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抑菴文集 > 抑菴文集 卷十二


[012-1a]
欽定四庫全書
 抑菴文集巻十二     明 王直 撰
  哀辭
   蒋良夫哀辭
良夫蒋氏諱驥世家錢塘有秀偉之質有通敏之才有
恭慎之心有温厚之徳始以明經取進士為行人太宗
皇帝入正大統詔修髙廟實録良夫預執筆其間書成
大賚陞翰林檢討後修列女傳勅良夫與書之稱㫖復
[012-1b]
加賚及修永樂大典良夫為副總裁凡所折衷取舎皆
適當勤於其職早夜不懈與人處言語恂恂未嘗忤於
物人無不愛敬之者其後坐累罷廢十餘年仁宗即位
始復為檢討今上正位東宫妙簡宫臣以良夫為司直
而推恩封其親及上登大寳擢良夫侍講翰林預修太
宗仁宗實録既成賜賚有加進侍講學士不三月擢拜
禮部右侍郎良夫先予一年入翰林又長予一嵗前後
相好者二十年自同為宫僚以来其相好加焉盖坐則
[012-2a]
連席飲食則連案有所徃則連轡如此者無一日相違
也及佐禮部嘅然欲有以自立而予輩皆甚期之先是
有風疾治之而愈在禮部逾半月一日奏事廷中予怪
其跪起失常既退疾大作掖而歸已不能言矣衆醫環
之莫能治須臾卒宣徳五年七月缺/ 日也予聞即徃
哭之哀自斂及祭盖屢哀之而凡厚良夫者亦莫不哀
也嗚呼安得復見吾良夫也哉良夫所最厚者吾與曽
公子啓輩七八人凡有著述及言語議論交相告而互
[012-2b]
相發皆欣欣然相愛莫逆也乃今已矣嗚呼安得復見
吾良夫也哉良夫年逾五十官三品雖不得久於其職
然其卒也天子為之惻然遣官賜祭且給其葬事又有
子有孫於已可謂足矣獨父母年八十皆在堂而失壮
子良夫何能瞑目耶天之於此其果何意邪當良夫無
恙時常歎父母年老矣恐不得復見因切切欲歸省而
事刧而留之於今竟不得一見而卒嗚呼其可哀也乎
其不可哀也乎作哀辭曰
[012-3a]
嗟良夫兮徳之良才既美兮學正以昌偉容止兮善文
章遭遇聖神兮奮周行乘四牡兮歌皇皇從太史兮秉
筆如杠儼司直兮躋桂坊侍經幄兮講甚詳三朝實録
兮煒煌煌秩愈崇兮名愈彰黄金為闕兮白玉為堂朝
夕出入兮承寵光宗伯所主兮禮明樂張進厥貳兮福
未央粲九苞兮孤鳯凰起千仭兮増翺翔何天之不淑
兮遽降喪志未遂兮忽已亡繄二親兮夀且康容雖渥
丹兮髮已黄壮子早逝兮能不䀌傷嗟良夫兮恨豈忘
[012-3b]
山與為崇兮川與為長予託交兮二十霜聨朝位兮接
鳴璫食必連案兮坐必連床年相若兮兹尚强恃子輔
徳兮庶永臧今則云逝兮毒我腸天蒼蒼兮地茫茫魂
一去兮渺何方酹桂酒兮奠椒漿歌巫咸兮舞巫陽魂
招不来兮我涕滂
   少保金公哀辭
太子少保禮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金公以宣徳六
年十二月十六日終于位上聞之震悼加贈榮禄大夫
[012-4a]
少保諡文靖命有司歸其喪葬事皆官給名公巨卿及
諸大夫士皆奔走弔哭曰公端厚君子也而今亡矣盖
公事太宗仁宗暨今上皇帝勤勞中外顯有成績春坊
庶子周君崇述具著于状可傳信不誣嗚呼公以文學
致大官至于終又承恩寵如此長子以明經取進士其
諸子皆能成其家天之於公厚矣可無憾也然直獨念
初入翰林時公與同輩六七君子表然以名徳相髙直
時最少而最辱愛焉今三十年獨公與二楊公在位而
[012-4b]
直亦老矣猶資公以成徳而公乃棄之此其可哀也公
年六十四於夀亦不為少然善人君子得久生於世俾
後生小子有所觀法而為善如孔子之於子賤云者此
衆之所望而今不可得矣此又可哀也作哀辭
惟少昊之淳懿兮開𦙍嗣之淑靈後百世而猶顯兮肆
夫子之挺生抱忠信之美質兮服仁義以自潔既閎覽
又博知兮紛獨有此姱節擷芹茅以徜徉兮曰俟時吾
将行忽翺翔于天路兮遭永樂之盛明鳯翩翩而髙翥
[012-5a]
兮炳文章之五色引醴泉以為漿兮精瓊靡而為食驂
玉虬以上下兮俯凌睨乎大荒賛神謨之燀赫兮夫豈
昔日之子房痛橋山之弓劍兮仰重明之兩作人文粲
而宣朗兮復修備於禮樂偉夫子之左右兮曰圖任乎
老成朝吾遊夫玉堂兮夕吾息於承明非堯舜不以陳
兮蹈先哲之遺則步金馬於椒丘兮紉蘭茝以為服彼
疾騁而競趨兮榝既充夫佩幃循素履其坦坦兮指洙
泗以為期嗟天道之孔神兮實謙好而順助羌獨戾於
[012-5b]
夫子兮傷抑鬱而奚訴荷便蕃之渥恵兮悼天之不憖
也生既榮而死又哀兮乃夫子之幸也竊獨懐夫疇昔
兮儼三四之俊傑曽日月之㡬何兮乃一二之在列予
猶以為依兮冀示予以不恌何夫子之復逝兮悵巫陽
之能招年雖耆而未老兮天奚奪之亟也彼衛武之永
年兮此何乖而弗之及也造天關而問兮天瞢瞢而不
聞幸芳烈之有聞兮庶不朽而彌存蹇徘徊於故武兮
心憯裂其若焚攬荃蕙以抆涕兮聊抒意於斯文
[012-6a]
   封黄少保誄辭
宣徳六年十一月封榮禄大夫少保户部尚書兼武英
殿大學士黄公思恭以疾終於家年九十三事聞朝廷
