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詩集傳名物鈔 > 詩集傳名物鈔 卷七


[007-1a]
欽定四庫全書
 詩集傳名物鈔卷七    元 許謙 撰
大雅三
  鄭氏詩譜大雅十八篇為正經民勞之後謂之變
  雅
文王大一/正一周公追述文王之德戒成王
 經○一章子金子文王在上於昭于天謂文王之德
  首出庶物昭徹于天故千餘年之侯國一旦受命
[007-1b]
  達于天下○又曰有周不顯帝命不時王文憲作
  丕顯丕時如詛楚文敢昭告于不顯大神蓋不字
  乃丕字也豈有告神而謂之不顯乎
 傳○一章自后稷始封至文王即位一千九十七年
  武王即位一千一百四十七年滅商一千一百五
  十九年○昭七年衛襄公卒王使如衛弔且追命
  曰云云○三章韻㑹築牆具題曰楨兩頭横木也
  旁曰榦○五章詩記祼謂以圭瓉酌鬱鬯始獻尸
[007-2a]
  也宗廟之祭以祼為主○毛氐黼白與黒也詩記
  黼繡於裳雖章數不同皆以黼為裳也○毛氏哻
  殷冠也夏后氏曰收周曰冕○左氏傳虞人之箴
  有曰獸臣司原敢告僕夫注告僕夫不敢斥尊○
  喟苦愧反○卒章聞去聲度待洛反○題下監去
  聲朝直遥反
大明大二/正二周公陳文武受命戒成王 異
 經○一章子金子挾如挾泰山之挾謂提挾而有之
[007-2b]
  也○二章詩記摯仲氏任繫其夫而言太任繫其
  子而言○三章詩緝文王之德不回邪故受此四
  方侯國之歸也有一毫覬倖之心則邪矣○四章
  監去聲載子亥反○箋天於文王為之生配於氣
  勢之處䟽名山大川皆有靈氣嵩髙曰維嶽降神
  生甫及申詩人述其所居是美其氣勢○六章燮
  蘇接反○詩記書燮友柔克有和順之意詩緝保
  安之右助之而命之以伐商以順而動因天人之
[007-3a]
  所欲是之謂燮伐詩記言大商乃所以大文武之
  德以為商大矣非德大不能伐之也
 傳○二章中陟仲反○媯匊為反汭如銳反○四章
  郃户荅反○五章䟽比其舟而渡曰造舟中央左
  右相維持曰維舟併兩船曰方舟一舟曰特舟又
  曰維舟連四舟維舟以下皆水上浮而行之○比
  毗志反○六章長丁丈反類隔切今易張丈反○
  七章朝歌見邶風傳○卒章䟽駵赤色黒鬛也檀
[007-3b]
  弓亦言戎事乗騵明非戎事不然因此武王所乗
  遂為一代常法駵音留○題下間去聲
大三/正三周公述大王文王戒成王
 傳○一章蔓音萬○山海經羭次之山漆水出焉北
  流注于渭郭氏注今漆水出岐山詩云自土沮漆
  是也水經注北流者蓋自北而南也漢志右扶風
  漆縣有漆水在縣西寰宇記鳯翔府普潤縣漆水
  源出縣東南漆溪唐普潤縣即漢漆縣地也雍録
[007-4a]
  案水經渭水自雍縣東下至岐山與岐水漆渠水
  㑹三水大小相敵故渭不能獨擅其名是以猶得
  名漆也此水東及周原之北岐山之南是為太王
  之邑故詩曰居岐之陽在渭之将其地山固名岐
  而山南有水亦名岐也岐漆渭三水同流則岐水
  之陽亦漆水之陽也故頌曰猗與漆沮潜有多魚
  毛氏釋之曰漆沮岐周之二水其說確也但詩兼
  漆沮言之而諸書止言漆不言沮不敢強通然則
[007-4b]
  緜詩潛頌之謂漆沮者普潤之漆水也大王文王
  之都在岐而普潤者岐地故也地理攷異引段氏
  云漆沮有二皆出雍州皆東入于渭特有上流下
  流之别詩自土沮漆在岐周之間是渭之上流也
  書東過漆沮叙于灃涇之下是渭之下流也羭音
  俞雍於用反餘見小雅吉日
   令案寰宇記鳯翔府東至長安三百一十九里
   長安東至同州二百八十里則二水入渭之地
[007-5a]
   東西相去六百里非一漆沮明矣雖岐下入渭
   之沮不可考其源委然決非至華原合漆之水
   也
  豳見周南及豳傳○䟽年世乆故稱曰古公猶云
  先公也○大王之大音泰後並以意求之○窑餘
  招反重直容反䟽陶瓦器竈也復者地上為之取
  土於地復築而堅之穴者鑿地為之土無所用直
  去其息土而已○二章難去聲○詩記來朝走馬
[007-5b]
  形容其初遷之時略地相宅精神風采也鄭氏以
  為避惡早且疾苟如是之迫遽則豈杖策去邠雍
  容之氣象哉○語録舊嘗見橫渠詩傳中說周至
  大王辟國已甚大其所有地皆是中國與夷狄夾
  界所空不耕之地今亦不復見此書矣意者周之
  興與元魏相似初自極北起來漸漸強大到得後
  來中原無主故遂被他取了○地理攷異郡縣志
  岐山亦名天柱山在鳯翔府岐山縣東北十里○
[007-6a]
  相釋文息亮反屬音燭○雍録邠在岐西北二百
  五十里自邠而南一百三十里為奉天縣有梁山
  渭水在梁山之南踰梁山循水可以達岐所謂率
  西水滸至于岐下也大王都岐在今鳯翔府西五
  十里是為岐周岐水之南今有周原南五十里又
  有周城云此周公采邑○三章語録荼恐是蓼屬
  故詩人與菫並稱菫乃烏頭非先苦而後甘也又
  云荼毒蓋荼有毒今人用以藥溪魚荼是菫類則
[007-6b]
  冝亦有毒而不得為苦苣矣如薺如飴乃詩人甚
  言周原之美非荼實能甘也○餳夕清反乾糖○
  䟽春官菙氏掌共燋契以待卜事注云士喪禮云
  楚焞置于燋在竈東楚焞即契所用灼龜者也燋
  謂炬其存火也士喪禮注云楚荆也然則卜用龜
  者以楚焞之木燒之於燋炬之火旣然執之以灼
  龜也焞龜開兆故曰楚焞菙時髓反燋哉約反焞
  土敦反○語録爰契我龜乃刀刻龜也古人符契
[007-7a]
  亦是以刀刻木而合之○五章度待洛反○六章
  應去聲重平聲○堵見小雅鴻雁○樂音洛○七
  章王之郭門曰臯門䟽宫之外郭門王之正門曰
  應門䟽謂朝門也朱子曰書天子有應門春秋書
  魯有雉門禮記云魯有庫門家語云衞有庫門皆
  無云諸侯有臯應者則臯應為天子之門明矣意
  者大王之時未有制度特作二門其名如此及周
  有天下遂尊以為天子之門而諸侯不得立也○
[007-7b]
  大社之大音㤗○䟽起大事至謂之冝爾雅文大
  事兵事也有事祭也冝祭名以兵凶戰危慮有負
  敗祭之以求福冝故謂之冝○八章聞去聲○詩
  緝柞柞櫟也即唐鴇羽所謂栩也櫟音歴○桵音
  緌爾雅注叢生有刺實如耳璫紫赤可啖詩䟽棫
  即柞也其材理全白無赤心者為白桵直理易破
  可為犢車輻又可為矛㦸矜今人謂之白梂或曰
  白柘二說未知孰是矜音芹柄也梂音求○鮮上
[007-8a]
  聲○詩記此章或以為專指大王或以為專指文
  王義皆未安孟子曰文王事昆夷文王猶事昆夷
  則大王安得有昆夷駾矣維其喙矣之事乎皇矣
  之詩曰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栢斯兊帝作邦作
  對自大伯王季然則柞棫拔矣行道兊矣安可專
  指以為文王之詩乎蓋敘周家之業積施屈伸之
  理始於大王而終於文王耳○卒章朝直遥反○
  䟽選士為大夫選大夫為卿則各以德而相讓也
[007-8b]
  ○間音閑馮皮冰反○語録蹶動也生是興起之
  意當時一日之間虞芮質成而來歸者四十餘國
  其勢張盛一時見之如忽然跳起也又曰麤說如
  今人言軍勢益張○相道並去聲○䟽臣能曉
  喻天下以王德宣揚王之聲譽令天下皆奔走而
  歸趨之故曰奔走有武力之臣能折止敵人之衝
  突者是能扞禦侵侮故曰禦侮○殺所界反
棫樸大四/正四咏歌文王之德 異
[007-9a]
   自此至假樂疑多周公作
 經○一章棫見緜○趣七喻反○四章語録倬彼雲
  漢則為章于天矣周王壽考則何不作人乎此等
  語言自有箇血脉流通處但涵泳久之自然見得
  條暢浹洽不必多引外來道理言語却壅滯詩人
  活底意思也周王旣是壽考豈不作成人材此事
  已自分明更著箇倬彼雲漢為章于天喚起來便
  愈見活潑潑地此所謂興也興乃興起之義凡言
[007-9b]
  興者皆當以此例觀之易以言不盡意而立象以
  盡意蓋亦如此○遐不作人古注并諸家皆作逺
  字甚無道理禮記注訓胡字最好○卒章語録遐
  不作人却是說他鼓舞作興底事工夫細宻處又
  在後一章如曰勉勉我王綱紀四方便都在他線
  索内牽著都動問勉勉即是純亦不已否曰然如
  追琢其章金玉其相是那工夫到後文章真箇是
  盛美資質真箇是堅實
[007-10a]
   竊謂卒章為有義之興言文王之徳之純也文
   之見乎外者固若金玉之追琢質之存乎中則
   實金玉也表裏如一豈致飾於外而已故勉勉
   其德之我王能綱紀乎四方也○首章左右趣
   之緫下两章二章以處言三章以出言四章言
   興善人卒章言定四方也
 傳○一章迮側格反著直略反○二章圭瓉見旱麓
  ○箋璋璋瓉也䟽玉人云大璋中璋邊璋皆是璋
[007-10b]
  瓉祭之用瓉唯祼為然祭統云君執圭瓉祼尸大
  宗伯執璋瓉亞祼詩緝璋以為瓉柄所以祼也
   案圭之制其廣三寸其厚半寸其頭斜銳寸半
   其長則天子尺有二寸公九寸侯伯七寸半圭
   曰璋言其廣之度也
  三章涇見邶谷風櫂直敎反釋文楫謂之橈或謂
  之櫂釋名云在傍撥水曰櫂○四章天漢見小雅
  大東○卒章語録問傳言美其文美其質不知所
[007-11a]
  美之人為誰曰追琢金玉以興我王之勉勉爾又
  曰須是有金玉之質方始琢磨得出若是泥土之
