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祠部集 > 祠部集 卷三十四


[034-1a]
欽定四庫全書
 祠部集巻三十四    宋 强至 撰
  祝文
  皇帝登寶位告諸廟祝文秘書省/請作
荷慶基之託踐皇極之尊祗率先猷敢忘遺命用孚神
聴其體予𠂻並薦吉蠲遹來顧享
  南郊禮畢祭神祝文
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祭于某神國家以上帝訖饗人
[034-1b]
神均慶凡在祭典徧秩明祀神其歆承以對詔意尚饗
  明堂前祭告千里内諸神祠祝文
國家嗣聖享禮物具庀辛月維吉将展熙事事預孚神
聴宜有以相之尚饗
  扁鵲神應公廟挂牌祭告祝文祕書省/請作
神以醫妙前世實為後世之頼天下之言脈者必稽焉
昔我文考曰嘉遺功追進公爵肆朕纉極不敢怠先帝
之命令新厥廟榜而致祠於神聿來歆承永孚庇於後
[034-2a]
人尚饗
  泗州龍王祝文
告于某神曰惟泗介淮汴之間以為州今二水交激幾
圮城堞勢遂不已則州民之命未可保也刺史憂民之
憂以告神神職在水事宜察刺史之憂以為民之福使
水平堵廟食無愧尚饗
  代祭水平王祝文
告于某神之靈曰農訖力于甽畆苖未暇穫而雨乆不
[034-2b]
止疲農之力殆敗於垂成則國之租税與神之享祀將
無以供給神食此土見民之急而必加救焉使陰霾廓
然農得以歛穫永永廟食宜無愧也敬獻牲羞伏惟尚

  贈司徒兼侍中龎籍祭文祕書省/請作
維靈以耆徳碩望為時宗臣嘉猷偉謨實相先帝還印
綬以去其位賜几杖以休於家進退大方始終一節吁
嗟故老不及體貌於生前稽案舊章猶得哀榮於殁後
[034-3a]
𦵏車云邁奠觶爰傾爾其歆承體厥嘉悼尚饗
  贈侍中許懐徳祭文祕書省/請作
贈侍中許某之靈嗚呼惟左右臣衛甞一日勤王家及
其死者猶悼以恤矧有自踐行五迄統禁旅始終㳟瘁
垂五十年予思及勤莫此為乆今祖爾殯特深朕悲尚

  淑妃董氏贈祭文祕書省/請作
故淑妃董氏以柔明之範為後庭之率以静端之性謹
[034-3b]
中閨之承允執婦順參基王化聿懐内助曷忘永悼猶
有彤管可鑑媺蹟故夫四妃之號亞后之寵所以極哀
榮之典而且慰吾懿主之悲也爾其歆承祗我休命尚

