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補注杜詩 > 補注杜詩 提要


[000-1a]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二
 補註杜詩       别集類一唐/
  提要
    臣/等謹案補註杜詩三十六巻宋黄希原本
    而其子鶴續成之者也希字夢得宜黄人登
    進士第官至永新令嘗作春風堂於縣治楊
    萬里為作記今載誠齋集中鶴字叔似著有
    北忩寓言集今已久佚希以杜詩舊註每多
[000-1b]
    遺舛嘗為隨文補緝未竟而殁鶴因取槧本
    集註即遺藁為之正定又益以所見積三十
    餘年之力至嘉定丙子始克成編書首原題
    補千家集註杜工部詩史所列註家姓氏實
    止一百五十一人註中徵引則王洙趙次公
    師尹鮑彪杜修可魯訔諸家之説為多其他
    亦寥寥罕見而當時所稱為蘇註者乃並見
    採綴盖坊行原有千家註本鶴特因而廣之
[000-2a]
    故以補註為名其郭知達九家註蔡夢弼草
    堂詩箋視鶴本成書稍前案知逹本成于淳/熙辛丑在鶴本前
    三十餘年夢弼成于嘉泰/甲子在鶴本前十有二年而註内無一字引
    及殆流傳未廣偶未之見也書中凡原註各
    稱某曰其補註則稱希曰鶴曰以别之大㫖
    在于按年編詩故冠以年譜辨疑用為綱領
    而詩中各以所作歳月註于逐篇之下使讀
    者得考見其先後出處之大致其例盖始于
[000-2b]
    黄伯思後魯訔等踵加考訂至鶴父子而益
    推明之鈎稽辨證亦頗具苦心其間牴牾不
    合者如贈李白一首鶴以為開元二十四年
    遊齊趙時作不知甫與白初未相見至天寶
    三四載白自供奉被放後始相遇于東都觀
    甫寄白二十韻詩所云乞歸優詔許遇我宿
    心親者是其確證鶴説殊誤又鄭駙馬宅宴
    洞中一首鶴謂與重題鄭氏東亭詩皆在河
[000-3a]
    南新安縣作不知長安志有蓮花洞在神禾
    原鄭駙馬之居即詩所云洞中並不在新安
    不可與東亭混而為一又髙都䕶驄馬行鶴
    以為天寶七載作考髙仙芝平小勃律後以
    天寶八載方入朝詩中有飄飄逺自流沙至
    語則當在八載而非七載又遣興詩赫赫蕭
    京兆句鶴以京兆為蕭至忠不知至忠未嘗
    官京兆尹詩中所指當是蕭炅又喜雨一首
[000-3b]
    鶴謂永泰元年所作考詩末甫自註浙右多
    盜賊語正指寶應元年袁晁之亂詩當作于
    是年時甫方在梓閬間故有巴人之句鶴説
    非是似此者尚數十條皆為踈于考核又題
    與詩皆無明文不可考其年月者亦牽合其
    一字一句強為編排殊傷穿鑿然其考據精
    核者後來註杜諸家亦往往援以為證故無
    不攻駁其書而終不能廢棄其書焉乾隆四
[000-4a]
     十六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 臣/ 陸 費 墀
[000-5a]
補注杜詩原序
居誼兒時聞先君樂道永新大夫黄公之賢至則令出
拜且曰此鄉先生可師法者也居誼雖不敏心竊識之
及壯讀公之文知其博覽羣書於經史子集章句訓詁
靡不通究於是有感先君所以幸教小子之意欲就正
焉而公則仙去矣晚嵗杜門公之子鶴過而道舊出其
紀年補注詩史一編蹙然請曰鶴先人生平嗜此恨舊
注舛疎補訂未竟齎志以殁不肖勉卒先業餘三十年
[000-5b]
所謂千四百篇者不敢謂盡知工部意庶幾十七八矣
盍為我序之退披其編詩以年次意隨篇釋冠以譜辨
視舊加詳至謂耒陽廼瘞宗文髙都護之非適呂太一
之非官又皆意逆而得之徃徃前輩或未及不但成先
志而已昔杜預注春秋左傳世以預為丘明忠臣黄氏
父子用功此詩謂非忠於工部不可然春秋繫年日書
甲子預以厯法推攷有未合則歸之史誤工部雖號詩
史凡所紀述非必如春秋書法之宻後數百年而生必
[000-6a]
欲一一推見當時嵗月先後亦難矣矧詩自風雅而下
惟工部為宗其淵深浩博後人莫窺涯涘有謂工部胷
中凡幾國子監又謂不行一萬里不讀萬巻書不可以
觀杜詩近世鋟板注以集名者毋慮二百家固宜鈎析
證辨無復餘藴而補遺訂謬方來未已信知工部之詩
可觀不可盡然吾於是編又得以窺黄氏家學之懿慰
滿夙心云寳慶二年三月清明日郡人董居誼仁甫序
[000-7a]
補注杜詩䟦
山谷嘗謂老杜作詩無一字無來處第恨後人讀書少
不足以知之今生乎數百載之後欲探古人之心於數
百載之前凡諸家箋注之所未通者皆斷以已見自非
胷中有萬巻書其敢任此責耶黄氏之於此詩盖如班
馬父子之作史凡兩世用工矣積兩世之學以研精覃
思是宜援據淹該非諸家之所敢望也博洽君子以諸
家舊注與此合而觀之則是非得失當有能辨之者寳
[000-7b]
慶丙戍仲夏富沙吳文跋
[000-8a]
欽定四庫全書
 補注杜詩        宋 黄希 原本
               黄鶴 補注
  傳序碑銘
   唐新書杜工部傳       宋 祁
甫字子美少貧不自振客吴楚齊趙間李邕竒其材先往見
之舉進士不中第困長安𤣥宗開元二十五年甫預/京兆薦貢而考功下之天寳十
三載𤣥宗朝獻太清宫饗廟及郊甫奏賦三篇帝奇之使待
[000-8b]
制集賢院命宰相試文章擢河西尉不拜改右衛率府胄曹
㕘軍數上賦頌數色角/切頻也因髙自稱道且言先臣恕預以來承
儒守官十一世迨審言以文章顯中宗時臣賴緒業自七歲
属辭且四十年然衣不葢體常寄食於人竊恐轉死溝壑伏
惟天子哀憐之若令執先臣故事㧞泥塗之乆辱則臣之述
作雖不足鼓吹六經先鳴諸子至沉鬱頓挫隨時敏給揚雄
枚臯可企及也有臣如此陛下其忍棄之㑹禄山亂天子
入蜀天寶十四載安禄山反於范陽明年改元至徳/六月禄山犯長安車駕幸劍外七月即位靈武甫避
[000-9a]
走三川三川縣/属鄜州肅宗立自鄜州羸服欲奔行在為賊所
得至徳二載亡走鳳翔上謁拜左拾遺與房琯為布衣
交琯時敗陳濤斜又以客董廷蘭罷宰相甫上疏言罪
細不宜免大臣帝怒詔三司推問宰相張鎬曰甫若抵
罪絶言者路帝解甫謝且稱琯宰相子少自樹立為醇
儒有大臣體時論許琯才堪公輔陛下果委而相之觀
其深念主憂義形於色然性失於閒酷嗜鼔琴廷蘭托
琯門下貧疾昏老依倚為非琯愛惜人情一至玷汙臣歎
[000-9b]
其功名未就志氣挫衂衂尼/六切觀陛下棄細録大所以冒
死稱述渉近訐激違忤聖心陛下赦臣百死再賜骸骨
天下之幸非臣獨䝉然帝自是不甚省録時所在㓂奪
甫家寓鄜彌年艱窶孺弱至餓死因許甫自徃省視從
還京師出為華州司功㕘軍乾元元年甫自左/拾遺移華州闗輔饑
輒棄官去客秦州負薪採橡栗自給流落劍南乾元二/年夏甫
棄官去華之秦十月發秦/州十二月離同谷至劍南結廬成都西郭上元元年成/都尹裴冕為
甫卜築草堂於/浣花溪以居召補京兆功曹叅軍不至㑹嚴武節度
[000-10a]
劍南東西川徃依焉廣徳元年甫補京兆功曹不赴明/年鄭國公嚴武復出節度劍南東
西兩/川武再帥劍南表為叅謀檢校工部員外郎武以世
舊待甫甚善親詣其家甫見之或時不巾而性褊躁傲