  質假饒如何装餙只是箇不好物事
旱麓大五/正五咏歌文王之德 異
 經○四章清酒騂牡見小雅信南山傳○卒章葛藟
  見周南葛覃樛木條枚見汝墳傳
   此詩五章有豈弟君子一語者皆興其一章無
   此語者為賦其意則在各章末句相次為義一
[007-11b]
   章君子以豈弟之道干禄二章福禄自降三章
   德及乎人四章德感乎神五章神降之福六章
   謂德旣格乎上下矣而所以求福者未嘗少懈
   此緝熙之工夫也此所以為文王也
 傳○一章地理志漢中郡南鄭縣旱山池水所出東
  北入漢○䟽楛莖似蓍上黨人織以為牛筥箱器
  又屈以為釵○樂音洛易以豉反○二章縝止忍
  反○䟽瓉者盛鬯酒之器以圭為柄以黃金為勺
[007-12a]
  青金為外朱中央有鼻寸為龍口鬯酒從中流出
  漢禮瓉槃大五升口徑八寸下有槃口徑一尺則
  瓉如勺為槃以承之天子之瓉其柄之圭長尺有
  二寸其賜諸侯蓋九寸以下○䟽黃流秬鬯也釀
  秬為酒以鬱金之草和之則黄如金色酒在器流
  動故謂之黄流鬱鬯見小雅信南山○三章鳶見
  小雅四月○五章釋文熂許氣反芟草燒之也
思齊大六/正六歌文王之德而推本言之
[007-12b]
 經
   首章專主於太任而言謂太任有齊荘之德故
   能生文王其德之本則上繼於太姜其徳之化
   則下及於太姒此四句因及太任之德之本效
   以著其所以成文王之聖也二章言文王事神
   接人各得其道三章言存諸身者純亦不已四
   章言見諸事者性與天合卒章言作成人材之
   盛
[007-13a]
 傳○二章子金子御迎也以此道迎接於家國也○
  詩緝鬼神歆之無有怨恚而不滿者無有痛傷而
  降祸者○四章難乃旦反羑音酉○卒章詩記聖
  人澤流萬世者莫大於作人所以續天地生生之
  大德也故此詩以是終焉文王之無斁孔子之誨
  人不倦其心一也典謨作於虞夏其稱堯舜禹臯
  陶已曰若稽古則此詩追述文王以為古之人復
  何疑哉
[007-13b]
皇矣大七/正七敘太王王季之德及文王伐密崇
 經○語録詩稱文王之徳處是從無然畔援無然歆
  羡上說起後面却又說不識不知順帝之則見得
  文王先有這箇工夫此心無一毫之私故見於伐
  崇伐密皆是道理合著恁地初非聖人之私怒也
  問無然畔援歆羡恐是說文王生知之資得於天
  之所命自然無畔援歆羡之意後面不識不知順
  帝之則乃是文王做工夫處曰然○又曰周人咏
[007-14a]
  文王伐崇伐密事皆以帝謂文王言之若曰此蓋
  天意云耳○問文王於君臣之義豈不洞見而容
  有革商之念哉曰此等處難說孔子謂可與立未
  可與權到那時事勢自是要住不得後來人把文
  王做一箇道行看不做聲不做氣如此形容文王
  都沒情理如文王有聲亦說文王出做事且如伐
  崇不是小小侵掠乃是大征伐詢爾仇方同爾兄
  弟以爾鉤援與爾臨衝以伐崇墉此見大段動衆
[007-14b]
  此處要做文王無意出做事不得又如說侵自阮
  疆陟我髙岡無矢我陵我陵我阿無飲我泉我泉
  我池這看見都自據有其土地這自是大段弛張
  了蓋當商之季七顛八倒上下崩頺忽於岐山下
  突出許多人也是誰當得○一章子金子耆音嗜
  謂上帝愛好之也○卒章拂符弗反
 傳○一章耆致之耆音㫖○二章檿詩書釋文及韻
  並烏簟反傳作烏劒反恐本誤○去丘吕反○䟽
[007-15a]
  自斃謂木自倒而枝葉覆地者非人斃之故曰自
  斃○行音杭○䟽河栁謂河傍赤莖小楊也皮正
  赤如絳一名雨師枝葉似松○樻去軌去愧二反
  又音匱長張丈反○串夷載路詩緝串習也夷平
  也載語助也即周頌所謂岐有夷之行謂民歸之
  者衆串習其平夷而成大路也此說亦可備一義
  ○為于偽反○三章兊字毛氏於緜曰成蹊也於
  皇矣曰易直也釋文於緜吐外反又徒外反於皇
[007-15b]
  矣徒外反是義不同而音亦不一也今傳於緜吐
  外反訓通以拔兊為木拔道通於皇矣則徒外反
  亦以拔兊為木拔道通是音異而義同也校之毛
  詁俱當作吐外反○四章貊武伯反長丁丈反皆
  類隔切即陌音掌音○間去聲○五章子金子畔
  援兩字相反歆羡只是一意但有淺深歆心動貌
  羡慕也歆淺羡深○舍音捨○左氏傳昭十五年
  密須之鼓與其大路文所以大蒐也注密須姞姓
[007-16a]
  國在安定隂密縣文王伐之得其鼓路以蒐案安
  定郡即涇州兩漢晉志注皆引為密國所在則是
  密在涇州明矣若寧州則北地郡也而朱子之言
  如此又以阮為涇州故國皆不知何據○六章郷
  許亮反○詩記用兵必有根本之地文王駐兵於
  國都以為三軍之鎮故曰依其在京○通鑑外紀
  西伯自岐徙鮮原在岐山之陽不出百里○七章
  詩記不長夏以革雖難強通然與不大聲以色立
[007-16b]
  文旣同訓詁亦當相類聲以色謂聲音與笑貌也
  夏以革為侈大與變革也不大聲以色則不事外
  飾矣不長夏以革則不縱私意矣無外飾無私意
  此明徳之實也○子金子不大聲以色則是不言
  而信不動而化不長夏以革凡事不自髙不自大
  不輕改作皆不為已甚之意不識不知全不用其
  私智○鄠音戶閎音宏天書釋文於表於驕二反
  鈇音夫○子金子横渠嘗言殷自中世棄西方之
[007-17a]
  地不顧又昆夷玁狁為患非王季不足當之故自
  帝乙之時王季以九命作伯使專征伐九命作伯
  見孔叢子○卒章屬音燭○禮䟽非時祭天謂之
  類類雖非常祭亦依正禮為之○通典禡師祭也
  為兵禱也其禮亡其神蓋蚩尤或云黃帝子金子
  禡一說祭馬祖降戶江反夫音扶
靈臺大八/正八民樂文王有臺池鐘鼓之樂 異
 經○䟽靈臺無正文諸儒說多異義鄭𤣥意謂大學
[007-17b]
  即辟雍也靈臺與辟廱同在西郊靈臺辟廱明堂
  宗廟皆異處大戴禮盧植禮記注蔡邕月令論頴
  子容春秋釋例賈逵服䖍注左傳皆以廟學明堂
  靈臺為一袁準論云明堂宗廟太學禮之大物也
  事義不同各有所為論者合以為一失之逺矣夫
  明堂者大朝諸侯講禮之處宗廟享鬼神嵗覲之
  宫辟廱大射養孤之處大學衆學之居靈臺望氣
  之觀清廟訓儉之室各有所為非一體也古有王
[007-18a]
  居明堂之禮月令則其事也天子居其中學士處
  其内君臣同處死生參並非其義也大射之禮天
  子大侯九十歩辟廱處其中今未知辟廱廣狹之
  數但二九十八加之辟廱則徑三百歩公卿大夫
  諸侯之賔百官侍從之衆非宗廟中所能容也明
  堂以祭鬼神故謂之廟明堂太廟者明堂之内太
  室非宗廟之太廟也於辟廱獻捷者謂鬼神惡之
  也或謂之學者天子之所學也春秋君行告宗廟
[007-18b]
  反獻於廟王制釋奠於學以訊馘告則太學亦廟
  也潁氏以公旣視朔遂登觀臺以其言遂故謂之
  同處夫遂者遂事之名不必同處也明堂在南郊
  就陽位而宗廟在國外非孝子之情也告朔行政
  謂之明堂夫告朔行政上下同也未聞諸侯有明
  堂之稱也齊宣王問孟子毁明堂孟子曰夫明堂
  者王者之堂也王欲行王政則勿毁之夫宗廟之
  設非獨王者也且說諸侯而敎毁宗廟為人君而
[007-19a]
  疑於可毁與否淺丈夫未有是也準之此論可以
  申明鄭意廟與明堂不同則靈臺又且别處故靈
  臺辟廱皆在郊也說音稅月令論取其宗廟之清/貌則曰清廟取其正室
  之貌則曰太廟取其堂則曰明堂取其四門之學/則曰太學取其周水圓如璧則曰辟雍異名而同
  耳釋例太廟有八名其體一也肅然清静謂之清/廟行禘祫序昭穆謂之太廟告朔行政謂之明堂
  行饗射養國老謂之辟廱占雲物望氛祥謂之靈/臺其四門之學謂之太學其中室謂之太室緫謂
  之宫因附/見于此
   靈臺乃占候遊觀之地辟廱乃行禮作樂之宫
[007-19b]
   非一所明矣作詩者頌文王之美而併數之未
   嘗以為一處也說者合之然後其論膠矣 辟
   雍禮注以辟為明雍為和詩注辟水旋丘如璧
   雍節觀者是禮注釋其義而詩注釋其形也自
   唐虞以來之學未聞有水而周之學有水此蓋
   因文王一時之制子孫遂承之以為定法耳如
   曰乃立臯門乃立應門古未有此名也太王始
   為之後増益以為天子五門諸侯三門之制如
[007-20a]
   曰造舟為梁古未有此名也文王始為之後遂
   定為天子造舟諸侯維舟大夫方舟士特舟之
   制愚意辟雍亦猶是爾築城伊淢文王營豐之
   事也營建城邑且因一時溝洫之舊蓋尚儉而
   惜民力也安知辟雍之創非因郊外田閒溝澮
   以為之乎築其地為學宫仍不廢其水道蓋亦
   一時之儉制也武王鎬京之辟雍因之故後世
   遂以為定法耳
[007-20b]
 傳○一章度徒洛反○䟽左傳秦伯獲晉侯乃舍諸
  靈臺注在京兆鄠縣周之故臺也三輔黃圖在長
  安西北四十里髙二十丈周百二十歩在豳水東
  ○釋文祲子鴆反隂陽氣相侵漸成祥○孟子集
  注經量度也營謀為也則經營皆圖度之意詩記
  經謂制其廣深營謂定其基址○令吕真反樂音
  洛題下同○李氏民謂其臺曰靈臺非文王自名
  之也○二章詩記麀鹿濯濯者行止自若也白鳥
[007-21a]
  翯翯者飛鳴自適也於牣魚躍者魚驚則潛今牣
  而躍者習於仁而自遂也○周禮韗人鼓長八尺
  鼓四尺中圍加三之一謂之鼖鼓注䟽鼓四尺者
  謂鼓面革所蒙者廣四尺也中圍加三之一者謂
