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翰苑集 > 唐陸宣公集 17





[017-1a]
欽定四庫全書
 翰苑集巻十七      唐 陸贄 撰
  中書奏議一/
   請許臺省長官舉薦屬吏狀
今月十七日顧少連延英對廻奉宣密㫖卿先奏令臺
省長官各舉屬吏近聞外議云諸司所舉皆有情故兼
受賄賂不得實才此法甚非穩便已後除改卿宜並自
揀擇不可信任諸司者臣以闇劣謬當大任果速官謗
[017-1b]
上貽聖憂過䝉恩私曲降慈誨感戴循省寢興不寜縁
是密㫖特宣不敢對衆陳謝祇禀成命所宜必行恭惟
聖規又合無隱茍有未逹安敢勿言雖知塵煩固不可
已夫理道之急在於得人而知人之難聖哲所病聽其
言則未保其行求其行則或遺其才校勞考則巧偽繁
興而貞方之人罕進徇聲華則趨競彌長而沉退之士
莫升自非素與交親備詳本末探其志行閲其器能然
後守道藏用者可得而知沽名飾貌者不容其偽故孔
[017-2a]
子云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夫欲觀
視而察之固非一朝一夕之所能也是以前代有鄉里
舉選之法長吏辟署之制所以明歴試廣旁求敦行能
息馳騖也昔周以伯冏為太僕命之曰愼柬乃寮罔以
巧言令色便僻側媚其惟吉士是則古之王朝但命其
大官而大官得自柬僚屬之明驗也漢朝務求多士其
選不唯公府辟召而已又有父任兄任皆得為即選入
之初雜居三署臺省有闕即用補之是則古之郎官皆
[017-2b]
以任舉充選此其明驗也魏晉已後暨于國初採擇庶
官多由選部唯髙位重職乃由宰相考庶官之有成効
者請而命焉故晉代山濤為吏部尚書中外品員多所
啟授宋朝以蔡廓為吏部尚書郎先使人謂宰相徐羨
之曰若得行吏部之職則拜不然則否羨之荅云黄散
已下悉委蔡廓猶憤恚以為失職遂不之官是則黄門
散騎侍郎皆由吏部選授不必朝廷列位盡合柬在台
司此其明驗也國朝之制庶官五品已上制勅命之六
[017-3a]
品已下則並㫖授制勅所命者蓋宰相商議奏可而除
拜之也㫖授者蓋吏部銓材署職然後上言詔㫖但畫
聞以從之而不可否者也開元中吏部注擬選人奏置
循資格限自起居遺補及御史等官猶並列於選曹銓
綜之例著在格令至今不刋未聞常參之官悉委宰臣
選擇此又近事之明驗也其後舊典失序倖臣專朝捨
僉議而重已權廢公舉而行私惠是使周行庶品茍不
出時宰之意者則莫致焉任衆之道益微進善之途漸
[017-3b]
隘近者毎須任使常苦乏人臨事選求動淹旬朔姑務
應用難盡當才豈不以薦舉凌遲人物衰少居常則求
精太過有急則備位不充欲令庶績咸熙固亦難矣臣
實駑鈍一無所堪猥蒙任使待罪宰相惟懐竊位之懼
且乏知人之明自揣庸虚終難上報唯廣求才之路使
賢者各以彚征啓至公之門令職司皆得自逹臣當謹
守法度考課百官奉揚聦明信賞必罰庶乎人無滯用
朝不乏才以此為酬恩之資以此為致理之具爰初受
[017-4a]
命即以上陳求賢審官粗立綱制凡是百司之長兼副
貳等官及兩省供奉之職并因察舉勞効須加奬任者
並宰臣叙擬以聞其餘臺省屬僚請委長官選擇指陳
才實以狀上聞一經薦揚終身保任各於除書之内具
標舉授之由示衆以公明章得失得賢則進考増秩失
實則奪俸贖金亟得則襃升亟失則黜免非止捜揚下
位亦可閲試大官前志所謂逹觀其所舉即此義也自
蒙允許即以宣行南宫舉人纔至十數或非臺省舊吏
[017-4b]
