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玩齋集 > 玩齋集 提要


[000-1a]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五
 玩齋集        别集類四元/
  提要
    臣/等謹案玩齋集十卷拾遺一卷元貢師泰
    撰師泰字泰甫宣城人以國子生中江浙鄉
    試除泰和州判官薦充應奉翰林文字出為
    紹興府推官復入翰林遷宣文閣授經郎至
    正十四年擢吏部侍郎除浙江都水庸田使
[000-1b]
    尋拜禮部尚書調平江路總管張士誠據吴
    避之海上江浙行省城相承制授㕘知政事
    二十年改户部尚書命督海運二十二年召
    為秘書卿道卒事蹟具元史本傳明嘉靖中
    李黙作是集跋云予在宣州諸生貢安國者
    為言其先世禮部公流寓海寧時自名其里
    曰小桃源元命既革宋學士景濓嘗過之公
    為置酒飲夜分乃起就卧仰藥而斃顧嗣立
[000-2a]
    元百家詩選則據其門人朱鐩所作紀年録
    及掲汯所作墓誌載至正十六年正月張士
    誠陷平江公抱印隠居呉淞江上主釣臺山
    長呉景文家易姓名為端木氏號戾契子喌
    喌翁二十六年卒於海寧寓舎證黙跋所紀
    之誣案明史宋濓傳濓乞假歸省在至元二
    十五年乙巳師泰沒於至元二十二年壬辰
    其時濓無由至海寧且太祖稱呉王在至正
[000-2b]
    二十四年甲辰稱呉王年在二十七年丁未
    元順帝北趨上都在二十八年戊申七月是
    為洪武元年師泰既沒於壬寅尚在元亡前
    六年何以稱元命既革此其後人之飾詞欲
    附於王蠋之節殊非事實嗣立疑之當矣師
    泰所著有友迂集余闕序之玩齋集黄溍序
    之東軒集程文序之又有奊集閩南集見
    於李國鳯之序其門人謝肅劉欽類為一編
[000-3a]
    總名曰玩齋集今未之見明天順間寧國守
    㑹稽沈性重加蒐輯得詩文六百五十三首
    釐為十卷又補遺一卷其年譜之類别為一
    卷附之是為今本師泰本以政事傳而少承
    其父奎家學又從呉澄受業復與虞集揭傒
    斯㳺故文章亦具有原本其在元末足以凌
    厲一時詩格尤為髙雅虞楊范揭之後可謂
    挺然晚秀矣集中題陶淵明五桞圖絶句明
[000-3b]
    詩别裁集以為燕王篡位之後建文舊臣江
    右袁敬所作併記敬所本末甚詳今考明孫
    原禮所撰元音成於洪武甲子張中達為之
    刋板在建文辛巳均在遜國以前而收入是
    詩題為師泰所作則為師泰之詩誤附㑹於
    敬所非敬所之詩誤竄入師泰集中明矣乾
    隆四十一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000-4a]
        總 校 官 臣/ 陸 費 墀
[000-5a]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五
 玩齋集目録      别集類四元/
  卷一
   賦
   五言古詩
  卷二
   七言古詩
  卷三
