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文恭集 > 文恭集 卷三十六


[036-1a]
欽定四庫全書
 文恭集巻三十六
             宋 胡宿 撰
 誌銘
  宋故左龍武衛大將軍李公墓誌銘
昔在漢火之㣲焱燄起蜀其後唐土之圯餘烈在南公
諱從浦字可大本名初謙案初謙五代史作從謙/與此不同初字疑誤憲宗
第八子建王恪之後南唐烈祖之孫元宗之子後主之
[036-1b]
貴介弟江左之佳公子也後主友愛異于他弟開寳中
受言奉幣入貢誕節太祖皇帝嘉其占對厚膺蕃錫迎
勞甚渥休舍未遣後主嘗因置酒惻然有勤望之勞賦
青青河畔草一篇章末有王孫歸不歸翠色和春老之
句當時士人莫不傳諷累封宜春吉水二郡王我真人
既興歸運有屬臺城隨下青蓋入侍太祖記使乎之舊
寵祼將之敏授右神武大將軍領漢東郡事未幾夏師
繼捧挈河右之圖舉國内屬朝廷授以崇信節制移公
[036-2a]
江夏歲滿授代政號連最復拜尺一出典同谷淳化中
蜀盜竊發王師致討郡扼卭筰之要據汧隴之交羽檄
迅召王人旁午資糧屝屨之給文書調度之煩按以軍
興急于星火公畢力匪懈内憤小醜操心甚危外防一
切劇煩難給瞿薾弗支以疾自陳有詔聴還京師且便
醫藥家居滿告表求分務優不之許厚令自持久之進
秩武勝軍節度行軍司馬簽書州事固辭簽書從之特
賜錢二十萬非例也後病寖劇以至道元年六月癸卯
[036-2b]
卒于南陽之館舍享年五十公體傑且秀神逺而清幼
習自然長蹈彌勝辭有思致書善真行不眩紛華所履
恬素少有學尚能談禪要遺去法縛獨與神㑹用能時
進退而兩得履險夷而一致澄撓不見其際纖介莫窺
其間自非誠而明之邃于道者孰能預于此享食二藩
歴典三郡所至必乂去輒見思厥初至同谷郡有重繫
獄巳告具公察囚色意其有寃呼之使前屏人獨問久
乃自言農家子持耰前行暮夜亭長録以為盜規贖未
[036-3a]
獲之負為決曹掾呉廷皎楚掠因自誣服公徙繫别獄
剖驗乃實所全活者十餘輩人以為神明轉運使盧公
之翰鄭公文寳皆偉人也以狀條聞乞加擢序太宗嘉
歎璽書襃勞焉少貴率禮寛中尚恕折獄多隂徳典城
有遺愛官止環衛年纔中壽知其留慶自他有裕也後
以刑部有著于朝累贈左衛上將軍夫人徐氏桂陽郡
公邈之女在江南日以鄖國封小君之號次彭城郡君
劉氏亦華腴之選竝先君而亡次虢略郡君楊氏躬柔
[036-3b]
閒之尚後公而終男子七人長仲儀左班殿直仲昕右
班殿直仲勗無禄仲某三班借職竝相繼而殞仲偃登
進士第以清文雅行士林向慕歴踐省閣參著風業今
任尚書刑部郎中淮南轉運使仲連右侍禁仲荀郊社
齋郎三女長嫁瑯琊王祐之次二女内寺出家為尼竝
賜紫方袍善才號妙智大師善聰號崇因大師嫁王氏
與善聰皆早卒孫男孝友以下九人孝友剡縣尉孝嗣
試校書郎公含璧之際權窆于穰之佛寺至咸平巳亥
[036-4a]
仲儀官龍舒始遷窆于𤅬之某里介于靈仙道館山谷
之間宜體魄之用寧而慶靈之來復銘曰彼公子兮真
李枝初使我兮敏有辭奉祼將兮來京師秩環衛兮屏
