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養吾齋集 > 養吾齋集 卷十五


[015-1a]
欽定四庫全書
 養吾齋集卷十五    元 劉將孫 撰
  記一
   吉州路重修學記
聖天子興崇學校毎申飭攸司罔俾廢墮不治顧㑹計
贏縮不等規制宏狹異宜嵗久近殊費而廬陵郡學廣
大荒落於江右為甚蓋自甲子前魏侯峙一新之於今
四十餘年矣迺大徳甲辰西廊之仆者起乙已丙午振
[015-1b]
文堂尊經閣之傾者正圮者崇翬飛顯設腐更朽易漫
漶復鮮繩直準平攻堅緻宻佩衿誦詠三紀以來所未
有也敎授康彦博以學録永豐周似周具圖始末來請
記曰似周之來也惟八年之三月時堂廡久敝不修而
西廡視如棄齋蕪庖斷草生之矣爰及敎授湖虞廷桂
學正洪冷天成謀焉是安得坐視弗省㑹省臺重以此
責有司府判承務馬公顯實提綱其事慨以為已任檄
廬陵孫丞世顯料之其費諉之邑數月而西廡成四齋
[015-2a]
翼翼爐亭復舊養正堂小學以及公厨完缺整敝二井
亭久廢復建雖還舊觀若無闕而堂閣積壊亦不可以
已抑費鉅不贍誰與領此時廉訪簽司郝公按部實來
疏滯飭蠱風威肅然新美學政爰以治中奉直陳公彧
董之九年冬乃合以諸公曰事莫切於此矣吾夙夜節
縮舎是復安所為授工掄材計覈㑹當期年乃大備方
振文尊經完而未美也虞冷相繼代去饒康彦博來為
敎吉康安世為正復協力善其終於是明秀堂敬義堂
[015-2b]
藏書閣周爰雅飾循序修舉殿柱内蠧簷壓弗支亟易
之工良材鉅屹如新成凡緡粟之費出内各有司存惟
治中公之不倦而同知有扎拉台朝列公適自湖北副
憲分符此來明習治體其主張綱維是也逾力以濟登
兹似周則周旋其初終與其議而知其勞請記之毋忘
諸鉅公之賜以勸後之人而學之長貳先後亦牽聮得
書願毋辭將孫受言紀載既登其嵗月次第而竊有感
也夫屋不修且壊壊之久則復之也不易是以費若此
[015-3a]
其夥也力若此其勤也為學亦若是也修身篤行戰兢
臨履豈為君子者必若是難哉百美猶懼於一缺一不
成而萬有餘喪也且夫學奚為哉學所以敎忠敎孝也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忠之屬也出一言
不敢不謹行跬步不敢不思孝之屬也故古之求忠臣
者於孝子而觀大節於其細吾道在宇宙間有迂闊而
無切近有是非而無利害有名檢而無得失一簣之不
加九仞虧焉涓流之不塞江河及焉此固為士者之所
[015-3b]
當自省也昔吾有先正為歐陽公文章勲業師表海内
然猶以晚節蚤退乃為名節之無憾士而至於歐公其
自處也猶若此學者可不念哉嗟夫廬陵固忠節之鄉
也歐公望於鄉之子弟道徳明秀而行於郊里禮節慈
孝蓋風俗之厚公猶有望於吾黨有以為之倡也今朝
廷所為敦學而敎士羣公所為竭力而崇宇者其望之
士也猶此心也其自四代以來所求於士者莫不然然
則吾黨之士厚猶懼不蔇也而可自菲乎哉士未易言
[015-4a]
也名焉而已孰不為士儻循實而求之何如斯而可謂
之士也雖及孔氏之門者猶有非吾徒者也予言之及
此也豈敢為諸君規哉竊懼夫後生之無所放流俗之
不可返吾黨與有其責而無以稱上意也嗟夫又豈獨
為士者當自警乎哉是役也贊議於府者推官王君欽
