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栟櫚集 > 栟櫚集 卷十八


[018-1a]
欽定四庫全書
 栟櫚集巻十八      宋 鄧肅 撰
  記
   栖雲日新軒
自西晉以下祝髮壞衣之禁弛於中國故四海内外江
山勝處皆釋子居之凡居寺以領衆者孰不欲峻治其
宇以闡揚此道哉凡臨事之初必躊躇四顧曰吾所有
者如何求於人者如何事成若否其利害勞逸又如何
[018-1b]
也故其決然欲為之志巳奪於衰憊不果之氣矣事豈
復有濟耶幸而有氣宇不凡斷然若將有為者又其經
營措置顚倒錯亂或急其所宜緩而後其所當先顧雖
疲精竭力亦徒自紛紛耳此敗椽老屋所以頹圯日甚
可以深嗟而屢嘆也故余嘗論天下事曰有欲為之志
者未必有敢為之氣有敢為之氣者未必有能為之才
三者備矣雖天下可宰也況一寺之小乎或闕一焉雖
八口之家亦有不充者況一寺之衆乎沙縣栖雲古禪
[018-2a]
刹也堂宇卑陋僅庇風雨蓋不知幾百年眞戒大師可
臣以百丈法居之才三年余往造焉見其翬飛棟宇屹
立寺東所謂庫院者新矣眀年過之則見其金碧相照
恍若蓮宫所謂如來寶殿者新矣越闕/
  星布機緘雷動莊嚴之勝如天造地設所謂寶藏
新矣余固信若人之竒者也且度其力必窮矣非息肩
數十年恐不敢議若事矣近年過之則又見其立殿於
藏之右以奉傳經者架堂於殿之下以居閲經者闢宇
[018-2b]
於殿之上以娯遊息者又創雲㑹堂於藏之左渠渠夏
屋可居數百衆草芥泉石之間丹雘煥然又一新也計
寺内外當不復可以措手矣而良材山積瓦甓鱗比又
若有為者因詰之對曰法堂齋㕑今雖亡恙然數年新
創巳傑立雲霄間此不得以獨卑也意必盡新之而後
巳余驚問其故曰若歲所入幾何曰聊爾求於人者幾
何曰未嘗遣化士然則斤斧之聲積今十年不絶而土
木之工鼎來未艾使遊賞之客毎見而益新是何自而
[018-3a]
然哉曰縮身節口銖積寸進亦隨縁耳余蓋知眞戒之
志之氣之才果有絶人者乃與之坐於小軒之上作終
日款師以軒榜為請予故字之曰日新蓋記所見也有
客難之曰此寺之興十八年矣眞戒之力可以唾手而
就期以一二年間無可新者後日過之無乃辜吾子命
名之意乎余曰嘻此特眞戒之餘事耳渠得法於雪峯
見聞的的出人數等故步陳迹一切掃去蓋嘗與之語
亦無時而不新也豈止創立之功哉客無以對余於是
[018-3b]
併書之靖康改元清明記
   丹霞清泚軒
邵武丹霞僧明賾作軒於其院之西中植菖蒲數種鬱
然几案間不逺數百里來乞名於栟櫚鄧某某名曰清
泚軒蓋取東坡贊語所謂清且泚是也因為之言曰洛
陽之花隋堤之柳篔簹之竹徂徠之松竒質老榦非不
可喜要之必資糞壤乃克有生是以未能脱然仙去不
離塵土間物耳獨菖蒲之生不事此粲粲怪石涓涓清
[018-4a]
泉泉石相映凜生寒風於此蒼然得意四時一色顧其
與凡草木同列哉其節如夷齊之高其韻如嵇阮之勝
其清絶如子猷之泛雪其脱洒如列子之御風其謝寵
辱如扁舟之范蠡其安淡泊如釣臺之子陵嗚呼至哉
非胸中有是德者烏能嗜此物哉東坡先生首唱此風
且為贊叙以問安否彼能輕死生傲爵禄高視四海若
無介意者獨於此切切何也蓋公所嗜之意不在菖蒲
直寄焉耳賾能為東坡之意乎明窗净几坐見古人如
[018-4b]
其不然則所嗜一草芥而已賾作字吟詩有吾黨風格
其種菖蒲而喜之意決有在也雖然願師進之法眼有
云儵然纖芥在此岸永淹畱師其無畱焉可也宣和辛
丑中秋瑞芝軒書
   沙邑栖雲寺法雨
沙邑有寶坊曰栖雲欲創寶藏修撰羅公為之唱衆翕
然從之閲五年而藏成公又捐錢百萬易經五千四十
八巻期以春三月丙辰率衆為傳經㑹就私居出之以
[018-5a]
實於藏中至斯道俗震動來者千計而天忽大雨勢不
可行乃遲一日越旦衆又集而宿雨沛然反如倒井衆
乃異之曰嘻有是哉昔戴封積薪而雨降魯陽揮戈而
日返雨暘之變端在古人指顧中耳今修撰公畱心此
舉非一日積而毎出輒雨天若不協然何也有能辨者
曰子不見今日傳經之人乎六根所接無在非塵天其
意者一雨以洗之僕對曰雨之所澤特欲沐其體耳烏
能洗其心哉辨者又曰梵書所寓必有神物䕶焉今此
[018-5b]
