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劉左史集 > 劉左史集 卷二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劉左史集巻二
            宋 劉安節 撰
 墓誌
  宋國寳墓誌銘
永嘉宋君國寳既殁之明年卜以九月甲申𦵏於郡西
寳塘原前期弟某狀君行以書抵辟雍録張輝子充曰
某不悌不能恭厥兄天降之罰以不畀於我家今𦵏有
[002-1b]
日儻不得賢者銘以圖不朽是重某不悌之罪也况兄
於今監察御史劉君厚而執事劉所敬也若因執事以
請必得銘一日子充詣余致其言且曰若國寳銘無愧
矣余既知君又重違子充之請遂序而銘之君諱之珍
國寳其字也先生九嵗䘮其父家貧能自謀學不為異
業奪比長益砥礪為節行非其義不以一毫挫於人謹
身約用以取給有餘輙頒其兄弟之貧者平居不妄言
笑不以色假人人若不可得而親至所與交必傾倒為
[002-2a]
之盡情骨清氣肅望之可知其人也年三十六始以進
士選為台州司理参軍有告坑户疑其匿官白金者不
寔法應杖吏受賕欲寘之流君曰在法告不稱疑雖不
治可也而反坐之耶固争之壓之勢竟不為變獄無小
必躬閲不専諉胥吏所平反者甚衆嵗餘丁母憂徒跣
扶柩旋𦵏某郷偹極哀瘁廬於墓者三年服除調應天
府糓孰縣尉所部民兵獲強盗或請以躬捕為名可増
秩君曰以欺冐賞不忍為也弗聼初君嘗上書言事坐
[002-2b]
是齟齬不進故再尉㑹稽越俗率以春月競渡其費用
一切皆官為取之民嵗病其擾而在位者茍覬娱嬉方
務極奢侈府丞意喻諸邑邑例以尉皆辦至君獨詣府
條其不可者三一府閧然皆為君難之君不顧其事訖
不行大觀三年詔削黨籍君曰吾罪滌矣庶㡬伸其志
者明年夏至京師以五月丙辰卒於逆旅享年五十二
君性勁持義不茍所當為必挺然以身先至於不可介
如也不以貴賤貧富大小衆寡二其操其居家也動以
[002-3a]
法自律如在官府其在官府也事無細不察如居家焉
雖勤瘁不以為病未嘗求知於人人亦鮮能知君者卒
無愧恨意曰義如是如是足矣又何求自初任至殁幾
至二十年而官止於此故其事業不甚著見於世識者
哀之曽祖諱某/祖諱某/父諱某/君娶陳氏生男四人曰
敦仁敦義敦禮敦信皆修進士業女三人皆嫁士人季
未行其𦵏也實從母夫人兆其年改元政和銘曰
介而通察而恕儉而能施勤而不怨在位常患不得若
[002-3b]
人而用之而若人者又卒不偶以死其命也耶
 祭文
  祭婿立之
嗚呼余與汝家世為婚姻故復以女託汝終身如何五
年有子二人一初學語一方在袵汝遂徃矣彼将誰親
嗚呼哀哉予復何言瀝酒告誠涕淚潺湲
  代薛承奉祭立之
女子之生於人是倚嫁也倚夫夫沒倚子嗟爾母兮初
[002-4a]
䘮爾父家事多難将子是付子復徃矣母将疇依二弟
尚㓜嗚呼母悲嗟我曩時婚嫁初畢謂已無累笑傲終
日如何至今百累猶存皤然之翁而哭諸孫嗚呼老矣
為累滋多未化之身為之奈何
  代貫道祭姪立之
天禍我家降生百殃嵗在癸酉我兄蚤亡期月之間再
罹父䘮今汝又徃使我重傷憶昨與汝侍翁之側誨言
從容汝有倦色翁曰徃哉汝其歸息年未及壯已入老
[002-4b]
境且能乆乎有嗣為幸時余與汝雖聞此言親親之心
亦冀不然孰謂今日天不汝假追念疇昔我淚如㵼嗚
呼哀哉人孰不死汝為不遐人亦有天汝為可嗟汝母
斑白汝兒咿哇汝弟汝妹曰未室家逝去之夕對我欲
語氣出如線幾不能吐余曰吁哉其属我親予豈敢忘
猶有鬼神頷以應我去無及矣骨肉在旁環其泣矣嗚