誕嘗登武牀瞪視曰嚴挺之乃有此兒武亦暴猛外若
不為忤中銜之一日欲殺甫及梓州刺史章彛集吏於
門武將出冠鈎于簾三左右白其母奔救得止獨殺彛
魯訔曰以甫詩考之嚴武來鎮/蜀章彛已交印入覲史當失之武卒崔盰等亂甫徃來
梓䕫間大厯中出瞿塘下江陵泝沅湘以登衡山因客
[000-10b]
耒陽耒陽縣在衡/州之東南游嶽祠大水遽至渉旬不得食縣令
具舟迎之乃得還令嘗饋牛炙白酒大醉一夕卒年五
十九夕或作昔元嘗攷之於詩子美以大厯五年夏四/月湖南兵馬使臧玠殺其團練使崔灌乃避地入
衡州至耒陽逰嶽祠以大水涉旬不得食耒陽縣令聶/侯具舟迎之水漲遂泊方田驛子美以詩謝之繼而㳂
湘流將適漢陽暮秋歸秦有詩留別湖南幕府親友則/秋已還潭暮秋北首豈以是夏而溺死耒陽乃復有此
作耶葢子美之卒當在衡湘之間秋冬之際元氏墓誌/畧見本末唐史氏惑於劉斧摭遺小說之言曰子美由
蜀徃耒陽以詩酒自適一日過江上洲中飲醉不能復/歸宿酒家是夕江水暴漲子美為驚湍漂泛其尸不知
落於何處𤣥宗還南内思子美詔求之聶令乃積空土/於江上曰子美為白酒牛炙脹飫而死𦵏於此矣以此
[000-11a]
聞𤣥宗故唐史氏因有牛炙白酒大/醉一夕卒之語信哉史氏之訛明矣甫放曠不自檢好
論天下大事髙而不切少與李白齊名時號李杜嘗從
白及髙適過汴州酒酣登吹臺吹赤偽切今東京城/東南隅繁臺是也
慨懐古人莫測也數嘗宼亂挺節無所汙為歌詩傷時
橈弱情不忘君人憐其忠云
贊曰唐興詩人承陳隋風流浮靡相矜至宋之問沈佺
期等研揣聲音浮切不差而號律詩競相㳂襲逮開元
間稍裁以雅正然恃華者質反好麗者壯違人得一槩
[000-11b]
皆自名所長至甫渾涵汪茫千彚萬狀兼古今而有之
他人不足甫乃厭餘殘膏䞉馥沾丐後人多矣故元稹
謂詩人以來未有如子美者甫又善陳時事律切精深
至千言不少衰世號詩史昌黎韓愈於文章慎許可至
歌詩獨推曰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誠可信云
   唐杜工部墓誌銘      元稹撰
叙曰余讀詩至杜子美而知古人之才有所緫萃焉始
堯舜之君臣以賡歌相和是後詩人繼作歴夏殷周千
[000-12a]
餘年仲尼緝拾選練取其干預教化之尤者三百篇其
餘無聞焉騷人作而怨憤之態繁然猶去風雅日近尚
相比擬秦漢已還採詩之官既廢天下俗謡民謳歌頌
諷賦曲度嬉戯之詞亦随時間作至漢武賦栢梁詩而
七言之體興蘇子卿李少卿之徒尤工為五言雖句讀
文律各異雅鄭之音亦雜而詞意闊逺指事言情自非
有為而為為上于偽/切下如字則文不妄作建安之後建安乃漢/獻帝年號
天下文士遭罹兵戰曹氏父子曹操/曹丕鞍馬間為文徃徃
[000-12b]
横槊賦詩槊音朔/矛属也故其遒文壯節抑揚怨哀悲離之作
怨一/作寃尤極於古晉世風槩稍存齊宋之間教失根本士
子以簡慢矯飾舒徐相尚文章以風容色澤放曠精清
為髙葢吟冩性靈流連光景之文也意義格力固無取
焉陵遲至於梁陳滛艶刻飾佻巧小碎之詞劇佻敕聊/切偷也
一無/劇字又宋齊之所不取也唐興學官大振歴世之文能
者互出而又沈宋之流沈佺期/宋之問研練精切穩順聲勢謂
之為律詩由是而後文變之體極焉然而好古者遺近
[000-13a]
務華者去實效齊梁則不逮於魏晉工樂府則力屈於
五言律切則骨格不存閑暇則纎穠莫備至於子美葢
所謂上薄風雅下該沈宋言奪蘇李蘇武/李陵氣吞曹劉吞/一
作奮曹/植劉楨掩顔謝之孤髙顔延年/謝靈運雜徐庾之流麗徐陵/庾信
得古人之體勢而兼昔人之所獨專矣如使仲尼考鍛
其㫖要尚不知圗其多乎哉圗一/作貴茍以為能所不能無
可無不可則詩人已來未有如子美者是時山東人李
白亦以竒文取稱時人謂之李杜余觀其壯浪縱恣擺
[000-13b]
去拘束摹冩物象及樂府歌詩誠亦差肩於子美矣至
若鋪陳終始排比聲韻大或千言次猶數百詞氣奮邁
而風調清深奮一/作豪屬對律切而脱棄凡近則李尚不能
歴其藩翰况壼奥乎壼一/作堂予嘗欲條析其文體别相附
與來者為之凖特病嬾未就爾適遇子美之孫嗣業啟
子美柩之襄祔事於偃師偃師縣属/今河南府途次于荆楚荆州/江陵
府/也雅知余愛言其大父之為文拜余為誌辭不能絶余
因係其官閥而銘其卒𦵏云
[000-14a]
係曰晉當陽成侯姓杜氏下十世而生依藝令於鞏鞏/縣
屬河/南府依藝生審言審言善詩官至膳部員外郎審言生
閑閑生甫閑為奉天令甫字子美天寳中獻三大禮賦
明皇竒之命宰相試文文善授右衛率府胄曹屬京師
𤣥宗天寶十四載/安禄山反於范陽歩謁行在拜左拾遺嵗餘以直言
失官出為華州司功肅宗至徳二年甫走鳯翔上謁肅/宗授左拾遺乾元元年因言房琯
不宜罷相遂自/拾遺出掾華州尋遷京兆功曹代宗廣徳元年甫/補京兆功曹不赴劍南
節度使嚴武廣徳二年嚴武以黄門侍/郎再出鎮劍南東西兩川狀為工部員外
[000-14b]
郎㕘謀軍事旋又棄去扁舟下荆楚間竟以寓卒旅殯
岳陽大厯五年夏甫避臧玠之亂入衡州㳂湘流將適/漢陽暮秋将歸秦是嵗秋冬之交卒于衡岳之間
藳𦵏耒陽至元和中其孫始歸𦵏於河南鞏縣元微之/為誌今耒陽有甫墓是豈微之但為誌而不克遷或已
遷而故冡/尚存耶享年五十有九夫人𢎞農楊氏女父曰司農
少卿怡四十九年而終嗣子曰宗武病不克𦵏殁命其
子嗣業嗣業以家貧無以給喪收什乞匄焦勞晝夜去
子美殁後餘四十年然後卒先人之志亦足為難矣
銘曰維元和之癸已粤某月某日之佳辰合窆我杜子
[000-15a]
美於首陽之山前按後漢書榮傳首陽/山在今偃師縣之西北嗚呼千嵗而
下曰此文先生之古墳
   題杜子美墳        韓 愈
何人鑿開混沌殻二氣由來有清濁孕其清者為聖賢
鍾其濁者成愚樸英豪雖没名猶嘉不肖虚死如蓬麻
榮華一旦世俗眼忠孝萬古賢人芽有唐文物盛復全
名書史册俱才賢中間詩筆誰清新屈指都無四五人
獨有工部稱全美當日詩人無擬倫筆追清風洗俗耳
[000-15b]
心奪造化回陽春天光晴射洞庭秋寒玉萬頃清光流
我常愛慕如飢渴不見其面生閑愁今春偶客耒陽路
凄慘去尋江上墓召朋特地踏煙蕪路入溪村數百步
招手借問騎牛兒牧兒指我祠堂路入門古屋三四間
草茅縁砌生無數寒竹珊珊摇晚風野蔓層層纒庭户
升堂再拜心惻然心欲䖍啟不成語一堆空土煙蕪裏
虚使詩人嘆悲起怨聲千古寄西風寒骨一夜沉秋水
當時處處多白酒牛肉如今家家有飲酒食肉今如此
[000-16a]
何故常人無飽死子美當日稱才賢聶侯見待誠非喜
洎乎聖意再捜求姦臣以此欺天子捉月走入千丈波
李白入/水捉月忠諌便沉汨羅底屈原/沉湘固知天意有所存三賢
所歸同一水過客留詩千百人佳詞繡句虚相美墳空
飫死已傳聞千古醜聲竟誰洗明時好古疾惡人應以
我意知終始
   遺補杜子美傳       李 觀
唐杜甫子美詩有全才當時一人而已洎失意蓬走天
[000-16b]
下由蜀徃耒陽依聶侯不以禮遇之子美忽忽不怡多
逰市邑村落間以詩酒自適一日過江上洲中飲既醉
不能復歸宿酒家是夕江水暴漲子美為驚湍漂泛其
尸不知落於何處洎𤣥宗還南内思子美詔天下求之
聶侯乃積空土於江上曰子美為白酒牛炙脹飫而死
𦵏於此矣以此事聞𤣥宗吁聶侯當以實對天子也既
空為之墳又醜以酒炙脹飫之事子美有清才者也豈
不知飲食多寡之分哉詩人皆憾之題子美之詞皆有
[000-17a]
感歎之意知非酒炙而死也髙顒宰耒陽有詩曰詩名
