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巢編 > 雲巢編 卷九


[009-1a]
欽定四庫全書
 雲巢編巻九       宋 沈遼 撰
  萬府君夫人朱氏墓誌銘
南新萬君夫人朱氏錢唐人世為吴越陪臣皇考以官
從王俶入朝卒京師夫人養於諸父以孝聞及歸萬君
君故大家也夫人事其舅姑與愛其宗族南新之人莫
不道萬母以為賢而萬君之兄死其妻甚少父母欲奪
而嫁之輙悲憤涕泣曰叔姒遇我恩厚又有一女我終
[009-1b]
不忍去萬氏遂不嫁及其女成人夫人為擇婚家咨謀
周至甚於已女卒得善人而伯姒年七十餘乃卒夫人
性好浮屠書終日持誦不懈或有所不通輙復能黙識
人或問夫人夫人曰我若有所記明白不疑我知其前
習也中年遂不御葷血至其終垂三十年世之所難能
者豈善縁有次第乎哉萬氏之祖善權為唐大將功盛
官顯至其下衰乃力田為生及萬君甚貧諸宗或為縣
史益晦不振夫人嘗教戒三子者曰豐衣食莫如耕祈
[009-2a]
寵禄莫如學是謂不辱其先故長子與少子服勞於家
而仲子延之為諸生其在州黨刻苦術業有名於庠校
而南新不岀進士人或語夫人延之無益生計夫人終
不信不奪其業數給其資使遊學四方嘉祐中遂擢第
調鄂州司法參軍其歸也夫人老矣延之請迎夫人之
官夫人謂延之曰吾安於鄉里不可去而汝為法官茍
以吾為念當務寛平如吾朝夕在旁也吾雖不往亦足
以為孝養矣而延之為吏精明其用法律好仁而不濫
[009-2b]
部使者交章薦寵之即其官擢為常寧令其歸省膝下
夫人喜曰汝能為吏吾死不恨矣毋以吾為累其亟治
行吾年八九十而耳目不衰汝視吾治絲枲細綴不異
少年當無憂也延之遂行治平元年十有二月甲子卒
於家年八十有三以明年某月甲子大𦵏府君名玶先
卒三子曰炳曰延之曰宜之四女嫁楊氏施氏兩元氏
皆卒二孫曰涇曰沆皆從學延之於余在州黨為友兄
弟後又於家府為屬官其持喪歸也㑹余於荆楚之間
[009-3a]
屬余為銘銘曰
嬺嬺夫人孝厥家上下宗族安且和外耕内蠶有條科
我以妙乘岀三摩仲子起家服青緺行封大邑光寵多
作善降祥理非佗刻此銘章永不磨
  張司勲墓誌銘
公諱某字隠直漢留侯七世孫紘居番陽至五代祖晟
乃自番陽徙浦城遂世仕於閩皇考尚書公始以孤童
從楊文公遊京師以進士中甲科歴官刑部郎中直史
[009-3b]
館致仕乃宅吴其卒贈開府儀同三司吏部尚書彭城
劉敞銘于墓隠直其長子也少明雋好學有器識未冠
時已卓然為成人與劉邍甫楊審言兄弟為友前輩長
者多賢之寶元中西方用兵以布衣上疏論朝政進啓政
十篇乞召對已報罷又陳邊要數萬言不能用即移書
二府以古今兵事成敗訂其是非於時雖不合公卿翕
然以為材數舉進士既不中且壯矣尚書公為陜西轉
運使范文正公鎮永興始勸公仕於是補太廟齋郎即
[009-4a]
任以為洛陽主簿葢始仕也其所操決已如老吏數決
滯訟洛陽人善之三年魚周詢拜御史中丞薦以為主
簿仁宗方開言路臺諌官盡人物之選其言執政得失
無不聴當是執政者不敢作威福陳暘叔唐子方諸公
以此顯名一時隠直在臺中乃主簿諸公皆推以為友
皇祐二年拜明堂既齋前殿矣人籍籍傳有泛恩過以
