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西山文集 >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20




復正議大夫右丞相兼樞宻使太子少師史
    彌逺辭免以皇太子冊寶推恩特轉一官恩命
    不允詔
[020-1b]
勅具悉朕承宗廟之重惟稽古建我元子于東宫粤二
年秋躬即大慶行冊命禮鐘皷在虡衣冠在廷洋然和
氣充塞上下俾朕得以垂萬世休無愧祖宗付託之懿
者皆吾大臣輔賛力也卿以宏深正大之學端亮純一
之誠夙簡朕心從游資善廸我儲徳底于光明宻决大
計以安天下遂繇賓傅升亞維師教諭徳成既顓且久
第進一官朕意猶慊亟祗渙恩毋遏成命所辭宜不允
   賜中大夫知樞宻院事兼參知政事兼太子賓
[020-2a]
    客雷孝友通奉大夫参知政事婁機正議大
    夫参知政事樓鑰中大夫同知樞宻院事章
    良能端明殿學士通議大夫簽書樞宻院事
    宇文紹莭辭免皇太子受冊命了畢各與轉
    一官恩命不允詔
勅具悉朕觀三代有道之長法重離繼照之象更化之
始首建儲闈宗祀之前舉行冊禮宏休懿鑠照映古今
神祇祖考莫不咸喜卿等以股肱良弼兼組青宫既殫
[020-2b]
出入諭教之勤復與周旋禮文之盛闕而不録謂典章
何傳不云乎太子正而天下定卿等有輔朕安天下之
功矣而欲辭一秩之賞得乎亟其祗承毋或多遜所辭
宜不允   賜正議大夫吏部尚書兼修國史實録院修撰
    兼太子詹事曽㬇辭免以皇太子受冊了畢
    本宫官吏等各與轉一官恩命不允詔
勅具悉朕更化之始建我元子于青宫屬卿來歸寘在
[020-3a]
詹省以方嚴和裕之德翼恭敬温文之美今三載矣冊
禮告成恩徧寮寀豈以端尹之重而可遺乎卿其祗服
徽章益思所以輔吾子固萬世磐石之基是惟朕屬任
之意控詞雖力義不可從所辭宜不允   賜朝散大夫試太子詹事兼同修國史實録院
    同修撰兼秘書監戴溪辭免該遇皇太子受
    冊推恩特轉一官恩命不允詔
勅具悉日吾元子之在資善也卿以當世儒先横帙左
[020-3b]
右蓋於火然泉逹之始已有日漸月漬之功越既升儲
徧歴宫寀廸之以正心誠意之學勉之以居仁由義之
道從容啟沃禆益孔多朕方嘉爾之勞思所以表厲而
未遑也禮成增秩亦維其常何必撝謙留我成命所辭
宜不允
   賜朝議大夫試尚書吏部侍郎兼太子右庻子
    兼同修國史兼實録院同修撰汪逵辭免皇
    太子受冊畢本宫官與轉一官恩命不允詔
[020-4a]
勅具悉古之論教太子者必以選左右為急朕既参稽
古誼正少陽之位又擇孝悌博聞有道術者以衛翼之
唯卿以淵源純粹之學服在兹選實能以正言正行啟
廸儲德國本彌固卿之力與為多焉典冊崇成例俾増
秩雖名節自礪豈有望賜之心然功庸不報亦非待賢
之誼徃承朕命毋煩固辭所辭宜不允來奏云辱在近/臣當存體國之誼敢同羣吏俱/懷望賜之心
   賜端明殿學士提舉臨安府洞霄宫衛涇辭免
[020-4b]
    皇太子冊寳推恩以昨参知政事兼太子賓
    客與轉一官恩命不允詔
勅具悉朕褒德録賢不以新舊殊其禮論功行賞不以
中外二其心卿名髙一時學貫千古捐身關䇿力禆更
化之宏規造膝輸忠與决建儲之大議暨陟凝丞之任
首参賓交之聨正事正言效見聞而無隱重暉重潤資
啟沃以居多屬時典冊之告成載念勲勞之當紀豈其
居外而可遐遺第晋文階式昭眷意毋狥謙撝之素亟