[000-5b]
   五言律詩
  卷四
   七言律詩
  卷五
   五言絕句
   七言絕句
   五言排律
  卷六
[000-6a]
   序
  卷七
   記
  卷八
   傳
   説
   問
   戒
[000-6b]
   銘
   贊
   題跋
   偈
   祭文
  卷九
   碑
  卷十
[000-7a]
   墓誌銘
   墓表
  拾遺
   絶句
  附録
   年譜
   紀年録
[000-8a]
玩齋集原序
宣城貢泰甫先生玩齋集十有二卷為詩賦序記傳説
箴銘贊頌問辨題跋碑銘誌表雜者共六百五十三首
又有序文年譜别自為一卷編輯既成為之序曰先生
名師泰字泰甫玩齋其别號也仕元為禮部尚書尋改
户部先生之父文靖侯在皇慶延祐間以文學遭際與
虞揭袁馬諸公頡頏上下先生夙承家學而又嘗親炙
諸公且及游草廬先生之門故其學淵源深而培植厚
[000-8b]
塗轍正而條理明其見之著述氣味肖諸賢言語妙天
下黝黝乎其幽悠悠乎其長煜煜乎其光有虞之宏而
雄健不減於馬有揭之瑩而清俊則類於袁其於理趣
尤儼然吳氏之尸祝也故當時評先生之文者列之於
六大家之次序其詩者亦謂可與道園學古録並觀皆
非虛語矣惜乎遭值叔世雖仕至前官特出於行省之
所版授且徘徊吳越甌閩之區而未嘗大顯於朝故其
文章之行世弗克如虞揭袁馬諸公之盛又其後也流
[000-9a]
寓海寧以殁未幾而元運亦改所在兵燹遺稿所存亦
無幾矣念予幼時仰承庭訓家君裕庵嘗手抄先生友
迂集一編教之曰此人文之精者也小子熟之其有得
乎比壯出從豫章羅孟維先生游又得所謂東軒集者
每展誦而紬繹之則心暢神怡快然如有所得而尤以
不獲覩其大全為恨也天順初元蒙恩假守寧國而屬
邑宣城寔先生桑梓之邦到官之初首訪文獻先生之
諸孫武欽以其所藏玩齋稿并年譜來上首尾脱落僅
[000-9b]
得詩文若干首餘無存者於是博求之大家世族卷軸
之所題識名山勝地碑版之所傳刻又得詩文若干首
合前二集彚而萃之各以類從列為十有二卷總題之
曰貢禮部玩齋集序而刻之學宫嗟夫先生之文美矣
至矣是雖昆明刼火之後仙官六丁下取之餘殘編遺
墨尚幸巋然如魯靈光猶有存者其傳世行後無疑也
一時門人高弟謝肅塗穎劉中輩奊閩南等集編次
之舊既已不可復見而武威余公山東李公金華黄公
[000-10a]
吾郡楊公諸名賢所為序文則猶具在走也何人敢贅
一語於其間哉第以斯文失得之由區區蒐輯之意與
夫刋刻之嵗月皆不可以無述故不揆蕪陋而竊書之
觀是集者尚矜其用心而畧其僣踰之罪則又幸矣沈
性謹序
先輩論詩謂必窮者而後工蓋本韓子語以窮者有專
攻之技精治之力其極諸思慮者不工不止如老杜所
謂癖躭佳句語必驚人者是也然三百篇豈皆得於窮
[000-10b]
者哉當時公卿大夫士下及閭夫鄙隸發言成詩不待
雕琢而大工出焉者何也情性之天至世教之積習風
謡音裁之自然也然則以窮論詩道之去古也逺矣我
朝古文殊未邁韓栁歐曾蘇玉而詩則過之郝元初變
未拔於宋范楊再變未幾於唐至延祐泰定之際虞揭
馬宋諸公者作然後極其所摯下顧大厯與元祐上踰
六朝而薄風雅吁亦盛矣繼馬宋而起者世惟稱陳李
二張而宛陵貢公則又馳騁虞揭馬宋諸公之間未知
[000-11a]
孰軒而孰輊也公以余為通家弟兄每令評其所著如
東南有佳人嶰谷有美竹深得比興日入栁風息芙蓉