問何郯郯曰聞之公曰或傳外戚欲得節度使中貴求
為觀察使者於法不可遷将以亦聞之乎是遷也上既許
[009-4b]
之而諭於執政矣此非不蠧也何為黙然郯大懼即與
其僚請奏事仁宗愧且怒責所授言郯疑以問公公曰
某聞之以告得罪寧有憾耶明日禮成有泛恩二人者
遂不遷然上怒未已推窮且急郯亦終不言唐子方之
論温成也夜召公以決之公曰足下當言責尚何疑為
此足以塞責子方繇是被逐其所建明皆此類也執政
聞而憎之秩滿上改大理評事范公文正守青社薦公
文行乞召試學士院因請以為從事但除青州判官而
[009-5a]
已比至而文正公病且革以府事一諉之文正公從陳
州至彭門而薨公馳哭于彭門相其後事而還代歸京
師尚書將請老遂求東南官三司請以為懷寧令懷寧
劇邑也治之數月廷遂無訟而羅原茶場户歲輸茶百
萬前日之弊上茶之入三倍其次茶五倍既不足捽它
草木皆為茶以是致大賈賈不售為令者不得去及公
至始約束必得善茶其上者倍之其次不過一再倍吏
告以法且留公矣公曰使民不加斂賈得善茶何為不
[009-5b]
售民歡呼相告及期畢具是歲大賈至乃先諸場筭以
其得善貨也上下以為便僑户岀丁錢其去來不常十
年間吏不時省籍而無除遂至萬數其去者責於里胥
故任役者率破産為大害公一日按籍除其亡者六千
益新丁三之一因以聞上遂為諸縣法吏言令之圭田
五百斛請賦之公疑其不明也使訪之得田三百畆輸
有司賦其田而已自昔守令莫不然然畢取之號草頭
供輸於是通判李基聞而詣公曰君不可以獨清盍為
[009-6a]
我諭之其除者亦半因謂李曰勿廣語人使人反側無
益也二年孫長卿為江淮發運使因以親嫌罷於是尚
書公老矣乃還吴遂不復造朝臺檄趣召數移疾不行
尚書公捐館時公年及知命執喪盡禮杖而後起人以
為難終喪始還臺遷殿中丞相當國方薦公公曰親老
矣不可以久留遂得通判湖州以歸二年繁昌公卒哀
毁如尚書公之喪然隠直家故貧朝夕饘粥或不足未
始以告人治平三年入朝於是閒居十年矣今上即位
[009-6b]
遷尚書虞部員外郎王丞相珪提舉百司先諸公薦始
編定百司勅是時自陳丞相諸公薦者十二人詔賜對
便殿勞問甚渥於是子方新領三司請以為判官即權
領户部判官事户部主諸道上供金帛自慶厯時迫諸
道上供入倍常歲諸道始為敝吏不能較一歲所負至
二十五六萬前日内帑無所考質於是有詔使公覆較
以慶厯五年為凖因建言轉運使以經制為職盍以為
殿最中間不滿歲而去者以數告其代幾可以勸沮朝
[009-7a]
廷遂頒以為法而計三年之入最一百三十萬又督發
川峽所負入便錢至五十萬大計賴焉久之始正權户
部判官序其秩視提㸃刑獄在三司凡七年乃以司勲
員外郎岀知越州兼浙東兵馬鈐轄部使者率新進少
年以新法督責其下戾甚吏馳走不給事已蹈罪咎㑹
稽為大府公以樂易處其吏民吏不欺而賴以安法度
皆舉踰年徙蘇州未行又改明州明州尚書公之故治
也遺愛餘美尚在耳目人皆喜公之來公亦樂其州為
[009-7b]
易治於是詢求民隠數日之間政令一新時方病鹽法
法已過矣吏縁為姦自昌國縣置發引鋪而公私之貨
混淆不可辨其利於公者削矣公至則除引鋪使民市
於官市於官者不為定格益嚴其禁期不敢犯未幾入