公君道幕府則經厯陳君琦知事成君文煒提控案牘
周君濟胡君世昶督工於學者前人匠提舉崔世榮
   吉州路重修儒道碑記
[015-4b]
大徳十一年丁未五月乙酉聖上龍飛制書首以學校
作養人才其俾業精行成所期望甚逺諸為士者皆賜
復終身優假甚厚既又遣使禮祭于曲阜加徽號先聖
大成至聖文宣王訓辭渾噩所以欽崇嘉樂甚褒録副
布天下乃江西廉訪副使南陽澹然蔣公元祚分治吉
贑南安適留廬陵吉蠲月望捐奉展牲府侯寮寀駿奔
走在廟薦鬯致告以昭崇丕顯休命暨禮成合燕堂上
文武髦俊山谷衣冠列坐先後者百數十人蓋禮嚴於
[015-5a]
蜡賓而事鉅於鄉飲則是嵗之臘也在泮之士迺賡載
歌曰皇興右文首崇我元聖維新之命厯代無與並明
明廉車在泮肇祀肅肅新學神具燕喜學孰新之我有
賢侯新學新綸式昭徳音於是敎授康彦博起而謀曰
新學不可以不之記也謂是前碑嘗授簡焉乃伻圖屬
筆于閩先是十年丙午彦博初上事時學録周似周方
營度補葺于朝夕之弗給學正康安世適同時庀職學
録徐濟川繼至㑹廉訪簽事李公俞郝公鑑分部相望
[015-5b]
篤意斯文勉勵興起于不懈治中奉直陳公彧實董學
政公暇則躬督時省今廣東監司濟古爾朝列公方同
知府事是崇是叶爰乃振文堂以秋修明秀敬義二堂
藏書尊經二閣以冬備先賢祠故在講堂左中更而辟
逺奠謁或不時至爰奉還其舊以及三賢二相之祠蓋
瓦級磚次第整飭則以十一年春俱新禮殿建時未久
而柱以材濕遽腐楹以薄脅致隘墀道以因舊頽缺還
擇材以易之撤扉以敬之墄平以道之儀門作且五十
[015-6a]
年鳥鼠之朝暮風雨之春秋棟蠧橈而蓋罅疏髙廣力
倍悉庚之如初赭堊翬翼與殿交煥則以秋賦工而冬
題梁若掄魁堂之改作東西齋之未備者又其餘也學
至是乃大備澹然公書先賢祠掲焉治中奉直公則終
始于是役以迄于成推官程承務敏慧繇憲幙長除用
意刑獄簿書之外尤于此亹亹焉至大三月巴爾斯布哈
嘉議公繇侍從東宮倡牧兹路嘉惠吾道周覽稱善士
益用勸贊襄于成者治中陳武義推官王承務經厯張
[015-6b]
時中知事成文緯照磨曹珣提控案牘胡世昶所為書
之詳者紀其實也於是廬陵郡學為至大初元江南列
郡大成新學第一其可弗記嗟夫記者豈獨記成事而
已哉蓋吾夫子之論邦也曰夏時殷輅周冕韶舞雖天
人禮樂之要在焉抑四代寧惟兹四事為法於後世迺
聖人通宇宙為一心兼往聖為一人者精神志氣猶可
見於此也是則吾夫子之大成也自過魯祠來唐以前
周孔迭尊開元而後定于一然自開元來豈不嚴事而
[015-7a]
異端典冊前進後加木本水源曠佚未講辭若有所諉
恭承明詔於大明升天之始然後見昔者如有闕而來
者無與繼巍巍乎大成之道金聲而玉振之矣則鳶飛
魚躍於天涵地育之下者其有思乎其亦苐以為觀美
已乎堯舜禹湯文武周孔皆以是傳者也而道獨尊於
孔氏繇孟子以皋陶伊尹萊朱太公望散宜生者不得
其所以傳孟子而來荀卿揚雄以為傳之者矣韓愈出
而荀揚不免於疵韓愈以軻死不得其傳蓋自任矣伊
[015-7b]
洛興而韓愈僅比於荀揚昔之人所為不得與於斯者
講之不精而傳之無聞也今講不可謂不精矣傳不可
謂無聞矣吾黨之士去聖人之世雖逺而逢至治之澤
方新沿伊洛而辨千年學問之所以分醇疵遡洙泗而
㑹見知聞知之所謂合符節因損益而悟粲然之何以
