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欽定書經傳說彙纂 > 欽定書經傳說彙纂 卷八


[010-1a]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書經傳說彚纂卷八
   咸有一徳
    集𫝊伊尹致仕而去恐太甲徳不純一及任用
    非人孔氏頴達曰經云任官惟賢才左右/惟其人是戒太甲使善用其臣也故作
    此篇亦訓體也史氏取其篇中咸有一徳四字
    以為篇目今文無古文有
    集說林氏之竒曰此篇蓋伊尹丁寧告戒終致/其拳拳愛君之意而作也而其簡冊所編
[010-1b]
    次則與伊訓太甲三篇相連屬不可/以無别也故别為篇名曰咸有一徳
 伊尹既復政厥辟將告歸乃陳戒于德
  集𫝊伊尹已還政太甲將告老而歸私邑以一德陳
  戒其君此史氏本序
  集說孔氏頴逹曰太甲既得復歸伊尹即應還政其/告歸陳戒未知在何年也下云今嗣王新服厥
  命則是初始即政蓋太甲居亳之後即告老也君奭/云在太甲時則有若保衡保衡伊尹也襄二十一年
  左傳云伊尹放太甲而相之則伊尹又相太甲蓋伊/尹此時將欲告歸太甲又留之為相如成王之留周
  公不得/歸也
[010-2a]
曰嗚呼天難諶命靡常常厥德保厥位厥德靡常九有
以亡
 集傳諶信也天之難信以其命之不常也然天命雖
 不常而常於有德者君德有常則天命亦常而保厥
 位矣君德不常則天命亦不常而九有以亡矣九有
 九州也
 集說林氏之竒曰人君之德常與不常是天命之所/自出也夏商周皆是用禹貢疆理之法分天下
 以為九域夏之九州即禹貢所載是也商之九州先/儒以為即文觀之即成周之九州職方氏之所載者
[010-2b]
 也○真氏德秀曰天難諶者今日而善則福之明日/而淫則禍之難必信也命靡常者有徳則歸於我無
 徳則去之人/無定在也
夏王弗克庸德慢神虐民皇天弗保監于萬方啓迪有
命眷求一德俾作神主惟尹躬暨湯咸有一德克享天
心受天明命以有九有之師爰革夏正
 集傳上文言天命無常惟有德則可常於是引桀之
 所以失天命湯之所以得天命者證之一德純一之
 德不雜不息之義即上文所謂常德也神主百神之
[010-3a]
 主享當也孔氏頴達曰德當神意神/乃享之故以享為當也湯之君臣皆有
 一德鍾氏天才曰先知先覺不邇不殖各冇不雜之/德也樂道終身聖敬日躋各有不息之德也
 故能上當天心受天明命而有天下於是改夏建寅
 之正而為建丑正也朱子曰爰革夏正/只是正朔之正
 集說張氏九成曰君為神民之主詩曰百神爾主矣/言神主則民主可知多方曰天惟時求民主言
 民主則神主可知○朱子語類問咸有一德竊謂一/者是純一而不雜德至於純一而不雜所謂至徳也
 蓋歸於至當無二之地無纎毫私意人欲間雜之猶/易之恒中庸之誠也說者多以咸有一德為君臣同
 徳咸有一德固有同德意而一非同也言君臣皆有/此一德而已曰此篇先言常德庸德後言一徳則一
[010-3b]
 者常一之謂○陳氏雅言曰純一之德者即天之德/也惟與天合德故能上當天心明命而能受之九有
 而能有之則嗣王今日之有天下亦當純一其德以/克享於天然後可以承祖宗之基業膺上天之付託
 慰生民之屬望故以成湯一德之效為之告而必言/尹躬暨湯咸有一德者亦猶太甲上篇言先王顧諟
 天之明命而繼之以惟尹躬/克左右厥辟宅師之意也
非天私我有商惟天佑于一德非商求于下民惟民歸
于一德
 集傳上言一德故得天得民此言天佑民歸皆以一
 德之故蓋反復言之
[010-4a]
 集說林氏之竒曰既曰常德又曰一德者惟一故常/惟常故一天地之覆載日月之照臨四時之推
 遷萬物之生育所以悠久而不變者惟其一而常常/而一故也○陳氏雅言曰一德者天人合應之機也
 商之君臣惟同有一德故自然為天所佑為民所歸/是則天雖非私於商而不能不私於商之一德也商
 雖非求於民而民求歸於一德/也一德之效固如是其大乎
德惟一動罔不吉德二三動罔不凶惟吉凶不僭在人
惟天降災祥在德
 集傳二三則雜矣德之純則無往而不吉德而雜則
 無往而不凶僭差也惟吉凶不差在人者惟天之降
[010-4b]
 災祥在德故也
 集說林氏之竒曰自其降於天者而言之則為災祥/自其受於人者而言之則為吉凶其實一也○
 張氏九成曰天理無往而不吉人欲無往而不凶以/其體即凶也○吕氏祖謙曰一則動皆合理故無不
 吉二三則動/皆背理故凶
今嗣王新服厥命惟新厥德終始惟一時乃日新
 集傳太甲新服天子之命德亦當新然新德之要在
 於有常而已終始有常而無間斷是乃所以日新也
 集說張氏九成曰此告太甲以繼湯之一德也○朱/子曰終始惟一時乃日新這箇道理須是常接
[010-5a]
 續不已方是日新纔有間斷便不可○真氏德秀曰/易以日新為盛德先儒謂人之學不日進則日退故
 德不可不日新不日新者不一害之也始敬終肆以/一出一入之心為或作或輟之事德何日而新乎○
 陳氏櫟曰太甲自怨自艾始能自新矣然終或間斷/則非日新也湯之盤銘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其
 自儆如此仲虺之誥曰德日新萬邦惟懐仲虺告湯/亦如此尹以湯之日新望太甲必以湯之一德勉太
 甲故時乃日新必先/之以終始惟一焉
任官惟賢材左右惟其人臣為上為德為下為民其難
其慎惟和惟一
 集傳賢者有德之稱材者能也左右者輔弼大臣孔/氏
[010-5b]
 頴達曰輔弼左右惟/當用其忠良之人非賢材之稱可盡故曰惟其人
 夫人臣之職為上為德左右厥辟也為下為民所以
 宅師也不曰君而曰德者兼君道而言也臣職所係
 其重如此是必其難其慎難者難於任用慎者慎於
 聽察所以防小人也惟和惟一和者可否相濟王氏/樵曰
 如晏子所謂獻其否以成其/可獻其可以去其否之類一者終始如一王氏樵/曰立政
 所謂勿有問之自一話一言我則/末惟成德之彦以又我受民者也所以任君子也
 集說張氏九成曰尹欲堯舜其君則為上為德可知/欲堯舜其民則為下為民可知○朱子語類問
[010-6a]
 左右惟其人何所指曰只是指親近之臣任官是指/任事底人也任官惟賢材多是為下為民底意思左