緡錢八十萬既足其目而又益三百萬未閲月移成都
路提㸃刑獄自在三司固已親其秩矣三易鎮乃始逺
徙人皆為之恨且勸公辭之公曰吾辭之重得罪執政
雖然吾顛華族多豈其願也吾不敢辭陳力而已於是
[009-8a]
求對及見上上憫勞久之曰行且遷矣遂行自四明之
徙歴八月乃至部所始至務大體不以暴刻為功自熙
寧以前第五等户不徭及新法起乃岀免役錢公以為
朝廷立法本以寛民今乃賦困窮之民非上意因奏免
者十二萬户蜀民大悦㑹茂州蠻叛數日覆軍殺將進
圍汶山郡坤維騷然公與轉運使俞充行分將兵方無
事時兵常不足及是官軍多死夷兵且深入公移帥府
請與之約和以緩其來且待王師之至也帥府用其畫
[009-8b]
猶連公手札上聞已而王師至夷兵不侵軼者公之力
也先是蜀使者多循故事不閲兵仗公至成都將閲之
咸以為不可且生民心公曰吾職事也遂發視之器甲
多敝敗不可用使修完益移檄支部舉新之至是軍興
乃獲用朝廷方併州縣以充大農之財永康之廢未久
請復以為永康縣川峽道阨塞多瘴癘它時使者行部
多不以春夏岀茂州之役自三月至七月往來無朝夕
之休比官軍麤備乃還至永康感疾矣輿歸成都病小
[009-9a]
間今樞宻馮公當世候之公囑當世以後事神色不動
處生死之際若往來也以熙寧九年八月十日以其官
終于官舍享年六十二嗚呼隠直天性渾厚喜怒不形
聲色雖子弟有過未始言子弟皆化其德仕宦四十年
歴典三鎮至于奉使未嘗一罣於法亦未嘗廢一吏所
至皆稱最與人交温温若不足及臨事不茍變在三司
時左右新進假途以致要津者如奕棊而公坦然不以
為意也有文集十巻其上論朝政疏啓及論西方用兵
[009-9b]
書號慶厯先書後書又十巻藏于家曽祖諱靄仕於閩
祖諱皇贈户部侍郎考諱沔尚書公也夫人彭城劉
氏封彭城縣君為人明爽善治家公於家事一切不問
者夫人是賴先二年卒男子八人元方進士及第平輿
令中書吏房習學公事元振元憲元舒舉進士餘尚幼
女七人太常寺奉禮郎沈某著作郎郭茂恂試將作監
主簿蘇亨節太廟齋郎盧道原其婿也餘尚幼公卒之
明年喪始自蜀歸諸孤將以九月某日𦵏公穹山先公
[009-10a]
尚書之兆使來乞銘余平昔從公之游固已欽慕矣及
代於㑹稽親見其民愛隠直如父母集大衆為綵城以
障其行至數十里涕慕不使去者移日此尤可尚者嗚呼
隠直其有德君子歟乃為之銘曰
嗚呼隠直其學博矣而志不遂其德完矣而位不充或
恨其弗逢維其命之窮其達也不過為王為公建一切
之功若其德則考古人而不愧將來世而無終為能執
其中使九原可作非夫人之與其誰從
[009-10b]
  賀州推官知陽朔縣李君墓碣銘
君姓李氏諱忠輔字道舉零陵人曽大父沖生師運師
運生惟簡皆不仕至君始為諸生少時已卓然克篤術
業為不羣矣於是潯陽陶公岳方為州大儒名聞四方
君以其文辭上謁陶公大稱賞以其子妻之及冠遊長
沙造内閣李公受於幙下納顧甚厚延挹以為後進首
由是知名皇祐元年秋州薦于春官不合遂南歸與陶
商翁相善文墨志氣適其所好雖黨也然湖湘間舉稱
[009-11a]
二人有異材後商翁以戎事得官至顯達數欲引君君
獨不肯屈既老矣已困於北上乃縁恩格釋褐調鐔津
尉葢初筮也君之學為政久矣一岀其鋒上下皆推是