于隨政寛惠兮衆以熙三去郡兮輒見思兹有數兮不
可知甫知命兮哲其萎徳既充兮壽弗支來葉茂兮實
纍纍𤅬山秀兮下有溪精氣利澤舒所依三祖徃兮靈
仙棲公真宅兮介于斯
  宋故宣徽北院使奉國軍節度使明州管内觀察
[036-4b]
  處置等使金紫光禄大夫檢校太保使持節明州
  諸軍事明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判并州河東路經
  略安撫使兼并代澤潞麟府嵐石兵馬都部署上
  柱國滎陽郡開國公食邑二千五百户食實封三
  百户贈太尉文肅鄭公墓誌銘
皇祐五年冬十一月甲子有宋儒帥宣徽北院使奉國
軍節度使鄭公薨于并天子震嗟朝不御者二日以太
尉贈册告其第大鴻臚賻以常典加等官上易名之典
[036-5a]
請用文肅詔曰嘻可初公以疾聞上立遣左璫賜殿中
湯藥勅太醫馳視聞其未有間也復遣髙手乘急置以
徃至則無及已公初疾革猶力條備邊十數事謂敵驕
難制邊費益困勸上詳思至䇿規强中國因言命在漏
刻不復奉望帷幄不勝至願願歸塟先隴以是累陛下
上嘉納遺忠益哀傷其意遣使給舸䕶喪還東勅所過
治道詔本郡給塟事以明年八月二十八日寧體魄于
呉郡大塋之次成公志也公諱戩字天休其先諸姬之
[036-5b]
近封寰内者曰鄭後世為大姓偉人六世祖肅經為唐
相大中末節制荆南子孫宦東僑占呉下今為呉縣人
也曾祖諱思正卒烏程長生大父諱延紹終蘇州録事
參軍大父生考諱文遂卒温州巡官舊門自令薄宦不
屑慶氣回復繄公而發及陪樞幄賁寵三世曾祖贈太
子少保配呉氏封太康郡夫人大父贈太子太保其配
沈氏其繼方氏封呉興京兆二郡太夫人禰室累贈太
師中書令以廣平郡為妣沈氏夫人湯沐公少孤穎特
[036-6a]
骨法峻異伯氏載呉士之望器公殊于他弟從學官下
尤能自力及壯志業磊落不為諸儒章句通訓詁大義
莫不造聖賢之韞屬文雅麗學者嚮慕焉遇醉抵西山
下亡何暮夜大水失道有父老自叢祠中出翼公絶流
乃免巳而環顧忽失所在久之從淮海遊京師時翰林
楊文公號稱辭宗名有鑒拔篤于奬進故賢士大夫日
遊其藩公以縫衣謁前見賞英峙一面若舊許以棟輔
延置門下介于諸公歎愛其文謂為入室公名所以藉
[036-6b]
甚貴勝先達皆忘年願交者以文公器而揚之也干試
貢部輒不在選中處之泰然自待益厚上肇位二年始
延見方聞之士擢公甲科釋褐太常寺奉禮郎簽宣徳
軍節度判官親嫌移宣城故相李文定時守金陵薦公
材堪器使秩滿召試學士院除光禄寺丞集賢校理未
幾通判越州代還改太子中允同知太常禮院泛恩遷
太常丞踰年除三司户部判官賜緋衣佩魚受詔注釋
御製三朝寳訓遷直史館景祐初同修起居注改太常
[036-7a]
博士繼為開封府發解官及攷較御試進士與今翰林
宋公子京建議禮部所行韻略及廣韻繁簡失當訓詁
不正有司攷士多以聲病被黜請修三韻是正音訓書
成學者便焉改判鹽鐵勾院為聘契丹使首還以正言
知制誥賜紫䓞綬時西臺之選極一時名勝故景祐中
號令温雅辭訓深厚者公豫唱焉層構落成聯章敷請