  祭潘太保文
惟靈資畧沈毅為時虎臣乆次環衛終始一節某頃與
公子甞聨官局今邑境之内攢柩在焉敢縁子契以致
薄奠伏惟尚饗
[034-4a]
  祭青州劉元瑜待制文
學有淵源志存廖廓憲府横飛霜秋一鶚正論所擊姦
邪膽落其佐大農慮精器博金穀坐計毫釐較若屢典
劇州憲平俗樂聿來帥青自有方略勸其民人載勤耕
鑿束其吏兵無敢驕矍惟厥仕官淹速誰度始驟中緩
終止延閣用不及境舟藏夜壑青人哭之聲動城廓士
林之嗟才豐報約追惟昔游慈恩宴醵三紀於兹年契
所託迸淚朔風寄哀㝠漠庶幾歆承亦有肴酌
[034-4b]
  祭左藏韓則順文
徃來塞上協濟疆事暑行遇疾遂報不起子㓜室逺孤
魂異地後事之責庶幾盡力瀝酒以告其無有憾尚饗
  祭文學陸先生文
維年月日具官某謹以清酌庶羞之奠恭然于故杭州
文學陸先生之靈某辱先生諸孤命輒以不工之銘汙
先生墓石道盛徳衆有所漏而不盡紀縱紀之又才弱
辭俚將不能暢其美于無窮而取貴于後世是未足為
[034-5a]
先生報而適足負先生也某時以少年出窮巷鄉黨無
知而禮之者先生一見獨忘其齒之尊納以為上客日
規月誘其後意未有一日而不繼前事者既而某得薦
於鄉得第於廷州以掾於縣獄以令於民莫不去受先
生教而歸拜先生賜也前年來京師先生飲以别徹酒
把袂眷眷有不忍分之色今某官此而先生死且𦵏矣
不得泣送先生之柩見其入於土中某之恨何時可已
耶尚饗
[034-5b]
  祭致政薛郎中文
嗚呼徳業涵演氣質渾厚百未一施竟虚其有眡如涕
涶省郎州守時弗我用矧曰冠綬褫之以歸日縱杯酒
人琴俱亡已則不朽君有仲氏毋䘏于後尚饗
  代馮内翰祭田樞宻文
天故生公其必為時道徳之積仁義之持不暇公年乃
奪其施人事可悼天理可疑公未入官曠懐萬世孰成
於治孰敗於弊涵飬閎肆奚發科制人始知公志在康
[034-6a]
濟帝嘉奏篇策公臨軒筆應大問江河倒源講始見本
擿弊至根人乂知公不獨有志而且有言華纓長裾陟
䧏清禁言必允蹈重亦自任正論所激諛口隨噤四海
之歉利津未浸乃使三司乃副樞使兵哺邦蓄既富不
匱民足戎贍仍縮不肆匪唯志言又驗行事行乗大均
峩冠中階以公取之如探諸懐寒暑之沴生理有乖霖
雨弗作樞躔竟埋人之悲公止以不相若某之悲夫豈
有量姻好之末矧託無状瀝酒叙哀庶公來饗
[034-6b]
  代王尚書祭賈魏公文
初公以教帥太學生其後以經術講禁中始知公道徳
文學之藴充然其閎以茂也已而長臺府登皇僚秉鈞
制樞而百工以職四夷以寧又知公經濟輔弼之業自
任乎其重而有餘裕也公之去魏某實承其後聞三撫
魏人而一煦以恩魏人徳公若赤子之愛慈父母訃至
之日塗驚巷嗟或老㓜相持以類然後益知公恭已施
人其佐天下之大而臨夫千里之内其政之所施得民
[034-7a]
心若此其固也嗚呼起儒服至台衮始終無一毫失道
公其賢矣乎出入將相餘二十年六換節旄而卒公享
大國勇骨强體幾以壽終公其具福而無憾矣乎其所
以南望而致哀一奠者徒以為國惜老成人而且慰魏
國之悲公爾尚饗
  代祭范資政文
惟公先識逺業發於天資再命京寺言高位俾書抵相
府琅琅厥詞謂治先急育才練師位晩自得言十九施
[034-7b]
飛緌諫聫鋤姦救疵作尹京邑權豪沮衰讒口狺狺構
成駭機公足一蹈顛䟦弗支朝為大尹暮從小麾旁顧
驚惋公甘若飴既黜而寤詔㫖趣歸西戎㓂邊兵要執
持朝廷議才曰公是宜敵聞公名膽縮魂飛相戒以退