則是使府佐僚累經薦延多歴事任議其資望既不愧
於班行考其行能又未聞於闕敗而議者遽以騰口上
煩聖聦道之難行亦可知矣陛下勤求理道務徇物情
因謂舉薦非宜復委宰臣揀擇其為崇任輔弼博採輿
詞可謂聖徳之盛者然於委任責成之道聽言考實之
方閑邪存誠猶恐有闕所謂委任責成者將立其事先
擇其人既得其人愼謀其始既謀其始詳慮其終終始
之間事必前定有疑則勿果於用既用則不復有疑待
[017-5a]
終其謀乃考其事事愆于素者革其弊而黜其人事協
于初者賞其人而成其美使受賞者無所與讓見黜者
莫得為辭夫如是則茍無其才孰敢當任茍當其任必
得竭才此古之聖王委任責成無為而理之道也所謂
聽言考實虚受廣納𢎞接下之規明目逹聦廣濟人之
道欲知事之得失不可不聽之於言欲辯言之眞虚不
可不考之於實言事之得者勿即謂是必原其所得之
由言事之失者勿即謂非必窮其所失之理稱人之善
[017-5b]
者必詳徴行善之跡論人之惡者必明辯為惡之端凡
聽其言皆考其實既得其實又察以情既盡其情復稽
於衆衆議情實必參相得然後信其説奬其誠如或矯
誣亦寘明罰夫如是則言者不壅聽之不勞無浮妄亂
教之談無陰邪傷善之説無輕信見欺之失無潛陷不
辯之冤此古之聖王聽言考實不出户而知天下之方
也陞下既納臣言而用之旋聞横議而止之於臣謀不
責成於横議不考實此乃謀失者得以辭其罪議曲者
[017-6a]
得以肆其誣率是以行觸類而長固無必定之計亦無
必實之言計不定則理道難成言不實則小人得志國
家所病恒必由之昔齊桓公將啟霸圗問管仲以害霸
之事管仲對曰得賢不能任害霸也任賢不能固害霸
也固始而不能終害霸也與賢人謀事而與小人議之
害霸也所謂小人者不必悉懐險詖故覆邦家蓋以其
意性憸邪趣尚狹促以沮議為出衆以自異為不羣趨
近利而昧逺圗効小信而傷大道故論語曰言必信行
[017-6b]
必果硜硜然小人也夫以能信於言能果於行唯以硜
硜淺近不克𢎞通宣尼猶謂其小人管仲尚憂其害霸
況又有言行難保而恣其非心者乎此皆任不責成言
不考實之弊也聖㫖以謂外議云諸司所舉皆有情故
兼受賄賂不得實才者臣請陛下當使所言之人詳陳
所犯之狀某人受賄某舉有情陛下然後以事質於臣
臣復以事質於舉主若便首伏則據罪抵刑如或有詞
則付法閱責謬舉者必行其罰誣善者亦反其辜自然
[017-7a]
憲典克明邪慝不作懲一沮百理之善經何必貸其姦
贓不加辯詰私其公議不出主名使無辜見疑有罪獲
縱枉直同貫人何賴焉聖㫖又以官長舉人法非穩便
令臣並自揀擇不可信任諸司者伏以宰輔常制不過
數人人之所知固有限極必不能徧諳多士備閲羣才
若令悉命羣官理須展轉詢訪是則變公舉為私薦易
明敭以暗投儻如議者之言所舉多有情故舉於君上
且未絶私薦於宰臣安肯無詐失人之弊必又甚焉所
[017-7b]
以承前命官罕有不渉私謗雖則秉鈞不一或自行情
亦由私訪所親轉為所賣其弊非逺聖鑒明知今又將
徇浮言專任宰臣除吏宰臣不徧諳識踵前須訪於人
若訪於親朋則是悔其覆車不易前轍之失也若訪於
朝列則是求其私薦必不如公舉之愈也二者利害惟
陛下更詳擇焉恐不如委任長官慎柬寮屬所柬既少
所求亦精得賢有鑒識之名失實當闇謬之責人之常
性莫不愛人況於臺省長官皆是乆當朝選孰肯徇私
[017-8a]
妄舉以傷名取責者乎所謂臺省長官即僕射尚書左
右丞侍郎及侍御史大夫中丞是也陛下比擇輔相多
亦不出其中今之宰相則往日臺省長官也今之臺省
長官乃將來之宰臣也但是職名暫異固非行業頓殊
豈有為長官之時則不能舉一二屬吏居宰臣之位則