[020-5a]
惟渙渥之承所辭宜不允
   賜資政殿學士太中大夫知潭州充荆湖南路
    安撫使衛涇上表再辭免更化之後親祀南
    郊熈事備成慶均中外安丙衛涇俱以近臣
    宣勞藩閫各特轉一官恩命不允不得再有
    陳請詔
勅具悉昔周天子有事于先王於齊則賜之胙於魯則
歸之脤豈非股肱王室之重則當同其福禄之休日朕
[020-5b]
禋典告成均慶中外維西有蜀維南有楚皆以近弼作
予元侯勲名爛然並著竹帛予維寵嘉之壬子制書命
進崇秩亦周褒齊魯之意也今卿抗章不拜顧以天道
虧盈為言夫五服五章以待有德雖云朕命實本天心
朕固匪出於私卿尚何辭之有所辭宜不允不得再有
陳請
   賜資政殿學士通奉大夫知興元軍府事安丙
    再上表辭免南郊慶成特轉一官恩命不允
[020-6a]
    不得再有陳請詔
勅具悉朕惟古者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故自更化以
來分命邇臣付以藩閫俾之拊循兵民鎮奠疆場戎干
載戢穡寳用成庻幾無外顧之憂矣於是扢嘉壇秩元
祀典禮具飭神人允諧顧惟屏翰之勞奚止駿奔之比
此優隆之典所以獨施於吾重臣也今邊候底寜民物
孔庻卿其益務綏靖以稱朕心命數之蕃方是兹始曽
是一秩而可辭乎所辭宜不允不得再有陳請
[020-6b]
   賜中大夫權禮部尚書兼侍讀章頴乞許歸田
    里不允詔
勅具悉朕觀昔者忠臣以言去國有留落不偶而終其
身者有投閒未幾而還踵登用者公道之開塞率於是
焉占之朕丕承祖宗崇尚讜直凡自初元以來繇論事
去者更化之後亦有存而未召召而弗用者乎惟卿蹇
蹇匪躬名在諸儒之右首觸權倖一去十年越既來歸
寘在經幄從容獻替朕甚嘉之間由貳卿進攝宗伯鳴
[020-7a]
珮澤笏出入闕庭使薦紳大夫相語曰此慶元諫爭之
臣嘗詘而復伸者也激髙風而勵頽俗庻其在兹卿方
懷歸殊咈吾意所請宜不允
   賜通奉大夫参知政事兼太子賓客婁機感疾
    乞許納禄不允詔
勅具悉昔太公既老猶起海濵留侯雖病彊輔太子朝
有華髪之良國之福也豈以晦明風雨之不常而輕聼
其去哉已詔有司予卿朝謁之告卿其顓精神近醫藥
[020-7b]
以自輔歸榮之請朕未欲聞所請宜不允仍給假十日
   賜楊次山辭免新除少保進封永陽郡王加食
    邑食實封恩命不允詔
勅具悉三孤之官貳公𢎞化朕未嘗輕以授人也而况
茅土之封自元豐命曹佾之後施諸后族越不過六七
人今朕因青宫冊禮之成既擢卿于亞保之位又以累
朝待元舅者可謂不世之榮殊常之遇矣非卿老成静
重蔚有令德朕敢以天官為私寵乎徃祗朕恩圗所以
[020-8a]
稱此者循墻之避宜畧常文所辭宜不允
   再賜楊次山辭免恩命不允詔
勅具悉昔在東都有賢戚曰隂識以椒房同氣之重而
能謙冲自處為世祖所嘉尚毎指之以敕戒貴戚激厲
左右焉今朕有卿亦猶是也儲闈受冊推恩外家顧惟
親賢疇出卿右三孤之拜王社之封所以褒表耆德為
戚里勸也朕命不易毋庸固辭所辭宜不允
   賜潭州觀察使知閤門事兼客省四方館事兼
[020-8b]
    提㸃御前忠佐軍頭引見司楊谷辭免皇太
    子受冊了畢除承宣使恩命不允詔
勅具悉朕嘗閲東都之史見明德馬后撫育儲嗣之功
著在簡䇿焜燿來世未嘗不深嘉而屢歎也粤予元子
蚤正春宫保惠扶持備殫勞悴皆至哉坤元之力其眡
漢事尤有光焉典冊告成䟽恩外屬惟卿伯仲夙著賢
稱富貴無自滿之心忠孝有兼全之莭若時留務實亞
齋旄肆繇察亷並命褒陟書不云乎用德彰厥善朕之
