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讀易詳說 > 讀易詳說 卷十


[010-1a]
欽定四庫全書
 讀易詳說卷十     宋 李光 撰
下經兌至未濟/
兌下/兌上
兌亨利貞
 兌之能亨以澤說物也以澤說物非特物亨已亦亨
 焉說物者不以情感則正矣以情感物未有出于正
 者卦體一隂在外二剛在内内剛而外柔以此說物
[010-1b]
 則不入于佞邪而其道亨矣
彖曰兌說也剛中而柔外說以利貞是以順乎天而應
乎人說以先民民忘其勞說以犯難民忘其死說之大
民勸矣哉
 兌之為義孔子以一言釋之曰說也蓋兌為澤說萬
 物者莫說乎澤故為萬物之所說也兌之為卦一隂
 處乎上二陽處乎下外柔而内剛也聖人涉世外曲
 而内直外柔而内剛内不失已外不絶物无往而不
[010-2a]
 通以正說人故曰說以利貞是以順乎天而應乎人
 也湯武革命南巢牧野之戰勞民犯難而民忘勞忘
 死者豈以力驅之哉能盡說之道得其心而已古之
 興大役動大衆未有下不說從而能成功者秦之長
 城隋之遼東二役興而天下亡矣說道之大民皆相
 勉勵以從上之命何事而不可成乎聖人所以大之
 也
𧰼曰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
[010-2b]
 澤陂澤也人所資以為灌溉之利禹貢曰九澤既陂
 雲夢之𩔖是也澤不相麗或有時而竭涸以澤麗澤
 相繼不絶故其為利无窮君子體此象相與講習見
 所未見聞所未聞故其心恱也孟子曰理義之恱我
 心猶芻豢之恱我口朋友講習互相滋益之樂以發
 明其理義故无窮也然則聖人所以恱民者能使知
 其理義之所在然後可用也不然安能使之犯難而
 忘其死乎
[010-3a]
初九和兌吉
𧰼曰和兌之吉行未疑也
 初九居兌之初為說之始在下而能以剛正自處有
 孚信之徳而无邪諂之行和而不同无所阿比所以
 得吉士方未遇而專以和柔為行或疑其邪諂初能
 履剛守正衆所孚信故曰行未疑也未疑者未有可
 疑之行也
九二孚兌吉悔亡
[010-3b]
𧰼曰孚兌之吉信志也
 兌主子說說物者常失于不正九二上比于六三隂
 柔小人而已比之宜有悔也然履忠信和而不同非
 為邪也是以吉而其悔可亡也士非見信于人之難
 自信為難能自信其志則雖舉世非之不能阻也權
 利誘之不可移也白刃臨之不可屈也此信道篤而
 自知明者也
六三來兌凶
[010-4a]
𧰼曰來兌之凶位不當也
 三陽位而六以隂柔居之不正也以𧰼邪佞不正之
 人欲以非道媚恱正直之君子必為所斥逺其凶宜
 矣君子小人猶水火燥濕之不同以帝堯之聖猶畏
 壬人孔子之聖亦曰逺佞是知邪佞之人急于求進
 是亦在上者有以來之非剛明之君子未有不為所
 眩者唐明皇之恱李林甫徳宗之恱盧杞亦其資適
 相逢爾六三為兌主自處非正故小人得以乘之此
[010-4b]
 有間而可入也如好色好貨好田獵好用兵以致陂
 池苑囿之觀各因其所好而投之故象曰來兌之凶
 位不當也以急于求說而自處非中正之位說不以
 道至亡國敗家其凶可知矣
九四商兌未寧介疾有喜
𧰼曰九四之喜有慶也
 六三來兌此最佞邪之人如蠅之營營驅之復來者
 九四以剛直處近君之位欲有以排却之而未知計
[010-5a]
 之所出故擬議商度不遑寧處然終𫉬有喜者遇九
 五剛明之君也不然其身之不暇保憂未艾也故𧰼
 言九四之喜有慶也喜在我慶在一人與天下也邪
 佞之人聖人之所甚疾也知之非難去之實難以周
 公之聖猶不免見疑于成王觀鴟鴞之詩其心之靡
 寧可知矣心之靡寧以王室之靡寧也然則九四一
 爻非周公其孰當之
九五孚于剝有厲
[010-5b]
𧰼曰孚于剝位正當也
 剝隂消陽之卦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之時故指剝為
 小人九五為兌說之主小人以邪道說其君或以聲
 色或以貨利阿諛順旨惟意所適非剛明之君未有
 不為所惑者九五剛明之主也聖人特于此致其戒
 慎之意言信于小人則危道也以唐太宗之明且不