可擇千百具寮物議悠悠其惑斯甚聖人制事必度物
宜無求備於一人無責人於不逮尊者領其要卑者任
其詳是以人主擇輔臣輔臣擇庶長庶長擇佐僚所任
[017-8b]
愈崇故所擇愈少所試漸下故所舉漸輕進不失倫選
不失類以類則詳知實行有倫則杜絶徼求將務得人
無易於此是故選自卑逺始升於朝者各委長吏任舉
之則下無遺賢矣寘于周行既任以事者於是宰臣序
進之則朝無曠職矣才徳兼茂歴試不渝者然後人主
倚任之則海内無遺士矣夫求才貴廣考課貴精求廣
在於各舉所知長吏之薦擇是也考精在於按名責實
宰臣之序進是也求不廣則下位罕進下位罕進則用
[017-9a]
常乏人用常乏人則懼曠庶職懼曠庶職則茍取備員
是以考課之法不暇精也考不精則能否無别能否無
别則砥礪漸衰砥礪漸衰則職業不舉職業不舉則品
格浸微是以賢能之功不克彰也皆失於不廣求人之
道而務選士之精不思考課之行而望得人之美是以
望得彌失務精益麤塞源浚流未見其可臣欲詳徵舊
説伏恐聽覽為煩粗舉一端以明其理往者則天太后
踐祚臨朝欲収人心尤務拔擢𢎞委任之意開汲引之
[017-9b]
門進用不疑求訪無倦非但人得薦士亦得自舉其才
所薦必行所舉輒試其於選士之道豈不傷於容易哉
然而課責既嚴進退皆速不肖者旋黜才能者驟升是
以當代謂知人之明累朝賴多士之用此乃近於求才
貴廣考課貴精之効也陛下誕膺寳歴思致理平雖好
賢之心有踰前哲而得人之盛未逮往時蓋由鑒賞獨
任於聖聦搜擇頗難於公舉但速登延之路罕施練覈
之方遂使先進者漸益凋訛後來者不相接續施一令
[017-10a]
則謗沮互起用一人則瘡痏立成此乃失於選才太精
制法不一之患也則天舉用之法傷易而得人陛下慎
柬之規太精而失士是知雖易於舉用而不易於茍容
則所易者適足廣得人之資不為害也不精於法制而
務精於選才則所精者適足梗進賢之途不為利也人
之才行自昔罕全茍有所長必有所短若録長補短則
天下無不用之人責短捨長則天下無不棄之士加以
情有憎愛趣有異同假使聖如伊周賢如楊墨求諸物
[017-10b]
議孰免譏嫌昔子貢問于孔子曰鄉人皆好之何如
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
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蓋以小人君子意必相反其
在小人之惡君子亦如君子之惡小人將察其情在審
其聽聽君子則小人道廢聽小人則君子道消今陛下
慎選宰臣必以為重於庶品精擇長吏必以為愈於末
流及至宰臣獻規長吏薦士陛下則但納橫議不稽始
謀是乃任以重者輕其言待以輕者重其事且又不辯
[017-11a]
所毁之虚實不校所議之短長人之多言何所不至是
使人無所措其手足豈獨選任之道失其端而已乎
臣之切言固非為巳所惜者致理之道所感者見遇之
恩輒因陳謝布露以聞惟陛下幸察謹奏
[017-12a]
   請遣使臣宣撫諸道遭水州縣狀
右頻得鹽鐵轉運及州縣申報霖雨為災彌月不止或
川瀆汎漲或谿谷奔流淹没田苗損壊廬舍又有漂溺
不救轉徙乏糧喪亡流離數亦非少臣等任處台輔職
調陰陽一物失宜尸曠斯在五行愆度黜責何逃陛下
邁禹湯恕人咎已臣等每奉詞旨倍益慙惶所以僶
俛在公不敢頻煩請罪前者面陳事體須遣使撫綏陛
下尚謂詢問來人所損殊少即議優卹恐長姦欺臣等
[017-12b]
旬日已來更審借訪類㑹行旅所説悉與申報符同但