遣官葬祭皆如禮公之福禄榮名既已稱其徳矣然善
人君子足以儀世範俗當久存於世使後生小子得有
所觀法乃今已矣此士大夫所以痛惜也直嘗拜公而
知公之徳故昭述遺懿以示久逺作誄辭
維公受姓實自軒轅徳鉅慶長繩繩子孫江漢之國著
[012-6b]
在周紀運移祚遷因以為氏宋有天下盛於永嘉詩書
之懿閥閲之華曰衮最良䇿名進士御史檢法有譽於
世世歴三傳修職復騫秩雖未崇行乃不愆嗣曰南一
山長是職典教松陽爰發有奕維通承之世徳用昌爰
篤生公以紹其光公早失怙克奮於學有作自㓜衆已
大愕元季盗興竊據海隅人皆趍利公獨不汙嵗凶財
匱而志彌厲事親奉先益謹於禮皇明混一公家復振
推其嬴餘以周困貧寒者為衣死者為斂維義是急何
[012-7a]
有怠厭其心休休不競不絿横逆之来弗督其郵中遭
外累貲産盡入惟天佑善沛澤斯及有子克賢翰飛戾
天蔚為名臣垂訓則然寵命再加躋于顯位三孤之尊
六卿之貴命服煒煌鄉里之榮謙撝而光不失其恒晚
嵗優游圖書是悦安樂之歌尚友康節謂逾百年福祉
永綏悠悠蒼天胡不憖遺嗚呼哀哉惟公之徳實備諸
已孝友忠信匪言伊履在昔永樂初錫褒封公来京師
謁謝九重因得進拜識公顔色其言恂恂其儀翼翼自
[012-7b]
公之歸将三十年引睇東南邈彼山川嘗竊自言天有
顯道将善其俗使公夀考後生小子觀法在兹善人之
多自公儀之胡為一旦遽受飯含哀榮終始公則何憾
嗟嗟其鄉逺邇式瞻失此儀刑云何其沾嗚呼哀哉維
古有諡易名節恵是告是舉有司之事爰述遺懿不顯
益彰後百千年庶㡬不亡
   贈翰林侍讀學士錢公誄辭
吉水錢公好徳以洪武乙亥正月十一日卒葬其里漢
[012-8a]
陂中引塘之原以子習禮貴累贈官至翰林侍讀學士
奉直大夫公有孝友之行負英偉豪傑之才元季盗起
逺近騷動其鄉之人洶洶不自寧公之父立志甫倡義
集民丁保鄉里公盡力佐之㑹嵗凶民困㓂張甚度不
能支乃擕家走他所兇渠憤之窮索其父子将甘心焉
事急公謀於父曰我徃以大義折之幸而聽大人可免
禍若徒竄伏彼将以為怯必窮索不已脱有不幸吾族
将奈何遂行渠得公不受其言而日肆搒掠體無完膚
[012-8b]
必得立志甫乃已公以死拒詞氣不少挫或有以利害
諷其渠渠意解得遂免率親屬奔走避匿而善事二親
親之心安焉亂定而歸理故業官府徴徭皆躬任其事
雖遇憂患不以讓諸弟既而新第宅廣園地孝友之行
彌篤寛厚和易未嘗以非禮加諸人見有為不義者必
面斥其非一鄉之人敬禮之寡弱者得以立豪横者有
所畏而改所居之前有溪水縈帶因以南溪自號娶陳
氏有賢行子四人習容習静習禮習傳至是習禮為禮
[012-9a]
部侍郎而與予莫逆知公之賢而歎其不至於髙夀是
可哀也作誄辭
在唐之季浙土繹騷武肅奮興克殄其豪奄有大邦子
孫世繼家于員塘防禦之裔繼以吉甫立志嗣之實公
祖考皆出等夷公生四齡早失所恃朝夕號慕天性篤
至慈闈有繼以善事稱庭訓弗違孝行烝烝元季之亂
㓂盗蜂起操兵趍譁無間逺邇仗義集衆攘外安内父
子一心鄉里是頼天胡不常植姦仆良彼兇慿陵欲肆
[012-9b]
翦戕公不自愛委身虎口以庇宗族以全父母天亦悔
禍公則来歸骨肉聚懽不異平時世方底寧公私多故
竭力殫財以給税賦艱難勞瘁公皆任之有弟三人克
遂愉怡經營締搆遂復舊觀園田豐腴居室華煥公之
懿行寛厚和平大猷是經先民是程有肆于人公則沮
尼或柔而顛乃輔乃翼確然自信守道不回縉紳攸慕
鄉邑咸推衆之所希宜福宜夀纔五十五胡不多又嗚
呼哀哉積善有報實降自天天維命之子也克賢茂實
[012-10a]
英聲超取顯美推厥本源公斯受祉命書下臨為龍為
光公方寵榮公豈其亡嗟我後生徒仰公徳今既逺而
使我心惻南溪沄沄達於漢陂百世之存百世之思嗚
呼哀哉
   冰雪軒辭
 右春坊右諭徳兼翰林侍講金公㓜孜以冰雪名其
 軒君子有以知其素矣而惑者弗察也故予為賦焉
余既好此竒服兮爰昭昭以自持厲潔清之端操兮将
[012-10b]
古人以為期廓壅蔽之黤黯兮披汙穢而去之嵗冉冉
而易遒兮唯昭質其未虧際嘉時之晟明兮乘青雲而
上征凌天路以翺翔兮軼埃而抗旌朝吾遊夫清都
兮夕余憇乎扶桑鑿瓊枝以為食兮吸沆瀣以為漿秉
余心之貞慤兮肆忞忞其曷已雖所處之固然兮亦率
余之素履匪善吾弗好兮匪徳吾弗庸保厥美以上下
兮暨予心之所同何時俗之多偭兮紛馳騁以自强汨
汶汶而莫知止兮乃謂予為匪臧曰悶悶與昏昏兮孰
[012-11a]
萬物之我先斯伯陽之為道兮夫子乃歎其賢何明哲
以多智兮亦營營於土田後千祀而猶顯兮羌孰得而
舎旃磽磽易缺兮皦皦易汙塊獨守以為姱兮何不改
乎此度衆欣欣以周容兮何吾與之寡也中怦怦以自
信兮豈若是而舎也猗前聖之遐逺兮渺茫茫其何之
余将就而問之兮質予行之所宜精専専而内凝兮神
剡剡而外揚俄惝怳以流從兮忽超乎余有行駟玉虬
以前𨗳兮彼白虎為後驅邅吾道夫不周兮造顓頊之
[012-11b]
所居飄風蕩而吹衣兮𤣥雲翳其承宇冰峩峩以凝沍
兮雪紛紛而交下炯皓曜以相射兮清氣廹而襲余晃