  将中央圍加於面之圍三分之一也面四尺其圍
  十二尺加以三分一為四尺總十六尺徑五尺三
  寸三分寸之一也韗音運鼖賁同○卒章矇見綱
  領
[007-21b]
下武大九/正九美武王纉三王之緒
 經○二章求匹也即一章配字意○四章應去聲此
  詩美武王一章言繼三后之緒而有天下二章言
  繼先王之德上合天命而信於天下三章言徳為
  天下法四章言天下法武王五章言子孫能繼武
  王之德則能永久六章言永久之效
 傳○一章子金子或疑下字誤然周素非尚武之國
  謂之下武亦可詩緝以武為下者周之家法也○
[007-22a]
  語録問三后在天傳言旣沒而其精神上合于天
  如何曰便是又有此理曰恐只是此理上合于天
  耳曰旣有此理便有此氣或曰想是聖人禀得清
  明純粹之氣故其死也其氣上合于天曰也是如
  此這事微妙難說要人自看得世間道理有正當
  易見者又有變化無常不可窺測者如此方看得
  道理活如云文王陟降在帝左右如今若說文王
  真箇在上帝之左右有箇上帝如世間所塑之像
[007-22b]
  固不可然聖人如此說便是有此理○五章荷胡
  可反○六章朝直遥反○史記秦孝公二年天子
  致胙十九年天子致伯二十年諸侯皆賀
文王有聲大十/正十文遷豐武遷鎬 異
 傳○二章鄠音户○三章淢與洫同稱昌孕反○三
  章地理志酆水出扶風鄠縣東南北過上林苑入
  渭郡縣志灃水出京兆府鄠縣東南終南山自發
  源北流經縣東二十八里北流入渭禹貢灃水攸
[007-23a]
  同傳終南今永興軍鄠縣山也東至咸陽入渭酆
  灃豐同○六章邰湯來反而王之王于況反○卒
  章遺于貴仄愚謂當以或說為正○題下語録問
  文王更在十三四年将終事紂乎抑為牧野之舉
  乎曰看文王亦不是安坐不做事底人詩言武功
  皆是文王做來載武王武功却少但卒其伐功耳
  觀文王一時氣勢如此度必不終竟休了一似果
  實文王待他十分黃熟自落下來武王却似生擘
[007-23b]
  破一般
    右文王之什
生民大十一/正十一周公尊后稷配天推本言之
 經○一章歆字絶句毛氏讀敏字絶句鄭氏讀也○
  子金子姜嫄有邰氏女見地有巨人之跡履之而
  敏然歆歆若人道之感此是歆/字絶句於是即其攸介攸
  止之處而震動夙肅震肅即孕也由是有娠而生
  后稷也魯頌亦云上帝是依謂天之神憑依姜嫄
[007-24a]
  之身而生后稷也○又曰介助也於神所助之處
  身所止之處便初震動初肅然而有娠也○前編
  案史記姜嫄帝嚳元妃蘇氏古史因之遂以后稷
  為帝嚳之子嫄果元妃何嫌於不夫而棄其子稷
  果嚳元妃之子何為舍嫡不立而别立堯周郊太
  祖何為祖稷而不祖嚳周祀姜源何為舍祖而獨
  祀妣命禹治水之時堯之年已七十有餘矣而禹
  猶曁稷嚳之遺嫡何其少堯之嫡兄弟何其賢勞
[007-24b]
  也堯有嫡兄弟不能立又不能舉待舜而後舉之
  則堯何足以為堯乎鄭康成知史記之說為不通
  則謂姜嫄當堯之時為髙辛氏世妃蓋其世胄之
  妃也二王之後得用天子之禮故有郊禖弓韣之
  禮焉其說固足以濟史記之不通矣抑以世胄之
  妃生子又何嫌疑而棄之哉然則嫄稷母子果若
  何人邪曰證諸詩而已矣生民之詩謂姜源履帝
  武而敏歆閟宫之詩謂上帝依姜嫄而生稷則固
[007-25a]
  不必捨二詩而他考也朱子曰巨跡之說云云即/傳
  一章巨跡之說/至何足怪哉故今以詩為斷不復上附於嚳焉
  ○語録履巨跡之事有此理如漢髙祖之生亦類
  此此等不可以言盡當意㑹之可也自歐公不信
  祥瑞故後人纔見說祥瑞者皆闢之後世祥瑞固
  多是偽妄豈可因後世之偽妄而併真實者皆以
  為無鳯鳥不至河不出圖孔子之言也不成亦以
  為非
[007-25b]
   弗無之為言有也弗無子即有子也如莫匪爾
   極者皆是爾極也求福不回者求福之正也方
   社不莫者祭之早也其則不逺者則之近也此
   類皆詩人之反辭他書如不有君子者無君子
   也無非事者皆是事也其類不一謂弗無為有
   何不可者自毛氏以弗為去鄭氏以弗為祓皆
   主於祭祀而言故諸儒之說始膠而后稷之生
   終不得其實𤣥鳥之詩曰天命𤣥鳥降而生商
[007-26a]
   則契因祀郊禖而生固經意也而此經唯曰克
   禋克祀何所據而遂亦以為祀郊禖邪夫禋者
   精意以享神不必附㑹為何神也蓋姜嫄者姜
   姓之處女其性好事鬼神能精意享祀正猶陳
   大姬好巫覡禱祈鬼神之類為其能禋祀也故
   鬼神依之而生神子於是因出郊履大人之跡
   而生稷焉克禋克祀非求子也以弗無子神之
   異也且克者已然之辭非致力於此之謂如成
[007-26b]
   湯之克寛克仁王季之克明克類凡詩書言克
   類皆謂其能若是爾今試徐誦其文而以意隨
   之謂姜嫄能禋能祀是以有子則辭甚順理甚
   明若曰禋祀以祓去無子之疾則二克字為不
   辭甚矣以是求詩庶幾得詩人之意
  二章子金子達如字亦通先生如達不坼不副無
  災無害以赫厥靈詩人異之也異之者神之也上
  帝不寧不康禋祀居然生子姜嫄疑之也疑之者
[007-27a]
  耻之也耻之故棄之○又曰上帝不安享我之禋
  祀乎胡為使我不夫而育也起下章棄寘之意○
  三章音孤訏況于反○子金子不夫而育疑而
  棄之其異如此神而收之○四章毛氏幪幪然茂
  盛也唪唪然多實也○五章褎釋文徐秀反案字
  書當作余救反若徐秀仄則袖字也○子金子后
  稷之穡凡上章荏菽禾麥𤓰瓞之類但后稷所種
  斂則各有助其成實之道蓋知其性及其漬種之
[007-27b]
  法與地之宜天之時故實有以方苞種褎發秀堅
  好穎栗之也至下章秬秠穈芑則又自后稷而始
  種之爾堯以棄敎民稼穡有功生人故封之又以
  其母感化而育不由有父故使其繼母氏之國祚
  之土而命之曰姬氏邰在武功有后稷祠姜嫄祠
  又見周南漬種種褎之種支勇反○子金子又案
  易大傳曰神農氏作斲木為耜揉木為耒以敎天
  下則耕稼之利其來久矣書曰播時百糓詩稱誕
[007-28a]
  降嘉種貽我來牟則百榖之備自稷始也趙過曰
  后稷始畎田則畎壠之法自稷始也晉董氏曰辰
  以成善后稷是相則農時之節自稷始也大哉后
  稷之為天下烈矣其流慶子孫光有天下冝哉○
  詩緝首章述姜嫄禱而生后稷次章述稷生之易
  三章述稷生而見棄四章述稷幼好種植五章述
  稷掌稼穡而封邰六章述稷敎播種七章述稷祭
  祀末章言尊稷配天
[007-28b]
 傳○一章祓音弗韣音獨䟽𤣥鳥至以下至郊禖之
  前月令文𤣥鳥燕也燕至在春分二月之中感陽
  氣而來集人堂宇其來主為産乳蕃滋故王者重
  其初至之日用牛羊豕之太牢祀於郊禖之神敬
  其事故天子親徃后妃率九嬪從之而徃侍御於
  祭焉天子内宫有后也夫人也嬪也世婦也女御
  也獨言九嬪舉中而言天子所御謂已被幸有娠
  者也使太祝酌酒飲之於郊禖之庭以神之惠光
[007-29a]
  顯之旣飲之酒又帶以弓之韣衣授以弓矢使執
  之於郊禖之前弓矢男子之事冀其所生為男也
   愚案傳但舉周之禮以解詩上古禮未必盡然
   況前言髙辛世妃則非髙辛帝矣亦不得用此
   禮也今若以愚之前說求詩則此說自不必用
  嬪音頻拇莫后反足大指娠音身懷孕也○二章
  副孚逼反此類隔切今易拍逼反○䟽羊初生達
  小名羔未成羊曰羜大曰羊○易以䜴反○三章
[007-29b]
  六書故腓脛後肉腓腸也牛羊腓字之嬰兒不能
  跂乳牛羊俯傴而乳字之在其腓間故曰腓字○
  藉慈借反○四章好種好耕之好呼報反○五章
  詩緝他人之穡則任其自然惟后稷之穡則盡人
  力之助有相之之道焉賛化育之一端歟○漬疾
  賜反其種為種之種支勇反後章是種同秕補履
  反不成粟也○六章秠孚鄙反類隔切今易鋪鄙
  反○爾雅䟽秬是黒黍之大名黒黍之中一稃有
[007-30a]
  二米者别名為秠稃音孚榖皮也○七章抒食汝
  反䟽抒臼抒米以出臼也蒼頡云抒取出也○䟽
  蹂踐其黍然後舂之○浙星歴反䟽洮米也洮音
  陶○蕭見小雅蓼蕭○膟音律膋音遼皆腸間脂
  ○爇如劣仄○䟽軷謂祭行道神秋官犬人凡祭
  祀供犬牲伏瘞亦如之注伏謂伏犬以王車轢之
  此用羝亦伏體軷上今案月令注行在廟門外之
  西為軷壤厚三寸廣五尺輪四尺北面設主于軷
[007-30b]
  上而祭之又夏官大馭掌馭王路以祀及犯軷注
  行山曰軷犯之者封土為山象以菩芻棘柏為神
  主既祭以車轢之而去喻無險難也䟽菩芻棘柏
  三者但用其一為神主則可也轢音歴廣古曠反
  東西曰廣南北曰輪菩負倍二首難乃旦反○詩
  緝内言焫蕭外言軷則羣祀皆舉矣○傅音附○
  卒章葅側魚仄醢呼改反○䟽太羮肉汁太古之
  羮也不調以鹽菜以其質故以瓦器盛之大音泰
[007-31a]
  ○題下釐音僖
行葦大十二/正十二祭畢而燕父兄耆老 異
 傳○一章葦見秦蒹葭䟽葦初生為葭此禁牛羊勿
  踐則是春夏時事而言葦者此愛其為人用人之
  所用在於成葦故以成形名之傳謂勾萌之時正
  此意○毛氏戚戚内相親也䟽親親起於心内故
  言内相親詩記唯體之深者為能識之○詩記肆
  之筵所以行燕禮也授之几者優尊也○二章重
