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張氏拙軒集 > 張氏拙軒集 卷六


[006-1a]
欽定四庫全書
 張氏拙軒集巻六     宋 張侃 撰
  論 説 銘 贊 傳 記 祭文
   四皓論
士有立百世之上所守者定而所施不易當世許之後
賢髙之噫豈容輕議之哉方劉項争功狐媚狗趨覬一
銖功天下滔滔彼四公者茹芝服栢笑傲商嶺身外無
物其真有所見耶抑止於權宜耶漢得天下季戀戀有
[006-1b]
兒女愛雉刼良計以四皓對四皓出漢祚安又豈權宜
而止耶噫豈容輕議之哉所守者定宜其所施之不易
也不然漢其殆矣四皓名其穹乎夐乎
   硯説
嵗在壬申山隂石身之以端石方斗研見贈肌理細膩
圭角端好嵗在甲戌雲間朱唐卿以歙石月眉硯見贈
舊坑中物刷絲如髮整而不雜自吾生得研雖盡此猶
可作傳傳後失於壬申已卯之嵗昔唐子西作家藏研
[006-2a]
銘且謂研鈍物也静物也可以乆今併其鈍者静者而
失之吁天下事寜有既耶回視吾學日就荒堙雖無此
研可也而吾平日獨㳺清閒寂寞之濵所謂生涯研真
耐乆交豈天怒吾蠧書之夥而故為是策耶俱不可得
而知也余失小刷絲研五日作文記之又十八日復見
嗟乎心之所好思而得之失之不乆復歸吾室是研豈
終吾耐乆交耶雖然吾從今日與研結誓以吾之才不
足上玉堂以吾之用不足濟世務研毋戀戀研茍從吾
[006-2b]
於蕭踈竹下冷淡梅邉一杯竟醉放筆成詩以寄形天
壤間研從吾斯説乎研曰諾時已夘二月二十五日
   硯銘
爰來天庭爰旅玉堂愧我才拙孰文孰章晝清日永花
木之房或箋爾雅或擬漆莊不然寫六幅之圖而堂上
之生風霜
   睡寒山拾得贊
人居火宅無不有你亦投身携掃帚一朝放下困騰騰
[006-3a]
明月寒潭只依舊
   僧熊畫布袋贊
弄盡精神真揑怪横拖拄杖街頭賣忽然兩歩走歸來
四大不收圖睡快
   蘇李松石圖贊
東坡先生錦繡心胷戱作怪石一時告功當其落筆雨
霈風從齊安赤壁恵州鶴峯十年飽覧孰可攖鋒温潤
枯淡變態不同一巻之石作倚盤松龍眠居士孰覊其
[006-3b]
蹤一瞬八表如鶴在空東坡頌美佳名日穹明忩展觀
松古石窿天下之寳豈間窮通東坡之節龍眠之隱一
異出處如琴加軫吁嗟二公人中之龍百餘嵗後仰止
英風我生後時何以形容紀述惟贊愧非揚雄
   辛已自贊
徐永昇畫時予弱冠而綴文趙可大畫時予三十而有
立錢誦畫時予究道之出入蓋嘗晦其聲名謝其等級
惡脂韋而取容與傲世而長揖客問直夫處事太執直
[006-4a]
夫俛而笑曰人各是其所習
   戊寅自贊
有伯夷之清而無萬世之準有孟郊之古而無一代之
名能操守而氷潔視富貴如雲輕前乎直夫是一臞叟
後乎直夫是一書生既不能潤乎詩書又不能事乎縱
横客有過者曰嘻視彼拙貌徒汙丹青
   蔡媪傳
蔡媪湖休村人事夫毓二女女及笄嫁比鄰温煖家居
[006-4b]
亡何良人死媪日求於市得十數錢以餬口既老就二
女以養嵗往月來頗厭之問長女不應問次女又不應