 能去宇文士及之佞然其所尊信者房杜王魏之流
 故小人不得行其志耳象曰孚于剝位正當也以九
[010-6a]
 居五此乾剛之主也乾剛之主宜信任君子乃孚于
 小人然不至于亡者以居正當之位雖宻比小人无
 能為也世之小人當明主在上威權不移于羣下度
 未有以勝君子亦能𨼆其姦慝而勉於從善故𧰼曰
 孚于剝位正當也
上六引兌
𧰼曰上六引兌未光也
 兌以說為主以説道進者多隂邪之人而剛正之士
[010-6b]
 動多忤物使之事主則面折廷争如周昌汲黯之徒
 豈以諛悦為心哉兌之六三小人之在下者故曰來
 兌下卦為内柔自外來也上六小人之在髙位者故
 曰引兑自上引其𩔖也上與三雖非正應而以邪道
 合者處兑之終居卦之上宜旁招俊乂汲引衆賢以
 盡說道之正則利澤施于天下矣上六隂柔小人其
 所汲引者不過其黨𩔖耳安能光亨天下乎故𧰼曰
 上六引兌未光也
[010-7a]
坎下/㢲上
渙亨王假有廟利涉大川利貞
 渙者散也險難既除渙然氷釋肅宗平安史之難徳
 宗釋奉天之圍此渙之時也渙則亨矣内可以假有
 廟以示孝治之本外可以涉大川而成濟險之功是
 二者非出于正固則離叛之心未易合故曰天下之
 動貞夫一者也此所以貴乎利貞也
彖曰渙亨剛來而不窮柔得位乎外而上同王假有廟
[010-7b]
王乃在中也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
 坎下㢲上為渙渙所以亨以剛來而不窮柔得位乎
 外而上同也凡卦三陽三隂者有九陽上隂下皆自
 否而來三復三變而成九卦渙其一也以九四之剛
 來居坤之中而成坎柔既得剛則其心亨而不困窮
 矣以六二之柔上居于四而成㢲剛既得柔則能㢲
 順而上同矣當渙之時上下相濟君臣比合何患而
 不除何難而不解乎其道大亨于天下故假有廟而
[010-8a]
 祖考來假涉大川而險難以濟也閔予小子嗣王朝
 廟之詩蓋在成王釋䘮即政之始清廟祀文王亦在
 周公既成洛之後然則王假有廟王乃在中者蓋言
 九五得中正之位故能居渙之中以拯天下之渙而
 泮離者得所歸焉利涉大川乘木有功者㢲為木涉
 川者非假舟楫其能濟乎上㢲下坎有乘木濟川之
 𧰼㢲為木濟險之道非可以力勝惟㢲以入之則无
 往而不利矣故曰乘木有功也
[010-8b]
𧰼曰風行水上渙先王以享于帝立廟
 水之性本静且止汎濫流衍或鼓為濤瀾者風撓之
 也先王體此𧰼以合天下之散離亦静以止之耳享
 帝立廟天下之心有所宗矣享于帝則天神可以感
 格立廟社則神鬼有所依慿而况于人乎古之立國
 者必先立廟社所以係人心之道莫重乎此
初六用拯馬壯吉
𧰼曰初六之吉順也
[010-9a]
 初六以柔弱之資居坎險之下欲以拯難出險非藉
 剛健之才不能也九二雖在險中而其才實剛健二
 又互震震為作足有壯馬之𧰼故初能承之所以能
 拯天下之渙離致逺涉險而不困也𧰼曰初六之吉
 順也二有剛徳初能承之故曰順也夫弱能御强柔
 能制剛非至順者能之乎
九二渙奔其机悔亡
𧰼曰渙奔其机得願也
[010-9b]
 九二雖剛陽而陷于坎險之中非濟以柔順未易脫
 也故下慿于初然後悔可亡也机者人所慿以安者
 也以九二之剛乃下慿于初宜有悔也而在險難之
 中不有所助何能自㧞乎奔者行之速也在危險之
 中欲就安全其去之可不速乎孔子去魯遲遲其行
 者去父母國之道也孟子三宿而後出晝於予心猶
 以為速欲以行道未知所稅駕也田文之脫秦馮道
 之去虜足以當此爻矣象曰渙奔其机得願也奔就
[010-10a]
 所安出險逃難憂虞散釋願斯得矣
六三渙其躬无悔
𧰼曰渙其躬志在外也
 渙其躬者渙止于躬未能及物僅得无悔而已六三
 居坎之上上將出乎險難而未離乎險難也自三至
 五成艮艮其身止諸躬也六三以隂柔不中正之才
 而上九處髙亢无位之地雖為正應非能相濟以大
 有為也使能免其一身之憂虞而已𧰼曰渙其躬志
[010-10b]
 在外也㢲為外卦上又處乎卦外三居于内而志乃
 在外是懷貳心以事上者豈真有意為國者哉不過
 為全身之計耳
六四渙其羣元吉渙有丘匪夷所思
𧰼曰渙其羣元吉光大也
