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環谷集 > 環谷集 卷五


[005-1a]
欽定四庫全書
 環谷集巻五
            元 汪克寛 撰
 記
  重建祁門縣儒學記
祁門為新安屬邑山竒而峭水清而駛氓俗質朴承平
之世比屋絃歌擢倫魁而秉鈞衡者往往有之學宫在
邑治之西地勢蜿蜒平岡衍迤旗山左矗筆峰前聳實
[005-1b]
稱神棲壬辰之變蘄兵蹂躪鞠為茂草邑之遺黎存者
百二三大軍恢復後莅民者爬梳剔抉未遑也嵗昭陽
單閼夏四月魏郡鍾侯以廉明剸治之才遷宰是邑訪
求遺址俛仰瞻顧喟然曰學校風化之本而廢蕪弗治
其何以承宣而布維新之敎乎乃剪翳闢基鳩工庀材
是秋八月鼎建禮殿侯規畫有度民歡趨之苐以凋瘵
之久慮疲吾民且曰徐之勿亟也明年次第創東西兩
廡大起三門蕃以靈星繚以周垣肖先聖暨四國公像
[005-2a]
繪十哲百五賢而舍采焉又明年復建加號制書碑亭
及明倫堂齋廬井庖湢之舍百爾具備凡為屋三十有
八楹甍甋翬飛丹髹炫爛察祭器之匿於民家者詰而
復之缺者補之勸奬邑民助田三十五畆一角一步半
嵗入之租三百五十一秤半以供春秋祀事旦望舍采
之費集邑氓之頴異者禮聘名儒而訓廸之縣丞清江
吴君主簿金陵宣君克賛其成邑之人士樂侯之興文
敎以陶吾民也廼謀於邑文學李績訓導蔣維楨而合
[005-2b]
辭徴余言以記於石余惟先聖之道位天地植綱常亘
萬古而無斁上之所以敎下之所以學惟是而已其遊
息在于庠序學塾之間其度數寓乎簠簋籩豆鐘鼓管
絃之器其文字則存乎易書詩三禮之所紀載故為之
官師以聚天下之俊秀期㑹辨説絃誦歌舞使之深知
其意以徼成已成物之功秦毁學宫燔典籍坑儒生廢
綱常之道而遂無以立國蘄兵之暴視秦為甚然綱常
之理具於人心者未嘗冺也矧兹邑宻邇朱夫子之闕
[005-3a]
里今得賢大夫為之師帥吾黨之士宜日相與朂其子
若弟講劘綱常之道以淑諸身小則足以作式而善俗
大則推其用施於天下國家庶無負賢大夫之志而亦
無忝乎生於朱夫子父母之邦矣侯名友諒字明徳聰
敏通濟執法不阿其始至也薙蓬藋開市井招逋逃墾
荒田捕餘醜之梗化者審理寃抑覈實田土招其賦役
故民服其敎吏畏其明美績彰彰在人耳目而又剏公
署作三皇廟築社稷壇起譙樓飭郵傳邑之復興實自
[005-3b]
侯始暇則閲經史詠詩歌其為政盖有本云
  梅烈侯祠記至正甲辰/
豪傑之士生於其鄉厯千百世而鄉之人思之不㤀像
而祠之是必有其故矣叔孫穆子有言曰太上有立徳
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魯鄒之祠孔孟以其徳也錢
塘之祠錢鏐以其功也濟南之祠伏生以其言也梅侯
名鋗世居新安之祁門大漢初鄱君吴芮以侯為將軍
俾率百粤之兵從髙祖伐秦入函谷闗暨天下既定以
[005-4a]
功封為烈侯食邑十萬户侯故城在邑西十里所居在
邑城之東今為洞元觀墓在城南二里今為大悟法萬
安寺舊有梅祠在寺之左至正壬辰夏燬於兵明年大
梁趙君某來宰是邑亟命重建民驩趨之為屋四楹貎
侯其中丹青黝堊照耀炳煥邑氓瞻仰廼礱石而徴余
記其槩余謂吾郡有古丘墓三唐初汪忠烈墓在歙北