[007-31b]
  直容反䟽旣言肆筵上又設席故知重席也不過
  下莞上簟而已禮注筵亦席也鋪陳曰筵藉之曰
  席以在下為鋪陳在上人所蹈藉故在下稱筵在
  上稱席莞故歡反○李氏緝御即所謂更僕○醻
  市流反醆阻限反○䟽以肉作醤曰醢醓肉汁也
  用肉為醢特有多汁故以醓為名其無汁者自以
  所用之肉魚雁之屬為之名也○殽字本當作肴
  說文啖也徐鍇謂已脩庖之可入口也䟽燔炙是
[007-32a]
  正饌以脾與臄為加助故謂之嘉○比毗志反○
  三章鍭音侯則下句字不必協○䟽弓人為弓唯
  言用漆不言畫則漆上又畫之其諸侯公卿冝與
  射者自當各有其弓不必畫矣李氏引荀子云天
  子彫弓諸侯彤弓大夫黒弓公羊傳注亦云天子
  彫弓諸侯彤弓大夫嬰弓士盧弓○鏃作木反矢
  鋒也䟽爾雅金鏃翦羽謂之鏃注金鏑斷羽使前
  重也闗西曰箭江淮曰鍭則鍭者鐵鏃之矢名也
[007-32b]
  鏑音滴即鏃也○參亭之參七南反參分之參蘇
  甘反中陟仲反○純音全竒紀冝反案儀禮大射
  儀公及諸公卿大夫射畢司射視筭二筭為純一
  筭為竒司射取賢獲執之告于公右勝則曰右賢
  於左左勝則曰左賢於右以純數告若有竒者亦
  曰竒若左右鈞則左右各執一筭以告曰左右鈞
  注純猶全也耦隂陽也又案禮記投壺之禮賔主
  黨卒投司射請數二筭為純一筭為竒遂以竒筭
[007-33a]
  告曰某黨賢於某黨若干純竒則曰竒鈞則曰左
  右鈞䟽二筭合為一純一筭謂不滿純者故云竒
  以左右數鈞等之餘筭手執以告勝者若雙數則
  曰苦干純隻數則曰若干竒猶十筭則云五純九
  筭則曰九竒鈞等則左右各執一筭以告曰左右
  鈞朱子曰恐或是九筭則曰四純一竒也○搢音
  晉䟽搢插也挾謂手挾之射用四矢故插三於帶
  間挾一以扣弦而射也此謂卿大夫若君則使人
[007-33b]
  屬矢不親挾也詩緝案儀禮郷射大射皆云搢三
  挾一个又云挾乗矢注方持弦矢曰挾弦縱而矢
  横為方凡挾矢於二指之間横之謂左手執弓把
  見矢鏃於把外右手大指鉤弦二指挾持其矢故
  弦縱而矢横弦與矢作十字故方也凡兩物夾一
  物曰挾此矢在弦之外二指之内故曰挾乗時證
  反縱子容反見音現○憮好吳反敖五報反偝音
  佩投壺令弟子辭曰母憮母敖母偝立母踰言注
[007-34a]
  弟子賔主黨年穉者為其立堂下相䙝慢司射戒
  令之母憮敖慢也偝立不正郷前也踰言逺談語
  也卿許亮仄○儁祖峻反○詩記四鍭旣鈞泛言
  射者也故繼之曰序賔以賢四鍭如𣗳專言勝者
  也故繼之曰序賔以不侮○又曰此章鄭𤣥以為
  将養老大射擇士王肅以為燕射以詩之所敘考
  之儀禮王肅之說是也然學者讀此詩當深挹順
  弟和樂之風以自陶冶若一一拘牽禮文則其味
[007-34b]
  薄矣又曰孔頴達難王肅燕射之說謂燕射旅酬
  之後乃為之不當設文於曽孫為主之上豈先為
  燕射而後酌酒哉遂從鄭氏以為大射抑不知此
  篇乃成周燕宗族兄弟之詩非大射擇士時也案
  儀禮燕射如郷射之禮射雖畢而飲未終舉觶無
  筭爵獻酌尚多言酌大斗祈黄耉於既射之後亦
  豈不可乎○卒章䟽醹酒之醇者○黄耉又見小
  雅南山有臺傳○識音志蘄與祈同○鮐魚也湯
[007-35a]
  來反
旣醉大十三/正十三父兄荅行葦 異
 傳○二章䟽歸俎者以牲體實之於俎故又謂之俎
  實○三章詩記周之追王止於太王則宗廟之祭
  尸之尊者乃公尸也○毛氏公尸天子以卿䟽引
  白虎通王者宗廟以卿為尸射以公為耦三公尊
  近天子親稽首拜尸避嫌故不以公為尸○嘏古
  雅反見小雅天保○四章籩豆見豳伐柯○詩記
[007-35b]
  静言其滌濯且敬也嘉言其新美而時也○五章
  特牲饋食禮嗣舉奠盥入北面再拜稽首尸執奠
  進受復位祭酒啐酒尸舉肝舉奠左執觶再拜稽
  首進受肝復位坐食肝卒觶拜尸備荅拜焉舉奠
  洗酌入尸拜受舉奠荅拜尸祭酒啐酒奠之舉奠
  出復位注䟽嗣主人将為後者舉猶飲也謂舉而
  飲之奠者奠於鉶南備猶盡也愚案自尸執奠至
  尸備荅拜焉舉之事也自舉奠洗酌入至出復位
[007-36a]
  奠之事也前言祭酒啐酒嗣子也後言祭酒啐酒
  尸也四言舉奠皆稱嗣子也食音寺盥音管稽音
  啓啐取内反觶支義反鉶音刑○詩記祭祀之終
  有嗣舉奠所以致其傳付祖考德澤之意深矣
  八章媛于眷反
鳧鷖大十四/正十四繹而賔尸 異
 經○二章詩緝來而冝之謂樂之也○三章湑息汝
  反○本義鳧鷖在涇在沙謂公尸和樂如水鳥在
[007-36b]
  水中及水旁得其所爾在沙渚潨亹皆水旁爾鄭
  氏曲為分别以譬在宗廟等處者皆臆說也
 傳○一章爾雅注鳧似鴨而小長尾背上有文今江
  東亦呼為鸍陸璣䟽大小如鴨青色卑脚短喙水
  鳥之謹愿者也廣韻野鴨也鸍施彌二音○䟽鷖
  一名水鶚埤雅鳧好沒鷖好浮故鷖一名漚漚即
  鷗也形色似白鴿小而羣飛○箋祭祀既畢明日
  又設禮而與尸燕䟽言公尸來燕則是祭後燕尸
[007-37a]
  非祭時也燕尸之禮大夫謂之賔尸即用其祭之
  日今有司徹是其事也天子諸侯則謂之繹以祭
  之明日春秋宣八年言辛巳有事於太廟壬午猶
  繹是謂在明日也○三章泲子禮反見小雅伐木
  ○四章䟽潨字從水衆知是水㑹聚之處○卒章
  漢地理志金城郡浩亹縣注浩水名也亹者水流
  峽山間兩岸深若門也浩音誥
假樂大十五/正十五公尸荅鳧鷖 異
[007-37b]
 經○語録嘉樂詩次章不說其他但願其子孫之多
  且賢耳此意甚好然此亦理之常若堯舜之子不
  肖則非常理也又曰干禄百福子孫千億是願其
  子孫之多穆穆至舊章是願其子孫之賢又曰此
  詩末章即承上章之意故上章云四方之綱而下
  章即繼之曰之綱之紀蓋張之為綱理之為紀下
  面百辟卿士至於庶民皆是賴君以為綱所謂不
  解于位者蓋欲綱常張而不弛也
[007-38a]
 傳○一章重直龍反○二章適丁歴反
公劉大十六/正十六召康公戒成玉
 經○一章干見周南兔罝傳戈見秦無衣○詩中十
  廼字四乃字義皆同○二章瑶見衞木𤓰傳○三
  章詩緝百泉衆水也案通典漢安定郡朝那縣地
  唐為原州百泉縣蓋因詩百泉而得名○五章隰
  原即禹貢原隰在邠州○徹尺列反
 傳○一章公劉世次見周南○釋文王肅云公號劉
[007-38b]
  名尚書傳公爵劉名王基云公劉字也周人以諱
  事神王者祫百世召公不當舉名子金子曰周家
  稱公自公劉始然則書傳之說為是也○詩緝埸
  疆皆田之界畔然詩言廼埸廼疆當有小别疆如
  封疆所包者廣故王氏於信南山言疆者為之大
  界然則埸是小界今之小田塍也塍食乗反○餱
  見小雅伐木糧說文糓食糗去九反說文𤎅米麥
  徐鍇曰煼乾米麥也𤎅音遨煼初爪反乾音干○
[007-39a]
  䟽戚揚皆斧鉞之别名鉞大而斧小六韜云大柯
  斧重八斤一名大鉞召音邵康公名奭音適見召
  南○二章釋文相息亮反○鞞琫見小雅瞻彼洛
  矣鞘音肖○語録容糗如今之香囊○三章朱子
  嬪于京依其在京則岐周之京也王配于京則鎬
  京也春秋所書京師則洛邑也皆仍其本號而稱
  之猶晉之云新絳故絳也詩記洛邑亦謂之洛師
  正京師之意也○論難並去聲度徒洛反○四章
[007-39b]
  筵見行葦○䟽饗禮當享太牢以飲賔此唯用豕
  者周禮凡禮賔客國新殺禮公劉新至豳殺禮也
  享音烹殺所界反○語録君之宗之只是公劉自
  為羣臣之宗主○宫室成而祭之曰落左氏傳願
  與諸侯落之○勞即到反屬音燭○左氏傳哀四
  年楚襲蠻氏蠻氏潰蠻子赤奔晉晋執蠻子與五
  大夫以畀楚師司馬致邑立宗焉以誘其遺民而
  盡俘以歸注楚復詐為蠻子作邑立其宗主○五
[007-40a]
  章䟽東西為廣南北為長○辟音闢○測景見鄘
  定之方中○背蒲昧反○箋大國三軍以其餘卒
  為羡今公劉遷於豳民始從之丁夫適滿三軍之
  數單者無羡卒也䟽凡起徒役無過家一人以其
  餘為羡羡謂家之副丁也三單則是單而無副三
  軍三萬七千五百人從遷之家不滿此數故通取
  羡卒始滿今案傳謂三單未詳蓋不取鄭說也今
  姑記此以備訓詁○孟子集注周時一夫授田百
[007-40b]
  畆郷遂用貢法十夫有溝都鄙用助法八家同井
  耕則通力而作收則計畆而分故謂之徹語録徹
  通也乃是横渠說然以孟子攷之只曰八家皆私
  百畝同飬公田又春秋傳云公田不治則非民私
  田不治則非吏似又與横渠之說不同蓋未必是
  計畝而分也○䟽山西夕始得陽故曰夕陽○䟽
  夕陽者緫言豳人一國之所處其界在山之西不
  知是何山也書傳說太王去豳踰梁山注云梁山
[007-41a]
  在岐山東北然則豳國之東有大山者其唯梁山
  乎○卒章詩緝鍛打鐵也稽康好鍛是也○郷許
  亮反○地理志吳山在扶風汧縣西即岍山又謂
  之吳嶽
洞酌大十七/正十七召康公戒成王
 經○一章挹酌也豈苦亥反○二章罍見周南卷耳
 傳○一章䟽行者道也潦者雨水也行道上雨水流
  聚故云流潦○詩記雖行潦汙賤之水苟挹而注
[007-41b]
  之則遂可以餴饎孟子曰雖有惡人齊戒沐浴則
  可以祀上帝此所以為戒成王也○毛氏樂以彊
  教之易以說安之䟽樂者人之所愛當自彊以教
