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端明集 > 端明集 卷三十七


[037-1a]
欽定四庫全書
 端明集巻三十七
             宋 蔡襄 撰
  神道碑
   光禄少卿方公神道碑
方姓周方叔之後東漢紘避地丹陽因居歙縣世為豪
長唐泉州刺史取述者紘之苗裔歙睦最近公之六世
祖唐季之亂由睦州徙家泉州興化縣曾祖諱京仕偽
[037-1b]
唐為清源長史祖諱守禋漳州漳浦縣主簿有詩三百
篇曰仙巖集父諱鼎太平興國初陳忠順王以其地歸
朝廷即泉之莆田立興化軍又徙為莆田人累贈工部
侍郎公諱偕字齊古少聰警十四能為文詞薛公奎知
縣事公以文見薛意其少年倩詞於人延坐令作賦一
篇立就薛公器其逺至二十進士及第授温州軍事推
官校其州之進士州守以客不私託公曰貢舉無容私
出之守導客訴于監司覆校不私守以是免罷歲大饑
[037-2a]
民有欲𨽻官軍以就廩食而兵有定數吕公夷簡為提
㸃刑獄公白之曰温民饑且死勢將聚而為盜豈若署
壯强以尺籍且消患於未萌而公私交利乎吕即移文
於州縣㸃七千人再調漣水軍判官部有浮屠人曰婁
道者能以術却寒暑驚眩民俗所至受施金繒無量其
徒以高貲為姦横公密捕一夕輒病死沒入其財而逐
其黨轉運使梁楚聞公材能每委以難事因而保薦代
還吏部銓將上舉者姓名或諭公曰保章固多宜置梁
[037-2b]
楚宰相之所甚惡者公曰梁知我者倖遷而置之吾不
為也及績最上中書丁謂果沒之又為汀州軍事判官
唐公肅使福建建之建安訟日數十百命公權涖旬月
之間至於閒靜縣筦茶山先社集民數千噪山谷中助
達陽氣以發茶茗公名害吾農時而作無益耶是歲不
用後亦遂止丁侍郎憂去官外除改著作佐郎知福之
福清吏質衣以自給人至今頌之徙監南劍州石牌場
月入白金三萬兩就遷祕書丞乆之徙知資州資陽縣
[037-3a]
遷太常博士未行喪太夫人行服景祐二年遷尚書屯
田員外郎御史中丞杜公衍判審官院與公無雅故因
視閥閲曰唐公高潔於人少可今力慰薦如此子之才
行可知巳㑹被詔舉屬官即乞公殿中侍御史朝廷以
實無資歴不如詔又請御史裏行其官乆廢罷之杜公
奏曰臣所知者無如方某即不如例願令他官舉薦於
是除推直官雷孝傑知代州貪贓不法屢鞠失實公馳
驛徃劾即正其罪還見賜緋衣銀魚澧州逃卒從民李
[037-3b]
某就傭而歉其直遂誣其家事摩馳神歲殺十二人以
祭州捕其族三百人薦棘於州門獄乆不决詔遣治之