之雲嵐山距今七百餘年陳初程忠壯墓在歙西之黄
墩距今八百年俱立廟墓道尸而祝之唯侯之墓自漢
[005-4b]
迨今千五百餘年而鄉之人思之久而愈篤稽諸漢史
吴芮始為鄱陽令甚得江湖間民心侯為鄱君所信任
其得民心諒矣然則民之思之不惟其功而亦以其徳
乎其繼自今治於是邑者亦如侯之得民心則安知他
日不以思侯者而祠之哉
  重建西峯大聖卓錫亭記
唐季兵革四興壤土分裂歙祁邑西鄭氏集驍徤保閭
里化光三年有異人詣鄭氏自稱五臺僧覓幽棲演化
[005-5a]
之所鄭氏言西峰上元山之杪曠衍數百步羣巘鑱天
流泉清激人踪莫至可稱禪居師乃飛錫杖卓立其間
鄭氏薙草經營即其地為卓錫亭亭之下建屋百餘楹
以處徒衆聞其事於揚州吴王賜額上元寳林禪院師
累朝錫號神惠永濟普祐禪師逮宋紹興五年山前豪
右惑隂陽家言撤院屋徙之外半里而逺亭亦毁去後
一百有二載當元元統二年秋大旱縣長令命悟法泗
洲院僧永㤗走西峯祈雨院僧義崇為言師有卓錫故
[005-5b]
址禱必應如其言邑境大霪永㤗遂謀復是亭告諸邑
長幕屬捐俸先之令義崇溥勸遐邇之嚮善者粤自是
嵗之冬十有二月庚申朔即其遺址首剏梵宫且於其
下為重屋四楹分命其徒居之以主焚修至元元年秋
大旱縣尹趙侯士元躬禱西峯旋塗甘雨驟至畎澮皆
盈即助鈔以錢計者千緡有畸畀義崇為鳩工費二年
夏四月不雨至于秋七月趙侯復禱應響如初助鈔照
前年之數三年後四月厥功告完僧祖心惟孜捐已田
[005-6a]
八畝并其先師永惠田八畝俾焚修者食其入邑善士
程道真亦捐田五畝以佐薫燎之膳且復揮金莊嚴肖
像以稱具瞻江徳清捐田一畝半助之五月甲子義崇
具本末來請記余惟古之祭法能禦大菑捍大患則祀
之以其有功烈于民也水旱疾癘之不期非神明智慧
捍禦於無形者有以相吾民民孰頼焉余聞師住世自
鄭氏之境亢旱請於師輙雨邑大旱令往禱之又雨揚
州旱三嵗並禱羣祠弗應聞歙神汪王靈貺夙彰乃命
[005-6b]
郡將陶公雅禱之期三日不雨毁厥祠其夕汪王感夢
陶公而告曰吾不能致雨西峯有大聖者曰水晶宫菩
薩常役五龍化雨不由天降盍往求之陶公遣介致請
於西峯無何揚州一雨三日若是則師之禦菑於民也
舊矣安得不屋而祀之尸而祝之究竟始造則飛錫所
稱實昉至此山之遺躅也蕭梁武帝時誌公和尚與白
鶴道人愛舒州潛山之竒絶帝令各以物識其地誌公
飛錫卓於山麓遂築室於上及今以為故實豈以西峰
[005-7a]
之為院而舍卓錫之基乎矧師之靈響唯雨最著昔景
㤗禪師卓錫於羅浮泉湧數尺迤今不竭因卓錫以為
壇則雨之應也又奚翅寳錫之泉乎由是知西峰之有
卓錫猶水木之有本源也向也蓁棘莽然今也遄復舊
觀瓊榱翠壁複叠崔嵬綺疏欄楯玲瓏嚴飾者此前日
之荒烟而暮靄也範削汚繕金壁綵繪軒葢床座精麗
華美者此前日之隕碌而苔甃也昕鍾夕鼓鯨呿鼉吼
同聲作禮稱揚賛嘆者此前日之鳴禽哢而狐兔之
[005-7b]
隐處也肇謀者永㤗而義崇是克終焉於法宜書雖然
師常告鄭氏曰貧僧三界内廓然無累豈徒住院哉是
則棟宇象設於師何有禪心空寂本無一事豈若凡夫
妄生顛倒起貪嗔癡嗣其敎者果能掃除浮念浸入浄
覺則求之吾心心則相符燈傳無盡將綿之億千萬世
而遐久矣義崇曰然即以余言勒諸石是年八月十五
日記