上親用籕法書紫㣲閣三字以揭詞掖且旌名臣領判
國子監以謂教化根本先京師而後諸夏乃選明經義
[036-7b]
誦説有法者以訓導胄學復乞田以給之又請立學州
郡以廣育才五年同知禮部貢舉多拔名輩務略小疵
翕然稱為得人寳元初知審刑院讞天下之獄原心麗
法值帝長者多所全活無留牘前後四被詔奬從容訪
對去必目送自是簡注日隆未幾除起居舍人龍圖閣
直學士知開封府豪吏馮士元挾狡數通貴要多為姦
利睚眦必中以禍操制一府畏甚于尹都人目之為立
京兆公廉知罪惡窮按姦贓悉得其受賂撓法之狀權
[036-8a]
貴多為請者了不以聴獄具奏流海島家没償贓首惡
既除餘皆股慄詿誤及愚弱坐法多見貸舍即豪右犯
法必連治窮按無所顧避而轂下政清康定初髙選主
計命公權三司使事先是居計席者未暖輒遷不暇講
求財䇿吏治益弛計文寖耗至是四方用武急于調度
公檢多門之蠧抉辟召之非勅正簿書參比經入民不
加賦未久得羨緡四百萬轉運使舊有攷課之法廢格
不行公請復舊制以振綱領時邊兵六十餘萬坐甲待
[036-8b]
食軍興期㑹急于星火公迎事輒辦臨劇益裕上圖公
展成之效謂終足負重任斷大事乃拜右諫議大夫同
知樞密院事尋改樞密副使舊制二府進律錫予優豐
公以甫畢前恩堅辭後賜許之既參前箸之訪所以代
謀制勝者甚衆嘗入白虎帳議遣髙材使者就問西北
諸將攻守所宜使悉條其䇿謀且探觀其識略能否足
辦緩急可任上用其䇿焉時黠羌擾西縣官旰食一日
上召對二府問有唐大臣巡邊故事因言冦難未夷師
[036-9a]
老勤戍欲煩吾一二舊徳徃撫西衆因以圖上方略大
臣未有對者公自惟布衣主上拔從羣右任以本兵思
欲畢力竭忠圖報乃巳即時歸第手疏請行上亟以公
疏付中書深為當國者忌憚卒見沮格明年遂以本官
資政殿學士知杭州公出無他了不自直至是過家乃
散百金悉召見故人親屬釃牛酒以上冢先是詔謹内
盜大籍四方鄉丁申勅部官閲習武技時西師新喪東
人大恐謂將取以戍塞日夕悲涕公檄以諭父老復奏
[036-9b]
減其半使還田業自是人心甫定郡中西湖即白傅所
記錢塘湖也環三十里溉湖上良田千頃唐相李泌即
湖中作隂竇引水灌城中六井以資汲者武肅置撩清
軍以疏其惡自錢氏納土至公居郡凡甲子一週矣而
湖穢不治豪奪以耕僧侈其構浸淫蠧食無有巳時公
按舊記復故堤程工無慮十萬調境内丁夫闢之湖利
中興焉二年除給事中移并州未行改鄆州鄆齊等九
州安撫使冬移長安兼本路兵馬都部署規中入覲從
[036-10a]
容言羌冦逋誅陜服寖困宜勅有司計料調緩急差為
三等軍興急須自如法他可緩以期㑹非急者一切可
罷以明恩施上深然之至雍復表西人瘡痍宜在寛䘏
因是曲為降赦諸更徭賦斂傷害于下者類皆施行公
議以紓民力又奏罷括糴之法誘邊人蓄粟以平穀價
吏自渭涉河輸木京師漂没備償及不中程者至破家
産公條寃狀歳裁減二十餘萬是時羌未悔過兵連不
解侵軼疆候䖍劉邊城天子覽宣王大雅之詩思召穆
[036-10b]
中興之將博採文武枚卜公卿進厥帥臣付以西略以
公有已試之效有納忠之先三年除陜西四路縁邊兵