天寳大骨𦵏耒陽空雖有感終不灼然唐賢詩曰一夜
耒江雨百年工部墳獨韓文公詩事全而明白知子美
之墳空土也又非因酒炙而死耳
   杜工部詩史舊集序     王 洙
叙曰杜甫字子美襄陽人徙河南鞏縣曽祖依藝鞏令
祖審言膳部貟外郎父閑奉天令甫少不羈天寳中獻
三賦召試文章授河西尉辭不行改右衛率府胄曹天
[000-17b]
寳末以家避亂鄜獨轉䧟賊中至徳二載竄歸鳳翔謁
肅宗授左拾遺詔許至鄜迎家明年收京扈從還長安
房琯罷相甫上疏言琯有才不宜廢免肅宗怒貶琯邠
州刺史出甫為華州司功屬關輔饑亂弃官之秦州又
居成州同谷自負薪採梠餔糒不給遂入蜀卜居成都
浣花里復適東川久之召補京兆府功曹以道阻不赴
欲如荆楚上元二年聞嚴武鎮成都自閬挈家徃焉武
歸朝廷甫浮遊左蜀諸郡徃來非一武再鎮兩川奏為
[000-18a]
節度叅謀檢校工部員外郎賜緋永泰元年夏武卒郭
英乂代武崔旰殺英乂楊子琳栢正節戈兵攻旰蜀大
亂甫逃至梓州亂定歸成都無所依乃泛江遊嘉戎次
雲安移夔州大歴三年春下峽至荆南又次公安入湖
南泝㳂湘流遊衡山寓居耒陽嘗至嶽廟阻暴水旬日
不得食耒陽聶令知之自具舟迎還五年夏一夕醉飽
卒年五十九觀甫詩與唐實録猶槩見事迹比新書列
傳彼為踳駁傳云召試京兆兵曹而集有官定後戯贈/詩注云初授河西尉辭改右衛率府胄曹
[000-18b]
傳云遁赴河西謁肅宗於彭原而集有喜逹行在詩注/云自京竄至鳯翔傳云嚴武卒乃逰東蜀依髙適既至
而適卒按適自東川入朝拜右散騎常侍乃卒又集有/忠州聞髙常侍亡詩傳云扁舟下峽未維舟而江陵亂
乃逰㐮衡而集有居江陵及公安詩至多傳云甫永秦/二年卒而集有大厯五年正月追酬髙蜀州詩及别題
大厯年/者數篇甫集初六十巻今祕府舊蔵通人家所有稱大
小集者皆亾逸之餘人自編摭非當時第叙矣蒐裒中
外書凡九十九巻古本二巻蜀本二十巻集畧十五巻/樊晃序小集六巻孫光憲序二十巻
鄭文寶序少陵集二十巻别題/小集二巻孫僅一巻雜編三巻除其重複定取千四百
有五篇凡古詩三百九十有九近體千有六起太平時
[000-19a]
終湖南所作視居行之次若嵗時為先後分十八巻又
别録賦筆雜著二十九篇為二巻合二十巻意兹未可
謂盡它日有得尚副益諸寳元二年十月翰林學士兵
部郎中知制誥史館修撰王洙原叔記
   讀杜工部詩集序      孫 僅
叙曰五常之精萬象之靈不能自文必委其精萃其靈
於偉傑之人以渙發焉故文者天地真粹之氣也所以
君五常母萬象也縱出横飛疑無涯隅表乾裏坤深入
[000-19b]
隠奥非夫腹五靈精心萬象靈神合冥㑹則未始得之
矣夫文各一而所以用之三謀勇正之謂也謀以始意
勇以作氣正以全道茍意亂思率則謀沮矣氣萎體瘵
則勇喪矣言蒭辭蕪則正塞矣是三者迭相羽翼以濟
乎用也備則氣淳而長剥則氣散而涸中古而下文道
繁富風若周騷若楚文若西漢咸角然天出萬世之衡
軸也後之學者瞽實聾正不守其根而好其枝葉由是
日誕月艷蕩而莫返曹劉應楊之徒唱之曹植劉楨/應璩楊脩
[000-20a]
謝徐庾之徒和之沈休文謝靈/運徐陵庾信争柔鬬葩聨組擅繡萬
鈞之重爍為錙銖真粹之氣殆將滅矣洎夫子之為也
剔陳梁亂齊宋抉晉魏瀦其淫波遏其煩聲與周楚西
漢相凖的其夐邈髙聳則若鑿太虚而嗷萬籟其馳驟
恠駭則若仗天䇿而騎箕尾其首截峻整則若儼鉤陳
而界雲漢樞機日月開闔雷電昂昂然神其謀挺其勇
握其正以髙視天壌趨入作者之域所謂真粹氣中人
也公之詩支而為六家孟郊得其氣焰張籍得其簡麗
[000-20b]
姚合得其清雅賈島得其竒僻杜牧薛能得其豪健陸
龜䝉得其贍博皆出公之竒偏爾尚軒軒然自號一家
爀世烜俗後人師擬不暇矧合之乎風騷而下唐而上
一人而已是知唐之言詩公之餘波及爾於戯以公之
才宜器大任而顛宼虜汩没蠻夷者屯於時耶戾於命
耶將天嗜厭代未使斯文大振耶惟道振當世而澤化
後人斯不朽矣因覽公集輒洩其憤以書之
   杜工部詩後集序      王安石
[000-21a]
序曰予考古之詩尤愛杜甫氏作者其辭所從出一莫
知窮極而病未能學也世所傳已多計尚有遺落思得
其完而觀之毎一篇出自然人知非人之所能為而為
之者惟其甫也輒能辨予之令鄞縣名属/明州客有授予古
之詩世所不傳者二百餘篇觀之予知非人之所能為
而為之實甫者其文與意之著也然甫之詩其完見於
今者自予得之世之學者至乎甫而後為詩不能至要
之不知詩焉爾嗚呼詩其難惟有甫哉自洗兵馬下序
[000-21b]
而次之以示知甫者且用自發焉皇祐壬辰五月日臨
川王安石序
   成都草堂詩碑序      胡宗愈
序曰草堂先生謂子美也草堂子美之故居因其所居
而號之曰草堂先生先生自同谷入蜀遂卜成都浣花
江上萬里橋之西為草堂以居焉唐之史記前後牴牾
先生至成都之年月不可考其後先生寄題草堂云經
營上元始斷手寳應年然則先生之來成都殆上元之
[000-22a]
初乎嚴武入朝先生送武至巴西遂如梓州蜀亂乃之
閬州將逰荆楚㑹武再鎮兩川先生乃自閬州挈妻子
歸草堂武辟先生為叅謀武卒蜀又亂先生去之東川
移居䕫州遂下荆渚泝沅湘上衡山卒於耒陽先生以
詩鳴於唐凡出處去就動息勞佚悲懽憂樂忠憤感激
好賢惡惡一見於詩讀之可以知其世學士大夫謂之
詩史其所逰歴好事者隨處刻其詩於石及至成都則
闕然先生之故居松竹荒凉略不可記今丞相吕公鎮
[000-22b]
成都復作草堂於先生之舊址繪先生之像於其上宗
愈假符於此乃録先生之詩刻石置於草堂之壁間先
生雖去此而其詩之意有在於是者亦附其後庶幾好
事者於以考先生去來之迹云元祐庚午資政殿學士
中大夫知成都軍府事胡宗愈序
   編次杜工部詩序      魯 訔
騷人雅士同知祖尚少陵同欲模楷聲韻同苦其意律
深嚴難讀也余謂少陵老人初不事艱澀左隠以病人
[000-23a]
其平易處有賤夫老婦所可道者至其深純宏妙千古
不可追跡則序事穏實立意渾大遇物冩難狀之景紓
情出不說之意借古的確感時深逺若江海浩溔溔以/沼切
大水/貌風雲蕩汩蛟龍黿鼉出沒其間而變化莫測風澄
雲霽象緯回薄錯峙偉麗細大無不可觀離而序之次
其先後時危平俗媺惡山川夷險風物明晦公之所寓
舒局皆可槩見如陪公杖屨而逰四方數百年間猶對
面語何患於難讀耶名公巨儒譜叙注釋是不一家用
[000-23b]
意率過異説如蝟余因舊集略加編次古詩近體一其
先後摘諸家之善有考於當時事實及地里嵗月與古
語之的然者聊注其下若其意律乃詩之六經神㑹意
得随人所到不敢易而言之叙次既倫讀之者如親罹
艱棘虎狼之慘為可驚愕目見當時甿庻被削刻轉塗
炭為可憫因感公之流徙始而適中而瘁卒至為少年
輩侮忽以訖死為可傷也紹興癸酉五月晦日丹丘冷
齋魯訔序
[000-24a]
   増修王原叔編次杜詩後記  王 琪
近世學者争言杜詩愛之深者至剽掠句語迨所用險
字而模畫之沛然自以絶洪流而窮深源矣又人人購
其亡逸多或百餘篇少或數十句藏弆矜大復自以為
有得翰林王君原叔尤嗜其詩家素蓄先唐舊集及採
祕府名公之室天下士人所有得者悉編次之事具於
記於是杜詩無遺矣子美博聞稽古其用事非老儒博
士罕知其自出然訛缺久矣後人妄改而補之者衆莫之
[000-24b]
遏也非原叔多得其真為害大矣子美之詩詞有近質
如麻鞋見天子垢/膩脚不韈之句所謂轉石於千仞之山勢也學者