呼哀哉汝其無可奈何兮予亦無奈汝何兮
  立之移䘮路祭
[002-5a]
聞諸古人䘮先逺日豈便於生惟死是䘏子之云亡日
近三七肉未及寒輿置他室抑又聞之子之於親惟命
是行豈其死也而異於生吾親為寕亦子之情徃以安
之勿怖勿驚
  祭丁逢辰
嗟我逢辰名家以儒不詭方士不師浮屠獨抱六經以
恢聖謨曰異此者則非我徒翕然髙門不戒而孚子如
其父妻如其夫言不茍發行不茍趨咸謂長者信哉匪
[002-5b]
誣越嵗戊辰闢多士塗羣舉經行以公應書事乃中沮
賢網之踈臨川太息失吞舟魚公曰命也歸與歸與笑
指東郊先子舊廬詩書可樂琴瑟可娯盍徃葺焉予将
隐居命二三子無棄是圖以講以問則余與俱季也早
達調官海隅綵服從侍式歡有餘天不相人冢子云殂
慈懐孔傷積憂成瘉竟以不救吁亡矣夫嗚呼哀哉日
逝月徂窀穸告期永隔幽墟曽是婚姻君之葭莩今此
長徃心焉何如侑祭以文君其知乎
[002-6a]
  祭呉助教
天之降才非徒生之人之負材終有一施昔者范蠡覇
王之師進饒於功退饒於貲惟公之初家事未治日與
其季出謀所為不有倦者孰營余私汝盍徃學余為汝
資舟車所通水泛陸馳閲嵗幾何各獲其期季以學顯
公以幹推俱爵於朝同功異宜亦既知足幡然改思卜
居東嘉飬氣自怡剛直有禮信而不疑嵗推其餘以畀
宗支鄉黨族属服其義慈咸謂五福有全不虧嗟公平
[002-6b]
生未嘗丐醫一旦遘疾乃乆弗支逝去之辰神魂欲離
猶能晏然與諸孤辭嗚呼夀矣夫復何悲惟是鄰里㳺
從有時載燕載笑既相諧熈願託婚姻以永不衰通好
未幾公疾已危遽云逝矣迅弗可追再拜柩前奠此一
巵想公精神死猶有知
  祭王正翁
嗟嗟正翁而遽然耶其一去而終不復返也耶昔公之
赴官臨川也予徃江心孤嶼餞之曰公仕矣且去鄉里
[002-7a]
其亦有私事未集者乎予不敏願寘力焉公曰吾仕矣
又何求然吾他日歸顧未有廬可居者公愛我盍為我
營之予曰唯唯公既就道余惟命匠治宫室室且
成公亦代有日予固蚤夜望公之歸以寕其居也而乃
殁於中道也耶其託我以居居成而不得寢處之也嗚
呼哀哉是月也公之子将以公之柩𦵏於西岑之原故
悼公之不復見也敬侍母親徃以薄奠祭公於新居之
正寢惟公有知其聼斯文以審我哀
[002-7b]
  祭方積中
昔公妙齡秉筆學文朝謂白屋暮而青雲如何十年挟
冊求仕抱璞以泣蔑然知巳我初見公謂才可求公亦
自信學以日修迨其不遇謂命之使公亦自疑學其已
矣吁嗟人生各有所營退必獲利進必獲名公之營身
豈云不力云胡二者而亡一得我意天理否乆則通曷
有如公竟坐此窮天不可知才不可恃公之長才命止
斯爾日没復出公歸不還登公之堂莫承公顔我酒既
[002-8a]
清我肴既潔哀以送之終天之訣
  為林思亷祭林介夫
大道之行維國求賢徃徃其君擁篲以先後世多私維
賢求國俛首有司以幸一得偉哉先生則異於是曰予
之學初不為利胡為去親千里决科丐祿升斗其獲幾
何出耕東臯入奉北堂夫豈無他而行一鄉孟子居齊
國人矜式王通河汾訟者自息施於有政是亦正人奚
其有為先辱其身維此麟經将聖之志諸儒盾矛莫䆒
[002-8b]
厥義㣲發大㫖析其異同一時諸公捨已請從嗟余晚
學寔愚不肖曽謂先生肯賜之教誨我諭我謂我宗盟
勉我以學忘其不能維是頑庸莫堪鞭策先生之教夫
敢不力尚期終身佩服不遺如何中年天奪之師嗚呼
哀哉自今以徃凡我小子孰勸孰奨考日惟良𦵏車東
馳訣祭一觴誰知我悲
  祭陳八夫人
昔我伯姊首歸諸陳不竟其夀卒從夫人夫人之初適
[002-9a]
於夏氏有子而妻寔我兄子陳為吾姊夏為吾姻眷好