馬都部署兼經略安撫招討使遷禮部侍郎受命上道
老小叩馬至暮不得前因夜半馳去衆復詣闕上書願
留時邊將新經定川之敗士氣益奪公建上將軍旗鼓
盡䕶諸將合衆軍于涇原健鋭者訓勵之痍傷者安息
之拊循噢咻人皆自奮元昊擁衆黑山號稱十萬公行
邊抵鎮戎勒兵趨蓮花堡進據險要天寒置酒髙㑹虜
[036-11a]
不敢近自是軍聲始振邊冦絶入時邊部將利邊境有
事用公錢亡節縁賂售進收私入巳無名之費不啻泥
沙公私疲勞逺近嗟毒公擿其尤不奉法者斥逐去郡
餘稍自戢四年疆事稍間詔公還治長安養持威重雍
人若幼若艾重研數百里拜迎車下部中適旱踐境即
雨衆喜曰此涇州雨隨鄭公來也初帥四路有生氐帥
烏寧率諸帥願奉水邏地入附諸氐亦獻山林願得内
屬水邏直隴坻之右自石門西出臨洮趨秦中為近二
[036-11b]
水環城而遶帶河渭雜氐十餘萬落無所役屬往時名
將自曹武穆等欲城其地而不可得至是公遣靜邊戍
長劉滬觀相形勢滬還勸公亟城天贊之機不可失以
資賊即以狀馳奏遣滬往城以從軍董士廉尸其役㑹
公移雍涇原帥毁沮其䇿即日檄收水邏兵趣使罷役
滬士廉守便宜不從公爭之甚切上遣三司副使魚周
詢宫苑使周維徳同都轉運使程戡行視利害涇原帥
以滬等不應令遣將械籠于獄將斬以徇羣氐遮使者
[036-12a]
車稱寃使者即時出滬等還奏城便詔趣訖之城成賴
其保障公復謂環慶涇原二路相去道里回逺緩急首
尾勢不相救又敏珠彌臧康努三族隔閡其間首鼠援
賊昔孟獻營武牢而鄭人懼晏弱城東陽而萊子服若
城細腰奪賊要害遇有警過師猶在衽席之上雜種畏
懼亦且不敢附賊賊無鄉導必難内侮召部將种世衡
蔣偕程工計日度三月罷業巳版築㑹公解帥公度失
今不治必開後患志在憂國表上其事未幾宣撫范公
[036-12b]
來西詔下城之如公所䇿凡斥境數百餘里是秋戎人
詣延帥送款西方益無事五年上書乞守内郡朝廷倚
其名重璽書勞勉天王都汴根本兩河晉迫羌胡土俗
勁悍大鹵謀帥無易公者六年除戸部侍郎資政殿大
學士知并州兼并代澤潞麟府嵐石沿邊經略安撫使
兵馬都部署時甲馬隸麾下者凡十二部部將有貴門
有寒族所部之兵及所給鎧仗其間精怯不等公慮怯
者遇敵勢必先敗敗則牽沮大軍非便于是均配强弱
[036-13a]
合置十將自往訓勵并無武鋒精兵復閲廂軍精勇者
得三千人遷補清邊聲其數為十萬以夸戎人潛遣戍
兵還京師者數萬衆獲休息幾減邊費半吐渾守捍尤
力自諸校而下名級閫外得專補署不從臺請庸人建
議欲徙補别部公上言士出死力者以有分寸軍賞人
情戀本不宜輒動詔趣從舊制澤潞遼絳之賦移餉河
北公以瘠土賦不足以自支奏罷外輸以寛四郡帳下
吏浮冗者裁損四十餘人以省經費邊將爭遣人覘敵
[036-13b]
被遣者貪利財物實不能得其要領還即紿言以報敵
欲為冦邊郡承謬至發奔命書以疑誤上聴已而卒無
纖介了不按問公懼習玩啟慢備豫不逮因下令諸覘
虜不實者論如軍法自是不敢紿報多得實而還契丹
之將討夏人也造船于天徳軍或曰敵態難常我盍備
之公曰師出無名匈奴本以甲馬戰鬭今爭舟楫之利