 天下渙離之時必有强梗僣叛之徒虐害生靈圖危
 社稷者聖人于此欲收合人心拯天下之泮渙豈剛
 柔威武所能獨勝之哉梁襄王曰天下烏乎定孟子
[010-11a]
 曰定于一孰能一之曰不嗜殺人者能一之六四體
 㢲居下至柔弱也處近君之位而以柔㢲為體上輔
 剛健之君是能渙其羣合天下于一而𫉬至善之吉
 也渙有丘匪夷所思者丘不平之處也夷常也天下
 泮渙險難方殷一旦欲鉏纇夷荒使之適平必有超
 然之見消患于㝠㝠者豈庸常思慮所能及哉故渙
 其羣元吉然後繼之以渙有丘匪夷所思也象曰渙
 其羣元吉光大也消釋險難至于元吉則光矣坤以
[010-11b]
 六二一爻上行承五君臣相合以成散險之功故其
 徳光大也唐陸宣公足以當之方徳宗之狩奉天謀
 聽計從所下制書雖武人悍卒无不感動流涕李抱
 真之賊不足平也
九五渙汗其大號渙王居无咎
𧰼曰王居无咎正位也
 大號者非常之號也散天下險難以收合人心不有
 非常之號豈足以感動之渙汗者渙然而汗流以諭
[010-12a]
 浹洽于民心如病之得汗一出而不可反也陸贄有
 言履非常之危者不可以常道安解非常之紛者不
 可以常令諭今假王者四㓙僣帝者二竪而欲紓多
 難收羣心惟在赦令而巳奉天詔下山東士卒聞者
 皆感泣思奮然則濟渙之道豈不在號令乎𧰼言王
 居无咎正位也叛離之際雖假號令以震動天下然
 非真主正位以凝命中天下而立其誰肯信之王郎
 之詔非不足以欺天下也漢之社稷卒歸光武者豈
[010-12b]
 非位號之正乎
上九渙其血去逖出无咎
𧰼曰渙其血逺害也
 上九處㢲之上正應在六三之坎巽為風坎為血卦
 血之在人渙而散之則為榮衞結而聚之則為癰疽
 上九以剛陽處于渙外離憂患逺矣雖正應在三三
 亦處險陷之上无所係累孰能害之故如血之渙散
 也去者去其位也既去其位而又逺出此大臣不任
[010-13a]
 事而能全身逺引者也何咎之有渙之為卦當天下
 渙離下欲求援于上之時也上九有剛陽之才𫝑足
 以振物而无兼濟之智固不足與大有為也但能无
 咎而已象曰渙其血逺害也志在逺害保身之不暇
 豈能拯天下之渙離哉
兑下/坎上
節亨苦節不可貞
 節者中而已裁其過與不及使得其中者節之道也
[010-13b]
 事得其節則可以通行于天下故節然後能亨也立
 節太苦非人情所堪故不可以為貞也苦節如焦光
 范粲之流是也得其貞者管寧是也貞者正也苦節
 則失其正矣節分叚支節之義亨象天下之事有節
 則心通苦節不可貞占苦過也如味之苦人情所不
 堪故不可固守
彖曰節亨剛柔分而剛得中苦節不可貞其道窮也說
以行險當位以節中正以通天地節而四時成節以制
[010-14a]
度不傷財不害民
 節所以能亨者剛柔分而剛得中也兌下坎上陽上
 而隂下男上而女下卦之三剛三柔各不相過剛柔
 于是而分矣二五之剛各得其中以處君臣之正位
 上下各得其節此所以能通行于天下而无過不及
 之患也此節所以能亨也苦節不可貞孔子釋之曰
 其道窮也節至于苦則其勢必不可行顔子之簞食
 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囬也不改其樂此不失其
[010-14b]
 正也非苦也伯夷叔齊餓死首陽立節雖苦其道窮
 于一時而伸于百世之下則苦節豈不愈于䘮節乎
 聖人立卦之意貴其可行而不貴其難繼也使聖人
 而貴其難行則人有赴水火而死者矣故曰節者
 中而巳說以行險者險在外也說以行之則不
 險矣此言九五居險之中困而能亨也當位以節中
 正以通者此論二五中正各當其位故隂陽得其節
 而其道不窮也天地節而四時成者隂陽二氣寒暑
[010-15a]
 相循如環之无端春夏之發生必節以秋冬之肅殺
 然後嵗功成焉聖人體此𧰼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
 民此節之能亨其道不窮而可貞者也聖人制經國
 之術必量入為出上之用度有節故不傷財取于民
 有制故不害民夏后氏五十而貢商人七十而助周
 人百畆而徹其實皆什一也此三代取民之道也秦