公詰之曰必得被殺者主名乃疏其姓氏鄉縣移問所
疏或存或亡悉有根柢無見殺者告者伏法御史知雜
事龎公籍薦為殿中侍御史裏行二年即眞命又遷侍
御史使南都降慮獄囚時鴻慶宫災將議脩覆公引漢
唐罷原廟故事疏勿復治以答天戒元昊叛邊寇塞門
寨鄜延路副都部署趙振閉城不救塞門沒賊大帥言
[037-4a]
振畏懦當寘於法公將命按問振以逗撓其當棄市公
入為上言振兵衆寡不敵出亦為餌矣振得不死流竄
改開封府判官時西兵未解軍資百出取辦臨時民苦
不聊朝廷遣使四出以安撫之公徃江南東西陛辭之
日曰民所甚急者行而後奏事大而緩者請以須報庻
乎惠澤速逮於下也比至去貪暴薦循良數十人平寃
死决滯訟威動所部先時轉運使第民産高下給以乳
香令其輸絹民輸之絹而吏奪其香率空手去三司出
[037-4b]
綿綺之類下州郡鬻之促期斂錢而帛無所用公一切
罷絶而上其為害之狀轉運使坐免其恤民疾宣風㫖
率多此類入為三司判官使契丹復命拜兵部員外郎
兼御史知雜事判大理寺賜金紫糾大臣之不循禮法
者數人九十六日擢副三司度支是時江淮發運使與
諸路轉運使事皆違異歲漕闕其舊常除公天章閣待
制充使江淮東南乃辦發運以近侍處之自公始也移
知杭州杭於吳最為繁穰公時與賔從載酒殽鳴絲管
[037-5a]
周遊湖山之間牒訟至前談笑遣之若無可為治者二
年未嘗有畱獄遷刑部郎中以疾得太常少卿分司西
京祀明堂恩為光禄卿歸休里閈至和二年七月二十
七日終于家年六十四詔中使賵贈明年正月八日𦵏
侯官村之靈隱山公嚴明潔亷察民情數民事尤劇益
以精敏其下少欺必擿之惕惕畏伏在三司開封每議
刑平獄鈎簿領通財利率有條理後以為法性樂人善
汲引後進常若不及生平所任保二百餘人多顯達者
[037-5b]
尤善飲酒遇酒聰明過於常時知福清吏乗醉白事明
日覆之吏隱其一公曰有某事在吏叩頭謝使契丹其
主酌大金瓢屬之曰此所以侑勸也公不辭酌之契丹
大驚喜遺以名馬號其器為方家瓢云母王氏贈太原
郡太君妻陳氏封安定郡君故祕書丞諱靖之孫女也
子四人浹漳州長泰令洽守將作監主簿早亡沃太常
寺太祝澤郊祀掌坐女七人適劉孝先陳勵王拱並進
士宣州涇縣尉鄭伯齋福州連江縣尉李昭文二人尚
[037-6a]
幼浹既克𦵏乃以書載公之官籍拜除卒𦵏之歲月請
於某曰先君之於法有碑其文將誰託乎某謹序而銘
之曰
任職於朝志不上屈作政于藩勢必己出臨劇以簡明
謹惟刑為利以寛矜恤惟民要望是更法從之聫何命
之嗇疾其末年夀兮必終徳則滋乆銘以著之唯公之

