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詩說解頤 > 詩說解頤 正釋卷二十九


[031-1a]
欽定四庫全書
 詩説解頥正釋卷二十九  明 季本 撰
魯頌
 魯者諸侯之國也成王時封周公之子伯禽於魯在
 今兖州府曲阜縣實奄之故地也夫諸侯之國冝皆
 有頌蓋太師陳詩之時諸國雅頌必兼采之但以意
 在觀風故併入於風而雅頌亦於其中自有别焉魯
 以周公之後其國猶有聖人之風故臣子之頌其君
[031-1b]
 者無有諛辭如泮水閟宫二篇可以見其實意而師
 摯為魯太師其序樂必有定次孔子以魯為宗國必
 親有考焉故特别以魯名見魯之可頌者如此也若
 周公之德亦宜頌於宗廟而今無之必亦散失矣其
 駉駜則似風而簒入者安得遂以魯為有頌無風哉
 詳見緫論六義

 經㫖曰此詩盖羙伯禽牧馬之盛也體亦似風要當
[031-2a]
 與定之方中為一類耳小序謂僖公能遵伯禽之法
 儉以足用寛以度民務農重榖牧于坰野魯人尊之
 於是季孫行父請命于周而史克作是頌此以意為
 之説也黄東發嘗有辯矣夫僖公非賢君也考其始
 終棄義趨利報怨行私無所不有何善之足稱哉特
 以在齊桓時為其所庇故能不失聲聞耳詳見春秋
 私考僖公二年冬十月不雨下序乃盛稱其羙此非
 虗譽邪至於請命于周而作頌之語則誕矣故謂
[031-2b]
 此詩非伯禽不足以當之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驈有皇有驪有黄以
車彭彭思無疆思馬斯臧賦/也
 牡馬剛徤而能致逺者言馬之牡而復係以駉盖駉
 者逺之義也致逺惟牡馬能勝故特言之在坰之野
 鄭氏以為避民居與良田是也薄言駉者謂略自駉
 者而言之自駉之外尚多也驈皇驪黄言其色之多
 也彭彭馬之壯盛也以車者馬以之也以無疆之思
[031-3a]
 而思及於馬此馬之所以善也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騅有駓有騂有騏
以車伾伾思無期思馬斯才賦/也
 伾伾大而有力也才者善而有力也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驒有駱有駵有雒
以車繹繹思無斁思馬斯作賦/也
 繹繹連屬之貌言馬之善走也作者强奮也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駰有騢有驔有魚
[031-3b]
以車祛祛思無邪思馬斯徂賦/也
 祛車之㨗也徂徃也言馬之能行也○此詩之㫖所
 重在思上三章思之無疆無期無斁皆緝熈不已之
 意而末則緫而歸之於無邪正以見思之所以為思
 在於無邪而已盖脩德工夫莫要於此故孔子取以
 蔽三百篇之㫖此非虗稱之辭蓋言伯禽之實德也
 蘇氏謂昔之為詩者未必知此孔子斷章取之非也
 孔子必以實德示人若假空言則不能感物矣
[031-4a]
   駉四章章八句
有駜
 經㫖曰此詩亦羙伯禽君臣相慶樂之辭蓋必伯禽
 時君臣和德相與故有此氣象魯他君不足以當之
 此與駉為一類亦風體也
有駜有駜駜彼乗黄夙夜在公在公明明賦/也振振鷺鷺