 隋之君至窮奢極欲府庫空竭而百姓離叛卒以亡
 天下者由不知立制度以為節故海内蕩然也
[010-15b]
𧰼曰澤上有水節君子以制數度議徳行
 澤之儲水民資以為灌溉之利者過與不及則有汎
 溢竭涸之虞君子體此象以制數度而議徳行則无
 不中節多寡之數長短之度非有以制之則權衡度
 量皆失其平矣徳有剛柔行有邪正君子立徳制行
 務適于中而巳臯陶曰亦行有九徳亦言其人有徳
 則徳與行未嘗不相因而相濟也議者審其剛柔緩
 急與夫行藏進退不使有過與不及也
[010-16a]
初九不出户庭无咎
𧰼曰不出户庭知通塞也
 户庭者户外之庭户在内者此門内之庭也不出户
 庭以言慎宻之至也初以陽剛在下方節之初有陽
 剛之才而上雖有應險難在外不可往也自守以正
 慎宻而不出此盡節之道故可以无咎也孔子曰亂
 之所生也則言語以為階君不宻則失臣臣不宻則
 失身幾事不宻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宻而不出孔子
[010-16b]
 釋此一爻推明不出户庭之意蓋處節之初當制數
 度議徳行之始故慎宻如此聖人出處語黙適于時
 而巳非知乎治亂存亡之幾微者足以語此哉故
 𧰼曰不出户庭知通塞也
九二不出門庭凶
𧰼曰不出門庭凶失時極也
 九二居中正之位當可以行之時又有能為之才而
 不出門庭則失其幾㑹矣二于變卦為震震為足有
[010-17a]
 可行之𧰼而不行失時之極皆凶之道此節之不得
 其中者也豐之上六曰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户閴其
 无人三嵗不覿凶當豐大之時處于明動而不履其
 位其凶宜矣與此九二時異而象同也
六三不節若則嗟若无咎
𧰼曰不節之嗟又誰咎也
 以六居三隂柔而處於陽位又下乘九二之剛而上
 承坎險所謂險在前也此可節之時而不節禍災之
[010-17b]
 至將誰咎乎此爻與九二相反夫時可以有為而失
 其幾㑹與時之不可而强行皆足致凶咎九二以陽
 而居隂六三以柔而寓剛其不中正一也嗟若者歎
 惜之聲悔无及之𧰼也小人極其奢靡以快意于一
 時卒至財殫力竭窮无所歸皆其自取雖知憤歎將
 誰咎乎
六四安節亨
象曰安節之亨承上道也
[010-18a]
 人臣以自處隂柔為正六四居近君之位當多懼之
 地能卑遜以承上安于臣節者也人固有徼名取譽
 刻偽矯揉為難能之行若公孫𢎞之流然非其性之
 所安則近于詐妄此聖賢之所深嫉也安節之亨以
 承上為道漢萬石君足以當之文景恭儉之主而奮
 以恭謹稱可謂能承其上矣
九五甘節吉往有尚
𧰼曰甘節之吉居位中也
[010-18b]
 五以陽剛而履尊位為節之主發號施令莫不中節
 在巳无矯激之行故心而日休在人无愁苦之事
 故安居而樂業吉孰如之孔子所謂說以行險當位
 以節中正以通者也以斯而往孰不尊尚之𧰼曰甘
 節之吉居位中也人之立節不可過也過則為苦節
 不可不及也不及則為失節九五能守及中之節故
 上下内外无不說從以得中正之位故也
上六苦節貞凶悔亡
[010-19a]
𧰼曰苦節貞凶其道窮也
 上六以隂柔處坎陷之極已出乎險中宜有以自適
 而守節過中為難行之行不知變通以趨時之宜其
 凶宜矣若能幡然悔悟則其凶可亡比之他卦悔亡
 之説辭同而意異也𧰼曰苦節貞凶其道窮也上六
 處節之終固守而不知變取窮之道也
兑下/巽上
中孚豚魚吉利涉大川利貞
[010-19b]
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剛得中說而巽孚乃化邦也豚魚
吉信及豚魚也利涉大川乘木舟虚也中孚以利貞乃
應乎天也
𧰼曰澤上有風中孚君子以議獄緩死
初九虞吉有他不燕
象曰初九虞吉志未變也
九二鳴鶴在隂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
𧰼曰其子和之中心願也
[010-20a]
六三得敵或鼓或罷或泣或歌
𧰼曰或鼓或罷位不當也
六四月幾望馬匹亡无咎
𧰼曰馬匹亡絶𩔖上也