  墓誌
[037-6b]
   太常博士致仕胡君墓誌
胡氏世居長安詢為唐兵部尚書其孫韜因亂畱蜀為
偽蜀陵州刺史蜀平歸京師終衛尉卿於君為曾祖生
泰州司寇參軍諱脩己卒𦵏海陵司冦生寧海軍節度
推官諱訥贈太子中允博學善屬文吕文靖公夷簡嘗
薦其書備修國史君其長子也諱瑗字翼之少有氣節
顓意經學兼通律吕之法力貧以撫兄弟之孤愛義良
厚景祐中范文正公仲淹上言君知古樂召見論樂拜
[037-7a]
試祕書省校書郎康定初元昊寇邊陜西帥以辟為丹
州推官後移密州觀察推官丁父憂舉其族之亡於逺
者九喪歸𦵏服除遷保寧軍節度推官治湖州州學又
召教授諸王宫病家辭免遂以太子中舎致仕泛恩改
殿中丞驛召㑹祕閣議樂除大理評事兼太常主簿尋
復解罷歲餘授光禄寺丞國子監直講仍與議樂樂成
改大理寺丞賜緋魚嘉祐元年遷太子中允充天章閣
侍講既而疾不能朝拜太常博士還官政從其子志康
[037-7b]
杭州節度推官以就養四年六月六日終于杭州享年
六十有七明年十月五日𦵏於湖州烏程何山之原母
隨氏贈京兆縣太君娶王氏封長安縣君有子三人志
康進士及第志寧志正皆力學長女婚大理寺丞滕希
魯次進士王伯起季女尚幼孫守約君孤進所立不恤
權貴義以自信本朝承周用樂其聲高不合中和太祖
皇帝嘗詔下一律而未遑制作天子知樂命李照等修
之君初得對崇政廷辨照等所修樂非是詔令改作未
[037-8a]
幾報罷及㑹祕閣議按周禮以正鐘律用上黨黍列為
九等纍其中者為尺尺定而律成騐之比舊下一律於
是徹前樂而新之天子臨紫宸鐘磬在廷天子曰學者
能通典故而不能知聲工者習其聲之傳而不知制器
之理斯難能也先有議鎛鐘當有大小今與黃鐘一之
非古制乃用倍半之法作應鐘至是鐘成特小小者不
堪備宫縣諸儒侍從無異議者天子可之用於郊廟又
令作皇祐新樂圖記布之天下蓋積二十年而後成其
[037-8b]
間同議論皆貴官老儒相抵止者豈一二哉然君未始
恤之也尤患隋唐巳來仕進尚文詞而遺經業苟趨禄
利及為蘇湖二州教授嚴條約以身先之雖大暑必公
服終日以見諸生設師弟子之禮解經至有要義懇懇
為諸生言其所以治已而後治乎人者學徒千數日月
括劘為文章皆傅經義必以理勝信其師說敦尚行實
後為大學四方歸之庠舎不能容旁拓步軍居署以廣
之五經異論弟子記之自為胡氏口義侍邇英講不以
[037-9a]
諱忌為避既疾上數遣中貴人就問安否盖亦有所待
矣比去京諸生詣闕下乞留者累日公卿祖送都門甚
盛莫不惜其行也君雖老於訓𨗳在丹州實與帥府事
建議更陳法治兵器開廢地為營田募土人為兵給錢
使自市勁馬漸以代東兵之不任戰者雖軍校蕃酋亭
障厮役以事見輒飲之酒訪被邊利害以資帥府府多
武人初謂君徒能知古書耳既觀君之所為不以異己
义翕然稱之君雋材而行篤卒艱勤以歿所著資聖集
[037-9b]
十五巻藏於家嗟乎士之有志於道以身法世莫不欲
致之於用推之於逺然才徳之士多亦蹇軋難通豈不
有命乎君不鄙小官進不及用功於誨人其施博矣晩
乃得侍天子左右若將有為輒病以廢豈人事也哉謹

