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李太白文集 > 李太白文集 卷二十五


[025-1a]
欽定四庫全書
 李太白文集巻二十五
             唐 李白 撰
 表
   為吳王謝責赴行在遲滯表
臣某言伏䝉聖恩追赴行在臣誠惶誠恐頓首臣聞胡
馬矯首嘶北風以跼顧越禽歸飛戀南枝而刷羽所以
流波思其舊浦落葉墜於本根在物尚然矧於臣子臣
[025-1b]
位叨盤石辜負明時才闕總戎謬當強冦駑拙有素天
實知之伏惟陛下重紐乾綱再清國步慜臣不逮賜臣
生全歸見白日死無遺恨然臣年過耳順風瘵日加鋒
鏑殘骸劣有餘喘雖決力上道而心與願違貴貪尺寸
之程轉增犬馬之戀非有他故以疾淹留今大舉天兵
埽除戎羯所在郵驛徴發交馳臣逐便水行難於陸進
瞻望丹闕心魂若飛慙墜履之還收喜遺簪之再御不
勝涕戀屏營之至
[025-2a]
   為宋中丞請都金陵表
臣某言臣誠惶誠恐頓首頓首臣聞社稷無常奉明者
守之君臣無定位闇者失之所以父作子述重光疊輝
天未絶晉人惟戴唐以功徳有厚薄運數有脩短功髙
而福祚長永德薄而政教陵遲三后之姓於今為庶非
一朝也伏惟陛下欽六聖之光訓擁千載之鴻休有國
之本羣生屬望粤自明兩光岐之陽昔有周太王之興
發跡於此天啟有類豈人事歟皇朝百五十年金革不
[025-2b]
作逆胡竊號剥亂中原雖平嵩丘填伊洛不足以掩宫
城之骸骨決洪河灑秦雍不足以蕩犬羊之羶臊毒浸
區宇憤盈穹旻此乃猛士奮劍之秋謀臣運籌之日夫
不拯横流何以彰聖徳不斬巨猾無以興神功十亂佐
周而克昌四兇及虞而乃去去元兇者非陛下而誰且
道有興廢代有中季漢當三七莽亦為災赤伏再起丕
業終光非陛下至神至聖安能勃然中興乎以臣料人
事得失敢獻疑於陛下臣猶望愚夫千慮或冀一得何
[025-3a]
者賊臣楊國忠蔽塞天聰屠割黎庶女弟席寵傾國弄
權九土泉貨盡歸其室怨氣上激水旱荐臻重罹暴亂
百姓力屈即欲平殄蝥賊恐難應期且圖萬全之計以
成一舉之策今自河以北為胡所凌自河之南孤城四
壘大盜蠶食割為洪溝宇宙嶢杌昭然可覩臣伏見金
陵舊都地稱天險龍盤虎踞開扄自然六代皇居五福
斯在雄圖霸跡隱軫由存咽喉控帶縈錯如繡天下衣
冠士庶避地東吳永嘉南遷未盛於此臣又聞湯及盤
[025-3b]
庚五遷其邑典謨訓誥不以為非衛文徙居楚丘風人
流詠伏惟陛下因萬人之蕩析乗六合之譸張去扶風
萬有一危之近邦就金陵太山必安之成策茍利於物
斷在宸衷況齒革羽毛之所生楩柟豫章之所出元龜
大貝充牣其中銀坑鐵冶連緜相屬剗銅陵為金穴煮
海水為鹽山以征則兵强以守則國富横制八極克復
兩京俗畜來蘇之歡人多徯后之望陛下西以峨嵋為
壁壘東以滄海為溝池守海陵之倉獵長洲之苑雖上
[025-4a]
林五柞復何加焉上皇居天帝運昌之都儲精真一之
境有虞則北閉劍閣南扄瞿塘蚩尤共工五兵莫向二
聖髙枕人何憂哉飛章問安往復巴峽朝發白帝暮宿
江陵首尾相應率然之舉不勝屏營瞻雲望日之至
   為宋中丞自薦表
臣某聞天地閉而賢人隱雲雷屯而君子用臣伏見前
翰林供奉李白年五十有七天寶初五府交辟不求聞