敝觀㑹通而識確然之此乎興將義理融為文章而學
問措之事業人才世道端有望焉二三子其有意乎青
原白鷺千古明秀四忠一節景行四方其益思所以成
[015-8a]
者有光前聞又以不負二三廉使奉宣之勤賢侯交贊
新美之力以稱聖世光寵則廬陵之昌亦邦國之光也
   永新州新修學記
永新州學往稱規制雄深因譚氏世科先後興起之中
而邑燬烟塵餘邑復建髙明前貢士揆齋龍君邦偉蓋
用力焉又四十年矣濩落日深殿傾門壓事大體重罔
敢興于不度延祐乙夘廬陵蕭安國正學事顧瞻慨然
今我弗圖何以事先聖先師然未知所以濟登兹也周
[015-8b]
還擇言非識髙力宏者無足領此凌霄蕭君穎翁浩然
特達能世俗之所不能則就而謀焉一語而合首議修
殿伻圖工度獨力任之為費千五百緡工堅緻宻不日
而成顧門弗稱復就而謀焉徧於其所知素彊委野獲
聲應氣感旁及僧槖聚少剖多又得緡如前數於是門
之修如殿㑹同知州事李侯來以世家嘗受學於名流
壹意奉奬勵圖新美繇是學大體已立諸次第以完爰
以本末屬予以記予以斯文託君昆弟歡幸其有成不
[015-9a]
敢以不敏辭昔者竊聞之聖人不能為時亦不能違時
記之言禮者極於小大輕重之所以貴而曰時為大易
之變通不居亦莫加於時是則時之用大矣君之為兹
學也豈有意於必為之改觀矣哉得凌霄周旋曲折以
底于成逢李侯維持主張以惠于終豈非所謂時也哉
以時考之而可者亦難逢者也予記成而有感於時則
亦願諸賢之無失其時也凌霄往乃祖雲心有意於鄉
校而未及竟又揆齋壻也是固有啓之者李侯稱鍾山
[015-9b]
文采廉正於公事無不盡其心焉
   㑹昌州新修儒學記
聖上龍興嘉惠斯文首興科舉以登賢才既褒進擢陞
加等凡鄉貢而來者悉齒之仕版年及者加錫服以歸
老進退光寵度越前古重惟育材之本始於學校既申
命所以崇異敦勉之者其學之無田有司相攸所宜給
以官餘壤分賁之大哉洋洋乎典謨訓誥之所未嘗有
三代禮樂制作之所不及備也維時㑹昌州判官楊景
[015-10a]
行以延祐乙夘進士實來丙辰莅事欵謁學宮顧瞻頽
壊凜然於無以奉俎豆寧惟干戈煙塵之邑因仍至此
士貧廩空安放安仰倚席曠官者且十年他固當爾爰
慨以自任首捐俸大新之自門徂堂禮殿有伉櫺星鼎
創廡繪彰施曽幾何時儀展體具是嵗之冬翰林直學
士葉天麒出守是邦重美其成念是荒落惟無田以養
故無官久無官故敝者日以仆毁者嵗以撤爰經畫于
疆是究是圖州人陳志道感於長貳之急先務也奉五
[015-10b]
十畝為之率士大興起二侯復以禮器綿蕝弗度宜木
者從木宜竹者工竹於是州之耆壽才俊相與言曰賢
侯之徳之勤不可以不之記顧百年前學之繇建宋淳
熙尚書洪文敏公之碑在訓導權學事曽某載其伻圖
次第以來請願記新學㑹昌在贑西南今為州其山襟
磅礴而帶連綿故其俗篤厚而淳壹其水近澄涵而逺
湍悍故其人物秀特而節槩往東京尹先覺侍講杭京
黼隠青城賴太博克紹唐編修稷載於圖記可考也其
[015-11a]
自于今修于鄉仕于時者如前聞人則為不負賢侯所
以修學之意矣抑學尚矣予嘗欲求唐虞以來周孔之
前之所以敎者而不可得也其時六經未作也禮樂射
御書數小學之事而徳行道藝所以興賢而登名拜而
受之者不知其何所於考也若誠意正心修身格物致