之再敦夫人親嗚呼哀哉昔我佳節拜夫人夀今也則
亡来哭其柩我酒既酌我殽既陳聊以祭之嗚呼夫人
  又
嗚呼夫人而命然乎前年之春寔䘮厥夫靈柩在堂未
先大𦵏如何夫人亦繼而䘮嗚呼哀哉室家堂堂惟君
子經之營之寔夫人爾承之嗚呼今其徃矣将誰使承
之惟夫人有知其福爾子孫以慰我親姻之思
[002-9b]
 青詞
  為子孫保安設醮
天聽雖髙不疾而逺日監在下有感必通頃緣賤息之
負痾嘗瀝丹誠而叙懇頼神之賜厥疾有瘳是涓嘉辰
共陳法㑹玉虚金闕仰投蕞爾之誠風馬雲車想見翻
然而下有酒維㫖有椒維馨雖籩豆甚㣲物無以稱者
然精誠所至神其吐之乎
 經義
[002-10a]
  達瑞節同度量成牢禮同數器修法則
立法而授之侯者王也奉法而施之民者侯也先王之
於諸侯列之爵分之土豈私厚之哉代王行法於是乎
在然而人之情也逺則昜恣法之行也乆則或弊以昜
恣之人奉或弊之法茍不有人以稽正之則禮法亂於
僭擬法度壊於因循異政殊俗莫之統一而先王所恃
以維持天下者将不幾於廢弛乎是故周官之制每於
十一嵗之乆必使行人之官以廵天下之邦國達瑞節
[002-10b]
同度量成牢禮同數器修法則者凡以考正諸侯之治
故也盖瑞以合騐節以示信而用之交四鄰者也度以
度長短量以量多寡而用之以平百物者也牢禮者若
行人禮九牢之類用之以禮賓者也數器者若典命各
㫝其命之數用之以為儀者也法則凡制而用之者也
則則凡揆而制之者也夫邦國之地封疆百里比之王
畿雖曰壌地褊小然所以交四鄰平百物外之禮賓内
之飭已與夫制而用之揆而制之一皆有頼於数者之
[002-11a]
法一法不舉弊之源也則欲撫於邦國者可不考而正
之哉何則瑞節所以為交也瑞非其瑞則朝㑹有辭節
非其節則門關有禁而邦交有不達之國矣今也六瑞
之用辨其圭璧六節之物異其金竹所以達之也度量
以為平也布帛長短同而度不相若五糓多寡同而量
不相若則童子有適市之欺矣今也五度之則正其分
寸五量之容辨其龠合所以同之也牢禮之具所以禮
賓也諸侯九牢則疑於公而不成其為侯矣子男七牢
[002-11b]
則疑於伯而不成其為子男矣今也牢以命而為之禮
使之無虧焉所以成之也數器之節所以辨等也侯伯
以七為節而僣於九則異於侯伯之禮矣子男以五為
節而僣於七則異於子男之禮矣今也器以命而為之
數使之無異焉所以同之也道與時變法随俗昜昔之
所成今見其虧昔之所得今見其失虧者補之失者救
之此法則之損益有不可已者所以修之也瑞節也度
量也牢禮也數器也此法之大常所不可得而變昜也
[002-12a]
故逹之成之同之法則也此法之小變所可得而損益
也故修之大常者使之同而不可踰所以存法之善小
變者與之修而無弊所以救法之失一常一變而邦國
之法盡在是矣孔子曰謹權量審法度四方之政行焉
此之謂也雖然先王之撫邦國豈一日之積哉存省及
於五嵗則察而治之者既至於三矣書命及於九嵗則
諭而恊之者又至再矣猶以為未也於是有十一嵗之
考考之悉矣於是十二嵗之廵守察之不若諭之為益
[002-12b]
諭之不若考之為詳考之不若廵守之為大故自修法
則而上行人之事也至於廵守則王徃治焉此先後詳
略之序也然王之廵守非可遽治也是必行人考之於
先然後王乃廵之於後考之於先不為慢令廵之於後
不為罔人是故變禮樂而不從者可得而流之也革制
度而為叛者可得而討之也討流之罪重矣而先王行
之不憚者亦有行人蚤正其事而已矣是以王者之治
至簡而詳至約而博有功諸侯莫不各謹爾度以承天
[002-13a]