於是撫膺曰吾老矣何以生為廼粥巨燭夜半即所居
茅屋𤑔以火且膜拜曰即死死則吾事竟矣隔岸人見
火光竟天蹤跡至媪室燭存寸許尚膜拜因劫其所以
然媪對云云明復如是又燃中指肉辭骨立信宿與他
指無異媪曰吾將火其身報謝天地雖奄奄為九泉下
人猶勝居人間世鄰有竊知其言者斂金益薪擇日而
[006-5a]
火焉女聞媪死若塗人而無戚戚之色嗚呼以貧而失
其指又失其身豈得已耶是必中心有大不堪而至是
耶昔韓退之聞刲股救母欲聲朝而置諸罪使聞媪所
為將以何罪置之耶嗚呼此退之深得古人之用心也
使人人刲股以盡孝則古者為孝之道泯矣况又不如
刲股者耶女不能以養媪不可也媪不能以固貧有𧇊
受諸父母之道又不可也然則罪其女乎罪其媪乎其
必有以處之矣時嘉定辛已暮春因書以為戒
[006-5b]
   秀野記
青山在屋上流水在屋下中有五畆園花竹秀而野蘇
内相題司馬迂叟園詩也迂叟窺仁義之原探禮樂之
緒照映一世學者宗仰今吾家小園架屋三間與迂叟
園相類詩曰髙山仰止景行行止庶幾儀則其萬一焉
   乾元寺詩壁記
乾元寺在邑之前溪北岸嘉祐中受業僧妙圓刻大士
像奉事彌謹遇雨暘禱輒有驗又日與仙人㳺即所居
[006-6a]
名曰似賢堂雜端劉公述作三大字掲焉中更兵燹扁
額不存曽孫岑再書而刻之額兩邉細書初此地齊茂
林修行實紹興十祀夏六月壬子也去雜端書額時甲
子一周予寓居邑西聞寺有似賢堂尋訪舊址則巳為
他僧寢室矣每拊扁額嘆繼者之難其人嘉定癸未予
自常之金臺解組歸舎寺僧師壽了隠來曰明公前日
所拊扁額未足以見妙圓為何等僧今得詩碑四䧟於
懴堂東廡壁間願求數語記嵗月予曰太守錢公通守
[006-6b]
宋公邑令王公雖未詳出處誦其詩則知贈妙圓也雜
端劉公直道清節照映一世有孫同鄒道鄉子姪肄習
此堂今廢不存文人思士為之扼腕昔孫何未第㳺徐
州觀音院其後陳無巳記净佛殿且曰物有盛衰人有
向背向非孫公曽㳺無巳未必有此語予於是亦云師
壽了隱收拾舊碑以幸好事者之觀覧錢公詩題作西
院竹軒即似賢堂爾堂後舊有竹詩中又有所謂頗聞
靈泉象缺月當是㳺石壁山因併及之嘉定十七年三
[006-7a]
月五日
   拙軒記
淮海張某以拙名讀書軒有年矣每見前修多以拙自
號則又解曰吾非大巧若拙之謂也吾非巧竊所恥之
謂也實杜少陵用拙存吾道之意以見吾非有心於為
拙特欲不失吾之本然者而巳使世之巧或可以移吾
之拙則道非我有矣吾日懼焉因書以自警
   娛老堂記
[006-7b]
三山陳姓最著有諱元禮者隠徳未耀當時名勝低簪
紱友焉澤之是為族從孫能力學不墜家聲踰弱冠之
三嵗負笈㳺西淛以昌厥學渉八年始預漕薦於是思
榮親之計則曰始之出㳺也盖不得巳時大母春秋髙
父母雖能盡子職供婦道震孫為子為孫其可一日居
於外歸舎未幾嵗在乙亥天子有事於明堂澤之大母
年百嵗格當為命婦帥臣未鄉蔡公上其事詔從之鸞
誥金軸自天而下鄉閭榮耀以為希濶之遇澤之猶未
[006-8a]
滿擇婦奉兩世之親雖菽水之懽踰於鼎養父母每諭