知之學雖夫子之敎未之聞也自成周盛時施及春秋
王朝之所命侯國之所表數百年間未聞其某里選而
某貢爵也嘗竊惑於此矣獨於書而得所以敎胄子者
[015-11b]
焉曰直而溫寛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憮然而悟其
敎也夫其敎之習之者如此其徳行無加焉以此游藝
其藝為何如以此從政其政當何若是有以為之本矣
鳴呼昔科之敝也文勝而質淺今一返之古矣猶懼其
文之徒樸而質之不能充也竊三誦書之敎以為諸賢
勉山川之扶輿風氣之鬱積固有以兆之矣亦惟學者
之善推其所為也豈曰榮名利達而已哉
   重修上髙縣學記
[015-12a]
上髙縣在元豐間始建蘇文定公嘗為筠司征記其朔
延祐二年廬陵曽同父敎諭是邑書來言曰上髙之北
山行六七里有隠君子者為任毅夫好義人也其子清
則尚徳而文為邑庠直學凡三卜月悉以官所得俸為
官費祭器自兵革來鹵莽不治則捐以力舎舊而圖新
之大成殿東西二梁蠧益壊學計不贍學官吏仰視竊
歎幾年於此乃乙夘臘輦美材撤而易之瓦甓磚之破
缺者完赤白之漫漶者鮮粲然宗廟百官備清則力也
[015-12b]
其父子之自竭於是不以徼名不以干利不以求福又
非有檄於前而迫於後也其所以勵流俗而樹風聲不
可以不之勸也願記之以志不朽碑謹具予愛曽君叙
其事覈而確不浮不溢而可以風可以勸也復為之言
曰修學多矣有取辦於衆力者有望給於有司者有借
之以為聲者有飾其舊以為欺者有更其一二反不如
前者有増益其所不必有者有補苴罅漏而張大之者
皆非所宜也若一家之力一士之志以其得於官者還
[015-13a]
以奉之以其小腆於私者美而成之事若淺而其心長
役若小而其益大出内之間苟無欺則公矣况不有其
當有也事其事而不求多於分表者已難矣况事育之
所餘而能捐其所甚愛也厯數於吾前取於夫子也無
得謀於夫子也無議而吾安得不取也並觀於吾類信
於我者不與厚於我者不過而問而吾何獨攬之以為
貴也嗚呼不知事夫子則已儻知事夫子必有以盡心
焉矣昔者夫子食於少施氏而飽作而曰少施氏食我
[015-13b]
以禮夫食夫子者多矣固有厚於少施氏者矣固有勤
於少施氏者矣豈盡非禮哉而夫子獨以少施氏為禮
者何也以其出於誠也然則清則之用力於斯也足以
事於夫子矣吾故樂為之記又善毅夫多善舉乙夘五
月潦驟漲一日髙數丈居民升屋顛數日不火食其父
子具飯僦舟往食之舟人髙其直概不與校所濟不勝
計水去米直涌為粥於門食餓者日千計或持金轉糴
謀鬻利謝曰吾非不受汝金留此續鄉食是皆急義輕
[015-14a]
利宜牽連得書曽君字同父吾鄉世儒家秀士延祐第
三季夏辛夘朔記
   建寧縣重修學記
三王之祭川也先河而後海此之謂知本昔者記禮者
之言之也蓋為學言之也是故鄉舉里選之取士黨庠
遂塾之敎民風化之端王道之始也三代以降破封建
為郡縣崇文藝為貢舉不以先後正本末而以髙下示
重輕上好下甚人心從之古莫古於邑然官或卑邑謂
[015-14b]
不必為善莫善於學校然士亦訾何足與共學於是山
林之外有書院功名之徑稱賢闗所養非所用所用非
所敎其流失衡決有自來矣嗟乎彼一時也皇朝造士
邁前猷而追古制敎養興勵視縣與郡一考舉論秀必
