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白香山詩集 > 白香山詩集 御製讀白居易集


[000-1a]
御製讀白居易集
  人咸謂香山之詩傷於易不知其易處正難及也
  偶讀其集題此
儒雅曽聞白樂天漫將率易議前賢但從性地中流出
月露風雲總道詮
乾隆甲子仲冬
  御製右謹依恭錄/ 詩初集
[000-2a]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二
 白香山詩集      别集類一唐/
  提要
    臣/等謹案白香山詩集四十巻附錄年譜二
    巻
   國朝汪立名編唐白居易長慶集七十五巻今
    存七十一巻其中文三十四巻詩三十七巻
    立名引宋祁之言謂居易長于詩而他文未
[000-2b]
    能稱是因别刋其詩以成是集又據元稹序
    謂長慶時所作僅前五十巻其寶厯以後所
    作不應概名以長慶因即其歸老之地題曰
    香山叅互衆本重加編次定為長慶集二十
    巻後集十七巻别集一巻又采摭諸書為補
    遺二巻而以新定年譜一巻陳振孫舊本年
    譜一巻併元稹長慶集序一篇及舊唐書本
    傳冠于首復采諸書之有闗居易詩者各箋
[000-3a]
    註于其下居易集舊有明武定侯家刻本今
    已罕見世所行者惟蘇州錢氏松江馬氏二
    本皆頗有顛倒訛舛胡震亨唐音丁籖所録
    又分體瑣屑往往以一題割𨽻二巻殊為叢
    脞立名此本考證編排特為精審其所箋釋
    雖不能篇篇皆備而引據典核亦勝于註書
    諸家漫衍支離徒溷耳目盖於諸刻之中特
    為善本焉立名號西亭歙縣人其書成於康
[000-3b]
    熙壬午朱彛尊宋犖皆為之序云乾隆四十
    二年八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臣/陸 費 墀
[000-4a]
白香山詩集序
昔人謂大厯後以詩名家者靡不由杜出韓之南山白
之諷諭其最著矣就二公論之大抵韓得杜之變白得
杜之正蓋各得其一體而造乎其極者故夫貫穿聲韵
操縱格律肆厥排比終不失尺寸少陵而下亦莫如二
公自后山妄斥昌黎已非通論至香山詩辭㫖雖主於
暢達要自刻意陶浣而出之使人不復能尋其斤斲之
迹當時尤多好之者方牛李之隙贊皇且憾及香山毎
[000-4b]
束其詩不觀劉賔客以為言則曰見便令人愛將回吾
心矣憾之者猶若此好之者宜何如也嗚呼豈非廬陵
所謂怨家仇人不能少毁而掩蔽之乎乃世多謬指淺
率不經意語為白體甚者且拾東坡誄友之辭至以輕
俗同譏抑又過矣今海内風雅駸駸起唐集舊本先後
流布注韓集凡五百家白詩日在人口獨無披榛莽而
埽蕪穢者徒以公詩視唐人獨富辟如營邱濬壑則日
求増拓為快若黄河千里望洋而歎但能考星宿於圖
[000-5a]
經而不暇躬泝其源流之分合也自惟荒陋無所窺見
竊嘗習聞於先生長者之言既不敢附和而又重惜其
誤若目之塵翳當去務復其舊而巳世之好公詩者必
將辨焉康熈壬午余月古歙汪立名序
余好為詩尤喜讀古人書嘗以為詩者載道之文言若
止嘲風雪弄花草則於六義盡去矣其後觀唐書至白
公樂天傳公所言往往與余合因愛讀其詩不輟乃知
公立身本末無不合乎道特餘事作詩人耳公為左拾
[000-5b]
遺時史載其諫草不一而足皆人所難言嘗殿中面對
情辭切至論執強梗憲宗未喻輙進曰陛下誤矣帝變
色罷謂李絳云云賴絳救免噫公真古之大臣以道事
君者與而或徒以詩人目之豈知公者哉公嘗與元稹
書略云大丈夫所守者道所待者時進退出處何往而
不自得僕志在兼濟行在獨善奉而始終之則為道言
而發明之則為詩又曰今僕之詩人所愛者悉不過雜
律詩與長恨歌以下耳時之所重僕之所輕則公之立
[000-6a]
言載道為何如而豈屑屑嘲風雪弄花草以矜豔麗於
雕章者比哉故余嘗讀公諷諭詩見兼濟之志焉讀公
閒適詩見獨善之義焉此公所以進退出處無往而不
自得也今香山集徧天下顧俗本多訛浸失其舊於是
汪西亭氏重編訂而梓之旣蕆事請序於余余惟公之
賢史載之公詩之羙元序詳之余能益一語乎哉惟願
世之好為詩如余者得公兼濟獨善之志而師之以進
於道則於六義也幾矣康熙癸未且月商丘宋犖序
[000-6b]
詩家好名未有過於唐白傅者旣屬其友元微之排纘
長慶集矣而又自編後集為之序復為之記旣以集本
付其從子外孫矣而又分貯之東林南禪聖善香山諸
寺比於杜元凱峴山碑尤汲汲焉或疑公曠逹不應戚
戚於年歳之逾邁沾沾於官秩之遷除計禄奉之損益
不知公之進退出處係時事之否泰恒恐後人論世者
不得其詳故屢見之篇咏斯則公之微意乎公集自宋
李伯珍刋之吴郡何友諒刋之忠州二本均有年譜其
[000-7a]
後坊刻雜出漸失其舊或以譜非其要置而不錄迄於
今紕繆轉甚余友汪君西亭氏患之旣定其巻次正其
愆譌因彷國史表補撰年譜一巻書成旣鏤板以行余
聞嘗熟毛氏藏有陳伯玉氏白文公譜假而觀之則君
所編悉與陳氏合而海圗屏風一篇君力辯非討淮蔡
時事騐之陳譜亦同於是人皆服君之考證余乃勸君
并刋陳譜示諸學者陳氏有言維揚李徳劭作為年譜
而不編年踈略牴牾今者李氏譜亡而陳氏譜復出與
[000-7b]
君所撰一經一緯互相發明不可謂非斯文之厚幸矣
康熙四十二年夏六月幾望南書房舊史秀水朱彛尊
序時年七十有五
[000-8a]
白氏文集自記
白氏前著長慶集五十巻元微之為序後集二十巻自
為序按各本後序列二十一巻之首者乃序長慶三年/至太和二年六載之詩尚未及洛中諸作似非二
十巻之序也/今姑仍之今又續後集五巻自為記按文獻通考云/續後集亡失三
巻今本僅七十一/巻是又亡一巻矣前後七十五巻詩筆老學菴筆記南/朝詞人謂文為
筆唐人仍之亦/稱杜詩韓筆大小凡三千八百四十首按今本七十/一巻凡三千
六百八十八首約亡失詩文一百十餘首然此記作於/㑹昌五年公七十四嵗明年□月始卒集中如六年春
及自詠老身等詩皆七十五嵗所作不在/此記内是公集又不止於七十五巻矣集有五本一
[000-8b]
本在廬山東林寺經藏院太和九年夏勒成六十巻合/二千九百六十四首有記
一本在蘇州南禪寺經藏内開成四年二月二日為七/袠合六十七巻凡三千四
百八十七/首有記一本在東都聖善寺鉢塔院律庫樓開成/元年
為六十五巻凡三千/二百五十首有記一本付姪龜郎一本付外孫談閣童
各藏於家傳於後此二本亡考按公自為墓志云前後/著文集七十巻合三千七百二十首
墓志作於記前故未及七十/五巻二本疑即指記中所云其日本新羅諸國及兩京
人家傳寫者不在此記又有元白唱和因繼集共十七
集中有因/繼集序劉白唱和集五巻集中有劉白/唱和集解洛下遊賞
[000-9a]
宴集十巻集中有洛中詩序又有洛中集記始於太和/三年春訖於開成五年凡十有二年以上皆
詩集/也其文盡在大集錄出别行於時若集内無而假名
流傳者此指七十五/巻之外而言皆謬為耳㑹昌五年夏五月一日
樂天重記
[000-10a]
白氏長慶集序
白氏長慶集者太原人白居易之所作居易字樂天樂
天始言試指之無二字能不悞原注事具樂/天與余書内始既言讀
書勤敏與他兒異五六嵗識聲韻十五志詩賦二十七
舉進士按公貞元十五年舉進士年二十八十六年/及第此云二十七傳寫之誤也說詳本傳注
元末進士尚馳競不尚文就中六籍尤擯落禮部侍郎
髙郢始用經藝為進退樂天一舉擢上第明年中拔萃
甲科按此序各本皆互異疑有傳寫脫悮如樂天十六/年進士第十八年登拔萃科鑿然可據此云二十
[000-10b]
七舉進士是次年登第為十五年矣明年中拔萃是十/六年矣元白書判同年校正同省又同登元和元年制
科公作元相墓志云二十四試判入等二十八應制科/入三等又元集同州刺史謝表云年二十四登乙科授
校書郎二十八䝉制舉首選是首尾凡五年盖貞元十/八年壬午至元和元年丙戌相去正是五年若樂天十
六年中拔萃去元和元年首尾七年矣以元證白可以/知諸本之誤總之舊本為妄人改盡此殆誤以及第之
年為判選/之年也由是性習相近逺求𤣥珠斬白蛇等賦洎百
道判新進士競相傳於京師矣㑹憲宗皇帝册召天下
士樂天對詔稱㫖又登甲科未㡬選入翰林掌制誥比
比上書言得失因為賀雨詩秦中吟等數十章指言天
[000-11a]
下事時人比之風騷焉予始與樂天同校秘書前後多
以詩章相贈答㑹予譴掾江陵樂天猶在翰林寄予百
韻律體及雜體前後數十軸是後各佐江通復相酬寄
巴蜀江楚間洎長安中少年遞相倣効競作新詞自謂
為元和詩而樂天秦中吟賀雨諷諭等篇時人罕能知
者然而二十年間禁省觀寺郵候墻壁之上無不書王
公妾婦牛童馬走之口無不道至於繕寫摸勒衒賣於
市井或持之以交酒茗者處處皆是原注楊越間多作/書摸勒樂天及予
[000-11b]
雜詩賣於市/肆之中也其甚者至於盜竊名姓苟求自售雜亂間
厠無可奈何予嘗於平水市中原注鏡湖/傍草市名見村校諸童
競習歌詠召而問之皆對曰先生教我樂天微之詩固
亦不知予之為微之也又雞林賈人求市頗切自云本
國宰相毎以百金換一篇其甚偽者宰相輒能辨别之
自篇章以來未有如是流傳之廣者長慶四年樂天自
杭州刺史以右庶子詔還予時刺㑹稽因得盡徵其文
手自排纂成五十巻凡二千一百九十一首按舊書本/傳載此序
[000-12a]
作二千二百/五十一首前輩多以前集中集為名予以為皇帝明
年當改元長慶訖於是矣因號曰白氏長慶集按長慶/四年正
月穆宗崩太子即位是為敬宗明年正月改元寳厯序/作於長慶四年冬故曰明年當改元即位必踰年改元
禮也時本明年下有秋/字又刪去訖字矣字誤大凡人之文各有所長樂天之
長可以為多矣夫以諷諭之詩長於激閑適之詩長於
遣感傷之詩長於切五字律詩百言而上長於贍五字
七字百言而下長於情賦贊箴戒之類長於當碑記叙
事制誥長於實啓奏表狀長於直書檄詞策剖判長於
[000-12b]
盡總而言之不亦多乎哉至於樂天之官族景行與予
之交分淺深非序文之要也故不盡長慶四年冬十二
月十日微之序
[000-13a]
  凡例
白氏文集七十一巻内各體詩三十七巻凡二千八百
餘首此外猶有集中遺漏者可謂富矣乃宋元以来殊
未見有詩集單行槧本宋祁曰居易最長於詩它文未
能稱是公與元九書反覆千餘言以自道其詩之所得
力而文章顧略焉則公之自喜者已有定論舉其所長
不嫌略也
新唐書藝文志白氏長慶集七十五巻按公前集為長
[000-13b]
慶集元稹勘定訖長慶二年冬合五十巻以成於長慶
四年明年改元寳厯故得名亦猶之乎前集中集云爾
元集具在公之沒去長慶末二十有二年距微之沒亦
十有五年從杭州召還及蘓州洛中詩皆在後集奈何
以長慶集括公之作乎此誤相承已久至今莫辨良不
可解
白集相傳以郭武定本為最海虞馮定逺猶謂巳失次
第則其他可知春明退朝録云公自勒文集成五十巻
[000-14a]
後集二十巻皆寫本寄蔵廬山東林寺又蔵龍門香山
寺髙駢鎮淮南寄語江西㢘使取東林集而有之香山
集經亂亦不復存其後履道宅為普明僧院後唐明宗
子從榮又寫本寘院之經蔵今本是也後人亦補東林
所蔵皆篇目次第未真與今吴蜀摹板無異而文獻通
考又云吴本蜀本編次亦不同又有外集一巻往往皆
非自記之舊矣並亡可考
郡齋讀書志長慶集七十一巻晁子止曰長慶集五十
[000-14b]
巻後集二十巻續後集五巻本七十五巻續後集亡三
巻按此亦當有七十二巻又云集後有聞李崖州貶二
絶固疑非樂天語以編年考之果謬今集後無此詩然
則今本之七十一巻又非復晁氏所論之舊矣
今本有姑蘓錢考功刻曰白氏文集雲間馬元調刻曰
元白長慶集大都從元及白者故獨詳於元前有凡例
後有補遺元刻既竣漫鐫白集以附行耳往往前後紊
雜既非分體又非編年二本略同而錢為甚目與巻不
[000-15a]
合巻首所標與巻内不合有律詩巻而雜入古體者有
一題小序而冠作通巻之序者有失去詩題竟以小序
作題者有本是他人作因公唱和附見者輒易題中字
扭為公作甚至刪落字句顛倒前後舛譌未易枚舉今
悉從各本校正
唐音丁籤載白詩全集鹽官胡氏曰集中詩三十七巻
前後為例不一難以彚編今通照後集分體仍備注以
存其舊凡編五古二十巻七古二巻新樂府二巻長短
[000-15b]
句一巻五律五巻五排六巻七律九巻半律七排合一
巻五絶一巻七絶七巻合五十四巻繆戾雖稍減於馬
錢二本然分體太瑣遂有一題之詩而割裂各巻者且
其所注前後集亦頗有誤盖白詩嵗月本井然可考如
長慶集公自謂訖二年冬而胡本於三年詩亦注前集
公自杭州還始卜居洛中得履道宅乃别杭州等詩並
在後集而洛中卜居履道里等詩反注前集雖本相沿
之謬要其考據亦不得謂之詳宻矣
[000-16a]
古人詩多以地名如蘓州栁州樊川丁夘類然今長慶
集後集既各自為巻而仍統之曰白香山詩集從其歸
老之地也
是集依胡本分前後集各本雖不另分二集然並載後
集於二十一巻之首且二十巻以上分諷諭間適感傷
律詩凡四類以類次巻巻各以年為先後二十一巻以
下則但分格律又互有間斷而獨不雜入長慶三年以
前詩是後集之起於二十一巻眀矣顧前集八巻及二
[000-16b]
十巻巻末反雜長慶三年詩者要亦有故嘗考元序與
公自序長慶集五十巻後集二十巻各以詩文編次舊
本既亡今本盡編文藳於三十七巻後中間取足巻尾
未免移補遂失其舊如曲江感秋詩序云元和二年三
年四年皆有曲江感秋詩編在第七集巻今本第七巻
盡江州詩而所謂第七集巻者皆莫可考西溪叢話云
白樂天後集第五十一巻同微之贈别郭虚舟錬師五
十韻敘燒丹事甚詳今本此詩在二十一巻可見宋本
[000-17a]
尚各集詩文次巻未嘗截然列文於後也此非分并之
明驗乎今編長慶集二十巻分類仍之後集十七巻各
本僅分格律亦仍之合三十七巻公集本有續後集散
失難稽其亡據者不敢臆分也
集内應制諸詩及試作皆附别巻有列賦後者有列制
誥後者本不在三十七巻内盖唐人多以此另為一體
也集後又有謡吟歌篇等作文苑英華唐文粹皆入詩
選從之都為别集一巻
[000-17b]
今本遺漏詩甚多他不具論即韋縠才調集所選且有
未備者乃從各本蒐輯次為白集補遺二巻合前後别
集凡四十巻
公生平事略見於新舊唐書其中亦互有詳略第新書
多假借字語致本事反以辭晦而年月先後亦不甚詳
今備載舊書仍參考異同為一巻
宋鋟吴蜀本各有年譜一巻今可考者惟唐詩紀事中
寥寥數行不編年而多紕繆丁籖自謂得虞山宋本校
[000-18a]
刻然年譜亦多襲紀事之誤而文加略焉似未見宋譜
者盖舊本之亡久矣竊不自揆參考志傳旁證諸家次
為年譜一巻不過約略其出處先後之大㮣俾讀公詩
者雖編次失舊猶得按嵗月以考之耳
詩中箋釋皆原注間有増入者則為按字以别之但就
本詩之可考者而已不復蔓引他書妄託箋注自惟淺
陋不足以注古人詩而公詩亦非撏撦餖飣所能摸索

