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本堂集 > 本堂集 卷五十八


[058-1a]
欽定四庫全書
 本堂集巻五十八
              宋 陳著 撰
 啟
  通安撫顯謨饒直閣應龍/
建牙帝里聳瞻卿月之高執璧男封驟出使天之下行
束裝而問戍敬削櫝以歸忱恭惟某官材貫精粗學該
體用執徳𢎞而信道篤屹砥柱而不移見善明而用心
[058-1b]
剛炯蓍龜之前列靡由一介之紹親結九重之知㫁自
淵衷俾之風憲上聖徳頌方競傳徂徠之言趣家人裝
何遽聽忠肅之去身固輕于一葉名愈重于兩間皇華
之遣使臣屢驅馳于原隰監司而用御史皆振撼于山
川以先王之法齊吾民以君子之道持斯世如向文簡
之奏裁雪罪如周濂溪之澤物洗寃逺而大江之東春
留訟舍近而扶風之右路紀行碑方今人物之寂寥安
得公輩之叅錯眷言于越宻接上都巖壑之秀蔚依然
[058-2a]
田里之嘆愁為甚見大夫乏材可使親天子頒公一行
丕顯文謨以陟禹迹小范老豈大范老私相語于軍中
我杜公非汝杜公幾欲爭于界上曽規模之幾着而精
采之十分掬賀湖水以洗吏汚登蓬萊山而訪民隠懷
其惠者吾父吾母憚其威者若神若明信天下之事無
不可為見儒者之功隨試輙著宣屋之思前席寧久稽
飛翼樓之遊熟路之駕輕車便盍整觀象門之武某梅
枯猶活荼毒如甘受命父師凜兢兢乎本色授徒鄉曲
[058-2b]
凄冉冉其中年偶叨雁塔之題獲玷鷺洲之長遂因闡
道益自琢磨誤䝉當路之見知狎被公車之辟置振衣
岳麓拜揖南軒遺教之風回棹秦淮盤薄西山舊遊之
地難名樂趣頗慰平生轉而趨漢闕之班及此向剡川
之戍其大畧也則嘗聞之土瘠民稠艱食常如于饑嵗山
深俗獷輕生殆甚于他鄉當若治家而長子孫不以傳
舍而茍嵗月此由中之欲試謂善後則未知獨恃高明
曲垂容履與百姓爾汝倘無慙山縣之竹松庶一介夤
[058-3a]
縁或可與公門之桃李寸丹所倚㸃墨非誣
  通王帥叅人英/
縹組戎旃蓬萊増氣濫竽邑綬桑梓借榮同邑/人當問戍
之云初豈通名之敢後恭惟某官金莖沆玉樹琳瑯
劉士安之俊竒甫八嵗而獻頌賈文元之頴悟能五部
以談經出身/童科自先皇帝親擢以來而本色官若取諸寄翺
翔蓬觀讀平生未見之書容與蘭臺窺萬世不刋之史
雖地位為六十翁之冠然天庭無一㸃闕/之驕内焉漸
[058-3b]
逼于雲霄外則屢分于風月一麾出守咸羡未二毛之
榮再轉為丞又應裁五色之召寧紓紓徐徐而平進不
翕翕訿訿以兢趨薄言依紅于粲還錦天子若曰式遄
其歸相君言焉猶有所待姑屈臨于帝里畀叅畫于師
垣官與賀湖水而同清名比秦望山而尤峻笑談之頃
禆贊者多此獨何時可袖經綸之手行且有詔徑躋凝
宻之班某様不入時癖惟嗜古用心良苦徒矻矻以窮
年實命不猶覺冉冉而將老偶厠躬于鶯璧謬職教于鷺洲
[058-4a]
稍因闡𨗳之餘獲遂琢磨之願誤知當路狎上公車瞻
揖南軒遺教之風樂烏可已盤薄西山舊遊之地情則
相依偶焉通閨來此製錦顧松竹林之至陋舎芙蓉幙
其疇依曰保障繭絲期對雪溪而無媿與鄰里鄉黨願
希厦屋之生歡出于寸丹冩之尺素
  通趙帥叅崇倕/
碧幢叅畫非一日之知名墨綬承流傍五雲而問戍䕫
䕫秪役僕僕通名恭惟某官清映銀潢秀騰玉葉文章
[058-4b]
輩唐之賀白正而自葩禮樂宗漢之間平和而有節仕
行其志舉施于身粤凌溯于丹梯既踐𫾻于華賁火燃