邑人有聆其旁舍得地中藏鏹者羣刼之至則無有也
其主訟于令君馳往捕悉獲之然視其人本非兇毒者
皆以為地中物如逐鹿耳遂釋之或謂君必案以法當
獲賞君曰彼以過聴自貽孽我安用傅致殺人以求官
終不取州猶以君不討賊為罰然部使者聞而賢之亦
[009-11b]
數有見譽者攝遷江令踰月邑大治桂林北岀興安為
靈渠自秦時疏鑿以饟嵪南而前為令者皆武人久無
政隄防鏬漏漕舟數不通復以君假令至則鋤其姦弊
民訟一清乃大完築盡復其故跡益溉其旁田疇甚多
而桂林為嵪西帥府帥潘侯夙愛其材欲致之㑹新制
八路使者得按格除吏遂調桂州司户參軍潘侯加禮
遇焉方交趾反也不數日覆三州公私騷動君為咨謀
調發所補於上者甚力蠻亦不深入當途者交章薦寵
[009-12a]
之遷賀州推官知陽朔縣事大兵南岀而邑當大道使
者傍午勞來供億羽檄日數十里君怡然不撓而益辦
然民力屈矣贏糧者道多逋亡諸令率自將上道君疾
暴下乃輿行櫛沐瘴霧疾重困至機郎已致役而氣血
殆矣復輿歸王師亦旋乃謁告以便醫數移檄而使者
惜其去輒不許卒以告歸熙寧十年冬十月辛亥終於
里第享年六十二啓手足時神色和易戒諸子力學守
約而已平生所為文章甚多其在藁者二十巻號湘南
[009-12b]
集夫人陶氏也五男曰述慎修迪修德修允修皆有學
行為良士二女嫁同郡何宗望胡敏行元豐元年十二
月乙酉卜𦵏于歸德鄉先營之右為吉兆其𦵏諸子來
乞銘以揚其先人之美余謂君能教其子以禮也夫為
之銘曰
道舉之學久已成五十從政艾且明使其當年造王庭
何愧古人建功名遭命不造誰主平獨留惠愛三邑氓
子孫美澤方大亨昭示來裔詔斯銘
[009-13a]
  東安縣尉王君墓銘
君諱岳字景申姓王氏楚彭城人景申為人剛毅少所
屈下皇考君捐館時景申尚未冠治喪哀毁如成人終
喪閉門讀書不履世故數年學大就進止屹然為古儒
者山東學士皆右之州以禮請為庠正其所教導弟子
悉有師法三薦于春官皆為舉首治平四年始登進士
乙科試秘書省校書郎以太夫人長安君閻氏年九十
求為下邳尉為吏矣終不肯小降志視其令奄奄若無
[009-13b]
物自州從事皆卑之然公卿大人使者莫不知景申為
材不以凡吏遇也不滿歲坐法免丁閻夫人之憂如禮
已除服奉母夫人條氏來湘南當途者已鄉其名矣至
即委以縣事攝諸吏乏遂有以過人者新制吏籍付於
外臺而長沙為湘南㑹府諸吏小大咸集號多士往往
為調佞以干禄其有所倚藉亦蹇傲以驕人景申處其
間有不能平多所折辱至廷叱而衆詬之其人雖慙伏
不敢荅然愾怨多矣景申弗恤也乆之調湘鄉主簿太
[009-14a]
守卬其材檄攝瀏陽令地有銀冶聚四方不逞難治而
易謗士挾姦者不得慾縱景申所辱者交攻之復免官
使者待之加厚焉雖失職然領事無間日最後補東安
尉鄙夷小邑也户不滿千室大半棲崖谷間以故無吏
事夷人不知為學景申為新孔子廟使雄壯方秋與其
令釋菜行禮上下所未識也禮成以書抵余曰使後世
有學者知是為名教主景申所存如此元豐三年太守
與三使者交薦之當遷矣暴感疾遂不可治以閏九月
[009-14b]
丙辰卒享年四十有六卒之前日吏直於東廂夜半忽
驚寤見景申騎馬張盖從者騶呼甚盛奔岀從之已不
見及病且革矣噫景申其窮歟其材與氣終不一申而