  重建浄菴碑記
[005-8a]
塔山菴距邑西二十里曰石門村口僧惠滿佛印大師
與丞相汪公先世甚善公㣲時藏修之所以浄菴二字
易之前有諸峰秀列下有石門對峙石礄石磴石佛石
池石瀑石岩石鼓石鼎皆其中之所有也深進六七里
曰石門寺其山水猶甲勝一方與浄菴戸籍田産合而
為一自觀化三年至於今日凡興廢有三余按浄菴碑
記厥初有僧曰圓明性善首闢蓁蕪作新梵宇鬼神受
祉黎元樂康保祚延洪率由此道迨宋紹興三年弗戒
[005-8b]
於火殘甓斷礎無孑遺者有僧曰祖謙祖禹募工興復
溥勸鄉里之向善者樂為之助曰殿曰門曰閣曰廡曰
方丈曰庖庾當元元統二年屋老不可支僧惠明惠逺
殫智畢力節縮浮費告所還往助者益衆葢正殿八楹
觀音閣八楹兩寮各十二楹門屋十二楹方丈庖湢如
舊東偏立丞相汪公夀祠塑像於其中以陳氏二先生
侑焉公嘗舘於是石墅仲容偕藤溪可大二陳先生游
於舘下究明道義以偉於世崇寧中公登第建炎間仕
[005-9a]
至檢校太傅保信軍節度使提舉臨安府洞霄宫新安
開國公食邑二千二百戸實封二千一百户卒謚忠定
公公嘗手著有表章奏議雜文數十巻中興日厯五巻
春秋大義十巻文集三傳本末為三十巻藏於菴西舘
與夀祠以傳不朽焉昔公除觀文殿大學士知洪州仲
容先生以龍溪縣尹請為之幕孫良弼先生與藤溪定
宇先生互相師友於其間惓惓仰慕先業而不懈其尊
賢尚徳之心也良弼先生割田二十畝畀僧崇徳奉守
[005-9b]
為増葺費王伯俞亦讀書於此仕至直閣有聨句云昔
年去學深山寺今日來游小石門尤不可不知其所自
明年秋七月厥工告完冬十有一月丙子僧至誠具其
事來請記余故不辭為之識其本末而并記此意以示
後觀者云是為記
  萬川家塾記
古之敎者家有塾非家有塾也二十五家為閭閭同一
巷巷首有門門側之堂謂之塾仕焉而已者敎於是焉
[005-10a]
朝夕出入恒受敎於塾而其所以為敎者皆因性誘民
而納諸至善之域禮鎔樂冶以成其徳以達其才敬敏
任恤則閭里書之孝友睦婣則族師書之士生斯時不
待捨去桑梓而有學有師其人才之盛風俗之美非後
世所能及也井田既廢閭里無學士常輕去鄉土而事
逺游行之修窳無所於考敎之者以訓詁為賢學之者
以葩藻為功非惟無以淑其人而且斲喪人之本然之
性矣近代以來濂洛諸儒先繼出吾邦紫陽夫子集厥
[005-10b]
大成揭晦㝠之日月開千載之盲聾於是六合之廣四
海之外家誦其書人攻其學而吾邦儒風之丕振俊彦
之輩出號稱東南鄒魯遐邇宗焉比年矛㦸搶攘列城
兵燹學者逃難解散非唯里閭廢學而郡邑學宫悉為
坵墟此家塾之所為作也余宗友徳懋久從余游而有
得者世居休寧之萬川慨庠序之不興而士習日靡廼
以所聞於余者居家敎授集親族閭里之子弟若干人
旦夕脩讀以自朂亦古者家塾敎民之遺意也遂名其
[005-11a]
堂曰萬川家塾請余書其額而併記之余曰人性之初
渾然純粹無間古今果能養正以希聖功則成已成物
厥效難量豈特無負於余而實有光於紫陽夫子之闕
里矣尚勉之哉
  志學齋記
聖人之道淡而寡味然辟之菽粟之在天下不可一日
而舍也舍是則無以有成也世之人有志於聖人之道
者葢夥矣然未之或知訹於小藝惑於旁蹊則是志之
[005-11b]
未立也志茍立矣朝勤而暮輟一暴而十寒則是志之
