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秋崖集 > 秋崖集 卷四十


[040-1a]
欽定四庫全書
 秋崖集巻四十
             宋 方岳 撰
  墓誌銘
   奉議郎淮東轉運使幹辦公事吴公墓誌銘
予頃佐淮東軍休寕呉伯玉幹饟餫間以事白府輙過
予予輙為具雞黍酒行輙撑拒曰平生母酒長母多酌
我然覺其意酣如也最後望其靣深墨與之揖三引其
[040-1b]
氣而語厪屬既坐閣閣然喘不休徑起索輿去留之飯
不可無幾日公亡矣于是紹祖適歸里旁無強近之親
予白府移書漕䑓屬西幹主後事兩司賻特厚歛以無
憾是歳端平三年也年六十有六矣公諱天球伯玉字
也曾大父某大父某父某諸父連取科目伯氏天驥為
尚書郎公登嘉定七年進士第官自修職郎至奉議郎
歴廬州廬江尉㸃提坑冶司檢踏官淮東轉運司幹辦
公事公于是将遂亨矣事有大謬不然可為流涕痛哭
[040-2a]
者盖不為公惜也國家失汴至是百有餘年未有窺左
足向夷門一歩者朝議以三梱兵復三京凡淮東泗宿
宋永南北軍之在行者趙公葵實将之遂以公為隨軍
錢糧受給中原淪胥乆河失故道運漕絶五河口遡大
小清河略葛驛以達于京師綿千數百里無人煙率虎
豹所嘷魚龍所家也軍無乏興遂入汴趙公于是盛服
行宫闕省宗廟弔遺黎故老以布宣明天子威徳亦一
時之盛已方是時将下制書定功令而潼闗以敗聞趙
[040-2b]
公遂班師公事格矣不然豈直一陞朝官哉公以某年
月日生某年月日歿二子前卒其承重者孤孫紹祖以
淳祐三年十二月甲子塟縣之睦親里富潭銘曰
能否人也窮逹天也成敗時也離合機也允乗爾時而
孰揠之允投爾機而孰蹳之翼翼神京既挈以倫勞而
不勲其天其人我窮曷嗟黍離之復復哉復哉有瞑其

   鄉貢進士汪公夫人李氏墓誌銘
[040-3a]
某兒時見里長老數一時之勤于學者必曰汪清英某
嘗問焉曰公今安在曰嘻死矣其勤何如曰清英讀書
無晝夜寒暑居窮山荒絶處日一脱粟飯不再也霜晨
雪夕擁黄紬被披吟益苦僧或為束緼火𤑔松釵輙摇
手卻之曰來睡思矣母湏此自六經諸子史無不蝇頭
字抄節之歳辛夘貢禮部㨗者及門而母亡清英素羸
坐自刻勵以苦其身而又罹母憂乃不踰年而歿盖毁
云後二十有二年某壻于公夫人季氏出其平生所為
[040-3b]
文數十百首他所抄節巾箱册號中堅若唐綱等類者
又累數十百萬言泣曰未亡人不能訓其子将無面見
夫子地下始君未十歳兄公試君鄉人儺墨義君操筆
立就一座盡驚歸以其遺孤女女君其将使夫子瞑目
于數十年後者非君也望而誰某既竊奉常第夫人喜
曰可矣吾遂得藉口下報夫子矣嗟夫自有科目以來
得士最盛然以破碎聲病之文决得失于一夫之目亦
豈盡然哉觀公一生刻苦曾不得與等軰試禮部何其
[040-4a]
難也而今之場屋士至有言伏獵而書弄麞者率皆拔
高薦躐危科又何易也公諱某清英其字夫人後四十
一年當淳祐某年月日殁二子某一女歸于予以其年
某月日塟環村之原銘曰
翁乎空山夜不眠風抄雪讀四十年人皆青雲翁沉泉
彼㫁機者誰其賢噫何時兮書始傳
   朝奉大夫知道州徐公墓誌銘