生緑水逺詣選體厚倫理如風樹春暉樹風操如葛烈
女段節婦李貞母陳堯妻感古如蒼梧滕閣紀變如河
決蘇臺論人物如耕莘蹈海遊方之外如子虛道人楊
白花吳中曲有古樂府遺音國子黄河可補本朝缺製
其他所作固未可一二數此豈效世之畸人窮士專攻
精治而後得哉蓋自其先公文靖侯以古文鼔吹延祐
[000-11b]
間公由胄學出入省臺其風儀色澤雍容暇豫不異古
之公卿大夫游於盛明故其詩也得於自然有不待雕
琢而大工出焉者此也公年尚未莫氣尚未衰而尤嗜
問學不止今為天子出使萬里外他日紀録為風為騷
入為朝廷道盛徳告成功為雅為頌又當有待於公者
豈止今日所見而已編是集者為其高弟子謝肅劉中
及朱鐩也别又為公年譜云公字泰甫號玩齋學者稱
為玩齋先生楊維楨序
[000-12a]
玩齋貢先生昔授經宣文閣下僕時始至京師以諸生
禮見得執筆墨承事左右凡先生之著作無不飫觀而
熟味焉門人豫章塗穎會稽何昇嘗為輯録成編列卷
數十侍講金華黄公宣慰武威余公御史臨川危公皆
為之序其後先生以使節廉問閩海僕適從以來南暇
日輙竊録其歌詩數百篇藏諸篋笥門生迺穆泰陽綗
桂郁鄭貫等請刻梓以傳嗚呼詩道至宋之季高風雅
調淪亡泯滅殆無復遺國朝大徳中始漸還于古然終
[000-12b]
莫能方駕前代者何哉大率模擬之迹尚多而自得之
趣恒少也閒嘗觀諸二三大家之作猶時或病之況其
他乎先生之詩雄渾而峻拔精緻而典則不屑屑於師
古而動中乎軌度不矯矯於違俗而自逺於塵滓才情
周備聲律諧和斯蓋所謂自成一家之言者也胡可掩
哉若夫朝廷之制作金石之紀載則具有全集在焉趙
䞇序
玩齋詩集者中書户部尚書宣城貢先生之所作而其
[000-13a]
門人謝肅朱鐩所彚而萃之者也先生蚤侍先文靖公
遊京師入胄監而聲華赫然為六館諸生之冠當是時
文靖方在朝而諸先生若草廬吳公松雪趙公四明袁
公巴西鄧公清河元公雍虞公石田馬公豫章揭公
廬陵歐陽公先後以道徳文章鳴海内而先生遨遊其
間講明論議涵濡漸漬所得者深所蓄者大其學該博
而閎衍其識高明而超卓其才瑰竒而雄偉其氣剛大
而振發故其於詩也得乎性情之正止乎禮義之中博
[000-13b]
而不宂約而不嗇直而不倨切而不泥舒而不緩竒而
不險深而不晦優柔而不迫和平而不躁雄放傑出而
不蕩以肆如江河盪潏而莫測其涯也如風霆變化而
莫見其迹也如雲霞卷舒出没晻靄千態萬狀而莫可
名言也誠所謂一代文章之宗匠者歟用壬曩嵗辱在
翰林先生時為兵部侍郎間出平生所為詩文亡慮數
千百篇謹受而讀之欲為次其簡編以成一家之言而
亦得託名於不朽則先生以都庸使者持節南邁而不
[000-14a]
果矣其後用壬以使事還江東遭時孔艱流離顛沛聲
迹之邈不相聞者且數年今年春先生將漕閩廣粟道
出海昌值海上有警而遂留居焉用壬日陪杖履散步
林臯從容進曰先生昔所示文若詩敢請以畢前志先
生喟然歎曰自喪亂以來圖書散失吾文藳之所存者
十亡一二今吾老矣追思盛年之所作殆不可復已然
吾胸中之耿耿者猶在雖孤客逺寓而感時撫事未嘗
不形之詠歌也因發篋中所藏前後得四百餘篇披閲
[000-14b]
數四於是知先生之學益至而識益逺才益廣而氣益
充非仁義道徳之素積於中歴困窮患難而不動其心
者安能若是也哉亟欲類之成帙適有校藝江浙之行
又不果既歸則其門人謝肅已序次之矣惜乎用壬不
能輯録於未散失之前而肅也迺能掇拾於已遺落之
後非惟有愧於先生而亦有愧於肅矣然而肅是編之