休無或亂常以干先王之誅書曰惟周王撫萬邦廵侯
甸四征不庭綏厥兆民此其致治之效也雖然同律度
量衡修五禮五玉此舜廵狩之日也而周官之制乃使
行人考於前期之一嵗何哉盖帝者之政富於徳儀物
少而用度省則廵之五嵗為已数矣王者之政富於
業儀物多而用度費則廵之十二為已䟽矣數者昜治
䟽者難察則行人蚤正其事以為之先尤周政之不可
忽也至於来嵗則王又考之矣書曰考制度於四岳此
[002-13b]
之謂也方是時也廵守至於十二嵗之乆而未聞以䟽
為患者盖逹法則同数器一度量諭禮禁而行人合方
氏掌交之官嵗時徃来既諭之矣至十一嵗則行人又
考之及将廵狩則職方氏又戒之以其法偹其官衆故
也逮夫法壊於後世而行人之属亦廢而不修於是諸
侯之政亂矣衛請繁纓数器亂矣兩國為之交質何有
於瑞節諸侯皆去其籍何有於法則是数法者皆先王
所以維持天下之具而乃廢弛如此宜乎憫亂於後世
[002-14a]
而欲行政於四方者猶以權量法度為心焉嗚呼使之
得行其道則仲尼之烈是亦周公而已豈不惜哉
  以周知天下之故
以天下望一人則受責為甚重以一人臨天下則用力
為甚㣲夫以甚㣲之力而任至重之天下如必身親而
後為之則列土至廣列侯至衆吾之足力有不給矣萬
民利害庶政得失吾之目力有不周矣足不給目不周
莫為之恤耶則得此而遺彼舉一而廢二為人上者幾
[002-14b]
何不負天下之望哉是故周之盛時設為小行人之職
以廵邦國之諸侯治其事故而因以察邦國之政民之
利害事之得失天時之變人治之常一皆載之書以告
於王焉是以執要之君子不必足跡接乎諸侯之境者
以有此官為之廵行故也不必目力察乎千里之外者
以有此書為之稽考故也得其人以載其書則天下之
事有不足知者矣故其職曰以周知天下之故夫故者
有所因而使然者也天下之理物無常是亦無常非是
[002-15a]
非代更與時無止先王之治豈以有涯之力而窮無止
之時萬民之事利而無害諸侯之政得而無失四時之
行順而無忤而皆出於常然者先王於此亦無所用知
矣王頒常法以授之諸侯侯奉常法以施之民可也奈
何民無常利政無常得時無常順而乖戾之變有出於
所遭之故者不有以知之則天下之不治有不基於此
乎是以先王之於邦國也必因行人使於四方以致其
察焉弔䘮恤貧補灾賛善行人之為使也萬民利害庶
[002-15b]
治逆順凶荒悖亂康樂和親行人之為書也奉使者行
人之職而書其政治者特因之而已故先之五物皆曰
令者所以遣其出也後之五物皆曰反命於王者所以
紀其歸也其出也於以同休戚王之仁也其歸也於此
察政治王之智也行人一出而王之仁智兩得焉豈不
曰法之善哉雖然行人所書特天下之故而已周知其
利害者職方氏之書也周知其治者司㑹之書也職方
者九州之圖一定之常典而已司㑹者四國之治三年
[002-16a]
之成功而已天下之事固有昔是今非而不出於一定
日改月化而不待於三年者行人之書安可略耶噫先
王既以其身當天下之任矣天下之利害吾身之休戚
也有人於此疾疢之不知視聼之不聞而人以四體為
不仁矣况以天下之利害而為人上者曽不聞知而加
恤焉其得謂之仁乎孔子曰致五至行三無四方有敗
必先知之此言其道也小行人曰凡此五物者毎國辨
異之以周知天下之故此言其法也道者先王所以治
[002-16b]
心法者有司所以紀事先王之時所以能使天下為一
家中國為一人者豈特其道足以自致哉行人之書抑
有助焉後世堂上之治逺於百里堂下之治逺於千里
彼其一堂之間且不及知况欲知天下乎
  師氏以媺詔王
任已者不足資人者有餘好大者不足積㣲者有餘天