達亦由子眞谷口名動京師上皇聞而悦之召入禁掖
[025-4b]
既潤色於鴻業或間草於王言雍容揄揚特見襃賞為
賤臣詐詭遂放歸山閑居製作言盈數萬屬逆胡暴亂
避地廬山遇永王東巡脅行中道奔走却至彭澤具已
陳首前後經宣慰大使崔渙及臣推覆清雪尋經奏聞
臣聞古之諸侯進賢受上賞蔽賢受明戮若三適稱美
必九錫先榮垂之典謀永以為訓臣所管李白實審無
辜懷經濟之才抗巢由之節文可以變風俗學可以究
天人一命不霑四海稱屈伏惟陛下大明廣運至道無
[025-5a]
偏収其希世之英以為清朝之寶昔四皓遭髙皇而不
起翼惠帝而方來君臣離合亦各有數豈使此人名揚
宇宙而枯槁當年傳曰舉逸人而天下歸心伏惟陛下
廻太陽之髙暉流覆盆之下照特請拜一京官獻可替
否以光朝列則四海豪俊引領知歸不勝慺慺之至敢
陳薦以聞
   代壽山荅孟少府移文書
淮南小壽山謹使東峯金衣雙鶴銜飛雲錦書于維揚
[025-5b]
孟公足下曰僕包大塊之氣生洪荒之間連翼軫之分
野控荆衡之逺勢盤薄萬古邈然星河憑天霓以結峯
倚斗極而横嶂頗能攢吸霞雨隱居靈仙産隋侯之明
珠蓄卞氏之光寶罄宇宙之美殫造化之奇方與崐崘
抗行閬風接境何人間巫廬台霍之足陳耶一昨於山
人李白處奉見吾子移文責僕以多奇叱僕以特秀而
盛談三山五嶽之美謂僕小山無名無德而稱焉觀乎
斯言何太謬之甚也吾子豈不聞乎無名為天地之始
[025-6a]
有名為萬物之母假令登封禋祀曷足以大道譏耶然
能損人費物庖殺致祭暴殄草木鐫刻金石使載圖典
亦未足為貴乎且達人莊生常有餘論以為斥鷃不羡
於鵬鳥秋毫可並於太山由斯而談何小大之殊也又
怪於諸山藏國寶隱國賢使吾君牓道燒山披訪不獲
非通談也夫皇王登極瑞物昭至蒲萄翡翠以納貢河
圖洛書以應符設天網而掩賢窮月竁以率職天不祕
寶地不藏珍風威百蠻春養萬物王道無外何英賢珍
[025-6b]
玉而能伏匿於巖穴耶所謂牓道燒山此則王者之德
未廣矣昔太公大賢傅説明德棲渭川之水藏虞虢之
巖卒能形諸兆朕感乎夢想此則天道闇合豈勞乎捜
訪哉果投竿詣麾捨築作相佐周文讚武丁總而論之
山亦何罪乃知巖穴為養賢之域林泉非祕寶之區則
僕之諸山亦何負於國家矣近者逸人李白自峨眉而
來爾其天為容道為貌不屈已不干人巢由以來一人
而已乃虬蟠龜息遁乎此山僕嘗弄之以緑綺卧之以
[025-7a]
碧雲嗽之以瓊液餌之以金砂既而童顔益春真氣愈
茂將欲倚劍天外挂弓扶桑浮四海横八荒出宇宙之
寥廓登雲天之眇茫俄而李公仰天長吁謂其友人曰
吾未可去也吾與爾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一身安
能飡君紫霞䕃君青松乗君鸞鶴駕君虯龍一朝飛騰
為方丈蓬萊之人耳此則未可也乃相與巻其丹書匣
其瑶瑟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奮其智能願為輔弼
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事君之道成榮親之義畢然後
[025-7b]