 右惟其人多是為上為德底意思其難其慎言人君/任官須是賢材左右須是得人當難之慎之也惟和
 惟一言人臣為上為下須是為德為民必和必一為/此事也○問臣為上為德為下為民諸家說不同不
 知此四為字當作如何音曰為字並去聲為上者輔/其德而不阿其意之所欲為下者利於民而不徇己
 之所安○伊尹告太甲卻是與尋常人說話便恁地/分明恁地切身至今看時通上下皆使得至傅說告
 髙宗語意卻深縁髙宗賢明可以說這般話故傅說/輔之說得較精微伊尹告太甲前三篇許多說話卻
 從天理窟中抉出許多話分明說與他今看來句句/是天理○論其難其慎曰君臣上下相與甚難○真
 氏徳秀曰為云者意有所主之名言人臣之心為上/則為君成徳為下則為君牧民意之所主惟此二者
[010-6b]
 二者之外不雜他念/然後為一徳之臣
德無常師主善為師善無常主協于克一
 集傳上文言用人因推取人為善之要無常者不可
 執一之謂師法協合也徳者善之總稱善者徳之實
 行一者其本原統㑹者也徳兼衆善不主於善則無
 以得一本萬殊之理善原於一不協于一則無以達
 萬殊一本之妙謂之克一者能一之謂也博而求之
 於不一之善約而㑹之於至一之理此聖學始終條
[010-7a]
 理之序與夫子所謂一貫者幾矣太甲至是而得與
 聞焉亦異乎常人之改過者歟張氏曰虞書精一數
 語之外惟此為精密
 集說朱子語類問徳無常師四句或言主善人而為/師若仲尼無常師之意如何曰非也横渠說德
 主天下之善善原天下之一最好四句三段一段緊/似一段徳且是大體說有吉徳有凶徳然必主於善
 始為吉爾善亦且是大段說或在此為善或在彼為/不善或在前日則不善而今日則為善惟須協于克
 一是乃為善謂以此心揆度彼善耳故横渠言原則/若善之原於一耳盖善因一而後定也徳以事言善
 以理言一以心言大抵此篇只是幾箇一字上有精/神須與細看此心纔一便終始不變而有常也協字
[010-7b]
 雖訓合字卻是以此合彼之合非己相合之合與禮/記協於分藝書協時月正日之協同義蓋若揆度參
 驗之意耳張敬夫謂虞書精一四句與此為尚書語/之最精密者而虞書為尤精○此言於天下之徳無
 一定之師惟善是從則凡有善皆可師也於天下之/善無一定之主惟一其心則其所取者無不善矣○
 德無常師四句上兩句是教人以其所師下兩句是/教人以其所擇善而為之師○從一中流出者無有
 不善所以伊尹從前面說來便有此意曰常厥徳曰/庸徳曰一徳常庸一只是一箇○問横渠之言如何
 曰一故善一者善之原也善無常主如言前日之受/非也協于克一如言皆是也蓋均是善但易地有不
 同者故無常主必是合于一乃為至善一者純於/理而無二三之謂一則無私欲而純乎義理矣
俾萬姓咸曰大哉王言又曰一哉王心克綏先王之祿
[010-8a]
永厎烝民之生
 集傳人君惟其心之一故其發諸言也大姚氏舜牧/曰君之出
 身加民者與天地萬物為一體/所以聞之者咸頌王言之大萬姓見其言之大故
 能知其心之一姚氏舜牧曰萬姓洞然見/我心此方驗君徳之一處感應之理
 自然而然以見人心之不可欺而誠之不可掩也祿
 者先王所守之天祿也孫氏覺曰或言天祿或言先/王之祿蓋天與之而先王受
 之/也烝衆也天祿安民生厚一徳之效驗也
 集說張氏九成曰民始聞號令既贊其言之大及行/之久而不變又贊其心之一使左右皆曰大哉
[010-8b]
 一哉未足貴也使諸大夫皆曰大哉一哉未足貴也/惟萬姓皆曰大皆曰一然後信乎大且一耳○真氏
 徳秀曰不言徳之一而言心之一者推原其所自出/也心不一而欲其言之大雖致飾於號令之末未見
 其能大也○陳氏大猷曰咸曰見頌之無間又曰見/頌之無己人心感孚若有使之者此一徳之驗綏祿
 厎民此一徳之效○王氏肯堂曰言發於一徳之後/則包涵盡天下之理淵微合百慮之同言之大心之
 發也心純於一徳之餘則妙百為而不二/主萬化而有常心之一言之所以大也
嗚呼七世之廟可以觀徳萬夫之長可以觀政
 集傳天子七廟三昭三穆與太祖之廟七孔氏頴達/曰祭法云
 王立七廟曰考廟曰王考廟曰皇考廟曰顯考廟曰/祖考廟皆月祭之逺廟為祧有二祧享嘗乃止此篇
[010-9a]
 乃是商書已云七世之廟則天子立七廟王者常禮/非獨周人始有七廟也所言二祧者王肅以為髙祖
 之父及祖也并髙祖已/下共為三昭三穆耳七廟親盡則遷必有徳之主
 則不祧毁故曰七世之廟可以觀徳陳氏師凱曰或/問云商之七世
 三宗其詳今不可考又云周穆王時文王親盡當祧/而以有功當宗故别立一廟於西北而謂之文世室
 至共王時武王親盡當祧而亦以有功當宗故别立/一廟於東北而謂之武世室自是以後則穆之祧者
 蔵於文世室昭之/祧者蔵於武世室天子居萬民之上必政教有以深
 服乎人而後萬民悅服林氏之竒曰萬夫之長者猶/所謂萬姓萬民亦謂天子也
 故曰萬夫之長可以觀政伊尹歎息言徳政修否見
[010-9b]
 於後世服乎當時有不可掩者如此
 集說王氏安石曰於廟言徳者不徳則墜厥宗於長/言政者政荒則民散○蘇氏軾曰非徳無以遺
 後非政無/以齊衆
后非民罔使民非后罔事無自廣以狹人匹夫匹婦不
獲自盡民主罔與成厥功
 集傳罔使罔事即上篇民非后罔克胥匡以生后非
 民罔以辟四方之意孔氏安國曰君以使民/自尊民以事君自生申言君
 民之相須者如此欲太甲不敢忽也無毋同伊尹又
[010-10a]
 言君民之使事雖有貴賤不同至於取人為善則初
 無貴賤之間蓋天以一理賦之於人散為萬善人君
 合天下之萬善而後理之一者可全也苟自大而狹
 人匹夫匹婦有一不得自盡於上則一善不備而民
 主亦無與成厥功矣伊尹於篇終致其警戒之意而
 言外之㫖則又推廣其所謂一者如此蓋道體之純
 全聖功之極致也嘗因是言之以為精粹無雜者一
 也終始無間者一也該括萬善者一也一者通古今
[010-10b]
 達上下萬化之原萬事之幹語其理則無二語其運
 則無息語其體則并包而無所遺也咸有一徳之書
 而三者之義悉備前乎伏羲堯舜禹湯後乎文武周
 公孔子同一揆也
 集說王氏樵曰人君苟有自廣狹人之心則豈能主/善為師乎惟主善為師之量則必使匹夫匹婦
 無不獲自盡而始無一善之遺然帝王豈能人人而/延見之日日而咨訪之只是吾之聰明不蔽樂善無
 倦則凡政事所接無非延納之地民情所達皆吾感/觸之機爾聖人以己不能盡匹夫匹婦之善為懼而