沒地也使世不偷儒以茍為得者亦有激乎曽祖乂祖
改皆不仕考尚賔官至尚書虞部員外郎母夫人條氏
夫人莊氏一男日淳一女尚幼條夫人時年八十有二
拊其尸慟曰人不復知我子為孝矣載其柩歸葬于某
鄉某之原某年某月也余方客於湘中景申以余為相
[009-15a]
知其死也囑其子來乞銘曰先人之治命也為之銘曰
嗚呼景申既剛克仁生不得奮其志死將為神吾知其
輔善夭淫上相蒼旻終不傅木慿石以要羶葷後有神
靈之興者知為府君十世之間考斯文
  福昌縣太君李氏墓銘
夫人姓李氏江寧上元人曽大父𢎞義大父潜江南有
國時以公族為達官至皇考文覽始入天朝擢進士科
任武昌軍節度掌書記以卒夫人事父母孝處宗族和
[009-15b]
皇考君愛之始笄矣將慎選其配以嫁焉乃得蔣侯侯
世儒者家衡陽甚窶從學四方及成昏依李氏未去兄
子偕省其世父也將西遊京師無資以治嚴夫人為釋
金條脱以賜之直十餘萬錢偕由是能成就其業決科
成名卒以母事夫人其升朝請于朝廷封賛皇太君蔣
侯以明道三年登第夫人事之猶其父也内外屬因夫
人悉充滿其不足侯含德不耀卒於光山從事今贈官
為工部侍郎夫人春秋壯止一子曰僅乃端居閉門獨
[009-16a]
以教子為事僅載就舉有司輙不利遂以宫苑補太社
郎令為朝奉大夫其始通閨也復進封福昌縣太君夫
人老矣不復治家事棲心竺乾道大夫從仕上下篤行
誼謹法律能保其禄位者夫人之教也熙寧八年簽判
道州侍夫人于北堂八月微感疾是月晦召大夫婦孫
戒敇家事不茍生不怛化奄然而逝享年七十有八一
子即大夫君也二女已嫁孫八人曽孫二人後當某年
某月歸𦵏歴陽趙唐之先塋從吉卜也大夫乞銘於余
[009-16b]
謂可考信於後世者余豈誣乎哉為之銘曰
嬺嬺夫人妙德柔嘉作配哲人允宣厥家母道三紀慈
祥惠和安輿朱轓天澤載加子婦順承孫曽衆多含飴
玩綵綏我壽遐天有五福既備不頗人有三從協于寵
華歸𦵏先塋生死可嗟勒銘幽宫終古不磨
 
 
 雲巢編巻九


關中勝蹟圖志 南方草木狀 荊楚嵗時記 北戶錄 桂林風土記 嶺表錄異 益部方物略記 岳陽風土記 東京夢華錄 六朝事迹編類 會稽三賦 中吳紀聞 桂海虞衡志 嶺外代答 都城紀勝 夢梁錄 武林舊事 增補武林舊事 吳中舊事 平江記事 江漢叢談 閩中海錯疏 蜀中廣記 益部談資 顏山雜記 嶺南風物記 龍沙紀略 臺海使槎錄 東城雜記 遊城南記 河朔訪古記 徐霞客遊記 佛國記 大唐西域記 宣和奉使高麗圖經 諸蕃志 溪蠻叢笑 眞臘風土記 島夷誌略 朝鮮賦 海語 東西洋考 職方外紀 赤雅 朝鮮志 皇清職貢圖 坤輿圖說 異域錄 海國聞見錄 唐六典 翰林志 麟臺故事 翰苑羣書 玉堂雜記 宋宰輔編年錄 祕書監志 翰林志 禮部志稿 太常續考 土官底簿 詞林典故 欽定國子監志 欽定歷代職官表 州縣提綱 官箴 百官箴 晝簾緒論 三事忠告 御定人臣儆心錄 通典 唐會要 五代會要 宋朝事實 建炎以來朝野雜記 西漢會要 東漢會要 漢制考 文獻通考 明會典 七國考 欽定大清會典 欽定大清會典則例 欽定續文獻通考 皇朝文獻通考 欽定續通典 欽定皇朝通典 欽定皇朝通志 元朝典故編年考 