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讀易詳說 > 讀易詳說 卷九


[009-1a]
欽定四庫全書
 讀易詳說卷九      宋 李光 撰
下經震至㢲/
震下/震上
震亨震來笑言啞啞震驚百里不䘮七鬯
彖曰震亨震來恐致福也笑言啞啞後有則也震
驚百里驚逺而懼邇也出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

[009-1b]
 震動也動萬物者莫疾乎雷蓋雷發聲則蟄者皆奮
 甲者皆坼屈者皆伸故震然後能亨也人之處乎燕
 安无以警畏之則怠惰驕慢惟湛樂之從卒而困窮
 者多矣故震然後能亨也懼也震來而知懼則
 可以不懼矣故笑言啞啞也字不見於經傳惟許
 慎說文云蠅虎也諸儒皆承此說蓋蠅虎之摶物
 必周旋而進退故震來而能者恐懼之象也啞
 啞和樂之聲也震驚百里不䘮七鬯何也雷之震驚
[009-2a]
 逺及百里而不失其七鬯以見倉卒之際精誠專一不
 為外物所移奪可以付重器矣七者載鼎實之器鬱
 鬯所以灌也彖言震來恐致福者恐懼則能致
 福此聖人所以畏無難而不畏多難也衆人當震擾
 之時鮮有不失其常度者惟君子雖恐懼畏慎若無
 所容而其中實從容燕笑不失其常度也故曰笑言
 啞啞後有則也震驚百里驚逺而懼邇者邇者懼逺
 者驚則威之所加者廣矣雷之震發猶人君威令必
[009-2b]
 能驚逺而懼邇然後可以震動萬方而无不肅也震
 為長子長子主器者也古者天子之出太子監國當
 震動之際能不䘮七鬯是其器業之𢎞大必能守宗
 廟社稷之重寄蓋自其微者而察之也孔子曰禘自
 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祭祀之道誠敬為先灌
 其始也不誠不敬鮮有不䘮所守者故不䘮七鬯聖
 人知其可以守宗廟社稷而為祭主也自古居儲君
 之位任主器之重上既嫌疑下亦窺伺鮮有不蹈禍
[009-3a]
 敗者以秦皇漢武之英果而扶蘇戾園卒以見殺况
 其下者乎聖人于卦彖爻象皆反覆致其恐懼戒慎
 之意其為後世慮豈不深逺哉
𧰼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懼修省
 洊者如水之洊至雷聲相繼而至曰洊蓋威怒之𧰼
 孔子當迅雷風烈必變所以敬天怒畏天威也恐懼
 則知所修省矣雷之洊至非變異之大者君子必惕
 然有敬畏之心焉聖人防患必于其微詩敬天之怒
[009-3b]
 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况于山冡崒崩日月
 薄蝕彗孛飛流而恬然不為之警懼乎成王惑管蔡
 疑周公天乃雷電以風雷之變豈无自而然哉君子
 所當恐懼而修省也
初九震來後笑言啞啞吉
象曰震來恐致福也笑言啞啞後有則也
 繇辭統論一卦之體而初爻為衆爻之主故其辭皆
 同蓋震為長子乾統三男而長子用事震所以代乾
[009-4a]
 也然當震之時陽欲奮而二隂阨之則其勢必有危
 我者能自警懼然後可以𫉬吉故于初爻特加一後
 字以見非有之懼則不能致啞啞之吉也
六二震來厲億䘮貝躋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𧰼曰震來厲乘剛也
 彖辭以震驚百里不䘮七鬯知可以守宗廟社稷以
 為祭主蓋以卦之全體言之震以陽剛為主陽雖在
 下隂以退聽故處震之時能安静不動惟剛者能之
[009-4b]
 六以隂而處二其時與位皆純乎隂者也故震來則
 危厲而失其所守䘮其所資億言所䘮之多也躋于
 九陵者有所避也九陽數之極言所避遐逺也古人
 于至崇至深之地皆以九為言如九天九地九淵以
 見崇深之極處也勿逐七日得者既能危懼遁避則
 在我者盡矣可以勿逐而自得也宣王遇烖而懼側
 身修行以致中興之治復文武之業豈必外務而馳
 逐之乎復卦言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天行也以卦氣
[009-5a]
 言之爻各主一日卦位有六七日乃更始自二至上
 復反于初復自初之二則所歴七爻乃七日也隂陽
 得䘮之理循環无窮豈有常哉未有常治而不亂常
 否而不泰者故知七日卦氣之終不俟追逐而自復
 也𧰼曰震來厲乘剛者六二處中正之位在他卦為
 吉今震來而厲則以乘初九陽剛也陽上隂下陽尊
 隂卑今以隂乘陽則危道也
六三震蘇蘇震行无眚
[009-5b]
𧰼曰震蘇蘇位不當也
 六以隂柔而居陽剛不中之位非處震之道故震至
 而蘇蘇也王弼曰震者驚駭怠惰以肅懈慢者也震
 動而至于蘇蘇則驚懼甚矣以此而行可以无過又
 四為震主而三能承之當震之時知敬順之道故可
 无眚也𧰼言震蘇蘇位不當者震為長子以不䘮七
 鬯為善今蘇蘇然若无所容者由所處非其位也為
 長子而處非其位可不畏哉
[009-6a]
九四震遂泥
𧰼曰震遂泥未光也
 九四陷于重隂逼于尊極未能超然處于物上當震
 之時以剛健之才處嫌疑之地如陽欲出地而上下
 二隂壅遏之其勢不能致逺而大有所為也故𧰼曰
 震遂泥未光也震本主動而有能行之𧰼其道本當