尤效之而過甚豈逺大者難窺乎然夫子之刪詩也至
於檜曹小國寺人女子之詩茍中法度或取而弦歌善
言詩者豈拘於人哉原叔雖自編次余病其巻帙之多
而未甚布暇日與蘇州進士何君瑑丁君脩得原叔家
藏及今古諸集聚于郡齋而叅考之三月而後已義有
兼通者亦存而不敢削閱之者固有淺深也而又吴江
[000-25a]
邑宰河東裴君煜取以覆視乃益精宻遂鏤于板庶廣
其傳或俾余序于篇者曰如原叔之能文稱于世止作
記于後余竊慕之且余安知子美哉但本末不可闕書
故槩舉以附于巻終原叔之文今遷于巻首云嘉祐四
年四月望日姑蘇郡守太原王琪後記
   増注杜工部詩序      王彦輔
唐興承陳隋之遺風浮靡相矜莫崇理致開元之間去
雕篆黜浮華稍裁以雅正雖絺句繪章人得一槩各争
[000-25b]
所長如大元酒者則薄滋味如孤峯絶岸者則駭廊
廟穠華可愛者乏風骨爛然可珍者多玷缺逮至子美
之詩周情孔思千彚萬狀茹古涵今無有端涯森嚴昭
煥若在武庫見戈㦸布列蕩人耳目非特意語天出尤
工於用字故卓然為一代冠而厯世千百膾炙人口予
毎讀其文竊苦其難曉如義鶻行巨顙折老拳之句劉
夢得初亦疑之後覽石勒傳方知其所自出葢其引物
連類掎摭前事徃徃而是韓退之謂光燄萬丈長而世
[000-26a]
號為詩史信哉予時漁獵書部嘗妄注緝且十得五六
宦遊南北因循中輟投老掛冠杜門家居日以無事行
樂之暇不度蕪淺既次其韻因閱舊注惜不忍去捜考
所知再加箋釋然予不幸病目無與乎簡牘之觀遂命
子澂洎孫端仁㕘夫討繹俾之編綴用償夙志尚愧孤
陋未臻詳盡在昔聖人猶曰有所不知丘葢闕如顧惟
聞見之寡兹所不免但藏篋中以貽來裔非敢示諸博
古之君子按鄭文寳少陵集張逸為之序又有蜀本十
[000-26b]
巻自王原叔内相再編定杜集二十巻後姑蘇守王君
玉得原叔家藏於蘇州進士何瑑丁脩處及今古諸集
相與㕘考乃曰義有兼通者亦存而不敢削故予之所
注以蘇本為正云時洪宋八葉明天子之在御政和紀
元之三禩下元日序
   杜少陵詩音義序      鄭 卬
讀少陵詩如馳騖晉楚之郊以言其髙則鄧林千巖楩
楠杞梓扶疎摩雲以言其深則溟波萬頃蛟龍黿鼉徜
[000-27a]
徉排空拭眥極目方且心駭神悸莫知所以若其甄别
名狀實難為功韓退之推其光熖萬丈長殆謂是矣國
家追復祖宗成憲學者以聲律相飭少陵矩範尤為時
尚於其淹貫羣書比類賦象渾涵天成竒文險句厭人
目力讀者未始不以捜尋訓切為病卬近因與二三友
質問爰就隠奥處著為音義至夫人物地理古今傳志
咸極討論施之新學不亦可乎時紹興改元嵗次辛亥
長至後五日長樂鄭卭序
[000-27b]
   跋杜子美詩并序/      鄭 卬
 余讀李元賔補遺傳及韓退之題杜工部墳詩皆自
 摭遺所載疑非二公所作然大厯元和時之相去猶
 未為逺不當與本集牴牾若是大抵後之好事者託
 而質之也嘗攷子美以大厯五年四月臧玠殺崔瓘
 由是避地入衡州至耒陽遊嶽祠以大水渉旬不得
 食耒陽聶令具舟迎之水漲遂泊方田驛子美詩以
 謝之繼而㳂湘流將適漢陽暮秋歸秦有詩别湖南
[000-28a]
 幕府親友豈以夏而溺死耒陽復有此作葢其卒在
 潭岳間秋冬之際元微之誌銘亦略見本末作史者
 惑於摭遺之説遂有牛炙白酒一宿卒之語信史之
 誤余不可以不辨長樂鄭卬謹跋
杜子美之於詩實集衆家之長適當其時而已昔蘇武
李陵之詩長於髙妙曹植劉公幹之詩長於豪逸陶潜
阮籍之詩長於沖澹謝靈運鮑昭之詩長於峻潔徐陵
庾信之詩長於藻麗於是子美窮髙妙之格極豪逸之
[000-28b]
氣包沖澹之趣兼峻潔之姿備藻麗之態而諸家之作
所不及焉然不集諸子之長子美亦不能獨至於斯也
豈非適當其時故耶孟子曰伯夷聖之清者也伊尹聖
之任者也柳下惠聖之和者也孔子聖之時者也孔子
之謂集大成嗚呼子美亦集詩之大成者歟
   讀子美詩         孫 何
世系留唐中丘封寄耒山髙名落身後遺集出人間逸
氣應天與淳風自我還鋒鋩堪定覇徽墨可繩姦進退
[000-29a]
軍三令廻旋馬六閑楚詞休獨步周雅合重刪李白從
先逹王維亦厚顔庖刀盡餘刃羿彀肯虚彎聖域分中
土天樞奪要闗逍遙登禁闥偃蹇下塵寰麗思蘇幽蟄
神功鑿險艱語成新體句才折好官班誰氏傳軒冕何
人得珮環朱弦本疏越黄鳥浪緜蠻元白詞華窄錢郎
景象慳蜀峰愁杳杳湘水浪潺潺子欲探驪頷吾思擷
虎斑毛錐應穎脱燕石竟疎頑已襲蘭兼菊無嫌蒯與
菅二南如有得髙躅願追攀
[000-29b]
   子美畫像        歐陽脩
風雅久寂寞吾思見其人杜君詩之豪來者孰比倫生
焉一身窮死也萬世言茍可垂後士無羞賤貧
   子美畫像        王安石
吾觀少陵詩謂與元氣侔力能排天斡九地壯顔毅色
不可求浩蕩八極中生物豈不稠醜妍巨細千萬殊竟
莫見以何雕鎪惜哉命之窮顛倒不見收青衫老更斥
餓走半九州瘦妻僵前子仆後攘攘盗賊森戈矛吟哦
[000-30a]
當此時不廢朝廷憂嘗願天子聖大臣各伊周寜令吾
廬獨破受凍死不忍四海赤子寒颼颼傷屯悼屈止一
身嗟時之人我所羞所以見公畫再拜涕泗流推公之
心古亦少願起公死從之遊
   讀子美集         張伯玉
寂寞風騷主先生第一材詩魂躔斗壁筆力撼蓬萊運
動天樞朽奔騰地軸摧萬蛟盤險句千馬夾雄才勢走
岷峨盡辭含混沌來剖山無鵲石傾廐盡龍媒薦擢誇
[000-30b]
三賦飄零放一盃艱難行蜀道感激上燕臺日月兵前
沒江湖𥬇裏開獨吟千載後肝膽洗塵埃
   觀子美畫像        楊 蟠
文光萬丈照詞林獨步才難一代欽塵土未論今日貌
篇章空憶舊時心寂寥冠劍無由作零落丹青豈復吟
師法望公千載後仰風三歎感知音
[0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補注杜詩       宋 黄希 原本
              黄鶴 補注
  年譜辨疑
先生姓杜氏名甫字子美本襄陽人後徙河南鞏縣按
唐宰相世系表襄陽杜氏出自晉當陽侯預少子尹字
世甫晉𢎞農太守二子綝弼綝字𢎞固奉朝請生襲襲
生標標生冲冲生洪泰二子祖顒顒生景仲而先生作
[000-31b]
萬年縣君京兆杜氏墓誌云曽祖某隋河内郡司功叅
軍獲嘉縣令王父依藝皇監察御史洛陽鞏縣令考審
言修文館學士尚書膳部員外郎舊史杜易簡傳云易
簡襄陽人周硖州刺史叔毗曽孫從祖弟審言次子閑
閑生甫又杜甫傳云曽祖依藝終鞏令祖審言終膳部
員外郎父閑終奉天令元微之誌云晉當陽侯下十世
而生依藝然則自杜尹至先生為十三世故先生酹逺
祖晉鎮南將軍文云十三葉孫又先生有示從孫濟寄
[000-32a]
從孫崇簡示姪佐因示從弟行軍司馬位詩而濟崇簡
佐位皆出景仲下意叔毗與景仲為兄弟易簡審言出
叔毗下獲嘉即叔毗之子是為先生髙祖
睿宗先天元年壬子
 先生生於是年蔡興宗引元微之墓誌王原叔集記
 魯訔引唐書列傳皆云先生年五十九嵗卒於大厯
 五年則當生於是年魯又引公上大禮賦表云臣生
 陛下淳樸之俗行四十載矣天寳十載奏賦年三十
[000-32b]
 九逆數公今年生呂汲公云公生先天元年癸丑天
 寳十三載奏賦若果十三載奏賦則先生四十三嵗
 矣梁經祖集譜亦云十三載奏賦今考通鑑唐宰相
 表及酹逺祖文以開元二十九年為辛已祭房公文
 以廣徳元年為癸卯則先天元年為壬子無疑如魯