于下興/也鼓咽咽醉言舞于胥樂兮興/意咽音淵下/章並同
 駜馬肥彊貌有駜卿大夫所乗之馬也乗黄四馬皆
[031-4b]
 黄也公公所夙夜在公謂勤政也明明者無時而不
 明以起下章飲燕之不亂也鷺鳥名詳見宛丘字義
 此以鳥言集傳以為鷺羽非也鷺㓗白之鳥鼓聲振
 動則或下或飛故謂之振鷺以興㓗白之士因作樂
 之鼓聲而鼓舞於德也咽與淵同鼓聲之深長也言
 卿大夫乗此乗黄而夙夜在公以脩明其政事故在
 公燕飲則皆醉酒飽德興起於善曰醉言舞則善心
 起而不知為之者矣是其君臣相忘而可以樂也
[031-5a]
○有駜有駜駜彼乗牡夙夜在公在公飲酒賦/也振振鷺
鷺于飛興/也鼓咽咽醉言歸于胥樂兮興/意
 在公飲酒相導以和也明明在其中矣醉言歸止而
 不過之意
○有駜有駜駜彼乗駽夙夜在公在公載燕自今以始
嵗其有君子有榖詒孫子于胥樂兮賦/也
 載燕亦飲酒而相和也君子指其君有有年也榖善
 也君有和德則足以致豐年而垂世善此頌禱之辭
[031-5b]
 也以和德為本此今日之樂所以鼓舞而不能自己
 者也見其樂之正而非
   有駜三章章九句
泮水
 經㫖曰此詩羙伯禽之治惟於泮水講學而服逺之
 功皆本於此也舊説以為美僖公者誤矣
思樂泮水薄采其芹魯侯戾止言觀其旂其旂筏筏鸞
聲噦噦無小無大從公于邁賦/也
[031-6a]
 思發語辭泮詳見文王有聲字義樂泮水詩人言泮
 水之可樂也芹菜名説見采菽可為葅但味不如蓴
 之羙以菜而生於泮水則㓗地也故方欲采之以
 為豆實而魯侯適至也下二章藻茒亦然筏筏飛揚
 也噦噦聲有節而小也公即魯侯也無小大而皆從
 公以徃於泮從之者衆而皆欲問學也此章言伯禽
 之始至學也
○思樂泮水薄采其藻魯侯戾止其馬蹻蹻其馬蹻蹻
[031-6b]
其音昭昭載色載笑匪怒伊教賦/也
 藻説見采蘋蹻蹻舉足高貌昭昭謂魯侯之德音也
 蓋見其馬而知其為敷敎來也色笑所謂即之温也
 匪怒即色笑其教如此敷教以寛也此章言伯禽至
 泮而善誘循循也
○思樂泮水薄采其茒魯侯戾止在泮飲酒既飲㫖酒
永錫難老順彼長道屈此羣醜賦/也
 茆鳬葵也與荇菜相似葉大如手赤圓而滑江南人
[031-7a]
 謂之蓴菜者也魯侯講學泮宫毎至必燕飲故魯人
 於其來毎采芹藻茆以待之正為飲酒故也永錫難
 老蒙上文飲㫖酒言願神錫之以難老之福使之順
 君子之長道以屈服魯國之群衆欲其乆於敷教以
 致治安也
○穆穆魯侯敬明其德敬慎威儀維民之則允文允武
昭假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賦/也
 伯禽為治專在學宫此周公之家法也穆穆即無聲
[031-7b]
 無臭之意敬明其德敬慎威儀内外合一之學也維
 民之則即皇建其有極也允文允武亦自德言烈祖
 指文王也言魯侯之德具文武之實則與文王不二
 矣寧不有以昭格烈祖乎靡有不孝孝也自求伊祐
 一孝足以感神明而福自求之也詳此語意是何等
 學術功夫蓋非伯禽不足以當之此豈虗誇之辭而
 可以語僖公邪此言伯禽之能感格烈祖也
○明明魯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宫淮夷攸服矯矯虎臣
[031-8a]
在泮獻馘淑問如臯陶在泮獻囚賦/也陶音/姚