自邑以升士然後自靖以學有司交相勸勉為職業諸
邑校起發改觀相望規制上方郡無不及是則知本之
至也郡武屬邑建寧治萬山間舊學越在東門外間阻
斗角津漲不得渡瞰望拜退宋南渡鄭令繼道始遷之
[015-15a]
南門濉水前横鳯岡後踞為邑勝處暨嘉定已已錢令
衢迺建明倫堂以及齋舎門序悉備宏壯甲諸邑髙科
顯仕項背相望甫七十三年為至元辛已燬於鄰盜無
遺㑹邑望士謝君伯忠同知縣事撫綏倥偬中念鄉校
若此無以見先聖迺捐家貲度巨財具經費建大成殿
廡環門拱繪事新美顧講堂齋序未遑就朔朢班荆牆
立存綿蕞誦師説過者俛首念不及此元貞丙申山東
錢侯勉來為尹慨然肄習之無所豈其曰學㑹嵗入幾
[015-15b]
何僅四十斛餘不贍爰自長官以次佽助有差士亦用
勸咸自竭力簿李侯祐實董其役經始於大徳丁酉冬
明年春丁慶成簽事濟南潘公昻霄大書明倫堂掲焉
堂五十楹縱横十丈為書庫一東西序又各二十楹庖
湢整具其餘力以重覆殿瓦如式及於門垣墉周廬嘉
樹時植一旦森然臨川鄒君某來為敎諭列其始末請
記曰某未有以自見於斯學也前敎諭杉陽馮琯孫實
勤於其事而邑大夫士所以經營完美之者不可以不
[015-16a]
之紀也僉曰願記之邑有寓客謝蘭者謹具碑以俟余
嘉鄒君盛年初筮言不没其前功而百年二令南北二
錢相望為斯學斯堂地亦若有數既為之次第工載書
之則請有以復於二三子夫學何為者也掲焉以為名
則必有所事乎此矣學非為人而學也致知格物正心
修身孰非已之事者雖推之治國平天下大而伊傅周
召經綸制作有益於天下國家者其跡亦有時而熄而
勲名聞望掲天地而明日月者其言與之俱長則亦自
[015-16b]
為而已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士不以三代自期學不
以聖賢自任不知陋巷易地有禹稷之道顧乃自菲於
下州小邑殊時異事若無與吾責者抑知道不以窮達
計孔孟皆匹夫也邑不以所居小鄹鄒皆附庸也思昔
轍環厯聘崎嶇窮困無所庇焉以明其道今也美之宮
室以居之厚之米廩以食之立之學官以掌之復之不
征以奬之然且學之不講本之不修升堂挾䇿名焉而
已諉曰世未必我用也是則世棄士耶士自棄耶叔孫
[015-17a]
通陸賈抱遺經攜諸生轉側兵間移説馬上事難力倍
然干載君子之議猶有遺責瞻言梁木回首荒墟嵗月
幾何輪奐如舊衣冠衿佩在列洋洋固賢大夫絃歌之
化以及此而撫今懐昔免於兵革之餘安居游詠歌聖
人之道視昔賢不愈幸耶蓋聖朝如天之仁大矣詩不
云乎無徳不報二三子其何以報上哉是邑長官沁逹
噶將仕燕人錢侯字勉卿累掾臺省長建安總幕有能
聲李侯字人治最方日有聞前敎諭馮君鄉善士成績
[015-17b]
可考今敎諭鄒君字成大世明經家才美特達邑士之
有勞於是役者謝順父謝權朱景星俞世祥諸出入㑹
當之最列碑隂
   南安路上猶縣新建縣學記
南安上猶之新學始創於至元乙未一新於大徳癸夘
至乙已大備敎諭廬陵郭椿年實倡為之學成而官亦
滿邑前進士黄桂開厯叙本末來請記曰南安三邑上
猶在西山間南迫東廣西帶郴桂而文獻冠三邑宋進
[015-18a]
士有籍近年節婦有碑士果而義民直而剛入至元大
兵環而臨之者踰七旬竟以死守屠焉學由是并燬荆
榛生之者又十數年而後民安其居學乃有綿蕝乙未