藜杖便合校讐天禄之書雲近蓬萊自欲應接山陰之
勝寧迂朝武宻贊戎旃望幕聲華益使南陽之勢重飛
書精采坐令東浙之塵清佇看鳯綸趣歸鴛列某嶔
末第展轉十年反教人為嘗備鷺洲之講席曰知己未
屢從烏幕之辟書兹焉謾試于鳴琴或者深虞其傷錦
冒然來只何所恃哉時異事殊况涉縣灘之浩渺雨淩
[058-5a]
風震尚祈厦屋之帡幪歸倚之深敷宣罔既
  通單帥叅謂大/
叅畫油幢借重東方之㑹府效官墨綬倚為北道之主
人承教可期通名敢後恭惟某官姿抱天秀眼空時流
向上規模看稷契臯陶之好様靠裏學問得周程朱子
之正傳粤縹組于夷途盍彈冠于文陛然琚瑀豈疾趨
而取快和鶯每相應而徐鳴乃睠左馮而居上价飛書
精采坐令東浙之塵清望幕聲華益使南陽之勢重以
[058-5b]
自結知于天子豈求聞達于諸侯雖紅蓮緑水之中間
得而養志然紫極丹屏之左右正以待賢將有詔催不
容淹久某嶔云云起與/前篇同敷宣罔既
  通李帥機奕孫/
贊戍帥閫手搴平泉相之芳學製男封汗顔太丘家之
譜趨𤓰僕僕摰櫝䕫䕫恭惟某官意氣凌霄精神滿腹
大吕黄鐘之在靜而自和千將莫邪之藏鋒動而有
勇况深得故家之矩範盍長驅熟路之功名此方伏劍
[058-6a]
于西垣兹復借籌于東國胡然亷取惟欲安行月柝燈
棋但見幕中之整暇風花雨葉何妨鏡曲之從容事功
由是以益宏聲聞不知其旁達昔韓持國之居乃職隨
聞史舘之除王子純之領是官即有集賢之詔同一軌
轍展大規模某佔畢陳編躋扳末第鷺洲冷席粗逃羣
第之嘲烏幕羣書猥辱諸公之遇幸爾通班于漢闕及
兹問戍于剡溪時異事殊况涉縣灘之浩渺材疎力薄
尚祈厦屋之帡幪歸倚方深敷宣罔既
[058-6b]
  通倪帥幹洪/
帥府借材湛氷壺之精采男邦學製猥墨綬之塵埃秪
役有期通名敢後恭惟某官姿抱天秀眼空時流向上
規模看稷契臯陶之好様靠裏學問得周程朱子之正
傳自分丹桂于月庭盍照青藜之夜閣然琚瑀豈疾趨
而取快和鶯以相應而徐鳴乃睠左馮而居上价飛書
精采坐令東浙之塵清望幕聲華益使南陽之勢重以
自結知于天子豈求聞達于諸侯雖紅蓮緑水之中間
[058-7a]
得而養志然紫極丹屏之左右政以待賢將有詔催不
容淹久某嶔末第展轉十年反教人為嘗備鷺洲之
講席曰知己未屢從烏幕之辟書偶通漢闕之班來問
剡溪之戍立官以為長也亦欲推學愛之心同年固有
情乎丙辰/同袍惟宻藉帡幪之力其為歸倚罔既敷陳
  通周帥幹方啟
云云/同前恭惟某官清姿山立傑作金聲魁下三台星皆天
地氣之秀發胸中九雲夢有湖海士之聲清粤從俯拾於
[058-7b]
巍科便盍高騫于要路雖特立尋常之表亦不辭州縣
之勞發軔警曹妙摘伏發奸之用盤車理椽推洗寃澤
物之心一時咸慕其高明諸公爭先而辟置婉婉幕中
之畫纔出緒餘皇皇使臣之華有資藩飾倚重乎屏翰
之地簡知乎咫尺之天賓主優游政相依蓮池之上周/乃
饒帥/辟客神仙引領將難淹蓬閣之間某佔畢陳編躋扳末
第鷺洲講席幸迯羣弟之嘲烏幕辟書誤辱諸公之遇
一昨叨班于漢闕斯今問戍于剡溪冐為所行未知所
[058-8a]
恃立官以為長也亦欲推學愛之心同年固有情乎丙/辰
同/袍惟宻藉帡幪之力
  通趙帥幹孟瑛/
帥府借才湛氷壺之精采男邦學製猥墨綬之塵埃秪
役有期通名敢後恭惟某官秀騰玉葉清映銀潢禮樂
宗漢之間平和而有節文章輩唐之賀白正而自葩雖
公族之多賢翳夫君其獨異火燃藜杖便合校讐天禄
之書雲近蓬萊欲自應接山陰之勝寧迂朝武宻贊戎
