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紫微集 > 紫微集 卷三十五


[035-1a]
欽定四庫全書
 紫㣲集巻三十五     宋 張嵲 撰
  齋文
   告成祝文
日者朝廷用本州之請襃賜廟額尋命西安知縣營建
祠宇以侈上之賜而彰神之休今祠宇告成繪塑兼畢
謹遣官奉朝廷所降書命與扁牓於祠下惟神誕膺天
子休命為一方永利以耀明其徳尚饗
[035-1b]
   祭諸廟文
皇帝踐祚之初肆大𤯝於象魏分命海隅咸修禮百神
之在祀典者謹詣良日釋奠於廟欽惟先聖誕膺天子
之丕顯休命以臨此舉也明明天子嗣服之始命我攸
司各舉秩禮奉若休命潔粢豐盛維酒既清維殽既馨
侑以明徳神其饗之
皇帝誕膺寳厯賜大𤯝以幸天下乃命徧舉秩禮以祀
於百神今兹穀旦釋奠於至聖文宣王暨從祀於廟者
[035-2a]
伏惟先師歆天子之休命以庇斯文
   謁諸廟文
凡事之在民者吏治其陽而神為其隂故能有濟也某
奉命假守此土視事之初祇見祠下凡事之在吏者某
敢不勉若夫所賴於神者則願借助焉
   謝晴文
苦雨為災籲旻天而瀝懇列真降鑒誅黒蜧以垂休躬
叩殊庭用申菲薦雖大鈞之播何有於謝生而下民之
[035-2b]
心敢忘於報本洪惟沖䕃永佑羣黎
苦淫雨之傷農懼莫逃於吏責叩真祠而瀝懇果獲祐
於秋旻載潔齋壇式陳馨薦顧施生而求報諒非天帝
之心然反本而不忘是乃禮經之意仰祈元造俯鑒丹

比縁霖雨用叩仁祠果䝉清霽之休仰荷能仁之力敢
修淨供用答真乗雖大士之救物何私而衆生之報恩
敢後願資覺䕃永濟羣生
[035-3a]
傳曰日月星辰之神雪霜風雨之不時於是乎禜之山
林川谷之神水旱厲疫之為災於是乎禜之乃者大雨
晝夜不止將害農収是用並禱於上下神祗賴神之休
解駁隂氛遂獲清霽場功既興民知脫於凍餒而吏亦
知免於戾敢不有報也惟神大庇斯民以終相之
時澤薦降已足於溝塍連日未除懼成於墊隘方涓辰
而致請忽應日以開晴豈云精慤之通苐荷神靈之况
敢易祈禳之禮用為報謝之儀伏願衆聖儲祥五緯時
[035-3b]
叙畢從民欲以就嵗功
   禜門文
古之用武者闔左闔而填之以土助隂也後世病雨者
則塞北扉贊陽也茲者天作霖雨害於粢盛爰舉舊禮
禜於北門之神惟神閉塞隂沴助成嵗功哀此農民閔
焉望嵗無俾美稼敗於將成茍獲有年嗣有豐報無作
神羞
   祭㦸矟文
[035-4a]
郡置㦸於門所以嚴警衞而備不若也祅災之興神實
司之刺史今以良日奉潔薦以有祈於神神其憺威稜
以抶祟厲宅外屛以禦神姦時惟率職無作神羞
   諸廟祈晴文
天作霖雨将害西成斯民震懼弗敢寜舍分命僚屬並奏
羣望惟神廟食此方作民庇賴掃除祲沴俾遂有秋敢潔豐
盛以謝靈貺不然将俾穡事敗於垂成乏祀匱民神其忍之
嘉穀将登衆遂有秋之望沉隂為沴居懐苦雨之憂敢
[035-4b]
殫猥𤨏之誠仰瀆髙明之聴伏願衆真洞鑒列曜垂休
召還氛祲之災畀以豐穰之慶敢忘報事仰答堪輿
雨暘之愆雖縁於氛而豐㓙之數實係乎天方稼穡之
告成苦霖雨之為沴敢祈天而有請庶和氣之來還肆