[020-9a]
寵卿盖庻幾乎此卿其何辭所辭宜不允
   賜朝請郎試尚書吏部侍郎兼修玉牒官兼侍
    讀兼權給事中許奕乞川蜀待闕州郡差遣
    不允詔
勅具悉昔蕭望之以諫官補郡吏不忘雅意之在本朝
吕元膺繇給事守同州復以讜言而留左右朕惟宣帝
憂民之切不如憲宗納諌之明若時近臣可使輕去卿
以有用之學不窮之材冠多士於臨軒之初踐禁涂於
[020-9b]
更化之日其侍經幄以正道沃朕心其攝𤨏闈以忠規
禆朕聼方有賴批鱗之直可遽為叱馭之行其安厥官
益勵爾操使朕無愧元和之主卿亦有光先漢之臣何
必守藩乃為報國所請宜不允
   賜特進觀文殿大學士提舉臨安府洞霄宫錢
    象祖上表再辭免特授少保依前觀文殿大
    學士充醴泉觀使加食邑食實封恩命不允
    不得再有陳請詔
[020-10a]
勅具悉朕建儲之始稽用舊典命二三大臣並職輔導
于東宫卿以台衡之尊兼師傅之重須眉皓然衣冠甚
偉有如綺里之侍宴席誾誾惻惻屢有諫正又如張酺
之在經帷朕甚嘉之雖去國之乆未嘗忘也肆因顯冊
之成命晉孤卿之秩詩不云乎無言不讐無德不報朕
心盖庻幾焉毋庸固辭咈我眷意所辭宜不允
   賜正奉大夫守吏部尚書兼修國史兼實録院
    修撰兼太子詹事曽㬇乞令謝事歸養沉疴
[020-10b]
    不允詔勅具悉朕惟昔之賢哲輕棄軒冕勇徃不囬其説有二
或時君信道弗篤不足與有為或同列甚賢者多不去
則有咎故二䟽享知止之樂香山全退傳之名今朕虗
已待賢常若弗及衆正在列不以小人参之士而無志
當世則已茍誠有志可失斯時况卿位冠從臣責任不
為不重職居宫尹寵遇不為不優一旦浩然欲去朝廷
而傲山壑固足以遂卿考槃之志獨不使朕獲權輿之
[020-11a]
譏乎所請宜不允
   賜起復正議大夫右丞相兼樞宻使兼太子少
    師史彌逺乞歸田廬補還服制不允詔
勅具悉在昔昌陵興帝王之業惟時趙普建社稷之勲
奪哀情於艱疚之初蠲起復於祥除之日未聞有請欲
許終喪兹故實之甚明在信書而可攷卿為碩輔繫國
世臣以忠純不二之心奮剛毅必為之節力陳至計正
儲闈少海之尊躬蹈危機安宗廟泰山之固粤從人望
[020-11b]
登拜台司有調娛中外之功有經理乆長之䇿豈容頃
歩輕去朝廷矧禮極哀榮既事親而無憾則義均休戚
在體國以宜先益堅致主之心庸副教忠之望所請宜
不允
   賜煥章閣學士通議大夫知江陵府充京西湖
    北制置使李大性辭免除寳文閣學士依舊
    知江陵府充京西湖北制置使不允詔
勅具悉朕惟荆襄上游屏蔽南服間者邊事之興被兵
[020-12a]
為尤甚生齒流散田菜多荒盖嘗喟然西顧而歎曰孰
能為朕勞徠還定俾復其舊乎卿以法從之英首任閫
寄撫柔逺近得江漢之心政聲流聞朕意以懌維昭陵
圗書之府邃在西清俾卿職其間庸示風勸徃服朕命
益綏吾民庻無負褒表之意尚何以辭為所辭宜不允
   賜起復正議大夫右丞相兼樞宻使兼太子少
    師史彌逺再上奏劄子乞歸田里補還服制
    依已降指揮不允不得再有陳請詔
[020-12b]
勅具悉大臣之義與衆庻不同多事之時視承平亦異
夫既任安危之責則當權輕重之宜卿世秉鈞衡望隆
柱石以身狥國昔嘗捐家族而弗辭移孝而忠今可執
親䘮而為解矧歲月將臨於祥禫而哀榮備極於始終
其在卿心夫復奚憾顧今朝廷之上有宵旰之憂朕方
喟然思與濟此尚念倚毗之切勉恢康人之圗庻允答
於民瞻亦有光於慈訓所請依已降指揮不允不得再
有陳請
[020-13a]