無干公威凱歌言還參貳衮司欲主堯舜期身臯䕫功
業未竟太平始基案此下/原本闕
  代祭張宻學文
嗚呼厥有木焉材堪棟梁而他室是用不克搆乎明堂
[034-8a]
與夫賢人器也經綸而官止近侍不及秉乎大鈞可同
悲而共辛噫明堂之不搆豈木之陋實掄材之弗偶大
鈞之不秉豈賢之病實有生之弗慶惟公業履純正材
謀偉奇鼎司衮章陰實與公期宜而弗為其命也歟俛
惟孱弱姻婭是託泣遡西風飾疎酒薄聊一薦於由𠂻
慨哲人之不作尚饗
  祭俞户曹文
嗚呼愎姦顯榮而端善梗閼不仁永年而仁反夭奪嗟
[034-8b]
嗟叔微而止於斯若壽與夭其偶然歟將籍已素定而
不一可移魂也莫詰孰平予悲頃愚與君同旅京國予
負宿狂奏書自直時乆不報相視以惻既而洒然喜動
君色春風鮮鮮遊騎並鞭秋月娟娟飲㡌對偏君朝顧
我我暮君邊一日少濶惄如經年富者逺貧奚啻避㓂
君獨親我忘已之富寒餓水火將蹈而就繄君出力援
手以救始君調官版掾赤城君出銓門予賀以迎廣文
鄭䖍有唐先生猶昔官此實為君榮未幾東下我送於
[034-9a]
野餞壺欲傾别淚盈把躊躇道旁意不忍捨都門獨歸
凄然匹馬南望寫懐兩寓音書曽未我答君纒中虚賀
客旅踵弔賔在廬哀樂反覆止於月餘訃音初聞駭怛
幾絶厚徳未酬胡然永訣殮不哭棺殯不臨穴一慟寝
門心焉寸折將盛以奠寄哀以辭嗚呼叔微知乎不知
尚饗
  祭崔郎中文
嗚呼一府衣冠莫盛北門君實貳尹質厚氣渾羣處公
[034-9b]
議言寡出口静固宜壽胡然獨否服金餌石結憤蓄懟
發而為疽徃徃在背云胡不然而有斯疾以迄不起終
莫之詰不鄙謂予可以託孤予受所託罔有弗孚瀝酒
叙哀魂知矣乎尚饗
  祭齊郡君文
惟靈禀生徳門静柔令慈作配君子母婦是師貴而從
夫顯封是宜象服魚軒庶永壺彛如何奄忽遂隕淑姿
樽酒肴蔌侑哀以辭魂克不昧其顧歆之尚饗
[034-10a]
  代開封府知府推判官等祭安國夫人文
嗚呼夫人之生慶門淑姿於赫元宰曰嬪其室婉婉其
從祗祗其慄為婦伊何祭職不失為母伊何徳均以壹
爵徳夫尊克成厥家大國斯封象服載華被躬者翟飾
首者珈間朝中宫前導後遮命婦孔羣班莫我差遘疾
素秋游神紫霞露濕銘旐風凄𦵏笳宗族號送爰百其
車奠筵相望道途咨嗟生榮沒盛魂其知耶伏惟尚饗
  行狀
[034-10b]
  龍圖閣直學士朝散大夫給事中充同羣牧使兼
  知審官東院權發遣開封府事上柱國隴西郡開
  國侯食邑一千二百户食實封四百户賜紫金魚
  袋李公行状
曽祖守澄皇任開封府襄邑縣尉祖珣皇贈殿中丞父
陟皇任尚書屯田員外郎累贈尚書尚書公諱中師字
君鍚姓李氏其先博平人從徙魏之内黄又徙京師今為
京師人公㓜孤能自刻苦過成童已與鄉貢既冠中景
[034-11a]
祐元年進士第類得補幕職便母夫人邊氏飬俛就廣
徳軍廣徳縣主簿為令者鄙一縣頼公以治居無何以
母䘮去官服除用制置發運使舉以真州軍事判官監
蘄州蘄口鎮都鹽倉課上改大理寺丞知開封府鄢陵
縣㑹嵗旱詔案苖免租其佐不問可否一切欲免公曰
被旱有淺深奈何一切免也止蠲其可免者民憤且率
衆訴府反劾公公鈎得倡者即致之罪由是民吏率服
而尹亦以此知公才也已而僻公管勾本府檢校庫宰
[034-11b]
相薦公文章召試入等充集賢校理判太常院又判登
聞鼓院遷殿中丞提㸃府界諸縣鎮賜緋魚袋又遷太
常博士時屬邑多盗吏不時獲公為設方畧躬自督捕