[000-18b]
集中字句之訛悉從諸本校對家塾數種之外復假證
於呉中舊家蔵書有萬間堂校改本苕溪草堂本最後
又得憩閒堂所蔵泰興季侍御依宋刻手校本聚本不
一自多互異若銀根亥豕鑿然譌謬抹改固不待言其
或意義可通原属疑似則注一作某字於其下以存其

唐宋詩話㦯因事揚扢引類旁通或考據時地頗足鼓
吹風雅今並采録本詩之後又考公集中記序等作凡
[000-19a]
時事相涉詩文互見者亦因詩附載吟諷之下既挹春
華兼登秋實也
古人引用諸書必詳根柢出處嘉隆以後此風邈矣是
集采用凡一百二十餘家各標原書名目其有邪說流
傳不根已甚者亦間為折衷駮正既卒業適秀水朱檢
討竹垞先生来探梅西山因過草堂留話竟日疑難相
質多所發明既歸復以蔵弆鈔本郵寄廣所未備先生
每及表章古人輒津津娓娓商𣙜忘倦衣被後學之功
[000-19b]
不敢忘也
是集緣起本以案頭俗本訛誤偶有考正日注行間漸
采小史詩話筆記一二積之窮年不覺盈巻北還杜門
重加編訂時家姪陛来泰交讀書小園相與晨夕謬謂
此本能洗俗刻蕪穢從㬰剞劂因為予讎校字畫襄成
之雅固得附書
[000-20a]
  本傳
白居易字樂天太原人北齊五兵尚書建之仍孫建生
士通皇朝利州都督士通生志善尚衣奉御志善生温
檢校都官郎中温生鍠歴酸棗鞏二縣令鍠生季庚建
中初為彭城令時李正已據河南十餘州叛正已宗人
洧為徐州刺史季庚說洧以彭城歸國因授朝散大夫
大理少卿徐州别駕賜緋魚袋兼徐泗觀察判官歴衢
州襄州别駕自鍠至季庚世敦儒業皆以眀經出身季
[000-20b]
庚生居易初建立功於髙齊賜田於韓城子孫家焉遂
移籍同州至温徙於下邽今為下邽人焉居易幼聰慧
絶人襟懐宏放年十五六時袖文一篇投著作郎呉人
顧况况能文而性浮薄後進文章無可意者覽居易文
不覺迎門禮遇曰吾謂斯文遂絶復得吾子矣貞元十
四年始以進士就試禮部登科記作貞元十六年髙郢/下及第第四人新書但稱貞
元中而不紀年考公集中送侯權序及性習相近逺賦/注皆云十六年又箴言序云貞元十有五年天子命中
書舎人渤海公領禮部貢舉事越眀年春居易以進士/舉一上登第然則十四年髙郢猶未領貢舉事也舊書
[000-21a]
作十四年盖據元序及公與元九書二十七嵗之誤然元/序云二十七舉進士舉者在春官試之先一年公與元九
書云二十七方從鄉試尚未舉進士也公二十七為貞元/十四年今遂云十四年就試禮部是二十六舉進士就鄉
試矣亦與書序語不合總之數目字傳/寫易誤不編年以考之多相仍繆耳侍郎髙郢擢昇
甲科吏部判入等授秘書省校書郎元和元年四月憲宗
䇿試制舉人應才識兼茂明於體用科䇿入第四等授盩
厔縣尉集賢校理居易文詞富豔尤精于詩筆自讎校至
結綬畿甸所著歌詩數十百篇皆意存諷賦箴時之病補
政之缺而士君子多之往往流聞禁中章武皇帝納諌思
[000-21b]
理渇聞讜言二年十一月召入翰林為學士三年五月拜
左拾遺新書調盩厔尉月中召入/翰林為學士遷左拾遺居易自以逢好文之主
非次拔擢欲以生平所貯仰酬恩造拜命之日獻䟽言事
曰䝉恩授臣左拾遺依前翰林學士已與崔羣同狀陳
謝但言忝冒未吐衷誠今再凟宸嚴伏惟重賜詳覽臣謹
按六典左右拾遺掌供奉諷諫凡發令舉事有不便於時
不合於道者小則上封大則廷諍其選甚重其秩甚卑所
以然者抑有由也大凡人之情位髙則惜其位身貴則愛
[000-22a]
其身惜位則偷合而不言愛身則苟容而不諫此必然
之理也故拾遺之置所以卑其秩者使位未足惜身未
足愛也所以重其選者使下不忍負心上不忍負恩也夫
位不足惜恩不忍負然後能有闕必規有違必諫朝廷
得失無不察天下利病無不言此國朝置拾遺之本意也
由是而言豈小臣愚劣暗懦所宜居之哉况臣本鄉校
䜿儒府縣走吏委心泥滓絶望烟霄豈意聖慈擢居近
職每宴飲無不先預每慶賜無不先霑中廏之馬代其勞
[000-22b]
内㕑之膳給其食朝慙夕惕已逾半年塵曠漸深憂媿
彌劇未申微効又擢清班臣所以授官以来僅經十日食
不知味寢不遑安唯思粉身以答殊寵但未獲粉身之
所耳今陛下肇臨皇極初授鴻名夙夜憂勤以求致理每
施一政舉一事無不合于道便于時者萬一事有不便於
時者陛下豈不欲聞之乎萬一政有不合於道者陛下豈
不欲知之乎儻陛下言動之際詔令之間小有闕遺稍
闗損益臣必宻陳所見獻所聞但在聖心裁斷而已
[000-23a]
臣又職在禁中不同外司欲竭愚誠合先陳露伏希天
鑒深察赤誠新書四年天子以旱甚下詔有所蠲貸振/除災沴居易見詔節未詳即建言乞盡免
江淮兩賦以救流瘠且多出宫人憲宗頗采納是時于/頔入朝悉以歌舞人内禁中或言普寧公主取以獻皆
頔嬖愛居易以為不如歸/之無令頔得歸曲天子居易與河南元稹相善同年
登制舉按元稹選判已與居易同年寄微之百韻詩注/云貞元中與微之同登科第俱授校書郎始相
識也是不獨/制舉同年矣交情隆厚稹自監察御史謫為江陵府士
曹掾翰林學士李絳崔羣上前面論稹無罪居易累䟽切
諌曰臣昨縁元稹左降頻已奏聞臣内察事情外聽衆議
[000-23b]
元稹左降有不可者三何者元稹守官正直人所共知自
授御史以来舉奏不避權勢祇如奏李佐公等事多是朝
廷親情人誰無私因以挟恨或假公議將報私嫌遂使誣
謗之聲上聞天聽臣恐元稹左降已後凡在位者每欲舉
職必先以稹為誡無人肯為陛下當官守法無人肯為陛
下嫉惡繩愆内外權貴親黨縱有大過大罪者必相容隠
而已陛下從此無由得知此其不可者一也昨元稹所追
勘房式之事心雖徇公事稍過當既從重罰足以懲違
[000-24a]
况經謝恩旋又左降雖引前事以為責辭然外議喧喧
皆以為稹與中使劉士元爭㕔因此獲罪至於爭㕔事理
已具前狀奏陳况聞士元蹋破驛門奪將鞍馬仍索弓箭
嚇辱朝官承前巳来未有此事今中官有罪未聞處置
御史無過却先貶官逺近聞知實損聖徳臣恐從今已後
中官出使縱暴益甚朝官受辱必不敢言縱有被凌辱
毆打者亦以元稹為戒但吞聲而已陛下從此無由得聞
此其不可二也臣又訪聞元稹自去年已来舉奏嚴礪在
[000-24b]
東川日枉法沒入平人資産八十餘家又奏王沼違法給
券令監軍神柩及家口入驛又奏裴玢違勅徵百姓草又
奏韓皋使軍將封杖打殺縣令如此之事前後甚多屬朝
廷法行悉有懲罰計天下方鎮皆怒元稹守官今貶為江
陵判司即是送與方鎮從此方便報怨朝廷何由得知伏
聞徳宗時有崔善貞者告李錡必反徳宗不信送與李錡
錡掘坑熾火燒殺善貞曽未數年李錡果反至今天下為
之痛心臣恐元稹貶官方鎮有過無人敢言陛下無由
[000-25a]
得知不法之事此其不可者三也若無此三不可假如
朝廷誤左降一御史盖是小事臣安敢瑣瀆聖聽至於
再三誠以所損者深所闗者大以此思慮敢不極言疏
入不報又淄青節度使李師道進絹為魏徵子孫贖宅
新書師道上私錢六百/萬為魏徵孫贖故第居易諫曰徵是陛下先朝宰相
太宗嘗賜殿材成其正室尤與諸家第宅不同子孫典
貼其錢不多自可宜中為之收贖而令師道掠美事實
非宜憲宗深然之上又欲加河東王諤平章事居易諫
[000-25b]
曰宰相是陛下輔臣非賢良不可當此位諤誅剥民財
以市恩澤不可使四方之人謂陛下得王諤進奉而與
之宰相深無益於聖朝乃止新書是時孫璹以禁衛勞/擢鳯翔節度使張奉國定
徐州平李錡有功遷金吾將軍居易為帝言宜罷璹進/奉國以竦天下忠臣心度支有囚繫閺鄉獄更三赦不
得原又奏言父死縶其子夫久繫妻嫁債無/償期禁無休日請一切免之奏凡十餘上王承宗拒
命上令神䇿中尉吐突承璀為招討使諫官上章者十
七八居易面論辭情切至既而又請罷河北用兵凡數
千百言皆人之難言者上多聽納唯諌承璀事切上頗
[000-26a]
不恱新書後對殿中論執强鯁帝未諭輒進/曰陛下誤矣帝變色罷謂李絳云云謂李絳曰
白居易小子是朕拔擢致名位而無禮於朕朕實難奈
絳對曰居易所以不避死亡之誅事無巨細必言者盖
酬陛下特力拔擢耳非輕言也陛下欲開諫諍之路不
宜阻居易言上曰卿言是也繇是多見聽納五年當改
官上謂崔羣曰居易官卑俸薄拘於資地不能超等其
官可聽自便奏来居易奏曰臣聞姜公輔為内職求為
京府判司為奉親也臣有老母家貧養薄乞如公輔例
[000-26b]
於是除京兆府户曹參軍六年四月丁母陳夫人之喪
退居下邽九年冬入朝授太子左贊善大夫十年七月
盜殺宰相武元衡居易首上疏論其寃急請捕賊以雪
國恥宰相以宫官非諫職不當先諫官言事㑹有素惡
居易者掎摭居易言浮華無行其母因看花墮井而死
而居易作賞花及新井詩甚傷名教不宜寘彼周行執
政方惡其言事奏貶為江表刺史詔出中書舍人王涯
上疏論之言居易所犯狀迹不宜治郡追詔授江州司
[000-27a]
馬居易儒學之外尤通釋典常以忘懐處順為事都不
以遷謫介意在湓城立隠舎於廬山遺愛寺嘗與人書
言之曰予去年秋始逰廬山到東西二林間香鑪峯下
見雲木泉石勝絶第一愛不能捨因立草堂前有喬松
十數株修竹千餘竿青蘿為牆援白石為橋道流水周
於舍下飛泉落於簷間紅榴白蓮羅生池砌居易與湊
滿朗晦四禪師追永逺宗雷之迹為人外之交每相攜
逰詠躋危登險極林泉之幽遂至於翛然順適之際㡬
[000-27b]
欲忘其形骸或經時不歸或逾月而返郡守以朝貴遇
之不之責時元稹在通州篇詠贈答往来不以數千里
為逺嘗與稹書因論作文之大㫖曰夫文尚矣三才各
有文天之文三光首之地之文五材首之人之文六經
首之就六經言詩又首之何者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
平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聲莫深乎義
詩者根情苗言華聲實義上自賢聖下至愚騃微及豚
魚幽及鬼神羣分而氣同形異而情一未有聲入而不
[000-28a]
應情交而不感者聖人知其然因其言經之以六義緣
其聲緯之以五音音有韻義有類韻協則言順言順則
聲易入類舉則情見情見則感易交於是乎孕大含深
貫微洞宻上下通而一氣泰憂樂合而百志熙二帝三
王所以直道而行垂拱而理者掲此以為大柄決此以
為大竇也故聞元首明股肱良之歌則知虞道昌矣聞
五子洛汭之歌則知夏政荒矣言者無罪聞者作誡言
者聞者莫不兩盡其心焉洎周衰秦興採詩官廢上不
[000-28b]
以詩補察時政下不以詩洩道人情用至於諂成之風
動救失之道缺於時六義始刓矣國風變為騷辭五言
始於蘓李詩騷皆不遇者各繫其志發而為文故河梁
之句止於傷别澤畔之吟歸於怨思彷徨抑鬱不暇及
他耳然去詩未逺梗槩尚存故興離别則引雙鳬一鴈
為喻諷君子小人則引香草惡鳥為比雖義類不具猶
得風人之什二三焉於時六義始缺矣晉宋已還得者
盖寡以康樂之奥博多溺於山水以淵明之髙古偏放
[000-29a]
於田園江鮑之流又狹於此如梁鴻五噫之例者百無
一二於時六義寖微矣陵夷至於梁陳間率不過嘲風
雪弄花草而已噫風雪花草之物三百篇中豈捨之乎
顧所用何如耳設如北風其涼假風以刺威虐雨雪霏
霏因雪以愍征棠棣之華感華以諷兄弟采采芣苡
美草以樂有子也皆興發於此而義歸於彼反是者可
乎哉然則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歸花先委露别葉
乍辭風之什麗則麗矣吾不知其所諷焉故僕所謂嘲
[000-29b]
風雪弄花草而已於時六義盡去矣唐興二百年其間
詩人不可勝數所可舉者陳子昂有感遇詩二十首鮑
防感興詩十五篇又詩之豪者世稱李杜李之作才矣
竒矣人不迨矣索其風雅比興十無一焉杜詩最多可
傳者千餘首至於貫穿今古覼縷格律盡工盡善又過
於李焉然撮其新安石壕潼闗吏蘆子闗花門之章朱
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之句亦不過十三四杜尚如此
况不迨杜者乎僕常痛詩道崩壊忽忽憤發或廢食輟