始予耕祈下聞有新令尹至者約其民曰爾士爾學爾
[040-4b]
農爾耕母或以非爾事姦有司令不敢爾貰其敢以㳺
徼嗇夫踵而門尺寸圭撮非法取而羸爾其唾予里父
老既為予道之問孰氏曰不知也墻壁無文移來幾何
時曰不知也催租吏去不來者月十日矣居無何令尹
枉車騎顧予予以甿辭不見不可則迎拜延土座問其
所以來者曰子㳺為武城宰識澹䑓滅明子獨能終老
牛口之下乎吾是以來子母愛于言也既去問知其浦
城人魯國徐文肅公之孫任以為承務郎方是時其諸
[040-5a]
父茂翁直翁言論風㫖為一時名卿大夫而令尹能自
濯磨落落不肯出人下意徐氏世不乏兩翁也去之十
年乃官不過朝大夫位不過郡刺史死矣謹按文肅公
諱應龍任光禄大夫守兵部尚書以徽猷學士提舉西
京嵩山崇福宫贈太師五子䝉知南劍州将樂縣榮叟
参知政事清叟工部侍郎今為焕章閣學士知漳州所
謂茂翁直翁者也深叟軍噐監丞獨其伯曰予愚早卒
贈朝奉郎公其子也諱拱字拱辰曾祖智接贈太子太
[040-5b]
傅曾祖妣楊氏秦國夫人祖妣吴氏繼施氏魏氏皆魯
國夫人妣施氏宜人累官朝奉大夫歴任監臨江軍新
淦縣酒税知紹興府㑹稽縣丞知徽州祈門縣廣東提
㸃刑獄司幹辦公事通判南雄州知南雄州兩易知髙
州知興國軍改知道州淳祐四年夏某月代歸某月甲
子次衡陽驛暴病痱以卒得年五十有六公資明鋭瘦
隠立見老猾吏不敢嘗以事所在識辨於新淦寛征通
商庚前之逋有司者不訾而筭以羡于㑹稽浚暨湖溉
[040-6a]
民田歳以不暵于祈門飬士如諸侯學聘進士之里居
者使教焉歳飢畫荒政以振窮而安富部使者下其事
為四十三縣式於廣東峒䝤羣軰張甚監軍督捕最于
南雄攝守事以治状知其州於髙州海盗晝掠以州兵
擒其渠戮于市事聞知興國以嫌自列改道州州以寧
一于是作湖南道院以表章濓溪之學而安樂其民可
謂材也已初公為令尹既過予一見定為莫逆交率晨
興飯讀書林已則商略古今人物抵掌談天下事後當
[040-6b]
成敗劃然聲撼林木或時把筆為詩若引酒一再行徃
酬以十數盖其㨗疾若風雨以是為笑樂每夜漏
下鴈鶩行抱文書以進輙可否之多至千數百言不停
綴其剔乆蠧剖滯訟若束三峽之湍流而落之也若注
馬于千尺之坡而奪之槊也若干将出于櫝蛟龍截而
虎兕剸也予所親見如此夫有才者未嘗不欲用于世
而用世者每患于無才則理相求而勢不相遭也事相
湏而年不相待也悲夫六年某月日夫人與其孤塟公
[040-7a]
于縣之下亭夫人鄧氏封宜人孤曰銓孫廸功郎新潭
州長沙縣尉嘗為兩浙轉運司發解進士曰鋐孫将以
公致仕恩補将仕郎公既塟之年銓孫走行在所見予
辟雍請曰先君子塟未有銘非敢後也惟是春秋窀穸
之事不肖孤不敢委之以來知吾父者非子而誰願有
述以碣諸墓某其奚辭則為之銘曰
有鈆其刀不可以切太阿無前匪闕則折蠢蠢不材何
有何亡曰維材矣不柱不杗栽者培之而固摧之曷畸
[040-7b]
于天公則隕之楚山叢叢凄其以雨鴈驛荒寒一碧萬
古公歸來兮下亭有松有松有檟尚式來者
   鄉貢進士柯君墓誌銘
故人子柯應鼎以國子愽士何景顔書介其所為柯從
周行述來離席泣曰先生辱與應鼎之父逰敢請銘始
