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養吾齋集 > 養吾齋集 卷二十二


[022-1a]
欽定四庫全書
 養吾齋集卷二十二   元 劉將孫 撰
  記八
   湖山隠處記
西湖在三百年前特隱者之所盤旋自坡公築堤種栁
遂為遊賞處自過江京都宫闕遂成富貴窟然三十年
來烟雲莽蒼雖舫嬉如故而感慨係之豈無山水佳處
著方外遊踪顧昔之覽者意豈在是後之來者去而他
[022-1b]
之山水依然吾意造物者亦厭是久矣且復如其初使
髙人勝士得覽而有之固其所也而誰與領此僊翁釋
子方各治公事而名山大川類光寵過人間於是東南
無隱處矣况湖山間哉水雲汪氏盛年以詞章給事宫
掖如沉香亭北太白中嵗從八駿宴瑶池如奉天陸九
鳯翔韓致堯燕雲朔雪抱琴來歸如還自㑹稽之庾肩
吾繩橋棧道使禱羣望又如乘槎之博望侯於是棄塵
事稱道人復尋古杭舊築於豐樂橋五步外作小樓五
[022-2a]
間上題湖山好景紫㣲史公書也下題水雲隱處本心
文樞宻書也樓後船亭十一間本心公書西湖一曲在
焉乃昔者奉親所其址則春谷趙卿所畀者船軒囘環
刻諸名士櫂歌十數未已請記水雲隱處指㸃虚無結
契以示予真復怳然如再至其處則為之記曰此疇昔
盛處也南北兩在紅雲島嶼間所謂飛龍而舞鳯者
也𦘕船來往此禁籞邸第所不能得見臺觀登而杳茫
望者也右而斷橋之曲折大佛頭之竒詭西太乙四聖
[022-2b]
之先後第一橋之風月此穿紅繞緑塗金湧碧宫省領
而禁旅衞者也左而萬松籟之欎蒼湧金之出入浄慈
之岧嶤隱約第六橋之烟浪此𦘕圖屏障摹幽冩勝横
斜髙下而不能盡得之於筆墨者也在他時為隱處得
乎若昔遭逢隆盛尚方加賚貴公名宰分地題顔亦豈
意為今日隱處哉水之今昔不見其改雲之來去邈不
可留俯仰對之得無有觸目而興懐者乎何所獨無芳
草兮何懐乎故宇抑吾聞之大隱朝市若兹隱處又以
[022-3a]
朝市之變而隱者也隱者誰獨無其意哉固有不可隱
與不得隱者矣馬上之去笳遼東之化鹤雖欲隱而去
之得乎憶開天者想月宫之遊疑巫山者繼陽臺之夢
雖欲於此而隱得乎若水雲之隱也則閲其常也如水
之無味玩其變也如雲之無心澹與泊相遭而晦與明
不異逍遥乎四方而湖山無不在目歸休乎四望而宇
宙之大總不出几案間是足以隱矣嗟乎却後百年徘
徊其處者觀於予又以悉水雲之平生其亦可永慨矣
[022-3b]
乎抑但以為觀覽之勝而已也雖然水雲不與知也水
雲名元量字大有其家尊名琳字玉甫生甲申於今八
十一七子明白燦逸清逺皆從元水雲其三各取號於
水以月天霞相玉樓為序與中鳯山人俱稱其競
秀如此宜水雲之得以遂其隱也
   自有樂地記
宇宙間樂地往往人不得而有彼非境則物人者適寓
其間樂其樂而彼不與吾隨則固安得而有之也况夫
[022-4a]
山水之雄傑本不預人事雖如歐公於滁東坡於百步
洪自以為樂矣然或内不得於意而外託以自寛談笑
之中有景景者焉燕酣之外有鬰鬰者焉地與人不相
屬也若乃揚州明月特歌舞之聚蚊山隂莫春慨風流
之過隙一往而今昔非重尋而時物異境則依然而誰
實有之至於物則尤不可常者也鈞天萬舞樂可以忘
生而夢之所逢境不可以更索牛山四顧樂足以極意