   賜正議大夫參知政事兼太子賔客婁機年齒
    衰耄疾病易生乞許納禄不允詔
勅具悉朕以卿為天下之老有大臣之風越從衆言擢
在二府所資從容論道之益非有奔走宣力之勞何為
上章欲致厥事昔畢公弼亮四世而克勤小物衛武九
十在位而以禮自防卿年雖髙未至於是其思國計之
重甚于身謀民瘼之瘳急於已疾勉狥大義勿復有云
所請宜不允仍給假半月來奏云有不/堪奔走之言
[020-13b]
   賜太中大夫守尚書户部侍郎兼詳定勅令官
    兼權工部沈作賓乞效官偏壘不允詔
勅具悉夫乗人之車者任人之患食人之禄者分人之
憂卿職在論思誼同休戚屬兹多事之際當以盡瘁為
心云胡上書遽欲自佚昔王事靡盬詩人有不遑將母
之歎今卿所遇固異于斯進則啟沃朕前退則怡愉膝
下茍能報國自足悦親尚思勉於功名庻兼全於忠孝
所請宜不允
[020-14a]
   賜正奉大夫參知政事兼太子賓客樓鑰辭免
    同提舉編修勅令恩命不允詔
勅具悉朕惟我朝之舊章最得先王之遺意以道揆權
法守故能脗合人情之公以儒者議刑名故能深原天
討之用長我王國不在兹乎卿蚤踐朝行乆勤屬筆晚
参政路嘗與提綱惟心平可以酌律令之重輕惟學博可
以訂古今之㳂革兹焉申命亶謂得人勉終已試之功
毋以不能為解所辭宜不允
[020-14b]
   賜華文閣直學士朝請大夫知福州充福建路
    安撫使葉時乞畀宫觀差遣不允詔
勅具悉朕惟前日守將屢易之弊至於居官数月輙遷
有新故更代之煩而失上下相安之美朕甚厭之故嘗
深念縱未能復唐虞九載之制獨不可因任賜書如神
爵五鳯間乎卿性資粹明學問淵博頃勞法從出鎮全
閩以忠厚及物之心施平易近民之政曽未期年逺近
愛之詩曰豈弟君子民之父母卿既庻幾乎此矣顧不
[020-15a]
少留以綏朕赤子可乎勉安厥官毋咈朕指所請宜不

   賜保康軍承宣使左驍衛上將軍鎮江都統兼
    知揚州淮東安撫使畢再遇乞畀在外宫觀
    差遣不允詔
勅具悉朕聞立功名易保功名難究觀徃昔將帥之臣
克自祗畏雍容進退不失令名者曽幾人哉盖矜功則
志易驕怙寵則身易危其勢然也卿㧞自戎行乆董師
[020-15b]
律威震夷貊勇聞江淮而能慕古人知止之風察天道
虧盈之戒便朝入對亟請奉祠可謂善處功名之間矣
然而旅力方剛精神尚强當勉未為之勲業益思無負
於恩榮姑徐爾歸徃聼朕訓所請宜不允
   賜通議大夫試户部尚書兼詳定勑令官沈詵
    乞檢㑹前後所奏俾令納禄不允詔
勅具悉朕以月正元日眡羣臣朝當三陽彚進之時惕
然有感於易之泰曰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長小人
[020-16a]
道消也然則老成耆德之彦其可使之輕去也哉卿質
直敢言清修有守方資雅望以重本朝矧蹇叔之力雖
愆而楚丘之謀始壯尚其祗服毋替告猷所請宜不允
   賜寳謨閣直學士中大夫知潼川府劉甲乞許
    納禄退安田里不允詔
勅具悉朕惟元祐忠賢之世鮮或有聞西州人物之宗
今其餘幾卿洪毅有守篤實不欺器能適用於閒暇之
時風節自持於變故之日頃繇南鄭易殿東川甫及期
[020-16b]
年稔聞報政郷閭非逺初何殊晝繡之榮精力尚強毋
遽羡安車之樂勉綏民瘼庸副朕懐所請宜不允
   賜端明殿學士通奉大夫簽書樞宻院事兼太
    子賓客宇文紹節乞畀祠禄不允詔
勅具悉朕聞為國者必有文武兼備之賢威名素著之
彦使之端委廟堂圗議帷幄然後足以弭未形之患收
無競之功卿器度恢洪材猷英特迺者總戎外閫風采