[000-30a]
寢不量才力欲扶起之嗟乎事有大謬者又不可一二
而言然亦不能不粗陳於左右僕始生六七月時乳母
抱弄於書屏下有指之字無字示僕者僕雖口未能言
心已黙識後有問此二字者雖百十其試而指之不差
則知僕宿習之緣已在文字中矣及五六嵗便學為詩
九嵗暗識聲韻十五六始知有進士苦節讀書二十已
来晝課賦夜課書間又課詩不遑寢息矣以至於口舌
成瘡手肘成胝既壯而膚革不豐盈未老而齒髪早衰
[000-30b]
白瞀然如飛蠅垂珠在眸子中者動以萬數盖以苦學
力文之所致又自悲矣家貧多故年二十七方從鄉試
既第之後雖専於科試亦不廢詩及授校書郎時已盈
三四百首或出示交友如足下輩見皆謂之工其實未
窺作者之域耳自登朝来年齒漸長閱事漸多每與人
言多詢時務每讀書史多求理道始知文章合為時而
著歌詩合為事而作是時皇帝初即位宰府有正人屢
降璽書訪人急病僕當此日擢在翰林身是諫官月請
[000-31a]
諌紙唘奏之間有可以救濟人病禆補時闕而難於指
言者輒詠歌之欲稍稍進聞於上上以廣宸聽副憂勤
次以酬恩奬塞言責下以復吾平生之志豈圗志未就
而悔巳生言未聞而謗已成矣又請為左右終言之凡
聞僕賀雨詩衆口籍籍以為非宜矣聞僕哭孔戡詩衆
面脉脉盡不恱矣聞秦中吟則權豪貴近者相目而變
色矣聞登樂逰園寄足下詩則執政柄者扼腕矣聞宿
紫閣邨詩則握軍要者切齒矣大率如此不可徧舉不
[000-31b]
相與者號為沽譽號為詆訐號為訕謗苟相與者則如
牛僧孺之戒焉乃至骨月妻孥皆以我為非也其不我
非者舉世不過三兩人有鄧魴者見僕詩而喜無何魴
死有唐衢者見僕詩而泣未㡬而衢死其餘即足下足
下又十年来困躓若此嗚呼豈六義四始之風天將破
壊不可支持耶抑又不知天意不欲使下人病苦聞於
上耶不然何有志於詩者不利若此之甚也然僕又自
思闗東一男子耳除讀書属文外其他懵然無知乃至
[000-32a]
書畫碁博可以接羣居之歡者一無通曉即其愚拙可
知矣初應進士時中朝無緦麻之親達官無半面之舊
䇿蹇步於利足之途張空拳於戰文之塲十年之間三
登科第名落衆耳迹昇清貴出交賢俊入侍冕旒始得
名於文章終得罪於文章亦其宜也日者聞親友間說
禮吏部舉選人多以僕私試賦判為凖的其餘詩句亦
往往在人口中僕恧然自媿不之信也及再来長安又
聞有軍使髙霞寓者欲聘倡妓妓大誇曰我誦得白學
[000-32b]
士長恨歌豈同他哉由是増價又足下書云到通州日
見江館柱間有題僕詩者何人哉又昨過漢南日適遇
主人集衆娱樂他賓諸妓見僕来指而相顧曰此是秦
中吟長恨歌主耳自長安抵江西三四千里凡鄉校佛
寺逆旅行舟之中往往有題僕詩者士庶僧徒孀婦處
女之口毎有詠僕詩者此誠雕篆之戲不足為多然今
時俗所重正在此耳雖前賢如淵雲者前輩如李杜者
亦未能忘情於其間哉古人云名者公器不可多取僕
[000-33a]
是何者竊時之名已多既竊時名又欲竊時之富貴使
已為造物者肯兼與之乎今之屯窮理固然也况詩人
多蹇如陳子昂杜甫各授一拾遺而屯剥至死孟浩然
輩不及一命窮悴終身近日孟郊六十終試協律張籍
五十未離一太祝彼何人哉况僕之才又不逮彼今雖
謫佐逺郡而官品至第五月俸四五萬寒有衣飢有食
給身之外施及家人亦可謂不負白氏子矣微之微之
勿念我哉僕數月来檢討囊帙中得新舊詩各以類分
[000-33b]
分為巻目自拾遺来凡所遇所感闗於美刺興比者又
自武徳至元和因事立題題為新樂府者共一百五十
首謂之諷諭詩英華作/諷詩又或退公獨處或移病閑居知
足保和吟翫性情者一百首謂之閑適詩又有事物牽
於外情理動於中随感遇而形於歎詠者一百首謂之
感傷詩又有五言七言長句絶句自百韻至兩韻者四
百餘首謂之雜律詩凡為十五巻約八百首異時相見
當盡致於執事微之古人云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
[000-34a]
天下僕雖不肖常師此語大丈夫所守者道所待者時
時之来也為雲龍為風鵬勃然突然陳力以出時之不
来也為霧豹為㝠鴻寂兮寥兮奉身而退進退出處何
往而不自得哉故僕志在兼濟行在獨善奉而始終之
則為道言而發眀之則為詩謂之諷諭詩兼濟之志也
謂之閑適詩獨善之義也故覽僕詩者知僕之道焉其
餘雜律詩㦯誘於一時一物發於一笑一吟率然成章
非平生所尚者但以親朋合散之際取其釋恨佐歡今
[000-34b]
銓次之間未能刪去他時有為我編集斯文者略之可
也微之夫貴耳賤目榮古陋今人之大情也僕不能逺
徵古舊如近嵗韋蘇州歌行才麗之外頗近興諷其五
言詩又髙雅閑澹自成一家之體今之秉筆者誰能及
之然當蘓州在日人亦未甚愛重必待身後人始貴之
今僕之詩人所愛者悉不過雜律詩與長恨歌已下耳
時之所重僕之所輕至於諷諭者意激而言質閑適者
思澹而辭迂以質合迂宜人之不愛也今所愛者並世
[000-35a]
而生獨足下耳然百千年後安知復無如足下者出而
知愛我詩哉故自八九年来與足下小通則以詩相戒
小窮則以詩相勉索居則以詩相慰同處則以詩相娱
知吾罪吾率以詩也如今年春逰城南時與足下馬上
相戲因各誦新豔小律不雜他篇自皇子陂歸昭國里
迭吟逓唱不絶聲者二十里餘樊李在傍無所措口知
我者以為詩仙不知我者以為詩魔何則勞心靈役聲
氣連朝接夕不自知其苦非魔而何偶同人當美景或
[000-35b]
花時宴罷或月夜酒酣一詠一吟不覺老之將至雖驂
鸞鶴逰蓬瀛者之適無以加於此焉又非仙而何微之
微之此吾所以與足下外形骸脫蹤迹傲軒鼎輕人寰
者又以此也當此之時足下興有餘力且欲與僕悉索
還往中詩取其尤長者如張十八古樂府李二十新歌
行盧楊二秘書律詩竇七元八絶句博捜精掇編而次
之號為元白往還集衆君子得擬議於此者莫不踊躍
欣喜以為盛事嗟乎言未終而足下左轉不數月而僕
[000-36a]
又繼行心期索然何日成就又可為之太息矣僕常語
足下凡人為文私於自是不忍於割截或失於繁多其
間妍媸益又自惑必待文友有公鑒無姑息者討論而
削奪之然後繁簡當否得其中矣况僕與足下為文尤
患其多已尚病之况他人乎今且各纂詩筆粗為巻第
待與足下相見日各出所有終前志焉又不知相遇是
何年相見是何地溘然而至則如之何微之知我心哉
潯陽臘月江風苦寒嵗暮鮮歡夜長少睡引筆鋪紙悄
[000-36b]
然燈前有念則書言無銓次勿以繁雜為倦且以代一
夕之話言也居易自敘如此文士以為信然十三年冬
量移忠州刺史自潯陽浮江上峡十四年三月元稹㑹
居易於峽口停舟夷陵三日時季弟行簡從行三人於
峡州西二十里黄牛硤口石洞中置酒賦詩戀戀不能
訣南賓郡當峡路之深險處也花木多竒居易在郡為
木蓮荔枝圗寄朝中親友各記其狀記荔枝木蓮/見後不複録盛傳
都下好事者喧然模寫其年冬召還京師拜司門貟外
[000-37a]
郎明年轉主客郎中知制誥加朝散大夫始著緋新書/穆宗
好畋逰獻續/虞人箴以諷時元稹亦徵還為尚書郎知制誥同在綸
閣長慶元年三月穆宗本紀作元年/四月此三月當誤受詔與中書舎人
王起覆試禮部侍郎錢徽下及第人鄭朗等一十四人
十月轉中書舎人新書田布拜魏博節度使命持節宣/諭布遺五百縑詔使受之辭曰布父
讐國恥未雪人當以物助之乃取其財誼不忍方諭/問旁午若悉有所贈則賊未殄布貲竭矣詔聽辭餉
一月穆宗親試制舉人又與賈餗陳岵為考䇿官凡朝
廷文字之職無不首居其選然多為排擯不得用其才
[000-37b]
時天子荒縱不法執政非其人制御乖方河朔復亂居
易累上疏論其事天子不能用乃求外任新書是時河/朔復亂合諸
道兵出討遷延無功賊取弓髙絶糧道深州圍益急居/易上言兵多則難用將衆則不一宜詔魏博澤潞定滄
四節度使令各守境以省度支貲餉每道各出銳兵三/千使李光顔將光顔故有鳯翔徐滑河陽陳許軍無慮
四萬可徑薄賊開弓髙糧路合下博解深州三圍與牛/元翼合還裴度招討使使悉太原兵西壓境見利乗隙
夾攻之間令招諭以動其心未及誅夷必自生變且光是/顔久將有威名度為人忠勇可當一面無若二人者於
天子荒縱宰相才下責罰失所宜坐視/賊無能為居易忠不見聽乃匄外遷七月除杭州刺
史俄而元稹罷相自馮翊轉浙東觀察使交契素深杭
[000-38a]
越鄰境篇詠往来不間浃旬嘗㑹於境上數日而别新/書
為杭州刺史始築隄捍錢唐湖鍾洩其/水溉田千頃復浚李泌六井民賴其汲秩滿除太子左
庶子分司東都寳厯中復出為蘇州刺史文宗即位徵
拜秘書監賜金紫九月上誕節召居易與僧惟澄道士
趙常盈對御講論於麟徳殿居易論難鋒起辭辨泉注
上疑宿搆深嗟挹之大和二年正月轉刑部侍郎封晉
陽縣男食邑三百戸三年稱病東歸求為分司官尋除
太子賓客居易初對䇿髙第擢入翰林䝉英主特達顧
[000-38b]
遇頗欲奮厲効報苟致身於訏謨之地則兼濟生靈蓄
意未果望風為當路者所擠流徙江湖四五年間幾淪
蠻瘴自是宦情衰落無意於出處惟以逍遥自得吟詠
情性為事大和已後李宗閔李徳裕朋黨事起是非排
陷朝昇暮黜天子亦無如之何楊頴士楊虞卿與宗閔
善居易妻頴士從父妹也居易愈不自安懼以黨人見
斥乃求置身散地冀於逺害凡所居官未嘗終秩率以
病免固求分務識者多之五年除河南尹七年復授太
[000-39a]
子賓客分司初居易罷杭州歸洛陽於履道里得故散
騎常侍楊馮宅竹木池館有林泉之致家妓樊素蠻子
者能歌善舞居易既以尹正罷歸每獨酌賦詠於舟中
因為池上篇池上篇載詩/内不複録又効陶五栁先生作醉吟
先生以自况文章曠達皆此類也太和末李訓搆禍衣
冠塗地士林傷感居易愈無宦情開成元年除同州刺
史辭疾不拜尋授太子少傅進封馮翊縣開國侯四年
冬得風病伏枕者累月乃放諸妓女樊蠻等仍自為墓
[000-39b]
志病中吟詠不輟病中詩序載/詩内不複録㑹昌中請罷太子少傅
以刑部尚書致仕與香山僧如滿結香火社每肩輿往
来白衣鳩杖自稱香山居士大中元年卒時年七十有
六贈尚書右僕射新書㑹昌初以刑部尚書致仕六年/卒年七十五贈尚書右僕射宣宗以
詩弔之遺命薄葬無請諡又云敏中為相請諡有司曰/文北夢瑣言牛僧孺初卒未賜諡後白敏中入相乃奏
定諡曰簡白居易曰文唐語林大中末諌官獻疏請賜/白居易諡上曰何不讀醉吟先生墓表卒不賜諡弟敏
中在相位奏立神道碑使李商隠為之按商隠碑文未/嘗稱諡亦但云應公之子景受而作設果由敏中奏請
何無一字及朝典乎賜/諡之說恐未足據也有文集七十五巻經史事類三
[000-40a]
十巻並行於世長慶末浙東觀察使元稹為居易集序
元序載長慶集/巻首不複錄人以稹序盡其能事居易嘗寫其文集
送江州東西二林寺洛城香山聖善等寺如佛書雜傳
例流行之無子以其姪孫嗣遺命不歸下邽按公自譔/墓志葬下
邽縣臨津里北源李墓碑作葬龍門太平寰宇記白居/易影堂在洛陽縣南二十里其為葬洛無疑若遺命則
似属穿/鑿也可葬於香山如滿師塔之側家人從命而葬焉
新書賛云居易譏世人所愛惟雜律詩彼所重我所輕/至諷諭意激而言質閒適思澹而辭迂以質合迂宜人
之不愛也今視其文信然而杜牧謂纖豔不逞非莊士/雅人所為流傳人間子父女母交口教授淫言媟語入
[000-40b]
人肌骨不可去盖救所失不得不云立名按史筆矛盾/如此安所謂識與斷乎且所云纎豔不逞等本非杜牧
語葉少藴避暑録話杜牧作李戡墓志載戡詆元白詩/語所謂非莊人雅士所為淫言媟語入人肌骨者元稹
所不論如樂天諷諭閒適之辭可槩謂淫言媟語耶戡/不知何人而牧稱之過甚古今妄人不自量好抑揚予
奪而人輒信之類爾觀牧詩纎豔淫媟乃正其所言而/不自知也新唐書取為牧語論樂天傳以為救失不得
不然盖過矣牧記戡母夢有偉男子持雙兒授之予孔/丘以是與爾及生戡因字之天授晁無咎每舉以為戲
曰孔夫子乃為人作九子母耶此必/戡平日自言者其詭妄不言可知也
[000-41a]
欽定四庫全書
 白香山詩集
  年譜世系/
 