  之易謂性之和恱當以安民故云恱以安之一人
  而云父母故云有父尊有母親今傳用表記本語
  樂音洛易羊豉反
卷阿大十八/正十八召康公戒成王
 經○七經小傳召康公何以不欲成王似先王而曰
[007-42a]
  似先公曰成王之時周之先王惟有文武皆聖人
  不可似也欲成王似其可及者莫若先公也召公
  戒成王作公劉之詩周公戒成王作太王之詩所
  以不及文武意皆可知矣○一章飄避遥反○六
  章顒魚容反卭五岡反○七章藹於害反
   二三四章上二句皆言已有之福戒辭唯在第
   四句彌者益也終也欲王充益而終德性之所
   固有也俾爾者謂天錫爾上二句之福所以使
[007-42b]
   汝彌其性果能若是則有下句之效矣○顒顒
   卭卭如圭如璋以徳言也令聞以聲譽言也令
   望以威儀言也内外兼備則為四方之綱矣○
   七八章上三句興第四句鳯凰興吉士吉人止
   與天則興王也○九章惟梧桐之生菶菶萋萋
   則鳯凰之鳴雝雝喈喈以興下章君子之車馬
   庶多而閑習則吉士之來者衆矣蓋賢者之進
   必以義上之人致敬以有禮則興者多也
[007-43a]
 傳○三章昄符版反類隔切今易部版反釋文又有
  方滿反即類隔切版字○五章相息亮仄行下孟
  反○七章䟽說文鳯神鳥也其像鴻前麐後蛇頭
  魚尾鸛顙鴛思龍文龜背燕頷雞喙五色備舉出
  於東方君子之國見則天下安寧飛則羣鳥從以
  萬數山海經状如鶴五彩而文首文曰德翼文曰
  順背文曰義膺文曰仁腹文曰信飲食自歌自舞
  京房易傳髙文二漢書髙五六尺麐麟同○九章
[007-43b]
  䟽爾雅櫬梧注今梧桐又曰榮桐木注即梧桐然
  則梧桐一木耳埤雅以其皮青號曰青桐華淨妍
  雅極可愛櫜鄂皆五其子似乳綴於櫜鄂櫬初覲
  反櫜音羔○卒章尚書孔傳賡續也載成也
民勞大十九/變一厲王時同列相戒
 經○語録問第二章末謂無棄爾勞以為王休蓋以
  為王者之休莫大於得人惟羣臣無棄其功然後
  可以為王之休美至三章謂敬慎威儀以近有德
[007-44a]
  蓋為旣能拒絶小人必湏自反於已能自反於已
  又不可以不親有德之人不然則雖欲絶去小人
  未必有以服其心也後二章無俾正敗無俾正反
  尤見詩人憂慮之深蓋正敗則惟敗壊吾之正道
  而正反則全然反乎正矣其憂慮之意蓋一章切
  於一章也先生頷之○二章惽音昬○三章釋文
  近附近之近○卒章繾綣釋文上音遣下起阮反
  字書又上去戰反下丘願反
[007-44b]
   此詩每章皆以無縱詭隨式遏寇虐對言蓋詭
   隨柔惡也寇虐剛惡也人無正直之德則柔者
   便辟側媚以容身剛者强暴横虐以立威情之
   常也有國家者於此二者無縱而式遏之則所
   進者皆正直之人矣○無縱詭隨所謹者自輕
   以至重惟繾綣者有遲回顧戀漸漬諂巧之意
   所以固結者深是則小人詭隨之尤而人少有
   覺之者故於篇終言之而與無俾正反同戒也
[007-45a]
 傳○一章幾釋文音祈近也○詩緝逺謂夷狄邇謂
  中國治道略外而詳内夷狄則撫柔之而已中國
  則禮樂之治甚詳故必能其事也○專為之為去
  聲
   䟽引左傳服䖍注穆公召康公十六世孫今案
   史記但云召公以下九世至惠侯而不著其年
   諡謂惠侯當厲王奔彘之時下至十五世則為
   繆侯繆侯七年為魯隱公元年與䟽不合蓋國
[007-45b]
   微史失不可考信故傳但曰康公之後
  䟽成康昭穆共懿孝夷厲凡九王不數成王懿孝
  兄弟同世故曰七世今案懿孝當云共孝○二章
  讙喧歡二音惽怓毛氏大亂也今傳從箋韻書惽
  不明也說文怓亂也當訓為昬亂近毛意○四章
  女音汝○箋戎雖小子而式𢎞大易曰君子出其
  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况其邇者乎出其言不善
  則千里之外違之況其邇者乎是以此戒之
[007-46a]
大二十/變二同列相戒 異
 經○五章殿都練反○六章李氏苟能順天之理以
  牗民則其教不肅而成其政不嚴而治益者言其
  無求多也特言攜者以帶上文言之爾今之民旣
  多邪僻矣而又為邪僻何以牖民哉詩緝如徃取
  物之必得如手攜物之必從也攜而必從非别立
  一道以増益之也因其所固有耳牖民之道甚易
  也今民雖多邪僻而本然之天自若亦唯因其固
[007-46b]
  有而開明之耳勿自立法以彊之自立法則是益
  也非天也○卒章毛氏戲豫逸豫馳驅自恣也詩
  緝戲豫即無逸所謂耽樂馳驅即無逸所謂遊田
  也
   此詩雖同列相戒之言而後三章實君之任蓋
   責同列以道其君使知此也一詩之意在出話
   不然為猶不逺兩語故於首章見之而猶又話
   之本也故下唯言猶之未逺二章戒其出話之
[007-47a]
   必合於道也三四五章戒其當逺猶也三章言
   不聽已之謀四章言用事者皆年少而無老成
   五章言善人見亂而緘黙小子蹻蹻善人載尸
   雖各止一句言及而意全在此二語後三章正
   言以告之使道王也六章當順天以教民七章
   當脩德以安衆八章戒謹恐懼以終之
 傳○一章詩緝管小物也蔑棄聖人而管管然自用
  其私智其所見亦小○箋凡伯周同姓周公之𦙍
[007-47b]
  為王卿士䟽凡蓋畿内之國杜預云汲郡共縣東
  南有凡城共縣漢屬河内郡在周東都之畿内○
  女音汝夫音扶四章並同○二章沓徒合反○三
  章釋文五刀反毛氏猶謷謷也謷五報反
  音與五刀近今傳許驕反字書聲也與自得
  之意不類當從釋文音○芻蕘毛氏及箋皆作薪
  采者䟽芻者飼馬牛之草蕘者供然火之草蕘是
  薪以薪亦是采取故連言薪采今案䟽意薪主蕘
[007-48a]
  采主芻若言采薪則疑專主於薪言薪采則采芻
  薪蕘兩意備當從薪采為是○四章熇釋文許酷
  反一許各反不必言叶恐叶字誤○少施照反○
  五章毛氏夸毗以體柔人䟽屈已卑身求得於人
  曰體柔然則夸毗者便僻其足前却為恭以形體
  順從於人也傳雖不用此訓而此說亦有理因附
  見○度徒洛反○六章壎箎見小雅何人斯○和
  胡卧反○璋圭見棫樸○道去聲○卒章語録渝
[007-48b]
  變也渝未至於怒亦大槩相似○又曰旦明祗一
  意這箇豈是人自如此皆有來處則纔有少肆意
  他便見又曰這裏若有些違他理便恰似天知得
  一般所以說日監在兹監去聲○又曰天體物而
  不遺指理而言仁體事而無不在指心而言天下
  一切事皆此心發見爾又曰昊天曰明及爾出王
  昊天曰旦及爾游衍言人之所以為人者皆天之
  所為故雖起居動作之頃而所謂天者未嘗不在
[007-49a]
  也
    右生民之什
大廿一/變三託紂刺厲王
 經○一章蕩唐黨反鮮息淺反○五章號户刀反呼
  又火胡反○六章蜩音條○卒章沛音貝○語録
  首章前四句有怨天之辭後四句乃解前四句謂
  天之降命本無不善惟人不以善道自終故天命
  亦不克終如疾威而多邪僻也此章之意旣如此
[007-49b]
  故自次章以下託文王言紂之辭而皆就人君身
  上說使知其非天之過如女興是力爾德不明與
  天不湎爾以酒匪上帝不時之類皆自發明首章
  之意
   首章言人之多辟非天命之本然實自失其初
   爾以起後章之意二章言用暴虐聚斂之臣天
   降慆德指三四句女興是力指五六句三章而
   秉義類謂女以為善類而秉之者乃下文彊禦
[007-50a]
   之類蓋心德不明以不義為義也流言者便佞
   辯捷如水之流也侯作侯祝靡届靡究言任用
   非人致民之怨謗無所不至此兩章皆用人之
   失四章言尚氣陵物不知脩德而惡人以類而
   聚五章沈湎於酒此兩章皆脩已之失六章言
   政事亂七章言棄舊典此兩章皆為政之失卒
   章言君自絶於天則必亡之兆以終首章之意
   ○此詩賦體而未嘗一及當時之事皆以殷紂
[007-50b]
   言之雖謂之比可也
 傳○一章詩記受天地之中一也則靡不有初敗以
  取禍者衆則鮮克有終鮮克有終則命靡諶矣○
  二章詩緝契始封於商其地在上洛湯受命於亳
  殷其地在蒙故後世或謂之殷今曰殷商并舉之
  也○斂去聲○詩緝君子小人之生昔人以為各
  有天命将治則生君子将亂則生小人天降慆德
  是将亂而生小人然亂世未嘗無君子也厲王之
[007-51a]
  世天非獨生榮夷衛巫也凡伯召穆之徒皆在焉
  奈王不用何○三章應去聲○四章䟽陪貳謂副
  貳王者則三公也○五章詩緝湎酒不義非天使
  之是汝自為惡也言此以發首章靡不有初鮮克
  有終之意○六章蜩螗見豳七月○幾平聲○文
  選注世本注曰鬼方於漢則先零戎是也○卒章
  拔皮八本末二反蹶音厥○孟子注夏禹之世號
  夏后氏后君也禹受禪於君故夏稱后
[007-51b]
大廿二/變四衛武公自警
 經○四章洒色懈反埽素報反○詩緝庭宫中也廷
  朝廷也廷内指宫庭而字作廷易揚于王庭指朝
  廷而字作庭古字通用○五章玷釋文又丁念反
  ○六章朕直稔反繩繩見周南螽斯傳○八章辟
  音璧
   此詩前八章皆兩章相與為義九章以後則四
   章相與為義德者得之於心外不可見維發於
[007-52a]
   威儀言語乃可見爾故專致謹於此制於外所
