者皆誠意正心修身以行王道之言當時皆莫之用
則不能力行以為治者又不特武帝為然也因是以知
三代而下所以治不復古者其原皆出扵此三撫斯圖
書此以識其後
   題騎都尉孔朂誥後
右誥一道今給事孔公恂上世祖孔公朂仕宋真宗時
[011-17a]
特恩所授也朂為宣聖之嗣其家世之慶善顯榮綿厯
古今儒者言之偹矣余皆置不贅論獨念自宋以來數
百年間數罹變故雖天下之巨蔵重寳大有勢力者或
弗能保為己有惟此誥僅一幅而其子孫乃能世謹收
蔵宛然如舊豈亦有數存扵間邪抑孔氏之子孫所重
者異扵彼耶然則觀者扵此可以矯然而知所警矣
   書河南叅政陳公詩後
永樂初年先君子復任滎陽縣教諭時余年方十五河
[011-17b]
南叅政陳宗問浙江寜波府鄞縣人以進士任工部主
事陞前軄其為人有學有守尤好激勵後進因行屬至
滎陽索余詩藁觀遂贈余一律且序之曰觀其所作才
充而氣廣不數年間將見問學淹通聲名洋溢禄位不
卑非余儕偹員茍禄者之可比矣其詩有知爾晚來成
大器願修徳業贊雍熈之句時陳公年逾六十鬢髪皓
然而乃奬進余之稚昧復深自謙抑如此可見前軰忠
厚之至俯仰今昔垂六十年顧余老而無聞不能副所
[011-18a]
期望祇增愧耳然公之厚意則不可忘遂書其事扵詩
後云
   魏純傳
魏純字希文山東髙密人也其先世多仕者至其父為
官江南希文就學於江南初治易後眀春秋詩書大義
亦皆知之其父為績溪令時希文客金陵一時達官貴
人聞希文名屏勢就見請交因合幣羅致舘中俾訓其
子弟未㡬人有所指摘語及希文謫戍邉衛寓薊州玉
[011-18b]
田縣先君子永樂七年教訓其邑希文復誨諸將官子
扵學宫傍瑄因得納交為心友自是往返凡十年議論
連日夜不舎瑄之踈劣賴希文䂓輔之益為多先君子
官滿去希文徒歩送數十里執手為别别三年嘗一得
書自是信音不相聞者又三年其後先君子丁大父母
憂起復至北京時希文亦以薦至吏部因同膺薦者有
所不合復退扵初又二年為宣徳元年侍從有薦希文
學行者復召至京師集試吏部文既合格將上其名于
[011-19a]
朝以官之而希文竟暴卒扵旅次是年某月某日也眀
年春瑄在河南始聞其訃先是瑄有詩懐希文考希文
亡日與瑄作詩時皆在宣徳元年冬豈非交情之密黙
有感觸扵中而不能自己于言乎嗚呼喧嘗觀古人論
富貴貧賤必皆曰有命瑄少猶未之信年來經渉既乆
數數考之扵已驗之扵人然後有以見夫富貴貧賤盖
皆决然不易之命而非人之私智所能去取也以吾希
文觀之其賦質粹而眀其為學正而純其立心必欲一
[011-19b]
毫無愧扵屋漏其制行必欲一事不悖扵天理是則以
徳言之希文之賢固當見用扵時也䖏戎伍僅三十年
超然自得不為顯者焜耀而有自沮之色其貧至扵床
無完衾身無完褐耕穫薪芻之事靡不偹嘗而操行
堅如金石畧不少變其所處盖有古人所難者而希文
優處之以時言之希文困極宜通當不至扵終困也至
其忠信之行積扵中徴扵外武夫小子皆信其為善人
而起尊敬之心縉紳大夫皆知其為君子而咸欲其得
[011-20a]
位于時是則以人事言之希文名實孚扵逺邇亦當顯
於世也三者皆無絲髪可疑而乃卒至于窮死不得一
試其有則所謂决然不易之命豈不信哉瑄又竊有疑
焉夫所謂命者果何自而然哉盖出扵天也天必貴有
徳福仁人希文乃不克䝉其貴與福則所謂天者竟何
如哉豈貴徳福善者其常而貴福差爽者不得其常乎
果天道自然而然初無心扵其間乎抑人之生也適丁
其氣之清濁厚薄不齊而非天之所能為乎是皆不可
[011-20b]
知也或者又謂天於善人不有以福其躬必有以昌其
後是又未可必也雖然古之所謂善人君子者顧自處
何如耳固未嘗以命之厚薄為輕重也昔固有貴為卿
相富累千金生無益而死無聞者命則厚矣其于道果
何如哉以希文之賢雖卒至扵窮死其徳行名譽孚於
人人其自處者既已無愧於道矣命之厚薄奚足道哉
奚足道哉瑄與希文交最乆情最密始以希文之不遇
質之命而自疑終以希文之無愧揆之道以自解又恐
[011-21a]
希文之潛徳懿行乆而或泯扵世也遂作傳以志扵私
篋以傳之悠乆且俾世之君子當力扵為善而無疑于
命云
   蕭都御史傳
蕭氏諱中字存中世居江西之龍泉其里曰南園世稱
南園蕭氏存中曽大父諱暉甫大父諱福可父諱民逺
凡三世俱以徳善承繼一迹逺引弗耀扵時存中賦質