 光亨以阨于二隂故未能也
六五震往來厲億无䘮有事
[009-6b]
𧰼曰震往來厲危行也其事在中大无䘮也
 古之聖王處尊極之位能慄慄危懼而无荒怠之失
 則可以永保其位矣當震之時下有九四之强臣五
 无應而來乘剛或往或來能自危懼則可以萬萬无
 失矣无䘮有事者不䘮其所有之事也无非事者所
 有之事未易概舉不䘮七鬯則事之大者也震之時
 往來皆危行也能履于危則可安其位而无失矣六
 五為動主雖居中正之位其才柔弱非能濟乎險難
[009-7a]
 者本有失也以位處中正故得大无䘮也
上六震索索視矍矍征凶震不于其躬于其鄰无咎婚
媾有言
𧰼曰震索索中未得也雖凶无咎畏鄰戒也
 處震之極其勢必危故氣索索而幾盡視矍矍而无
 主也居嫌疑之地當危懼之時能以安静退縮自處
 庶可免禍而上六隂柔之質性復動躁急于有行其
 凶必矣上既无應而下比于五五其鄰也上雖處震
[009-7b]
 動之極而无其位方海内震擾之時而六五實任其
 責又禍非已致故震不于其躬而于其鄰則在我為
 无咎也婚媾有言者上六雖不任責既處上極望我
 者亦衆方天下震擾豈得盡歸于其鄰恝然忘情若
 秦越之人哉雖所親者且有怨懟之言况他人乎𧰼
 言震索索中未得也雖凶无咎畏鄰戒也以所處上
 極未得中道故驚懼之甚至索索然也上六有往雖
 凶而能恐懼修省以鄰為戒則可以免咎矣
[009-8a]
艮下/艮上
艮其背不𫉬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无咎
彖曰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静不失其時其道
光明艮其止止其所也上下敵應不相與也是以不𫉬
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无咎也
 道之廢興係乎聖人出處之間艮之為卦一陽極乎
 上二隂處乎内羣隂為主而一陽在外此可止之時
 也時茍當止不可强行故艮其背者得所止也人之
[009-8b]
 相面所以盡交際之道背者隂也非交物者也能止
 于所當止非獨忘物也而至于忘我故不𫉬其身不
 見其人雖户庭之内而人我俱忘矣當可止之時猶
 出而交物則咎悔隨之于可止之時而能止是真止
 矣行于有人之境如入无人之境物與我无相尤也
 故无咎彖言艮止者釋艮之義一言可盡者止而已
 聖人又惡夫一往而不返者故曰時行則行時止則
 止動静不失其時其道光明也聖人動與陽同波静
[009-9a]
 與隂同徳豈滯于一隅若聚塊積塵哉一動一静適
 于義而巳故能大有為于天下而其道光明也艮震
 之反也九三為震艮東北之卦有震動之𧰼焉卦之
 反合爻之升降豈有常哉艮其止止其所者止得其
 所謂艮其背也若止于前則有所見而聲音接于耳
 目者擾擾矣故惟止于背為得其所也上下敵應不
 相與者一隂一陽上下不敵所以相與故形躁好静
 質柔愛剛二女同居雖近而不相得鳴鶴在隂雖逺
[009-9b]
 而相求故近不必比而逺不必乖特在應與耳今六
 爻既相敵而非應如人之相背而行雖衆而各不相
 知是以不𫉬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无咎也
𧰼曰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
 上能兼下大能兼小尊能兼卑艮以兩山相重勢均
 而力敵非相應也而相兼也兼非異體也各止于其
 所止而巳君子體此𧰼以思不出其位謂安其分守
 无躁妄也夫止者施于其背則真止矣是猶山兼山
[009-10a]
 豈復有動乎聖人以此𧰼示人則物各安其性命之
 正矣
初六艮其趾无咎利永貞
𧰼曰艮其趾未失正也
 足本主動曰趾者固以止為義况艮之時而以隂柔
 處下動則悔吝生矣于艮而能止是不失其幾故得
 无咎也利永貞者當艮之初動則入于邪矣故利在
 永貞貞者静而正也當止而止卷懐其道若將終身
[009-10b]
 焉故以永貞為利此聖人肥遁之時也故𧰼曰艮其
 趾未失正也止于其初雖未可語權于正道為未失
 也
六二艮其腓不拯其隨其心不快
𧰼曰不拯其隨未退聽也
 趾也腓也股也一體而相為用者其行其止皆非三
 者所得專也然腓在足上其形雖動躁未有足行而
 腓不應者故腓之從足猶股之隨腓觀乎咸卦則可
[009-11a]
 見矣咸以動而感而艮則静而止六二體既躁動而
 上下拘制不能自專以有為安能拯其隨乎隨為三
 也二既不應五而上承于三三雖以陽剛處上當艮
 之時志在隨人而已无能為也雖欲用其智謀以拯
 救之而其志卒不得伸故其心不快也象言不拯其
 隨未退聽者二處人臣中正之位志在有為非能終
 止也其肯恝然情于斯世哉
九三艮其限列其夤厲熏心
[009-11b]
象曰艮其限危熏心也
 夫一人之身四肢百骸動静相為用者也今艮其限
 上下内外隔絶而不相通猶裂其膂脊而為二物也
 其危厲甚于熏灼其心也限身之中夤脊膂肉也自
 其限而止之猶裂其脊膂言君臣上下各止其止而
 不相通也三居下卦之極而九以陽剛處之施止于
 限果于静止而不知變以趨時者也昧乎時行時止
 之義故聖人以為戒焉古之人有行之者如漢二龔
[009-12a]