 謂十載奏賦則是年辛卯恰四十嵗不可謂之年三
 十九何以表謂之行四十載案朝獻太清宫賦首云
 冬十一月天子納處士之議又云明年孟陬將攄大
[000-33a]
 禮則是九載庚寅預獻賦故年三十九表宜云行四
 十載又按舊史天寳十載云是秋霖雨積旬墻屋多
 壊西京尤甚公作秋述云秋杜子卧病長安旅次多
 雨生魚青苔及榻又云我弃物也四十無位則是十
 載年四十其生於是年又無疑
先天二年癸丑改開元元年
 是年八月明皇即位改元開元揚經祖集譜云先天
 元年壬子八月𤣥宗即位非
[000-33b]
開元二年甲寅
開元三年乙卯
 先生在郾城觀公孫弟子舞劍行序云開元三年余
 尚童稚記於郾城觀公孫氏舞劍器吕譜云是年纔
 四嵗年必有誤案先生壯遊詩云七齡思即壯開口
 詠鳳皇以七嵗能詩則四嵗而記事非不能矣魯譜
 引進鵰賦表中語為證亦是
開元四年丙辰  開元五年丁已
[000-34a]
開元六年戊午
 是年先生七嵗壯遊詩云七齡思即壯開口詠鳳皇
 則自是年能詩矣故進鵰賦表云臣素賴先人緒業
 自七嵗所綴詩筆向四十載矣約千有餘篇今所存
 纔十一王原叔集記云千四百有五篇者多是後來
 所作
開元七年已未
開元八年庚申
[000-34b]
 是年先生九嵗壯遊詩云九齡書大字有作成一囊
開元九年辛酉  開元十年壬戌
開元十一年癸亥 開元十二年甲子
開元十三年乙丑
 是年先生十四歳壯遊詩云徃昔十四五出遊翰墨
 場
開元十四年丙寅
 是年先生十五嵗出遊選場崔鄭州尚魏豫州啟心
[000-35a]
 稱之故壯遊詩云斯文崔魏徒以我似班揚
開元十五年丁卯 開元十六年戊辰
開元十七年已已
 先生乾元元年戊戌有因許八寄江寜旻上人詩云
 不見旻公三十年旻江寜僧也逆數其年則遊旻越
 至江寜當在是年然上大禮賦表云浪跡於陛下豐
 草長林實自弱冠之年則十九年辛未公方二十嵗
 當以表為是詩特舉成數而言耳
[000-35b]
開元十八年庚午
開元十九年辛未
 是年先生二十嵗以進大禮賦表所云則遊吴越當
 起於今自是下姑蘇渡㑹稽數年方歸
開元二十年壬申 開元二十一年癸酉
開元二十二年甲戌
 是年先生自越歸赴鄉舉故云歸㠶拂天姥中歳貢
 舊鄉上韋左丞詩云甫昔少年日早充觀國賔是年
[000-36a]
 方二十三歳宜謂少年矣
開元二十三年乙亥
 是年先生下第明年春以禮部侍郎掌貢舉則謂之
 忤下考功第當在今年葢唐制年年貢士也案選舉
 志毎嵗仲冬州縣館監舉其成者送之尚書省舊史
 云天寳初應進士不第非
開元二十四年丙子
 案舊史是年三月乙未始移考功貢舉遣禮部侍郎
[000-36b]
 掌之新史選舉志云二十四年考功員外郎李昂為
 舉人詆訶帝以員外郎望輕遂移貢舉於禮部以侍
 郎主之禮部選士自此始魯譜謂開元二十六年戊
 寅春徙禮部以春官侍郎主之不知何據而云壯遊
 詩云忤下考功第拜辭京尹堂放蕩齊趙間裘馬頗
 清狂則下第必在是年之前遊齊趙必在是年之後
 詩又云快意八九載西歸到咸陽而先生天寳五載
 歸京師應詔故逰齊趙當在今年後又大厯五年酬
[000-37a]
 寇十侍御云徃别郇瑕地于今四十年自今年至大
 厯五年雖方三十五年亦舉成數而言也
開元二十五年丁丑
 先生逰齊趙案新史嘗從李白及髙適過汴州酒酣
 登吹臺慷慨懐古葢白家於任城適以家貧客梁宋
 以求丐取給故先生與之定交遣懐詩所謂憶與髙
 李輩論交入酒壚兩公壯藻思得我色敷腴是也其
 登吹臺雖未定何年然必在是年後又云先帝正好
[000-37b]
 武寰海未彫枯猛將收西域長㦸破林胡則先生登
 吹臺時明皇正有事於西戎考通鑑開元二十五年
 崔希逸自凉州南入吐蕃境二千餘里至青海西大
 破之二十六年春杜希望攻吐蕃新城㧞之以其地
 為威戎軍葢其時也
開元二十六年戊寅  開元二十七年已卯
開元二十八年庚辰
開元二十九年辛已
[000-38a]
 是年先生在河南有祭逺祖晉鎮南將軍于洛之首
 陽又有冬日懐李白詩案李白傳云白天寳初客遊
 㑹稽則與先生别當在今年故詩有未因乗興去之
 句
天寳元年壬午
 是年先生在河南為萬年縣君京兆杜氏作誌萬年
 先生之姑也即范陽太君誌所謂適裴榮期者案誌
 云天寳元年六月二十九日遷殯于河南縣平樂鄉
[000-38b]
 有兄子甫紀徳於斯刻石於斯又有詩題云天寳初
 南曹小司㓂於我太夫人堂下壘土為山而詩云惟
 南將獻夀其曰太夫人者豈非先生指祖母范陽太
 君盧氏而言若以為先生之母則此後不聞先生有
 欒棘之憂或謂先生之母微故誌史不言介婦有崔
 氏然先生何為有與諸舅詩又皆秀而仕者京兆誌
 又云甫昔卧病於我諸姑姑之子久病女巫至曰處
 楹之東南隅吉姑遂易子之地以安我我是用存而
[000-39a]
 銘之為義姑葢先生之母早亡乃育於姑而至於有
 成也
天寳二年癸未
 是年先生在河南
天寳三載是年正月甲申改年為載
 是年五月五日先生祖母范陽太君盧氏卒於陳留
 之私第審言前娶薛/再盧氏也八月旬有六日𦵏于河南之郾
 師先生作誌云某等遭内艱云云當是代叔父作而
[000-39b]
 誌又云薛氏所生子適曰某故朝議大夫次曰并幼
 卒報復父讐國史有傳次曰專歴開約尉先是不禄
 而不及先生之父閑為奉天令何也若以為是時閑
 猶無恙誌代其作此後又不聞先生居父喪且并年
 十三嵗死宜無婦而誌冡婦盧氏介婦鄭氏魏氏王
 氏則是四婦而所載子何為與并止四人則云某等
 遭閔凶又似指父名而言而鄭氏即先生之正母更
 俟博考陳子昂祭審言文在景隆二年則審言卒後
[000-40a]
 四年先生始生三十七年盧氏始卒第未詳閑以何
 年卒也
天寳四載乙酉
 是年夏先生在齊州有陪李北海宴歴下亭詩為開
 元皇帝皇甫淑妃作墓碑云公主戚然謂左右曰自
 我之西嵗陽載紀云云於是下教有司爰度碑版案
 爾雅自甲至癸為嵗之陽妃以開元二十三年乙亥
 十月癸未朔薨其月二十七日葬于河南縣龍門之
[000-40b]
 西北原故至今年乙酉為嵗陽載紀矣公主即臨晉
 公主下嫁滎陽鄭潜曜鄭有園亭在河南新安縣先
 生嘗逰之故碑云忝鄭莊之賔客遊竇主之園林又
 有鄭駙馬宅宴洞中詩重題鄭氏東亭詩詩當作於
 天寳二三年間
天寳五載丙戌
 是年先生以天子詔天下有一藝詣轂下遂西歸應
 詔有行次昭陵詩云幽人拜鼎湖有今夕行云咸陽
[000-41a]
 客舍無一事乃西歸時詩蔡譜云是年有飲中八仙
 歌徒以李適之四月罷政及先生西歸而云案史李
 白嘗侍帝醉使髙力士脫鞾力士素貴耻之摘其詩
 以激楊貴妃帝欲官白妃輒沮止白自知不為親近
 所容益驁放不自脩與賀知章李適之汝陽王璡崔
 宗之蘇進張旭焦遂為酒八仙人而賀知章以天寳
 三載去國白亦還山凡歌所言皆天寳二三年事意
 是天寳六七載從汝陽王遊時為王作也壯遊詩云
[000-41b]
 賞遊實賢王葢在西歸咸陽之後
天寳六載丁亥
 是年先生應詔退下作天狗賦序云天寳中上冬幸
 華清宫甫因至獸坊怪天狗院列在諸獸院又云尚
 恨其與凡獸近賦云吾君儻意耳尖之有長毛兮寜
 久被斯人終日馴狎已葢喻已也案舊史天寳六載
 冬十月幸温泉改為華清宫明年冬公又至東都故
 知賦在今年作十一載上鮮于京兆詩云且隨諸彦
[000-42a]
 集方覬薄材伸破膽傷前政隂謀獨秉鈞微生霑忌