  墓表
   尚書虞部員外郎尹公墓
公諱仲宣咸平三年明經登第歴梓州銅山鳯翔麟遊
[037-10a]
二簿調永興司理參軍又為潞州襄垣主簿遷汝州梁
縣懷州武陟二令又遷蜀州軍判官薦公之行能於朝
者十數人由是除大理寺丞又四遷為尚書虞部員外
郎歴知汝州葉鄭榮陽二縣又知大寧監通判華州華
州由知資州最後知郢州以景祐四年三月七日卒于
官春秋七十一公之為治應事輒決未嘗迎立科指辨
詞周復細民自得盡其情實然慈恕雖發見巧偽不忍
置之深法所至之州若縣其人至今皆曰尹思公為我
[037-10b]
主曲直寧可得也其尤著明者許州進士朱公祐嘗遊
資州當是時公初卒資州聞之鄽巷傳道老穉相扶攜
涕泣入浮屠宫哀號弔問道交踵徃來數日而後巳公
祐於公父子間無平生之舊美公愛於資遂記之以傳
於人曰遺愛録云嗚呼公乎其厚徳者歟古者太守刺
史權大官乆能以威惠滋其下故時有思者今之為郡
霑三歲輒更罷去事小大率有法令雖材者巧摘竒斷
立威刑以為强名然其居也民畏之去則巳矣公平易
[037-11a]
不設垣塹悉驅所治之民而内之俾其自安之存無能
指引一二事以稱說及其終乃懷思無窮豈非盡其中
者其迹愈隱而其感益深乎公始至郢州以書語其子
洙曰吾州土風和民俗厚有所治有池臺樹石觀遊之
美可以休吾心焉終此觀吾老矣署事始三日蚤作被
疾比呼醫至巳大劇志莫克遂可悲也巳公之先世居
太原祖某贈光禄卿𦵏河南夀安其後子孫遂居河南
考文化仕至尚書都官郎中以才能名當時累贈刑部
[037-11b]
侍郎母鄭氏追受徳興縣太君夫人張氏夀安縣君以
賢徳稱於内外族前公七年卒子男源洙湘沖淑沂澄
七人源洙澄皆中進士科湘以䕃補官沖淑並早亡沂
尚幼公之卒明年十一月從𦵏祖考之兆其孤謂某曰
歐陽永叔既銘吾先君子之行藏壙中冀千萬年以永
存子且無詞慰予哀乎某謹次其始末用考信於後人
其年十二月日刻石以表于墓下
   楊公明墓表
[037-12a]
予友楊公明景祐元年登進士第籍名下吏部銓將補
官輒病其年某月日終于京師其友張平叔用浮屠法
火之而歸其家以某年月日𦵏于皁洋之北山嗚呼人
孰不貴子之禄不逮其身人孰不夀子之年止於二十
有七天乎命耶予莫得而悲之惟子之志不得伸而利
於人者最可悲也予幼學於鄉序及長舉進士與公明
並研席者數年公明居一室方牀環列冊書而飲食寢
休於其中蚤夜讀誦不休羣居談噱終日過耳若無人
[037-12b]
笑語者於是博通經史予觀公明而自省日益脩勵即
戲言小失亦媿公明之知者予之道獲益於公明也乆
矣間嘗語予曰今世取士失其方而仕者多所矜伐智
詐以為材能位通禄厚侈心夸欲縱肆使其風流霑染
於下媮靡敗爛我曹儻得志正當立誠苦莭以代磨世
俗予甚器其言而未知其為利之博也自予入官奔走
四方游京師觀世俗態狀益思其所以語我者嗚呼公
明亡矣予思其言則矍然檢己之所為使公明且存其
[037-13a]
規我者豈少哉此所以不獨為今世惜也公明諱暈五
代祖某唐末因官入閩兵亂不還畱居泉州之惠安縣
父處士君輔以善行隱於鄉妻陳氏一男尚幼嗟乎公
明之不顯匪予誰咎詞以紓哀刻之墓下後千萬年指
此邱曰賢者之宅無敢或壞慶厯四年三月二十二日