隱然暨登樞庭備罄忠藎今雖潢池之警蕩滌有期朕
[020-17a]
心所憂正在賊平之後維持鎮定方將與大臣圗之而
卿遽請奉祠以求自佚非所聞也矧卿德望並隆中外
所恃當身任經綸之責可輕為去就之謀勉聼朕言勿
厪再請所請宜不允奏劄云今幸皇靈逺暢盗賊蕩/平甲兵之問浸已罕少云云
   賜建武軍節度使鄂州江陵府駐劄御前諸軍
    都統制鄂州駐劄王喜乞祠禄不允詔
勅具悉卿以西州拳勇之英名徹朕聼擁旄仗節極將
帥之榮必能忘身乃可報國今疆場晏然非有執干戈
[020-17b]
援枹鼓之役也惟公惟亷以勤撫我士卒使戎政日肅
武備日修則優游折衝可以忘老遽求閒退非朕所期
所請宜不允
   賜端明殿學士通奉大夫簽書樞宻院事兼太
    子賓客宇文紹節乞畀祠禄不允不得再有
    陳請詔
勅具悉朕惟人主用賢之功必悠久而後見大臣體國
之誼豈進退之可輕卿静重有謀沈深能斷自登簮槖
[020-18a]
清華之選即值干戈俶擾之虞屏蔽江淮蕃宣襄漢牧
人御衆有冦恂之材治軍理民兼武侯之畧参稽輿論
擢貳樞庭鎮撫四夷正藉威名之素調娛萬務方觀智
識之長疊覽來章遽祈去位豈有能應變於昔者紛紜
之㑹而不能運籌於今兹閒暇之時舍朕而歸其義安
在尚念倚毗之切勉恢經濟之圗期斯世之舉安雖退
休其未晚所請宜不允
   賜資政殿大學士中大夫知興元軍府事充利
[020-18b]
    州路安撫使充成都潼川府䕫州路制置大
    使安丙乞畀宫觀差遣不允詔
勅具悉朕慨念坤維邈在萬里非威名夙著不足以鎮
服物情非智畧有餘不足以酧酢事變故專任卿以一
面之責庻幾寛予西顧之憂遽覽來章首陳故實反復
申繹為之憮然知卿誠悃之深有如皦日顧朕倚毗之
切方若長城其體至懷少安厥位所請宜不允奏劄云/祖宗舊
制不以蜀人/為大帥云云
[020-19a]
   賜武康軍承宣使殿前副都指揮使夏震納禄
    不允詔
勅具悉卿誠於衛上為朕之信臣老於治兵為時之良
將既越衆人而登用豈容一旦以告歸矧今師律浸修
戎容載肅輕裘緩帶何禦侮之勞雅歌投壺有從軍之
樂縱令自佚何以過兹爲國折衝盖無踰老臣者引年
謝事豈所圗將軍哉所請宜不允
   賜正奉大夫参知政事兼太子賓客樓鑰乞再
[020-19b]
    挂衣冠不允詔
勅具悉卿自去夏以來数致告歸之請睠言誠悃非不
欲從顧念國計所關為説有二大臣之道固匪一端至
於合和朝廷調一天下非存心忠厚如古之吉人持論
寛平若漢之長者則不足與任此卿於二者盖庻幾焉
其不可去一也朝有大政國有舊章孰咨謀繄我元老
其不可去二也今雖紀綱畧定中外向寧乃若建長䇿
以起治功護元氣以固國脉兢兢業業正在斯時卿當
[020-20a]
勉留力輔不逮遽求自佚朕何望焉所請宜不允
   賜光禄大夫提舉臨安府洞霄宫張巖辭免復
    資政殿學士依舊宫觀恩命不允詔
勅具悉朕惟皇建極以恕及人茍或取一節之長不暇
計平生之素其為忠厚殆過古初卿曩自周行躐登要
路方進長西樞之日盖與聞北伐之謀雖不能折王恢
首事之非而粗知守魏絳和戎之利物論固多於歸咎
公朝寧過於用恩既予真祠復還舊職與人求備朕不
[020-20b]
忍為居寵思危爾當知戒第堅圗報焉用控詞所辭宜
不允
   賜中大夫權禮部尚書兼侍讀兼修玉牒官章
    頴辭免除禮部尚書兼職依舊恩命不允詔
勅具悉昔朕之就傅也先皇帝妙簡一時之望以從我
于潜藩琢磨以道誼漸漬以經術盖無異商宗之學甘
盤漢皇之得四皓也今其存者尚復幾人登進褒崇詎