以來殿堂廊廡次第大略具顧官賦猶不足以支久今
敎諭之來也慨然于學制之未備曰吾責也諸生曰廩
不足奈何曰吾以俸益之又不足吾以私財倡諸生雖
義之心未之信也一年而櫺星門成庠門齋舎如式二
年而大成殿展具按典禮翼以兩廡繢祀嚴肅三年而
[015-18b]
講堂拜臺有崇有截庖湢除治施及佑善祠咸新美之
取石于章貢甃址工堅學廩罄取給於其槖又簿正祭
器取具于廬陵皆以銅舊租湮没者嵗有増士役于有
司者為請免之興小學擇敎導聚良家子共講習文物
彬彬經過使客環視交贊今且滿復捐俸作繪先聖像
及配位義不以一未備遺後來諸生相與伐石以紀載
其盛以毋忘其賜而敎諭實嘗遊須溪先生之門幸哉
斯文之猶有託也不逺千里願記之以示來者予嘉郭
[015-19a]
君之能於其官而不自炫而黄君善為辭之信之確也
上猶一邑耳介邊鄙之間米廩之入纔幾何予視江西
邑有數倍此者矣而不見有稱道如上猶者又豈惟邑
諸學以萬石計者有矣而敝弗修官長罵而有司譙者
皆是也乃上猶而有之又乃得之於吾故人也其敢以
固陋辭既載其功圖先後狀則復為上猶言曰學始於
孝弟而極於忠信孝弟者所以修之家忠信則所以措
之事業而有國家者之所望也議論多而孝弟逺文貌
[015-19b]
飾而忠信疎此學問之敝而世道之衰古今之異也地
無小大盡其心者所以事天事無難易竭其力者所以
報上人人以小為不足為難為不可為迂為不必為而
天下無事功矣無事功則學問亦無以自見未可以此
為精而彼為粗也昔者夫子喟然思禹於千載之上乃
以致孝乎鬼神致美乎黻冕者同於溝洫萬世之功吾
黨之士其亦有感觸而悟其所謂無間者乎學之為聖
賢者皆所以為天下國家任也先輩記學而必以臣忠
[015-20a]
子孝乃不為二三子之羞而為國家之憂念哉其言之
也上猶山川深厚民氣淳古其為東南絃歌之魯者地
與學俱有助也而其事既逺矣舊邦新宇來游來歌撫
廢墟而俛仰瞻華構而徜徉相與詠郭君之敎而樂太
平之化講於斯植立於斯人才輩興而風俗益美學不
亦愈重哉予也執筆紀成不敢以空言為無益而世道
人物亦在此矣
   蒙齋書院記
[015-20b]
廬陵彭正翁復建乃祖蒙齋書院於舊址鄉耆俊鶴
田李公為之記復俾予贅一辭彭氏世讀易科第魁彦
為世家冠祖訓名扁厥有㫖哉蒙以聖功言嘗以意測
之蒙雖未有所成而天之所與者未漓推其極功有可
以為聖為賢之資而世之學者不能以相過者往往皆
聰明累之也昔者夫子之門可謂得天下英才而敎育
之矣然賜之辯求之藝其聞知𤣥悟誰足以及之而他
日傳道之所係乃屬之回愚而參魯其所以愚所以魯
[015-21a]
乃其所以得道者也蒙稱泉泉者涓涓而初出為江為
河而㑹之海皆此泉也使其沛然即溪即澗衆流之㑹
而天一之初逺矣水一也而所出者有不同故易於坎
不但稱水或以為雲或以為泉雲者氣之感泉者質之
正人生讀書識字以往精神之所驅使智慧之所鼓舞
一目之十行萬言之倚馬父兄炫之以為竒師友語之
以為異孰知詞華勝而去道逺嗜欲深而復初難復欲
反為赤子之無知而亦不可得矣大人者不失其赤子
[015-21b]
之心赤子之心者蒙之道也書院之復雖一家之舊而
今之所講非昔之所講矣昔之講者猶有科舉之業亦
不得而不從事於此也佩衿今雨如得新泉其亦樂蒙