未誠也志茍誠矣覽之未博習之未熟未聞其所未知
未勉其所未行則是志之未篤也必也求之方䇿誦而
復焉思而繹焉凡理之所當然者必法乎先哲而反諸
身本無往而不至也然後出其餘以肆力於為文推其
用以顯於時則可謂充其志而於學乃克有成矣海寧
任生元年近弱冠而請學於余氣清而質淳既而以平
日講劘之書與之讀之以余之所聞於大人先生者與
[005-12a]
之言之喜其有孳孳未已之意而果有志於學也又明
年請名其書室余嘆曰書室之名不必他求也志於學
而思弗懈其進詎可量乎客有詰余者曰十五志學東
魯聖師之能事也曾謂初學者而可語是乎噫人皆可
以為堯舜塗人可以為禹矧聖師斯語實為後進矩範
俾由階而升堂沿流而達海葢猶射者之求的行者之
求返於其室也寧令自暴自棄而勿以是為凖則乎余
早蒙父師之訓頗知嚮方長而考徳問業於鄉校既壯
[005-12b]
而游於四方乃徐有得而不自知其至猶未也余又安
得不為生朂之諄諄以誨之哉客曰以俟之而蘄生之
速成也既以告於生遂書為記
  邑東平政橋記
為政必務知要知要則所施者寡而所濟者衆或不知
其要而以私恩小利悦其民則心勞無窮而力有不贍
烏得人人而蒙其惠哉柔兆敦牂之嵗夏四月宜陽余
侯來尹祁門值縣屢經兵燹百廢未興邑東平政橋舊
[005-13a]
為石十有七髙不尋丈嵗久石頺潰存者不及三
之一石梁毁折存者七之二每架木以補其缺春夏當
潢潦稽天奔湍怒迅操渡舟者稍失便卒致沒溺民甚
病之侯惻然興懐召邑之耆老諭之曰橋之廢可復興
乎僉對曰邑遭時變石工無存他山之石微良工莫能
致侯笑曰有是哉若曹之弗通其變也明年訪歙邑石
工之良者得十餘人㑹度其費工以日計者若干米以
食計者若干首捐祿米為之倡集邑之好義者隨所助
[005-13b]
相地勢之宜躬為之規舊石咸十有二増髙一仞有
半釃水為六道横以巨檆縱列株樟叠石平甃其上左
右欄杆以防其危於是東西行旅之出於塗不翅履虹
霓而步霄漢莫不唶唶稱美匪惟祁民免病涉之憂而
遐邇之人被侯徳於無窮矣復剏亭於橋東肖普陀大
士設茗飲以甦道渴經始於丁未八月落成於戊申三
月邑耆老謁余請曰橋之建不可無記先生起家科第
能文辭二政於下邑且與侯同居江西交誼尤篤願有
[005-14a]
述焉余惟余侯之為政知要而濟物之功甚博徳之及
人葢倍蓰於編竹橋而渡蟻者於法宜書侯名寳字鈞
玉慈祥愷悌正大公平其治祁也明而能斷寛而能惠
招徠流離俾墾荒土諭民以理簡其獄訟稽物力之豐
嗇以均賦役故有所興作民樂從之甫三期建鐘樓廣
公署新郵傳易坊題更排栅剏三皇廟門暨城隍忠烈
祠築堰渚導故溪循祁山之麓俾民永無水患暇日數
臨學宫勉勵諸生節嗇既禀刋書於學以惠多士故兹
[005-14b]
役大有功於民余雖與主簿晋寧方君崇禮幕職金陵
髙君仲輝賛其成而侯之功居多董其事者耆宿謝惟
告王子椿汪文炳釋文穆儒職胡㤗初也謹叙而銘之
銘曰祁門為邑清溪四環石梁絡溪接於祁山嵗厯時
遷欄摧梁斷百澗合流洪濤汗漫春夏之交濟以
斯須弗謹應龍之求余侯蒞政惕然矜之鳩工架梁不
日成之爰作𢎞規革易古昔疏其溪流崇其叠石盤根
鐵鍵幹地玉甃鰲負虹舒鱗比雪搆層欄横楣影映波
[005-15a]
光行者履坦游者相羊履嶮而夷登髙若卑萬辭賛美
齎咨噫嘻作亭橋左茗飲斯設勞者以息渴者以歠鑿