欵琳宫式陳熏薦冀真靈之俯鑒憫下土之㣲生俾隂
翳之廓除拯斯民於既病敢羞馨潔以謝生成
三日為霖九農告病憫兹嘉穀垂及築場茍滛雨之未
除豈銍穫之可望敢趨淨宇用潔粢盛伏願覺慈俯矜
[035-5a]
民瘼以大解脱力掃滌羣隂以不思議功助成豐嵗将
薦伊蒲之盛饌以修報事於真乗仰冀能仁鑒兹謝悃
   寺觀祈晴文
比以亢陽為害既䝉甘澤之施今者暴霪連宵将有墊
傷之患敢縁民病再叩仁祠道觀云/殊庭方懐朝夕之憂罔
避再三之瀆仰惟真聖亟拯阽危
   岳殿祈晴文
比以旱暵致禱羣望繼蒙嘉澤蘓活民命今兹暴雨連
[035-5b]
日復以告病仰惟明靈庇䕃嘉穀一境所賴既貺之而
又病之固神之所不忍也願垂清霽以終大賜
  銘箴
   㣲王山銘并序
距竹山縣西南三十里曰㣲口二水股分於此合流而
入都水其右發源自金州之宣漢土人謂之南江其左
發源盡竹山西界土人謂之㣲江泝㣲江而上百里而
近有二山臨水其東穹崇而崒其西蟠礴而渾厚髙
[035-6a]
皆出飛鳥外土人目為雄雌而均謂之㣲王山山之草
木藂茂豐美雲氣之所出人常以候隂晴甚驗環山數
百里皆峻巖穹谷盖龍虵物恠之所慿依也山民事㣲
王甚謹水旱厲疫之災於是乎禱之其應如響建炎四
年桑仲冦竹山境内之被害者十七八不死亡則殘破
惟避地茲山者皆得免信神靈之庇佑人也按尚書武
王伐紂載其助者曰羗髳庸蜀㣲盧彭濮人意其自是
以得封爵而遭秦焚書之後故其世家莫傳然孟津之
[035-6b]
㑹諸侯八百夫豈無大邦而㣲獨見於泰誓吁亦光矣
嗚呼㣲王之靈生於數千百載之前則能佐仁聖以伐
暴虐殁於數千百載之後猶能假天險以濟生人是宜
著在六經而獨廟食百代而不冺者也某嘗避地茲山
得免鋒刄感神之賜而慕其徳敢䖍恪拜手而獻銘曰
有㣲啓土莫究厥初佐仁伐暴乃見於書厯載綿邈羣
祀忽諸廟貎獨在威神赫如禹㑹塗山執玉萬國周誓
孟津亦來八百豈無大邦莫弗埋没有偉惟㣲獨列六
[035-7a]
籍仰彼㣲山惟石巖巖㣲王之徳惟民所瞻惟神之靈
嚴威如在曰霽而明曰雨而晦殛淫佑善俾民斯理驅
厲濯氛俾民不痗我田穰穰我稼嶷嶷風之烜之時而
澤之惟神之施歲以免疵瞻彼左山有屹其崇㣲王之
徳與地無際炎正中㣲邊塵亂夏羣盜恣睢縱横於野
穹谷宻林民無免者惟依茲山父子完安惟神之庇以
免暴殘惟依此土安爾婦女惟神之佑以逭荼苦㣲王
之仁古無與先左右仁聖與師周還拯民塗炭千古之
[035-7b]
前㣲王之仁亘古曷有恢其阻險脫民虎口遏冦佑民
千古之後我欽王徳勒銘巖阿川平山圮惟徳不磨
   孫太冲硯銘
宻而能澤似其質用而不屈如其文因物之玩以知其
人紹興丙寅三月五日銘於龜峯堂
   楊文公硯銘
宋有天下遂以文治公遇神宗筮卦得賁惜哉不終亡
禄早歲玉質之温嘗相其製後人不似𨽻圉堙替不知
[035-8a]
幾傳來入我笥質則尚然徳亦不貳從吾於簡聊以閲

   端硯銘
芒芴之初氣始融結稟雖悍堅中涵靈液琢為斯研以
輔吾筆艱難平易勿相失𤣥黒麟獲事始畢
   又銘
嶠南之秀質石徳玉萬里北來初不以足以人好之自
逺而至即好而求可知其類於研是好若曰無傷古人