經畱於公久矣若不忍釋知音而去也僕又對曰公巳
生傳此印視心經如糟粕彼神物者亦烏得以去畱為
念哉求是而不得焉乃質於僕僕曰夫何事於譊譊耶
九年之水堯不得以勝之孟津之雨武王不得以止之
雨暘在天人如彼何哉然適逢其㑹誠不能不譊譊也
若關此經所得之由乎逺在西域去中夏者萬餘里非
若兔興烏逝忽然而至於前也昔三藏法師登危躡險
幽入鬼方捫腹不粒者往往繼日如此驅馳經數十寒
[018-6a]
暑僅能得之以覿中國彼其勤勞為何如哉始得以謂
之傳經今也鳴鉦伐鼔幡幢蔽空緩步齊驅僅三五里
耳若四天春霽風和日暖無苦雨以齟齬其行顧雖賞
心拾翠之徒亦得以盜傳經名矣是不亦濫哉惟霖雨
作矣則泥淖深尺摳衣以趨者往往滅足没跗故無恭
欽之心者將自怠無勇猛精進之心者將自息其有確
然不改志在必傳者必能自度曰三藏若彼之勞且不
迴顧我獨何者而變於風雨之偶然也是則因雨而去
[018-6b]
者但以傳經為名雖雨必傳者是皆至誠而不息者矣
天使傳之者必至誠焉則此㑹所得不既多乎嗚呼不
有疾風孰知勁草不有歲寒孰知松柏不有霖雨則傳
經之人誠與不誠吾亦不得而知之也而今而後乃知
是雨之作所以為修撰惠者深且巧矣故人以為淫雨
而我以為法雨也於是衆議寂然無敢容其喙者且勉
某記之某幸而知之矣敢以不才辭謹記
   一枝庵
[018-7a]
余少年喜水鑿井穴地泛溪釣月終日潺湲之樂蓋將
安焉曰水止是矣或者曰是未嘗見江河淮濟也比年
奔走道路偶皆見之汪洋萬頃茫無涯涘若風作其上
則澎湃汗漫浪高銀屋然後知余前日之喜止牛蹄泓
者耳或者又曰此亦未足以言水也是特四瀆之分耳
若大海則㑹而納之六合内外通為一流豈啻萬川而
巳哉余曰嘻有是哉余將遊焉客曰是烏能遍耶天地
之大各五億五萬五千五百里而四海為之脈今欲登
[018-7b]
窮髪遊聶耳以極無窮之觀非肉飛八極不可也余乃
茫然自失仰而嘆曰天下之景無窮而玩景之情亦無
盡也任情逐景不知歸宿其將為波流乎嘗觀涓涓之
微升於天行於地運乎千古曾無損益於此了之則當
體而足滿空之水固無異於一滴耳亦何必滄海乎脱
或不然而必欲賞之又有大於此者則將如之何哉嗚
呼豈特觀水為然耶天下之事類皆如此夏屋廣殿金
碧相照鳴鐘伐鼔食指數萬此釋氏之居也領其寺者
[018-8a]
指顧之間方袍雲集作止寢食無不可意其視安居老
人䝉頭冷坐飲水采薇無曰相萬乎雖然不能安居而
必欲領寺若以寺為未足則如之何世間輕煖肥甘迷
樓瓊屋不知幾萬等吾又安能足其志耶嗚呼芬芬鼎
烹要在滿腹沈沈府居要在駐足一庵之大固有餘地
矣又何事他求哉莊周曰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善
乎莊周之能了此意也且不了一滴之旨雖傾四海之
流不足以供其賞不悟一枝之要雖擴六合之大不足
[018-8b]
以厭其求此世士所以終身汨汨蕩蕩忘返可以深嗟
而嘆息也妙智大師美公少年學醫法造三昧稍壯則
事潛庵求西來意精進敏惠便為一時名僧若肯降志
以悦當路則巨刹名寺當盡付之師乃恬然曾不介意
是故求醫之人布施山積師盡捐之以作佛事嘗托迹
太平寺適遭囘禄尺椽不具二十年間棟宇輪奐冠於
一邑師之力蓋居其半事母最孝無愧古人忽失所恃
則欲謝醫術曰吾不復事此既畢襄奉則作庵墓側為
[018-9a]
終焉計其視同參子麗服䧺居沛然得意但知如涕唾
耳豈非了此一滴遂能安此一枝乎故余字其庵曰一
枝庵客有問曰居庵之士當以億計豈皆了此乎余曰
不然世人有才學智術不足以動人者退居茅舍蓋其
分也幸而有學問語言粗可應對又平居交遊無顯人
膴仕雖欲捨庵又將焉適此特繫焉而止耳豈皆悟此
理耶其性識超然出人倫等士夫喜師不可勝計於此
安之不有覬覦是眞了此者也雖然列子行天非風不
[018-9b]
可古人譏之蓋非無待而然者今師必賴一枝猶未脱
焉百尺竿頭當進一步師肯承當否更俟他日與師分
付師名仁美南劒州沙縣人也庵在縣之南起於宣和
之季落成於靖康之初云
 
 
 
 栟櫚集巻十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