 後以匹夫匹婦不被己之澤為恥譬之/天能包羅萬物而後萬物咸被其澤也
[010-11a]
 總論孔氏頴達曰此篇終始皆言一徳之事發首至/陳戒于徳敘其作戒之由已下皆戒辭也徳者
 内得於心行得其理既得其理執之必固不更至差/貳是之謂一徳也經云徳惟一動罔不吉徳二三動
 罔不凶是不二三則為一徳也又曰終始惟一時乃/日新言守一必須固也太甲新始即政伊尹恐其二
 三故專以一徳為戒○金氏履祥曰首論天命之靡/定以徳之常不常為存亡之分常即一也以桀之亡
 商之興證之又以一與二三所以致興亡於天者總/之遂勉太甲以一徳之工夫既勉君之一徳又求臣
 之一徳而以惟和惟一總之協于克一則一徳所以/能擇天下之善而時天下之中焉者俾萬姓以下則
 一徳之效以終常徳保位之語嗚呼以下又推其餘/意警戒以終之終始相生其為書未有明整於此者
  盤庚上
[010-11b]
   集傳盤庚陽甲之弟自祖乙都耿圯於河水盤
   庚欲遷於殷而大家世族安土重遷胥動浮言
   小民雖蕩析離居亦惑於利害不適有居盤庚
   喻以遷都之利不遷之害上中二篇未遷時言
   下篇既遷後言王氏曰上篇告羣臣中篇告庶
   民下篇告百官族姓左傳謂盤庚之誥實誥體
   也三篇今文古文皆有但今文三篇合為一
   集說朱子語類問商書又卻較分明曰盤庚依/舊難曉曰不知怎生地盤庚要恁地遷那
[010-12a]
   都曰他不復更說那事頭只是當時小民被害/而大姓之屬安於土而不肯遷故說得如此○
   史記盤庚祖乙之曾孫也歴祖乙子祖辛祖辛/子開甲開甲弟祖丁開甲子南庚祖丁子陽甲
   及盤庚凡七世都耿矣亳殷亳之殷地殷者亳/之别名在河南耿在河北○王氏樵曰王氏因
   上篇有斆民由在位之語中篇有話民之弗率/有衆咸造之語下篇有歴告爾百姓于朕志邦
   伯師長百執事之語百姓蔡氏謂為畿内民庶/而百官族姓亦在其中也故大畧如此分之其
   實上篇首三節亦本告民次乃提臣而專告之/雖曰告臣亦本對民而告之使同聴也故蔡氏
   曰衆者臣/民咸在也
盤庚遷于殷民不適有居率籲衆慼出矢言
[010-12b]
 集傳殷在河南偃師適往籲呼矢誓也史臣言盤庚
 欲遷于殷民不肻往適有居盤庚率呼衆憂之人出
 誓言以喻之如下文所云也○周氏曰商人稱殷自
 盤庚始自此以前惟稱商自盤庚遷都之後於是殷
 商兼稱或只稱殷也
 集說黄氏度曰民不趨令適新邑之居人皆重遷若/曰可與樂成難與慮始勿恤可也然古人終不
 肻違衆而獨舉以智力求濟必使/盡知其為不可不遷而聴命焉
曰我王來既爰宅于兹重我民無盡劉不能胥匡以生
[010-13a]
卜稽曰其如台
 集傳曰盤庚之言也劉殺也盤庚言我先王祖乙來
 都于耿固重我民之生非欲盡致之死也民適不幸
 蕩析離居不能相救以生稽之於卜亦曰此地無若
 我何言耿不可居決當遷也
 集說林氏之竒曰古者將遷國必以卜定之如緜詩/曰爰始爰謀爰契我龜曰止曰時築室于兹衛
 文楚邱之遷亦云降觀于桑卜云其吉是也○申氏/時行曰不能胥匡以生是人事固當遷而稽之於卜
 是天命又/必當遷也
[010-13b]
先王有服恪謹天命兹猶不常寧不常厥邑于今五邦
今不承于古罔知天之斷命矧曰其克從先王之烈
 集傳服事也先王有事恪謹天命不敢違越先王猶
 不敢常安不常其邑于今五遷厥邦矣今不承先王
 而遷且不知上天之斷絶我命况謂其能從先王之
 大烈乎詳此言則先王遷徙亦必有稽卜之事仲丁
 河亶甲篇逸不可考矣五邦漢孔氏謂湯遷亳仲丁
 遷囂河亶甲居相祖乙居耿并盤庚遷殷為五邦然
[010-14a]
 以下文今不承于古文勢考之則盤庚之前當自有
 五遷史記言祖乙遷邢或祖乙兩遷也地理今釋五/邦亳囂相耿
 殷也亳見湯誥囂史記作隞並音敖字水經注云敖/山上有城即殷仲丁之所遷秦置倉于其中亦曰敖
 倉城敖山在今河南開封府滎澤縣西北相亦名故/殷城括地志云故殷城在相州内黄縣今屬直隷大
 名府東南十三里即河亶甲所築都之是也耿城在/今山西平陽府吉州南隋置耿州于此以祖乙遷耿
 為名史記索隱云祖乙遷于邢邢音耿近代本亦作/耿今河東皮氏縣有耿鄉蔡傳以祖乙兩遷分耿邢
 為二非也殷即西/亳亦詳見湯誥
 集說薛氏肇明曰不遷故罔知天之斷命則遷乃天/欲永我命也不遷故不克從先王之烈則遷乃
[010-14b]
 欲紹復先/王之業也
若顛木之有由蘖天其永我命于兹新邑紹復先王之
大業厎綏四方
 集傳顛仆也由古文作甹木生條也魏氏了翁曰左/傳注木再萌芽
 謂之由故云楚其復由又昭八年今在析木之津猶/將復由韻書蘖本作今作枿槁木之餘也馬氏云
 顛木而肄/生曰枿顛木譬耿由蘖譬殷也言今自耿遷殷若
 已仆之木而復生也天其將永我國家之命於殷以
 繼復先王之大業而致安四方乎
[010-15a]
 集說陳氏大猷曰承天命復祖業綏四方三/者盤庚圖遷之本意故史總述於篇首
盤庚斆于民由乃在位以常舊服正法度曰無或敢伏
小人之攸箴王命衆悉至于庭
 集傳斆教服事箴規也耿地潟鹵墊隘而有沃饒之
 利故小民苦於蕩析離居而巨室則總於貨寳惟不
 利於小民而利於巨室故巨室不悅而胥動浮言小
 民眩於利害亦相與咨怨間有能審利害之實而欲
 遷者則又往往為在位者之所排擊阻難不能自達
[010-15b]
 於上盤庚知其然故其教民必自在位始而其所以
 教在位者亦非作為一切之法以整齊之惟舉先王
 舊常遷都之事以正其法度而已然所以正法度者
 亦非有他焉惟曰使在位之臣無或敢伏小人之所
 箴規焉耳蓋小民患潟鹵墊隘有欲遷而以言箴規
 其上者汝毋得遏絶而使不得自達也衆者臣民咸
 在也史氏將述下文盤庚之訓語故先發此
 集說陳氏大猷曰法度如朝市室廬之營建道路頓/宿之部分去舊即新之區畫之類遵故事則人
[010-16a]
 情不駭達微辭則人情不壅此遷都之大綱史特先/舉之○金氏履祥曰民之不欲遷者皆在位者訹之
 其欲遷者又在位者蔽之教民必由乃在位正其源/也曰無或敢伏小人之攸箴防其蔽也常舊之服蓋
 先王遷都故事正其法/度者今日遷都規模也
王若曰格汝衆予告汝訓汝猷黜乃心無傲從康
 集傳若曰者非盡當時之言大意若此也汝猷黜乃
 心者謀去汝之私心也無與毋同毋得傲上之命從