成獨非用壬之志之所乎用敢序於篇端錢用壬謹

[000-15a]
至正五年春宣城貢先生以翰林供奉出為紹興推官
而文聲政譽赫然傾動乎東南東南之民既徳之士而
志于學者亦皆爭出門下惟恐在後于時肅年尚少沈
伏下里雖不獲仰承緒風餘論往往聞大夫士有誦先
生詩若文者則必録而識之以自致其忻慕之心焉又
六年肅始就學郡庠則先生已去郡值朝廷脩黜陟之
法而大臣有薦先生在紹興治理為兩浙第一者遂以
召復入史館矣自是㕘贊經筵司業國子以敭歴於省
[000-15b]
臺之間而治聲大振播於人人聞于朝廷朝廷之倚任
日益以重而海内之人識與不識咸望先生之大用於
時也如肅者既抱其忻慕之心至是則重自歎曰先生
今天下人豪也肅安得一受指教以足平生之志願哉
又八年春肅以游學來杭適先生退自政府始得謁拜
於吳山舍館先生受而不拒列於弟子員後使十餘年
欣慕之心一旦傾冩庸非幸歟未幾朝廷詔先生以户
部尚書總漕閩廣道出海昌值海上有警因留居於州
[000-16a]
之北門凡七閲月而先生起居食息之頃肅未嘗不在
侍也説經之暇間授肅以作文賦詩之法肅既籍記之
復退取先生詩文之藳而讀焉見其名友迂者則武威
余公序之名玩齋者則金華黄公序之名東軒者則新
安程公序之其論夫行於今而傳於後者何其詳且備
耶然考其卷帙則錯亂無幾問之先生則知皆殘缺遺
亡於流離患難之餘矣亟與新安胡彦舉錢唐劉中海
昌朱鐩力加搜訪或索之記憶或求之卷冊或録之金
[000-16b]
石得古賦歌詩論辨書啟記序表狀碑誌贊頌雜著凡
若干卷而學者猶以未之快覩為慊焉於是先取詩歌
大小三百餘篇繕寫成帙題曰玩齋詩集且復于同志
曰先生之詩本之以精博之學發之以雄偉之才資之
以高明之識備是三者而不苟於作故作則沛乎其莫
禦方其意之運也如老將赴敵某執弓矢某執干戈某
執旗鼓俾各從其所令合以正而勝以竒竒正相因循
環莫測而節制斬然不亂及其辭之措也如大匠作屋
[000-17a]
鳩衆工而聚羣材某為梁某為棟某為椽桷俾各精於
所事迨夫屋之落而環視之則門廡堂室秩乎其序黝
堊丹漆煥乎其文而莫有見其攻琢之痕繪畫之迹者
惟其運意措詞各極其妙故雖縱横上下出入馳騁而
萬變不窮也凡其宦轍所歴若皇都上京大河以北長
江以南九州萬里之外其趨朝扈駕則有際遇之深恩
錫之重其出使反命則有諮諏之勤靡及之歎其孤客
逺寓則有游從之適登臨之勝是以文物禮樂之光華
[000-17b]
民風俗尚之美惡名都重地之壯觀與夫忠臣烈士之
節槩蠻夷下國慕義而來王者一切可以形之咏歌則
莫不即時而紀事託物而引興與從官大臣文儒逸士
相為倡和而其音節體裁舉皆清俊竒古雄渾雅健有
典而有則固非風容色澤流連光景者可同日而語也
蓋自風雅以來能集詩家之大成者惟唐杜文貞一人
而已繼文貞而興者亦惟我朝雍虞公一人而已試以
道園所録合先生是編而並觀之則未知其孰先而孰
[000-18a]
後也雖然即其詩又烏足以知先生哉先生説經必極
聖賢之指要使學者深領其意而後止為文章必出於
已而無愧於古作者在官政必欲上盡其道而下懷其
徳雖古循吏有不及至於出處大節俯仰無愧每謂禹
稷顧囘同道而孔明之煩未嘗不與淵明同其靜此則
先生素所自養而窮達一致者也故或掃石焚香抱膝
危坐而終日不動或露晨月夕宇宙軒豁則散䇿海上
逍遥聞曠而黙識夫造化之妙以自適其天下之樂則
[000-18b]
浩然之在胷中者為何如而視功名文學直其末事爾