 魏范粲雖全大節當時處之其危厲熏灼痛忿之狀
 豈人所能堪哉
六四艮其身无咎
𧰼曰艮其身止諸躬也
 六四已進而達乎下卦之上能兼乎上下者也故以
 全體言之曰艮其身也處近君之位不能以道濟天
 下蓋六五柔弱之君非有剛健勇决之臣以輔翼之
 不足以大有為也四能量其君度其才止于所當止
[009-12b]
 故得无咎而已象曰艮其身止諸躬者躬有致恭之
 義人臣之節行止進退不失恭順雖不能止天下之
 所當止而為全身之計則善矣故爻以為无咎而象
 言止諸躬而已夫身為大臣宜兼濟天下而為獨善
 之行聖人之所深鄙而可以忘言者也
六五艮其輔言有序悔亡
象曰艮其輔以中正也
 六五在六爻為君位君无為也出言則為號令輔者
[009-13a]
 言之所出也王者之言其出如綸能艮其輔則言不
 妄發而悔可亡矣夫下卦為趾為腓為限得其一體
 而已進至六四則為身然猶局于形體非能超乎形
 體之外也惟六五處中正之位有輔頰之象一言之
 善則千里應之一言之失則千里違之能運乎形體
 而不為形體所拘故吾欲止天下之當止孰有不從
 者五為艮主故所止如此
上九敦艮吉
[009-13b]
𧰼曰敦艮之吉以厚終也
 上九重艮之終也二山相重敦厚之至人能静止如
 山之相重出乎萬物之上其孰能動摇之故曰敦艮
 吉也𧰼曰敦艮之吉以厚終者夫以静止為徳終之
 實難上以剛健為徳至誠而不息者也與夫作輟者
 異矣故曰以厚終也
䷴ 艮下/巽上
漸女歸吉利貞
[009-14a]
 女子之嫁也猶士之仕也皆惡不由其道也漸之辭
 專以女歸為吉女之適人必待求而後行納采問名
 匪媒不得漸之義莫大乎此利貞者所利在正也貞
 者静而正也女能以正行未有不以漸者能以漸固
 𫉬吉矣然亦有漸而不正者蓋長女少男疑于不正
 異乎咸之相感恱故既吉又戒以利貞也
彖曰漸之進也女歸吉也進得位往有功也進以正可
以正邦也其位剛得中也止而巽動不窮也
[009-14b]
 進固多門矣有挟術而進者有阿其好而進者有以
 邪塗進者有假𨼆遁為㨗徑而進者莫若以漸而進
 為得其正如女之歸人則吉也進得位往有功也進
 以正可以正邦也其位剛得中也止而巽動不窮也
 皆進之善者也進而得位則可以行其志而可以大
 有為矣故往有功也未有枉尺而可以直尋者枉道
 而可以事人者亦未有身之不正而可正人者故士
 之進身其始不可不正也進以正然後可以正邦蓋
[009-15a]
 一正君而國定矣進為于世固不可不剛健然剛健
 不可過也不可不及也漸之六爻皆得其正謂二四
 之隂而六居之三五之陽而九居之初上二爻雖无
 應而皆得隂陽之正也九五履至尊而得中正之位
 為漸之主故云其位剛得中也止而巽動不窮者艮
 止而巽動止者静而動者順以此為進雖渉險蹈艱
 何往而不利哉
𧰼曰山上有木漸君子以居賢徳善俗
[009-15b]
 山之有木長養而成就之自青蔥以至合抱必有其
 漸君子以禄位處賢有徳之士與夫化導天下之俗
 使入于禮義亦必皆有其漸而不可遽也堯之用舜
 猶歴試諸艱以見賢徳之不可驟進也善人為邦百
 年可以勝殘去殺以見風俗之不可頓革也
初六鴻漸于干小子厲有言无咎
𧰼曰小子之厲義无咎也
 漸之六爻皆以鴻為𧰼鴻水鳥也能知進退者陵陸
[009-16a]
 非其所安也江湖之上是其所棲息也干水涯也將
 離乎陵陸而近水涯雖其進有漸然猶未免矰繳之
 患故其勢不得不危懼也小子未有所識之稱非小
 人也六以柔弱而處卦下有小子之象若隨之六二
 係小子能隨人而巳豈能達乎進退之幾故危懼而
 不自安也居漸之初宜棲息以俟時可也衆雖有言
 在已无愆何足䘏哉度之于義无可咎者故象曰小
 子之厲義无咎也
[009-16b]
六二鴻漸于磐飲食衎衎吉
𧰼曰飲食衎衎不素飽也
 磐石之盤旋于水中者比之于干則離乎陵陸逺矣
 故飲食衎衎和樂而无意外之患猶賢者進而得禄
 位也二處人臣中正之位上有剛健之主為已正應
 故身安而爵禄可保也象言飲食衎衎不素飽者人
 臣遭時遇主進而得正履而得中必將有以濟天下
 故食人之禄則懐人之憂衣人之衣則思人之患豈
[009-17a]
 竊位素餐以飽其身肥其家而巳此又聖人致其戒
 慎之意也
九三鴻漸于陸夫征不復婦孕不育凶利禦冦
𧰼曰夫征不復離羣醜也婦孕不育失其道也利用禦
冦順相保也
 鴻隨陽往來爾雅曰髙厚曰陸陸非鴻之所宜安也
 漸進于陸雖若可安然非其所樂也故以𧰼夫之征
 而不復婦之孕而不育也九三陽剛不能漸進征者
[009-17b]
 未有不思復孕者未有不思育然失于急躁不能待
 時而動則二者皆不𫉬其志不𫉬其志凶可知矣利
 用禦冦者四三相比同心不違故利用禦冦如蒙之
 上九不利為冦利禦冦蓋為冦則衆之所違禦冦則
 衆之所助與此𧰼體異而義同也𧰼曰夫征不復離
 羣醜也九三以剛陽獨進于上離乎羣衆故往而不
 能反也婦孕不育失其道也婦以貞順為徳生育為
 功孕而不育不能保養其子皆欲速之咎也利用禦
[009-18a]
 冦順相保者天下之理逆則相違順則相保三雖失
 于剛暴言能順于義理則可用以禦冦也黥彭之流
 逆則為敵順則為用卒滅項氏者能順以相保也
六四鴻漸于木或得其桷无咎
𧰼曰或得其桷順以巽也
 木比之陵陸益非鴻之所安此漸卦以鴻𧰼君子之
 進退當以其漸而不可亟也江湖鴻之所樂處也陵