 明明即穆穆之著見也克明其德即敬明其德也惟
 敬明故克明矣當時為魯患者淮夷詳見江漢經㫖
 下即費誓所謂淮夷徐戎並興也故特舉淮夷攸服
 言之馘謂截所獲者之左耳也詳見皇矣字義淑善
 也問訊囚也囚所虜獲者蓋古者出兵受成於學及
 其反也釋奠於學而以訊馘告即此事也獻馘獻囚
 俱指淮夷獻皆在泮可見魯侯常在泮聽政而受成
[031-8b]
 告訊常在此也先王時諸侯為治類如此言淮夷之
 服以見講學之效也
○濟濟多士克廣德心桓桓于征狄彼東南烝烝皇皇
不呉不揚不告于訩在泮獻功賦/也狄他/歴反
 此言将士以和德而成功也濟濟衆多齊一之貌多
 士則承命征淮夷之士即泮宫講學之人也克廣德
 心不以一毫私意自蔽所謂萬物一體也桓桓武貌
 狄與逷同逺也東南即淮夷也烝烝衆也皇皇大也
[031-9a]
 呉諠譁也揚夸張也訩爭訟也不告于訩正多士廣
 德心之實言濟濟征夷之多士無一人不廣其德心
 者故其桓桓于征狄彼東南之逺雖烝烝然衆進皇
 皇然大張而皆以德自居無一諠譁夸張者泯其争
 訟之私無辭以告于官惟在泮獻其成功而已德心
 何其克廣邪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車孔慱徒御無斁既克淮夷
孔淑不逆式固爾猶淮夷卒獲賦/也
[031-9b]
 觩弓曲貌搜矢疾聲慱大也徒徒行者也御御車者
 也無斁無有厭倦者謂競强也不逆言其順服無復
 作慝正孔淑也承上章言將士一心而人人競勸勇
 於用武故能克淮夷而甚善不逆也式固爾猶非致
 戒之辭此時淮夷已服矣蓋本伯禽之德能式固爾
 猶故終致淮夷之服如此申上文之意而歸德於伯
 禽之能固其謀也謀即訏謨定命之謀謂敷教泮宫
 使人知義也
[031-10a]
○翩彼飛鴞集于泮林食我桑黮懐我好音興/也憬彼淮
夷來獻其琛元龜象齒大賂南金興/意黮與/葚同
 此言淮夷來服也首四句有意義之興也蓋鴞夲惡
 鳥攫鳥子而食者也詳見墓門字義今亦集泮林食
 我桑黮懐我好音可見講學之功格於禽鳥矣矧淮
 夷雖逆亦人類也其不憬然悔悟而貢獻其所有邪
 憬字就淮夷心之警省處言之琛寳也兼龜象言元
 龜大龜也千嵗滿尺二寸漢志云不盈尺不為寳荆
[031-10b]
 揚貢金三品地在淮南故曰南金南金獨曰大賂賂
 遺也鄭氏謂賂君及卿大夫是也蓋其淮南之所有
 者故所遺者多也淮夷來獻且賂以見教化之能感
 人心其效如此○按鴞集泮林食桑黮而懐好音意
 當時必有此事故傳云桑黮甘甜鴟鴞革響陸農師
 亦曰鴞食桑黮則變而羙其色好其音是知鴞食桑
 黮則其音變而美也此言蓋有所本似非臆説矣
   泮水八章章八句
[031-11a]
閟宫
 經㫖曰僖公命奚斯新作周公之廟而詩人樂周公
 之德欲僖公之善繼也故美其事而願其夀考焉以
 此祝頌僖公蓋志在周公也可謂得性情之正矣此
 詩孟子謂之魯頌是當時夲以頌名也
閟宫有侐實實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囬上帝是依無
災無害彌月不遲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稷重穋稙穉
菽麥奄有下國俾民稼穡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