 己之安蓋傲上則不肻遷從康則不能遷王氏安石/曰無傲戒
 之以無違王命無從康/戒之以無即安其故處二者所當黜之私心也此雖
[010-16b]
 盤庚對衆之辭實為羣臣而發以斆民由在位故也
 集說陳氏經曰違王命而不肻從懐苟安而不為後/日慮當時羣臣所以不遷其病根在此二者故
 直指其病/而戒之
古我先王亦惟圖任舊人共政王播告之修不匿厥指
王用丕欽罔有逸言民用丕變今汝聒聒起信險膚予
弗知乃所訟
 集𫝊逸過也盤庚言先王亦惟謀任舊人共政王播
 告之修則奉承于内而能不隱匿其指意故王用大
[010-17a]
 敬之宣化于外又無過言以惑衆聴故民用大變今
 爾在内則伏小人之攸箴在外則不和吉言于百姓
 譊譊多言凡起信於民者皆險陂膚淺之說王氏安/石曰不
 夷之謂險不衷之謂膚○王氏樵曰言/不出於中正為險無深謀逺慮為膚我不曉汝所
 言果何謂也詳此所謂舊人者世臣舊家之人非謂
 老成人也蓋沮遷都者皆世臣舊家之人下文人惟
 求舊一章可見
 集說孔氏頴達曰此篇所言先王皆謂成湯以來諸/賢王也下言神后高后者指謂湯耳此既言先
[010-17b]
 王下句王播告之王用丕欽蒙上之先不言先省文/也○陳氏櫟曰民用丕變以前謂先王時世家舊人
 能使上敬下化如此下文責今世家不能然也○俞/氏鯤曰大家勢重望尊民之耳目所屬導以罔逸之
 言固能使之丕變導以險膚之言亦能使之起信○/姚氏舜牧曰凡一遇播告即將朝廷徳意傳宣於下
 使四海曉然見君上之心這是不匿厥指如中間民/未遍曉又委曲告以利害之故並不出一浮言眩惑
 衆聴這是/罔有逸言
非予自荒兹徳惟汝含徳不惕予一人予若觀火予亦
拙謀作乃逸
 集傳荒廢也逸過失也盤庚言非我輕易遷徙自荒
[010-18a]
 廢此徳惟汝不宣布徳意孔氏頴達曰汝含/蔵此意謂我不知不畏懼
 於我我視汝情明若觀火我亦拙謀不能制命而成
 汝過失也
 集說胡氏士行曰言予非欲棄徳而用刑者也而汝/含吾徳而不我畏是吾拙謀致汝之逸也訓責
 之辭云爾○陳氏櫟曰含徳掩晦遮蔽意與不匿厥/指正相反不惕一人即傲上也成乃安逸即從康也
若網在綱有條而不紊若農服田力穡乃亦有秋
 集𫝊紊亂也綱舉則目張喻下從上小從大申前無
 傲之戒勤於田畝則有秋成之望喻今雖遷徙勞苦
[010-18b]
 而有永建乃家之利申前從康之戒
 集說申氏時行曰上二句是喻以從遷之義所以責/其聴命而無傲上也下二句是喻以從遷之利
 所以誘其趨事而無從康也蓋君者臣之綱君令臣/共而綱紀秩然其有敘猶在綱而有條不紊也勞者
 逸之本先難後獲而乃家自為之永建猶農之服田/力穡而有秋也○鍾氏天才曰當時羣臣不肻從遷
 者不過任一己之私而不知事君之大義故以義責/之貪一時之安而不知後日之逺利故以利動之
汝克黜乃心施實徳于民至于婚友丕乃敢大言汝有
積徳
 集𫝊蘇氏曰商之世家大族造言以害遷者欲以苟
[010-19a]
 悅小民為徳也故告之曰是何徳之有汝曷不去汝
 私心施實徳于民與汝婚姻僚友乎勞而有功此實
 徳也汝能勞而有功則汝乃敢大言曰我有積徳曰
 積徳云者亦指世家大族而言申前汝猷黜乃心之
 戒
 集說林氏之竒曰彼其所以媒利自營者徒以為婚/姻僚友之計而不能為民深謀逺慮苟能黜其
 私心施實徳于民則民受其賜而汝之婚友亦皆受/其賜矣○黜私心以施實徳欲其以徳愛人不出於
 姑息也○夏氏僎曰先王時汝祖父率民以遷今汝/又率民遷是世有積徳及人也○陳氏大猷曰不遷
[010-19b]
 則徇人情而患在後雖若愛民實害民也遷則若拂/人情而利在後雖若勞民實福民也在位以使民不
 遷為有徳於民故戒之如此此/章總告以利下二章分告以害
乃不畏戎毒于逺邇惰農自安不昬作勞不服田畝越
其罔有黍稷
 集傳戎大昬強也汝不畏沈溺大害於逺近而憚勞
 不遷如怠惰之農不強力為勞苦之事不事田畝安
 有黍稷之可望乎此章再以農喻申言從康之害
 集說孔氏頴達曰惰農對上服田力穡而反言之○/林氏之竒曰此篇文勢大抵反覆辯論相傾成
[010-20a]
 文既曰若農服田力穡乃亦有秋又曰惰農自安不/昬作勞不服田畝越其罔有黍稷既曰予若觀火又
 曰若火之燎于原文雖渙散而意實相貫以是知盤/庚之言雖佶屈聱牙不可遽曉然反覆求之於人情
 則近/也
汝不和吉言于百姓惟汝自生毒乃敗禍姦宄以自災
于厥身乃既先惡于民乃奉其恫汝悔身何及相時憸
民猶胥顧于箴言其發有逸口矧予制乃短長之命汝
曷弗告朕而胥動以浮言恐沈于衆若火之燎于原不
可嚮邇其猶可撲滅則惟爾衆自作弗靖非予有咎
[010-20b]
 集傳吉好也先惡謂惡之先也林氏之竒曰不導民/以遷而先不樂遷是
 謂先/惡奉承恫痛陳氏大猷曰不急去之乃奉而/養之猶安其危利其菑之意相視
 也憸民小民也逸口過言也逸口尚可畏况我制爾
 生殺之命可不畏乎恐謂恐動之以禍患沈謂沈陷
 之於罪惡不可嚮邇其猶可撲滅者言其勢焰雖盛
 而殄滅之不難也潘氏士遴曰視爾有觀火/之明故制爾有滅火之勢靖安咎
 過也則惟爾衆自為不安非我有過也此章反覆辯
 論申言傲上之害
[010-21a]
 集說林氏之竒曰詩辭之輯矣辭之懌矣辭輯則所/謂和言也辭懌則所謂吉言也○臣有嘉謀嘉
 猷則入告爾后于内爾乃順之于外盤庚之羣臣反/是故責之謂汝苟心知遷都之未為利又何不入告
 于我而乃相摇動浮言○張氏九成曰毒曰自生禍/敗姦宄曰自災言非自外來皆汝自取之罪也○時
 氏瀾曰觀奉其恫悔何及之言見盤庚恩意之周/既厯數其戀土懐安之情至此乃開其自悔之路
遲任有言曰人惟求舊器非求舊惟新
 集傳遲任古之賢人林氏之竒曰遲任鄭氏曰古之/賢史案論語周任有言曰馬總
 以謂周之良史蓋古之史必賢而有文者為之故多/立言以為法於世以遲任為賢史料必有據而云耳
 蘇氏曰人舊則習器舊則敝當常使舊人用新器也
[010-21b]
 今案盤庚所引其意在人惟求舊一句而所謂求舊
 者非謂老人但謂求人於世臣舊家云耳詳下文意
 可見若以舊人為老人又何侮老成人之有
 集說張氏九成曰器惟新者但以證人求舊爾故下/文繼以乃祖父非以器喻新邑也○王氏樵曰
 引此結前圖任及起下不敢動用非罰非徳之意○/申氏時行曰曰器非求舊者只是言用器之道不可
 施之於用人以見/舊人之當任耳