而情之所遷歡不足以勝悲地與物不與謀也厥或金
[022-4b]
谷去來笑石友之安在燕樓俛仰賦紅粉之成灰當其
作調於千年何但娯志於一餉若是者豈非已有而竟
莫之有也然則樂地果不得有乎盖有者不以境而樂
者不以物則我之所居有餘地矣簾垂而塵逺語渴而
茶香壁𦘕可以卧遊書籖可以神悟不必理登山之屐
具乘興之舟而樂亦不可名也浩歌而風雪飛長嘯而
鸞鳯合長前少後意行心㑹浴沂舞雩不足以慰其暢
也山晴禽哢天清蟲吟洞庭雲和不足以喻其適也矧
[022-5a]
清風而親友來夜雨而兄弟集寤言一室之内周旋萬
象之觀婉愉而無媿辭説豫而無餘憾此又閨門之雍
穆天性之好合是地也雖强争力奪不能以侵其疆雖
巧傾智覆不能以闖其域雖塵昏路阻亦不能使之分
且裂也謂非我之自有也可乎吾廬陵曽氏文章禮法
家也以立又特建其志以自有樂地名其堂乃本之人
心察之事理以語之不但指名教而言而名教已具是

[022-5b]
   半隱記
永豐鄧聖任屢求記半隱於我半隱其自號也或曰隱
可半乎予曰古今固無全隱也巢由之隱古矣而其言
其跡與被衣老龍吉者傳之後世語之當時竟亦與立
功立言者何異於是塵埃之中想望之如不及山林之
表咏嘆之為無涯則其隱之本心不免於以名未必不
見笑於綿上之老媪也而好事者遂從而傳隱逸傳逸
民傳髙士熾然而起隱然與史冊同其流芳而夷考之
[022-6a]
而有所不盡然也則遂壹反之曰大隱朝市嗟夫棄人
間之樂從物外之遊所求何志所望何事毋亦自放於
烟霞稍逺於名利寧不有可諒者乃猶未免於責備不
亦可悲矣乎以是言之雖謂古今無隱者可也人不能
髙飛逺舉不能不在人間四皓商山隱處政在長安不
逺一日安車聘之即隨之而起入侍稱觴功叅良平是
半世隱而半世顯也嚴子陵富春釣臺則臨江當道又
非他深宻比服羊裘以自異後來鄴侯辟穀名山所願
[022-6b]
如子陵客星之動天文則子陵之隱又以半自表鄴侯
之隱又不能以半也約畧言之聖任得處於其半亦足
矣天下事未有如半之可樂也莊生有言縁督以為經
斯半之説也仕不仕之間可以玩世飲不飲之中可以
全生此隱非隱之半真足以存我也浮湛娯嬉以為混
亦可蕭條散朗以為逹亦可黄埃赤日視之如青山白
雲石田茅屋處之如通都大衢至是則半隱者無往而
不遂亦不待隱之迹矣聖任方事親授館盛年非隱之
[022-7a]
時所謂半者有其意則於人間世非厚望而我之踪跡
亦得以自藏矣昔有過深山中見隱者自云五十年不
出户明日乃遇之市問何故則曰有事使人疑隱者皆
若此半隱固日與人相從也但相遇呼半隠則對曰諾
是真半隠矣
   蘭友記
人皆謂蘭為離騷之君子靈均楚鄉故所好尚采擬在
此不知蘭固天地之嘉草聖賢比物之志百昌之芳不
[022-7b]
列於易而同心之言乃有取於蘭吾夫子弦歌杏壇之
上浩乎天地不足以動於意而獨於猗蘭有感焉蘭之
國香其表表著見於千載之上者如此豈必以靈均重
哉予為王君植翁記蘭友植翁清修雅持取友於蘭爰
舉蘭之盛者以大其所友且夫友也者友其徳也芳深
翳宻幽逺自好蕭條山澤之間不即人而人即之此其
徳也徐孺子龍隠於西江謝安石鳯舉於東山出處不
同而一時之所植有相似者是可以言徳矣友者莫逆
[022-8a]
於心者也人心之不同如其靣然耳餘以利王貢以市