 也陸也木也雖愈進而愈非所安此知幾之士所以
[009-18b]
 難進易退以避矰繳之患也鴻漸于木雖非所安或
 得其桷若可以棲而无患故无咎也桷木枝之大者
 𧰼曰或得其桷順以巽者鴻未有棲于木者或得其
 桷非其常也四體在巽巽為木三附于四桷之𧰼也
 君子立人之朝履富貴之危機能以巽順承上而接
 下可以少安然終非其處也仲尼于此爻寓戒深矣
九五鴻漸于陵婦三嵗不孕終莫之勝吉
𧰼曰終莫之勝吉得所願也
[009-19a]
 九五君位其進益髙故以𧰼鴻漸于陵大阜為陵同
 人九三曰升其髙陵言其所處最髙而不可陵也五
 與二得君臣中正之位三以陽剛而乘于二四以大
 臣而比于五二五雖應而未能遽合也故三嵗不孕
 君臣以中正相與茍志同道合其孰能間之故曰終
 莫之勝吉也夫君臣之交患在不正故近不必比而
 逺不必乖特在情志之間合與不合耳𧰼言終莫之
 勝吉得所願者小人之害君子或能阨之于始君子
[009-19b]
 之進固自有機㑹時茍當進小人雖廣設坑穽比力
 合謀莫能陷害之小人不能陷害則君子之道亨而
 平昔之志願𫉬矣
上九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吉
𧰼曰其羽可用為儀吉不可亂也
 上九大臣之處乎髙位而不任事者特其形容可為
 朝廷羽儀耳鴻飛𡨕㝠弋者何慕既出乎事外小人
 莫得而害之故吉也上與三皆稱陸人臣致身于極
[009-20a]
 髙之位能自卑巽下與三同蓋盡乎屈伸之理所以
 吉也𧰼曰其羽可用為儀吉不可亂者其形容既足
 以儀表天下則朝廷之上百執之衆尊卑有别上下
 有等雖羣而不黨故曰不可
兑下/震上
歸妹征凶无攸利
 聖人于夫婦之際毎存終始之義始之不慎而能克
 終者鮮矣女少而說男之所以動也說不以正動不
[009-20b]
 以禮則華落色衰復相棄背故征凶无攸利也征凶
 者以媚説而往則凶也无攸利者无所往而利也漸
 之所以吉者艮止巽順以男能下女也歸妹征凶者
 兌說震動六爻皆不當其位也咸之相感必繼以恒
 蓋男下女則隂陽之義明女從男則尊卑之位定所
 以存鑒戒也
彖曰歸妹天地之大義也天地不交而萬物不興歸妹
人之終始也說以動所歸妹也征凶位不當也无攸利
[009-21a]
柔乘剛也
 乾健而坤順陽尊而隂卑此天地之大義也然乾下
 坤上而為泰乾上坤下而為否若嚴其分位則天地
 不交而萬物不興矣歸妹以少女在下而長男處上
 為正故其事可常而有終始也女說而男動隂陽感
 悅所以成歸妹若老婦士夫則可醜矣雖然女子處
 幽閒之中非有求焉則不往也若說以動則有不待
 媒妁之言者故隂陽之位不可不當也不當則所往
[009-21b]
 皆凶矣女處乎下男位乎上内外上下各當其位以
 往則无不吉也今二四隂爻而九居之三五陽爻而
 六居之无一當其位者故以往則凶也无攸利柔乘
 剛也剛者柔之所承也而反乘之乘者婦陵其夫之
 象也卦體兌本在下于理為順而爻六皆乘九是以
 隂而乘陽失尊卑之序内无柔順之道外失陽剛之
 徳則害于而家凶于而國何所利哉夫成家之道必
 資于婦順故婦順備而後内和理内和理而後家可
[009-22a]
 長久也恒之六五曰恒其徳貞婦人吉夫子凶𧰼曰
 婦人之吉從一而終也夫子制義從婦凶也恒者夫
 婦之正也故其戒如此然則隂之乘陽柔之乘剛豈
 非逆徳也哉世之悍婦以制夫為能使不得措其手
 足是猶强臣擅命威福自專反制其君也漢成帝制
 于趙氏唐髙宗制于武氏中宗制于韋氏卒至滅身
 亡國何所利哉况以帝女之尊而下嫁諸侯車服不
 繫其夫勢固足以陵其夫矣故聖人于歸妹為戒
[009-22b]
𧰼曰澤上有雷歸妹君子以永終知敝
 澤之氣能升而為雲雷震而澤隨此隂陽相感之義
 有歸妹之象焉男女以動悦相感或失于不正故昏
 禮將合二姓之好必納采問名敬慎重正而後親之
 如此然後家可長久也聖人見微知著見其動而説
 知其不能終也若恒以巽而動則知其能久漸以止
 而動則知其終吉也是道也雖君臣朋友之間莫不
 皆然豈特夫婦哉
[009-23a]
初九歸妹以娣跛能履征吉
𧰼曰歸妹以娣以恒也跛能履吉相承也
 古者諸侯一娶九女嫡夫人及左右媵皆以姪娣從
 歸妹以娣女歸于人而以娣從也九居于初女之賢
 者始進而能謙无妬忌之行猶跛之能履勉强而行
 歩驟馳騁不敢自恣也歸妹而能以娣往為永終長
 久之道尊卑相承故无往而不吉也此歸妹之善者
 也
[009-23b]
九二眇能視利幽人之貞
𧰼曰利幽人之貞未變常也
 履之六三以隂柔而據陽位故如眇者之能視不足
 以有明也跛者之能履不足以與行也故如履虎尾
 咥人凶歸妹初九九二以陽剛而寓于隂位此婦人
 之貞吉也二又居中履正有常貞之徳退處乎不競
 之地雖若无所能為如眇之能視異乎摘埴索塗𡨕
 行而已故利幽人之貞九二得中正之位上有六五
[009-24a]
 為之正應此又夫弱而婦强者能自謙遜乃不失婦
 人之常道也
六三歸妹以須反歸以娣
𧰼曰歸妹以須未當也
 歸妹以説而動常失于不正而六三復以隂柔而居
 陽位故當有待而以娣行如此乃能合禮而无妄動
 之失也須待也女子之嫁固當待父母之命媒妁之
 言而三為說主以說而動動不以正則非女子之行
[009-24b]
 也故曰未當也
九四歸妹愆期遲歸有時