是棄長技而取所短彼將取敗我焉用虞後契丹果以
敗聞二國之將戰也邊部警奏重迹而至獨太原不發
[036-14a]
羽書上怪問公狀且詢之䇿公曰外國自相攻討不足
煩中國慮願勅邊將務在持重而已麟府熱落經冦驅
率略盡公招還離散撫綏荒餘益弓箭五千浮二萬戸
以實塞下空虚之地以耕河上良腴之田以口益增歲
糴彌賤岢嵐軍東草城川近壓邊境隋大業中置戍以
扼賊衝彼貪地肥間出田牧公與約地距塞二十里内
虜不得預徙實邊雜户數萬家以為扞蔽中國限戎本
以豐之横陽川為限豐州沒後城主失戍元昊既已送
[036-14b]
款因遣人請沒寧浪地公上言麟府孤立介在河外若
以美地資賊二州乃墮其吻終為吞噬臺議遂不肯與
戎人請之益堅復因使者附奏具道不可與地狀卒用
䇿諭還西人公治尚嚴明天性疾惡并土年少喜伺姦
便公設耳目知其主名窟穴犯者輒録窮按株連自是
姦盜衰息在杭雍亦然惡子皆逃之他境狂卒以甘陵
叛訛言冦且至晉人乘之洶懼推迹所起乃定襄男子
為之因戮以徇逺近帖息壽陽豪李化殺人誣郭鸞以
[036-15a]
規免鸞不勝楚掠因自誣服公察非是詰化化詞大屈
鞫之具得其賕買真狀化卒棄市邊地寒苦囚多噤死
于獄公奏條元魏恤獄故事上惻然降詔自是繫者涉
冬多活鐵錢惟輸關右後河東亦施其法晉地産鐵人
爭冒鑄犯者殊死日報而姦不止公論作法之弊請用
三當一以消姦源上選近臣通政事者參議經久咸是
公議改幣令下姦人不悦羣訴公所守卒不納有噪于
牙門者公坐黄堂使前諭以幣輕物貴盜鑄多死朝廷
[036-15b]
所以改幣使重禁民為非者正是全活汝輩何乃敢拒
明詔因執渠魁不率教者致之于理是日閭巷無賴者
輒掠奪市物公勅牙兵收捕竄首惡十餘輩自是姦鑄
遂息物價益賤于今受其賜秋冬閲材官鄉義二十餘
萬號令明賞罰信旌旗鉦鼔風行電照故太原遂為天
下勁兵之首苛慝不作威名播越朝廷以公威名累稔
厎定有勞七年除吏部侍郎未㡬拜宣徽北院使檢校
太保仍判并州事公表陳孤生感㑹明主倉卒之際謬
[036-16a]
奉馳驅幸賴國家之靈邊隅訖定兵官猶可併省㣲職
不宜外除固辭殊章願守閒郡優詔不之許天子以公
忠力外宣功效尤著明年就拜奉國軍節度使復表陳
前志自言衰疾不任軍事願還節制手疏懇到卒不得
謝久之寖劇以至薨落年六十二士大夫多為流涕公
外濟以和内果于斷倜儻以尚風誼慷慨而好功名精
力過絶于人英詞鼔動于物尹都府幹大計二職竝劇
萬事倚辦老吏持案待決訟者操契滿前准量錙銖判
[036-16b]
别皁白神無滯用機應不差旁接談賓行答尺牘毫法
俊健書意婉文理盡親疏體甚閒暇參以善謔杳然虚
舟前史稱發百函占十吏殆無以過也有一善既稱道
之不舍又申以奬拔故出門下者多臺閣名彦貧賤有
舊接之者驩然有恩為振其乏在宛陵收塟故人孫漢
經恤其孤楊文公髙直忤時天禧間愈不得志及卒賓
客益落公病方困呉郡日夕馳走赴其塟義士韙之伯
氏吏部代還左蜀病卒岐下公時在西省請急赴喪大
[036-17a]
感于行路及在軍中士有疾病行自省恤軍市之入厚