功名文學猶視為末事矧所謂詩歌者耶而肅等汲汲
於此則固弟子之宜為然先生所作率多黼黻國家太
平之美迺今編肄於干戈危急之秋毋亦思治之義也
歟遂書以為序門人謝肅謹序
夫人之生則有聲聲通乎心其宣諸口者謂之言言中
於理倫比之而有章者謂之文則文乃言之尤其可傳
而不泯者又文之尤也蓋言以宣意文以立言可傳而
[000-19a]
不泯者以其中理而載夫道也道也者貫古今而不可
易則文之用可得而泯乎三代而上文與理具六經之
文是也三代而下文自文理自理言之不能措諸文者
有之矣文之而戾乎理者亦有之矣道何自而明乎間
有作者刮其浮習欲舉一世而甄陶之雖鼓舞奮迅於
一時終亦轇轕於故常而不克大有所振者可勝歎哉
至於我朝元禎延祐之間天下乂安人材輩出其見於
文者雖一言之微亦本於理累辭之繁必明夫道有温
[000-19b]
醇忠厚之懿無脆薄蹇淺之失其流風遺韻漸涵沫濡
蓋將澤百世而未艾嗚呼文章之盛其斯時歟自世故
日變而士氣不揚故老凋謝而師承無法辭之儷乎古
者不多見也況其可傳而不泯者哉及來閩中始得今
户部尚書宣城貢先生之文而讀之其言簡而明曲而
當法度嚴整而意態舂容所謂不多見者非虛言也其
先翰林在延祐時以文名則先生之得於家學者有素
矣人徒知其文之古而不知其本于理也人徒善其詞
[000-20a]
之工而不知欲以明夫道也可傳而不泯者其可誣乎
雖然是猶論其文也若夫立朝之節臨民之政與夫理
財之方一皆見之行事之實而非空言之無證者可傳
而不泯者不獨文而已先生之門人劉中鄭桓以其平
日所著曰友迂曰玩齋曰奊曰東軒曰閩南等集類
而成編來求余序因併及之先生名師泰字泰父與余
為世契李國鳯序
國朝統一海宇氣運混合鴻生碩儒先後輩出文章之
[000-20b]
作實有以昭一代之治化蓋自西漢以下莫於斯為盛
矣當至元大徳間有若陵川郝文忠公柳城姚文公東
平閻文康公豫章程文憲公吳興趙文敏公皆以前代
遺老值國家之興運其文龎蔚質奥最為近古延祐以
後則有臨川吳文正公巴西鄧文肅公清河元文敏公
四明袁文清公浚儀馬文貞公侍講蜀郡虞公尚書襄
陰王公其文典雅富潤益肆以宏而其時則承平寖久
豐亨豫大極盛之際也今天子元統以來致治為尤盛
[000-21a]
而文學之士至於今則遂以日繼淪謝而幾於寥寥矣
如廣陽宋正獻公豫章揭文安公待制東陽栁公承㫖
濟南張公參政趙郡蘇公皆不可復作而承㫖廬陵歐
陽公諭徳東明李公侍講金華黄公雖巋然猶存而亦
既老矣其方嚮任用而擅文章之名者惟吾宣城貢公
乎公之先君文靖公在延祐中與諸公齊名公克承家
學又蚤游上庠受業諸公間故其學問培植深厚見於
文章者氣充而能暢辭嚴而有體講道學則精而不鑿
[000-21b]
陳政理則辨而不夸誠足以成一家之言而繼前人之
緒矣後之欲知一代治化之盛者此其有不足徵者乎
雖然公之所表見不特文章而已其於政事尤長也其
為理官治行最列郡其為御史所論列皆天下之大務
居夏官則奉詔覈驛户於北境司水衡則朝廷復以中
原餫饟之事倚之凡其所至輒有偉績不可遽數也大
抵政事文章本一揆也達事情而號令明執法度而賞
罰允此政事也而文章豈外是乎嗚呼兩漢逺矣考之
[000-22a]
唐宋論文章則韓文公歐陽文忠公論政事則陸宣公
范文正公而已公之文章實追韓歐之法其於政事不
猶陸范之志哉抑非韓歐不施于政事而陸范不著於
文章也就其所長合而求之斯為善論公者矣夫讀其