然令予開朗兮神蕭爽而情舒命𤣥㝠以𨗳予兮謂余
言之纚纚曰太素之淳懿兮斯為物之所始嗟人之生
兮亶其淑靈理粹而純兮氣厚而清湛申旦而弗亡兮
豈庶類之可羣彼其謂子之不然兮夫豈守𤣥之子雲
殷湯之博大兮乃銘器而諄諄去舊染之垢汚兮圖皎
然而日新孔聖之大成兮曰吾涅而不淄皜皜其不可
[012-12a]
尚兮赫秋陽而暴之相矩矱之在兹兮信舎是其焉求
俗幽昧以眩惑兮吾於彼其何郵駕余輈以回轉兮倐
臨睨夫舊居謹余轡而正筞兮意揚揚以自虞積雪以
為墠兮斵冰以為宇余固處此而不遷兮庶有勺於此
世重曰結予心之耿耿兮増予思之悠悠清白以為服
兮慿徃則而信修道曼曼其超逺兮予曷日而忘之
  賦
   萬木圖賦
[012-12b]
建安有篤厚君子曰楊公達卿樂善好施賑人之乏而
不有其名其龍津之木皆鄉人之所自植以識公徳也
公不以自利而材之所恵及者益廣而無窮誠可謂仁
人者哉公之孫今右春坊右庶子兼翰林侍講勉仁以
學士胡先生所為記示直直嘉其可以為鄙薄者之勸
因為之賦
余嘉夫子之茂行兮歴徃跡以為虞曰龍津之奥區兮
實惟子之所居山峻髙以造天兮疏靈美於荆梁谷威
[012-13a]
夷而修通兮屬迤邐之連岡渺茫茫而無極兮森鬱鬱
其嘉植挺松柏與沙棠兮雜櫲樟與椅㮨梢青雲而布
濩兮拂日月之精光風飄飄而輕揚兮紛發越乎衆芳
猗斯植之為美兮薆鄧林之蔽滋惟夫子之好施兮昭
令徳其在兹伊昔日之荐飢兮哀民生之多艱忳貿貿
而無所之兮情紆軫而浩歎囂自樂而忘人兮隠吾心
而不能安欲捐糜而博施兮慮為名而致然曰孰為吾
植兮惟粟之為歸衆纚纚而競進兮咸既飽而遨嬉亶
[012-13b]
惟匱之恤兮亦何心於所植也衆怦怦以自効兮植之
周而不可計也偉夫子之髙節兮曰何有於此欷吾名
之弗好兮矧惟利而顧懐願峻茂以致用兮飭學宫與
杠梁貧者以為室兮死者以為藏専惟衆而不私兮吾
之所豫也詒吾後以壹志兮固不改此度也嗟夫子之
孔仁兮配徃哲為庶㡬嵗忽忽其易更兮眷夫子其何
之衆慿心以鬱陶兮激徃日之悠思徘徊山下欲去而
未忍兮悵離慜其疇依相枝葉之層敷兮惟渥洽之所
[012-14a]
在願結之以為佩兮服吾身而不可離熈愁約為舒㤗
兮惟夫子之故也思亹亹而莫之達兮願封植此樹也
嗟人之生也服仁義而不偏相周以為安兮在夫人為
固然何時俗之貪昧兮偭聖賢之遺則顧顛沛而莫之
救兮申敚攘以為得覽夫人之齷齪兮誠有慨於予心
相嘉植之蕃育兮超獨於此而沉吟孰鄙薄而能亨兮
孰㢘厚而不昌貽孫子以顯隆兮信天道之有常雨露
之所濡兮日夜之所息木欣欣其長茂兮澤洋洋其焉
[012-14b]
極薦瓊枝與玉英兮耿予懐其未申披繪圖以泛覽兮
聊抒意於斯文
   雪中散牧圖賦應制
繄乾坤之育物實五緯之降精紛牛羊之異類均委命
而賦形彼蠢蠢其何知豈智力之足營惟順時以恵養
庶飲齕而全生爾乃嵗律窮時序更北風厲𤣥雲興綿
萬里其晻曖同一氣之嚴凝俄淅瀝而霰集委珠㻗之
先零已而宻雪飛繁霙墜瑞葉布瓊花綴粲六出以呈
[012-15a]
巧彌九霄而表瑞増鳯閣之精明烱龍樓之妍麗於斯
時也羣山失容百谷改觀猿鳥噤聲草木凍斷嗟柔毛
與大武一圏局而拘絆幸晨光之熹㣲得從容以舒散
於是離䦨牢出閭閈入凌兢涉皓肆羣行而侣逐碎
連璐與叢瓘依長林之蕭蕭度平川之漫漫原物性之
能遂非得主其疇依荷軫愛之不忘斯縱適而靡違蹲
蓑笠之在背澹容與而自怡雖掩口而冐寒終有慈而
無威是以性情協諧小大和輯其角濈濈其耳濕濕既
[012-15b]
安閒而自得故肥腯而博碩是知物之蕃盛信有頼於
人力今聖天子受明命總乾綱義聲赫奕仁恩汪洋得
萬國之懽心揚列聖之耿光使林林之生息皆欣欣而
樂康然猶勞睿恩及田野命縑素俾繪畫将以置左右
適清暇眷民物之同情普施澤於天下伊昔帝舜之命
十二牧也曰食哉惟時柔逺能邇慮億兆之寒飢恐撫
循之未至由是九功叙百志遂庶績咸熈是謂極治兹
聖徳之統御欲追配於有虞既擇賢以牧民復省役以
[012-16a]
寛租當凛冽之暮景穆遐觀而逺圖意使窮閻之輩陋
巷之徒盡飽暖而安逸無凍餒而愁吁果民安兮物阜
登治效於華胥然後告成功於天地豈樂此耳目之娱
而已哉
  頌
   瑞應麒麟頌有序/
恭惟皇帝陛下備聖神文武之徳受天明命統御萬方
無間逺邇熈然泰和天心昭貺靈應迭至乃永樂十三
[012-16b]
年九月八日麻林國王復以麒麟来獻數萬里至於闕
下臣謹按瑞應記曰麒麟仁獸也必中國有聖人則出
皇上仁育宇内諸福之物所以昭徳效祥者不可殫紀
而麒麟則兩見於期嵗之間天之所以彰應於皇上者
豈偶然哉羣臣百工稽首稱賀皇上謙敬自持讓而弗
有惟太祖髙皇帝創業艱難兢兢業業日慎一日益思
所以祗順天心安養黎庶又舉前代之君矜恃祥應不
能正身修徳自致敗亂者以為鑒戒玉音宣布昭如日
[012-17a]
月在廷之臣祗服賛誦皇上敬天勤民不矜不伐雖堯
舜禹湯文武不能過也臣聞天道無息聖人之徳亦至
誠無息故足以叅天地育萬物皇上之徳至矣而猶敬