[035-8b]
不云作法於涼
   致宏端硯銘
謂玉而紫謂石而温其精華發外也似其徳其縝宻不
暴也如其人夏子之硯張子之銘三君相與樂以忘情
   風字硯銘
火疾生風乃能雨從以管城先生楮輔之陳元相爾汝
置於坐上聊華子
   省箴
[035-9a]
少之時萬事惟勉孜孜以自善老之時萬事惟省孜孜
於獲免當勉而省則怠斯徳之匱當省而勉則敗斯禍
之誨惟匱惟敗惟時之㑹少者之規老者之戒
  墓誌
   陳公資政墓誌銘
陳氏本居京兆亡其世系所出後遷眉之青城至太常
少卿贈太子太保諱希亮始以進士起家官仁祖時位
雖不大通顯而受知人主知名當世號鉅人長者太常
[035-9b]
生恂為奉議郎贈太子太傅太傅生某為朝請大夫贈太
子太師皆世其業蓄徳不施鍾慶於後太師元配馬氏
贈蘄春郡夫人次配張氏贈博平郡夫人退傅鄧國文
懿公之孫也公諱與義字去非自其大王父厯官中朝
始又遷洛故今為洛人公資卓偉自為兒童時已能作
文辭致名譽流輩斂衽莫敢與抗矣登政和三年上舍
甲科授文林郎開徳府教授除辟雍録丁内艱服除為
太學博士著作佐郎司勲員外郎擢符寳郎謫監陳留
[035-10a]
酒始公為學官居館下辭章一出名動京師諸貴要人
爭客之時為宰相者横甚强欲知公不且得禍公為其
薦達宰相敗用是得罪既王室始騷丁外艱避地襄漢
轉徙湖湘間踰嶠久之召為兵部貟外郎以紹興元
年夏至行在所為起居郎遷中書舍人兼掌内制天下
以為任職拜吏部侍郎以病辭劇改禮部後以徽猷閣
直學士知湖州召為給事中駁議詳雅又以病告為顯
謨閣直學士提舉江州太平觀被召㑹宰相適不樂公
[035-10b]
者復用為中書舍人服以朝且以狀言有詔不許既謝
上諭曰朕當自以卿為内相九月駕幸平江十一月拜
翰林學士知制誥明年正月為參知政事三月從幸建
康是歲紹興七年也明年春扈蹕還臨安以疾請去凡
五請而後許以資政殿學士特轉太中大夫知湖州陛
辭上勞問甚渥且云姑遂雅志行復用卿矣於是公疾
益侵遂請閒提舉臨安府洞霄宫是年冬疾大甚十一
月某甲子薨於烏墩之僧舍年四十九訃聞贈某官令
[035-11a]
有司給葬事以某年月日葬某所公清慎靖一與人語
唯恐傷之遇有可否必㣲示端倪終不正言極議然容
狀儼恪不妄笑言世皆知其以文字擅聲當世而其謀
畧識慮自過絶於人參大政日淺每師用道徳以輔朝
廷之闕失張施措置務於尊主威而振綱紀調娯補察
甚衆平居與人接謙下甚然内剛不可犯初上流大將
項領已成宰相不善是欲去之而不果㑹其來朝見公
頗自矜大公正色謂曰藉使無若輩朝廷豈乏使耶將
[035-11b]
色沮不復敢出一語公立朝無所附麗前後官遷一出
於上上遇公甚厚而公益畏慎其為吏部侍郎實司左
選㑹有武弁與部吏私鬭不樂公者欲因是中之事聞
他日公對但具左選之在部者名數上之終不自辨喜
薦達後輩有一善必極口稱借或抑已善以奬之其薦
人於上退未嘗語人士以是慕嚮唯上益知公忠順故
倚以大用而公不幸早世有識之士為斯文惜焉公尤
邃於詩體物寓興清邃超特紆餘閎肆髙舉横厲上下
[035-12a]
陶謝韋栁之間公之外王父鄧公之季子也自號存誠