石祁山勒侯之功顯顯令徳與山無窮
  聚徳堂記
謝氏為祁門著姓擢進士科宦通籍者代不乏人樵隐
翁問學該洽豪俊過人少嘗筮仕馳騁朔南中年提領
浙右營田厭俗而歸子原其仲子也秀頴温粹余嘉其
能纘世業以弱女女之比年時變搶攘干戈充斥子原
[005-15b]
卜隐居於邑西之小壺天晦跡清修幽棲甚適洪武初
元冬十有一月既望子原請余過其居相與燕樂於時
其季父逸齋暨其弟子英從弟子温咸在焉鄉之人聞
而見之者皆曰此徳星聚也安知無太史之言於上乎
於是子原因鄉人之輿論扁其堂曰聚徳而求余記之
余屬負兹未遑也明年余與金華宋先生被召纂修元
史子原亦因事至京師先生篆書二大字以遺之而子
原求記彌厪余惟天之生賢實由其祖宗積慶而致然
[005-16a]
也樵隐翁之大父彬彬儒雅司㑹鄉校未暢厥施迨樵
隐益精鉛槧挂冠之後與同儕歃盟詩社吟風咏月有
少陵樂天之風雖青雲之翼弗展其將修飭於身以俟
後昆顯榮而食其報乎今逸齋皤然魁岸作範邑里羣
從子姪英傑林立子原三子長曰祜次曰祐次曰禩皆
階庭玉樹成吾家之宅相必斯人也是為記
  槐庭記
同邑王子正甫代居邑治之西偏石山之右左挾旗峯
[005-16b]
前挹文筆地勢崇髙閶溪環遶葢山水之最勝處也邇
更時變海宇寧謐剏新居四楹旁植鉅槐數株櫩楹𢎞
敞軒牖疏達圖畫布列筵几秩然乃摘東坡翁三槐堂
銘槐隂滿庭之語扁曰槐庭翰林學士金華宋先生篆
書二大字揭之楣間而請余記余按王氏為祁門大姓
析居邑之平里大倉者子姓蕃衍擢巍科登顯仕者代
不乏人子正自其九代祖繇大倉徙居石山詩禮傳家
奕葉彌盛其先君子福卿積善種徳餘慶流芳子正甫
[005-17a]
善繼先志不懈益勤治家井井有法羣從昆弟怡怡如
也與人謙謙盡禮一介不茍取於人昔兵部侍郎晉國
公修徳於身手植三槐於庭云其子孫必有興者而其
子魏國文正公位登台鼎富貴夀考傳其子懿敏公為
工部尚書與歐陽文忠公余襄公以直諌著名當時今
子正父子踵美階庭玉樹芝蘭秀頴林立吾知王氏之
昌將自兹始矣余嘉子正之嗜善也於是乎書
  竹徑齋記
[005-17b]
同郡蔣之翰廼詩書世家曩從吾游刻志於學邇年隐
居黄山横經以廸後進嵗在閼逢執徐魏郡鍾侯明徳
來宰祁邑徴之來歸館於縣庠訓導厥子及邑氓之俊
秀隙日則謁余書舸而講明至理之肯綮焉值黌宇新
建侯屬之翰董其事厥功惟夥明年部使者至學欲舉
而用之之翰謝不就暨鍾侯秩滿承府檄偕侯赴省中
書博士茂清迂叟并舘閣諸公多以詩贈之無何言還
築室於泮宫之側讀書其間蚤夜檢討既而請曰維楨
[005-18a]
慕鼻祖遺躅闢徑書室之前藝竹數十百箇春則植樊
於徑之兩旁䕶籜龍矗矗髙並欄楹如碧王列與吾為
侣琅玕玳瑁光照几席夏則憇層影讀書其下好風徐
來清致孰偶秋則聆戞玉聲簫瑟與咿唔應翕不翅韶
濩冬則皓雪散積瓊林瑤樹猗儺其枝黄巻映明未有
囊螢鑿壁以故雖居闤闠之中而有山林意趣先生盍
賜之記以朂其不逮俾書之楣間以貽遐久則受先生
之賜無窮矣余曰噫古之君子比徳於竹其䕃物似仁
[005-18b]
抱節似義遇風磬折似禮中虚似智而家兖州使君開
竹下三徑其亦有契於是乎植物中之清髙正直者其
孰有越於是者乎而不慕晉賢之曠達唐逸之沈飲渭