古我先王暨乃祖乃父胥及逸勤予敢動用非罰世選
爾勞予不掩爾善兹予大享于先王爾祖其從與享之
[010-22a]
作福作災予亦不敢動用非徳
 集傳胥相也敢不敢也非罰非所當罰也世非一世
 也勞勞于王家也掩蔽也言先王及乃祖乃父相與
 同其勞逸我豈敢動用非罰以加汝乎世簡爾勞不
 蔽爾善兹我大享于先王爾祖亦以功而配食於廟
 先王與爾祖父臨之在上質之在旁作福作災皆簡
 在先王與爾祖父之心我亦豈敢動用非徳以加汝
 乎
[010-22b]
 集說孔氏安國曰配食於廟大享烝嘗也○孔氏穎/逹曰大享于先王謂天子祭宗廟也古者天子
 錄功臣配食於廟故臣之先祖得與享之也此殷時/已然知烝嘗有功臣與祭者案周禮司勳云凡有功
 者銘書於王之太常祭於大烝司勳詔之是也嘗是/烝之類○陳氏經曰此見盤庚賞罰並用既不敢用
 非理之罰又不敢用非徳之賞盤庚之心惟有大公/至正而已○陳氏櫟曰此以羣臣世有勳勞當與國
 同休戚者感動之乃申/言前圖任舊人之意
予告汝于難若射之有志汝無侮老成人無弱孤有幼
各長于厥居勉出乃力聼予一人之作猷
 集傳難言謀遷徙之難也蓋遷都固非易事而又當
[010-23a]
 時臣民傲上從康不肯遷徙然我志決遷若射者之
 必於中有不容但已者弱少之也意當時老成孤幼
 皆有言當遷者故戒其老成者不可侮孤幼者不可
 少之也爾臣各謀長逺其居勉出汝力以聼我一人
 遷徙之謀也
 集說蘇氏軾曰有又通猶言孤與幼也○黄氏度曰/公卿大夫各有封邑而為之長當率其民勉出
 力以聴命作猷言遷都有道於此作興之也○胡氏/士行曰老成則知久安之計而欲遷孤幼則受水之
 害而欲遷即小/人之攸箴者
[010-23b]
無有逺邇用罪伐厥死用徳彰厥善邦之臧惟汝衆邦
之不臧惟予一人有佚罰
 集傳用罪猶言為惡用徳猶言為善也伐猶誅也言
 無有遠近親疎凡伐死彰善惟視汝為惡為善如何
 爾邦之善惟汝衆用徳之故邦之不善惟我一人失
 罰其所當罰也
 集說張氏九成曰不從遷/者罪也從遷者善也
凡爾衆其惟致告自今至于後日各恭爾事齊乃位度
[010-24a]
乃口罰及爾身弗可悔
 集傳致告者使各相告戒也吕氏祖謙曰當時所告/惟在庭之人故使之轉
 相告/語自今以往各敬汝事整齊汝位法度汝言不然
 罰及汝身不可悔也
 集說孫氏覺曰恭爾事則無傲上齊乃位則無從康/度乃口則無浮言三者盤庚所深戒也○時氏
 瀾曰盤庚本無刑人之意恐人見其/勤懇遂以為不能用刑故露此意
  盤庚中
   集說金氏履祥曰中篇之誥喻民為詳蓋遷徙/之際民亦勞止或有再動于浮言者○馬
[010-24b]
   氏明衡曰此篇只反覆懇惻至云崇降罪疾乃/祖乃父乃斷棄汝皆是即其平日之所嚴事而
   畏信者以開悟之非即以刑罰加之也惟亂政/具乃貝玉之臣則必欲加之以刑而亦出其乃
   祖乃父之意非/一人之私也
盤庚作惟涉河以民遷乃話民之弗率誕告用亶其有
衆咸造勿䙝在王庭盤庚乃登進厥民
 集傳作起而將遷之辭殷在河南故涉河誕大亶誠
 也孔氏安國曰大/告用誠於衆咸造皆至也勿䙝戒其毋得䙝慢
 也此史氏之言蘇氏曰民之弗率不以政令齊之而
[010-25a]
 以話言曉之盤庚之仁也
 集說林氏之奇曰秦風無衣之詩曰與子偕作與子/偕行作與行字蓋是一義是將行而渡河耳非
 有他義也○傳曰未言而信信在言前誕告用亶然/後登進厥民而告之可謂信在言前矣○吕氏祖謙
 曰已離舊邦未至新邑則王庭蓋道路行宫如周禮/掌次是也班次臣在前民在後故升進其民於前而
 告之○申氏時行曰誕告用亶包一/篇而言曰亶者惟誠可以動物也
曰明聼朕言無荒失朕命
 集傳荒廢也
 集說王氏肻堂曰明聴者勉之於方受/之時無荒失者戒之於既受之後
[010-25b]
嗚呼古我前后罔不惟民之承保后胥慼鮮以不浮于
天時
 集傳承敬也蘇氏曰古謂過為浮浮之言勝也后既
 無不惟民之敬故民亦保后相與憂其憂雖有天時
 之災鮮不以人力勝之也林氏曰憂民之憂者民亦
 憂其憂罔不惟民之承憂民之憂也保后胥慼民亦
 憂其憂也
 集說林氏之奇曰諸說皆以浮為行竊謂蘇氏為勝/其說與上下文相貫古人謂名勝實為名浮於
[010-26a]
 實而又有天人相勝之說天之降災於人宜其國遂/至于危敗禍亂而不可救而先后能與其民同心協
 力擇利而遷是以安存/其天時者矣○金氏履 無虞是修其人事而能勝/曰首明先王君民相體一
 篇大意○鍾氏天才曰上下協和既足以挽/回乎天心而備禦有道又足以潜消乎天變
殷降大虐先王不懐厥攸作視民利用遷汝曷弗念我
古后之聞承汝俾汝惟喜康共非汝有咎比于罰
 集傳先王以天降大虐不敢安居其所興作視民利
 當遷而已爾民何不念我以所聞先王之事凡我所
 以敬汝使汝者惟喜與汝同安爾孔氏頴達曰惟歡/喜安樂皆與汝共
[010-26b]
 之/非為汝有罪比于罰而謫遷汝也
 集說姚氏舜牧曰遷國原是極難的事然到時勢之/窮但將利害二字分勘明白必從其利必去其
 害要歸於康民而已易曰利用為依遷國又曰說以/先民民忘其勞正此視民利用遷惟喜康共之說也
 ○來氏宗道曰先王遷徙興作因民所利此民之所/共聞者以所聞先王者而念我則知我今日圖遷之
 意矣民利者舍陷溺之危而趨生全/之地也承汝承字與惟民之承同
予若籲懐兹新邑亦惟汝故以丕從厥志
 集傳我所以招呼懐來于此新邑者亦惟以爾民蕩
 析離居之故欲承汝俾汝康共以大從爾志也袁氏/黄曰
[010-27a]
 從民一時之欲者其從小從民/永建之利者其從大故曰丕從或曰盤庚遷都民咨
 胥怨而此以為丕從厥志何也蘇氏曰古之所謂從
 衆者非從其口之所不樂而從其心之所不言而同
 然者夫趨利而避害捨危而就安民心同然也殷亳
 之遷實斯民所利特其一時為浮言摇動怨咨不樂
 使其即安危利害之實而反求其心則固其所大欲
 者矣
 集說劉氏克莊曰思患豫防君之逺慮安土懐居民/之淺見亳邑之遷臨以君令孰敢不從而盤庚
[010-27b]
 不然曰天時曰大虐謂天時當遷非人所能為也曰/古我前后曰古后之聞謂先王常遷非自我作古也
 曰先王不懐雖先王不思此土矣曰視民利用遷曰/惟喜康共蓋欲利汝非以害汝欲汝安且樂非欲汝
 勞且怨也曰惟民之承曰承汝曰惟汝故曰丕從厥/志皆屈已以順民非彊民以從已也古者行利民之