慎如此是即天地之徳天地之心也明明上帝所以眷
佑於皇上者盖愈隆愈盛矣國家有萬萬年太平之慶
羣臣兆民亦永有頼焉臣忝職文字覩兹盛美歡戴之
情倍萬常品謹撰頌詩一首上進頌曰
赫赫明明上帝之命命于天子萬邦是理維此萬邦靡
[012-17b]
不来王無有逺邇維皇之治皇有大徳肫肫其仁恵養
下民以對上天下民有言曰我父母育我童幼暨于黄
耉我寒我飢衣之食之嗟我民庶樂此熈熈上帝鑒觀
皇徳之厚爰發其祥顯天之佑其祥伊何是生麒麟昭
昭維靈式安且馴凡物有生弗踐弗履既合於仁亦協
於義有隆其聲黄鍾大吕麒麟在原民歌且舞天開日
月来獻于京鼓舞懽呼麒麟在廷羣臣上言嘉祥来格
維物之祥實昭皇徳皇帝曰嘻維命靡常維敬厥祥天
[012-18a]
是用昌昔我太祖靈承于旅既艱既勤闢此土宇傳祚
在予予敬用承維祥之来豈敢或矜在昔之君有土有
人恃祥弗敬用墜厥命凡爾百僚維徳是輔以事上帝
紹我太祖臣拜稽首大哉皇仁如天之行如日之升臣
拜稽首一哉皇心上帝是歆太祖是臨天命純固皇帝
在御彌億萬年永作民主敬事于天皇子皇孫萬世其

   瑞應白烏頌有序/
[012-18b]
臣維聖人有大徳克享天心則天必發祥效禎以彰厥
美古昔帝王為治諸福之物畢至於前者天所以彰之
也載諸簡冊昭昭可見恭惟皇帝陛下統承大寳聖徳
之盛格于皇天天之降祥如嘉禾瑞麥騶虞𤣥兔之類
盖屢見矣然猶以為未足而白烏二復見於海陽海陽
之民獻之闕下毛色純素皎如玉雪真希有之瑞物也
臣嘗聞之天子孝於親敬於宗廟則白烏至陛下仰祀
宗廟極其嚴恭奉養長樂極其誠敬明明上天實鑒于
[012-19a]
此白烏之来盖天彰陛下之徳而為國家萬萬年太平
之徵宜有頌詩以垂示永久臣謹拜手稽首而獻頌曰
有靈者烏生于海陽厥生伊何維天降祥竒質匪𤣥皎
然純白少皥之精實皎其色何以比之冰玉其凝又如
雪霜流彩含英皓鶴奪鮮白鷴失素夫豈偶然上天眷
顧邈彼嶺南来獻于京天髙日晶祥光滿廷金門洞開
六龍在御百僚懽呼曰此竒遇維聖天子聖徳如天長
樂是愉宗廟用䖍祖考在天来格来享以天下養莫不
[012-19b]
怡懌維皇大徳克享天心白烏之来天命是臨天命是
臨太平悠久皇圖萬年天子萬夀臣拜稽首獻此頌言
薦之清廟萬世其傳
   芝頌有序/
禮部尚書毘陵胡公於廨署之南作小軒以為思政之
所凡公之佐天子舉禮樂以施政教則必思其宜於此
而後行之天下公忠信明達君子也其精神感而和氣
應之盖有不期然而然者宣徳八年九月軒之中甃甓
[012-20a]
隠起發而視之有芝生焉其色純白如刻玉如截肪輪
囷敷暢鮮潤華好公卿大夫来觀皆以為瑞而賛詠之
夫芝之瑞始於漢重於唐至宋而極盛盖謂和氣薰蒸
之所成非人力能為也然彼宫殿門廡之所産者國之
瑞也生於士大夫家倚廬齋閣之中者家之瑞也今皆
不然惟於公思政之所見之盖公盡心於其職故天以
是彰厥美則兹瑞為公精誠之應無疑也然竊思之公
之所任大矣其應亦有大者焉此特其兆也禮曰樂者
[012-20b]
天地之和禮者天地之序又曰禮樂極乎天蟠乎地行
乎隂陽通乎鬼神此豈細務哉今上有聖明之君而下
得公之賢以為臣厚禮樂之本逹禮樂之用及其至也
天地安其位日月著其明四時寒暑順其序明而為人
幽而為鬼神流而為川峙而為山精而為百榖粗而為
草木鳥獸一皆遂其性無毫髮爽焉至和之氣充周于
六合之間則廿露醴泉器車馬圖龜龍麟鳯諸福之物
靡不畢至而國之大瑞備矣故曰此特其兆也有其兆
[012-21a]
而賛詠之思迓續其大者云耳蒸民之詩尹吉甫送仲
山甫也而序者以為美宣王盖能任賢使修其職宣王
之美見矣今公之有此皆上委任之所致則諸公之賛
詠雖以美公而亦以美朝廷也作芝頌
春官名卿禮樂宗兹誰任者毘陵公美哉新署鬱穹崇
華軒結搆居南東聖明在上眷遇隆懐清履直持敬恭
孜孜夙夜亮天工施諸政教審厥衷精神孚暢靡不通
靈芝煌煌産其中至和絪緼之所鍾殊姿宻理鮮且重
[012-21b]
刻脂鏤玉紛𤧚瓏叅成樊桃差可從瑶英紫脱徒芃芃
嘉生本自造化功滋殖豈與凡卉同知公秉徳久愈充
輔翼帝道宣皇風上追䕫夷躡髙蹤體信達順更豐融
四靈畢至百福隆君明臣良格昊穹頌歌繼作聲渢渢
鴻名赫奕垂無窮
  表
   賀夀星表
伏以聖主臨北京大徳普沾於率土夀星現南極嘉祥
[012-22a]
式應於昌時逺邇具瞻臣民交慶恭惟皇帝陛下剛健
中正文武聖神同日月之明凡物畢歸於臨照如天地
之大有生悉頼於甄陶純然羲黄堯舜之仁允矣雍熈
泰和之治故靈物屢臻於顯應而上帝猶切於眷懐星
象垂禎粲珠躔而在丙天心悦鑒昭寳命以常新榮光
朗耀於九霄瑞彩増華於萬象赤黄而大煥玉燭以流
輝明潤有融烱金精而洞映當恭已正南之位彰聖躬
在上之祥萬年福夀之隆長萬世基圖之鞏固賢才効
[012-22b]
用仰鳶飛魚躍之天耆庶樂康囿春育海涵之内太平
悠久宗社奠安臣等叨沐恩榮恭逢上瑞瞻龍顔而俯
地同殫葵藿之誠頌聖夀以齊天長作神人之主敬伸
三祝永肩一心
   賀麒麟表
伏以聖人在位開一統太平之基大徳奉天致諸福禎