文必也論其人求其人必也論其世故禕序公之集因
得以具述焉公名師泰字泰甫起家國子學生累遷官
兩入翰林為應奉遷宣文閣授經郎陞翰林待制除國
子司業遂為吏部郎中拜監察御史尋陞侍郎復入吏
[000-22b]
部俄遷兵部侍郎出為都水庸田使今遷福建閩海道
肅政㢘訪使云王禕序
余天性素迂常力矯治之然終不能入繩墨矯治或甚
則遂病不能勝因思以為迂者亦聖賢以為美徳遂任
之一切從其所樂常行四方必迂者然後心愛之而與
之合凡揵機變者雖强與之然心終不樂也故暫合而
輒去京師天下聲利之區也迂非所宜有嘗陰以求之
士大夫之間得一人焉曰貢泰甫泰甫故學士仲章君
[000-23a]
之子能詩文少遊太學有時名因自貴重不妄為進取
有所不可交者亦不妄與交故吾二人者驩然相得若
魚之泳於江獸之走於林也時泰甫為應奉翰林文字
固多暇者即與聚盍有蔬一品魚一盤飲酒三行或五
行即相與賦詩論文凡經史詞章古今上下治亂賢否
圖書彝器無不言者意少適即聮鑣過市據鞍談謔信
其所如而止及暮無所止則與問曰將何之皆曰無所
之也乃各䇿馬還自古暨今在公貴人能求賢常少然
[000-23b]
自至元初姦囘執政乃大惡儒者因説當國者罷科舉
擯儒士其後公卿相師皆以為常然而小夫賤𨽻亦皆
以儒為嗤詆當是時士大夫有欲進取立功名者皆强
顔色昏旦往候於門媚説以妾婢始得尺寸此正迂者
之所不能為也因翺翔自放無所求於人已而皆無所
遇予既歸淮南泰甫亦以親嫌辭官歸除紹興推官不
相見者為最久去年太原賀君為丞相蒐羅天下人才
之有政譽者而泰甫之治為浙東西第一迺得復召為
[000-24a]
應奉余適入朝為待制相見益歡計其别十年矣吾年
少於泰甫鬚髮皆白而泰甫鋭然面紅白如□出其别
後所為詩文甚富且大進益知泰甫真豪士也夫以士
之賢無所遇而淹於下僚宜其悲憤無聊而不能盡也
顧乃自樹卓卓以其餘力而致勤於文學且其貎充然
非其中有所負蓋不能爾然則吾泰甫之迂又過我逺
矣夫古之賢士多不兼於文藝文藝雖卑而世亦貴而
傳之者愛其人故也不賢者之於文藝雖極其精人猶
[000-24b]
將賤之亦何以為也泰甫忠孝人也其功名事業當不
待文與詩而傳而況於兼有之耶余昔與之别今見其
文如此今又當别去計相見時其文又必有過此矣於
其行也序而識之余闕序
方今士大夫號稱文章家多推宣城貢氏而泰甫其尤
秀出者也蓋幼聞先翰林公過庭之訓早受業太學博
士在朝又得與虞揭歐馬諸名賢游爵位通顯故其文
章爛然宏博靡麗卓邁儁偉高者可以追配古人非當
[000-25a]
時流輩所及也蓋嘗有友迂集余左丞廷心公序之又
有玩齋集黄太史晉卿公序之美矣詳矣今又有東軒
集焉徵序於余夫以先生之文當時所推重將不賴二
公之序以傳二公之文章固髙一世猶不賴以傳况如
余之昧昧者乎是以低徊畏避而不敢也雖然先生脱
呉門之難棲遲海上者三年益得肆其學問之功及丞
相迫起之不得已為西浙運使才志又不得以大展則
抑遏隱忍以就筆硯之末載其道於書故其陳義之高
[000-25b]
屬辭之宻深厚爾雅又非前日友迂玩齋之比矣是不
可以不知也太史之禰虞卿韓昌黎之論柳子東坡海
外之文少陵夔州以後之詩彼皆有所激而進也余於
東軒亦云東軒在杭之校蓋所寓也余非敢序東軒之
文也因東軒之文而有感焉故書之云爾程文序
 
 
 玩齋集原序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