[031-11b]
土纉禹之緒賦/也
 閟宫周公廟也以其宫深密故謂之閟侐静也正閟
 字意實實言其根基之完固也枚枚言其條件之分
 明也此先題作廟之盡善以見僖公崇重周公之意
 也次述姜嫄生后稷之由以推本周公相武王功業
 之所始也姜嫄生后稷事見生民降之百福者欲以
 開周也黍稷重穋稙穉菽麥諸榖名詳見七月字義
 此言后稷能知榖性有相之道而堯以其有功於民
[031-12a]
 故封於邰使之奄有下國也后稷教民稼穡誕降嘉
 種而俾民有稷黍稻秬則天下人心無彼疆此界莫
 不歸之所謂奄有下土也纉繼也平水土者禹之緒
 也稷降播種所以繼之此申奄有下國之意蓋天之
 生民安之必欲養之平水土則既安矣非播種何以
 養乎此禹稷之功所以為大而百福之所以歸也周
 家功業蓋已發端於此矣○黍稷稻秬與生民嘉種
 不同互有詳畧耳
[031-12b]
○后稷之孫實維大王居岐之陽實始翦商至于文武
纉大王之緒致天之届于牧之野無貳無虞上帝臨女
敦商之旅克咸厥功王曰叔父建爾元子俾侯于魯大
啓爾宇為周室輔賦/也
 大王遷岐肇基王迹而商之人心日漸歸周如翦之
 也故曰翦商非謂其有翦商之志也至文武克纉其
 緒則積功累仁矣屇至也謂人心皆欲伐商是天命
 之已至也武王因天命之至而師於牧野所以致之
[031-13a]
 也順人心以伐商不敢貳之而有所疑慮惟以天命
 為可畏也此與大明上帝臨女無貳爾心義同敦如
 敦琢之敦故訓曰治之治商猶言正商也旅者合將
 士之衆而言見其以一心而成功蓋為周公有大功
 發也故成王告以欲封其元子之意焉元子指伯禽
 啓開宇居也此推周公之功以起下章廟祀之意
○乃命魯公俾侯于東鍚之山川土田附庸周公之孫
莊公之子龍旂承祀六轡耳耳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
[031-13b]
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騂犧是饗是宜降福既多周公
皇祖亦其福女賦/也
 上章言俾侯于魯告周公之言此言俾侯于東則實
 命伯禽矣附庸小國不能五十里而附於魯者周公
 之孫莊公之子則為僖公無疑龍旂者交龍之旂諸
 侯建於車上者謂乗此車以出承祀於周公廟也耳
 耳轡垂貌享獻也春秋匪解享祀不忒四時之廟祭
 錯舉二時也忒差也宗廟合禮之祭何差之有祭皇
[031-14a]
 皇后帝而以后稷配郊祀也饗歆其祭也宜以其祭
 為冝也是饗是宜降福既多郊神格而降福也周公
 皇祖稱周公為皇祖非指群公也福女謂廟格之福
 也大意以祭周公為重當時魯之郊祀非禮天必不
 饗故先言龍旂承祀而不懈於春秋之祀者為不忒
 以見周公之廟為所當祭也至於郊后帝而配以后
 稷用騂犧之享恐天惡其禮之忒而不以為冝也則
 必無福故言天亦降福以見未厭魯德之意今天既
[031-14b]
 以魯郊為冝而饗之則周公又安得而不畀之福哉
 即郊以起廟此詩人之㣲辭也按成王賜魯以天子
 禮樂者特使之用於周公之廟耳必無命魯郊天之
 理盖魯自僭之此章言魯得祀周公而有致饗之道
 也
○秋而載嘗夏而福衡白牡騂剛犧尊將將毛炰胾
籩豆大房萬舞洋洋孝孫有慶俾爾熾而昌俾爾壽而