   以養其中也一二章言人不可不謹威儀以起
   下章謂威儀抑抑是德之廉隅見於外者也德
   雖人所固有而氣質則有愚哲之不齊然生民
   有欲不學則無有哲而不變為愚者矣衆人而
   愚固有氣質之病若哲人而愚則亦不能自強
   而反戾其常德爾是以君子莫強於盡人道則
   四方皆以為訓大其德行審其謀猶慎其威儀
[007-52b]
   則民皆法之矣三四章始及於自警曰在于今
   則指已而言也謂亂政敗德莫甚於酒今雖縱
   欲而惟湛樂之從獨不念其紹繼之緒乎不知
   廣求先王之道而能執其法以守行之也故皇
   天之所以厭棄之者為不能脩德而趨下如泉
   之流也則又戒之曰無淪䧟相與而敗亡冝先
   齊其家次及於國與天下也五六章戒其慎言
   謹行五則歸重於言六則歸重於行又言感應
[007-53a]
   之理謂能惠于朋友庶民小子則子孫繩繩百
   世而萬民無有不承之者七八章慎德之要以
   及其效此即中庸戒慎恐懼之工夫謂視爾友
   於君子之時和柔爾之顔色固無過矣然於人
   所共見或勉強而為之相爾在室中屋漏不與
   物交之際庶幾亦戒懼而無愧於心則盡善矣
   暗室屋漏無以為不顯而人莫我見人雖不可
   見鬼神其見之矣鬼神無所不在不可厭也此
[007-53b]
   武公精密工夫作聖之具下遂言爾君之為德
   必使極於善止者静也未動而接物之時即上
   文戒懼於屋漏者也淑慎於所止以為之本及
   其發也則不愆于儀無僣差害理人豈不為之
   則哉後四章皆言受教納諌之事九章謂質之
   美者則可進德德之進在乎聽善言十章能聽
   言之人順德之行者也十一章拒諌之人覆謂
   我僭者也謂昊天之理甚明人之生非為縱欲
[007-54a]
   為樂也在於脩德而盡人道爾視爾乃夢夢不
   明故我慘憂諄復以誨汝而爾忽略其聽反以
   我為虐此章自警之尤甚者十二章又叮嚀以
   戒其納誨謂告爾小子乆矣非今始言之也宜
   聽用我謀庶幾行無悔也而又以不能進德則
   至喪國以終之○衛世家釐侯卒太子共伯餘
   立共伯弟和有寵於釐侯多與之賂和賂士以
   攻共伯共伯自殺衛人因立和是為武公蘇子
[007-54b]
   由古史曰武公賢者衞人謂之睿聖武公奪適
   之事未可誣之且詩序言共伯蚤死初無簒奪
   之文故史遷所載疑而不録魯齋王子曰武公
   少年奪適之罪晚年進脩之功功過自不相掩
   然武公少時必有俊邁之姿鍾愛於父好施養
   士士以是致共伯於死以成武公之立則或有
   之為法受惡武公不能無罪其後有脩革之學
   復康叔之政輸定難之忠晚年所至稱為睿聖
[007-55a]
   是真有不可及者君子尚論固難以老少相掩
   愚案武公之詩見於經者三淇奥人頌之之辭
   賔之初筵抑則其自作也其自作者皆有戒醉
   酒謹威儀慎言語之意豈武公少年之失在此
   乎以其縱酒故有失其威儀言語之間及聞君
   子之言幡然悔悟而自勑乃能深造而致戒懼
   於不睹不聞之際故晚年自為箴戒之辭必惓
   惓致謹於威儀言語而其亂政覆德必始於酒
[007-55b]
   也所以工夫能及於聖賢者乃受敎聽言之功
   其十章之言是其成德之所自乎其次第先後
   味詩可見而人頌之者亦以盡力於學問而成
   德也由是觀之史記之事或不為無而魯齋之
   言為得當時之事實矣於此見人之性本善欲
   固易戕而德亦易復也以一人之身前後懸絶
   如此學問之道其可誣哉武公身親履之故言
   之沈著而有味也
[007-56a]
 傳○一章哲知之知音智夫音扶七章十二章同○
  二章逺謀當作逺圖恐本誤○四章易以䜴反○
  五章鑢良豫反摩錯也三息暫反妻七計反○六
  章為于偽反○八章詩緝虹謂幻惑也如蝃蝀不
  正之氣暫見于天須㬰㪚滅○九章釋文忍音刄
  本亦作刄○䟽綸者繩之别名言緡之絲正謂以
  絲為繩被之於木○十章令力丁反○卒章女音
  汝○題下相息亮反長丁文反朝音潮舎音捨賁
[007-56b]
  音奔宁直吕反私列反箴之林反道音導朦音
  蒙國語注師長大夫士衆士旅賁勇力之士掌執
  戈楯夾車而趨車正則持輪規規諌也中庭之左
  右謂之位門屏之間謂之宁誦訓工師所誦之諌
  書之於几也近也事戎祀也瞽樂太師掌詔吉
  凶史太史掌詔禮事師樂師工瞽矇誦箴諌也○
  困學紀聞隋經籍志韓詩翼要十卷侯包撰然則
  包學韓詩者也○離力智反
[007-57a]
桑柔大廿三/變五芮良夫刺厲王
 經○一章倬陟角反○二章騤求龜反見小雅采薇
  傳旟音璵見鄘干旄旐音兆見小雅出車燼徐刄
  反○四章慇音殷見小雅正月傳○五章毖音秘
  逝語辭○六章遡音素○稼穡見魏伐檀○七章
  蟊賊見小雅大田○十五章背音佩下章同遹余
  律反
   此詩前八章刺王後八章刺臣故前以桑為比
[007-57b]
   而後再以鹿起興然用臣不當亦君之過故緫
   言刺王也一章緫言暴政虐民二章因王政不
   綱諸侯更相征伐民受軍役之暴三章憂廹之
   甚去留無歸秉心無競者實君子之道也今乃
   不能無競而致怨厲之端至今不已四章亦上
   章之意而歸之于天五章言救亂當用賢六章
   承上章言賢者不願仕而甘於農畝七章承上
   章併稼穡而敗之欲自食其力亦不可得喪亂
[007-58a]
   之極天亦不可問八章順理之君必任良輔不
   順理之君則任已謀九章言在朝之人皆不信
   十章言愚者無逺慮十一章用惡人而民化為
   惡十二章君子小人各有道十三章貪夫用事
   不受善言十四章承上章言同僚勿以我誦言
   為妄作十五章民之亂皆上所致十六章言惡
   類或有羞惡之心發見者然其心不治言行相
   違而其情終不可揜故曰旣作爾歌以終之
[007-58b]
 傳○一章怳許徃反○箋芮畿内諸侯王卿士也字
  良夫䟽周同姓國在馮翊臨晉縣在西都畿内解
  頤新語芮伯周之世卿史記以芮良夫為厲王大
  夫前乎厲王芮伯作旅巢命武王時也顧命召六
  卿芮伯在焉成王時也後乎厲王魯桓九年王使
  芮伯伐曲沃桓王時也○隂於鴆反號平聲○三
  章士昬禮婦疑立于席西注正立自定之貌○四
  章武巾反類隔切今易彌鄰反䟽字從病而
[007-59a]
  以昬為聲是昬忽之病○五章别彼列反長知丈
  反○六章郷許亮反唈烏合反䟽嗚唈短氣也○
  七章屬音燭○厲王三十七章國人畔襲王王出
  奔彘召公周公二相行政號曰共和共和十四年
  厲王死而宣王即位○八章度徒洛反○十章幾
  音機○十一章重平聲○十二章解頤新語或用
  不順之人則民之所行皆垢穢之事曰中垢者由
  中而發也○十三章圯皮鄙反眊音冒說音恱夫
[007-59b]
  音扶好難並去聲與音餘○十四章中陟仲反○
  十五章惡烏故反○卒章荏而甚反文音問
雲漢大廿四/變六仍叔美宣王
 經○一章釋文倬陟角反著大也○饑音飢饉渠吝
  反義見小雅雨無正○詩緝左氏謂天災有幣無
  牲此諸侯之禮耳若祭法禳祈於坎壇雩禜祭水
  旱皆用少牢天子則有牲矣禜榮敬反少失照反
  少牢羊豕○二章瘞於例反埋也○三章孑居熱
[007-60a]
  反○七章疚音救
   一章緫言天旱人窮索祭鬼神而無應二章言
   其詳而欲引災歸已若成湯自責三章言民困
   之極恐墮先王之業謂自厲王之亂周民已少
   而遺民今又将盡四章析望於祖禰先正五章
   欲避位逃禍而不可得六章責事神之或失七
   章君臣救災之勤八章勸率其臣以終之緫而
   言之宣王遇災憂懼始祈於外神次祈於宗廟
[007-60b]
   旣而無驗則自揆事神之誠或未至誠旣盡則
   又盡人事以聽天命也其恐懼修省之意仁愛
   惻怛之誠反覆淫溢於言辭之間宣王之所以
   賢仍叙之善於知德立言皆可見矣
 傳○一章䟽河精上為天漢詩緝或謂水氣在天為
  雲水象在天為漢或謂其斗間為漢津雲出漢津
  謂之雲漢皆非也夫雲合㪚不常漢則隨天而轉
  漢之在天似雲而非雲故曰雲漢也史遷云漢者
[007-61a]
  金之㪚氣其本曰水張衡云水精為漢左傳昭十
  七年星孛及漢梓慎云漢水祥也雨者水之施也
  天将雨其兆先見於漢又見小雅大東○荐薦同
  音重直用反○䟽周禮大司徒以荒政十有二聚
  萬民其十有一曰索鬼神注索鬼神者求廢祀而
  脩之詩所謂靡神不舉也故毛傳亦云國有凶荒
  則索鬼神而祭之○䟽周禮以蒼璧禮天以黄琮
  禮地以青圭禮東方以赤璋禮南方以白琥禮西
[007-61b]
  方以𤣥璜禮北方四圭有邸以祀天兩圭有邸以
  祀地祼圭有瓉以祀先王圭璧以祀日月星辰璋
  邸射以祀山川皆祭神所用圭璧為其緫稱三牲
  用不可盡故言無愛圭璧少而易竭故言旣盡琮
  才宗反琥音虎邸丁禮反祼音灌瓉才旦反射食
  亦反○箋烈餘也䟽撥治也烖災同行下孟反去
  起吕反三章同復扶又反○箋仍叔周大夫䟽仍
  氏叔字○二章䟽奠謂置之於地瘞謂埋之於土
[007-62a]
  禮與物皆謂為禮事神之物○詩緝在宫之神莫
  尊於后稷非不臨顧我力不足以勝旱災在郊之
  神莫尊於上帝力足以勝旱災而不肯臨顧我○
  四章雩音于辟音必○䟽正長也先世為官之長