予從劉耕道先生舘薦橋門時朋友則陳彛仲劉至能
兄弟從周末至于後至能以丙戌進士得黄巖尉未上
而歿其仲其季亦相繼歿彛仲甫陞舍而歿從周僅僅
[040-8a]
名薦書今又歿一時㳺從惟予在矣予銘從周其奚辭
則發書讀之曰嘻愽士之言信抑船粟以哺饑梁川以
利渉者其細行耳予獨悲從周贏糧千數百里餘半世
于外以從師問學為事而志不克就以卒死于行在所
也從周諱維翰興國人嘉泰三年春正月丁酉生淳祐
七年冬十月戊子殁得年四十五明年十有一月壬申
塟其郡東六十里曰鈞山曾大父震逺大伯父夀以慈
明恩授廸功郎制所謂孫為俊士身燕髙年者也父必
[040-8b]
勝三子應鼎習周禮冠鄉書應時習詩應明習易貢太
學銘曰
嗚呼古之君子舍親戚捐墳墓贏糧以從師者為學也
今之君子舍親戚捐墳墓贏糧以從師者為仕也為學
而忘其身非也為仕而忘其身尤非也吾于從周有不
釋然者矣雖然薦紳之士死社稷介胄之士死封疆而
吾從周死庠序則亦死于其職矣吾烏乎有不釋然者
耶歸余舟兮千里封余土兮一抔悠悠兮江波奈何乎
[040-9a]
從周
   操處士葉夫人墓誌銘
操君明甫家浮梁予不能知其人也而識其二子且十
年伯氏節甲午癸夘貢其鄉仲氏斗祥登淳祐元年進
士第予参督視府議時實以江寕尉為同僚他日節墨
其衰以來予迎問故趨且泣曰節之先父母就養斗祥
亡幾何代矣忽有若所訾省趣治装先斗祥歸歸不再
閲月棄諸孤今茲卜逺日維食乃月正元日節不敢寕
[040-9b]
于几筵徒跣數百里來乞銘予一再辭不熟子之先君
子不肯去則取其行述讀之云云其凡謂君盡渉獵羣
書耑以論孟為實踐履所謂子帥以正孰敢不正盖其
常常口之而不置者也平生環書一室畫司馬公其中
四壁列晦庵先生白鹿洞規雖晚讀釋老書特取其言
合論孟者謂泡影露電似逝者如斯遣其欲而心自净
澄其心而神自清此吾飬心寡慾之説也非與故能居
家不以私蔽義居郷不以富害仁在金陵時府方理圜
[040-10a]
土移數十囚尉舍夫婦惻然憫其瘐貸鄉商衣食之予
讀至是慨然曰是可以知君之先君子與其夫人李氏
矣乃予銘曰
禮曽考也莘祖考也志淵考也昇之其諱也淳熈某年
夏閏月某甲子其生也淳祐九年秋八月甲子其歿也
十年之夏四月辛酉其塴也安東之桂林其藏也葉其
氏而諱純真者君夫人氏也後君一年而生前君兩月
而歿與君同日而塴福西之塩梅嶺合而書之而日之
[040-10b]
而地之也節斗祥之季待補太學生斗樞其暮子也壻
某人其女也十男女其孫也嗚呼雙邱尚或式之者曰
此維操處士君與其夫人氏詩書之澤也
   汪公墓銘
處士汪公前塴之兩月孤亮請于方某曰我妣爾老姑
宜誰銘乃為序曰予嘗讀馬伏波傳喟然悲傷之其在
浪泊西里時毒霧薫蒸仰視飛鳶跕跕堕水中愁苦甚
矣歸而誦其從弟平生之言以為士生一世但取衣食
[040-11a]
裁足乗下澤車御欵段馬鄉里稱善人斯可矣文淵于
是悔仕進之自累知功名之累人思欲為閭閻𤱶畆無
聞之士而不可得者乃㨿鞍矍老而不能忘於世後車
薏苡豈獨羣兒謗傷之罪哉少㳺平生之言豈其忘之
耶予嘗評公為人三似新息侯而能暗合少㳺有足觀
者觀其恂恂似不能言謙約自敕年八九十無一跡于