之正而推蒙之功將昔之所未及講者於此乎語也豈
猶幸愚于童蒙為世家嘉語而已哉正翁兄弟交致其
力於此可謂知本者矣
   朴山書院記
國家混闢區宇崇植學校布人文以化天下興禮樂而
[015-22a]
敦經訓凡東南郡縣學向之因陋就簡者無不更新美
大當路省視推廣益勤間好義向風創建書院者以聞
恩錫奬重如諸學規明良相逢永念人才之本莫不由
學天庠肇新卑唐陋漢化成俗易且比屋可封家稷契
人咎陶不難上行下效凡為士者皆當扶植倡率相與
復四代黨遂之盛以承休徳敷遺于方來江西為文風
盛處廬陵郡又盛乃未聞有如他路以書院興而請者
大徳乙已吉州路太和州嚴氏朴山書院先聖燕居殿
[015-22b]
成鴻碩朋來感詠歎美塗歌里詠傳布成帙自是而講
堂齋序嵗増月益庖湢垣墉翼整完緻遊于學篋袂接
裾聮一皆前瑞陽尹嚴用父之所建也其家事非甚有
餘而沛然悉力為之故共以為尤難書院成且將次第
轉聞于上授圖請記則撮而書之蓋朴山嚴公諱某字
方子為宋咸淳間明經大儒六經俱有義疏惟易傳成
書固上之熙明藏之東觀當時名相古心江文忠公碧
梧馬公咸敬而薦之不合各為易傳序用父其子也文
[015-23a]
行如其先人平生辛勤一飯寜已不足與朋友共而無
憾且悲朴山之不遇其志不得一遂自其家塾課孫已
聚里之秀異共學且食逺方之耆俊能來下榻不厭既
刻易傳與程朱楊並驅廉訪魯山臧公夢解又發揮著
之復作室于東偏為書院㑹舊邑閲武亭址時清丘寢
諸弗度者悉正如草官棄業民野圃其處圃者請歸爰
佃之有司屋而不私規制輪奐考訂大備掲以朴山書
院示不忘先人之敎也四方師友企焉來思相與講義
[015-23b]
理之指歸潛聖賢之心學使千載之下由書院知朴山
問朴山得易傳彬彬文獻可以質不悖而俟不惑也嗟
乎學之不明也久矣古者官有學非聚士而養之也特
養老乞言敘倫敎樂于此而已乃所謂敎者在于黨庠
遂塾之間後世建學徒以多士為盛而敎之道未之講
也才不能盡致之其中敎不能盡達之其才科舉興而
學之文具益甚矣故唐之先始置書院於郡縣學之外
宋初州鎮未置學因而増之及州縣學立而書院衰朱
[015-24a]
文公振伊洛以接洙泗謂是學校不足以得人才乃因
前代之基與二三子置科舉之累相從于山林之下以
詠歌周旋于斯道繇是而書院以次畢興諸賢之轍迹
師友之游從無不為書院焉而所講者復非文公之舊
矣今科舉雖廢而書院如郡縣學文公之志嘻其荒矣
已往者不得與于斯也若興于方來無後之書院之累
而足以復文公之初者其惟朴山書院矣乎蓋石鼓白
鹿者唐之書院諸布于東南之諸郡者宋之書院若朴
[015-24b]
山書院比者皇元之書院也於是上之徳澤深矣敎化
成矣昔河汾氏﨑嶇講學于閒退之中不忍其先世之
泯没厯厯敘諸經之得于銅川府君安康獻公者然有
其名而無其書或謂其以後光前君子亦悲其志焉老
泉平生欲傳易未成書以屬之東坡坡雖以為受于老
泉而後世苐知有坡易也老泉亦不得以遂其意矣孰
如朴山之傳之有子而子之所以傳朴山者又超出乎
文字之表顯光加命具有成比將田丁王以來之易未
[015-25a]
有彰著煒奕于此豈非所謂不朽者哉亦可以不悼其
不遇矣嚴氏世居太和其初自秣陵徙用父共稱之後
山以嫓朴山云某先子太博於朴山好也用父以記託
不敢辭若書院之成規養徒之具式與其間架疆理别