豈所謂友哉澹蕩邱壑之姿傲兀風日之操其清也可
玩而不可䙝其香也愈逺而愈不衰郭大業追逐羊叔
子三日不能已劉真長清風明月輙思許𤣥度十年人
物風致如此適可㡬許是則可以言莫逆於心者矣此
所謂不言而飲人以和者此所謂薰其徳而善者三友
之嵗寒清則清矣而風霜孤髙潔比於華子魚之獨坐
風月之與居山水之與游髙則髙矣亦如烟子霞子稱
[022-8b]
於太白藐乎與人無與也兹蘭也未甞不在人間亦未
始非耳目之近矯然而如逺悠然而若近與善人居如
入芝蘭之室久則與之俱化昔人所謂經時不見黄叔
度則鄙吝之心復生友之有益未有若此者矣芝蘭玉
樹欲其生於堦庭間封胡羯末他日淮淝事業所立揭
揭為世道重此豈風流之晤賞襟度之清適哉豈曰友
之云乎至是則與蘭友而我為蘭矣蘭不止於知心而
且見於用世亦兹芳之遇也
[022-9a]
   如心𦘕室記
黄庸之濬發天巧自得成趣不繇師傳丹青水墨花木
竹石禽鳥人物神鬼仙佛圖障山水目過手就無不滿
意又工傳神老少妍醜雖童兒不問知為誰何以如心
名其𦘕室而請記焉予曰道與藝一也未有得之於
心而繇師傳者非其至者也傳之於人者無非效人者
也於吾心何有哉傚人者極於其人則無以加矣心不
可極藝亦不可極也故善教人者必旁喻逺引待其困
[022-9b]
而忽悟然後驗其然否徴其淺深然藝成而下所自出
者必不能以大異何則所以傳者不過是物也書𦘕一
也自昔以書擅稱者未有蹈襲者也章草興而至逸少
若無以加矣而素旭之倫以及滄浪山谷化未有已也
即𦘕言之顧虎頭之筆謝安石以為蒼生以來未之有
然不聞虎頭誰歟師者周昉後來兼能移人神氣情性
笑言之姿同時韓幹僅得狀貎至昉不必師虎頭而精
入神品傳神𦘕之一耳其髙出且爾况𦘕之理何可既
[022-10a]
哉莫神者心也莫巧者心也心之所向必求所以如吾
心何事之不能而何能之不妙哉矧畫物求其似而已
粲乎吾目者横斜髙下皆吾𦘕本也参乎吾前者精神
談笑皆吾𦘕意也得之心應之手心欲其似而手如吾
心以吾之心為彼之靣吾既如吾心而彼靣豈有不似
者耶人心之不同如其靣然吾之心則一而已吾心之
一必欲其如不變於貴賤不改於清濁眉目此眉目也
顴頰此顴頰也一體有一體之動一靣有一靣之韻吾
[022-10b]
神遇其趣而道攬其英吾所欲如寧患其不如吾心而
見者亦以為甚如彼以之冩妍媸者此心也以之㸃阿
堵者此心也以之經營惨淡者此心也以之臨摹㸃染
者此心也貎萬不同而吾一欲肖之心境異而物殊而
吾一必類之心若此者固非師友講之所及形迹踐之
所進也是以呉道子學書不成而攻𦘕或謂僧繇之後
身盧稜伽一旦筆力忽似其師知其精爽之已盡豈非
心通而解㨗者與造化同其倐忽師承而積學者雖超
[022-11a]
詣不過極似而才力俱竭矣以此言之𦘕之生意不可
盡者心之生道不可得而測也昔東坡作𦘕説載子由
之言以為鬼魅易工而狗馬難好固以為至言而韓非
子已云然矣虎頭甞云人物最難其生動可狀須神韻
而後全此又非坡語大畧止吾為庸之記如心取其所
自得者甚言心之師勝人之師而古今名手之所自出
者皆具是焉予甞於名𦘕記喜其一言曰書𦘕皆須意
氣而成亦非懦夫所能作此心説也夫為如心言推之
[022-11b]
於學問則大有說矣獨為庸之精藝厯舉予之所得於