恐所聞聖聦或未盡陳事實夫流俗之弊多徇諂䛕揣
所悦意者則侈其言度所惡聞者則小其事制備失所
恒病於斯初聞諸道水災臣等屢訪朝列多云無害於
物以為不足致懐退省其私言則頓異霖潦非可諱之
事搢紳皆有識之人與臣比肩尚且相媚況乎事或曖
昧人或瑣微以利已之心希至尊之旨其於情實固不
易知如斯之流足誤視聽所願事皆覆驗則冀言無詐
[017-13a]
欺大明照臨天下之幸也昔子夏問於孔子曰何如斯
可謂人之父母孔子對曰四方有敗必先知之斯可謂
人之父母矣蓋以君人之道子育為心雖深居九重而
慮周四表雖恒處安樂而憂及困窮近取諸身如一體
之於四支其疾病無不恤也逺取諸物如兩曜之於萬
類其鑒照無不均也故時有凶害而人無流亡恃天聽
之必聞知上澤之必至是以有母之愛有父之尊古之
聖王能以天下為一家中國為一人用此術也今水潦
[017-13b]
為敗綿數十州奔告于朝日月相繼若哀其疾苦固宜
降旨優矜儻疑其詐欺亦當遣使廵視安可徇往來之
浮説忘惠卹之大猷失人得財是將焉用況災害已甚
申奏亦頻縱不蒙恩復除自當準式蠲免徒失事體無
資國儲恐須速降徳音深示憂憫分道命使明勅弔災
寛息征徭省察冤濫應家有溺死及漂没居産都盡父
子不存濟者各量賜粟帛便委使臣與州府以當處官
物給付其損壊廬舍田苗者亦委使臣與州府據所損
[017-14a]
作分數等第聞奏量與蠲減租税如此則殁者蒙瘞酹
之惠存者霑煦嫗之恩霈澤下施孰不欣戴所費者財
用所収者人心若不失人何憂乏用臣等已約支計所
費亦不甚多儻蒙聖恩允從即具條件續進臣又聞聖
人作則皆以天地為本陰陽為端慶賞者順陽之功故
行於春夏刑罰者法陰之氣故用之秋冬事或愆時人
必罹咎是以月令所載夏行秋令則苦雨數來丘隰水
潦夏行冬令則後乃大水敗其城郭典籍垂誡言固不
[017-14b]
誣天人同符理當必應既有繫于舒慘是能致于災祥
頃自夏初大臣得罪親黨坐累其徒實繁邦憲已行宸
嚴未解畏天之怒中外竦然若以月令推之水潦或是
其應雖天所降沴不在郊畿然海内為家無論遐邇伏
願滌瑕以徳消沴以和威惠之相濟合宜陰陽之運行
自序臣等不勝覩災慙負之至謹奉狀陳請以聞謹奏
[017-15a]
   論淮西管内水損處請同諸道遣宣慰使狀
右奉進止淮西管内貢賦既闕所縁水損簡擇宣慰使
此道亦不要遣去者臣聞聖王之於天下也人有不得
其所者若已納之於隍故夏禹泣辜殷湯引罪蓋以率
土之内莫非王臣或有昬迷不龔是由教化未至常以
善救則無棄人自希烈亂常汚染淮甸職貢廢闕責當
有歸在於編甿豈任其咎陛下息師含垢宥彼渠魁惟
兹下人乆罹脅制想其翹望聖化誠亦有足哀傷儻𢎞
[017-15b]
善救之心當軫納隍之慮今者遣使宣命本縁䘏患弔
災諸道災患既同朝廷弔卹或異是使慕聲教者絶望
懐反側者得詞棄人而固其宼讎恐非所以為計也昔
晉饑乞糴于秦大夫百里奚曰天災流行國家代有救
災卹鄰道也行道有福丕豹則請因而伐之穆公用百
里奚之言拒丕豹之請且曰其君是惡其人何罪遂輸
粟以救之其後秦饑乞糴于晉晉大夫虢射曰無損於
怨而益於宼不如勿與慶鄭曰幸災不仁貪愛不祥怒
[017-16a]
鄰不義不如與之惠公信虢射之謀違慶鄭之議遂閉
糴以絶焉是嵗晉國復饑秦伯又饋之粟曰吾怨其君
而矜其人終於秦穆霸強晉惠擒辱是知棄怨而施惠
者可以懐敵計利而忘義者罔不失人此乃列國諸侯
猶務卹鄰救災矧君臨天下而可使徳澤不均被者乎
議者多謂淮右荐饑國家之利臣等愚見以為不然必
若興有征之師問不庭之罪因災幸濟已爽徳政儻又