九五有孚孿如无咎
𧰼曰有孚孿如位正當也
上九翰音登于天貞凶
𧰼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長也
[010-20b]
艮下/震上
小過亨利貞可小事不可大事飛鳥遺之音不宜上宜
下大吉
 小過過之小者聖人涉世豈有過乎欲矯世勵俗則
 不可无過過无大小過而得其正則君子也過雖小
 而不正則小人也小過所以利貞也小過自中孚而
 來六爻相變上下反合中孚則柔在内而剛得中小
 過則剛在内而柔得中皆指二五也小過柔在外而
[010-21a]
 得中故可小事剛在内而不中故不可大事也小過
 之世隂柔得位而為主上下皆小人也君子于此時
 有飛鳥之象焉鳥飛而遺其音猶君子當遐舉逺引
 而棄其聲名之時也二剛在内君子也四雖上承于
 五而進則犯上故不宜上二能承三三退則得所承
 故宜下也因時乘理知難而退吉孰如之故大吉也
彖曰小過小者過而亨也過以利貞與時行也柔得中
是以小事吉也剛失位而不中是以不可大事也有飛
[010-21b]
鳥之𧰼焉飛鳥遺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上逆而下順

 過而後亨不過則否矣周公誅管蔡以安王室蓋不
 誅則王室危矣周公之過不亦宜乎故過而後能亨
 也過以利貞與時行者時可以過而不過則失其幾
 趨時之宜其不正乃所以為正也二與五皆得中正
 之位陽為大隂為小故小往大來為泰而大往小來
 為否柔得中是小者得中故小事吉也三四處非其
[010-22a]
 位剛失位故不可大事也若大過之世則二五得位
 故獨立不懼遯世无悶剛過而中大者過也故可大
 事也卦體有飛鳥之象四隂據有為之地如鳥之翼
 二陽居内其腹背也冲舉者翼也鳥之頡頏上下翼
 實制之小過之時君子處无用之地小人得時當斯
 時也知不可有為則消聲匿跡安于卑位則吉矣
𧰼曰山上有雷小過君子以行過乎恭䘮過乎哀用過
乎儉
[010-22b]
 豫卦言雷出地奮豫雷之出地物皆恱豫山上有雷
 則其聲必震驚逺而懼邇所以為小過雷本以震物
 非過之大過恭過哀過儉无傷于徳特未中乎禮之
 宜耳行過乎恭萬石君是也䘮過乎哀曾參是也用
 過乎儉晏平仲是也此過之小者君子有時而為之
 所以矯正一時誕謾流蕩之俗是皆有𥙷于世教聖
 賢君子不可免之過也
初六飛鳥以凶
[010-23a]
𧰼曰飛鳥以凶不可如何也
 初以隂柔處于艮下可止者也而正應在四四為動
 初性復剛躁既牽于所應不能静止如鳥之飛未知
 所棲宿則有矰繳之禍凶之道也飛鳥迅疾其離網
 畢弋之患間不容髪其可救乎故𧰼曰不可如何
 也不可如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
六二過其祖遇其妣不及其君遇其臣无咎
𧰼曰不及其君臣不可過也
[010-23b]
 六二以隂居隂臣子之道也當小過之世宜有過者
 小過之世以中為所遇也配祖者妣也承君者臣也
 皆謂二也二下配乎祖而上應于君二與初相比與
 五相應隂柔在下而不敢越故曰遇也為臣而能盡
 臣道不敢過而當臣之分何咎之有哉
九三弗過防之從或戕之凶
𧰼曰從或戕之凶如何也
 九三以陽剛而處下卦之上上六以隂柔而為之正
[010-24a]
 應此君子小人異趨而苟合者九三恃其剛正徑情
 直行而不為過防之謀必為所害矣戕賊害之也小
 人常有害君子之心能深思慮患而過防之或可免
 咎不然其凶必矣故曰從或戕之凶也既為小人所
 害雖有明智之士不能為之計矣故𧰼曰從或戕之
 凶如何也如何者言末如之何也已
九四无咎弗過遇之往厲必戒勿用永貞
𧰼曰弗過遇之位不當也往厲必戒終不可長也
[010-24b]
 小過之世上下四隂二陽處无用之地是剛不勝柔
 又履非其位惟晦跡同塵危行言遜避禍可也以陽
 剛而過于隂柔弗敢過也乃合其宜故曰无咎弗過
 遇之方羣隂用事小人得路之時求動而進則危矣
 故當戒慎恐懼亦勿固守其静貞而昧於幾權也處
 小人之間求進則為所擠陷守節則為所忌嫉蓋處