剛敏篤志問學大能繼述三父志以増累其徳善在鄉
[011-21b]
里直言正色是是非非無少假借雖為鄉人之善者敬
服歸向卒不恱扵群小以是醜正健訟之徒妄相與鑿
空造言意欲搆䧟存中獨先識其㡬微謂其家曰辟言
扵行不食古亦有之吾不可不行其戒遂挈家避居外
邑者將十五年後知鄉里訟風稍息乃還舊居所謂南
園者其鄉里善人老者喜其歸少者仰其徳俗遂變為
仁里爭訟殆絶存中乃益治其舊田園課僮僕勤力其
中不數年生意益饒扵前時大有所積則斥其餘以周
[011-22a]
困窶不責所負丁亥嵗臨逺傍郡執役之人伐木歸自
湖湘者既飲食不時疲扵道路加以隆暑鬰蒸病者死
者扶踣相望居人皆以為疫癘染人閉户無敢出視存
中獨曰是有命疫癘安能染人乃大出湯藥分遣所親
多方救濟役夫賴以全活者甚衆存中既讀書知義尤
篤於宗族無間踈戚逺近有女孤無依者為具粧奩擇
所歸使無過時男長不能娶者資給以聘禮使無失配
其扵家法閨庭内外秩如雍如嚴而有恩訓其子孫一
[011-22b]
以道義不及於利其子啓者既得存中家傳之學登宣徳
丁未進士第厯官監察御史山東按察僉事陞僉都御
史奉勅兩鎮河間府居庸闗其所軄皆風紀戎政大事
存中數戒以書俾䖏心以公仁持已以廉慎行事以古
人偉節豐功自期待勿為區區小利汨迷身心撓損名
節啓能恪守其戒所至守不可奪事無不立人無不悅
卓然為時之名臣存中貽教厥子者可謂正且大矣啓
鎮守居庸時存中棄世邊務方殷朝廷勉留啓誠懇
[011-23a]
乞終制至于再三詔乃許奔䘮奪情起復及至又領勑
廵撫山右乆之謝病歸將奉存中之祀扵家唘之既忠
且孝則存中教及厥子者又可謂善且美矣啓為監察
御史推恩封存中如其官啓既陞都憲又推恩誥贈存
中中憲大夫都察院右僉都御史云
   蕭叙仁字說
禮曰已冠而字之成人之道也釋者曰古者童子雖貴
名之而已冠而後賔字之以成人之道敬其子也都憲
[011-23b]
蕭公子榮冠禮請學士劉公為賔因字之曰叙仁劉公
復序其字取孟子仁則榮不仁則辱故因其名而字之
曰叙仁盖欲其勉扵為仁而行之有序也夫道之至大
者莫大扵仁孔子弟子自顔子以下皆未嘗以仁許之
誠以仁為萬善之長偏言則一事専言則包義禮智三
者故孔子教人惟以求仁為言盖盡仁則四者之性無
不盡矣至其為仁之要則其告顔子以非禮勿視聽言
動者是也是則仁道雖大有非後學所敢易言然人得
[011-24a]
天地之理以為性初不以聖愚而有異聖人之所以為
教學者之所以為學莫不本扵是焉故雖初學之士凡
志扵道者必當從事扵斯也今學士公既以叙仁字榮
矣叙仁其可不深思仁道之至大而未易言者以用力
扵求之之要哉且施仁之序雖自親以及踈自近以至
逺而其本則在乎求諸心而已使心有不仁則以何者
施扵逺近親踈之間哉求諸心者無他即非禮勿視聽
言動是也叙仁必當念茲在兹無終食造次顛沛之違
[011-24b]
勉之又勉用力之乆庶㡬克去人欲復全天理而本心
無一毫之不仁則施仁之叙無往而不達有安榮之效
無危辱之事禮所謂冠而字之成人之道者將扵是乎
在不惟無負扵學士公字之之意亦無忝扵都憲公矣
若徒尚乎叙仁之名而無為仁之實殆見身心之間尚
且迷繆乖紊之無序尚何以施諸親踈逺近而得夫安
榮之效哉叙仁其勉之叙仁其戒之
   試諸生策一道
[011-25a]
問天地之間理氣而已河圖五十有五之數一六水居
北二七火居南三八木居東四九金居西五十土居中
竒偶之數固八卦之所由畫也然此皆以氣言而不及
於理何歟洛書因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之數第而為
五行五事八政五紀皇極三徳稽疑庶徴五福之疇固
兼以理氣言矣先儒謂河圖洛書相為經緯八卦九疇
相為表裏然一以氣言一兼以理言果何以有經緯表
裏歟厥後周子作太極圖其曰無極而太極者純以理
[011-25b]
言也自隂陽五行男女化生萬物則兼以氣言而理為
之主也然周子非有河圖洛書之可據而太極圖之作
果有合扵羲畫禹疇之㫖歟諸子扵易書周子之學必
嘗講之試為我陳其説
 
 
 
 敬軒文集巻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