漢官舊儀 大唐開元禮 謚法 政和五禮新儀 紹熙州縣釋奠儀圖 大金集體 大金德運圖說 廟學典禮 明集禮 頖宮禮樂疏 明臣謚考 明謚紀彙編 明宮史 幸魯盛典 萬壽盛典初集 欽定大清通禮 皇朝禮器圖式 國朝宮史 欽定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欽定南巡盛典 八旬萬壽盛典 歷代建元考 北郊配位尊西向議 廟制圖考 救荒活民書 熬波圖 錢通 捕蝗考 荒政叢書 欽定康濟錄 歷代兵制 補漢兵志 說郛 第七冊 玉芝堂談薈 元明事類鈔 儼山外集 古今說海 第一冊 古今說海 第二冊 少室山房筆叢正集 鈍吟雜錄 古今同姓名錄 編珠 藝文類聚 第一冊 藝文類聚 第二冊 北堂書鈔 龍筋鳳髓判 初學記 元和姓纂 白孔六帖 第一冊 白孔六帖 第二冊 小名錄 蒙求集註 事類賦 太平御覽 第一冊 太平御覽 第二冊 太平御覽 第三冊 太平御覽 第四冊 太平御覽 第五冊 太平御覽 第六冊 太平御覽 第七冊 太平御覽 第八冊 太平御覽 第九冊 冊府元龜 第一冊 冊府元龜 第二冊 冊府元龜 第三冊 冊府元龜 第四冊 冊府元龜 第五冊 冊府元龜 第六冊 冊府元龜 第七冊 冊府元龜 第八冊 冊府元龜 第九冊 冊府元龜 第十冊 冊府元龜 第十一冊 冊府元龜 第十二冊 冊府元龜 第十三冊 冊府元龜 第十四冊 冊府元龜 第十五冊 冊府元龜 第十六冊 冊府元龜 第十七冊 冊府元龜 第十八冊 事物紀原 實賓錄 書敘指南 海錄碎事 古今姓氏書辯證 帝王經世圖譜 職官分紀 歷代制度詳說 八面鋒 錦繡萬花谷 古今事文類聚 第一冊 古今事文類聚 第二冊 古今事文類聚 第三冊 古今事文類聚 第四冊 古今事文類聚 第五冊 記纂淵海 第一冊 記纂淵海 第二冊 記纂淵海 第三冊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群書會元截江網 全芳備祖集 群書考索 第一冊 群書考索 第二冊 群書考索 第三冊 古今合璧事類備要第一冊 古今合璧事類備要第二冊 古今合璧事類備要第三冊 古今源流至論 玉海 第一冊 玉海 第二冊 玉海 第三冊 玉海 第四冊 玉海 第五冊 玉海 第六冊 小學紺珠 姓氏急就篇 小字錄 雞肋 六帖補 翰苑新書 第一冊 翰苑新書 第二冊 韻府群玉 純正蒙求 氏族大全 名疑 荊川稗編 第一冊 荊川稗編 第二冊 荊川稗編 第三冊 萬姓統譜 第一冊 萬姓統譜 第二冊 氏族博攷 喻林 第一冊 喻林 第二冊 經濟類編 第一冊 經濟類編 第二冊 經濟類編 第三冊 經濟類編 第四冊 同姓名錄 說略 天中記 第一冊 天中記 第二冊 天中記 第三冊 圖書編 第一冊 圖書編 第二冊 圖書編 第三冊 圖書編 第四冊 圖書編 第五冊 駢志 山堂肆考 第一冊 山堂肆考 第二冊 山堂肆考 第三冊 山堂肆考 第四冊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