  月令注百辟卿士古之上公以下若句龍后稷之
  類几有采地皆稱曰君舉衆言之故曰百辟句音
  鉤○五章䟽神異經南方有人長二三尺身而
  目在頂上走行如風名曰鬾所見之國大旱赤地
[007-62b]
  千里一名旱母遇者得之投溷中即死旱災消此
  言旱神蓋鬼魅之物不必生南方為人所執○六
  章月令注祈糓于上帝謂以上辛郊祭天祈農事
  也上帝大微之帝也䟽大微為天庭有五帝座是
  旣靈威仰赤熛怒白招拒汁光紀含樞紐郊天之
  時各祭所感之帝殷人則祭汁光紀周人則祭靈
  威仰以其不定故緫云大微之帝又注天宗謂日
  月星辰也大音㤗坐去聲熛卑遥反汁音恊○方
[007-63a]
  社並見小雅甫田○度徒洛反○七章長知丈反
  秣音末縣音𤣥徹直列反○䟽豋成也祭祀之事
  不縣其樂左右之官布列於位不令有所脩造○
  無俚見漢書季布傳賛俚音里
崧髙大廿五/變七尹吉甫送申伯
 經○二章亹亡匪反○箋于往于於也○召是照反
  ○四章功事也○藐莫角反○鉤膺見小雅采芑
  ○五章詩緝賜以路車即上文鉤膺金路也乗馬
[007-63b]
  即上文四馬也申伯以異姓受金路異㤙也故侈
  君之賜而申復言之䟽異姓得此賜者命為侯伯
  故也
   史記謂四嶽佐禹有功虞夏之際或封於申然
   則申舊國非宣王始封之也謝非申國之舊宣
   王改封申伯於此爾觀我圖爾居莫如南土之
   言可見矣申之舊國莫可攷知今南陽之申因
   申伯而名謝地也厲王之亂申伯失其國宣王
[007-64a]
   以元舅之親故録其功而改封於謝歟申故侯
   爵今又以其賢加命為方伯也詩曰四國于蕃
   四方于宣揉此萬邦見其功也南國是式式是
   南邦亹亹番畨柔惠且直聞于四國見其賢也
   ○一章神生申伯所以輔周二章定封于謝三
   章先正經界而後遷民四章有城郭宫室而後
   錫命五章遣申伯之國六章祖餞委積之勤七
   章豫誦民之喜其來八章頌其德以送之
[007-64b]
 傳○一章䟽羣書多言五嶽毛傳唯言四嶽者以堯
  之建官立四伯主四方之嶽而已不主中嶽故不
  言五也○䟽毛傳南嶽衡山爾雅及諸經傳多云
  霍山為南嶽者山有二名也然爾雅云江南衡地
  志衡山在長沙湘南縣廣雅天柱謂之霍地志天
  柱在廬江潛縣則在江北矣而云一山二名者本
  衡山一名霍山漢武帝以衡山遼曠移其神於天
  柱又名天柱亦為霍故漢魏以來衡霍别爾○華
[007-65a]
  胡化反○詩記甫申意者皆宣王時賢諸侯同有
  功於王室者甫雖不見於經以文意攷之蓋當如
  此鄭氏乃逺取於訓夏贖刑之甫侯殆非也○三
  章長知丈反七章同○五章箋圭長尺二寸謂之
  介非諸侯之圭故以為寳詩記介圭在周官雖天
  子所服韓奕以其介圭入覲于王則當是謂諸侯
  之瑞圭蓋介之為言大也詩人美大其圭而稱之
  非周官之介圭○六章郿芒悲反芒音忘類隔切
[007-65b]
  今易作忙悲反○詩緝王至豐冊命申伯於文王
  之廟故行餞送之禮于郿○數音朔○地官遺人
  凡賔客㑹同師役掌其道路之委積几國野之道
  十里有廬廬有飲食三十里有宿宿有路室路室
  有委五十里有市市有候館侯館有積注䟽倉人
  主榖廪人主米計足國用以其餘共委積少曰委
  多曰積宿可止宿候館樓可以觀望者也一市之
  間有三廬一宿遺維季反委於偽反積子賜反○
[007-66a]
  七章女音汝
烝民大廿六/變八尹吉甫送仲山甫城齊
 經○一章監去聲○七章四牡彭彭見小雅北山傳
  八鸞鏘鏘見小雅采芑傳○卒章四牡騤騤見小
  雅采薇傳毛氏喈喈猶鏘鏘遄疾也
   宣王之所以中興者得賢才之多也尹吉甫召
   穆公方叔張仲皇父申伯韓侯皆賢人也而樊
   仲山甫之德為盛宣王任之各當其才而德之
[007-66b]
   盛者乃居位之右是又專以德命也烝民之詩
   反覆讃詠雖兼職業事功言之大率主於德爾
   八章之間凡言仲山甫者十有二於以見惓惓
   尊慕之意蓋詩人之情與作詩之體於所愛者
   則喜其名而道之詳於所惡者則不欲舉其名
   而言之甚略也故出車之於南仲采芑之於方
   叔六月之於吉甫江漢之於召公崧髙之於申
   伯韓奕之於韓侯皆屢言之而何人斯之暴公
[007-67a]
   則維一言也然則尹吉甫可謂知德而善言德
   行者歟其首章且言天命之原人心之本則當
   時仲山甫之下吉甫又最賢歟○一章言天生
   仲山甫以助周二章言山甫之德三章言山甫
   之職四章又言其職蓋於朝廷四方之事無所
   不掌也将王命者行於朝廷明若否者掌四方
   之事蓋若舜以百揆兼四岳周公為冢宰而兼
   東方諸侯伯召公為冢宰而兼西方諸侯伯也
[007-67b]
   五章言其有中和之德而善撫其民六章言其
   德之全而善事其君七章言出而城齊八章勸
   其早歸也○旣明且哲以保其身非外國家而
   自為身謀也事君致身以死效官人臣之常也
   惟大臣則不然大臣而惟以效死為事則國殆
   矣夫任調燮之職者消禍亂於未萌召禎祥於
   無形握斡旋之機致天人之和而措天下於泰
   山磐石然後其身安富尊榮進退優游天下後
[007-68a]
   世不可得而指議豈非保身之大者然惟明且
   哲者能之也苟昧於幾微而致禍敗諉曰我殺
   身報國而已尚何取於大臣哉其殺身不足以
   報敗國之責雖有善者亦無如之何矣故明哲
   保身非為身謀乃所以定國也○三言四牡者
   先四句惟言車馬征夫之盛而未行次四句言
   彭彭鏘鏘則徃於齊也下四句則道其歸時之
   盛也
[007-68b]
 傳○一章䟽仲山甫樊國君侯爵周語稱樊仲山甫
  諌宣王韋昭云食采於樊左傳晉文公納定襄王
  王賜之樊邑則樊在東都畿内也杜預云經傳不
  見畿内之國稱侯者天子不以此爵賜畿内也如
  預之言畿内本無侯爵傳言樊侯不知何據今案
  左傳注樊一名陽樊野王縣西南有陽城懷州河/内縣本
  野/王困學紀聞權德輿集云魯獻公仲子曰山甫入
  輔於周食采于樊○骸雄皆反藏才浪反長知丈
[007-69a]
  反監古暫反○朱子昭假于下言周能以明徳感
  格于天而在下○而為于偽反○二章詩緝山甫
  令儀令色則動容周旋中禮矣猶曰威儀是力何
  也有德者固威儀之所自形而謹其威儀者亦所
  以檢攝而養其德也外貌斯須不荘不敬則慢易
  之心入之矣大臣以道事君而曰天子是順何也
  順者臣道也坤道也坤元承天順也六二直方亦
  順也事君盡禮順也有犯無隱亦順禮也将順正
[007-69b]
  救皆出於忠愛無徃非順也周語稱樊仲山甫諌
  宣王然則天子是若非面從容恱之謂也○語録
  問柔亦不茹剛亦不吐此言仲山甫之徳剛柔不
  偏也而二章首舉仲山甫之德獨以柔嘉維則蔽
  之崧髙稱申伯番番終論其德亦曰柔惠且直然
  則入德之方其可知矣曰如此則乾卦不用得了
  人之資禀自有柔德勝者自有剛德勝者今仲山
  甫令儀令色小心翼翼却是柔但其中自有骨子
[007-70a]
  不是一向如此柔去人看文字要得言外之意若
  以仲山甫柔嘉維則必要以此為入德之方則不
  可人之進德須用剛健不息○語録仲山甫之德
  柔嘉維則令儀令色則大賢成德之行而進乎此
  者夫子之逞顔色怡怡如也乃聖人動容周旋中
  禮之事又非仲山甫之所及矣至於小人訐以為
  直色厲内荏則雖與巧言令色者不同然攷其矯
  情餙偽之心實巧言令色之尤者故聖人惡之又
[007-70b]
  曰仲山甫令儀令色此德之形於外者如此與鮮
  矣仁者不干事論語詩人之意各異當玩繹上下
  文意不可只摘出一兩字看○三章女音汝與平
  聲應於證反○四章語録肅肅王命以下四句便
  是明哲所謂明哲只是曉天下事理順理而行自
  然災害不及其身可以保其禄位○六章度徒洛
  反易以豉反○七章行祭見生民○隘烏懈反○
  齊世家太公封齊都營丘至五世胡公徙都薄姑
[007-71a]
  子獻公徙治臨菑正義薄姑城在青州博昌縣東
  北六十里營丘臨菑見齊風
韓奕大廿七/變九韓侯初立來朝受命而歸詩人送之 異
 經○一章倬陟角反共音恭○二章綏如誰反○茀
  音弗箋簟茀漆簟以為車蔽今之藩也䟽茀者車
  之蔽簟者席之名用席為蔽○錯衡見小雅采芑
  ○𤣥衮見豳九月及小雅采菽傳○赤舄見豳狼
  跋○鈎膺見小雅采芑○三章箋祖将去而祀軷
[007-71b]
  也詳見生民○炰鼈見小雅六月○鮮魚新殺中
  膾者也中陟仲仄○路車見秦渭陽○籩豆見豳
  伐柯○四章詩記古者任遇方面之臣旣盡其禮
  復恤其私使之内外光顯體安志平然後能展布
  自竭為王室之屏翰詩人述王錫命諸侯而因道
  其娶之盛其意蓋在於此而王室奠安人情暇樂
  亦莫不在其中矣○百兩見召南鵲巢○彭彭及
  八鸞鏘鏘見前篇○五章魴見周南汝墳鱮見齊
[007-72a]
  敝笱麀見靈臺傳熊羆見小雅斯干傳○卒章釋
  文追如字又都回反○䟽毛赤文黒謂之赤豹毛
  白文黒謂之白豹有黄羆有赤羆大如熊其脂如
  熊白而麤理不如熊白美也
   一章韓侯來朝受命二章錫予之儀三章餞送
   之禮四章韓侯娶妻五章韓國富樂而室家和
   卒章為北方伯○詩人言國之富樂必道其禽
   獸魚鼈之盛蓋日用之所須者未嘗言及金玉