之曰吾家素清貧於子職婦道罔敢有闕汝既有分寸
功名宜自力於學萬一入手庶為父母之榮澤之濡滯
其行乆而再逰於淛今三年矣忽謂某曰父母今七十
有五即所居扁曰娱老蓋欲齊大母之壽其後帥臣如
蔡公者舉已成之典則寵光再至吾家震孫亦不敢廢
舊學以幸造物者之興憐也某曰澤之可謂善為人子
人孫而父母可謂善為人父母也澤之有子五嵗能誦
[006-8b]
詩百篇朝夕嚶咿親側如澤之侍大母時世世相承以
濟其美其盛也歟
   竹坡記
内表李山甫以竹坡名其居求余記之余曰山甫居有
竹乎曰無鄰有竹乎曰無然則胡為其居而名之以竹
耶昔蘇文忠有不可居無竹之句而竹之名愈著山甫
每遇有竹處眎其色之清然其中之空然挺挺之節雖
炎曦虐雪了無阿附及𥸅篚宗廟椽角屋宇細而為規
[006-9a]
矩者皆合於理其有功於世也大矣山甫長余一嵗自
今宜掃除舊染洗滌心官如竹之有收拾以佚其主是
又余之所深望也嘉定癸未十一月望䢴城張某記
   九里廟記
予官金臺近一年居民市楮鏹詣九里廟膜拜因問之
民曰九里廟神二人初兄結屋百間弟濬井百口屋井
甫就互指其數兄數井絫日而缺其一弟居在前兄居
在後其所缺之井今在前殿座下又曰廟有嗚呼吳延
[006-9b]
陵季子之廟墓十字碑又曰井散在九里間舊名廢井
昔有人携妻謁神妻墜粧飾於井夫裸而入出則兩股
爛熟井間有沸者其靈異如此某等嵗一詣焉予嘆曰
神怪茫𣺌聖人罕言傳稱泰伯三以天下讓民無徳而
稱焉季札棄其室而耕卒以命授弟餘祭故當時嘉札
之義封於延陵號延陵季子今曰數井不全其數而位
居於兄前其説妄矣昔太史公曰延陵季子之仁心當
時視其國如敝屣豈歿而祀於所封之地以區區禍福
[006-10a]
驚動愚民其説又妄矣史稱孔子未嘗㳺江南延陵十
字碑或云非孔子筆今常潤所祠之地俱植焉世既逺
予亦不得而考東坡云所聞湯泉七皆棄於窮山之中
山僧野人之所浴麋鹿猿猱之所飲今廢井即湯泉也
既不能澡雪人之精神而乃麋爛人之皮肉恐非季子
本心韓退之羅池碑云生能澤其民死能驚動旤福之
以食其土恐季札亦如此則與當時棄其室而耕異矣
予詳其事書以遺居民毋墮流俗淺見當思季子辭遜
[006-10b]
之風功徳及邦者深除其妄而正之云
   唐隆宣大師開山記
通州浪山寺僧常滿同其徒常真智褱㳺豫章得巨木
五千導江至於京口遇風濤莫知其所後㳺圌山山通
流木盡集鐵和尚五百年相待與老傁指迦葉寺之言
符合廼作道塲於茲山工未即而寂後人因而成焉余
嘗入東霞寺東殿即常滿真身所棲之地號隆宣大師
今曰滿菩薩者土人保傅嬰孺有求輒應如僧迦圓應
[006-11a]
而名之夫以元和之迎佛骨㑹昌之廢佛寺通二十六
年而毁譽相反若此然其道不知果何如耶常滿之開
茲山豈不欲通都大衢顧乃於清閒寂寞之濵謂不如
是則非釋師之意也寳厯在元和㑹昌間莫之前焉莫
之後焉輪奐宫室治田濬井可謂善籌而為悠乆地也
廣了為恵澤謁記故詳其事使歸而鑱諸石嘉定十五
年正月十五日記
   四并亭記
[006-11b]