而盗悉就縳朝廷議加一官以賞公勞公辭曰此提㸃
職爾冐賞可耶遂已入三司為度支判官大享明堂恩
轉祠部員外郎淮南轉運使改刑部員外郎復為判官
度支遷兵部員外郎使契丹還授河東轉運使面賜三
品章服改工部郎中召拜三司度支副使遷刑部英宗
[034-12a]
即位又遷兵部尋除天章閣待制陜西都轉運使改諌
議大夫始至兵部不卒嵗公駭因籌所以轉給及去知
澶州陜部之蓄已足知數年矣澶當北使徃來之道乃
城庫不壯公曰此不足自衛且無以夸鄰國遂増築侈
舊加甕城其上時出按役城成莫不如古制後北使過
果驚顧發問按伴以非在設備特體勢適然為對北使
亦稱善嵗滿入判官部流内銓三班院又判太府寺今
上即位遷給事中京東歉徃安撫一路使還留守西京
[034-12b]
先是雒吏恬於慢令官逋省悵至有十數嵗未追而不
發者公至即追而立發之無一敢緩者嵗率三進牡丹
又府例以百花名會然花費一出民間每進花及會作
花價必翔貴民苦嵗市公亟奏罷之會亦尋廢入判都
水監權發遣三司朝廷以公治雒有素且聞雒人之請
特除龍圖閣直學士復守西京初雒中旱開府日雨輒
大作都人喜目其雨曰隨車一日甘露降園亭取而食
之如蜜寮佐議以瑞聞公曰嵗穰物和民不受敝乃瑞
[034-13a]
也此何足道於是議者慙而止適辛亥役法下公善究
立法本意即推行之最為天下先而天下之行新法者
亦莫不以河南為準公前後守雒嵗輒大稔或去或旱
暵風雹隨起為政務先惠愛故所至必治而其去必見
思也召歸充羣牧使兼知審官東院久之開封尹以事
出境上命公權領府事早作聴斷日過中已庭無留訟
未幾感疾疾且革猶條未决事以屬幕府翌日遂終羣
牧之正寢熙寧八年閏四月十四日也享年六十一公
[034-13b]
屢試要劇無一不修舉大用謂在朝夕及其死也物論
尤為公惜公性仁氣温平居與人言唯恐忤物及當官
處事苟一决於心雖羣議旁撼不動也即有可聴隨改
不吝若勤職奉法不以一毫私已特出於天性爾初陳
丞相執中居守南都公年妙韻爽一見公於學即許以
逺到及讀公所業復以早成期公他日卒用丞相薦得
帖職後果至近侍丞相薨始不得美諡公力争於朝遂
改諡㳟君子以丞相能知人公為能報知已也公博學
[034-14a]
善屬文復喜言當世事仁宗朝甞著十三策號曰禆治
以進天子以為善䧏璽書褒諭後朝廷有所更為徃徃
多如所論者長於歌詩頃使契丹徃還得詩百篇當時
殆為絶唱凢著文集奏議五十巻藏於家未始輕出示
人故人亦罕有見者筆札尤妙得徐浩體濟以清勁遂
自成一家孝子之得銘先墓者獲公書石始以為慰幸
公累階朝散大夫上柱國開國隴西爵侯食邑一千二
百户食實封四百户初娶劉氏再娶吕氏封延安郡君
[034-14b]
故相申文文靖公之孫翰林侍讀學士諱公綽之女相
成以法度蓋有内助焉生一男持正太常寺奉禮郎亡
女一尚㓜餘皆嫁良士真州軍州推官羅浹殿中丞張
規同州朝邑縣令張宰大理寺丞晏元靖光禄寺丞吕
之問國子博士陳世脩其婿也卜以今年五月某日𦵏
公衛州新鄉縣貴徳鄉戒海里合劉氏之穴某實佐公
羣牧因得狀公厯官行事以獻能文宗公求銘公墓云
謹狀
[034-15a]
 
 
 
 
 
 
 
 
[034-15b]
 
 
 
 
 
 
 
 祠部集巻三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