 
 
 
 
[000-41b]
 按唐宰相世系表白氏出自姬姓周太王五世孫虞
 仲封於虞為晉所滅虞之公族井伯奚媵伯姬於秦
 受邑於百里因號百里奚奚生視字孟明古人皆先
 字後名故稱為孟明視孟明視二子一曰西乞術二
 曰白乙丙其後以為氏裔孫武安君起賜死杜郵始
 皇思其功封其子仲於太原故子孫世為太原人二
 十三世孫後魏太原太守邕邕五世孫建白氏家狀
 則曰楚殺白公其子奔秦代為名將乙丙已降是也
[000-42a]
 未嘗作虞人及百里奚媵秦語表又以建為後周𢎞
 農郡守與家狀比齊五兵尚書贈司空不合白敏中
 大父名鏻與鍠同為温之子乃以鏻為潾凡此皆誤
 也洪景盧容齋隨筆謂新唐書宰相世系表承用逐
 家譜牒多所繆誤歐陽公略不削筆恐未可據信哉
 白公自撰醉吟先生墓志云有三姪長味道巢縣丞
 次景囘淄州司兵叅軍次晦之舉進士並不詳何人
 子又云樂天無子以姪孫阿新為之後大中三年李
[000-42b]
 商隠為公墓碑云子景受自頴陽尉典治集賢御書
 表云景受孟懐觀察使以從子嗣則非阿新明矣按
 公墓志預作於㑹昌初豈其後復易以從子承祧而
 遂更其名乎表於景受下猶系二世景受生邦翰司
 封郎中邦翰生思齊鄭州錄事叅軍行簡子為味道
 成都少尹今世系並依文集家狀仍載史表異同以
 備考
[000-43a]