臧保彼東方魯邦是常不虧不崩不震不騰三夀作朋
[031-15a]
如岡如陵賦/也
 周正之秋始於午中盡於酉中則在酉中之前即夏
 正秋嘗之日也此亦主祭於周公之廟而言楅衡止
 觸恐壊其角也周禮封人惟牛牲言設楅衡於羊牲
 不言也竊意牛羊皆有角則冝並設楅衡矣白牡與
 騂剛並言則白牡謂羊騂剛謂牛蓋指太牢之二公
 羊傳附為周公用白牡魯公用騂剛之説此求其説
 而不得又從而為之辭也犧尊畫牛於尊腹也将将
[031-15b]
 大也毛炰周禮封人祭祀有毛炰之豚注云爓去其
 毛而炰之也胾切肉也也大太古之
 湆煑肉汁不和盛之以登貴其質也鉶肉汁之
 有菜和者也盛之鉶噐故曰鉶大房半體之爼足
 下有跗如堂房也籩豆大房之下當脱一句如鼓鐘
 喤喤之類故集傳定此章為十七句夫牲具大牢酒
 用犧尊毛炰胾之品籩豆大房之噐言其禮之備
 也鐘鼓喤喤之聲萬舞洋洋之舞言其樂之和也禮
[031-16a]
 備樂和而孝孫有慶謂僖公祭周公盡禮而獲福也
 熾盛也昌者熾之逹也臧者壽之善也昌熾以福言
 夀臧以壽言國人以其能感格周公故祝頌之而欲
 天假之福夀使得以永守周公家法而大魯國焉三
 壽三卿也曰三夀者謂人君表正百官使之敏德而
 可乆居其位則三卿皆老成之人故以夀言耳以之
 為朋則典刑不失國如岡陵之固而不至虧崩震騰
 魯國之常長可保矣非以岡陵祝三卿之夀也自俾
[031-16b]
 爾熾昌以下皆頌禱之辭俾爾云者願天之使之也
○公車千乗朱英緑縢二矛重弓公徒三萬貝胄朱綅
烝徒増増戎狄是膺荆舒是懲則莫我敢承俾爾昌而
熾俾爾夀而富黄髮台背夀胥與試俾爾昌而大俾爾
耆而艾萬有千嵗眉夀無有害賦/也
 大國之賦十井出車一乗諸侯方百里提封萬井共
 得千乗故曰公車千乗毎乗三十人千乗共得三萬
 人故曰公徒三萬舊説以為方十里出車一乗毎乗
[031-17a]
 七十五人者非也詳辯於讀禮疑圖卷三増増衆也
 戎狄不止西戎北狄蓋蠻夷之通稱而徐戎淮夷皆
 在其中矣膺服膺不忘懲警戒不忽也此二句夲周
 公言周公留心於戎狄荆舒故孟子兩引之皆歸於
 周公非以此頌僖公也承繼也即孟子以承三聖之
 承言人莫有如我之敢承周公者若曰惟魯能承之
 耳蓋魯國車徒之盛足以壯國威而承祖志故國人
 願其夀考也富年之盛也本夀而言黄髪老人髪白
[031-17b]
 而更黄也台背説見行葦亦祝君夀之辭夀胥與試
 蘇氏謂願其壽而相與試才力以為用者得之大亦
 本昌而言即熾之所逹也耆者年老之稱艾歴也謂
 更歴無窮也疾苦則能害夀無害所以萬有千嵗也
 此反覆祝之以求夀考欲其長禦外患以安魯也僖
 公之時椘人暴横淮夷徐戎强盛而僖公僅從齊桓
 公伐楚及桓公没而魯遂與楚通至於淮夷徐戎畧
 不加意頼周公餘澤而得少安故詩人因其新周公
[031-18a]
 之廟而以周公之功望之
○泰山巖巖魯邦所詹奄有龜蒙遂荒大東至于海邦
淮夷來同莫不率從魯侯之功賦/也
 詹與瞻同望也泰山非魯夲封内地後世兼併以為
 望耳故曰詹奄大也龜䝉則魯封内二山也奄有者
 本其所固有而言也荒者開拓而大之之意大東極
 東近海之地也極東之海邦如萊牟之類是也萊牟
 與淮夷相近萊牟服則淮夷同而諸夷莫不率從矣
[031-18b]
 曰荒曰同曰從皆謂以德綏之而得其歸心如大王