列之隂
   重修南劒路順昌縣雙峰書院記
書院以雙峰稱者著順昌也所祀二廖公蓋邑人髙峰
尚書剛字用中與龜山遊學問名節推重建炎紹興間
[015-25b]
没諡文肅槎溪經略徳明字子晦為晦庵髙弟語録中
問答最多宋咸淳中提舉廖邦傑以里族持鄉節奏建
書院邑中奉四先生其址故簿廨也亨龍五馬獅子諸
山森乎前雙髻豸角仙掌巖擁乎後堂宇規制撥田營
贍魁然與四方名書院爭髙未十年而燬官據基為私
宅怙勢牢不可拔至元三十一年九月有司奉明制嘉
惠廟學四方風動郡府判蜀梅庵母公逢辰倡率公私
計直買而歸之始復為書院然因仍位置諸不稱而學
[015-26a]
官以其廩薄地寒特籍名苟嵗月去而田制於盜霸既
莫與主張是則朔朢無告禮衿佩無來跡出内變化任
匹夫為之破屋頽垣保姦聚慝弗問弗省大徳十年冬
十一月山長謝中來環瞻感憤亟詣府言書院蠧壊狀
首闢盜霸正黄景顔之罪鉤索欺隠以次畢露返侵括
欠舊疆寖歸則按儒籍懲逋播召子弟斥非類漸復儀
觀則大節殿廡自門徂堂齋序祠宇牆階逕道周廬映
帶無不治飛簷浮構觚稜文甓髙低按度無不合櫺星
[015-26b]
溝路蓋瓦級磚赤白漫漶表裏顯節無不鮮衮冕繪事
著像設位祭儀禮器以及講坐屏席日用百具無不備
厨湢完整邑倉都廩周防曲制無不至於是用力勤矣
書來請記曰書院成而代亦且至其敢以自為功哉惟
縣長官鼐滿岱進義始終力濟登兹而總管集賢員僑
李公作興於上又大書特書為書院光不記何以表見
賢守宰之勸相不記何以誅前姦而懋後圖其為我著
春秋書盜之意以絶覬覦繼泮水歌頌之興以美賢侯
[015-27a]
且於此乎語也某往備員劒泮實與聞書院之所以歸
先君子蓋為前記若謝君之難之勤蓋勤於始創而難
於復歸矣嗚呼吾道之在宇宙間綿綿延延於存亡繼
續之㑹者往往而如是也今夫功利之速效一日而赫
奕者有矣禍福之神變轉盼而盛麗者有矣若義農之
業孔孟之敎其盛也受其賜而莫名其功其衰也可廢
其人而不可廢其道以為晦矣而未嘗不明以為絶矣
而莫之為而既續之也洙泗之濱杏壇之下乃轍環既
[015-27b]
老之餘武夷之深竹林之宻又黨禁方張之際今之所
蒙蓋未有非寂寞之所周旋阨窮之所講切者人皆以
不難不勤者為過而孰知聖賢之所以繼往而開來其
道有固然哉繇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之傳莫盛於夫子
其所以盛者以六經存也繇荀况揚雄韓愈以及濂洛
諸賢之講又莫盛於朱氏其所以盛者以四書語録在
也心此心也理此理也引之而如有未發開之而如有
所待者覺之有先後而闡之有顯幽也聞知所以盛於
[015-28a]
見知以其用心苦致力深而自得之也然則吾黨之士
怠且棄者毋亦成書具在講貫粲然得之易而知之速
哉其自于今入斯門者慨然於今昔之不易登斯堂者
喟然而思師友之淵源則繇槎溪而知朱氏自髙峰
而證龜山其若是班乎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豈伊異
人予何人哉亦可以自警矣其復田本末見别碑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