𧰼曰愆期之志有待而行也
 女之適人猶士之事君必有求焉而後往九以陽剛
 而寓隂柔之位上无正應此賢貞之女屏處幽閒未
 遇良匹而不茍然以從人者雖過期而不悔也懐才
 抱義之士固有不遇明時而老死丘壑者白駒之詩
 所為作也
[009-25a]
六五帝乙歸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月幾望吉
𧰼曰帝乙歸妹不如其娣之袂良也其位在中以貴行

 史謂湯為天乙又有祖乙多士稱成湯至于帝乙罔
 不明徳恤祀則帝乙蓋商之賢王非天乙祖乙明矣
 堯降二女于溈汭嬪于虞帝女之尊下嫁諸侯其來
 已久至帝乙然後制為婚姻之禮而周因之以詩考
 之天子之女下嫁諸侯車服不繫其夫下王后一等
[009-25b]
 故帝乙歸妹所以為萬世之法也漢唐公主下嫁舅
 姑率北面于堂下至于本朝神宗始復三代之舊屈
 帝女之尊而人倫正矣詩美后妃服浣濯之衣无妒
 忌之行豈恃容色以争妍取媚哉君嫡夫人也娣左
 右媵也娣以容色為主故君之袂不如娣之袂良也
 六五與九二為正應下嫁之象也女處尊位履順居
 中盡其隂陽交配之宜斯善之善者豈特容服之間
 哉月者日之配也婦者夫之配也月受日以為明至
[009-26a]
 望則體敵矣體敵盈之極也未有盈極而不虧者今
 能降尊配卑不以滿盈自處如月至幾望而止婦之
 謙順既不抗其夫又能惠其下此帝女之尊而能履
 中道者故𧰼曰其位在中以貴行也
上六女承筐无實士刲羊无血无攸利
𧰼曰上六无實承虚筐也
 上六歸妹之終以柔乘剛而下无其應女之无所歸
 者婦以奉祭祀為職詩言夫人可以奉祭祀則不失
[009-26b]
 職矣女承筐无實何以達其誠士刲羊无血何以薦
 于幽如是而家道廢矣故以士女稱之見夫婦之道
 不成也卦體兑下震上少女以説而動動不以正又
 六爻位皆不當故不能永終而有離絶之𧰼何以往
 而利哉聖人于終爻致其戒慎之意深矣
離下/震上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離震于時為春夏萬物豐亨之時也王者之治自天
[009-27a]
 造草昧以至豐而亨則太平極盛周家之業至成王
 之時是也故曰豐亨王假之詩云假樂嘉成王也以
 言成王能持盈守成以致太平之功故嘉之也文王
 若日月之照臨顯于西土而巳如日之方中萬物皆
 照則在成王之時故可安亨佚樂而无憂勤之慮也
 故曰勿憂宜日中也雖然太平之業豈可恃乎泰之
 上六言城復于隍蓋泰之極无不否者聖人所憂不
 在乎未中而常在日之既中能知勿憂為有憂之大
[009-27b]
 如日之升如月之常則可長保其治安矣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
宜照天下也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虚與時消息
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
 豐固不止于大聖人以一言斷之曰大蓋豐之時物
 得極其大也日以晅之雷以動之長養成就物之所
 以能大也王者之治能體乎離震之法明以動故能
 假乎至治然則豐亨之道豈非聖王之所尚乎故曰
[009-28a]
 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聖人之道
 如日之中容光所及无不徧也蓋日之始出則其明
 未盛日之將昃則其光巳虧皆不能徧天下也然則
 聖人可以自暇自者其惟日中乎日中者治安極
 盛是聖人畏无難之時也日之中猶月之望也既中
 无不昃既望无不虧食虧也天地盈虚四時是也其
 盈其虚因時而消息之如復卦陽息而隂消至姤卦
 陽消而隂息天地不能違也而况于人與鬼神乎雖
[009-28b]
 然人有盛衰鬼神亦有盛衰乎聖人通幽明之故知
 鬼神之情狀乾卦言天地人及鬼神皆合而論之其
 好惡一也怪神之事孔子不以語學者後世猶不免
 依託以亂天下况可明告之乎此非通乎性命之理
 𧰼數之妙者曷足以究此哉
𧰼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雷之威怒電之照耀二者相因而至此物豐之時也
 當豐盛之時非有以警懼察治之則物繁事彩姦偽
[009-29a]
 日滋有不可勝治者矣君子體此象以折獄致刑既
 明且威人之情偽有不能遁也豐與噬嗑皆有雷電
 之𧰼而爻有升降故其用不同噬嗑震下離上此制
 法者故明罰勅法王者之事也豐離下震上此行法
 者故折獄致刑有司之職也
初九遇其配主雖旬无咎往有尚
𧰼曰雖旬无咎過旬
 初正應在四以陽敵陽非其應也特所配之主耳剛
[009-29b]
 陽相配明動相資力敵而勢均兩貴不足相使然得
 无咎者初能下之往而有所尚也尚者能尊尚之也
 𧰼曰雖旬无咎過旬災也二剛相遇未有兩存而无
 傷者初能推四以為配主而往歸之則无患矣若恃
 其智力各務盛强過其分量不顧滿盈之戒則禍災
 之至何所逃乎此昧乎處豐亨之道也故曰雖旬无
 咎過旬災也
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