 文王之得人心也
○保有鳬繹遂荒徐宅至于海邦淮夷蠻貊及彼南夷
莫不率從莫敢不諾魯侯是若賦/也
 鳬繹亦魯封内二山名保有者保其所本有也徐宅
 謂宅於徐州之地者也徐宅之海邦如郯莒之類是
 也蠻貊如徐州之戎衞北之狄是也南夷如荆楚是
 也僖公時戎狄荆楚皆為中國患及從齊桓覇令脩
[031-19a]
 政交隣故郯莒服而淮夷無不服矣淮夷服而蠻貊
 南夷莫敢不諾矣即上章淮夷來同莫不率從之意
 也若順也謂順魯侯之德也淮夷在魯東境素號崛
 强而東南往來之要衝也故所重在淮夷而特舉以
 為言此兩章蓋因前章戎狄是膺荆舒是懲則莫我
 敢承之言而終其意也
○天錫公純嘏眉壽保魯居常與許復周公之宇魯侯
燕喜令妻夀母宜大夫庶士邦國是有既多受祉黄髪
[031-19b]
兒齒賦/也
 前章累言俾爾熾昌夀臧富大耆艾諸福之備是天
 所錫之全福也祭時所嘏之福不外乎此故曰純嘏
 非謂郊天錫嘏之辭也保魯即前章奄有龜䝉保有
 鳬繹之意常與嘗同近薛之邑許近鄭之田考之春
 秋僖公時無復常許之事蓋必常易薛地在春秋之
 前許易鄭祊在春秋之初乆猶未復故詩人以此望
 僖公歟謂欲服四夷當自保魯國始而周公之故地
[031-20a]
 不可不復也魯侯燕喜者本其有德而安於所喜言
 也妻指聲姜母指成風令妻者令其妻使之順從也
 夀母者夀其母使之安樂也宜大夫庶士者宜其群
 臣使之恪恭也此脩身以刑其妻以悦其親以正其
 臣之序言欲保魯國又當自此始也邦國是有正謂
 保魯也保魯而至海邦以及於夷狄是多受祉也故
 又願其黄髮兒齒享夀無窮以永終魯國之治焉兒
 齒齒落而更生細者亦夀徴也○此詩所以頌僖公
[031-20b]
 者欲其正身以正家正家以正朝廷正朝廷以正邦
 國正邦國以正四夷乃為多福而皆歸於夀蓋非夀
 無以致成功不可以為福也
○徂來之松新甫之栢是斷是度是尋是尺松桷有舄
路寢孔碩新廟奕奕奚斯所作孔曼且碩萬民是若賦/也
 徂徠新甫二山名斷斬之也度量之也八尺曰尋桷
 榱也椽方曰桷舄方貌新廟即周公之廟以其更新
 故謂之新廟奕奕上下相承之意作者營治其事也
[031-21a]
 奚斯必以周公為重而營作盡心故特以作廟之功
 歸之曼長也且碩即寢廟孔碩也連奕奕言之則曰
 曼耳萬民是若順萬民之心也蓋周公德澤及於天
 下萬民莫不被其澤而欲其廟貌之新者見僖公之
 興此役非妄勞民力也故春秋之中凡用民力於所
 不當為必書而獨不録閟宫之作則謂此為當作不
 以為勞民耳
   閟宫九章五章章十七句二章章八句二章章
[031-21b]
   十句
    此集傳所分章也舊説以后稷之孫至克咸
    厥功十二句為一章以王曰叔父至如岡如
    陵三十八句為一章集傳則自后稷之孫至
    為周室輔十七句為一章自乃命魯公至亦
    其福女十七句為一章自秋而載嘗至如岡
    如陵十六句為一章謂籩豆大房之下當脱
    一句如鼓鐘喤喤之類均之為十七句且王
[031-22a]
    曰叔父及魯宇輔皆與女旅叶韻於義為長
 
 
 
 
 
 
 
[031-22b]
 
 
 
 
 
 
 
 詩説解頤正釋卷二十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