 政尚恐人情之疑信必耳提面命使之洞曉此盤庚/所以為賢王也歟○金氏履祥曰此二節言君之體
 民/
今予將試以汝遷安定厥邦汝不憂朕心之攸困乃咸
大不宣乃心欽念以忱動予一人爾惟自鞠自苦若乘
舟汝弗濟臭厥載爾忱不屬惟胥以沈不其或稽自怒
[010-28a]
曷瘳
 集傳上文言先王惟民之承而民亦保后胥慼今我
 亦惟汝故安定厥邦而汝乃不憂我心之所困杜氏/偉曰
 朕心攸困言憂民不/安居而至於困鬱也乃皆不宣布腹心欽念以誠感
 動於我爾徒為此紛紛自取窮苦譬乘舟不以時濟
 必敗壊其所資今汝從上之誠間斷不屬姚氏舜牧/曰有忱不
 加欽念便是/爾忱不屬安能有濟惟相與以及沈溺而已詩曰
 其何能淑載胥及溺正此意也利害若此爾民而罔
[010-28b]
 或稽察焉王氏樵曰稽者所謂即安危/利害之實而反求其心也是雖怨疾忿
 怒何損於困苦乎
 集說申氏時行曰安定厥邦申安民生從民志言蓋/民生安國與之俱安民志定國與之俱定也
汝不謀長以思乃災汝誕勸憂今其有今罔後汝何生
在上
 集傳汝不為長久之謀以思其不遷之災是汝大以
 憂而自勸也孟子曰安其危而利其災樂其所以亡
 勸憂之謂也有今猶言有今日也罔後猶言無後日
[010-29a]
 也上天也今其有今罔後是天斷棄汝命汝有何生
 理於天乎下文言迓續乃命于天蓋相首尾之辭
 集說金氏履祥曰此二節言民不體君祇以自悞○/王氏綱振曰利者民所欲安者民所懐然所欲
 有甚於此者生命也故以何/生續命大利害大安危動之
今予命汝一無起穢以自臭恐人倚乃身迂乃心
 集傳爾民當一心以聴上無起穢惡以自臭敗恐浮
 言之人倚汝之身迂汝之心黄氏度曰不服常業身/偏倚矣不則徳義心迂
 曲/矣使汝邪僻而無中正之見也
[010-29b]
 集說王氏肯堂曰是非無兩在利害無兩從心有定/主則不迷於正直之塗身有定歸則不蹈於邪
 僻之地不然身心非所自有顛倒迷惑趨於禍患如/起穢以自臭豈他人能敗之哉蓋不一則無中正之
 見而人得倚之迂之倚者使汝害不能避利不能趨/而失其持身之則迂者使汝以利為害以害為利而
 失其制/心之宜
予迓續乃命于天予豈汝威用奉畜汝衆
 集傳我之所以遷都者正以迎續汝命于天林氏之/奇曰是
 亦將修人事以/勝天之降災也予豈以威脅汝哉用以奉養汝衆而
 已
[010-30a]
 集說林氏之奇曰天之應物禍福吉凶之來皆以類/至而聴其自取爾初未嘗容心於其間故其命
 靡常聖人治天下能轉禍而為福去凶而為吉其至/於將危將亂之際而皆有續之之道焉故伊川先生
 有言曰天命不可易也然/有可易者惟有徳者能之
予念我先神后之勞爾先予丕克羞爾用懐爾然
 集傳神后先王也羞養也即上文畜養之意言我思
 念我先神后之勞爾先人我大克羞養爾者用懐念
 爾故也
 集說金氏履祥曰此三節言我之體民亦體先王之/意○申氏時行曰言保后胥慼竭力從遷我后
[010-30b]
 之勞爾先人亦甚矣予念之不忘故大能養爾者惟/以爾為先民子孫念先民以及于爾所以不忘為汝
 謀也汝又何以不從乎蓋盤庚之意以己如先王而/欲民之如其祖父民縱不能體君之心亦當知率祖
 攸行/也
失于政陳于兹高后丕乃崇降罪疾曰曷虐朕民
 集傳陳久崇大也耿圮而不遷以病我民是失政而
 久于此也高后湯也湯必大降罪疾於我曰何為而
 虐害我民蓋人君不能為民圖安是亦虐之也
 集說馬氏森曰當遷之義質諸鬼神而無疑不遷之/罪質諸鬼神而無宥其嚴之者至矣政即遷都
[010-31a]
 之政失于政一節言君不遷則君有罪/而先王不宥之以見今日不得不遷也
汝萬民乃不生生暨予一人猷同心先后丕降與汝罪
疾曰曷不暨朕幼孫有比故有爽徳自上其罰汝汝罔
能迪
 集傳樂生興事則其生也厚是謂生生先后泛言商
 之先王也幼孫盤庚自稱之辭比同事也爽失也言
 汝民不能樂生興事與我同心以遷我先后大降罪
 疾於汝曰汝何不與朕幼小之孫同遷乎故汝有失
[010-31b]
 徳自上其罰汝汝無道以自免也黄氏度曰自上降/罰於汝汝無能迪
 吉/矣
 集說金氏履祥曰此節言民不體君之罪○劉氏/應秋曰猷即遷徙之謀同心即康共之心也
古我先后既勞乃祖乃父汝共作我畜民汝有戕則在
乃心我先后綏乃祖乃父乃祖乃父乃斷棄汝不救乃

 集傳既勞乃祖乃父者申言勞爾先也汝共作我畜
 民者汝皆為我所畜之民也戕害也綏懐來之意謂
[010-32a]
 汝有戕害在汝之心我先后固已知之懐來汝祖汝
 父汝祖汝父亦斷棄汝不救汝死也
 集說金氏履祥曰此節言君民相體之義以申明民/不體君之罪○鍾氏天才曰民不從遷不惟得
 罪於先王而且得/罪於其祖父也
兹予有亂政同位具乃貝玉乃祖乃父丕乃告我高后
曰作丕刑于朕孫迪高后丕乃崇降弗祥
 集傳亂治也具多取而兼有之謂言若我治政之臣
 所與共天位者不以民生為念而務富貝玉者孔氏/頴達
[010-32b]
 曰貝者水蟲古人取其甲以為貨如今之用錢然是/行用之貨也貝玉物之最貴者責其貪財故舉二物
 言/之其祖父亦告我成湯作丕刑于其子孫啓成湯丕
 乃崇降弗祥而不赦也此章先儒皆以為責臣之辭
 然詳其文勢曰兹予有亂政同位則亦對民庶責臣
 之辭非直為羣臣言也案上四章言君有罪民有罪
 臣有罪我高后與爾民臣祖父一以義斷之無所赦
 也王氏曰先王設教因俗之善而導之反俗之惡而
 禁之方盤庚時商俗衰士大夫棄義即利故盤庚以
[010-33a]
 具貝玉為戒此反其俗之惡而禁之者也自成周以
 上莫不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故其俗皆嚴鬼神
 以經考之商俗為甚故盤庚特稱先后與臣民之祖
 父崇降罪疾為告此因其俗之善而導之者也
 集說孔氏頴達曰原神之意而為之辭以懼其子孫/耳○朱子語類問盤庚言其先王與其羣臣之
 祖父若真有物在其上降災降罰與之周旋従事日/用之間者竊謂此亦大槩言理之所在質諸鬼神而
 無疑耳而殷俗尚鬼故以其深信者導之夫豈亦真/有一物耶曰鬼神之理聖人蓋難言之謂真有一物
 固不可謂非真有一物亦不可若未能曉然見得且/缺之可也○時氏瀾曰根本之病非發其根本之良
[010-33b]