[009-30a]
𧰼曰有孚發若信以發志也
 豐之時如大明中天以徧照天下今但豐其蔀而已
 幽闇之甚至日中見斗隂侵陽之𧰼也六二居中處
 正人臣之盛位又卦體為離而處震下為掩覆之𧰼
 陽不足而隂道行斗運四時人所取正以六二中正
 之臣而遇六五柔闇之主可以自守而不可以有為
 往則為主所疑而衆且疾之矣能以忠信自處發其
 疑疾如成王之悔悟則國家安全而保其終吉矣發
[009-30b]
 者發其蒙蔽非忠信誠實豈能感發之周公其人也
九三豐其沛日中見沬折其右肱无咎
𧰼曰豐其沛不可大事也折其右肱終不可用也
 沛先儒皆以為斾王弼直云幡幔所以禦盛光程氏
 亦云古文作斾字今以廣韻玉篇考其意義作滂沛
 則其理不通蓋豐之時當顯設幡飾以稱其豐大而
 九三正應在上六以陽剛而敵隂柔不能發揮其光
 明反幛蔽之是猶日中盛明之時而處乎重幃之内
[009-31a]
 所見者闇昧如人欲擊摶運動而折其右肱何所施
 乎然得无咎者九三以陽剛能為之才而不遇其時
 其不幸也乃所以為大幸歟古者明智之士遇時昏
 亂壊徳行或自託于瘖盲跛蹇然後能免于禍此
 折右肱所以得无咎也人臣遇暗主若恃其剛健欲
 大有為功成之後鮮克自全者唐徳宗之于陸贄是
 也折其右肱者示不可復用如司空圖是也九三剛
 健有可當大事之才折其右肱終不可用則其時可
[009-31b]
 知矣
九四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
𧰼曰豐其蔀位不當也日中見斗幽不明也遇其夷主
吉行也
 當豐亨盛大之時雖有明主鮮有不湛㝠于宴安者
 故六二之正九四之剛皆不得行其志以不遇明主
 故其𧰼皆曰豐其蔀日中見斗也日之中而見斗焉
 闇之甚也上有昏暗之主有志莫伸則下求于等夷
[009-32a]
 之人同心協徳自相賓主則吉无不利矣四與初為
 應故初以四為配主而四以初為夷主爻有上下位
 有尊卑故所稱輕重不同其實一也使上有剛明之
 君收攬英傑以為已用則皆立乎人之朝矣豈止自
 相求而已𧰼曰豐其蔀位不當也以九居四位非中
 正而在近君之位故不當也日中見斗幽不明也日
 中當徧照天下而幽暗如暮夜此忠邪莫辨白黑不
 分之𧰼賢人君子當遐舉逺引之時也故曰遇其夷
[009-32b]
 主吉行也以吉而行從容而行行則吉也
六五來章有慶譽吉
𧰼曰六五之吉有慶也
 人主當天下豐大之時能屈已招來賢徳之士以文
 太平庶可保其治安則在我者必𫉬其福慶而民譽
 歸之吉无不利矣五與二俱隂非應然離下震上震
 動而離明明動相資又皆居君臣中正之位離為文
 章其性炎上茍能說而納之則將洋洋然動其心而
[009-33a]
 來矣上有用賢之美野无遺棄之才邦家之慶孰大
 于此聖人從而贊之曰六五之吉有慶也以見所以
 得吉者以有此用賢之慶也
上六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户閴其无人三嵗不覿凶
𧰼曰豐其屋天際翔也闚其户閴其无人自藏也
 士方居窮𨼆約消聲滅跡自樂于閒曠可也若夫身
 處大位當豐亨之時不能躬吐握之勤以延見多士
 而深自閉匿豐其屋蔀其家而已則將鬼瞰其室矣
[009-33b]
 故闚其户閴其无人三嵗不覿其凶可知上六大臣
 之不任事者雖不任事而位則穹矣國之存亡民之
 利害安得恝然忘情哉豐其屋謂壯大其所居也蔀
 其家謂屛蔽其所藏也此大臣之營私自奉者古之
 愚人莫不皆然觀周公作鴟鴞之詩曰迨天之未隂
 雨徹彼桑土綢繆牖户予手拮据予所捋荼予所蓄
 租予口卒瘏曰予未有室家勤勞如此豈自營也哉
 六居卦終震動之極失處豐之義其荒虚閴寂卒為
[009-34a]
 狐兎之場若鳥失其巢去人逺矣本乎絶物乃以自
 絶本乎多藏反致空閴禍災之至咸其自取焉爾故
 𧰼曰豐其屋天際翔也闚其户閴其无人自藏也閴
 其无人陸氏以為家空人亡如漢梁冀之徒是已
艮下/離上
旅小亨旅貞吉
彖曰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是以
小亨旅貞吉也旅之時義大矣哉
[009-34b]
 旅者聖賢當屯否之世道不行而為栖栖為旅人之
 時也雖處之有道但得小亨而已旅貞吉者能守正
 則吉也王弼以為不足全夫貞吉之道惟足以為旅
 之貞吉故重言旅貞吉也麗乎外而得中則亨止乎
 下而得正則吉故彖曰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
 麗乎明是以小亨旅貞吉也六上居于五又處二剛
 之間此在旅之𧰼卦體在外故言柔得中乎外下艮
 而止上明而麗止而有所附麗此處旅之善者以孔
[009-35a]
 子之聖歴聘諸侯然時君不能鈞用而卒老于行以
 至伐樹削跡阨于宋衞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者以
 時无剛明之君為之依歸也况其下者乎為旅之道
 有時有義得其時義則其道可行窮斯通困斯濟矣
 然則處旅之時豈易哉故其時義為大也
𧰼曰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