容或後卿正大之學足以格君清修之行足以勵俗中
[020-21a]
縁直道去國有年肆其來歸擢侍經幄誾誾惻惻動寓
忠愛眡前為有加焉文昌六卿禮最髙選載疇已試即
念為真朕於敬故尊賢庻幾兩得之矣抗章求避豈所
圗於卿者哉所請宜不允
   賜中奉大夫試尚書吏部侍郎兼太子右庻子
    兼同修國史兼實録院同修撰汪逵辭免除
    權工部尚書兼職依舊恩命不允詔
勅具悉朕惟士大夫有以風節自持道誼自任標望屹
[020-21b]
然爲人物之冠者其在清明之世豈容進用之未至哉
卿以洪毅任重之資博洽多聞之學實似先正為時名
流中縁直道見嫉羣枉澹然自守士論宗之更化來歸
寘在禁近朕心資其啟沃儲德賴其緝熈参稽師言擢
掌事典傳曰正臣進者治之表薦紳方屬目焉亟行所
知毋或多遜所辭宜不允   賜中奉大夫權工部尚書兼太子右庻子兼同
    修國史兼實録院同修撰汪逵辭免除權吏
[020-22a]
    部尚書兼太子詹事日下供職不允詔
勅具悉朕惟職總三銓文昌爲重地鄰六傳端尹爲髙
以卿頃佐治官擅精明之譽乆聯中䕶多輔導之功肆
加二命之榮盖極一時之選允諧衆望焉用牢辭夫綜
叙人材不在身言書判之末緝熈儲德豈以章句文義
為先有崔毛之行然後足以銷浮競之風有園綺之實
然後足以廣見聞之益非卿不能任此非朕不能用卿
亟其祗欽益究所藴所辭宜不允
[020-22b]
   賜正奉大夫参知正事兼太子賔客樓鑰乞致
    仕不允不得再有陳請詔
勅具悉日卿引疾自言求釋政務朕甞以二不可諭卿
矣今曽幾時復有是請夫正人治之表也耆艾民之望
也卿之在朝屹若山嶽鎮静無作而羣目自瞻去就之
間其可以易昔楚丘生有言使我㧞距投石則固老矣
若深謀逺計則吾始壯也以卿之聰明彊力獨不當以
是自許乎勉為朕留毋復言去所請宜不允不得再有
[020-23a]
陳請故兹詔示想宜知悉
   賜正奉大夫守刑部尚書兼直學士院兼侍讀
    黄由乞畀外祠不允詔
勅具悉朕聞遭時行道君子之盛心徇國忘家人臣之
大節故爵隆則務極其報任重則靡顧其私卿被遇祖
宗為時耆舊其在潛邸以三善而翼朕躬其居從班以
一言而平黨論雖屢更於藩屏毎欽佇於儀刑比趣來
歸訢聞入告闡温厚之文以華國典廣哀矜之指以洽
[020-23b]
民心方懋簡知遽祈閒退夫朝廷之事重於閨門君臣
之恩深於伉儷豈以悼亡之故遂虧盡瘁之忠勉服官
常以慰人望所請宜不允來奏臣妻胡氏/今以疾亡云云
   賜降授朝議大夫李璧辭免復元官宫觀恩命
    不允詔
勅具悉朕惟公論所在未有乆而不明人材實難弗忍
使之終棄卿傳家之學貫乎古今憂世之心形於辭色
曩参鬷假屬值多虞處羣小横流之中而有隂扶善類
[020-24a]
之意當大權倒植之際而有宻制元惡之謀况其遄返
於虜庭甞欲挽囬於兵釁謂世讐固所當復而邊事豈
可遽興至今斯言猶在朕聼迨奮投龜之决迄成解瑟
之功稽其忠勤厥有本末兹博参於清議爰盡洗於丹
書既復文階仍頒祠廪以示原情之典以隆念舊之恩
毋庸控詞尚克知報所辭宜不允
   賜寳文閣學士通議大夫知江陵府充湖北路
    安撫使充京西湖北路制置使李大性乞許
[020-24b]
    奉祠歸里不允詔勅具悉卿鎮臨兩路出入四年雖用人之道勞佚宜均
顧制閫之權重輕所繫與其勉從雅志歸尋故里之安
孰若因任老成増長長城之衛矧卿負材獨異簡睠特
深父子一門繼處嚴徐之近侍弟昆三鎮雄分魯衛之
大邦恩隆則報稱宜先任重則倚毗滋厚尚體朝廷之
意益綏江漢之民式佇遄歸奚煩忱請所請宜不允