   許處士墓表
處士許君諱懷宗字徳祖有長子曰程為潯州司户參
[037-13b]
軍次曰稹祕書省著作佐郎某嘗與著作君學同舎觀
稹之為人年最少而恭謹有法度逮過其家拜處士為
丈人行聴其言懇懇誘人於令善而考之鄉黨稱處士
黙治其心居城市接應鞠然視公府門若坑塹不敢投
足力衣食未嘗欺人以入一錢不校有無資其子以從
學然後知稹之行己者抑有所授也及程稹繼登進士
第調官得食而處士亡矣生二子自立其所知而材薦
之者皆當世名公卿每知其子者必曰其父母為誰耶
[037-14a]
則處士不待書功行列姓名盖巳見之其子也雖然處
士名氏不著以聞于後其子之孝心不能自安也皇祐
四年秋二子來京師謂某官在太史宜與世人别族系
而銘行實又乆知吾先君願文之以表墓域之側處士
興化軍仙遊人年五十三卒於天聖八年三月十四日
其𦵏在縣之潘衝原娶楊氏有賢行常從子稹禄養益
自清儉如其子之未仕也後處士十五年終年六十五
男三人其季曰稹女三人嫁為里人妻曾祖諱祐祖諱
[037-14b]
潤父諱術皆以善訓傳其家者凡史氏所書喜家世與
功伐以其能侈健其文詞處士世㣲而中修故所以文
之者約也約也者所以重之而必信者也八月十二日
右正言直史館同修起居注判三司度支勾院蔡某撰
  墓碣
   尚書屯田員外郎贈光禄卿劉公墓碣
公諱若虚字叔陽姓劉氏漢之衰楚元王子孫不去彭
城歴魏晉以來彭城劉猶為著姓至唐司徒晏以雄材
[037-15a]
精智用轉流輕重之術於乾元上元之間飽國饑者二
十年至宰相功名益顯晏兄暹為汾州刺史治有聲稱
生大理評事談經評事生左常侍濛常侍生吏部郎中
埴自司徒至吏部四世或居長安或在汾晉吏部生伎
實公之曾祖考也為鄂州節度判官湖南帥據其地自
王兵四起乃以其孥循江入閩居泉州卒𦵏南安縣始
為閩人鄂州生文濟是為祖考徙家福州閩王王審知
以其女妻之卒官吏部郎中生皇考府君諱甫閩亡仕
[037-15b]
錢吳越王法自取所部以為俸府君不入一錢逮王歸
京師而其官屬大小皆得仕府君以母老辭不就禄至
今鄉閭稱其孝亷娶李氏生子九人公其次子也公嚴
明有大略始學見鈔録集書如白氏六帖類即麾去曰
要當以法禁去之耳通五經大要擿其㫖義以為修身
治官之用不苟為利禄學也咸平五年登進士第授大
理評事知温州永嘉縣還上所為文章真宗皇帝尚儒
每親程自言者召中書試就遷寺丞知隰州温泉縣移
[037-16a]
通判保定軍再遷太常博士通判洪州大姓胡氏子殺
人以厚貲雇老貧者代死舉郡為之覆藏獄且成公曰
被殺者年少壯强今囚瘠老豈能制其命躬劾之果老
貧者自賣以資其家於是捕弃胡氏子市出受錢代死
者郡中驚伏瀕江民以漁為生而土豪常半取之曰江
食我田汝漁當吾田所也公按視奏除沒江田租縱民
漁改尚書屯田員外郎知邵武軍其俗鬼而不醫平居
殺牛聚酒侮欺善良喜鬭擊以氣力加人而得罪戮意
[037-16b]
愜不恨公至徹淫祠禁巫覡教病者藥朋醉羣鬭賊竊
恃强寘于深法又治孔子廟収學者為之開說孝弟之
行尊奬賢節吏民刷故所為而聴公之所以為俗習大
變年五十終於官天禧三年二月二十三日也其年九
月八日辛酉𦵏福州懷安縣越城里公以恩受其父之
太子洗馬致仕祖母馮翊縣太君母潘源縣君夫人新
鄭縣君贈工部侍郎潘吉甫之女謹淑有禮嬪於大家
承上以順睦衆以和終三十年人未始聞其笑罵聲閨
[037-17a]
門之内肅然也及公卒愈自約以奉時祀勑諸子學遂
以有成為婦為母皆有稱問男四人長曰弇不邇勢利
負竒自隱曰弈有大材智曰异以文學知名皆終尚書
屯田員外郎曰戒未仕女適進士林孝伯某初與奕异
為同年進士弈嘗謂予言丁謂為宰相私天下士必歸
我乃得進聞公聲名欲屈一見即推進之公不肯徃於