 山上有火明之至也然炎炎不已或至燎原而玉石
 俱焚君子體此𧰼以用刑則當明慎也明者辨析其理
[009-35b]
 而不敢輕也慎者哀矜其情而不敢易也火在山上
 因風而行其勢必速非久居也君子體此𧰼以斷獄
 則知囹圄之間重棘之内或有受其枉者斷决以時
 而无淹延此聖人著此𧰼以為司獄之戒也
初六旅𤨏𤨏斯其所取災
𧰼曰旅𤨏𤨏志窮災也
 當旅之時以隂柔而處厎下此小人之寓旅困者也
 𤨏𤨏猶屑屑也古者豪傑之士處貧賤羇旅之間如
[009-36a]
 劉毅馬周李白郭元振之徒豪氣蓋世夫豈若是屑
 屑然則在旅而𤨏𤨏斯其取災之道也𧰼曰旅𤨏𤨏
 志窮災者在羇旅之始不能擴其志氣變而易通乃
 計較錐刀于僕御之間則孰與任其腹心者意外之
 患乃其自取焉耳
六二旅即次懐其資得童僕貞
𧰼曰得童僕貞終无尤也
 旅寄也寓也為客之道也非可安居者也六二以柔
[009-36b]
 得中正而上承二剛雖无正應可以就而安之故能
 懐其資而无誨盜之失得童僕之貞而𫉬内外之助
 在旅如此雖動而居外夫何尤怨之有
九三旅焚其次䘮其童僕貞厲
𧰼曰旅焚其次亦以傷矣以旅與下其義䘮也
 九三處艮之上有峻極之勢无柔順謙虚之徳為旅
 若此宜衆人之所不與也故焚其次而䘮其童僕
 之正危莫甚焉二以柔順中正而安三以髙亢自尊
[009-37a]
 而厲在旅而遇焚如之阨非止失其所止而已其勢
 必至于傷夫初六之𤨏𤨏固足以取災而當羇旅之
 際輕財妄施以致空殫亦失為旅之道故剛柔皆欲
 適中今二者舉過之故𧰼曰旅焚其次亦以傷矣以
 旅與下其義䘮也
九四旅于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
𧰼曰旅于處未得位也得其資斧心未快也
 九四以陽剛而自託于隂柔蓋處旅之善者士欲行
[009-37b]
 其志而已得其資斧豈足以行其志哉旅于處得其
 資斧徒能安其居得其資財器用而已懐與安實敗
 名旅非豪傑之所能安也劉備孔明不肯留吳關羽
 不肯留魏豈乏其資斧哉使韓信无蕭何之薦亦非
 漢祖所能覊縻之也况乎聖如仲尼賢如孟軻者儻
 不處以卿相之位使得盡行其所志豈區區利禄所
 能豢養之哉
六五射雉一矢亡終以譽命
[009-38a]
𧰼曰終以譽命上逮也
 旅之六五雖非君位而有文明之徳方以直道遇物
 發无不中此聖賢之處乎羇旅者如射雉而以一矢
 殪之也雉為文明之物矢者器也君子藏器于身待
 時而動動而不括矣此處旅之最善者譽命之來何
 可禦也孔子之至是邦必聞其政以温良恭儉譲而
 得之象言終以譽命上逮者言為上之所逮聖賢之
 寓旅困在上者能居已而訪逮之也易之上逮即詩
[009-38b]
 之逮下也君能逮下以成其政臣能歸美以報其上
 故上下交譽之也旅之上九方以髙亢自居而此云
 上逮者蓋旅人之有譽命必有上之人能寵遇之非
 必上九也六爻取義各有所在言豈一端而已
上九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咷䘮牛于易凶
𧰼曰以旅在上其義焚也䘮牛于易終莫之聞也
 鳥之巢木猶人託跡于傳也夫人之處乎里閭之
 間也有長㓜之序有親戚之恩患難相救疾病相扶
[009-39a]
 持也方在羇旅之時人情乖睽惟卑順謙恭乃可自
 保而上九以髙亢自居下乘五六之尊位不遜若此
 其能免乎巢者鳥所託以棲息者也離為火其于木
 也為科上槁今處離上是巢而遇焚失所棲息之𧰼
 也上九以陽剛而處衆旅之上始固足以陵物而衆
 為之下若可喜也而為旅之道威權不足人終不與
 將无所容亦足悲也故先笑而後號咷牛之為物健
 而順且有功于稼穡而䘮之不能敬畏故也莊子曰
[009-39b]
 有而為之其易之者皥天不宜况于人乎九三以剛
 陽居旅而焚其次䘮其童僕所䘮在外故厲上九以
 剛陽居旅如鳥焚其巢䘮牛于易所䘮在我也故凶
 上九處卦之極言凶則不止于危而已𧰼言以旅在
 上其義焚也為旅而處人之上其焚巢固宜非不幸
 也䘮牛于易終莫之聞者人之有過能虚已聽納人
 或告以善道上九亢陽有絶物之𧰼使有過咎人孰
 告之故終莫之聞也
[009-40a]
巽下/巽上
巽小亨利有攸往利見大人
 巽之為卦二陽在上一隂在下惟以巽順承物自處
 卑下然後能盡巽之道一于柔順則妾婦耳故得小
 亨而已欲其道大通于天下蓋有逆人之所順强人
 之所劣者然挾柔巽以遊世无往而不利聖人又惡
 夫以非道而合則近于邪佞雖利有所往而利見者
 惟大人為可大人謂在上之二剛也柔能順乎剛故
[009-40b]
 小者亨小亨謂一隂也雖然巽之道豈止于小者而
 已
彖曰重巽以申命剛巽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順乎剛是
以小亨利有攸往利見大人
 巽而重之所以申復其號令也上下皆巽故有重復
 之義亦在上者能巽以與下在下者能巽以承上也
 剛或失之髙亢柔或失之卑佞陽剛而得中正二五
 是也九二之剛而初六順之此在上者能巽以逮下
[009-41a]
 故其志得行也隂柔而能承剛初四是也九五之剛
 而四順之此在下者得所附託故其道不終否也二
 與五賴初四而後得志初與四必待二五而後小亨