   賜正議大夫兵部尚書兼詳定勅令官趙師
[020-25a]
    乞歸田里不允詔
勅具悉朕惟祖武之啟中興今垂百祀以宗而位常
伯僅止四人卿韞識通明負材超卓屢陟文昌之邇列
有光屬籍之前聞朕方招籲羣英作興庻事耆德之彦
猶多就列以赴功同姓之卿其可便私而去國尚勉靖
共之操以酬眷遇之恩何必告歸乃為知義所請宜不

   賜朝議大夫權工部尚書兼同修國史兼實録
[020-25b]
    院同修撰兼太子詹事戴溪乞納禄歸田里
    不允詔
勅具悉昔漢戴慿以説經不窮居侍中之職晉戴逵以
守道難進論者以為宜備東宫之官朕惟卿學問淵博
號諸儒之宗履行端醇負當世之望是月擢登文昌兼
任詹省進則以忠規禆朕聼退則以經術輔吾兒朕之
待卿者盖不薄矣云胡引疾亟欲求歸載閲來章殊非
所望所請宜不允
[020-26a]
   賜太中大夫知樞宻院事兼参知政事兼太子
    賓客雷孝友乞奉外祠不允詔
勅具悉朕以凉菲之質日親萬幾賴輔弼之臣共為一
體毎推誠而任責期措世於丕平以卿剛毅質直有古
人之風博厚魁閎有大臣之度擢在二府于今五年其
於貎體之隆初無毫髪之間欲行所志可失斯時而卿
何嫌何疑亟求於引去豈朕不明不敏弗足以有為聞
之撫然甚用自媿矧今外虞雖弭而元氣未充多事甫
[020-26b]
平而長䇿當建迨天之未隂雨宜謹豫防若水之無津
涯政湏同濟徃思底義勿復懷歸所請宜不允
   賜正奉大夫守刑部尚書録直學士院兼侍讀
    黄由乞歸田里不允詔
卿昔事潜藩居多忠益暨登法從厥有仁言當重華違
豫之時朕獲以緑車入侍伊誰抗議卿實開先此其有
功國家者一迨夫權臣竊柄私意日滋羣邪翼之和附
如響而卿獨陳正論以鈎黨之禁為不可興深遏衆言
[020-27a]
以發䇿之戇為不必問此其有功士類者二夫上則效
忠於君父下焉弭禍於縉紳有臣如斯朕所嘉賴文昌
帥屬經幄侍言正須老成宿望之英日有直亮多聞之
助舍朕而去於義可乎所請宜不允
   賜觀文殿學士金紫光禄大夫何澹再辭免差
    知江陵府恩命仍乞祠禄不允不得再有陳
    請詔
勅具悉昔周公以叔父之尊而分陜服畢公以四朝之
[020-27b]
弼而尹東郊古之大臣宣力王室潤澤生民不以老壯
二其心盖如此卿時之舊德國之宗工出處之間輕重
所繫兹庸畀卿上流之寄庻幾寛予一面之憂謂宜遄
驅乃以疾諗當時寒而逺役朕固有惕于中為民瘼而
一行卿亦何辭之有亟承詔諭勿重有陳所辭宜不允
不得再有陳請
   賜朝議大夫試尚書吏部侍郎兼中書舍人兼
    太子右庻子兼同修國史實録院同修撰曽
[020-28a]
    從龍乞畀祠禄或待闕便郷州郡不允詔
勅具悉朕觀周公立政之書左右常伯其惟吉士考賈
誼治安之䇿輔導太子必以正人卿性資端良學行醇
茂持衡銓部共稱鑒裁之公横帙諸闈居多啟沃之助
雖當盛年晋用之日蔚有碩德老成之風方懋簡知豈
容輕去况進則雍容于禁闥退焉宻勿於親庭顧非有
北山之勞初何廢南陔之養尚其祗服勿復言歸所請不允
[020-28b]
 
 
 
 
 
 
 
 西山文集巻二十


[021-1a]
欽定四庫全書
 西山文集巻二十一
             宋 真徳秀 撰
  翰林詞草
  答詔
   賜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樞密使兼太子少師史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