畫之説者以表庸之之心當徐熈𦘕盛行黄筌遂作脱
骨氣韻逈出熈上夫固非黄氏家法耶庸之廬陵城南
人年方盛進固未已
   菊隠記
人未有不有所託以隠者也山林朝市各繫於志之所
存花木山水亦寓於興之所適乃或幽閒獨往之懐功
名餘事之樂物於物者固然而不可易我之為我悠然
[022-12a]
其間者夫所以寄所寄也東籬婉娩髙人物外為千載
之盛徳自靈均芳䬸仙露而柴桑依約之味南山徘徊
之情寥寥乎相望於宇宙景景乎壹往為襟期可以為
至矣孰知老圃秋容寒花晚節收歛彛鼎絃歌之神功
晝錦相州之事業何所獨無芳草而獨懐乎此也於是
所以華此菊者不但隠者之所盤旋鉅公元夫亦浩然
俯仰而隠是間矣稱菊隠也維舊或曰是方嚮用於時
而何必於隠松栢之姿而梁石之望而何愛於菊予曰
[022-12b]
不然丈夫生世豈欲為隠哉寸草而春暉拱把而干霄
天之所以厚其成者固所以降是任也厥既培植敷腴
之昌於逢珪璋特逹之與於時而顧曰吾隠豈所以靈
承天寵抑隠之意不可以不之存也留侯不願三萬户
欲從赤松黄石之約謝公功成名遂而慨然於東山海
道之歸隠之迹終南之佳處或以為仕宦之徑隠之心
金馬門亦或以為避世之地也六一公以其一者隠於
六物之間不隠之隠隠之得趣物特寄焉而已濓溪以
[022-13a]
菊為花之隠逸與蓮之君子並而牡丹之富貴鼎二而
三東坡以朱遜之取黄為菊之正色稱羙之為正人况
於適隠之興其深有意於菊者襟懐趣味可知已吾記
兹隠若隠非隠秋英佳色宛其矜麗不知菊之有待於
人歟人之重此菊也見菊也如見人見人也如見菊舉
杯一笑而仰彭澤之髙風咏安陽之盛事為斯菊願之
者未渠央也
   風月吟所記
[022-13b]
清風明月在宇宙間無處不有獨無能得而専之漁夫
樵父江中山外可以有之矣而其人類非能言者解賞
惟騷人墨客邂逅傾倒以其一言直為千載風月亦賴
以自壯斯其所以為吟所者歟古今稱太白子瞻飄然
如仙而二公之得意語正在風月間清風明月不用一
錢買者太白之神情猶可想見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
之明月取之無盡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者東
坡之淋漓放浪固如在目中也此風此月千古常新吾
[022-14a]
吟吾所絶塵奔軼二仙者精意浮動吟風弄月如將見
之陟青雲以汜濫遊兮悲古人之不吾與雖然茍有其
意亦必有以異於流俗者矣萬安祐聖觀道士蕭獨清
以詩行四方為名公先進所稱甞提𤣥學西山滕玉霄
大書獨清嬾拙人予之徑遊廬阜又繇此遨遊四海意
未憖也以風月吟名集山房扁風月吟所要予記抑風
月也在此所外子以吟得而所之者幾何而所之外
無涯者又孰得有哉誰争子所風月惟無邊故不可盡
[022-14b]
將在在皆所而何特是間雖然東坡有切月批風語吾
亦為子試新發之硎清心還近道渉世即多憂甚本色
能如此容不自是故吾非甚有往復流水落花何處鶯
聲飛過垂楊不深不淺予約畧著之所見無非風月者
自是而無全風月也則是所也得其所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