唐栁子厚茅亭記獻妍呈媚景縈情文之詭異争麗
而予服之有年矣他時粥地百弓傍山水録其記為障
此非有志事功而誼乎古寓意物理而恢乎逺者孰得
之某之志未遂外舅朱叔嘏已先囿之矣叔嘏屋後有
隙地舊屋三楹楹前去土為池種青白蓮蘘荷菱芡左
右列嘉葩名卉又植竹數十挺在墻隂是足以朝㳺而
夕嬉也是足以心休而身逸也叔嘏明春秋左氏學嘗
試於浙西江東漕以異恩随郷里秀彦上春官務端慤
[006-12a]
而惡浮巧不阿時好顧禄仕名譽如太空浮雲之去來
君子嘉其有守而師友又知名士宜乎守之定也於是
取叔嘏之辭而記焉其辭曰甲子之秋汎秦淮抵廣陵
訪竹西平山舊迹遂飛蓋為州園㳺登四并亭送目天
外雲煙變滅風雨晦冥名之宜矣昔文人思士題寫殆
遍名之美者衆所悦也是為顯者設若獨善其身之士
安可齊其出處而扳顯者之所有然名之美固人之所
慕窮與達各有慕慕在乎此則美在乎此今將架木為
[006-12b]
亭結茅而覆其上署額則竊取其名暇時上斯亭寓意
物理消遣世慮則禄仕名譽不介介於心逮物理歸於
寓徐思事功之立可行則行可止則止省吾平日所學
者畧道其一二名雖同而慕不同窮達之有間也或人
云云則吿之曰吾美非彼美彼美人知之吾美人不知
親服聖賢之書不同小人之歸復以訓子孫一也子孫
可教使之從師㳺二也東郭二頃田稍給伏臘三也亭
雖小可以逰覧吾得而有之四也美若是奚窮達之分
[006-13a]
而後有所慕耶君子益嘉其有守叔嘏不易其守來年
天子有科詔矣是雖惡浮巧不阿所好乃一主於端慤
冀北之馬群無良焉必有求其良而充世用姑少待至
亭之立名之寓又豈真虛言而巳識者推其行藏之合
於道而為賦詩者某未欲盡其語也
   犇牛鎮㕔壁記
右通直郎賜緋蔡君直右迪功郎李君漳以紹興壬子
辛巳監鎮務予莅職數月見禪鄉院題梁龍祠碑石有
[006-13b]
二君姓氏因命工鑱於石以補壁記之逸又見鎮父老
言昔兼税朝廷省併是時財用裕而嵗額定眎今名色
多端大有間矣嘉定十四年十月望䢴城張某志
   祭樓屯田文
惟公卓犖之行縝密之文父兄師友乎著聞不恃貴
胄出處任真不矜巳能該綜尚勤舉措近厚撫摩以仁
江城牧守蘭省侍君陳二三策心和氣平每期今日堯
舜君民宣猷重望名傾縉紳退惟先世辱交最親嵗晚
[006-14a]
書汗久而愈新公能繼至契誼尤臻紀述官業豈無他
人再拜敬請謂有前因公嚴史筆雅哉典刑青天白日
舉知清明向者小鬱今獲大伸感入骨髓詎敢浪云舊
冬入都晉謁賔閎莫瞻俊英徒走踆踆虞水蕞邑鄭鄉
比鄰公嘗渉筆歴二十五春人思徳政無非真情深慚
佐理勉繼芳塵公不我棄警規必頻望公自此位登上
卿望公自此夀開百齡鄉稱前輩朝推老成室則甚邇
浩渺魚鱗誰持訃問遽至江津輤車莅止奠觴躬陳嗚
[006-14b]
呼永己慨想平生
   祭虞文善冠之文
年月日䢴城張某敢以香酒祭於省元千一丈之靈嗚
呼平生師友惟道可尊如文善之誠慤某敬心之所存
今其巳矣往奠一樽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