[000-44a]


[000-45a]


[000-46a]


[000-47a]


[000-48a]


[000-49a]


[000-50a]


[000-51a]


[000-52a]


[000-53a]
 案直齋陳氏書錄解題曰吳郡守李伯珍刻白集有
 年譜一巻維揚李璜徳劭譔余病其疎畧牴牾號為
 年譜而不編年乃别為新譜刋附集首又曰知忠州
 漢嘉何友諒以居易舊治既刋其文集又作年譜列
 之集首始余為譜既成妺夫王栐叔守忠錄寄之則
 忠巳有此譜視余譜詳畧互見亦各有發明按此即
 所謂吳蜀本也今並亡失無可考惟唐詩紀事畧有
 譜胡氏丁籤列白集之首者多從其説亦間有異同
[000-53b]
 頗如陳氏所謂疎畧牴牾號為年譜而不編年者大
 都仍吳本之誤也如貞元十六年本庚辰而訛曰已
 卯公生壬子嵗是年二十九而訛曰二十八元和三
 年除左拾遺見本傳又見公奏狀又見奉勅試撰制
 誥注而訛曰二年除謝狀稱五年五月始授京兆户
 曹叅軍喪母則在六年四月而訛曰五年喪母賀雨
 詩云皇帝嗣寳厯元和三年冬自冬及春暮不雨旱
 爞爞是明屬四年作矣而訛曰三年冬作豈未見自
[000-54a]
 冬及春暮句耶且云為賛善首尾四年尤謬公六年
 丁母喪九年拜賛善至十年謫潯陽才五年寄元九
 詩云一病經四年親朋書斷絶然則渭村退居已首
 尾四年安得五年為賛善哉十四年同知退赴忠州
 任於峽中遇微之作三游洞序而訛曰三遊洞
 昌二年壬戌春致仕官俸初罷詩云七年為少傅公
 以開成丙辰加少傅至壬戌正是七年而訛曰元年
 致仕其中繆盭略舉於此既從而訂正之乃益叅考
[000-54b]
 傳志諸家所紀仍舉公詩之嵗月可考者繫其下
 次為年譜一巻時代云逺典籍淪亡或失据依寧闕
 其未確者不敢穿鑿傅㑹而曲為之説也敢以質諸
 博雅君子古歙汪立名譔
[000-55a]
欽定四庫全書
 白香山詩集       歙縣汪立名編
  年譜舊本
 嵗在𤣥黓敦牂四月余方編刻白香山詩購宋槧年
 譜未得乃妄為考據譔次年譜一巻眀年五月剞
 既竣復從朱檢討竹垞先生所得琴川汲古閣毛氏
 故所蔵香山宋譜即直齋陳氏譔本不特編年繫事
 與余譜略同而其辨論海圗屏風詩為諷王承宗事
[000-55b]
 作及元白隙終之繆之類無不暗合相去數百年如
 與古人晤對質疑亦大快事也始余為譜頗極駮史
 傳紀事諸書譌誤或者怪之獲見是書自幸可藉以
 白穿鑿杜譔之疑遂欲削去所譔獨留陳本而竹垞
 先生以為二譜一縱一横體格本異且互有詳略不
 嫌並存又因其得之既刻之後遂附次新譜非敢進
 今而退古也譜既曰未嘗賜諡而猶稱白文公年譜
 者從新史耳若其引据詩話雖已采錄重惜古本未
[000-56a]
 忍裁節並仍其舊康熙癸未六月汪立名記
   白文公年譜
公名居易字樂天白氏系出白起為秦將死杜郵始皇
思其功封其子於太原故子孫世為太原人二十三世
孫邕為後魏太原太守邕五世孫建北齊五兵尚書賜
田於韓城因家焉始移籍同州建生士通唐利州都督
生志善尚衣奉御生温檢校都官郎中徙華州下邽遂
為下邽人生鍠鞏縣令生季庚襄州別駕公皇考也見
[000-56b]
舊史傳新史宰相世系表及公所述鞏縣府君事狀其
不同者表稱虞公族百里奚媵秦穆姬生孟眀視視生
二子曰西乞術白乙丙其後以為氏而事狀稱楚大子
建之子勝號白公其子奔秦代為秦將白乙以降是也
如表言則白出姬姓如狀言則出芈姓按左氏傳晉敗
秦于殽獲百里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孟眀氏百里謂
為奚之子可也術丙與孟眀號為三帥烏知其為孟眀
之子邪且萬無父子三人並將之理此其為說固巳疎
[000-57a]
矣若事狀則又合白乙白勝為一族白乙為秦穆將去
白勝㡬二百年而云白乙以降則反以為白勝之後裔
又何其考之不詳也元和姓纂載風俗通以白乙為嬴
姓盖亦以其為秦人意之爾姓纂復泛舉秦白起楚白
勝周白圭漢白生等數人而皆不能言其自出大抵世
祀緜邈譜諜散亡惟當用春秋見聞傳聞之義斷自近
始若必逺推古昔傅㑹本支則固不能亡牴牾矣
代宗大厯七年壬子
[000-57b]
正月二十日公始生於鄭州新鄭縣東郭宅見公自為
墓誌新鄭公祖鞏縣府君所居也杭蘓集本皆作六年
嵗在辛亥而公嘗有詩云何事同生壬子嵗老於崔相
及劉郎謂崔羣劉禹錫皆同庚則非辛亥明矣集本誤
也生六七月乳母抱立屏下指之無二字百試不差見
公與元九書
八年癸丑
是嵗鞏縣府君卒於新鄭
[000-58a]
九年甲寅
十年乙夘
十一年丙辰
十二年丁巳
與元九書云年五六嵗便學為詩
十三年戊午
十四年已未
徳宗建中元年庚申
[000-58b]
與元九書云年九嵗始識聲韻
二年辛酉
三年壬戌
四年癸亥
興元元年甲子
貞元元年乙丑
二年丙寅
公年十五有江南送北客寄徐州兄弟詩自此始有文
[000-59a]
見於集公父襄州府君建中初令彭城東平叛命與李
洧謀以徐州歸國就擢本州別駕至是猶在徐公時遊
江南故以詩寄兄弟也然公未仕以前家常在徐豈以
府君嘗有功於徐故耶集中又有宿桐廬館詩避難越
中江樓望歸詩除夜寄弟妹詩大抵皆南逰所作但莫
能考其嵗月爾盖公自少往来江南侍其兄官浮梁遂
以宣州解及第既第復至宣城集中是以多江南詩也
三年丁夘
[000-59b]
與元九書云年十五六始知有進士舊史云年十五六
時袖詩謁顧况况迎門禮謁曰吾謂斯文遂絶今復得
子矣摭言云况謔公曰長安物貴居大不易及讀原上
草詩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乃曰有句如此居亦何

四年戊辰
有王昭君二絶所謂君王若問妾顔色莫道不如宫裏
時者也時年十七
[000-60a]
五年已巳
有病中作詩是嵗初置中和節集有中和節頌未及第
時所作而序云臣某忝就賓貢之列則未必作於是年