下之理也君子於此有貴於學者豈以人固有餘於已
㣲固有餘於大哉已者人之類也資諸人斯足以成已
[002-17a]
矣大者㣲之積也積於㣲斯足以成大矣故雖以王者
之尊道隆徳偹而必資於師氏之官以媺詔之者豈不
以資人而積㣲者有在是乎媺者充實之謂也充實而
未至於光輝之大則雖媺也猶謂之㣲而已盖善之初
生其端甚㣲若火之始燃一撲之可㓕也若泉之始達
一障之可塞也有能充之則燎原之烈成淵之量自此
以成人之為善何以異此自充實之美進而至於光輝
之大則吾王為大矣自光輝之大進而至於化則吾王
[002-17b]
為聖矣自化之之聖進而至於不可知之神則吾王為
神矣夫進王於神道雖非師氏之所能而詔王以媺為
之開端者實師氏之功也孟子曰左右前後皆薛居州
也王誰與為不善茍非其人則讒謟日進忠信日退一
日暴之十日寒之有不保其萌者矣一齊人傅諸衆楚
人咻之有不能正其言者矣尚何足以成盛徳者乎是
故先王之時既擇師氏之官以詔王矣又使之王舉則
從者為是故也雖然師一也有曰太師者三公之職也
[002-18a]
有曰師氏者中大夫之職也而鄭氏乃以師氏即王之
三公失之矣先王設官以道之至者為公徳之中者為
大夫公與王所論者道大夫所詔者媺其職之小大固
不同矣故稱公以師則曰太稱大夫以師則曰氏者義
可見也然而師氏卑矣不嫌於稱師者盖善之所在無
貴賤吾知師其道而已庸詎知其人之為貴賤耶觀先
王名官之意而尊徳重善有若此者則其詔王以媺盖
無有一言之不聼者矣為師氏者而有隐衷焉其先王
[002-18b]
之罪人乎
  時見曰㑹
先王之正名賓禮豈茍然哉因時以制禮因禮以定名
如斯而已矣盖禮有出於四時之常者朝覲宗遇是也
禮有出於一時之故者時見之禮是也禮之常者在天
有時在國有經不待鎮圭之命而四方諸侯各以時至
故名斯禮者亦各因其時義以道其勤而已至於無常
之禮特出於一時之故而非素期焉者也當是時也非
[002-19a]
天子有以命之則諸侯莫知所赴然則名是禮者如之
何亦曰惟我所以集而合之者以命焉可也大宗伯曰
時見曰㑹其意如此何則朝覲宗遇四時之常禮也春
者一嵗之始猶日之有朝焉夏者萬物相見猶人之有
宗焉以春為朝則秋為夕而暮氣衰矣於此而見可謂
勤矣故秋為覲以夏為相見則冬為相辨而各歸根矣
於此而見是邂逅也故冬曰遇此四禮者皆有常期則
正名其禮豈他求哉因時而已若夫王國有可議之政
[002-19b]
侯方有不寕之變於是将合諸侯而命事焉茍俟四時
之朝而後圖之則失事之幾矣於是為壇於國門之外
而集四方之諸侯以施政教以行禁令以命征伐以修
詛盟是皆出於一時之事而非諸侯之常禮者也㑹非
常禮唯上之命然後集而為一則命名之義不可以他
求也其唯㑹之云乎書曰㑹其有極傳曰㑹之有尤㑹
之為義言㑹諸侯而歸於一也此必有以㑹之然後彼
来㑹焉亦猶嵗計之㑹凡以㑹衆要而為之總而已矣
[002-20a]
昔者孔子作春秋也内為志則曰及外為志則曰㑹時
見者雖諸侯之禮寔天子之志焉書㑹之義其亦本諸
此乎雖然㑹者君之禮也一人之事也故嵗計之㑹惟
王省之時見之㑹惟王用之考之於經盖未有諸侯而
言㑹者而春秋之時稱㑹者一何多耶故聖人列之於
經不沒其實以著其罪觀晉侯召天王於河陽則聖人
之譏深矣昔者惟王有㑹今則諸侯而㑹矣昔也惟王
召臣今則以臣召君矣故欲觀周之盛衰非他求也於
[002-20b]
㑹見之矣方其中興也宣王㑹諸侯於東都及其寖衰
也㑹不行於天子而行於諸侯又其極也㑹不行於諸
侯而行於夷狄嗚呼周至於此不復振矣此聖人所以