[058-8b]
旃月柝燈棋但見幕中之整暇風花雨葉何妨鏡曲之
從容佇看鳯綸趨歸鴛列
  通北廳鞏倅桂/
雄藩題坐望蓬閣以非遥屬邑承流指𤓰期而甚趂洗
心聽命脩贄通名恭惟某官振鷺羽儀鳴鸞鈞度五行
色正森奎斗之光芒萬頃清涵渺江湖之涯涘出處俱
存于矩矱表裏無得而瑕疵盍要路以鳴鞭尚别車之
平駕雖地之千巖萬壑足遂雅遊古之九伯五侯最為
[058-9a]
重寄故凡通守之職必得如公之賢揭照膽鏡以燭吏
姦滿庭秋月出醫國方而蘓民瘼闔境春風是為關决
乎治中豈曰笑談于方外鳯吟鯤化既賡南岳之吟豹
尾雞翹即簉甘泉之武某嶔末第展轉十年分席虎
皮偶免子衿之誚授書烏幕自嗤檄筆之迂誤諸老之
憐才幸七層之合頴朅來試令知有字民時異事殊况
涉縣灘之浩渺雨淩風震尚祈厦屋之帡幪
  通南廳余倅東/
[058-9b]
居依梓里媿未親雪壁之清戍及花封幸獲倚星屏之
峻冐焉徼福敬以通名恭惟某官一片古心四明間氣
卓哉定見屹砥柱其不移展也真清酌貪泉而覺爽自
巍科之拾芥盍要路以鳴鞭然而老成之典型惟欲聖
賢其出處方戞戞乎州縣勞人之際如治家然區區乎
錢穀决獄之間亦盡心耳及是治中之處若為方外之
圖人嗟淹賢公曰有道蓋春秋㑹計重六雄十望之設
官豈詩酒從容以萬千巖而為樂姑栽培于逺業已
[058-10a]
梯級於峻除竚覲于王請行所學某嶔末第展轉十
年反教人為嘗備鷺洲之講席曰知己未屢從烏幕之
辟書偶迂淡之賞音乃搴聫而通籍朅來試邑知有字
民將令桃李之俱春震風為懼所恃分榆之同社易地
分陰
  通東廳余倅垓/
緹屏夙駕榮聫父母之邦墨綬初承謬忝子男之國趨
瓜僕僕贄櫝䕫䕫恭惟某官天稟粹醇風規雅潔圭璋
[058-10b]
文物復澤之道徳之光鐘鼎家聲自牧以簞瓢之樂盍
擕宦譜亟領要官世皆借逕以疾趨我獨盈科而後進
徘徊筦庫咸知吕原明之有才盤薄花城見謂范堯夫
之可賴乃顧左馮之近暫為上佐之留揭胸中鏡以燭
藩條出肘後方以蘓民瘼康功之歌藹藹治狀之藉班班
雲近蓬萊方有資於君重香浮蘭檢恐隨趣于公歸遂
復家氈以光史竹某一科奚補五辟自勞分坐虎皮僅
免嘲于羣弟更棲烏幕偶見録于諸公曩而聫漢闕之
[058-11a]
班及此問剡溪之戍冐然來只何所恃哉舊憇甘棠幸
有芳塵之可挹余嘗為/剡宰宻依大厦更知淩雨之無虞
  通鮑察判同孫/
舒華元幙久欽净雪之聰明承乏附庸將效戴星之出
入趨瓜孔邇贄櫝惟寅恭惟某官志古臯䕫學今游夏
堂堂正氣胸中萬甲之韜藏颯颯文聲筆下六丁之奔
凑有諸内則形諸外窮所養者達所施曩分丹桂於月
庭盍照青藜於夜閣謂琚瑀豈疾趨而取快和鸞當應
[058-11b]
節以徐鳴自回棹于秦淮意其輕外復盤車于禹穴亦
曰時中乃知君子出處之方不隨世俗冷煖之習風清
幕辯掃清蓬閣之塵氷立賓筵照徹鏡湖之水惟其似
儒學知名之師魯故能為吏治究心之子韶此獨何時
尚歛經綸之手行且有詔徑躋凝宻之班某佔畢陳編
躋扳末第鷺洲講席幸逃羣弟之嘲烏幕辟書誤辱諸
公之遇一昨叨班于漢闕斯今問戍于剡溪冐為所行
未知所恃立官以為長也亦欲推學愛之心同年固有
[058-12a]
情乎惟宻藉帡幪之力
 
 
 
 
 
 
 
[058-12b]
 
 
 
 
 
 
 
 本堂集巻五十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