 刻萬事益酸辛正謂是年應詔李林甫忌人斥已建
 言草茅徒以狂言亂聖聽請付尚書試問無一中者
 故云魯譜謂上韋左丞詩在是年不考是年濟未拜
 左丞
天寳七載戊子
 是年先生在長安有寄河南韋尹詩案舊史天寳七
 載韋濟為河南尹遷左丞詩云江湖漂裋褐霜雪滿
[000-42b]
 飛蓬牢落乾坤大周流道術空葢謂逰吴越齊趙多
 年而無所成非旅寓而寄之也及韋遷左丞則有上
 韋左丞二詩此在長安親上之故曰上詩云今欲東
 入海即將西去秦葢應詔下復有意於逺遊明年果
 在東都又有髙都䕶騘馬行
天寳八載已丑
 先生在河南有冬日洛城謁𤣥元皇帝廟詩詩云五
 聖聨龍衮葢是年閏六月加諡髙祖及四宗大聖字
[000-43a]
 故云
天寳九載庚寅
 先生是年進三大禮賦又嘗進鵰賦案進鵰賦表云
 自七嵗所綴詩筆向四十載矣與進三賦表云行四
 十載矣語意相同故知進鵰賦在是年進三賦之先
 若以為在後必如進封西岳賦表云奏賦待制於集
 賢委學官試文章矣魯譜云是年十一月封華嶽殊
 不知雖許封嶽而是年廟災及旱遂詔停封先生十
[000-43b]
 三載方進封西嶽賦而請封也又有兵車行
天寳十載辛夘
 先生在京師以奏賦明皇竒之命待制集賢院召試
 文章有秋述有杜位宅守嵗詩秋述云我四十也杜
 位守嵗云四十明朝過
天寳十一載壬辰
 先生在京師十一月楊國忠拜相鮮于仲通除京兆
 尹先生有上鮮于京兆詩又有太常張卿詩鮮于詩
[000-44a]
 云交合丹青地恩傾雨露辰有儒愁餓死早晚報平
 津張詩云吹嘘人所羨騰躍事仍暌當是其年召試
 文章止送有司叅列選序故云吕譜上韋左相詩云
 鳳厯軒轅紀龍飛四十春以𤣥宗即位至是為四十
 年故知在今年作按史天寳十五載七月明皇幸蜀
 以韋見素為左相今不應先云左相又案宰相表天
 寳十三載甲午韋見素為武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知門下省事當是其時投之故詩云韋賢初相
[000-44b]
 漢蔡譜謂是嵗苦雨潦閱六旬上謂宰相非其人罷
 陳希烈拜韋見素時明皇在位四十三年葢詩僅略
 舉成數非若進賦之可據此說是吕譜又以麗人行
 入今年謂丞相者為楊國忠而不知國忠今年十一
 月方為右相當是十三載蔡譜謂次嵗以後詩為是
天寳十二載癸已
 先生在京師有上哥舒翰詩云幾年春草歇今日暮
 途窮有留贈集賢院崔于二學士詩云天老書題目
[000-45a]
 春官驗討論倚風遺鶂路隨水到龍門竟與蛟螭雜
 寜無燕雀喧又云儒術誠難起家聲庶已存故家多
 藥物勝槩憶桃源欲整還鄉斾長懐禁掖垣謬稱三
 賦在難述二公恩崔于二學士當是試文之人試後
 止降恩澤送𨽻有司叅列選序故起故山之興
天寳十三載甲午
 按舊史是年二月戊寅右相兼文部尚書楊國忠守
 司空餘如故甲申司空楊國忠受册而先生進封西
[000-45b]
 岳賦表云維岳授陛下元弼克生司空又云頃嵗有
 事於郊廟幸得奏賦待制於集賢委學官試文章再
 降恩澤乃猥以臣名實相副送𨽻有司叅列選序則
 進封西岳賦當在是年葢未授河西尉也魯譜云此
 賦當在未封西岳前而紀封華岳在九載又當考也
 魯葢不考九載廟災及旱詔停封故先生進賦在今
 年有秋雨歎有上韋左相等詩
天寳十四載乙未
[000-46a]
 是年先生授河西尉不樂改授率府胄曹故官定戯
 贈曰不作河西尉凄凉為折腰老夫怕奔走率府且
 逍遥而夔府書懐云昔罷河西尉初興薊北師則改
 授率府胄曹當在是年之冬葢是年十一月禄山反
 也詩史云薊北反書未聞已逸身畿甸為非若先已
 竄逸則改授無容在初興師之時矣吕與蔡譜俱云
 十一月初赴奉先故有赴奉先詠懐詩然詩不言禄
 山反狀但言歡娱聚歛以致亂又詩云豈知秋未登
[000-46b]
 貧窶有倉卒當是上年秋雨艱食時作非避亂時詩
 甚明
天寳十五載丙申
 是年七月明皇幸蜀七月甲子肅宗即位於靈武先
 生五月自奉先徃白水依舅氏崔十九翁有髙齋詩
 三十韻六月又自白水徃鄜州有三川觀水漲詩按
 本傳云聞肅宗立自鄜羸服奔行在為賊所得則在
 是年八月故有月夜九日藍田崔氏莊哀王孫悲陳
[000-47a]
 陶悲青坂對雪等詩
至徳二年丁酉
 是年春先生在賊中有元日寄韋氏妹詩云不見朝
 正使啼痕滿面垂又有春望憶幼子一百五夜對月
 大雲寺賛公房等詩亦嘗至東都豈非為賊送與囚
 者為列故有鄭駙馬池臺喜遇鄭廣文同飲詩云燃
 臍郿塢敗指禄山死也又駙馬池臺在河南新安縣
 夏得脱賊中故述懷詩云今夏草木長脱身得西走
[000-47b]
 謁肅宗于鳳翔有喜逹行在所詩六月一日有奉謝
 口敕放三司推問狀時結衘云宣義郎行左拾遺則
 拜拾遺必在五月按史帝紀宰相表是年五月丁巳
 房琯罷相先生上疏捄琯肅宗怒詔三司推問中書
 侍郎同平章事張鎬捄之就令鎬宣口敕宜放推問
 故有謝狀鎬拜同平章在琯罷之前四日也六月十
 二日又有同遺補薦岑參諫官狀八月放還鄜州省
 妻子北征詩云皇帝二載秋閏八月初吉杜子將北
[000-48a]
 征蒼茫問家室又有徒歩歸行當是八月得墨勅閏
 月初一日方行九月復京師十月丁卯肅宗至自靈
 武先生亦還京師有臘日及送鄭䖍貶台州等詩
乾元元年戊戌
 是年春先生在諫省有春宿左省曲江對酒答岑補
 闕送賈閣老出汝州等詩夏有端午日賜衣詩六月
 出為華州司功有酬孟雲卿詩云明朝牽世務揮淚
 各西東又有出金光門與親故别望岳等詩七月有
[000-48b]
 為華州郭使君進滅殘㓂形勢圗狀有策進士文元
 微之誌云左拾遺嵗餘以直言出華州司户葢至徳
 二載五月為拾遺至今六月為嵗餘第不知以言何
 事而出有悲徃事詩云移官豈至尊當是左右有不
 樂者是時苖晉卿為侍郎王嶼同平章而李麟崔圎
 張鎬皆先一月罷也冬尚留華有至日遣興寄北省
 舊閣老兩院故人詩云孤城此日堪腸斷是也魯與
 蔡譜謂弃官至東都有閿鄉姜七少府設鱠及湖城
[000-49a]
 遇孟雲卿劉顥宅飲宿等詩當是冬晩至東都
乾元二年已亥
 是春先生自東都回華州按史三月丁亥以旱降死
 罪流以下四月壬寅詔減常膳服御舊史亦云四月
 癸亥以久旱徙市雩祭祈雨先生賦夏日歎故有萬
 民尚流冗舉目唯蒿萊之句本傳闗輔饑弃官去客
 秦州當在其年七月末葢華下苦熱詩云七月六日
 苦炎蒸則是月初尚在華又秦州雜詩二十首多言
[000-49b]
 秋時景物去秦州赴同谷縣有發秦州詩云漢源十
 月交天氣如秋凉指同谷十月如此則去秦亦必在
 十月故至寒破峽有詩云况當仲冬交泝㳂増波瀾
 考秦至成之界垂二百里又七十里至成今寒峽尚
 為秦地而已交十一月則先生去秦又可知在十月
 之末至同谷不及月遂入蜀有發同谷縣詩云賢有
 不黔突聖有不煖席趙註云公嘗自註此詩云乾元
 二年十二月一日自隴右赴劍南今書雖無此註而
[000-50a]
 木皮嶺詩云季冬攜童稚辛苦赴蜀門水㑹渡詩云
 微月没已久可知為十二月初也至成都不出此月
 故詩云季冬樹木蒼是時裴冀公冕牧蜀
乾元三年庚子改上元元年
 是年先生在成都裴公為卜成都西郭浣花寺居髙
 適詩云聞道招提客是也二月裴歸朝以京兆尹李
 若幽後賜名/國楨為成都尹舊史李國楨傳云為京兆尹
 上元初改成都尹兼御史大夫充劍南節度使而先