[007-72b]
   也是亦性情之正之一端也五章言韓國之樂
   與衛碩人之四章同意
 傳○一章地理志在馮翊夏陽縣故少梁梁山在西
  北地理考異在同州韓城縣東南一十九里爾雅
  梁晉望李氏韓滅之後故以為晉之望○箋韓侯
  為晉所滅李氏非韓趙魏之韓乃武王之後左氏
  所謂邘晉應韓者也邘音于○見音現朝音潮三
  章同○二章介圭見崧髙旂見小雅出車○䟽綏
[007-73a]
  即王制所謂天子殺下大綏者也天官夏采注云
  徐州貢夏翟之羽有虞氏以為綏後世或無染鳥
  羽象而用之或以旄牛尾為之綴於幢上所謂注
  旄於竿首者然則綏者即交龍旂竿所建與旂共
  一竿為貴賤之表章故云綏章○䟽揚者人面眉
  上之名則馬之鏤錫施鏤於揚之土矣當盧者當
  馬之額盧在眉眼之上也○䟽虎是獸中之最淺
  毛者故知淺是虎皮○去起吕反較訖岳反覆孚
[007-73b]
  救反搤於革反○三章困學紀聞屠潏水李氏以
  為同州䣝谷案說文有左馮翊䣝陽亭馮翊即同
  州也潏古穴反䣝音同屠○䟽蔌菜茹之緫名對
  肉殽故云菜殽謂為菹也○䟽筍始出地長數寸
  䰞以苦酒䜴汁浸之可以就酒及食蒲始生取其
  中心入地蒻大如匕柄正白生噉之甘脆䰞而以
  苦酒浸之如食筍法是筍蒲菹之法也䰞音煮蒻
  音弱○四章䟽彘於漢則河東永安縣永安西臨
[007-74a]
  汾水○解頤新語晉侯居翼謂之翼侯納諸鄂謂
  之鄂侯鄭叔段居京謂之京城太叔出奔共謂之
  共叔其汾王之類乎說者以莒君為比非也莒夷
  無諡於是有黎比公郊公兹丕公著丘公皆以號
  為稱與汾王以地為稱不類矣比音毗著直居反
  ○釋文妻之女弟曰娣公羊傳媵者何諸侯娶一
  國則二國往媵之以姪娣從姪者何兄之子娣者
  何女弟也箋獨言娣舉其貴者媵音孕○靚音静
[007-74b]
  又才性反○卒章䟽爾雅貔白狐其子豰注一名
  執夷虎豹之屬陸璣似虎或曰似熊一名白狐遼
  東名白羆豰呼木反○衆為之為去聲長知丈反
江漢大廿八/變十美宣王命召公平淮南之夷
 經○一章江漢見周南漢廣見鄘干旄○三章徹
  尺列反○四章毛氏敏疾也○祉音耻○五章圭
  瓉見旱麓○箋秬鬯黒黍酒也謂之鬯者芬香條
  鬯也䟽黒黍之酒自名為鬯不待和鬱春官鬯人
[007-75a]
  注秬鬯不和鬱者是黒黍之酒即名鬯也和者以
  鬯人掌秬鬯鬱人掌和鬱鬯明鬯人所掌未和鬱
  也
   一章師出二章功成三章疆理旁國四章宣布
   王德五章錫賚比康公卒章召公祝壽勸德皆
   詩人道當時事實而託為召公之辭○三言四
   方皆指淮夷左右而言非天下之四方也上章
   言江漢湯湯而曰經營四方四方旣平下章言
[007-75b]
   江漢之滸王命召虎而曰式辟四方辭㫖可見
   也于疆于理至于南海亦溢美之辭爾詩人南
   海蓋指當時頻海者為海耳
 傳○一章詩記徐州在淮北徐州有夷則淮夷之在
  北者也揚州在淮南揚州有夷則淮夷之在南者
  也江漢常武皆宣王之詩而同言淮夷召虎旣告
  成于王矣常武又曰鋪敦淮濆仍執醜虜故知淮
  夷之地不一以地理考之曰江漢之滸王命召虎
[007-76a]
  者是淮南之夷也若在淮北則江漢非所由入之
  路矣曰率彼淮浦省此徐土者是淮北之夷也若
  在淮南則徐土非聯接之地矣䟽於世本穆公是
  康公十六世孫○二章洸見邶谷風○四章奭音
  適女音汝○五章爾雅彞卣罍器也又曰卣中尊
  也䟽尊彞為上罍為下卣居中不大不小在罍彞
  之間案禮圖六彞為上受三斗六尊為中受五斗
  六罍為下受一斛詩䟽案鬱人掌和鬱鬯以實彞
[007-76b]
  而陳之則鬯當在彞而此及尚書左傳皆云秬鬯
  一卣者當祭之時乃在彞未祭則在卣賜時未祭
  故卣盛之○卒章薛尚功鍾鼎器欵識敦銘
  惟二年正月吉王在周邵宫丁亥王格于宣榭毛
  伯内門立中廷佑祝王呼内史冊命王曰
  昔先王旣命汝作邑繼五邑祝令余惟噇京乃今
  錫汝赤芾彤冕齊黄鑾旂用事拜稽首敢對揚
  天子休命用作朕皇考龔伯尊敦其眉壽萬
[007-77a]
  年無疆子子孫孫永保用髙銘文一百七字敦蓋
  及器皆有之案歐陽集古録周大夫也有功錫
  命為其考作祭器也宣榭蓋宣王之廟榭射堂之
  制其堂無室以便射事故凡無室者謂之榭宣王
  之廟制如榭故謂文宣榭古者爵有德禄有功必
  賜於廟示不敢專也祭之日一獻君降立于阼階
  之南南郷所命北面史由君右執策命之再拜稽
  首受書以歸而舍奠于其廟毛伯内門立中廷佑
[007-77b]
  祝者毛伯執政之上卿也入廟門中其廷立祝
  與皆在其佑也王呼内史策命者内史掌諸
  侯孤卿大夫之䇿也王曰者史執䇿賛王命以告
  也赤芾肜冕齊黄鑾旂所賜車服也拜稽首
  用作皇考龔伯尊敦者所謂受書以歸舍奠于其
  廟也識音志皮變反敦都外反
常武大廿九/變十一美宣王平淮北之夷
 經○二章父音同上章省息井反處上聲○五章地
[007-78a]
  理志臨淮郡徐縣故徐國嬴姓蓋伯益後也
   一章命皇父主兵二章命休父為副三章言天
   子自将四章言戰伐五章言軍勢之盛卒章歸
   美於王○三章箋紹緩也蓋王舒保作不疾也
   匪紹匪遊不徐也此言王師之節制○徐方繹
   騷言徐方之亂也震驚徐方言亂者震驚徐方
   之民也如雷如霆六軍之威也徐方震驚言亂
   者之畏懾也
[007-78b]
 傳○一章卿士見小雅十月之交傳○将子匠反三
  章同箋南仲文王時武臣○二章䟽内史職云几
  命諸侯及孤卿大夫則䇿命之此當是尹吉甫為
  卿而兼内史○䟽楚語重黎氏世敘天地其在周
  程伯休父其後也當宣王時失其官守而為司馬
  氏韋昭云程國伯爵休父名也案父冝是字而昭
  以為名未能審之○郡國志河南雒陽縣有上程
  聚古程國伯休甫之國也○䟽周禮三農生九榖
[007-79a]
  注原隰及平地○四章陳直刃反○卒章朝音潮
  復芳六反
瞻卬大三十/變十二刺幽王嬖襃姒任奄人
 經○一章卬音仰○二章上四句箋此言王削黜諸
  侯及卿大夫無罪者○四章鞠居六反○六章幾
  居希反○卒章藐莫角反鞏九勇反
   一章言國無定法下蠧於民二章言用刑不當
   三章言嬖襃姒及用奄寺四章婦寺之邪態五
[007-79b]
   章善人去國六章承上章七章言已逢禍患又
   勸改過免禍
 傳○一章蟊賊見小雅大田○䟽蟊賊者害禾稼之
  蟲蟊疾是害禾稼之状○褒姒見小雅正月○奄
  人周禮司刑注書傳男女不以禮交者其刑宫宫
  者文夫割其勢酒人注奄精氣閉藏者内門則用
  奄以守之奄釋文於檢於驗二反說文作閹英廉
  反與此通用○三章知音智下章同○說文梟不
[007-80a]
  孝鳥日至捕梟磔之從鳥頭在木上詩緝鴟有二
  鳶飛戾天者鷹類也亦單名鴟也惡聲之鳥者怪
  鴟也此配梟言之謂怪鴟也又見陳墓門磔陟格
  反○四章朝音潮夫音扶下章同與音預舍上聲
  下章同○五章晉語史蘇曰夫有男戎必有女戎
  注戎兵也女兵言其禍猶兵也夫音扶○六章重
  平聲○卒章爾雅正出涌出也○瀵甫問反
召旻大三十一/變十三刺幽王任用小人以致饑饉侵削
[007-80b]
 經○一章饑饉見小雅雨無正○二章蟊賊見小雅
  大田遹音聿○五章䟽山於反○六章溥音普○
  語録問召旻六章作賦體疑是比體荅曰作比為
  是
   一章愬亂二章用羣小致亂三章小人排黜君
   子四章凋瘵無生意五章歎小人不知退六章
   慮害及已卒章有舊徳不能用
 傳○二章椓丁角反類隔切今易陟角反喪息浪反
[007-81a]
  ○四章苴水中浮草釋文士加反字書與楂同音
  傳誤○五章箋米之率糲十粺九鑿八侍御七䟽
  其術在九章粟米之法彼云粟率五十糲米三十
  粺二十七鑿二十四御二十一言粟五升為糲米
  三升以下則米漸細故數益少四種之米皆以三
  約之得此數糲䦨未反鑿子落反○怳許往反為
  于偽反下章專為之為同○六章頻字本從渉從
  頁是水之厓也
[007-81b]
    右蕩之什
大雅譜
    公劉
     右豳國舊詩成王時召公所獻
    文王    大明    緜
    棫樸    旱麓    思齊
    皇矣    靈臺    下武
    文王有聲  生民    行葦
[007-82a]
    旣醉    鳧鷖   假樂
    泂酌    卷阿
     右十七詩成王時
    民勞    板    蕩
    桑柔
     右四詩厲王時
    雲漢    崧髙   烝民
    江漢    常武
[007-82b]
     右五詩宣王時
    瞻卬    召旻
     右二詩幽王時
    抑
     右衞武公作國語謂武公年數九十五猶
     箴儆於國以求交戒於是作懿戒以自儆
     此蓋武公晚年之詩而武公卒于平王之
     十三年則此詩乃平王時詩也
[007-83a]
    韓奕
     時世不可考
 
 
 
 
 
 
[007-83b]
 
 
 
 
 
 
 
 詩集傳名物鈔卷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