子善行草書髙視一世其書過清世俗莫知公初規模
其外家法晚益變體出新意姿態横出片紙數字得之
者咸藏去之公娶周氏某官之女某郡夫人男曰洪某
官公之母與某同六世祖視之為叔祖姑頃公寓居漢
上某從公逰質問詩文利病其後仕學公頗有力不専
為親也既葬公若干年洪謂某曰先公之墓木長矣而
銘文未立使徳善功烈不白著於後奈何願以銘屬予
[035-12b]
既辭謝不得則為取其世系行事而論次之以為之銘
其辭曰
陳氏之先蜀眉青城本自秦徙世系莫存奉常起家家
始以大官非甚達顯融於代厯官在東更宅於洛父子
傅師相繼有作蓄徳固本以厚厥垂是生哲人為世表
儀以文擅聲以徳致位考其始終無所恨愧持身清慎
體不勝衣摧折悍剛不借色辭薦士於朝退不出口一
時慕想士衆奔走厯官聞政惟上是擢毗輔王猷號令
[035-13a]
允鑠來軫方遒未晡而稅云亡之傷實深其類位雖不
窮維徳有耀勒銘墓碑來世是詔
   先夫人歸祔誌
先夫人姓駱氏為陰城著姓考諱寧鄉里以為長者族
大而子多獨先夫人生而有異外王父竒之以歸於先
君先夫人初不知書而言行皆合於道義性方重嚴恪
言笑有節終日正衣危坐不跂倚雖甚暑不釋裙襦衣
大練未嘗見體自少至老不變始歸張氏先君猶未第
[035-13b]
乃斥賣其資裝治家事斬斬有條理而夫不病其貧及
晩年遭亂某奉之以違難於四方隨所遇能自適而子
不病其養平居奉中奉君與先令人孝而禮撫寡嬸與
孤幼和而義凡族之居已上者事之必盡其敬不以其
約而簡也與已敵者遇之必適其宜不以其侈而屈也
其待卑下一切以恩義而咸得其中焉始某奉先夫人
避地上庸山間紹興二年夏盜賊寖偪遂奉入蜀寓居
於達州是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終享年七十有七方屬
[035-14a]
疾子婦黄氏謁醫致禱無所不至甚再刲其股以進而
終無益嗚呼痛哉以明年六月十六日葬於達州之北
巖始以先君遇恩封孺人安人後以其孤某升朝及為
中書舍人遇恩贈宜人令人碩人後若干年以某年月
日始克歸祔於光化軍之金山原先君之墓始至達也
先夫人以客遊食不足令某出謀仕禄是時春秋已髙
某不忍以去左右然見其神明方壯而又急於求禄以
為之養故輕違膝下不幸不數月而寢疾某聞疾馳歸
[035-14b]
已不及見矣嗚呼先夫人之存也時適遭亂不得致安
佚之養其終也坐謀餬口不得親醫藥之奉既殁之後
又不能以時歸祔祖塋使遺體神靈久旅異土不孝之
大無可自赦而猶視聽食息於世者何人也先夫人平
生不貪嗜榮貴嘗以無禍為福如某初應舉求仕皆不
以為然向使某能遵奉平日之教儕於編氓混迹於世
雖遭亂必不去鄉里離墳墓脫不得已而去亦必不久
而復又安得老親終殁而疾不侍客葬異土而久不祔
[035-15a]
者凡所以致此皆以某奉其親平生之教不謹也雖窮
天地無以釋其恨雖殞百身無以償其責固當自求滅
亡以嚴世戒而仰奉遺體終以不敢故於其歸祔也追
思遺恨泣血紀事而因著其略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