官府則其于龍伯髙杜季良之間固自知所擇矣鄉貢
公黻叔兄也歿則為之衰麻終其喪視行服朞年不離
[040-11b]
墓所亦無不及者獨舉進士一不中則退而治田園教
子弟為重厚長者所謂鄉里稱善人非與公諱黻字景
漢生八十一而歿殁百有三旬有一日而塟某既叙而
銘之則請予及東嘉潘凱使書銘曰
生乾道及諸老歿淳祐孰耆舊維十一祀扄幽宅厥冬
仲月曰丙申嗚呼善人泐茲珉凌青之山髙嶙峋
   月孫塟磚
月孫生未晬能視予讀書申旦俄病癎九歳不能語然
[040-12a]
見人磨墨則躍躍以喜予或倦坐必取書册授予死之
歳必掩兩耳趺坐到明如此者二百日一夕癎大作予
夢僧衣麻袈裟者十許人坐于門問之曰何為曰送月
官人也是夕殂盖某年月瘞荷葭塢
   知縣奉議費公墓誌銘
祈門蕞爾邑然士大夫初脱選以名次湏入者相傳為
佳缺謂縣無逋郡易辦民亦無縣撓易治也不知何以
自十數年來築底不復可錯乎巽愞者不競健决者不
[040-12b]
恤矣乃歳癸丑令以憂去未知新令誰也丞攝其事民
重足立且朞月而毘陵費公實來盖恂恂似不能言而
人知其慈偲偲然不敢名一錢而人知其亷吾民其庻
幾乎居亡何丞自上府白事不知道何等語歸則檄與
令同督賦於是錢不府帛不庫誕寘之崔斯立壁記下
自出入之已乃遣文書詣令令顧渉筆惟謹令有所書
注或不可丞意丞輙塗竄之略盡予嘗為公不平公獨
無幾㣲見顔面退然後慚予淺之為丈夫也㑹繡衣使
[040-13a]
者行部亷治丞獄公始得為縣而縣甚不可為矣官有
欠籍民無逋租悍吏持急符來突堂奥刻木者鳥獸
散令噤不敢一出聲公于其間豈能無邑邑而竟以歿
悲夫盖寳祐三年夏六月庚寅也公諱羾字叔羽無錫
人自唐昭宗闕/  律郎球者家文茟峯下至肅以上
舍郎與簡齋陳公齊名建炎初兩人者起終左朝散郎
贈通奉大夫娶陳氏為曾大父鍇登紹興十一年進士
第提舉福建市舶贈開府儀同三司娶蒋氏和國夫人
[040-13b]
是為大父培中大夫秘閣修撰贈少傅娶郄氏吉國夫
人陳氏衛國夫人是為父公其第三子也階自通仕郎
至奉議郎歴監嘉興府都税務撫州金陵縣丞監行在
省倉上界監太平惠民北局知徽州祈門縣始公改秩
加職司一貟為尤偉丞金谿時宜黄群盗軰捕之得則
十六人者殺越人于貨辭具服等死部使者移公讞之
特其中一人黄姓者真盗耳餘盡誣也一平反活十五
人豈非賢哉前所謂丞得罪時常情不下石亦擊節矣
[040-14a]
公方為携其印紙歴尾使者車解和之得還其歴謂絳
侯東陽侯長者非與娶陳氏封孺人三子逵遜逢四女
適廸功郎監浙西安撫司囬易庫錢昌言其適承務郎
錢謩者未行餘幼以寳祐四年正月二十七日塟于夲
邑長腰山之原從弟從政郎新平江府司法參軍翿來
請銘辭不可則諾意某氓也其言信銘曰
維鵲有巢維鳩居之誰寔尹我丞則躨之爾母我躨我
尹我慈慈如之何既瘡且痍問之在民民無宿逋問之
[040-14b]
在官官有急符爾獄痡矣我尹殂矣奚而殂而喟其吁
矣有虣如虎有慈如母虎猶我怒母不我怙謂天孔明
公獨我怙作銘者氓可信千古
 
 
 
 
 秋崖集巻四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