于犒軍下伍有勞多見拔用纖㣲坐法闊略不問故衆
莫不思奮焉嘗讀兵書至謀攻篇善用兵者屈人之兵
而非戰也因嘆曰上兵節制要在靜勝故每檄諸將常
以堅重待敵終能制戎羯安邊境者繇此䇿也惜其在
樞宥日淺謀謨未究服勞于外益徙而北不得推所藴
于天下每處邊議多䝉報可前後詔書襃寵凡十八至
焉奉公憂國遭時得君若天假之年授柄以相其老謀
[036-17b]
逺業猶將安生民强公室烏肯管晏而休耶公撰著文
章凡五集曰制誥原武紫溪長安太原總五十巻才髙
而兼華實文雄而有氣骨蓋人倫之華衮而材林之傑
藻也攻詩出于餘力尤極清麗與故翰林葉道卿夙期
相許心照莫逆篇章酬寄别為一集以訂元白云道卿
出守河陽自太原寄詩四十韻以將篤好葉復次韻以
答詩成未幾物故世傳名句絶麟于此公聞河陽之訃
慟哭不食者數日力疾捉筆以銘道卿之墓纔百餘日
[036-18a]
相繼薨殞同時塟于呉下神反郢質近時少比范張款
款復存今日夫人李氏贈都官員外郎昌言之女賢有
至行生于名門協濟髙明參穆内外累封丹陽郡夫人
男子五人民彞民初民秀民慶民用竝太常寺丞太祝
咸有學尚兼資才令六孫估佾佖倜億伷皆秘書省校
書郎二女長適三司鹽鐵判官太常丞直集賢院王珪
次未嫁上録其家若子若孫及别族者凡十人及諸婦
班簪䥖者八人賜晉陵廨舍一區以郡幹給使公九歳
[036-18b]
即失怙恃念及泫然常欲以感慈之名置寺塋側未及
請而薨家丞縁雅意以聞詔賜之榜且有别㫖間歳度
苾芻一人以䖍香火忠義獲寵哀榮異常如公者鮮焉
臨薨語家人見託銘墓左右或泣下公諭以至數勅勿
悲神明若兹公為不亡矣宿疇昔周旋平生奬勗見評
州里預游藩牆契闊限于死生頫仰成于今古緒言有
屬感涕無從輒稽宗譜之傳與夫官簿之實寄通如在
傳信無窮銘曰次舍之精歳昴著明東南之鎮秦稽蓄
[036-19a]
靈巖巖文肅王佐之英精明卓傑降神及星惟天右民
付畀間氣帝初器之使材諸位曰訓曰謨以經以緯尹
兹都畿相我邦計萬事倚成三邊仰濟名赫厥聞功昭
于試若時用武惟密本兵選衆以舉好謀而成憂勞西
歎感慨請行見排異巳實貫神明忠圖未究讒言其興
屏毗于外允一乃成前疏未乾上眷攸注卒帥于西授
以節度宣明國威剗除民蠧生氐奉圖析肝願附水邏
往城細腰白戌我闢我疆之䇿之慮上繄睿明弗為讒
[036-19b]
沮荒憬尋柔壘垣增固復來長安益從太原厥戎孔邇
其武惟桓臨御以重拊循則寛悉復棄地大徙實邊歳
有髙廩時無姦錢長城屹若敵國隱然惟時念功節旄
即授告于文人秬鬯一卣曾是偉賢胡不大壽奄忽棄
藩弗究其有晉人涕洟用懷孔疚如蒼生何公亡于牖
公雖云亡名不得朽雲棲迷兮大鹵水幽咽兮昌門從
先公之舊兆啟苑之鮮原穆將安兮真宅些歸來兮
英魂慨梁木之其壞感華屋之生存武丘兮北峙凝嵐
[036-20a]
兮夕昏嗚呼雄俊儒帥鄭公之墳
 
 
 
 
 
 
 
[036-20b]
 
 
 
 
 
 
 
 文恭集巻三十六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