 此又剛柔相因上下相隨之義巽入之道无往而不
 利故利有攸往也雖利有攸往又惡不由其道故利
 見大人也能以卑巽上承乎中正之大人此巽之至
 善也巽之六爻四陽而二隂則君子固已勝矣隂又
 在下无能為也此畫卦之深意也自古君子衆而小
[009-41b]
 人寡非徒君子之道勝小人亦因以為用矣宇文士
 及封徳彝之在唐上有一太宗下有房杜王魏之徒
 故无能為也不然其佞何所不至哉
𧰼曰隨風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天之有風如國之有號令必相繼而至乃能振動萬
 物風至柔弱也而善入物君子體此𧰼柔巽之道申
 復其命至再至三雖頑獷難化者无不説隨矣无非
 事者命令之出必有事也盤庚遷都之事武王伐商
[009-42a]
 之事凡興大功役大衆非以巽言申復其命則播告
 之修豈能曉然不匿厥㫖哉故申命然後可以行事
 也
初六進退利武人之貞
𧰼曰進退志疑也利武人之貞志治也
 六以隂柔處于巽初為二剛所乘而上无應援欲進
 則不敢欲退則不能懐疑首鼠莫之為計若能以剛
 决自任而以正道行之則其疑可釋而其志定矣武
[009-42b]
 人者剛决之𧰼剛决或失之暴故所利在貞也治者
 蚤正素定而臨事不惑也故𧰼曰進退志疑也利武
 人之貞志治也
九二巽在牀下用史巫紛若吉无咎
𧰼曰紛若之吉得中也
 巽在牀下宜衆人之所鄙賤也衆人所賤其可交于
 神明乎如此則人不可欺而鬼神可欺也蓋二為隂
 爻九以陽剛寓之此陽剛之君子自退託于卑賤能
[009-43a]
 以卑遜自處出于誠意而非偽為故不祈于人知而
 幽閒之中鬼神知之也世之隂柔小人自託于尊顯
 之上足以欺愚惑衆而幽閒之中鬼神得而誅之矣
 然則九二巽在牀下雖過于卑巽人或惡之而其中
 心誠實或可以交神明也祝史巫覡皆所以通其誠
 意人能志誠恭巽心非邪謟通吾誠意者紛然而衆
 雖豚魚可及水火可蹈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牀
 者人之所安也巽而大過入于牀下反失其所安然
[009-43b]
 終𫉬吉且无咎者人可欺而鬼神不可欺也故𧰼曰
 紛若之吉得中也巽在牀下疑于失中而𧰼言得中
 者位在九二處巽之中陽剛得中是其中心誠實之
 𧰼𫉬福之多理在不疑周公以上公之貴叔父之尊
 事㓜冲之主則盡恭順之道禮天下之士則躬吐握
 之勤觀金縢册祝之辭欲以身代武王之死卒至得
 請于三王則中心誠實而𫉬史巫紛若之吉者周公
 其人也鬼神之事聖人固難言之惟于易多稱鬼神
[009-44a]
 與天地人不少異何也蓋易之為書所以微顯闡幽
 决斷天下之疑惑其神明之用與蓍龜等然則非知
 命之君子曷足以語此哉
九三頻巽吝
𧰼曰頻巽之吝志窮也
 九三以剛明之才體巽而處下卦之上又居得其位
 可以進而有為矣今巽窮而復遇巽頻巽也巽以行
 權可也豈可數乎而與四宻比阨于隂柔不得展盡
[009-44b]
 其才卒之志氣窮索鄙吝之甚也故𧰼曰頻巽之吝
 志窮也
六四悔亡田𫉬三品
𧰼曰田𫉬三品有功也
 易之稱悔亡皆本有悔以處得其道故其悔可亡六
 四下无應援以隂柔獨處而有乘剛之過宜有悔也
 而處上下重剛之間承上臨下一以柔順處巽之善
 莫如此爻故悔亡而反有𫉬也譬之田獵雖盡力乎
[009-45a]
 驅馳而所𫉬則歸于君而非私已也三品謂乾豆賔
 客之奉充君之庖舉是三者則能及乎上下矣君子
 能以柔巽徧及上下而已不私其利如田者之𫉬三
 品也蓋柔巽之人无入而不自得以此奉上則𫉬乎
 君以此與下則𫉬乎民巽之功于斯為盛
九五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終先庚三日後庚三日

𧰼曰九五之吉位正中也
[009-45b]
 五為巽主當謙虚逮下而以陽居陽又下无應援疑
 失之亢然當上下巽順之時若昏佞相濟禍亂有不
 可勝言者今九五獨能毅然守其剛正不徇羣邪故
 能𫉬吉而其悔可亡也履至尊而居中正之位以柔
 巽為體不失正固之徳故无入而不自得也下非正
 應而與二睽此過乎剛者故无初也上有剛正之徳
 下卒聽從發號出令如風行草偃孰敢違之固有終
 也蠱卦曰先甲三日後甲三日當天下蠱壊欲一新
[009-46a]
 其法令故曰甲甲者日之始也庚者申命也重巽以
 申命故先庚三日後庚三日者聖人欲更易法令使
 便于民豈易而為之哉先三日以告教之使通其意
 故天下曉然莫敢違吾令者後三日以申審之使察
 其情故天下莫敢犯吾令者如此則吉孰如之以人
 主之權欲改易更革天下之政令若无甚難者如秦
 用商鞅法雖行而民不以為便卒至天下大亂而劉
 項乘之秦遂以亡以不得乎大中至正之道故也故
[009-46b]
 𧰼曰九五之吉位正中也
上九巽在牀下䘮其資斧貞凶
𧰼曰巽在牀下上窮也䘮其資斧正乎凶也
 巽在牀下其失一也九二用史巫紛若吉且无咎上
 九䘮其資斧貞凶何邪九二處下體之中為下之道
 也上九以陽剛處巽之上而下无應援資財殫竭威
 權去手雖索為匹夫不可得守此而不知變凶之道也
 讀易詳説卷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