 位不當姑静以俟天道之復而已故𧰼曰弗過遇之
 位不當也往厲必戒終不可長也言小人之過其敗
[010-25a]
 不旋踵也
六五宻雲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
𧰼曰宻雲不雨已上也
 小過四隂而二陽隂柔而處五為小過之時隂盛而
 不能有所施有宻雲之𧰼西隂方也以隂柔而處小
 過之時雖得尊位豈能流寛大之澤于天下故如宻
 雲不雨失來蘇之望也小畜之曰宻雲不雨尚往
 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小過之時五為之主公謂五
[010-25b]
 也王公皆尊稱也公弋而取彼在穴失三驅之義夫
 三驅之禮禽逆未從已則捨之取其有向順之心孔
 子弋不射宿今乃取彼在穴則物不得遁矣故去王
 而稱公斯小過之義也𧰼言宻雲不雨已上者隂氣
 巳上至于盛極而陽不應所以不能雨成施物之功
 上而能下則及物矣雨自上下者也今上而不下不
 能成雨故曰已上也
上六弗遇過之飛鳥離之凶是謂災眚
[010-26a]
𧰼曰弗遇過之巳亢也
 上六以隂柔而居震動之極弗當于位弗遇于理過
 之極也如鳥之飛必離矰繳之患凶其宜矣君子制
 行適于中而已太卑與亢皆致凶之道故初與上皆
 飛鳥之𧰼初太卑而上亢極也災由外來眚自巳取
 皆凶之實也𧰼曰弗遇過之已亢者動而過之上下皆
 隂處于卦極于時為已亢也四以陽承隂知所尊事
 故弗過遇之上六以隂過中過其君也故弗遇過之
[010-26b]
 四所以得无咎而上為已亢也
䷾ 離下/坎上
既濟亨小利貞初吉終亂
 聖人身履險難以撥亂興衰既定之後如乘舟已濟
 此離下坎上卦之所以為既濟也險難在上非明者
 孰與濟之亨小言小者亨也既濟之後大者已亨又
 能亨其小則物无不亨矣物无不亨則天下安定以
 正固守之則可以永保其安矣初吉終亂言治安之
[010-27a]
 難保也此唐魏徵對太宗以守成之難于創業也明
 皇用姚崇宋璟則治用李林甫楊國忠則亂徳宗用
 陸贄則安用盧把則危以此知危亡之禍當在既濟
 之後古人所以不畏多難而畏无難也歟
彖曰既濟亨小者亨也利貞剛柔正而位當也初吉柔
得中也終止則亂其道窮也
 既濟亨小非所亨者小蓋无小而不亨也故曰小者
 亨也陽大而隂小故泰言小往大來既濟三陽皆處
[010-27b]
 三隂之下以陽下隂是大者既濟而能亨其小者也
 當既濟之時三隂三陽各當其位二與四以隂居隂
 三與五以陽居陽此君子小人各得其所之象故孔
 子釋利貞曰剛柔正而位當也夫以明濟險以柔濟
 剛以隂濟陽何往而不濟乎故初吉也既濟自泰卦
 而來乾以二升而之五坤以五降而之二隂陽相易
 而成既濟然水火之性燥濕不同非水滅火則火亦
 能耗水况水在火上炎上潤下之性豈能終止乎惟
[010-28a]
 道家龍虎顛倒之術腎水之真火心液之真水交之
 有時用之有數然亦危道也不然長生不死之術夫
 人而能為之矣蓋既濟之後復為未濟循環无窮乃
 能成道未有止而不亂者非達乎進退存亡之幾明乎
 消息盈虚之理者曷足以知此
𧰼曰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水在火上所以相濟以成造物之功然水火之性本
 不同也若已濟而不知治亂安危之幾則水火相息
[010-28b]
 有時而傾覆矣君子體此象以思患而豫防之故居
 安則慮危而不敢安其位當治而思亂則不敢有其
 治豫防者沉幾先物必有超乎衆人思慮之外者故
 危難既濟之後又能消患于未萌之前鴟鴞之詩曰
 迨天之未隂雨徹彼桑土綢繆牖户周公可謂知此
 矣
初九曳其輪濡其尾无咎
𧰼曰曳其輪義无咎也
[010-29a]
 初以剛動之才履險涉深以應上者也當既濟之初
 物皆求濟故不避險難而曳其輪濡其尾故得无咎
 也輪運車中者履險故曳輪尾處獸後涉河故濡尾
 卦有自内適外者則以初為尾遯與既濟未濟是也
 𧰼曰曳其輪義无咎者聖人救時之志雖轍環天下
 人莫得而議之何咎悔之有乎
六二婦䘮其茀勿逐七日得
𧰼曰七日得以中道也
[010-29b]