 心何以能治敬畏祖父者人之良心也盤庚提其祖/父而言之敬畏之心豈不油然而顧戀財寳之念輕
 矣○陳氏櫟曰神后言神靈在天高后言功徳崇高/與先后皆指先王之遷都者言之大意言我不率民
 以遷先王必罪我汝不從上以遷不/特先王罪汝汝之祖父亦禍汝矣
嗚呼今予告汝不易永敬大恤無胥絶逺汝分猷念以
相從各設中于乃心
 集傳告汝不易即上篇告汝于難之意孔氏安國曰/凡所言皆不
 易之事○孔氏頴達曰此易讀/為難易之易不易言其難也大恤大憂也今我告
 汝以遷都之難汝當永敬我之所大憂念者君民一
[010-34a]
 心然後可以有濟苟相絶逺而誠不屬則殆矣分猷
 者分君之所圖而共圖之分念者分君之所念而共
 念之相從相與也中者極至之理陳氏師凱曰無過/不及舉天下無以
 加之故謂之/極至之理各以極至之理存于心則知遷徙之議
 為不可易而不為浮言横議之所動摇也
 集說王氏樵曰前曰一此曰中民心皆有一民心皆/有中聖賢理㑹利害處即義理故隨事而有不
 偏之凖不/二之則
 附錄孔氏頴達曰鄭云我所以告汝者不變易言/必行之謂盤庚自道己言必不改易與孔異
[010-34b]
乃有不吉不迪顛越不恭暫遇姦宄我乃劓殄滅之無
遺育無俾易種于兹新邑
 集傳乃有不善不道之人顛隕踰越不恭上命者孔/氏
 頴達曰隕越是/遺落廢失之意及暫時所遇為姦為宄成十七年左/傳曰亂在外
 為姦在/内為宄劫掠行道者我小則加以劓孔氏穎達曰五/刑截鼻為劓
 大則殄滅之無有遺育毋使移其種孔氏穎達曰易/種相染易也惡
 種在善人之中則/善人亦變易為惡于此新邑也遷徙道路間關恐姦
 人乘隙生變故嚴明號令以告勅之
[010-35a]
 集說黄氏度曰遷徙之際固當明法禁而况嘗有/異論動摇或恐姦邪乘間而作必當周防也
往哉生生今予將試以汝遷永建乃家
 集傳往哉往新邑也方遷徙之時人懐舊土之念而
 未見新居之樂故再以生生勉之振起其怠惰而作
 其趨事也試用也今我將用汝遷永立乃家為子孫
 無窮之業也
 集說劉氏克莊曰曰往哉生生曰汝何生在上曰汝/萬民乃不生生凡三言之謂遷以利民非止利
 君也曰今予將試以汝遷安定厥邦曰今予將試以/汝遷永建乃家凡再言之謂將為臣民建家非止為
[010-35b]
 國定都也○陳氏櫟曰生生生養不窮之道也末二/句應前安定厥邦前以邦言此以家言互文見意民
 惟邦本本固邦寧必民家/永建而後邦國安定也
  盤庚下
   集說林氏之奇曰此篇盤庚既遷猶恐民情未/盡喻其意故復為之反覆告諭申前篇之
   義推其赤心以與斯民同其勞逸共其好惡未/嘗致疑於其間蓋其愛民惻怛之意充實於中
   而優游寛大之語發見於/外皆其心之所誠然者也
盤庚既遷奠厥攸居乃正厥位綏爰有衆
 集傳盤庚既遷新邑定其所居正君臣上下之位慰
[010-36a]
 勞臣民遷徙之勞以安有衆之情也此史氏之言
 集說王氏炎曰定居謂君有寢廟臣有邑宅民有㕓/里○王氏樵曰居者官府民㕓井邑之居位者
 君卿大夫士民上下之位既奠其居乃各正其分首/呼集慰勞而安之○孫氏繼有曰新都草昧之初名
 分不可以不正間關遷徙之後衆情不可以不綏正/者正其體統無使紊亂之謂綏者慰其勞苦無使猜
 疑之謂有衆兼臣民而/言此篇多綏衆之辭
曰無戲怠懋建大命
 集傳曰盤庚之言也大命非常之命也遷國之初臣
 民上下正當勤勞盡瘁趨事赴功以為國家無窮之
[010-36b]
 計故盤庚以無戲怠戒之以建大命勉之
 集說林氏之奇曰中篇曰予迓續乃命于天既遷而/告之曰懋建大命言我雖能續汝命于天汝心
 能無戲怠然後可以立汝之命也○吳氏澄曰無戲/欲其敬事無怠欲其勤事大命兼民命國命而言建
 命謂命雖在天立之在我使使民有以遂其生國有以/永其祚也當時傲上從康習習於戲怠未遷則以為憚
 既遷則以為足不復為自/勉自立之計故以此戒之
今予其敷心腹腎腸歴告爾百姓于朕志罔罪爾衆爾
無共怒協比讒言予一人
 集傳歴盡也百姓畿内民庶百官族姓亦在其中
[010-37a]
 集說黄氏度曰遷事百姓容有不能盡知吾心者浮/言胥動今悉無罪汝○吳氏澄曰敷心腹腎腸
 謂無一不布露也臣民雖既遷盤庚猶慮其強從/上命非出本心怨怒未忘故明白洞達以釋其疑
古我先王將多于前功適于山用降我凶徳嘉績于朕

 集傳古我先王湯也適于山往于亳也契始居亳其
 後屢遷成湯欲多于前人之功王氏樵曰湯以亳而/興王業王業之興是
 多于前/人之功故復往居亳案立政三亳鄭氏曰東成臯南
 轘轅西降谷以亳依山故曰適于山也降下也黄氏/度曰
[010-37b]
 猶今言/減少也依山地高水下而無河圮之患故曰用下我
 凶徳嘉績美功也孔氏安國曰下去凶惡/之徳立善功於我國
 集說金氏履祥曰此章謂亳殷之地高爽依山古我/先王將恢大前人之烈是以建都于亳用降我
 凶徳猶傳所謂有汾澮以流其惡國語所謂沃土民/不才瘠土民好義之意蓋消斯民沈溺重墜之疾而
 絶後世驕奢淫侈之風也○吳氏澄曰凶徳謂民受/水患適亳依山自此民獲其吉所以降其凶徳又成
 美功於我邦謂湯由/亳而興有天下也
今我民用蕩析離居罔有定極爾謂朕曷震動萬民以

[010-38a]
 集傳今耿為河水圮壊沈溺墊隘民用蕩析離居無
 有定止將陷於凶徳而莫之救爾謂我何故震動萬
 民以遷也
 集說孔氏安國曰言皆不明已本心○時氏瀾曰民/無逺慮未見水害而不欲遷猶可今既蕩析離
 居矣猶憚於遷何也瀕水之民水至則憂水去則忘/之極者止也水所圮壊已無所止其身矣尚不自覺
 姑欲苟安反謂我何為震動萬民以遷民既出此/言豈不自疑述其所言無復他意使之釋然也
肆上帝將復我高祖之徳亂越我家朕及篤敬恭承民
命用永地于新邑
[010-38b]
 集傳乃上天將復我成湯之徳而治及我國家我與
 一二篤敬之臣時氏瀾曰篤敬者/同心同徳之人也敬承民命用長居
 于此新邑也
 集說時氏瀾曰所以遷者蓋上帝將復我高祖成湯/之徳以治我家亳邑湯之舊都盤庚非特欲復
 成湯之故業蓋將復成湯之法度紀綱聖人所居風/聲氣習尚有可考求之以為治也○申氏時行曰此
 言已之遷都實天意所在正對上曷震句曰上帝者/盤庚不敢以為己功而擬先王故歸之天也朕及篤
 敬即復祖徳而治國家之事篤敬是審利害之實而/謀其遷者忠誠體國之臣也恭承民命即迓續乃命