六年庚午
七年辛未
八年壬申
九年癸酉
[000-60b]
十年甲戌
五月襄州府君卒於襄陽官舎府君自徐徙佐衢又徙
襄公有逰襄陽懐孟浩然詩或是随侍時作
十一年乙亥
十二年丙子
十三年丁丑
十四年戊寅
十五年已夘
[000-61a]
公兄幼文為浮梁主簿留家於此公實從之有將之饒
州江浦夜泊詩云身病向畨陽家貧寄徐州當作於此
時是嵗舉進士於宣州試射中正鵠賦窗中列逺岫詩
公預薦送有傷逺行賦云分微禄以歸養自鄱陽而歸
洛陽又云今我来兮秋風其凉盖公既被薦乃歸省而
其家當復自徐徙寓洛也
十六年庚辰
二月十四日中書舎人髙郢下第四人及第試性習相
[000-61b]
近逺賦玉水記方流詩摭言云攜謁校書郎李逢吉初
不為意及覽賦頭云下自人上達君咸徳以慎立而性
由習分大竒之元稹為集序云貞元末進士尚馳競髙
郢始用經蓺為進退樂天一舉擢上第明年㧞萃甲科
由是性習相近逺求𤣥珠斬白蛇等賦及百道判新進
士競相傳於京師矣摭言又云時年二十七有詩曰慈
恩塔下題名處十七人中最少年按舊史貞元十四年
始以進士試禮部擢甲科公生壬子至戊寅恰二十七
[000-62a]
嵗與摭言合今以集考之實不然試賦既眀著嵗月而
箴言序云十五年天子命渤海公領禮部貢舉事明年
春一上登第又送侯權序亦云十五年秋予始舉進士
與侯生俱為宣城守所貢眀年春予中春官第則其非
十四年審矣盖公與元九書自言年二十七方從鄉賦
集序因之摭言之誤殆由此然書但云從鄉賦爾不云
及第也李璜舊譜云樂天年二十九猶未第故有詩云
此生知負少年春不展愁眉欲三十時貞元十五年也
[000-62b]
眀年始登第按十五年公方二十八其曰欲三十者大
約言之便以為二十九亦誤矣及第後有留別同年詩
云及第未為貴拜親方始榮又有憶舊山與同年賀坐
主拜太常冬日宴鄭家亭等詩有哀二良文為陸長源
鄭通誠作也序云十五年隴西薨浹辰而師亂十六年
夏南陽薨翌日而難作隴西董晉南陽張建封也汴徐
之變陸鄭皆戎倅死焉
十七年辛巳
[000-63a]
祭符離六兄文云去年春居易南逰兄亦東適黟歙之
間欣然一覿又在宣州祭烏江十五兄文云及兄辭滿
淮南薄逰江東居易亦以行邁忽逆旅而逢盖公及第
後即逰江南復至宣城有敘徳書情四十韻上宣歙崔
中丞云幸穿楊逺葉謬折桂髙枝又云磨鉛重剸割䇿
蹇再奔馳相馬須憐痩呼鷹正及飢當是此年所作詩
意欲求辟舉者崔中丞名衍
十八年壬午
[000-63b]
有詩云何况鏡中年又逼三十二時年三十一也舊譜
以為校書時作非是
十九年癸未
以㧞萃選登科時鄭珣瑜為吏部李商隠撰公墓碑云
前進士避祖諱選書判抜萃盖公祖名鍠與宏同音言
所以不應宏辭也摭言云白公試宏詞賦考落以賦有
不知我者謂我斬白蛇知我者謂我斬白帝也登科之
人賦皆無聞白公之賦傳於天下按公未嘗試宏詞此
[000-64a]
賦或是行巻所作摭言誤也始仕為校書郎集有代書
寄微之百韻首云憶昔貞元嵗初登典校司身名同日
授心事一言知注云貞元中與微之同登科俱授校書
始相識公及第於是四年年三十二矣嵗有養竹記許
昌令壁記及記畫
二十年甲申
汎渭賦序云右丞相髙公之掌貢舉也予以鄉貢進士
舉及第左丞相鄭公之領選部也予以書判㧞萃選登
[000-64b]
科十九年天子並命二公對掌鈞軸眀年春予為校書
郎始徙家秦中卜居於渭上盖公未仕時家多在徐至
是始居秦又有八漸偈二月在東都作當是迎家時也
又燕子樓詩序云予為校書郎時逰徐泗間張尚書宴
予酒酣出盼盼以佐歡歡甚予因贈詩云醉嬌勝不得
風裊牡丹花意亦在此年燕子樓事世傳為張建封按
建封死在貞元十六年且其官為司空非尚書也尚書
乃其子愔麗情集誤以為建封爾此雖細事亦可以正
[000-65a]
千載傳聞之謬
順宗永貞元年乙酉
有感時詩云不覺眀鏡中忽年三十二勿言身未老冉
冉行將至
憲宗元和元年丙戌
罷校書郎四月應材識兼茂明於體用科入第四等是
時順宗未葬以制舉人皆先朝所召命宰相監試元稹
入第三等䇿林序云與微之俱應制舉閉戸累月揣摩
[000-65b]
當代之事造成䇿目七十五門微之首登科予次焉授
盩厔尉代書百韻詩云東垣君諌爭西邑我驅馳謂微
之拜拾遺也權攝昭應早秋書事亦云丹殿子司諌赤
縣我徒勞墓碑云以對䇿語切不得為諌官然第四等
自當入赤尉謂語切不得入第三等乃可也有北樓望
山醉中歸盩厔等詩長恨歌
二年丁亥
有曲江早秋詩云我年三十六冉冉復旦暮碑云試進
[000-66a]
士取蕭澣為第一事畢帖集賢校理月中由右銀臺召
入翰林院試文明日以所試制加涇原段佑遂為學士
時十一月也入院後有寄題盩厔雙松詩云忽奉宣室
召徵為文苑臣舊譜以爲與哥舒大詩不知何據是嵗
元稹母鄭氏死公為墓銘又有祭楊氏夫人文公維私
之眷每深公姨也公夫人𢎞農郡君於虞卿汝士為從
兄弟
三年戊子
[000-66b]
四月二十八日授左拾遺有謝官状與學士崔羣同進
羣時遷庫部貟外郎五月有初授拾遺獻書舊譜云二
年上書授拾遺又一年年三十七公時在諌省命寓直
集賢殿月中召為學士按公二年自校理入翰林明年
為諌官既拜乃上書不知譜所云何為乖誤若此有論
制科人狀時牛僧孺皇甫湜李宗閔對䇿切直宰相李
吉甫泣訴於上考官韋貫之等皆坐貶故公極論之公
時亦為考覆官唐朋黨之禍盖始此而公與李徳裕不
[000-67a]
咸亦始此又有論王鍔除官裴均進奉等狀
四年已丑
有賀雨詩自去冬旱至春始得雨有徳宗賢妃韋氏墓
誌有論魏徵舊宅状論吐突承璀職名狀有海圗屏風
詩時方討王承宗公意不然故借巨鼇以風是嵗生女
曰金鑾
五年庚寅
寒食詩云忽因時節驚年㡬四十如今欠一年有金鑾
[000-67b]
女晬日詩有論元稹左降狀請罷恒州兵二狀四月求
京兆府判司得士曹參軍有謝官狀公在諌省數言事
忤憲宗意其論吐突承璀尤不恱至有小子無禮之語
賴李絳救解及當改官喻崔羣使求自便又俾中人梁
守謙宣㫖於是有陳情狀盖亦承上意爾舊譜謂在翰
苑久不遷故求補外者非也有初除戶曹喜而言志詩
未㡬退居渭上有寄禮部崔侍郎翰林錢舎人一百韻
云五年同晝夜一別似參商自二年為學士至此五年
[000-68a]
崔謂崔羣嘗同狀謝官故又云共詞加寵命合表謝恩
光也又有適意詩云三年作諌官復多尸素羞一朝歸
渭上泛如不繫舟又隠几詩云行年三十九嵗暮日斜
時又歸田詩云三十為近臣腰間鳴佩玉四十為野夫
田中學鋤穀盖自小諌為戶曹但解諌職而巳至是則
併翰苑皆解去是必移疾求退而史失載爾但集有拜
裴垍李絳張𢎞靖武元衡韋貫之五相制考裴垍相在
元和三年公正居翰苑絳以六年相元衡八年𢎞靖貫
[000-68b]
之九年皆當公退閑憂居之日此又不可曉也是嵗金
鑾女死有詩云衰病四十身嬌癡三嵗女又云病来纔
十日養得巳三年
六年辛夘
有沐浴詩云自問今年㡬春秋四十初又栽松詩云如
何過四十種此數寸枝又白髮詩云况今我四十春雪
詩云元和嵗在夘六年春二月此即韓愈集所謂辛夘
年雪也四月五日太夫人陳氏卒始鞏縣府君窆新鄭
[000-69a]
襄州府君窆襄陽至是皆遷䕶於下邽以十一月八日
襄事而陳夫人祔焉有白氏事狀二道
七年壬辰
有秋日詩云下有獨立人年来四十一
八年癸巳
二月有陳府君夫人白氏及弟金剛奴墓誌夫人公之
祖姑且外祖母也金剛奴公之幼弟公既卜葬祖禰至
是亦遷祔焉又有祭金剛奴文是嵗除喪九月有記異
[000-69b]
冬有村居苦寒詩
九年甲午
有重到華陽舊居詩云若為重入華陽院病鬢愁心四
十三華陽觀公應制舉時所居也有遊悟真寺詩云元
和九年秋八月月上弦冬除右賛善大夫有酬盧秘書
早朝寄李二十助教詩舊譜云自渭南丁憂至十年喪
除為賛善按丁憂在六年八年除喪又二年乃拜官耳
十年乙未
[000-70a]
有贈杓直詩云已年四十四又為五品官杓直李建也
醉中却寄元九詩云蒲池村裏匆匆别灃水橋邉兀兀
回時微之量移通州司馬三月三十日與公別於灃上
見十四年夷陵相遇詩序又是冬在江州與元九書亦
云今年春逰城南時與足下馬上相戲各誦新豔小律
又云言未終而足下左轉不數月而僕又繼行微之自
江陵移通州即令達州也曷不自江陵徑入蜀豈嘗追
赴京師而後改授乎有白牡丹詩云應似東宫白賛善
[000-70b]
被人還喚作朝官六月盜殺宰相武元衡公首上䟽請
急捕賊以雪國恥宰相以非諌職言事惡之㑹有惡公
者言其母看花堕井死而作賞花及新井詩貶江州刺
史中書舎人王涯言其新犯不可復理郡又改司馬宰
相韋貫之張𢎞靖也舊譜併及裴度非是度方為中丞
亦遇盜不死既愈迺相耳新井之事世莫知其實史氏
亦不辨其有無獨髙彦休闕史言之甚詳公母有心疾
因悍妬得之及嫠家苦貧公與弟不獲安居常索米丐
[000-71a]
衣於鄰郡邑母晝夜念之病益甚公随計宣州母因憂
憤發狂以葦刀自剄人救之得免後徧訪醫藥㦯發或
瘳常恃二壯婢厚給衣食俾扶衛之一旦稍怠斃於坎
井時裴晉公為三省本㕔對客京兆府申堂狀至四坐
驚愕薛給事存誠曰某所居與白鄰聞其母久苦心疾
呌呼往往達於鄰里坐客意稍釋他日晉公獨見夕拜
謂曰前時衆中之言可謂存朝廷大體矣夕拜正色曰
言其實也非大體也由是晉公信其事後除河南尹刑
[000-71b]
部侍郎皆晉公所擬凡曰墜井必恚恨也隕穫也凡曰
看花必怡暢也閑適也安有怡暢閑適之際遽致顛沛
廢墜之事樂天長於情無一春無詠花之什因欲黻藻
其罪又驗新井篇是尉盩厔時作隔官三政不同時矣
彦休所記大略如此聞之東都聖善寺老僧僧故佛光
和尚弟子也今考集中亦無所謂新井詩者意其刪去
然則公母死以心疾固人倫之大不幸而傅致詩篇以
成讒謗則憸壬媢嫉者為之也故刪述彦休之語以告
[000-72a]
来者赴貶所有初出藍田過望秦嶺發商州等詩再到
襄陽有訪問舊居詩宿鄂州有夜聞歌者詩初到江州
有詩云樹木凋疎山雨後又江樓聞砧詩云江人授衣
晚十月始聞砧當是秋末冬初始到也有謫居詩云面
痩頭斑四十四逺謫江州爲郡吏臘月有與元九書舊
史本傳全載
十一年丙申
二月十日有送春歸詩秋送客湓浦有琵琶引又有始
[000-72b]
逰廬山詩八月二十日夢微之詩四十五詩云或擬廬
山下来春結草堂有與楊虞卿書答崔侍郎書云自到
潯陽㦯已周嵗
十二年丁酉
草堂成三月二十七日始居之有記有祭匡山廬山神
文有潯陽春詩云四十六時三月盡寫真詩云我昔三
十六寫貌在丹青我今四十六衰顇在江城四月有遊
大林寺序閏五月公兄幼文卒有祭浮梁大兄文幼文
[000-73a]
為浮梁主簿在貞元十五年今二十年矣而以舊官終
未識中間何以不調也
十三年戊戌
七月八日有司馬㕔壁記云予佐是郡行四年矣有浩
歌行云不覺身年四十七十二月二十日除忠州刺史
有荷聖澤及謝崔相公初著刺史緋詩
十四年已亥
春發江州有别草堂及潯陽宴別等詩三月十一日至
[000-73b]
夷陵遇微之停舟三宿有詩有三逰洞序時微之自通
州移虢州長史而公弟知退同行三人始逰故目為三
遊洞知退名行簡二十八日到忠州有謝上表有登東
樓寄楊萬州及西樓夜東樓晩郡齋即事等詩州有白
蓮花命道士毋邱元志寫為圗作二絶句末云天教抛
擲在深山傳於都下除夜有詩云明朝四十九
十五年庚子
初春有東坡種花詩二月有郡中春燕詩寒食夜詩云
[000-74a]
四十九年身老日一百五夜月明天是嵗正月二十八
日憲宗崩有酬李相公詩云涕淚滿襟君莫怪甘泉侍
從最多時時初聞國哀也夏有荔枝圗序冬召為司馬
貟外郎有初脫刺史緋别東坡發白狗黄牛峽等詩十
二月二十八日除主客郎中知制誥
穆宗長慶元年辛丑
正月四日有舉楊嗣復自代狀三月與中書舎人王起
覆試錢徽下及第人有論事宜狀時以鄭朗等十四人
[000-74b]
謂之子弟不當在選中宰相段文昌學士李紳以嘱託
不行元稹以私憾共唱其事内出孤竹管賦題重試不
能成文徽等皆坐貶公意大抵欲從寛也李建死公為
墓碑謂之善人碑又有同元稹祭杓直文十月為中書
舎人有新昌新居書事云冒寵巳三遷歸朝始二年三
遷謂司門主客中書也是嵗公弟行簡授拾遺從弟敏
中及第皆有詩
二年壬寅
[000-75a]
正月有論行營事宜状七月十日有曲江感秋詩云元
和二年秋我年三十七長慶二年秋我年五十一中間
十四年六年居譴黜是月除杭州刺史舊史云時河朔
復亂數上書論其事天子不能用遂求外任盖穆宗荒
縱宰相王播蕭俛杜元頴崔植等皆齷齪無逺略宜公
之不樂居朝也墓碑云貶杭州杭江南大藩不得言貶
有初罷中書舎人詩時汴軍亂逐李愿汴路不通故由
襄漢赴任有路次藍溪題内鄉縣及經商山鄧州漢江
[000-75b]
重到江州等詩十月一日到任有謝上表有初到郡政
衙退等詩語林云替嚴貟外休復休復有時名公喜為
之代
三年癸卯
有立春後五日等詩又二月五日花下忙云二月五日
花如雪五十二人頭似霜七月有祈皋亭神文八月有
祭龍文禱仇王神文冷泉亭記九月有遊恩徳寺泉洞
詩是時元稹自同州至浙東有喜為鄰郡先寄微之詩
[000-76a]
過杭有席上及留别贈答詩既至越微之有州宅詩
所謂謫居猶得住蓬莱者公答之云知君暗數江南郡
除却錢塘總不如自是兩郡常以詩筒往来故有詩云
為向兩川郵吏道莫辭来往逓詩筒舊譜謂元九已在
越者非也除夜有寄微之詩云明朝半百又加三
四年甲辰
三月有錢塘湖石記五月有祭浙江文是月除右庶子
有除官去未間及三年為刺史詩留題靈隠天竺留贈
[000-76b]
微之等詩至洛求分司有寄牛相公及分司詩始卜居
履道坊得故散騎常侍楊憑宅有卜居詩云遂就無塵
坊仍求有水宅未請中庶禄且脫雙驂易注云買宅價
不足以兩馬償之又有移家詩云移家入新宅罷郡有
餘資又有履道新居二十韻盖公平生從仕至是始有
俸餘於是定居于洛以為終焉之計唐語林云公罷杭
俸多留官庫繼守者公用不足則假而復填如是五十
餘年及黄巢至郡文籍多焚其俸乃亡公自言罷郡有
[000-77a]
餘資而猶有寄留官庫者豈亦如今世有事例而法不
應得者乎公宅地方十七畝屋室三之一水五之一竹
九之一而島樹橋道間之池上篇序言之詳矣至後唐
為普明禪院有秦王從榮所施大字經蔵及寫公集寘
蔵中洛人但曰大字寺其園張氏得其半為㑹隠園水
竹尚在寺中有公石刻甚多見宋敏求河南志李格非
洛陽名園記其南鄰即崔家池故有題新居寄宣州崔
相公詩崔相羣也河南志於履道坊亦載羣宅而云今
[000-77b]
不知所在公之居猶可識者不獨以名重亦以有水竹
且為佛廬故也
敬宗寳厯元年乙巳
三月四日除蘓州刺史二十九日發東都有别洛城東
花詩和汴州令狐相公答劉和州賈常州寄微之等詩
五月五日到任有謝表七月有呉郡詩石記有九日詩
云前年九日餘杭郡呼賓命宴清白堂去年九日到東
洛今年九日来吴鄉有赴洞庭及揀貢橘詩盖以貢橘
[000-78a]
為名逰太湖也或者唐守臣修貢皆當躬親如湖常貢
茶故事邪有寄微之詩云五宿澄波皓月中有霓裳羽
衣歌云玲瓏空侯謝好箏陳寵觱栗沈平笙清絃脆管
纖纖手教得霓裳一曲成末云李娟張態君莫嫌亦擬
随宜且教取玲瓏以下杭妓名娟態蘓妓名唐語林云
官妓髙玲瓏謝好好巧於應對善歌舞居易在杭樂於
蘓詩有使君全未厭錢塘之句張君房脞說云髙玲瓏
餘杭歌者樂天作郡日賦歌與之云罷胡琴掩秦瑟玲
[000-78b]
瓏再拜歌初畢末云玲瓏玲瓏奈老何使君歌了汝更
歌元微之在越厚幣邀至月餘使盡歌所唱之曲作詩
送行兼寄樂天云休遣玲瓏唱我詞我詞都是寄君詩
冬有西樓喜雪夜宴詩京兆元少尹文集序
二年丙午
嵗日家宴詩云嵗盞復推藍尾酒春盤先占膠牙餳正
月三日閒行詩云赤欄三百六十橋花前歎云前嵗花
前五十二今嵗花前五十五有百日假滿詩盖欲移病
[000-79a]
歸洛故也劉禹錫有白太守行云聞有白太守抛官歸
舊谿公答云昨乞百日告起吟五篇詩去年到郡時麥
穂黄離離今年去郡日稻花白霏霏舊譜云劉與公為
代非也夢得時在和州歲暮罷歸洛與公相遇於揚楚
間其為蘇州乃在大和六年齊雲晚望詩云欲辭南國
去重上北城看九月全無熱西風亦未寒河亭晚望詩
郡靜官初罷鄉遥信未回明朝是重九誰勸菊花盃是
九月猶在郡公之去蘓盖在秋冬之交有自問行何遲
[000-79b]
詩除日有答夢得同發楚州詩是冬弟行簡死
文宗大和元年丁未
宿滎陽詩云生長在滎陽少長辭鄉曲去時十一二今
年五十六公生於新鄭自蘓還道過之初到洛陽有閑
遊詩三月召為秘書監有初除賜金紫詩舊譜云袐丞
大悮有秘書省後㕔詩十月有三教論文宗誕日與僧
惟澄道士趙常盈麟徳殿講論也
二年戊申
[000-80a]
正月除刑部侍郎有文集後序云二年秋余春秋五十
有七是嵗大有年有詔賜百官出城觀稼詩和微之五
十七三首又和除夜詩云君提七郡籍我按三尺書盖
微之在越凡七年除夜知退大祥有祭文
三年已酉
春以病免官除太子賓客分司有喜除賓客詩將至東
都有寄令狐留守詩云惜逢金谷三春盡盖以春暮至
洛也歸履道宅詩云今日是長歸自是迄公薨凡十八
[000-80b]
年在洛終不渝長歸之語舊史云太和後宗閔徳裕朋
黨事起頴士虞卿與宗閔善居易妻頴士從父妹也居
易懼以黨人見斥乃求置身散地凡所居官未嘗終秩
率以病免識者多之有劉白唱和集解有偶作詩云身
為三品官年巳五十八夏有祭韋相公文䖏厚也有池
上篇是冬與元稹各生子有賀微之詩又有自嘲詩云
五十八翁方有後靜思堪喜亦堪嗟又阿崔詩云豈料
鬢成雪方看掌弄珠
[000-81a]
四年庚戌
有三月三十日詩云半百過九年豔陽殘一日有同李
翺祭李司徒文李絳也是嵗遇害於興元十二月除河
南尹有醉中除尹敕到詩有除夜詩云火銷燈盡天眀
後便是平頭六十人
五年辛亥
有六十拜河南尹詩不凖擬身年六十詩府中夜賞詩
阿崔年三嵗死有哭崔兒詩報微之晦叔及酬夢得詩
[000-81b]
七月元稹薨有哭微之詩十月有祭文
六年壬子
春有贈分司諸公詩寒食宴逰贈馮李二尹詩府酒五
絶夏有沃州禪院記六月有薦韋晏李楚狀秋七月有
元稹墓誌八月一日有修香山寺記寺在龍門山後魏
熙平元年建公自為庶子賓客分司數往逰焉慨然有
葺完之願及是為微之誌墓潤筆之直六七十萬義不
受以施此寺開成五年又為作經蔵盖嘗自稱香山居
[000-82a]
士云康駢劇談録曰盧簡辭逰伊水别墅方冬霰雪微
下忽有蓑笠牽蓬艇中有白衣與衲僧同坐船後以小
竈安桐甑而炊烹魚煑茗泝流吟嘯使人問之乃白傅
同佛光往香山也冬劉禹錫除蘇州過洛留十五日朝
觴夕詠頗極平生之歡各賦數篇視草而别崔羣薨有
祭崔相文有憶舊遊詩寄劉蘓州有贈崔常侍晦叔詩
十二月四日有答崔賓客詩云今嵗日餘二十六来嵗
年登六十二又有二十三日呈晦叔云案頭厯日雖未
[000-82b]
盡向後惟殘六七行
七年癸丑
元日勸酒詩云三盃藍尾酒一楪膠牙餳此對嘗再用
之又云夢得君知否俱過本命年公與夢得皆壬子生
也有早春醉吟詩寄太原令狐公及劉蘓州又醉送李
二十常侍赴鎮浙東詩李紳也公嘗有詩云悶勸迂辛
酒閒吟短李詩時李自夀陽分司甫至洛而刺越有春
題府㕔詩云潦倒三川守因循涉四年四月罷河南尹
[000-83a]
歸履道舊第有解印出公府詩五首及罷府歸舊居再
授賓客分司等詩七月崔𤣥亮卒有哭晦叔詩又有微
之敦詩晦叔相繼長逝巋然自傷因成二絶劉蘇州寄
釀酒糯米李常侍寄楊栁枝舞衫有詩謝之
八年甲寅
有早春憶蘇州寄夢得詩有感春詩云心情多少在六
十二三人寒食日有翫半開花詩贈皇甫郎中有家釀
新熟詩六十三翁頭雪白假如醒黠欲何為三月裴度
[000-83b]
為東都留守有侍中晉公欲到東洛先䝉書問期宿龍
門詩七月有洛詩序云自三年春至八年夏在洛凡五
周嵗作詩四百三十六首是嵗有溧水令白君墓誌銘
府君名季康敏中之父至今溧水城隍神相傳為白君