 上水下火卦之為既濟火之于水妻道也六二正應
 九五故有婦之𧰼焉茀者所以屏蔽而為容飾者也
 婦人欲有所行必有屏蔽之飾䘮其茀无以屏蔽勿
 可行也既濟之時雖君臣相應然君當求臣以自濟
 禮貎不至幣聘不先雖退而窮處可也六二處中正
 之位人君欲共濟天下捨我其誰哉故勿逐七日必
 得也𧰼言七日得以中道者所履中正志應在五君
 臣之義終无失也隂陽消長之理不過七日復卦言
[010-30a]
 七日來復是也
九三髙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
𧰼曰三年克之憊也
 九三雖非君位以陽寓陽剛健之至故以當髙宗威
 武之君也水火燥濕異性有戰伐之象鬼方幽隂之
 方逺役也三年克之疲憊之甚傅說嘗誨以干戈省
 厥躬則髙宗之失蓋在于此使當時已有一傅説必
 能諫止之以此知髙宗嘗用小人矣故易舉以為萬
[010-30b]
 世之戒唐太宗伐遼之役其勞人費財後亦悔悞乃
 歎曰使魏徵在必无此行然則興衰撥亂之主既濟
 之後乃欲貪土地求貨財用兵不已以疲憊中國未
 有不亂亡者秦隋之末是已陸希聲曰三年然後克
 之言其功之晚也君子居之其力猶憊小人用之則
 必䘮邦水火之性極則相反猶君子小人也豈不然
 哉
六四繻有衣袽終日戒
[010-31a]
𧰼曰終日戒有所疑也
 六四處近君之位人君恃以濟難猶舟楫也善濟莫
 如舟非有以預備之則有沉溺之變先儒以繻為濡
 衣袽所以塞舟漏也以𧰼危懼可畏之狀聖人于既
 濟之時思患而豫防之无所不至既有防患之具又
 終日戒慎惴惴然常若處漏舟之上則禍亂何由而
 至乎此處既濟之時也四在髙位當既濟之後功業
 已盛主所疑也非深自戒慎其能免乎自古人臣有
[010-31b]
 濟難之才功髙位重而主不疑者漢有張良唐惟郭
 子儀蓋其自處有道也故象曰終日戒有所疑也
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
象曰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時也實受其福吉大來也
 九五為既濟之主時方已濟未有不湛溺者聖人于此致
 其防微杜漸之意故雖祭祀之間未嘗不示以儉約故
 殺牛之豐不如禴祭之薄也古之祭者必有其時天
 地鬼神其可以非道于之乎九五以一陽而處坎之
[010-32a]
 中中實而有孚信者也聖人求福之道孚信而已祭
 祀以時雖蘋蘩之薦二簋之薄亦足以交神明若徒
 繁文而誠不至物豐而時未可神其吐之矣東西者
 隂陽之位東鄰謂紂西鄰謂文王也爻辭但言不如
 西鄰之禴祭而孔子乃云不如西鄰之時則知殺牛
 為非時矣使當其時豈必皆用禴祭乎時之既濟守
 常足矣而求福于非常如祭之非時而徒事繁文者
 未必𫉬福茍有誠信吉大來也六五履尊居正其𫉬
[010-32b]
 福必矣故𧰼曰實受其福吉大來也
上六濡其首厲
𧰼曰濡其首厲何可乆也
 上以隂柔而處无難之極湛于宴安而不知變又无
 剛果能濟之才以乘剛履險其危可知居既濟之終
 水火二姓各欲返其位如泰之上六是已故有濡首
 之𧰼焉聖王兼濟天下之道必為長久之計既濟之
 終而濡其首若沉溺于宴安而不知返者其危亡可
[010-33a]
 立而待也
䷿坎下/離上
未濟亨小狐汔濟濡其尾无攸利
 未濟雖隂陽各不當位而上下内外有應故有亨之
 理方時多難君臣同心上下恊力事无不濟者此未
 濟所以亨也狐雖多疑而小者勇决衆皆疑而未濟
 三隂得位而有應此幾之可以自濟也故曰小狐汔濟
 也汔幾也濡其尾无攸利者欲濟而濡其尾是終不
[010-33b]
 能濟故无所往而利也
彖曰未濟亨柔得中也小狐汔濟未出中也濡其尾无
攸利不續終也雖不當位剛柔應也
 未濟以柔得中故亨六五以隂柔而居尊位為未濟
 之主將以求濟者也而下有九二為之正應當未濟
 之時而得能濟之臣如文王當紂之世得閎夭散宜
 生之流卒以濟大難也小狐汔濟未出中者此言九
 二雖有剛健之才而未能出乎險中故濡其尾无攸
[010-34a]
 利也時之未可而意在必濟故終之實難聖人所以