祥之獻煥榮光於海嶽溢喜氣於臣工欽惟皇帝陛下
聰明睿智文武聖神光被八紘如日月之臨照仁加庶
[012-23a]
類同天地之生成禮備樂和家給人足治道超越於隆
古天心悦鑒於當今故於北京宫殿之興已有上瑞頻
繁之應式表萬年之景運爰昭百世之宏圖然至和尤
積於兩間故靈物又呈於九譯麒麟仁厚超百獸而首
四靈天驥健行能一日而致千里昭然麕身馬蹄之異
美哉龍文虎脊之良黒質白章挺嘉生之福禄雄姿勁
氣偉問出之狻猊重以駝鷄兼致文豹逺踰鯨海見蕃
國之歸心逈立龍墀藹卿雲之垂彩凡此嘉祥之畢集
[012-23b]
實由仁化之𢎞孚衍宗社鴻慶於無窮錫仁庶湛恩而
有永臣等恭瞻盛事深切懽心敬俯地而三呼莫盡賛
揚之悃祝齊天之萬夀同殫葵藿之誠
   進實録表
臣聞自昔帝王有大徳以及於萬民則必有信史以傳
於千古是故堯舜之道載諸典謨文武之政布在方冊
漢唐而下皆有成書欽惟宣宗尊諡章皇帝剛健中正
廣大髙明纉祖宗之鴻圖隆慈聖之至養修六府而備
[012-24a]
三事親九族以和萬邦好生之徳允洽於民心存物之
仁實協乎天道有戡暴除亂之武有經天緯地之文聲
教宣昭禮樂明備華夏蠻貊罔不率俾山川鬼神莫不
底寧大畧雄才豐功偉烈輝映前代儀範後来奄龍御
之上升切臣民之哀慕恭惟皇帝陛下聰明睿智文武
聖神尊祖敬宗繼志述事上念先皇之徳業必著簡冊
以流傳爰勅儒臣纂修實録啓蘭臺之所載紬金匱之
所藏徵諸官府之文書叅以耳目之聞見大經大法備
[012-24b]
究於精㣲善政善教致詳於本末言足為訓雖簡必書
事之可師雖繁必録造化生成之妙固莫罄於名言日
月照臨之明亦豈容於繪畫至若臣下之附載勉盡是
非之至公恭成宣宗章皇帝實録一百十五巻寳訓十
二巻及目録凡例合一百二十九冊謹繕寫上進臣等
愧膚淺之無庸屬編摩之甫就傳于来世丕昭道徳之
光率是嘉猷茂衍太平之慶
   賀新殿成表
[012-25a]
伏以北京建極開萬方㑹同之都南靣嚮明受一統華
夷之貢宜規模之𢎞逺聳遐邇之觀瞻率土騰歡普天
稱慶恭惟皇帝陛下剛健中正睿智聰明丕承列聖熈
景運於太平茂育羣生暢淳風之清穆惟尊祖敬宗之
大在繼志述事之能顧朝廷當備於崇嚴而宫殿必資
於營搆祗循舊典式闡鴻猷兆姓子来咸自樂以効其
用庶邦星拱皆不勞而觀厥成巍巍麗紫㣲之髙翼翼
表宸居之壮續靈臺之賛詠誠儷美於周文紹總章之
[012-25b]
達聰實比隆於虞舜仁恩溥博徳化宣昭廣宅中圖治
之模恢保大定功之備本支繁衍宗社奠安臣等欣遇
盛時恭陳善頌仰皇明於八表如日之升祝聖夀於萬
年與天同久
  詩
   瑞應甘露詩有序/
臣聞聖人之徳配天地則天地之心欣合無間故必凝
英萃和以昭其盛若黄帝之甘露虞舜之卿雲是也恭
[012-26a]
惟皇帝陛下以至誠之徳統承太祖髙皇帝基緒繼述
之孝不忘乎心遵用舊章未嘗改作徳化所及罔不愛
戴故自天地之所覆載日月之所照臨無有逺邇熈然
㤗和動植之物亦各生遂而太祖髙皇帝之盛徳大業
愈益光明是以天發其祥地闡其珍景星慶雲醴泉甘
露嘉禾瑞麥麒麟騶虞諸福之物駢臻沓至此臣等之
所親見天下之所共知也而聖心惓惓益勤不懈乃永
樂十七年十一月缺/日甘露復降於孝陵凡四日松栢
[012-26b]
之上凝為玉脂融為瓊液粲若垂珠聨若編貝臣民聚
觀鼓舞懽抃咸以為甘露之降不于其他而于孝陵者
盖聖孝所致也於是皇太子命採取馳獻于北京皇上
祗薦宗廟頒賜百官芳香之氣旁逹左右甘美之味莫
可擬倫誠天地之精英聖明之上瑞所以彰皇上之大
徳為天地之所悦鑒景命之隆長太平之悠久歴千萬
世而益盛也昔虞舜有卿雲之祥百工相和而歌之萬
世之下因是想見帝舜之徳使人起敬起慕今聖徳之
[012-27a]
大實同天地甘露之瑞不減慶雲是宜有紀也臣愚不
自揆輙形之聲詩以繼虞廷之歌垂之萬世使知聖徳
格天之盛巍然煥然如此臣等誠懽誠忭稽首拜手謹
言甘露昭聖孝也
有瑞甘露其集瀼瀼被于長松孝陵之岡如珠之英如
瓊之漿於粲其光承彼朝陽有瑞甘露其融湜湜亦被
于栢孝陵之側如肪斯白如玉斯潔其馨有烈敷暢旁
達維彼露兮天乳之滋維此受兮上帝之貽皇有大徳
[012-27b]
神人具依集此大瑞福禄攸宜皇徳之大實配于天永
言孝思太祖是憲懿彼舊章于嗣于宣夙夜敬恭穆穆
乾乾維太祖肇邦皇以廣之維太祖受命皇以康之顯
顯大猷萬方仰之巍巍成功無以尚之上帝太祖樂此
徳馨屢開厥祥甘露斯零甘露斯零維帝命是膺維太
祖是承皇祚以攸寧乃取乃獻皇太子之恭乃賜乃頒
以洽于臣工匪飴匪酮既甘既融靈液攸降物莫與同
臣拜稽首天子萬年以臨下民以對上天維禎維祥繼
[012-28a]
繼綿綿聖子神孫萬世之傳
   後樂堂詩有序/
古之君子得志則澤加於民不以位為已樂也盖天之
生斯民也寒者欲衣飢者欲食勞苦者欲得其安抑鬱
者欲得其平不有以任之則民惡能遂哉於是有大賢
生乎其間而君人者因得與之共天位治天民而民之
欲遂矣夫大賢者固與斯民同類也天特賦之以出類