傷之也後之記禮者狃於所聞方且以諸侯相見於郊
地亦謂之㑹是烏知先王之禮耶
  王大旅上帝何以謂之旅
先王之制祭祀夫豈一端而已哉無事而祭者禮之常
者也有故而祭者禮之變者也禮之常者五帝固有方
[002-21a]
矣百神固有職矣欲以祭之則即其常位可也若夫禮
之變者特出於一時之故而非若無事之時為裕也舉
尊而不及卑舉大而不及小則非所以祈福於百神於
是即上帝之位而㑹百神以祭之夫㑹而祭之則衆矣
此其祭所以謂之旅也盖旅之為義猶卒旅之為旅也
昔者先王寄軍師之法於鄉遂之中五家為比則合五
人為之伍焉五比為閭則合五伍為之兩焉四閭為族
則合四兩為之卒焉五族為黨則合五卒為之旅焉自
[002-21b]
卒而下其人寡矣自旅而上其人衆矣則旅也者可名
為衆也自其無事而言之則五旅之人散而為民有至
於一人之寡自其有事而言之而五卒之人聚而為旅
有至於五百人之衆矣夫先王之制祭祀固有異用而
同義者矣今夫一嵗之常祀無事而祭者也祭青帝於
東郊祭赤帝於南郊祭白帝於西郊祭黒帝於北郊祭
日於東祭月於西以至星辰風雨之神各於其位而祭
之亦何異於五族之民無事則散而為一人之寡耶及
[002-22a]
其有故而旅於上帝也則神不可徧祭力不可徧及於
是五精之帝日星之神風雨之師凡属乎天者舉㑹於
上帝而祭之亦何異於五卒之人有事則聚而為五百
人之衆耶惟其百神之旅於上帝非其常位也則又與
夫旅之為逆旅者合矣陣而成列也則又與夫旅之為
陳旅者合矣然則先王之正名祀禮夫豈茍然而已哉
且以下士之旅言之六官之長有至於三十有二人而
謂之旅者以其衆也六官之属雖至於十有六人不謂
[002-22b]
之旅者以其寡也幽而天神明而下士而取名於軍旅
之意一皆以衆為義焉則夫旅之為衆抑又可考矣雖
然天神之祭固多端矣致道以祭謂之祀祀昊天上帝
是也偹物以祭謂之祭燔柴於泰壇祭天是也盡情以
祭謂之享惟聖人為能享帝是也類其禮謂之類類於
上帝是也造其所謂之造類造上帝是也營衞其神而
祭謂之禜日月星辰之神霜雪風雨之不時於是禜之
是也祀祭享無事而祭也三祭而異義類造禜有事而
[002-23a]
祭也三祭而異名禜之祭止於日月星辰而已類造之
祭止於五帝而已惟類於上帝然後百神皆在焉謂之
大旅者以其大於類造之祭故也記曰大饗之禮不足
以大旅大旅具矣不足以享帝則有故而旅又未若専
志以享於上帝之為大也嗚呼先王父事天神其道盡
矣無事而享所以報也有故而祭所以祈也報之所以
為仁祈之所以為義祈而旅焉則帝将百神而為之助
又所以為智也舉祀典而三善從之則先王之祀上帝
[002-23b]
其義深矣則夫宗伯之典其禮典瑞之掌其器掌次之
設其邸職金之供其版焉得不各致其職以為之輔耶
  善溝者水潄之
順則通逆則塞物之常性也乃若水之為性其勢則趨
於下而已矣順其下而導之則通而不窮逆其下而壅
之則塞而不逹是以善治水者必先度地之勢而後致
人之力以順導之故其勢若建瓴為沛然莫禦雖有阻
遏之者亦将蕩然與之俱逝矣曽何壅塞之患耶匠人
[002-24a]
之職曰善溝者水潄之此之謂也盖水之流行於天地
之間猶人之有血氣也運而不積生以之遂節而不宣
疾以之作故善衞生者必先運之使疾不生於身則夫
善經野者其可不通之使害不生於地乎是故髙下者
水之勢也我則因地之勢而導之使下廣深者人之功
也我則致人之力而浚之使深遂地髙矣則因其下地
而為溝焉溝地髙矣則因其下地而為洫焉洫地髙矣
則因其下地而為澮焉自澮至川則為尤下矣此之謂
[002-24b]
因水之勢遂為淺矣溝則廣深以四尺焉溝四尺為淺