[000-50b]
 生未嘗與之交故詩文無一語及之是年先生營草
 堂詩所謂經營上元初是也堂成詩云縁江路熟俯
 青郊又云飛來語燕定新巢則三月堂已成自是居
 草堂間嘗至外邑有賦青城縣出成都寄陶王二少
 尹
上元二年辛丑
 是年二月李若幽入為殿中丞癸亥以崔光逺為成
 都尹劍南節度使四月劍南東川節度兵馬使段子
[000-51a]
 璋反陷綿州髙適同崔光逺討子璋伏誅先生有贈
 花卿云子璋髑髏血糢糊手提擲還崔大夫是也按
 舊史光逺收段子璋以將士肆剽劫光逺不能禁肅
 宗遣監軍中使按其罪光逺憂恚成疾上元二年十
 月卒而紀云建子月卒舊史髙適傳又云天子怒光
 逺不能戢軍乃罷之以適代光逺為成都尹而紀云
 建丑月以嚴武為成都尹則適未嘗代光逺意光逺
 罷後適攝成都故先生無詩稱其為尹也若適果代
[000-51b]
 光逺為尹先生近在草堂不應詩文中無一字及之
 是時適為蜀州刺史史謂適由太子賔客出為蜀州
 刺史遷彭州然先生有李司馬橋東承髙使君自成
 都回詩云已傳童子騎青竹總擬橋東迓使君按九
 域志成都在蜀州之東彭州之南以此知適為蜀州
 甚明自元年至今年成都更李若幽崔光逺髙適然
 後嚴武至而諸譜皆不載若李與崔宜與先生弗合
 宜無可攷百憂集行云即今倐忽已五十强將笑語
[000-52a]
 供主人當是為崔李而云或謂指髙適嚴武然適武
 俱有舊適又攝尹不久未必是指二人秋作唐興縣
 客館記記云中興之四年又云辛已秋分大餘二小
 餘二千一百八十八杜氏之老記
寳應元年壬寅
 是年四月代宗即位先生在成都上嚴武説旱葢建
 卯月也七月武歸朝公送武至綿州有送嚴侍郎到
 綿州同登樓及奉濟驛重送嚴公詩是時嚴武未拜
[000-52b]
 黄門侍郎其曰送嚴侍郎者後來所題也先生送武
 去成都旋有徐知道之亂因入梓州徐知道反雖史
 不書平亂之人然武入朝後不聞别除成都尹按舊
 史髙適傳云代宗即位吐蕃㓂隴右漸逼京畿適練
 兵於蜀臨吐蕃南境以牽制之師出無功而松維等
 州陷代宗以黄門侍郎嚴武代還當是崔光逺不能
 戢兵罷成都時適止攝節度事而武乃正除故武受
 命距光逺卒時才一月意今年七月武召還後適方
[000-53a]
 正除西川節度故廣徳元年練兵臨吐蕃南境然先
 生與適素厚何以送武至綿遂入梓復歸成都迎家
 徃梓閬及嚴武再鎮成都乃始歸草堂豈非中間與
 適頗暌舊好故爾不然何無一詩及之又何挈家優
 游東川師古謂貧交行為嚴武作今疑為適作也
廣徳元年癸夘
 是年三月辛酉葬𤣥宗庚午𦵏肅宗嚴武為山陵橋
 道使先生在梓州補京兆府功曹不赴有春日登梓
[000-53b]
 州城樓陪李使君泛江又陪李使君登惠義寺等詩
 又嘗送辛貟外暫至綿州詩云直到綿州始分首又
 云殘花悵望近人開當是三月秋八月與漢中王瑀
 同㑹于章梓州水亭葢梓州刺史春夏是李秋冬是
 章彛九月壬戌是為二十三日在閬州祭房琯有警
 急詩魯譜云系云時髙公適領西川節度而詩注則
 云趙曰又非先生所系也詩云才名舊楚將謂適為
 楊州都督而云若果為適作亦歎其師出無功耳冬
[000-54a]
 十月吐蕃陷京師十二月吐蕃陷松維州先生時在
 閬州故巴山詩云巴山遇中使云自陜城來盜賊還
 奔竄乗輿恐未回又有收京西山王命征夫等詩呂
 譜謂是年嚴武再鎮西川奏甫節度㕘謀檢校工部
 員外郎葢不考武入蜀與奏㕘謀皆在二年是年冬
 晚又略至梓所以發閬州詩有别家三月一得書之
 句
廣徳二年甲辰
[000-54b]
 是春先生復自梓徃閬州嚴武再鎮蜀復自閬歸草
 堂依武與王十四侍御云猶得見殘春則歸成都在
 春晚嚴武奏為節度叅謀檢校工部貟外郎賜緋魚
 袋有揚旗詩系云二年夏六月成都尹鄭公置酒觀
 騎士新旗幟有立秋日雨院中有作詩則入幕必在
 是年六月史云梓州刺史章彛舊亦武判官以微事
 忤武召赴行在殺之而先生有詩寄章十侍御乃云
 河内猶宜借㓂恂又云朝覲從容問幽反勿云江漢
[000-55a]
 有垂綸何也魯蔡譜云武來領蜀彛已交印史當失
 之然彛方是廣徳元年夏至梓未應得代其曰朝覲
 者必是章入奏故云自是彛不見有别除而先生亦
 無詩及之似果為武所殺秋有和嚴公軍城早秋院
 中晚晴懐西郭茅舍到村宿府遣悶陪鄭公秋晚北
 池臨眺等詩冬有初冬詩云垂老戎衣窄葢以是年
 十月嚴武攻吐蕃鹽川城故着戎衣也又有至後詩
永泰元年乙已
[000-55b]
 是年正月三日先生自成都院中歸溪上有詩舊史
 代宗紀永泰元年四月庚寅成都尹嚴武薨五月癸
 丑以郭英乂為成都尹先生與英乂有舊有奉送郭
 中丞赴隴右節度使詩葢與英乂也然志不相合遂
 去草堂下忠渝有去蜀詩云五載客蜀郡宴戎州揚
 使君東樓詩云輕紅擘荔枝又有渝州侯嚴六侍御
 不到先下峽晏忠州使君宅題忠州龍興寺所居院
 壁等詩葢先生以是年六月至忠州故有是作其至
[000-56a]
 雲安亦是時自秋徂冬俱在雲安十二月一日三首
 其一云雲安縣前江可憐葢可知也呂譜云嚴武平
 蜀亂甫遊東川除京兆功曹不赴不考是年四月武
 已死又未嘗平蜀亂其除京兆功曹亦在廣徳二年
 也
永泰二年丙午改大厯元年
 是年春先生在雲安故客堂詩云石暄蕨芽紫渚秀
 蘆笋緑移居夔州郭詩云春知催栁别則移居在春
[000-56b]
 晚也有為夔州栢都督謝上表課伐木詩云城中賢
 府主園人送𤓰詩云相公鎮夔國園官送菜詩云常
 荷地主恩皆指栢而云栢當是貞節也終嵗居夔州
大厯二年丁未
 是年春先生居赤甲按詩云卜居赤甲遷居新兩見
 巫山楚水春則是今年春方遷赤甲暮春又遷居瀼
 西有題瀼西草屋詩云久嗟三峽客再與暮春期秋
 又移居東屯秋晚復自東屯歸瀼西各有詩
[000-57a]
大厯三年戊申
 是年春先生出峽案贈南卿兄瀼西果園四十畆云
 正月喧鸎未兹辰放鷁初當是正月去夔三月至江
 陵有呈江陵幕府諸公詩云白屋開花裏孤城秀麥
 邊又有暮春江陵赴馬大卿詩秋晩遷公安縣有移
 居公安縣衛大郎詩云水煙通徑草秋露接園葵又
 有公安送韋二少府公安懐古等詩憇此縣數月嵗
 暮去之岳州有泊岳陽城下登岳陽樓等詩
[000-57b]
大厯四年已酉
 是年正月先生自岳陽之潭有宿青草湖湘夫人祠
 入喬口等詩至潭未幾入衡有發潭州詩至衡畏熱
 復回潭有回棹詩登舟將適漢陽詩又有風疾舟中
 伏枕書懐呈湖南親友詩云故國悲寒望羣雲慘嵗
 隂鬱鬱冬炎瘴濛濛雨滯淫又云春草封歸恨桃花
 費獨尋又云瘞夭追潘岳持危覔鄧林當在是年冬
 晚作不然即次年春作是年先生必有哭子之戚故
[000-58a]
 用瘞夭事按先生在夔時宗文宗武俱無恙而元微
 之誌止云嗣子宗武病不克𦵏則宗文為早世意所
 謂瘞夭即宗文也耒陽縣北之墳豈非瘞宗文者後
 世不考遂因牛酒之語從而附㑹以為𦵏先生于此
 也
大厯五年庚戌
 是年春先生在潭州率舟居四月臧玠殺崔瓘先生
 避亂至衡山有題衡山縣文宣王廟新學堂呈陸宰
[000-58b]
 詩入衡將如郴州依舅氏故入衡州詩云諸舅剖符
 近魯譜謂諸舅為崔偉前有送二十三舅録事攝郴
 州詩或是先生如郴因至耒陽訪聶令經方田驛阻
 水旬餘聶致酒肉而史云令嘗饋牛肉白酒大醉一
 夕卒嘗考先生謝攝令詩有云禮過宰肥羊愁當置
 清醥其詩至云興盡本韻又且宿留驛近山亭若果