九年乙卯
有覽鏡喜老詩云行年六十四安得不衰老夏有崔晦
叔墓誌有東林寺文集記集凡六十巻九月除同州刺
[000-84a]
史不拜有詠懐詩十月改授太子少傅分司有詩云承
華東署三分務履道西池七遇春於是劉禹錫自汝州
移同州實與公為代有喜見劉同州詩劉集亦有酬公
詩云舊託松心契新交竹使符也十一月有詠史詩云
彼為葅醢几上肉我作鸞皇天外飛又有二十日獨逰
香山感事詩云當君白首同歸日是我青山獨往時時
新有甘露之禍初江州之貶王涯有力焉說者因是謂
公幸之惟東坡蘓公云樂天豈幸人之禍者哉盖悲之
[000-84b]
也以愚觀之其悲涯輩之禍而幸已之不與者乎鸞皇
盖自况也公又嘗有詩云今日憐君嶺南去當時笑我
洛中来未知為何人作亦此意也
開成元年丙辰
有春逰詩云我年六十五走若下坡輪有春盡日天津
橋醉吟詩呈李尹時李紳自分司新除尹閏五月有聖
善寺文集記凡六十五巻秋劉禹錫分司有喜夢白馮
翊歸洛詩十月有皇甫鏞墓誌銘是嵗楊虞卿死於䖍
[000-85a]
州有哭師皋詩楊汝士授東川有代妻戲兄嫂詩
二年丁巳
春有感事詩云無憂六十六年春又有六十六詩云五
十八歸来今来六十六又云七十欠四嵗此生何足論
有落齒辭三月三日尹李待價唘留守裴侍中修禊合
宴於舟中有詩十二韻待價李珏也有蘇州南禪寺蔵
記有聞新蟬贈夢得詩五月裴度尹太原牛僧孺為留
守有同夢得牛相初到小飲見貽詩
[000-85b]
三年戊午
春有櫻桃花下有感而作詩有醉吟先生傳北夢瑣言
云白公與元相友善集有詩云相看掩淚俱無語別有
傷心事豈知想得咸陽原上樹已抽三丈白楊枝洎自
撰墓誌云與彭城劉夢得為詩友不言元公時人疑其
隙終也按此非墓誌語乃醉吟傳中語時元之亡久矣
其言與僧如滿為空門友韋楚為山水友皇甫朗之為
酒友皆一時見在人則其於詩友自不應復及死者又
[000-86a]
嘗為劉白唱和集序且與劉書云微之先我去矣詩敵
之勍者非夢得而誰此尤可證公與元同升科第俱負
直聲中嵗復俱蹇連晚而元撓節速化得罪清議公獨
終始如一二人賢否固不可概論而其交情死生不渝
觀香山寺記尚欲結他生縁風誼之美可厲薄俗掩淚
傷心之句㫖意甚哀而或者臆度疑似乃有隙終之論
小人之不樂成人之美如是哉有題河南内㕔詩云盃
嘗七尹酒盖自罷河南六年換七尹酒味皆不同七尹
[000-86b]
者嚴休復王質鄭澣李紳李珏裴璘韋長也除夜有詩
云七十期漸近萬縁心巳忘
四年已未
有四年春詩云又入開成第四春二月有蘓州南禪院
集記凡六十七巻十月旦得風痺疾有病中詩十首并
序鬻駱馬别栁枝詩在焉别詩云明日放歸歸去後世
間應不要春風而又有不能忘情吟云駱反厩素反閨
又云素兮素兮為我歌楊栁枝與爾歸醉鄉去来按劉
[000-87a]
禹錫和公詩云春盡絮飛留不得随風好去落誰家公
又戲答云栁老春深日又斜任它飛入别人家他日又
有春随樊子一時歸之句則是栁枝竟去也意其初疾
欲放而復留至明年乃春去耳有白蘋洲五亭記稱十
月十五日則病後所作也
五年庚申
有病入新正强起迎春寄思黯及病後寒食等詩三月
三十日有燕罷感事吟詩云病與樂天相伴住春随樊
[000-87b]
子一時歸按不能忘情吟序云妓有樊素者年二十餘
綽綽有歌舞態善唱楊栁曲人多以曲名之其辭曰素
事主十年凡三千有六百日公年五十八自刑部侍郎
分司歸洛至六十八而得疾於是十年矣當是初歸洛
時得之公嘗有楊栁枝詞八首又有楊栁枝二十韻自
注云楊栁枝洛下新聲也洛之小妓有善歌者詞章音
韻聽可動人故賦之本事集云白尚書姬人樊素善歌
小蠻善舞嘗為詩云櫻桃樊素口楊栁小蠻腰白公年
[000-88a]
邁而小蠻方豐豔因為楊栁枝以寄意曰一樹春風萬
萬枝嫩於金色軟於絲永豐坊裏東南角盡日無言属
阿誰如本事集之說則樊素小蠻為二人以集考之不
見此二句詩亦無所謂小蠻者而栁枝即樊素也舊譜
引公詩兩枝楊栁小樓中嫋娜多年伴醉翁兩枝楊栁
必非一人又有九日代羅樊二妓招舒著作云羅敷斂
雙袂楚姬獻一盃意所謂兩枝楊栁者然皆臆說未必
然也又按劉禹錫有寄小樊詩云終須買取名春草又
[000-88b]
憶春草詩云河南大尹頻出難只得池塘十步看府門
閉後滿街月幾處逰人草頭歇則春草似是府妓又公
喜見劉同州詩云應須為春草五馬立踟蹰夢得答云
今朝停五馬不是為羅敷注云前章所言春草白君之
舞妓也然則春草與栁枝似各是一人偶同姓樊爾漫
詳及之資雅話公又嘗有詩云菱角執笙簧谷兒抹琵
琶紅綃信手舞紫綃随意歌注云菱谷紅紫皆小蠻名
也是秋有病後獨宿香山二絶云更過今年年七十十
[000-89a]
一月有香山洛中集記凡十巻
武宗㑹昌元年辛酉
春有病後喜過劉家等五絶又偶吟呈夢得云且喜開
年滿七旬為李紳作家廟碑云開成㑹昌之際當在此
時有百日假滿少傅官停自喜言懐詩除刑部尚書致
仕時李徳裕初用事也有官俸初罷諭親故詩戲酬牛
相呈諸寮友詩與夢得同致仕裴賓客王尚書飲詩云
四箇老人三百嵗有逸老詩云我初五十八息老雖非
[000-89b]
早一閑十三年所得亦不少皤然七十翁亦足稱夀考
是嵗李程為留守過公池上汎舟話及翰林舊事公有
詩云同時六學士五相一漁翁五相謂李吉裴垍崔羣
及程也與公皆元和初學士舊譜以為李逢吉非是考
翰林記逢吉未嘗為學士考河南志其為留守乃大和
中也
二年壬戌
有喜入新年自詠云大厯年中騎竹馬㡬人得見㑹昌
[000-90a]
春有宿府中水堂贈盧尹中丞詩云從我到君十一尹
相看自置府来無前巳見七尹外有髙銖孫簡盧貞并
公為十一人有香山寺寫真詩三月五日齋素畢開素
有贈妻𢎞農郡君詩有達哉樂天行秋劉禹錫卒有哭
夢得詩又有感舊為李杓直元微之崔晦叔及夢得作
皆執友也有送敏中為戶部貟外郎詩云前鴻後鴈行
相續相去迢迢二十年注云長慶初為主客貟外郎到
今二十年嵗暮聞盧尹夜宴以詩戲之為来日張本云
[000-90b]
府中歡笑勝尋常明朝强出須謀樂
三年癸亥
送王使君赴蘓州詩云一别蘓州十八載公以寳厯丙
午去蘇於今十八年
四年甲子
有逰趙村杏花詩云七十三人難再到今春来是别花
来有問諸親友詩云七十人難到過三更較稀有開龍
門八節灘九硝詩云七十三翁旦暮身誓開險路作通
[000-91a]