 之意言君臣一心致敬以承續民命使/趨利避害舍危就安用長居于新邑也
[010-39a]
肆予冲人非廢厥謀弔由靈各非敢違卜用宏兹賁
 集傳冲童弔至由用靈善也宏賁皆大也孔氏頴達/曰樊光曰
 周禮云其聲大而宏詩云有賁/其有是宏賁皆為大之義也言我非廢爾衆謀乃
 至用爾衆謀之善者指當時臣民有審利害之實以
 為當遷者言也爾衆亦非敢固違我卜亦惟欲宏大
 此大業爾言爾衆亦非有他意也蓋盤庚於既遷之
 後申彼此之情釋疑懼之意明吾前日之用謀略彼
 既往之傲惰委曲忠厚之意藹然於言辭之表大事
[010-39b]
 以定大業以興成湯之澤於是而益永盤庚其賢矣
 哉
 集說孔氏頴達曰禮將有大事必謀於衆謀衆乃是/常理故言非廢謂已不自專也衆謀必有異見
 故至極用其善者○林氏之奇曰成公六年左傳曰/聖人與衆同欲是以濟事盤庚能善用謀之意也○
 張氏九成曰盤庚非特不廢人謀卜者鬼謀亦不敢/違之是人謀鬼謀皆以為當遷○金氏履祥曰此章
 以上喻民○陳氏櫟曰此篇如多于前功以下朱子/本疑之如弔由靈宏兹賁等語實難曉姑依前注觀
 之可/也
 附錄蘇氏軾曰賁飾也大此郊廟朝市之飾○陳民/傅良曰各非敢違卜蓋曰吾與汝皆非私意各
[010-40a]
 惟卜是用以求其/宏大藩飾之事爾
 案宏賁皆大之義孔疏所引有賁其首者足相証矣/然句中兩字皆大之意終不甚分曉或作賁卦之賁
 則在立國規模郊廟朝市之賁飾煥然一新上說/宋儒蘇軾陳傅良主此似亦有理存之以備一解
嗚呼邦伯師長百執事之人尚皆隱哉
 集傳隱痛也盤庚復歎息言爾諸侯公卿百執事孔/氏
 穎達曰百執事謂大夫/以下諸有執事之官也之人庶幾皆有所隱痛於心
 哉
 集說林氏之奇曰邦伯者邦之諸侯師長者衆官之/長六卿也百執事之人則其屬也○金氏履祥
[010-40b]
 曰此章以下喻臣○吳氏澄曰新遷之民/生理未復諸臣當惻然憫痛愛䕶封殖之
 案經言邦伯漢孔氏以為二伯及州牧唐孔氏疏云/東西二伯及九州之牧也蘇氏林氏則云邦之諸侯
 黄氏度謂諸侯一國之長伯長也蔡傳不從二孔故/但以諸侯言或以為遷都不及畿外之諸侯而謂孔
 傳說是蔡以邦伯只指諸侯為未必然禮不云乎内/諸侯祿也外諸侯嗣也意此處傳専主内諸侯而言
 注疏所云伯牧正嫌其涉於畿外耳蓋二伯之分陜/隱五年公羊云天子三公相也自陜以東周公主之
 陜以西召公主之一相處乎内然則二伯亦未必在/内也况二伯之設殷時未必有之若八州八伯各有
 其屬尤當在畿外也至注云州牧者或以為當州之/牧然唐孔氏明言九州之牧矣則是注疏語涉游移
 而蔡所云諸侯者専主内諸侯也此為得之又考鄭/康成曰殷之州長曰伯虞夏及周為牧鄭之洽聞亦
[010-41a]
 必有據此則所謂當州/之長乎其說優於二孔
予其懋簡相爾念敬我衆
 集傳相爾雅曰導也我懋勉簡擇導汝以念敬我之
 民衆也
 集說時氏瀾曰乍至新邑敬民之念稍弛民即有不/得其所者矣○陳氏經曰念敬我衆謂念之而
 不忘敬之/而不忽也
朕不肩好貨敢恭生生鞠人謀人之保居敘欽
 集傳肩任敢勇也鞠人謀人未詳或曰鞠養也我不
[010-41b]
 任好賄之人惟勇於敬民以其生生為念使鞠人謀
 人之保居者吾則敘而用之欽而禮之也劉氏應秋/曰敘以祿
 位言欽以/禮貌言
 集說王氏十朋曰導其耕桑薄其稅斂使老幼不失/其養鞠人之事也聮其比閭合其族黨相友相
 助謀人保居之事也既養之又安之則斯民之生生/得矣○吳氏澄曰言我不任貪人有能敢於恭承民
 之生生俾貧富各保/其居者則任之敬之
今我既羞告爾于朕志若否罔有弗欽
 集傳羞進也若者如我之意即敢恭生生之謂否者
[010-42a]
 非我之意即不肩好貨之謂二者爾當深念無有不
 敬我所言也
 集說馬氏森曰不肩好貨敢恭生生斯二者一則我/志之所若一則我志之所否今我既進告而無
 隠矣爾必於我所若者而勉之所否者而戒之罔有/弗欽焉可也○湯氏顯祖曰前告朕志志在恭承民
 命此告朕志志在/念敬我衆一也
無總于貨寳生生自庸
 集傳無毋同總聚也庸民功也王氏樵曰以民之生/生為功而自勉也
 此則直戒其所不可為勉其所當為也
[010-42b]
 集說真氏徳秀曰廉雖小善貪乃大惡此盤庚所以/有貨寶之戒○劉氏克莊曰又拈起次篇貝玉
 之言以勵之曰不肩好貨曰無總貨寳可謂反覆告/戒之至矣○陳氏櫟曰敬我之所否而無總貨寳中
 不肩好貨之戒敬我之所若而/生生自庸申敢恭生生之訓
式敷民徳永肩一心
 集傳式敬也敬布為民之徳永任一心欲其久而不
 替也盤庚篇終戒勉之意一節嚴於一節而終以無
 窮期之盤庚其賢矣哉蘇氏曰民不悅而猶為之先
 王未之有也祖乙圮於耿盤庚不得不遷然使先王
[010-43a]
 處之則動民而民不懼勞民而民不怨盤庚徳之衰
 也其所以信於民者未至故紛紛如此然民怨誹逆
 命而盤庚終不怒引咎自責益開衆言反復告諭以
 口舌代斧鉞忠厚之至此殷之所以不亡而復興也
 後之君子厲民以自用者皆以盤庚藉口予不可以
 不論
 集說林氏之奇曰上篇告之以汝克黜乃心而終篇/則曰永肩一心蓋謂欲黜其傲上從康之心則
 在於施實徳于民則能一心以事上矣私心去則義/理自明義理明則物莫能奪而愛民之實著矣○吳
[010-43b]
 氏澄曰用敷布其徳於民永久守此/一心而不變也始終不貳之謂一
 總論吕氏祖謙曰三書反覆折難須於包容處看其/徳量於委曲訓誥處看其恩意於規畫纖悉處
 看其措置○王氏天與曰三篇中皆有告臣民之辭/蓋盤庚本意在誥諭胥怨之民而其中責臣之意尤
 重者以當時君民之情不通皆羣臣為之間也去其/問而後君民之情通遷都之計定矣○蔣氏悌生曰
 上篇始有遷都之謀世臣不利故造浮言以惑衆愚/民無知怨咨蠭起盤庚乃出教令大意皆責在位之
 人多宗嚴刑以威之中篇臨行告諭大意在位既從/下民如風行草偃不必示以威惟慮塗中寇攘竊發
 故特嚴刑以禁之下篇上下奠居勞事已過故統諭/之皆撫綏之意上篇威多於恩中篇恩威並行下篇
 弛威崇恩此盤庚/三篇之殊義也
[010-44a]
 
 
 
 
 
 
 
 
[010-44b]
 
 
 
 
 
 
 
欽定書經傳說彚纂卷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