 以飫死豈復更能為是長篇又復游憇山亭以詩證
 之其誣自可不攻况元微之誌與舊史初無此説摭
[000-59a]
 遺謂𤣥宗還南内思子美詔天下求之聶侯乃積空
 土於江上曰死𦵏於此矣然𤣥宗至自成都時先生
 在諌省及升遐時先生又在成都寳應元年𤣥宗升
 遐距大厯五年先生之死又已十嵗其敢欺世如此
 韓昌黎詩力辨其非鄭卬李觀從而正之所恨不曽
 引詩為據秋下洞庭故有暮秋將歸秦奉留别親友
 詩又有洞庭湖詩云破浪南風正回竿畏日斜言南
 風畏日又云回竿則非四年所作甚明當是是年自
[000-59b]
 衡州歸襄陽經洞庭詩也元微之誌云扁舟下荆楚
 竟以寓卒旅殯岳陽其後嗣業啟柩襄袝事於偃師
 途次于荆拜余為誌辭不能絶吕汲公亦云夏還㐮
 漢卒於岳陽魯譜云其卒當在衡岳之間秋冬之交
 衡在潭之上流與岳不相鄰舟行必經潭然後至岳
 當云在潭岳之間蔡譜以史為是以吕為非葢未之
 考耳
   鶴先君未第時酷嗜杜詩頗恨舊註多遺舛嘗
[000-60a]
   補緝未竟而逝又欲考所作嵗月於逐篇下終
   不果運力未必不賫恨泉下也鶴不肖常恐無
   以酬先志乃取槧本集註以遺藁為之正定凡
   經據引者不復重出又輒益以所聞於是稍盈
   巻帙毎詩再加考訂或因人以核其時或蒐地
   以校其迹或摘句以辨其事或即物以求其意
   所謂千四百餘篇者雖不敢謂盡知其詳亦庶
   幾十得七八矣呂汲公年譜既失之畧而蔡魯
[000-60b]
   二譜亦多疎鹵遂更為一譜以繼于後先生積
   著誠多而不幸不偶此不足論獨嘗謂至成都
   未幾裴冀公還朝繼帥者李國楨崔光逺郭英
   乂自宜與之弗合顧與髙適定交最早相知最
   深其為西川節度先生何以翻然舍之而東曽
   不如依嚴武之為宻且久蜀人師氏以貧交行
   為武作今疑為適而作也以此知先生賦性特
   剛少不如意則不能曲徇茍合故不為當時所
[000-61a]
   容身後又復醜以牛酒之事曽不知果以飫溺
   尚能為令賦詩且事遊憇乎耒陽之墳豈非宗
   文早世先生所謂瘞夭者而後世附㑹滋為人
   惑因書于首以俟博識嘉定丙子三月望日臨
   川黄鶴書
[000-62a]
集注杜詩姓氏
 唐昌黎先生韓氏名愈字退之有/詩題子美墳
 唐元氏名楨/
 太原王氏名洙字原叔翰林學士兵部郎中知制誥/史館脩撰注子美集先古詩後近體計三
     十六/巻
 建安王氏名昱字公旦建陽人度/支員外郎祕閣校理
 臨川王氏名安石字介甫撫州臨/川人拜左僕射諡文公
 鳳臺王氏彦輔和注子美詩四/十九巻自號鳳臺子
[000-62b]
   王氏名澂鳯臺/子之子
   王氏名端仁鳯/臺子之孫
 鉅野王氏名禹偁字元之濟州鉅野人翰林學/士知審官院兼通進銀臺封駁司
 建安王氏名楷/
   王氏名杞/
   王氏名琪字/君玉
   王氏逢原/
   王氏深父/
[000-63a]
   王氏立之/直方
   王氏性之/
 永嘉王氏名十朋字龜齡集注/編年詩史三十二巻
 建安王氏名紆/
 眉山蘇氏名軾字子瞻眉州眉山人/諡太師文忠公著釋事
   蘇氏養直/
 西蜀趙氏次公字彦材/著正誤
 西蜀趙氏夔字/堯卿
[000-63b]
   趙氏彦材/
   趙氏元序/
 西蜀師氏名古著詳說/二十八巻
   師氏尹瞻/民
 嘉興魯氏訔編注子美/詩一十八巻
 廬陵歐陽氏名脩字永叔吉州/永豐人諡文忠公
 豫章黄氏庭堅/魯直
   黄氏少度/
[000-64a]
   謝氏邁槃/幼
 淮海秦氏觀游/少
   秦氏少儀/
 宛丘張氏耒潜/文
 永嘉張氏器先/
 鄄城張氏名詠字復之濮州/鄄城人諡忠定公
   張氏天覺/
   張氏名逸序蜀本子/美詩一十巻
[000-64b]
 歴陽張氏孝祥/安國
   張氏伯玉讀子/美集有詩
 河東薛氏蒼舒續注/子美詩
   薛氏夢符廣注/子美詩
   薛氏綜/
   薛氏士昭/
   薛氏元肅/
 城南杜氏修可續注/子美詩
[000-65a]
   杜氏名田字時可/著補遺
   杜氏定功/
 河南尹氏名洙字師魯起居/舍人直龍圗閣
 臨川晏氏名殊字同叔/諡元獻公
 臨川劉氏名敞/
 東萊徐氏字居仁編/次門類詩
   徐氏俯川/師
   徐氏君平/
[000-65b]
   徐氏持晦/
   呂氏大防撰/年譜
 東萊蔡氏伯世撰/年譜
   蔡氏天啟/
   蔡氏絛/
 西蜀孫氏倬民/瞻
   孫氏彦忠/
 西蜀程氏演良/季
[000-66a]
   程氏天祐/
   宋氏名祁撰唐/書子美傳
 西蜀宋氏援輔/正
   宋氏彦材/
 遯齋陳氏正敏/
 后山陳氏名師道字无已一字/履常號彭城居士
   陳氏希仲/
   陳氏元龍/
[000-66b]
   陳氏體仁/
   陳氏徳溥/
 南豐曽氏名鞏字子固建昌南/豐人擢試中書舍人
   曽氏公衮/
 盱江李氏覯伯/㤗
   李氏彭老/啇
   李氏希聲/
   李氏名觀補遺/子美傳
[000-67a]
 臨安李氏堯祖/唐卿
   李氏厚載/徳
   沈氏括中/存
   胡氏撰子美/草堂序
 苕溪胡氏仔/
   胡氏銓衡/邦
   唐氏庚西/子
   梅氏聖俞/
[000-67b]
   韓氏駒蒼/子
   馬氏存才/子
   潘氏大臨/邠老
   潘氏大觀/仲逹
   孫氏名僅撰子/美詩序
   孫氏子尚/
   孫氏何/
   洪氏芻父/駒
[000-68a]
   洪氏琰父/玉
   洪氏朋父/龜
   洪惠僧覺範/
 河南邵氏博温/伯
 橘林石氏敏若/
 九江夏氏名竦字子喬江州人/樞宻使封英國公
   夏氏倪父/均
   何氏覬表/人
[000-68b]
 蘇州何氏泓/
   髙氏荷勉/子
   饒氏節操/徳
   晁氏冲之/叔用
   晁氏補之/
 姑蘇丁氏脩/
 永嘉丁氏鎮叔/
   丁氏惠安/
[000-69a]
 縉雲鮑氏文虎著/譜論
 蘄陽林氏敏功字子仁蘄州/人贈髙隠處士
   林氏敏脩/子敬
   林氏子來/
   林氏明仲/
   林氏致明/
 長樂鄭氏卬著/釋文
   楊氏符祖/信
[000-69b]
   汪氏革民/信
   汪氏藻章/彦
   汪氏端本/子之
   汪氏洋源/養
 建安余氏葵/
 東漢詩僧祖可/正平
   李氏錞聲/希
 真隱詩僧善權/巽中
[000-70a]
   元氏不伐/
   曹氏夢良/
   傅氏藻可/薦
   鹿氏伯可/
   任氏居實/文孺
   吴氏憲/
   吴氏季南/
   吴氏明可/
[000-70b]
   吴氏少雲/
   賈氏巖老/
   崔氏肅之/
   萬氏先之/
   萬氏申之/
   萬氏大年/
 永嘉甄氏雲卿/
   龔氏實之/
[000-71a]
   芮氏國器/
   馮氏方仲/圎
   喻氏叔竒/
   毛氏叔度/
   朱氏邦翰/
 永嘉項氏用中/
   周氏成祖/
 上蔡謝氏良佐/顯道
[000-71b]
   謝氏逸逸/無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