難於用兵望其艱窘自弊利害之勢或未可知夫悍獸
[017-16b]
之情窮則攫搏暴人之態急則猖狂當其迫阨之時尤
資撫馭茍得招攜以禮便可底寜備慮乖方亦足生患
竊以帝王之道頗與敵國不同懐柔萬邦唯徳與義寜
人負我無我負人故能使億兆歸心逺邇從化猶有兇
迷不復必當人鬼同誅此其自取覆亡尚亦不足含怒
今因供稅有闕遂令施惠不均責帥及人恐未為允伏
惟聖鑒更審細裁量其所擇諸道使並未敢宣行伏候
進止
[017-17a]
   謝密旨因論所宣事狀
前日顧少連奉諭密旨毎於延英對卿縁有諸人言不
得盡中間卿所奏去冬薦人實縁對趙憬執論所以有
言相拒亦不是阻卿之意若有要便事但依前者意旨
自手疏密封進來卿又頻與苖粲進官朕未放過恐卿
未知朕意此人即苖晉卿之子晉卿往年攝政曽有不
臣之言又諸子皆與古帝王同名意甚不善縁非諸子
之過不欲明行斥逐終是不合令在朝廷卿宜密知此
[017-17b]
意苖粲兄弟並改與在外閑僻處官仍不得令近兵馬
者猥䝉天慈屢降深旨慰眷稠疊誨諭周詳骨肉之恩
無以加此士感知已尚合捐軀臣雖孱微能不激勵至
於彌綸庶績督課羣官始終不渝夙夜匪懈是皆常分
曷足酬恩自揣凡庸之才又無竒崛之効惟當輸罄忠
節匡補聖猷衆人之所難言臣必無隱常情之所易溺
臣必不囘冏然貞心持以上報此愚夫一至而不易者
也惟明主矜亮而保容之頃以去冬薦人頻於街衢披
[017-18a]
訴既是準制許集理合量才授官進擬再三未蒙允許
伏慮事轉淹滯所以因對奏陳懵於忖量推理輒發以
趙憬與臣並命俱掌樞衡參奉謀猷事當無間不知避
忌輕黷宸嚴陛下特宥惷愚曲加奬導寵遇踰等恩私
倍常顧惟何人叨幸若此偶有所見敢不盡言是彰無
隱之誠以申上報之分臣聞王者之道坦然著明奉三
無私以勞天下平平蕩蕩無側無偏所謂三無私者如
天之無私覆也如地之無私載也如日月之無私照也
[017-18b]
其或有過如日月之有蝕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
仰之日月不疾于蔽虧人君不吝於過失虧而能復無
損於明過而能改不累於徳昨者臣所奏惟有趙憬得
聞陛下巳至勞神委曲防䕶是於心膂之内尚有形迹
之拘職同事殊鮮克以濟恐爽無私之徳且傷不吝之
明夫元首股肱義實同體諮詢獻納一日萬幾宣之使
言猶未盡意言若有阻義何由通啟沃既難機務斯壅
雖荷綢繆之顧實増曠廢之憂仰希聖聦更賜裁處苗
[017-19a]
粲少以門子早登朝班歴拾遺補闕起居員外郎中前
後二十餘年温恭有加恪慎無怠端敏足以守職文學
足以飾身詳其器能堪處近侍陛下以粲先父常有過
言名子之方又乖義類不忍明加斥黜但令改授外官
伏以理國化人在於奬一善使天下之為善者勸罰一
惡使天下之為惡者懲是以爵人必於朝刑人必於市
惟恐衆之不覩事之不彰君上行之無愧心兆庶聽之
無疑議受賞安之無怍色當刑居之無怨言此聖王所
[017-19b]
以宣明典章與天下公共者也奬而不言其善斯謂曲
貸罰而不書其惡斯謂中傷曲貸則授受不明而恩倖
之門啓中傷則枉直莫辯而讒間之道行此柄一虧為
害滋大凡是譖愬之輩多非信實之言利於中傷懼於
公辯或云歲月已乆不可究尋或云事體有妨須為隱
忍或云惡跡未露宜假他事為名或云但棄其人何必
明言責辱詞皆近於情理意實苞於矯誣傷善售姦莫
斯為甚伏惟聖鑒之下必無浸潤之流然於稱毁之
[017-20a]
不可不辯賞罰之典不可不明陛下若以晉卿跡實姦
邪粲等法應坐累則當公議典憲豈令陰受播遷陛下