矣洫則廣深以八尺焉洫八尺為淺矣澮則廣深以二
尋二仭焉自澮至川則尤為深矣此之謂致人之功水
之勢致其下矣人之功致其深矣則水之自遂而之溝
自溝而之洫自洫而之澮自澮而之川是皆决髙以趨
下去淺而就深者也故其流行之勢蕩然無滯雖有浮
土不可壅也雖有腐薪不可遏也歴嵗已乆而溝之為
利猶日通而不窮孰謂不善溝者能之乎嘗觀禹之治
[002-25a]
水也始於兾中於雍卒於兖率皆因水勢而導之下故
書曰九川滌源言其通而不壅也江河淮漢水之大者
也治九川如此則浚畎澮距川亦若是而已矣是以商
周承於其後雖其授田之法出於一時而溝洫之法一
本於禹詩曰信彼南山維禹甸之此之謂也若夫稻人
之為溝也特施於下地者爾然其職亦曰以溝蕩水蕩
之為義潄而去之之謂也大之為江漢小之為下地為
溝之法出乎一理則雖神如禹聖如周公旦不能逆水
[002-25b]
之性而治之况於後世者乎
  以任地事而令貢賦凡税歛之事
先王之政施報而已不施於先則野人莫治不報於後
則君子莫養經田野施職事君子所以治野人也勤四
體輸百物野人所以養君子也夫物之生於土地之間
未有不資君子之法以盡野人之力以成者夫既相資
而為用矣則吾頒地事以施於先而責其供地貢以報
於後不亦可乎以任地事而令貢賦凡税歛之事且有
[002-26a]
地斯有事有事斯有貢事者地之治也故治法不立不
可以任土貢者事之功也故地事不舉不可以令貢昔
者明王之疆理天下也知夫仁政之本必始於地法之
立是故經土地辨井牧畫為井邑丘甸縣都之制則民
有分土可致其力矣故繼之以任地事者所以為治野
人之道也任農以耕任圃以植任牧以育任虞以山任
衡以澤分為土牧園圃山澤之職則民有餘財於是乎
可責以貢矣故又繼之以令貢賦所以為飬君子之道
[002-26b]
也地事者下之職故任之貢賦者上之政故令之夫使
民任其事而上令其貢然能使樂從而不厭者是豈出
於脅廹哉制之盖有道矣土宜之法教之使知土均之
法均之使平任土之法制之使稱地利之肥瘠人力之
多寡適當其平則地事之任不患乎民之不勝矣大司
徒制其征均人土均責其貢或裁地里以適於均或當
邦賦以從其便則貢賦之令不患乎民之不從矣任之
以事而勝此民財所以裕也令之以貢而從此國用所
[002-27a]
以充也裕民充國非仁政何以哉雖然既謂之貢賦又
曰凡税歛之事何也盖上以政取謂之賦歛財賄是也
下以職供謂之貢若任農以耕事貢九榖是也税其物
謂之税若槩而不税是也掠取其物謂之歛若春歛皮
冬歛革是也析而言之其義固異合而言之其用則同
以閭師考之農貢九糓圃貢草木皆謂之貢矣而其先
曰以時征其賦則知貢與賦之用同也以司書考之掌
邦之九賦九政九事此貢賦之謂也而其終曰凡税歛
[002-27b]
者受法焉則知貢賦與税歛之用同也大抵理財之義
不一而足有曰貢曰賦者所以辨所取所供之義曰税
曰歛者所以辨所税所取之義也貢賦之征大故司徒
司書皆以貢賦為之主税歛之物㣲故司徒司書以貢
賦有所未盡者特言凡税歛以該之而已周官之時貢
賦税歛雖有異名而所取曽不過乎什一者要其實而
言之故也逮其後世諸侯侵叛莫之知止以區區之魯
而税畆丘甲田賦之法相繼而起其慢經界於斯甚矣
[002-28a]
故聖人勤勤筆之於經者其亦欲以正名而救當時之
失云耳
 
 
 
 
 
 
[002-28b]
 
 
 
 
 
 
 
 劉左史集巻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