川千户侯之貨殖而惟積學是務則他造詣未可量也
豈直兖州之徳業而已哉既以告之遂書其語以為記
  東野堂記
謝為祁門著姓繇前宋而來擢巍科躋膴仕者代不乏
人奕葉子姓如芝蘭玉樹秀頴林立南渡後有諱璡者
[005-19a]
由特奏名仕龔州助敎嘗從吾紫陽朱夫子講性命之
㫖吾友子温其五世孫也早嵗侍其從伯父筠軒翁同
學讀書接人温温其恭時值多艱喜遁丘園以自晦比
年海宇廓清九域寧謐築室於先人故址扁所居之堂
曰東野内翰潛溪宋先生為之篆二大字以刻其額而
徴余文以記之余曰昔孟貞曜以東野字行子得無有
慕藺之心乎子温嘆曰非是之謂也吾先子嘗名之曰
和而父師字之以子温夫青陽開動温然以和於時為
[005-19b]
春春者發生之時也皇甫氏世記云春之位在東方葢
君子體仁之意天地生物之端故以是名題吾藏修之
所而朝夕瞻望蘄以廣愛之功云耳先生盍為我記之
且以為朂焉余曰噫而祖髙卧東山未幾登彝鼎以安
天下今子隐於東野之堂而有澤物之志吾知他日逺
大之業必將復祖氊而顯名江左矣余喜謝氏之有子
也於是乎書
  汝舟軒記
[005-20a]
一齋吴君得隙地於書塾之西偏治軒為諸子藏修之
所其袤四楹其廣一尋有半崇稱是上閣為篷前除為
欄甍棟髙明牕牖疏達肖舟之制而丹青飾之簷之外
適當山阜甃石圾以樹佳花美木而嵗寒三友具焉環
列棐几圖史左右絃誦休息若放翁載書文剡中次於
水裔而山林掩映玩而㤀歸也良辰清夜壺觴嘯詠若
東坡誦詩赤壁扣舷而歌風恬浪止泛乎中流也薄暮
欠伸馮眺仰視又若逋仙汎船西湖艤篙徙倚逍遙相
[005-20b]
羊不知日之云夕也遂命之曰汝舟而請余為之記余
按舟周流也其用周流而無窮也大易之象凡濟險必
曰渉川則水之有舟實濟險之具也今夫溝瀆之㣲洲
渚之隘洪流齧岸奔湍吼雷孟氏之徒杠已摧季路之
馮河莫渉於此之時茍非舟而奚用至若大江之浦溟
海之洋積水湠漫濁浪排空靡蛟龍以梁津無神人之
鞭石於此之時又非舟而奚用商書曰若濟巨川用汝
作舟楫諒矣哉今君之子方且航學海而浮游聖道之
[005-21a]
淵余願其以存誠為檣以主敬為舵以詩書為橈櫓以
仁義為維纜以勤力不息為席帆以躬行踐履為棹楫
然後以文章詞藻為波浪則將紹濂洛而溯洙泗異時
駕巨艦鏖戰突出於淛水千艘之上而為明時濟世之
用則商之傅説不得專美雖然善其事而不利其器非
良工也必也擬時而後應時至而後動則翼然如鴻毛
之遇順風而一日萬里詎可量哉牽挽撑拽疇昔叵怠
其尚有戒君之子懋勉之
[005-21b]
  横野樓記
居曠衍者乏佳賞處僻幽者絶遐觀豈天實嗇之地勢
然耳今夫闤闠之間都邑之㑹搆重屋而登覽焉闊視
宇宙之大千里一瞬無有疆域而峰巒之竒滅沒蔽虧
邈然不與目接不翅燕越至於穹厓鉅谷荒絶之顛雖
有重崗複嶺峭㧞險異而狹隘迫近雅意莫舒欲命夸
娥負之而不可得也海寧為一郡山水之勝邑人余元
之居城東偏不僻不曠樓於所居之側良辰美景夷猶
[005-22a]
其上北望則松蘿天寳蜿蜒旁薄而浮丘三十六峯逈
出天際南則芙蓉諸岑嵳峩森立淛江之源帶其前奔
流若馳斷崖岝岑怪石錯峙西則氓居官邸甍瓦低昻
櫛比鱗次其東則原田井畫喬木衍迤晨霏夕靄歕欱
摩盪輸英騁秀層見叠出於軒楹之左右迺命之曰横
野前提舉貫公子素與書其顔介友人汪生徳懋徴余