若察晉卿見誣又知粲等非罪則合隨才奬用不宜降
意猜防今忽不示端由但加斥逐謂之掄材則失序謂
之行罰則無名徒使粲等受錮於聖朝晉卿銜憤于幽
壤以臣蔽滯未見其宜夫聽訟辯讒貴於明恕明者在
驗之以跡恕者在求之以情跡可責而情可矜聖王懼
疑似之陷非辜不之責也情可責而跡可宥聖王懼逆
[017-20b]
之濫無罪不之責也惟情見跡具詞服理窮者然後
加刑罰焉是以下無寃人上無謬聽苛慝不作教化以
興晉卿起自文儒致位台輔能以謙柔自處故為三朝
所推當諒闇之辰攝冢宰之任是將備禮豈足擅權安
肯露不臣之言招覆族之釁雖甚狂險猶應不為矧伊
老臣寜忍及此假有忍人之意其如言發禍隨求之以
情既無端驗之以跡又無兆宜蒙昭恕理在不疑又自
陛下御極已來粲及兄丕皆歴清近若以舊事為累豈
[017-21a]
復含容至今恐有無良之徒憎嫉丕粲兄弟構成飛語
務欲挫傷大抵任重勢疑易生嫌謗以周公之聖不免
流言霍光之忠亦遭告訐向非成王覺悟昭帝保明則
二主之徳美不傳二臣之冤誣莫辯陛下追懐往事得
失豈不相逺哉後之視今固亦如此凡所舉措安可不
詳伏願稍留睿思特加省察斯實羣臣庶免於戾豈唯
苖氏一族存殁幸頼而已乎少連又向臣說云聖旨察
臣孤貞猶謂清慎太過都絶諸道饋遺却恐事情不通
[017-21b]
如不能納諸財物至如鞭靴之類受亦無妨者伏以貨
賄之利耳目之娯人間常情孰不貪恱況臣性實凡鄙
寜忘顧私家本窶貧安能無欲所以深自刻慎勉修廉
隅者蓋由負戴厚恩尸竊大任既不克導揚風教致俗
清淳又未能減息征徭濟人窮困若無恥懼更啓賄門
是忘憂國之誠仍速焚身之禍由是茍行特操杜絶交
私誠知無補大猷所冀免貽深累陛下責臣以清謹太
過斯謂聖明陛下慮事之不通有乖理道或恐貪惏之
[017-22a]
輩務逞無厭之求巧陳異端惑亂聖聽稽諸事實則甚
不然夫以胥吏末流苞苴微貺茍或違道臣猶知慙況
乎公卿大臣之間方岳連帥之任豈資納賄然後致誠
若因財利交歡是以姑息為事既乖直道必有過求遂
之則法度浸隳阻之則觖望彌甚為害如此國何賴焉
髙祖太宗著法垂制監臨受賄盈尺有刑陛下每發徳
音敷宥下土大辟之屬皆蒙滌除唯於犯贓往往不赦
豈不以貪饕為弊殘蠹最深至於士吏之微尚當嚴禁
[017-22b]
矧居風化之首反可通行凡上之所為以導下也上所
不為以檢下也上所不為而下或為之然後可以設峻
防寘明辟若上為之而下亦為之固其理也又可禁乎
今吏有受監臨之賄者則以為罪不可容朝廷之制四
方所監臨也而宰司公受其賄是亦無恥而不恕者歟
孔子曰大臣不可不敬也是人之表也邇臣不可不慎
也是人之道也表傾則影曲道僻則行邪若大臣邇臣
可以受財則庶長寀寮孰為不可朝廷取之於方鎮方
[017-23a]
鎮復取之於州州取之於縣縣取之於鄉鄉將安取哉
是皆出於疲人之肝腦筋髓耳自大盜猾夏耗斁生人
天下常屯百萬之師坐受衣食農夫蠶婦凍而織餒而
耕殚力忍死以供十倍之賦日日引頸望覩昇平之化
惠恤之恩凡四十九年矣荐屬多故有加無瘳持利權
食厚禄者當憂隱忸怩憫愧黎庶而又交通私賄扇起
貪風是令已困之甿重遭過分之擾陛下尚以為鞭靴
之類受亦無妨若使天下納賂唯有二三宰臣四方誅
[017-23b]
求止於鞭靴細物行之不足以傷化絶之不足以利人
則臣固已微抑私心將順睿旨矣若使國家致理必資
饋遺通情辭之足以失天下之心受之足以濟天下之
務則臣固亦不避汙行助我聖功矣臣所以未敢奉詔
冒昧塵煩者審知此道不唯無益必有甚損故也亦冀
陛下詳察其理普澄其源𢎞清浄無欲之風守慈儉不