五年乙丑
有齋居春夕感事遣懐詩云風光抛得也七十四年春
三月二十一日與前懐州司馬胡杲衛尉卿吉晈前右
觀武軍長史鄭據慈州刺史劉真御史盧貞永州刺史
張渾及公共七人為齒㑹於履道宅詩云七人五百七
十嵗秘書監狄兼謩河南尹盧貞以年未七十雖預㑹
而不及列故又稱九老㑹是㑹盖有兩盧貞也夲朝洛
[000-91b]
中九老㑹蓋倣此而司馬公未七十預㑹亦用狄監盧
尹故事云
六年丙寅
有自詠示諸家属詩云夀及七十五俸霑五十千有立
春日人日詩又有詠身詩云自中風来三厯閏盧尹和
公永豐坊栁詩公亦和云定知天象今春後栁宿光中
添兩星按本事集云宣宗聞唱是詞問永豐所在及何
人所作因東使命取兩枝植於禁中宣宗以是嵗三月
[000-92a]
即位藉曰於㑹昌為叔父且有宿憾然亦不當於授受
危疑之際聞歌植栁如是其急者盧貞為尹在四年七
月或只是五年春武宗在位時事以本事集指為宣宗
故記之於此八月公薨贈尚書左僕射有自為墓誌銘
公卒之嵗新史及墓碑所載皆同獨舊史云大中元年
年七十六非也當以墓碑為定公自喪阿崔終身無子
墓誌云以姪孫阿新為後又云三姪曰味道景回晦之
世系表載公子景受以從子繼碑亦云大中三年景受
[000-92b]
自頴陽尉典治集賢書奉太夫人楊氏来京師命客取
文刻碑按公舎其姪而以姪孫為後既不可解而所謂
阿新者即景受乎則昭穆為失次不然則治命終不用
耶碑云十一月葬龍門而墓誌云葬於華州下邽祔先
塋也則治命亦本不於龍門賈氏談錄云四方過者必
奠巵酒冡前方丈常成泥濘墓誌又云毋請太常諡毋
建神道碑新史云敏中為相請諡曰文賈氏談錄云有
司請賜諡上曰何不取醉吟先生墓表看卒不賜諡弟
[000-93a]
敏中奏立神道碑據此則但立碑而未嘗賜諡也新史
當別有據新史又云宣宗以詩弔之今其詩見摭言略
云綴玉聮珠三千首誰教㝠路作詩仙舊譜云李徳裕
貶崖州公有詩三首其一云樂天嘗任蘇州日要勒須
教用禮儀從此結成千萬恨這回果中白家詩六年四
月徳裕貶崖而公之卒不記其月按此盖未嘗見神道
碑而此詩集中無有見於漁隠叢話謂考之元和録居
易年長於徳裕視徳裕為晩進徳裕為浙西觀察使居
[000-93b]
易刺蘓州徳裕以使職自居不少假借居易不得巳以
軍禮見及其貶也故為詩云元和錄者世不見其書不
知漁隠從何得之也徳裕以四月罷相為江陵尹其自
潮貶崖盖在明年之冬公薨固巳久矣審如詩意則為
幸灾快忿非青山獨往之比故穎濱蘇公力辨之以爲
刻核太甚樂天不至此也盖不待考其年月而可知其
偽矣况年月復甚明白舊譜何其不深考耶要之小說
所載自難盡信公與徳裕本無深怨盖自元和中其父
[000-94a]
吉甫為相而牛僧孺李宗閔對䇿切直吉甫泣訴於憲
宗考官坐貶而公嘗上書救之李絳與吉甫友叶而公
又與絳善其後牛李與徳裕迭為相其黨亦迭為軒輊
楊虞卿汝士與宗閔尤厚號黨魁而公夫人虞卿從妹
矣故徳裕惡公武宗聞公名欲召以為相徳裕言居易
衰病其弟敏中文詞不減居易且有器識遂以為翰林
學士孫光憲北夢瑣言云劉禹錫大和中與徳裕同在
東都分司禹錫謁德裕曰曽得白居易文集否徳裕曰
[000-94b]
累有相示未嘗一披今為吾子覽之既唘復巻曰吾於
斯人不足久矣其文章精絶何必覽之但恐回吾之心
其見抑也如此楊虞卿牛僧孺公皆宻友也其不引翼
義在於斯按唐朋黨之禍始於元和之初而極於大和
開成㑹昌之際三十年間士大夫無賢不肖出此必入
彼未有能自脫者權位逼軋福禍伏倚大則身死家滅
小亦不免萬里投荒獨公超然利害之外雖不登大位
而能以名節始終惟其在朋黨之時不累於朋黨故也
[000-95a]
故元稹裴度之深仇也公雖厚於稹而亦親於晉公晉
公在位公為丞郎李宗閔牛僧孺之死黨也公雖厚於
僧孺而未嘗昵於宗閔僧孺當國公方自杭州求分司
李紳徳裕之至交也公雖惡於徳裕而與紳唱酬往来
情分極不薄公於交逰無所適莫可見於此矣然則公
之論牛李自是舉諌爭之職而非以内私交其師皋慕
巢厚善自是篤姻婭之好而非以徇權勢公能信於裴
度李紳而不能信於徳裕何哉晉公之徳量固非公垂
[000-95b]
之比而文饒之忌刻又在公垂之上其進敏中以抑居
易自以為得䇿及其失勢擠之而下石焉者乃其所謂
有器識者也自古朋黨雖起於小人之傾危而成於小
人之剛以文饒之才略號稱賢相而不免禍者其心
未能休休有容故也然文饒雖惡公不過使之不為相
而公亦卒無他禍詩云既眀且哲以保其身白公有焉
嗚呼可不謂賢乎
 白公文集行於世者皆有年譜與集並行得以考其
[000-96a]
 平生之出處嵗月之後先吴門所刋白氏長慶集首
 載李璜徳劭所為譜闕/參政樓公稱之以属諌議李
 公訪求而刻焉紹定庚寅余始得其本而觀之既曰
 譜矣而不繫年其疎略抵捂有不可枚舉者闕/攻媿
 號博洽不知何獨取此家居無事因取新舊史實録
 等書及諸家傳記所載參稽互考别為此譜自其始
 生之年以及考終之嵗次第審訂粗得詳確猶恨孤
 學謏聞未必能逃目睫之譏不敢傳之他人惟以自
[000-96b]
 備觀覽而已孟夏十有二日譜成直齋陳振孫伯玉
 父
 立名按今白集錢考功本並依吴門宋刋獨無李璜/譜不知何時刪去就直齋所訾可以槩見其舛謬豈
 特日不知有史傳即白公文集亦似從未省覽者吳/本之年譜如此無怪其編次之荒唐乃爾也近世購
 書家但重宋本略不鑒別幸而李譜不傳陳氏駮正/之書尚在設以彼易此亦將据宋刻而信之否乎顧
 白公以元和五年庚寅除京兆户曹六年辛夘丁母/陳太君喪始歸渭村時年四十故歸田詩云四十為
 野夫也直齋乃以此詩係之五年且云移疾求退然/陳太君以六年卒於長安宣平里第猶自京兆府申
 堂狀安得先一年歸渭村又香山九老不及如滿李/爽及七十致仕並略有異同語詳新譜及九老圗詩
[000-97a]
 後要之直齋考据精確多詳人/所不能詳其他自不嫌疎略也
[000-98a]
 白文公年譜跋
香山居士長慶集舊刊於郡之思白堂因以一帙遺湖
南林漕復書乃以陳直齋所編年譜見嘱謂有文集而
無年譜不㡬於缺典乎得此喜為完書鋟梓以冠於集
首亦可以訂香山之出處云端平甲午重午漢國趙善

 
 
[000-98b]
 
 
 
 
 
 
 
 白香山詩集年譜舊本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