之資俾人君用之以治夫同類之民推是心也則民之
[012-28b]
戚憂其有不闗於已者乎是故居其位則與斯民同其
憂民皆樂也然後與之同其樂非已之樂也盖樂民之
樂焉耳夫如是則不違夫天而亦不負乎君矣然則有
視民之戚憂若不與於已而肆然自樂乎其位者不謂
之違天負君其可乎伊尹相湯以王天下視天下之人
有一不得其所其心愧耻若撻于市尹之於民如此曷
嘗以位為樂哉必天下之人舉無失所然後其心樂焉
不然則終不樂也不違乎天不負乎君非居位之賢之
[012-29a]
所當法歟宋范文正公嘗言士當先天下之憂而憂後
天下之樂而樂誠能先其憂而憂以圖之則民将無所
憂民無所憂而樂矣然後已亦樂其樂盖樂民之樂也
今户部尚書兼詹事府詹事東萊黄公祗事列聖五十
年許國之心老而彌篤其志盖與文正同取其語名堂
曰後樂之堂當天下太平兆民樂業而聖仁在上尤惓
惓以安民為心公之所謂後樂者盖欲體上之仁而措
之天下使天下之人皆大享其樂而後已亦樂焉此其
[012-29b]
志無愧於文正無愧於伊尹而亦不違乎天不負乎君
矣直備員少列得從公之後嘉公之志而樂為公賦之
公之徳業在朝廷而尤著於南鄙盖表然在人耳目當
自有史書之此不著詩曰
惟天生民有欲在衷欲而不遂其心忡忡乃生大賢實
與同類受任乎君寒衣飢食勞者使安鬱者使舒熈然
其間其樂于于民既樂矣已亦克樂於君不違於天亦
若昔有伊尹篤志于民一夫不獲愧集其身迨宋文正
[012-30a]
惟尹之似先憂後樂不忝其位後累百年天復生公克
秉忠誠一其初終祗事三聖暨今天子兆民既安無間
逺邇惟皇聖仁視民如傷恵綏撫摩其澤汪洋公曰地
官實惟臣職以安以養臣敢不飭夙夜敬恭以暢皇仁
敷而逹之其心肫肫富貴崇髙公則兼有公不自樂惟
民是阜民生孔阜悉恬以嬉惟公之心庶亦用怡嗟嗟
上天生此兆庶惟君主之惟賢是輔樂先乎民而後其
躬惟天惟君福禄来降公之徳業有偉其傑國則有史
[012-30b]
兹匪克列公志所存既篤既淳黄髮番番為國元臣我
作此詩亦非用説尚究厥成以嫓徃哲
  引
   賜遊西苑詩引
西苑之遊上賜也同遊者凡十五人賦者七人而已所
以頌上之徳而鳴國家之盛也其初皆有序然大意皆
同而莫詳於少傅西昌楊公之作故特録之而畧其餘
夫君子之仕莫難於逢時尤莫難於得君諸公備文武
[012-31a]
之才而當太平盛際明良相得治具畢張䝉恩禮之厚
鍚燕遊之樂宜也臣直何人亦忝與焉信所謂非常之
幸矣臣嘗讀周詩而考其盛衰之故盖在乎上下之交
與否也是故君以鹿鳴諸詩燕其臣臣受賜者則歌天
保以答其君豈徒然燕樂云乎哉盖期望頌禱之意寓
焉上下之情通而政教成此武王之所以盛也及其後
也至於盡瘁以仕寧莫我有下之情不能通乎上上之
澤不能及乎下上下不交則安得不衰且亂邪今聖仁
[012-31b]
逮下如此不異於周之盛世而諸公之報上者将日進
月盛顧臣之愚誠不免於伐檀之譏然豈敢忘大賜哉
詩曰
天子萬夀此臣之拜稽而祝也又曰夙夜匪懈以事一
人臣尤當勉焉庶㡬少報萬一云耳公事之暇盡録諸
詩而謹藏之非為誇也所以示不忘也且為之引以發
其意使覽者得詳焉詩之進獻則遊之明日録以成巻
乃明年之五月五日也
[012-32a]
   陳氏孝思圖引
陳氏世以儒為業其學優而仕者前後相望表然衣冠
之族也洪武中仲述先生為名御史自言少時嘗見先
世遺像皆朝衣朝冠兵亂失之乃命弟仲亨求善畫者
以髙曽祖考繪為圖嵗時行禮得瞻仰而興慕焉因名
曰孝思圖二先生之心豈徒以著前人之美哉亦将以
勉後繼也自古受姓命氏皆有爵者之子孫祖宗之徳
非不盛矣而其後浸㣲者盖由不接於見聞而不知所
[012-32b]
以繼也欒郤胥原皆晉卿之家其先之功烈固已赫然
顯矣然當晉之猶競也而其子孫以降在皂𨽻豈非忘
其先人之善而輕用其身是以至於此也乎夫爵之在
人者固可貴要必以得於天者為之本修其得於天者
然後能有得於人陳氏在元以前多顯者世久而益盛
自兹圖視之又已四代矣數十年来御史公之子仲亨
先生之子若孫州判公之曽孫相繼而仕者又六七人
其所事者詩書而已詩書者世業也世業不廢則世徳
[012-33a]
不墜而世禄有已哉陳氏子孫觀是圖者油然興其孝
敬之心而益思所以繼使後之繪者累累至十百而未
已焉豈惟陳氏之美觀哉亦鄉邑之榮也直陳氏之彌
甥也相愛之至而相期之逺故題其説以致意云
   東里先生翰墨巻引
楊氏與予王氏世有連不特斯文之契也予竊禄翰林
從先生者三十七年䝉教益多矣予之事先生負恃親
愛於凡所當言者盡言不諱則有之非理而誶語則奚
[012-33b]
敢後予去翰林或謂出先生意盖言語以為階豈旁觀
側聽者固能知其情邪而予實不自知也今以先生平
日所與書翰装潢成巻其出院後凡所委令皆有手簡
亦以類相從觀者於此可以知其愛厚之意徃事之然
否不足計也惟賀皇上御新殿冊中宫二表皆有手簡
命予屬草藁今檢尋未獲俟他日得之續附焉
  題䟦
   題雪崖金先生墓文後