是始知公之所以立身也慶厯中余知福州州人言公
事親親有疾輙不食酒肉居親側雖大暑中夕必嚴衣
[037-17b]
冠長幼内外皆有法度鄉人効之又知公之所以為家
也後為轉運使至邵武邵武稱公亷平市人持物入廨
舎以就善價屬官莫敢侵牟治事快於決疑靜於臨劇
初若不更意慮及施下皆當理要守法不貸而民不敢
怨又知公之所以為政也是三者皆世人之所難者故
悉書以為法公以二子為郎累贈光禄卿銘曰
劉自漢文史載陳唐有管簫晏其人厥材絶特持國鈞
晏兄而下八世孫剛嚴明允惠在民蟠于郡治屈所伸
[037-18a]
種施必獲後嗣振孰從考信唯隧文
   尚書屯田員外郎通判潤州劉君墓碣
君諱奕字䝉伯其先漢唐以來世有顯人至祖考皆仕
國朝考諱若虚尚書屯田員外郎贈光禄卿光禄之碑
某嘗銘之系次詳焉君天聖八年進士及第授惠州推
官疾不果行次調南康軍判官移知洪州武寧縣事改
大理寺丞累遷尚書屯田員外郎官歴知鄭之榮陽鳯
翔府判官通判漳州潤州事以皇祐三年五月二十三
[037-18b]
日終潤州年五十三明年正月二十四日𦵏福州懷安
縣靈山鄉越城里夫人陳氏封寳應縣君子康夫寧夫
岐夫女長適韓昌國次明州慈溪令陳章其季進士林
回君於文章要以道理為得不苟聲律其論性情推明
孔子之法尤非浮屠所傳力教於人開曉其路從之學
者咸以吾道自處乆之貧無以生就舉進士中乙科喜
曰吾不能為時之文章恐不復得仕進今幸中第吾志
得矣其在武寧民喜訟而易刑為令者多嚴法以止之
[037-19a]
猶不能勝君雖細事為之盡心有兄弟訟者譬之親愛
之理以感動之輒涕泣自咎引去刑省而民格慶厯中
元昊叛陜西用兵韓丞相為經略使辟君鳯翔一道兵
民劇事多倚君辨集連年兵敗民窮乃上書朝廷言其
兵所以敗民所以窮之狀其略曰陜西之要練兵運糧
最為首務其策皆未為得都部署者上將軍之任也而
無專制之權其偏裨才否不敢輒去畱之軍無行陣之
法見利輕進畏敵遽退所以每戰必敗偏裨不死上將
[037-19b]
之令士卒不知什伍之制其理豈有勝哉邊戍益多廩
粟益廣轉運使職其事也今之轉運使皆以序進不計
其能未更年歲屢遷易之文書凡目曾未能知其暇以
民為意乎一方之患内靡度支外輟兩川之賦調及天
下關陜之民流離窮困而邊儲日窘不幸天下之患有
大於此何以攴乎蓋由轉運使不擇其材不久其任無
所歸責也又言被邊宜募士人給其閒田使之自衛其
境可以省費言數十條率多此類事格不報漳州漳浦
[037-20a]
有䖍州民四百人入縣買官所賣鹽令捕之民因鬭拒
遂鞠其私販而强置其法應死囚多繫乆疫殍相屬君
為喜其非私販而出其不鬭拒者坐法數十人而巳君
初仕願天下事若無所為而可辦歴官二十年所至施
為謀議多不能如其意然後知不可以力為也於是補
吏南歸展省墳域緬然有退耕之志而未果也其終之
歲予適寓潤君病漬以手書謂予曰吾止於此矣惟穉
子遲記既終斂無新衣橐無餘資郡使民集錢二百千
[037-20b]
以賻夫人辭焉歸𦵏於閩居無室廬産無田園勤勞其
家清節不渝夫人之力焉嗚呼十年之間康夫以學行
自立而能請文永其先烈予既悲之而又慶其有後也
銘曰
文弊於詞在天聖初牽拘嫓偶華調剽膚君於斯文本
末扶疎世言情性淪于浮屠君為中庸聖哲之樞經營
萬務於時有需既官于陜晝思夕圖條兵轉餉實究民
痡上書于朝事願之殊漳有寃獄卜百其徒辦處平治
[037-21a]
脱釋不辜最後丹陽聲聞益敷齋終克明歸宅海隅父
子兄弟次序不踰既順以安斯其巳乎
 
 
 
 
 
 
[037-21b]
 
 
 
 
 
 
 
 端明集巻三十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