貪之寳是將感人心而天下服何有事情不通之患乎
夫貨賄上行則賞罰之柄失貪求下布則廉恥之道衰
[017-24a]
何者善惡不分功過無辯以貨賄之多少為課績之重
輕守道闕供或時致怨招累求得當欲可以釋罪賈榮
忍行刻剥者見謂公忠巧飾玩好者或稱才智此謂賞
罰之柄失也上好利則下思聚斂上求賄則下肆侵蟊
不懐愧心但逞私欲遞相企効習以成風閭閻日殘紀
綱日壊不可以禮義勸不可以刑法懲此由廉恥之道
衰也作法於涼其弊猶貪作法於貪其弊斯亂利於小
者必害於大易於始者必悔於終賄道一開展轉滋甚
[017-24b]
鞭靴不已必及衣裘衣裘不已必及幣帛幣帛不已必
及車輿車輿不已必及金璧日見可欲何能自窒于心
已與交私固難中絶其意是以涓流不止谿壑成災毫
末既差丘山聚釁自昔國家敗亡多矣何嘗有以約失
之者乎臣竊料郡府之不願行賄於朝廷猶鄉閭之不
願輸貨於郡府也但以行之者有利不行者有虞故為
安身保位之謀不得不行耳夫豈樂而行之哉假如四
方俱賂於朝廷朝廷受其三而却其一有所受有所却
[017-25a]
二端相反則遇却者或有意疑乎見拒而不通焉四方
俱賂于朝廷朝廷俱辭而不受則咸知不受者乃朝廷
之常理耳適所以服其心而誘其善復何嫌阻之有乎
陛下若謂問遺可以通物情絜矩不足敦理化則自建
中以來股肱耳目之間蓋常有交利行私者矣乃其所
也陛下何尤焉陛下嗣位之初躬行節儉郡國無來獻
朝廷無私求行李無黷貨之人邇臣無受賂之事四方
風動幾致清平旋以刑峻賦繁兵連禍結理功中否至
[017-25b]
化未凝洎大憝殱夷皇運興復征伐之役頗息於前
清約之風亦虧於往日此則雖革一弊亦喪一美焉曩
興師徒人困暴賦今罷征伐人困私求是乃殘瘁之餘
永無蘇息之望使萬方黎獻當陛下休明之代不登富
壽不洽雍熙追懐前修實用心熱而議者反以納賂通
情之理以惑陛下斯不亦誣上行私之甚者乎夫天下
公器也王綱大權也執大權者不任其小數守公器者
不徇于私情任小數而御大權則忿戾之禍起徇私情
[017-26a]
以持公器則姦亂之釁生故春秋傳曰在上位者洒濯
其心以待之而後可以理人言私曲之不可以莅衆庶
也又曰國家之敗由官邪也官之失徳寵賂彰也君人
者將昭徳塞違以臨照百官百官於是乎戒懼而不敢
易紀律言賄利之不可以化百官也又曰長國家者非
無賄之難無令名之難諸侯之賄聚於公室則諸侯貳
言貪欲之不可以懐諸侯也古之懐諸侯者蓋有其道
矣唯不務賄然後得之故禮記云凡為天下國家有九
[017-26b]
經其一曰理亂持危朝聘以時厚往而薄來所以懐諸
侯也是知懐撫之道貴徳賤財於往也則厚其贈送之
資於來也則薄其贄幣之禮訓人以尊讓示人以不貪
始于朝廷行于郡國廉節之風漸廣侵漁之害不萌里
閭獲安郡國斯乂朝廷益尊所謂化自上流理由下濟
近者恱服而逺者歸懐是皆無賄之致也及夫王綱浸
壊徳化陵夷然後滅公議而徇私情盛誅求而崇饋獻
故禮記曰天子微諸侯僭於是相覿以貨相賂以利而
[017-27a]
天下之禮亂矣是知傷風害禮莫甚於斯暴物殘人莫
於賂利於絶私去賄者莫先於君主務於愛人助理
者莫切於輔臣然則君主輔臣之間固不可以語及於
私賄矣況又躬行乎臣以受恩特深志欲巨細禆補茍
懐疑慮不敢因循亦頼遭逄聖明庶得竭盡愚直所以
毎事獻替不以犯忤為虞意懇詞繁伏用慙悚謹奏
 
 
[017-27b]
 
 
 
 
 
 
 
 翰苑集巻十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