[012-34a]
君子之於道貴乎有諸已而已有諸已而以及於人此
其所樂也予觀雪崖金先生其所謂有諸已者歟先生
學聖賢之道守之固而行之篤其於文章必據於理與
人交必盡其誠善惡好惡如黒白東西無所茍至於為
義尤奮然勇決有無難易不顧也盖其平生以古人自
期殆信然也哉其為臨江府學訓𨗳也樂以聖賢之學
為諸生講説孝弟忠信禮義亷耻未嘗一日去於口忘
於心嘗曰人之有文藻者不足貴惟行不愧於古人乃
[012-34b]
可貴其為言如此則其所存所教者可徵矣惜乎先生
未及髙夀而沒其所教者不能逺也雖然先行而後文
者聖門教人之法而先生所依以為教者也先文後行
且不可況徒以文詞為事者乎又況文詞之不務者乎
予於此而深歎夫學者之能如先生少也又因以悲夫
願學者之不幸也先生沒後二十四年其令子幼孜為
右春坊右諭徳兼翰林侍講以其家學受知聖天子推
恩贈先生為右春坊右諭徳古所謂位不稱徳者必有
[012-35a]
後福先生之謂也翰林學士胡公為其墓文以昭寵榮
表懿行予讀之竊仰慕焉然而不可見也故題其後以
致予私云
   題顔氏三節婦傳後
右顔氏三節婦傳翰林檢討張先生伯頴撰載節婦死
事甚詳嗚呼誠可謂偉烈者矣予於此而有感也古之
王者其徳積於身充於家而達於邦國故當時被其化
者雖婦人女子皆明義守節卓然有不可奪之志觀於
[012-35b]
詩之二南可見矣後世風俗之厚薄亦視其教化之淺
深非可以茍焉者也夫婦之義天地造端茍禮法不修
則彛倫攸斁上之所施下之所效其平居逸處不知有
别者多矣況於喪亂之際乎或當時士大夫家詩書傳
習之久確然不為所易然亦鮮矣有如顔氏三節婦者
豈不誠可尚哉嗚呼天下之人固有道之以正而不從
者矣況可以滛僻道之哉此予所以有感也善化教諭
敬守節婦蕭之子也示予以此傳故題予之所感者如
[012-36a]
此以深見節婦之賢也
   題文信國公墨蹟後
右信國文公墨蹟二紙其族孫紹節所藏也當公至汀
時閩地多陷宋運已去公死國之心已定矣故其與制
使書有與老母相見即從先帝游之語及繫燕獄可謂
窮矣而從容以文章自娱畧無慘怛悔懼之意故其詩
有黄土一丘隨處是故鄉歸骨任蹉跎之句誠所謂處
困而亨致命遂志之君子也而郡人王鼎翁乃為文生
[012-36b]
祭之惟恐其不死鼎翁盖欲成人之美惜其不見此也
使得見此則其文不作矣而惑者謂公之死節乃鼎翁
成之是豈為知公者哉因觀此表而書焉以解愚者之

   恭題少師蹇公所藏仁宗皇帝御製詩後
永樂之初仁宗皇帝在東宫今少師吏部尚書蹇公兼
詹事府詹事職輔𨗳公宏才碩徳夙夜盡心知無不言
言無不用及太宗皇帝幸北京仁宗皇帝監國當時受
[012-37a]
寄而託重者非一人公實為之首聖徳之進修善政之
逮下匡弼賛助之功為多古所謂鹽梅麯蘖舟楫霖雨
之喻不是過矣及先尚書卒公以憂去詔不許俾奔䘮
而即来誠以公不可一日去左右也是詩盖仁宗皇帝
贈行之作言詞温厚恩意篤至君臣上下一心一徳於
斯可見豈特奎畫之精妙而已哉今鼎湖之駕逺矣而
詩獨存仰而望之天容日華煥然在目所以寄千載之
哀思而啓其報徳之心於無窮寧不在兹乎是盖公惓
[012-37b]
惓之意也為公之子孫其尚敬念之哉
   題楊少傅陳情副本後
初太宗皇帝廵幸北京仁宗皇帝為皇太子監國慎簡
忠賢以職輔𨗳今少傅兵部尚書兼華盖殿大學士楊
士竒時為左春坊左諭徳兼翰林侍講其一也臣士竒
秉心誠篤操行淳正其孜孜缺/ 者為上為徳為下為
民未嘗有毫髮私二聖深加眷倚其所陳情盖以親故
而為是不得已之舉仁宗皇帝憫焉親灑宸翰免京為
[012-38a]
民併永昌戍役皆免之永昌戍役非臣士竒所敢言盖
上之特恩此所謂天地之大曲成萬物者也京既得守
墳墓安於田里而完其骨肉思之惓惓不敢忘今年来
省士竒於北京求録當時陳情副本及仁宗皇帝御批
将子孫寳之以寄其遐思既而以示臣直俾識一言臣
觀自古君臣相得如仁宗皇帝於臣士竒所謂千載之
遇也然所以得者誠篤淳正而已皆學以致之臣士竒
以此事上而報知遇之厚故京得以䝉其休由是而思
[012-38b]
則京之子孫将欲圖報於上其惟勉於學哉凡今𨽻戎
伍者必與其子孫相為無窮京之子孫既䝉無窮之休
其所以為報者尚亦勉繼於無窮可也臣直之先臣嘗
仕于朝以㣲譴謫舒州其後起謫籍為郡守而終仁宗
皇帝即位詔有司凡若此者皆除其籍臣之䝉幸盖與
京同臣既以勉京之子孫而亦以自勉者勉臣子若孫
使皆敬念之勿忘也
   題赤壁圖後
[012-39a]
東坡先生謫黄州以李定輩之譛也赤壁二賦其用意
邃矣當曹操欲東下時視吳已若無有而卒僨於赤壁
今江山猶在而操已影滅跡絶然則英雄如操者果何
足道況李定輩邪先生雖為所困然胸次悠然無適而
非樂其缺/ 直節自足以照映千古不特文章之美也
而定輩皆已潰敗臭腐而無餘矣先生嘗憤操害孔北
海謂北海如龍而操如鬼予於定輩亦云
   題惟孝先生所刻踐祚篇後
[012-39b]
右武王踐祚篇黄太史書吾邑彭惟孝先生刻置求志