 貴乎有始有卒也然未濟終于必濟以有上下之助
 也水火之性本相違而實相濟未濟者既濟之始而
 既濟則未濟之終坎離南北之正相為終始者也故
 曰未濟男之窮也韓康伯曰剛柔失位其道未濟故
 曰窮也而程氏謂三陽皆失位聞之成都𨼆者此說
 本因于康伯𨼆者之言適相契耳至王輔嗣釋履卦
 曰履不處也亦謂陽爻皆以不處其位為吉其說豈
[010-34b]
 不甚妙奚必它求哉
𧰼曰火在水上未濟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火在水上為未濟如乾在坤上之為否水火相交所
 以致用今炎上者處乎上潤下者處乎下水火各行
 坎離不為用何以成造化之功火在水上所以為未
 濟也君子體此象以慎獨而不敢交物各居其方而
 不相紊也天地絪緼萬物化醇雲雷屯乃君子經綸
 之時聖人退藏于无用之地何以慰生民之望乎然
[010-35a]
 則未濟者非聖人之得已也
初六濡其尾吝
𧰼曰濡其尾亦不知極也
 險難之世民方塗炭非有絶人之才未易濟也初以
 隂柔居未濟之始志欲有為而才不足雖履危涉難
 奮不顧身而為之必有濡尾之憂為可吝也夫舉事
 必有首尾終始之𧰼也善慮事者非始之難終之實
 難故曰有始有卒者其惟聖人乎不能度才量力徒
[010-35b]
 勇于有為而卒于不見成功故可鄙吝也極終也既
 濡其尾則是不能克終故象曰亦不知極也
九二曳其輪貞吉
象曰九二貞吉中以行正也
 人君當險難未濟之時必資剛健中正之臣然後能
 克濟大業輪者車所恃以行逺者也非剛健中正者
 能之乎九二之臣是也九二上應六五之君君之所
 恃猶之車有輪也險難未平能驅馳經營雖轍環天
[010-36a]
 下必正而後吉也曳其輪者盡力于經營如周公之
 于成王是也觀周公勤勞王家處危疑之地責深任
 重而成王卒无所疑非中以行正者能之乎
六三未濟征凶利涉大川
𧰼曰未濟征凶位不當也
 處險之極以隂柔而居陽剛之位以此求濟必不勝
 動則危矣然所應在上水火之性雖相克而相濟應
 于未濟之極乃有可濟之道坎離處南北隂陽之正
[010-36b]
 終必交際故以涉大川為利也
九四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賞于大國
𧰼曰貞吉悔亡志行也
 九四當未濟之時居近君之位當以柔順為先而九
 剛健宜于有悔也然能以剛行正拯君之難以盡臣
 道故得吉而悔可亡也鬼方夷狄之險逺者也震用
 伐鬼方先聲所至如雷之震動此人臣假君之威權
 以震慴遐方或不戰而屈人兵者故雖三年之久而
[010-37a]
 有賞于大國如李牧之守雁門以備匃奴是也異乎
 既濟之時蓋既濟之時守成而已𧰼曰貞吉悔亡志
 行也人臣未嘗无欲行之志非信任之專安能遂其
 素志哉
六五貞吉无悔君子之光有孚吉
𧰼曰君子之光其暉吉也
 興衰撥亂之主非剛健之才未易濟也而六五當未
 濟之時雖隂无斷而賴九二剛健中正之臣為之正
[010-37b]
 應四上二陽相為夾輔五處尊位有文明之徳能虚
 已而任用之故貞吉而无悔也无悔者直无可悔之
 事非止悔亡而已孟子以有諸巳之謂信積而至于
 充實而有光輝之大五體離之中有文明之𧰼故稱
 其光而象曰其暉吉者光之發散為暉有君子之光
 其散而見于外者不可掩也吉孰大焉
上九有孚于飲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
𧰼曰飲酒濡首亦不知節也
[010-38a]
 上九處未濟之終當坎離之極理在必濟蓋无平不
 陂无往不復否終則當復泰矣當斯時也非可矯妄
 而處中心誠實盡夫樂天知命之道以飲食燕樂而
 已如此乃可无咎也雖然君子當未濟之時安時處
 順可也沉湎荒滛而不知止則失其有孚之道矣故
 𧰼曰飲酒濡首亦不知節也如阮嗣宗劉伯倫之徒
 豈足以濟物哉
 
[010-38b]
 
 
 
 
 
 
 
 讀易詳説卷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