文以記之噫兹樓倚於㕓市而有僻野之致焉隣於喧
囂而有閒曠之趣焉二難之并孰與為比何時披鶴氅
[005-22b]
步上東門訪元之之居相與倚欄遐矚僎風介月撫今
懐古掀髯而笑抵掌而歌傾駭山川之神當援筆而重
賦之
  皆山樓記
古稱新安有佳山水而祁邑為尤東則祁山若令字之
旗長杠斜倚而綴游委蛇孫僊棲真之嵓逈在天際西
則石山羣巘若萬馬自天而下扶輿清淑之氣毓秀凝
翠崔巍崒嵂左右衛從為縣治千載之基北則石鍾諸
[005-23a]
山或如屛几或如倉囷或如帷帳嶔崟而環拱南則白
石之峰層巒叠嶂朝簮文筆羅列玉筍之班峭㧞可愛
邑人胡伯善世家詩禮隐於㕓市中闤闠以居剏重屋
四楹甍棟髙明軒牖疏達日讀書以自適暇則馮欄觀
山娱心悦目乃摘歐陽公環滁皆山之語扁曰皆山而
朋儕因以是稱號之且徴余文為記諸楣間余惟易之
八卦在艮為山而重艮即皆山之象也吾東魯聖師贊
易之彖曰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静不失其時
[005-23b]
其道光明伯善抱才韞玉藏器於身玩遺經之至理慕
聖賢於前古不求聞達合於大易艮止之義而覽觀山
中朝嵐夕霏歕欱吐呑千態萬狀殆與塵世浮沉盈虚
代謝實同一軌而山之青青不改並堪輿相為悠久髙
趣逺志樂山之静夀母年踰七袠怡愉養志其纂先緒
而貽後昆詎可量哉余嘗過伯善之居見其前除植梅
數株佳致匪俗因以梅軒字其堂而篆四大字以遺之
并書以為記
[005-24a]
  西南林壑樓記
郡北三十里有山曰鳯凰余友吴仲實既封其親於山
之麓遂廬於先塋之側復即兹山之陽以為别墅焉繇
先塋右度小磵縈紆灣澄夾徑樨檆數十本薙蓬藋築
室四楹室之北沼圃廣袤可百餘步藝梅李杏棃榴棗
栗枇杷林禽如干株雜置竒卉植竹如樊栁槐鬱鬱圃
北為屋四楹以宿賔賔舘之北井方池渚源頭活水池
中累土成方州重槐婆娑繚以欄檻洲外碧蓮孔茂蓮
[005-24b]
之四旁編篠養魚數百頭圉圉洋洋北之東並徑為小
亭以遲賔扁曰問津室東南重屋四楹窻牖疏達貯書
數千巻留名士觴詠觀書鼔琴並室闢徑詰曲二三百
歩暨山半為臺以憇游者扁曰笑閒歩山之顛岡阜四
環鉅松彌望清貫四時諸峰獻狀黄山六六宛在眉睫
瑤篸玉笋秀竦可愛暇日與客登重屋而遐覽西則竒
峰屏列茂林演迤蒼翠薈鬱南則大壑廣衍花草芬芳
壑之旁有巨石髙四五尺上平如砥可坐可倚可琴可
[005-25a]
棋乃扁之曰西南林壑而謁余記之易於蹇觧皆曰利
西南西南坤之方也山川地之文也大山巑岏而有平
原之暎帶廣谷寛閒而近喬木之葱蒨則竒勝岑蔚莫
斯若矣噫嘻林原丘壑農樵牧䜿日相羊其間顧勤耒
耜勞斤斧出入榛棘叢血濺趾踁目不識丁字罔知詩
書陟峻涉深奚悟登覽趣悟是趣者須學士大夫然徼
升斗祿馳騖名郡大都苟取青紫榮耀縱有田園臺舘
踪跡罕至孰若吾友屣棄簮紱逍遙物表極山水之玩
[005-25b]
不恡餘貲購法帖名畫金石古器道釋遺文積疊編簡
以自娱樂泊然無秋毫世俗慮其賢於人逺甚余與仲
實以文墨交殆三十稔實余之心友愛其境髙其行於
是乎書
 
 
 
 環谷集巻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