堂中經亂石廢摹本亦不可得三百年来先生諸孫監
察御史百鍊始得此本而寳之昔蘇文忠公嘗謂典謨
訓誥以後惟有此書而歎莫有傳者由是太史書之而
先生刻焉先生豈偶然哉孔子曰君子修已以敬以至
於安人安百姓皆敬之效也丹書之戒豈特可以告武
王而已凡士君子皆當勉焉器物有銘其用心也宻矣
以武王之聖尚如此則其下可知嗚呼予於此有以見
[012-40a]
先生所求之志矣而先生終不遇也惜哉
   題少傅楊公贈善學兄五言詩後
善學先生直之從兄也舉賢良得髙要縣丞少傅兵部
尚書兼華盖殿大學士楊公作五言詩一首以贈行先
生既装潢成軸而俾直識一言盖楊王二氏有婚姻之
好不特斯文之誼觀詩所叙已三世矣自公而上不論
也故其情意藹然見於言辭之表其篇末所謂安嫠惸
保忠貞則公所望於先生者夫朝廷之命有司以安民
[012-40b]
而已嫠惸民之至窮仕者所易忽也故君子為政必先
於此世之為有司而能知此者鮮矣質之强者徃徃急
於欲視民如狼将羊於其安否不計也弱者則望塵而
拜伏順風而奔趨惟有勢者之從而撓乎民茍不盡如
其志則笞箠隨之其身且不能保何能為民計哉惟學
道之君子忠以治國正以持已乃能酌其本末而施其
所宜然亦難矣今公以此期望於先生此公之盛心而
先生之所宜務也祖宗以来讀書而仕自侍從以至於
[012-41a]
府州縣無不有也其持已之正體國之忠皆家教所素
聞者惟先生加意焉則不負於國家不忝於祖宗不辱
於公之贈言而直有榮耀矣故書此於下方云
   恭題梁氏所藏仁宗皇帝賜詩後
右重陽久至日二詩賜翰林侍讀梁潜者皆仁宗皇帝
御製永樂十五年太宗皇帝復廵幸北京仁宗皇帝在
東宫監國今少傅兵部尚書兼華盖殿大學士臣楊士
竒時為翰林學士兼左春坊左諭徳臣潜亦兼右春坊
[012-41b]
賛善皆留輔𨗳仁宗皇帝緝熈聖學道徳日新而又篤
意文事臣潜忠亮清謹學問該博而文詞雅正其言多
契於上心上深重焉二詩盖是年所賜者皆上所自書
觀詩之所謂則知潜之所以受賜者非茍然也其後臣
潜坐累赴北京以卒而諸子不在側於是二詩皆失之
雲漢之章奎璧之文必有所麗終不淪晦然梁氏之子
孫與凡知梁氏者皆深惜焉今年臣潜之子楘㑹試来
北京記憶聖製求吏部郎中程雲南繕寫成巻俾直識
[012-42a]
一言臣聞孔子作春秋以寓王法百世之下不必親見
其書凡經之所予者莫不以為榮今宸翰雖逸而睿詞
具在所以寵榮梁氏而賁飾之者豈有窮哉梁氏之子
孫尚永保之
   題衛生易簡方後
醫者仁道也盖始於神農黄帝其後扁鵲華佗之流皆
神於其術然世之君子欲博施濟衆者未嘗不用心焉
故以伊尹之聖而論湯液陸宣公許學士皆著方書以
[012-42b]
傳若此者非一也其仁之及於人可以數計哉天地之
生人仁也然不能使之全其生故聖賢為醫學以濟夭
死所以成天地之仁而為人司命也此其心盖與天地
流通矣而可以為藝小之邪禮部尚書毘陵胡公初使
於四方公事之暇輯諸醫方之有騐者凡十二巻名之
曰衛生易簡方既表獻於太宗皇帝将復鋟梓以恵天
下公之心盖伊尹陸宣公許學士之心也昔之君子有
自明其志者曰達則為良相不達則為良醫二者皆得
[012-43a]
以施其博濟之仁今公有是書傳於人人之受恵多矣
而又佐天子任禮樂之事推以節民心和民聲充而至
於賛天地育萬物然後為功之成此仁者之所能而達
者之所為也豈特醫乎哉故因觀是書而識於後云
   題汪景房沈籍事後
予讀元翰林修撰張子長所書汪君景房事又識景房
之裔孫秉心而信仁人之澤之逺也盖仁者天之道也
君子以仁存心斯無愧於天則天之佑之有窮哉當錢
[012-43b]
氏納土時為其臣者孰無去就利害之思得早入朝以
自託幸矣況奉圖籍納土之臣其階於榮顯可必也景
房獨存愛人之心不忍其復困於重賦遂去其籍寧自
棄於貧賤而使十二州之人得輕税之利其心之仁如
此豈非天之所佑哉宜子孫之久而盛也古者十一而
税軍國之用量入為出而上下皆足後世費用無經故
徃徃加税加税而又不足則暴征横斂以繼之民困無
聊於是卒亂以亡書曰民為邦本本固邦寧果能節用
[012-44a]
而愛人則豈有亂與亡哉錢氏賦重民困有亡之道雖
不納土勢亦不長其自歸於宋也乃天哀其人不使重
困於兵革而錢氏因以成歸徳之名盖幸也浙之輕税
雖成於王方贄然使其故籍尚存方贄亦莫如之何自
是以来民享其樂利百三四十年髙宗立國於此民心
戴之又百五十年而後亡盖由祖宗徳澤在人而此乃
其大者也推本而論之景房之功豈細哉子孫之久而
盛盖宜也於戲後之仕者有欲為宇文融皇甫鏄之徒
[012-44b]
其尚監於兹哉
   題方御史所藏顔魯公坐右帖真蹟
禮國之大防也國家不振則禮必先壊然下陵上替而
至於大亂唐室當亂之後而猶僣踰如此魯公之書所
以扶世道也豈為區區坐次哉況其書法謹嚴固當百
世寳之也
 
 抑菴文集巻十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