與陶朱留侯浮五湖戲滄洲不足為難矣即僕林下之
所隱容豈不大哉必能資其聰明輔以正氣借之以物
色發之以文章雖煙花中貧没齒無恨其有山精木魅
雄虺猛獸以驅之四荒磔裂原野使影跡絶滅不干户
庭亦遣清風掃門明月侍坐此乃養賢之心實亦勤矣
孟子孟子無見深責耶明年青春求我於此巖也
   上安州李長史書
白嶔崎厯落可笑人也雖然頗嘗覽千載觀百家至於
[025-8a]
聖賢相似厥衆則有若似於仲尼紀信似於髙祖牢之
似於無忌宋玉似於屈原而遥觀君侯竊疑魏洽便欲
趨就臨然舉鞭遲疑之間未及廻避且理有疑誤而成
過事有形似而類真惟大雅含𢎞方能恕之也白少頗
周慎忝聞義方入暗室而無欺屬昏行而不變今小人
履疑誤形似之迹君侯流愷悌矜捨之恩戢秋霜之威
布冬日之愛睟容有穆怒顔不彰雖將軍息恨於長孫
一作/孺之前此無慙德司空受揖於元淑之際彼未為賢
[025-8b]
一言見寃九死非謝白孤劍誰託悲歌自憐迫於恓惶
席不暇暖寄絶國而何仰若浮雲而無依南徙莫從北
遊失路言客汝海近還䢵城昨遇故人飲以狂藥一酌
一笑陶然樂酣困河朔之清觴飫中山之醇酎屬早日
初眩晨霾未收乏離朱之明昧王戎之視青白其眼瞢
而前行亦何異抗莊公之輪怒螗螂之臂御者趨召明
其是非入門鞠躬精魄飛散昔徐邈縁醉而賞魏王却
以為賢無鹽因醜而獲齊君待之逾厚白妄人也安能
[025-9a]
比之上挂國風相鼠之譏下懷周易履虎之懼慜以固
陋禮而遣之幸容寗越之辜深荷王公之德銘刻心骨
退思狂五情氷炭罔知所措晝愧於影夜慙於魄啟
處不惶戰跼無地伏惟君侯明奪秋月和均韶風掃塵
辭場振發文雅陸機作太康之傑士未可比肩曹植為
建武之雄才惟堪捧駕天下豪俊翕然趨風白之不敏
竊慕餘論何圖叔夜潦倒不切於事情正平猖狂自貽
於恥辱一忤容色終身厚顔敢沐芳負荆請罪門下儻
[025-9b]
免以訓責恤其愚蒙如能伏劍結纓謝君侯之德敢一
夜力撰春遊救苦寺詩一首十韻石巖寺詩一首八韻
上楊都尉詩一首三十韻辭㫖狂野貴露下情輕干視
聽幸乞詳覽
   與賈少公書
宿昔惟清勝白緜疾疲去期恬退才微識淺無足濟
時雖中原横潰將何以救之王命崇重大總元戎辟書
三至人輕禮重嚴期迫切難以固辭扶力一行前觀進
[025-10a]
退且殷源廬嶽十載時人觀其起與不起以卜江左興
亡謝安髙卧東山蒼生屬望白不樹矯抗之跡恥振𤣥
邈之風混遊漁商隱不絶俗豈徒販賣雲壑要射虛名
方之二子實有慙德徒塵忝幕府終無能為唯當報國
薦賢持以自免斯言若謬天實殛之以足下深知具申
中欵惠子知我夫何間然勾當小事但增悚惕
   為趙宣城與楊右相書
某啟辭違積年伏戀軒屏首冬初寒伏惟相公尊體起
[025-10b]
居萬福某蒙恩才朽齒邁徒延聖日少忝末吏本乏逺
圖中年廢缺分歸園壑昔相公秉國憲之日一拔九霄
拂刷前恥昇騰晩官恩貸稠疊實戴丘山落羽再振枯
鱗旋躍運以大風之舉假以磨天之翔衣繡霜臺舍香
華省宰劇慙强項之名酌貪礪清心之節三典列郡寂
無成功但宣布王澤式酬天奬伏惟相公開張徽猷寅
亮天地入夔龍之室持造化之權安石髙枕蒼生是仰
某嗚躍無已剪拂因人銀章朱紱坐榮官達身荷宸睠
[025-11a]
目識龍顔既齊飛於鵷鷺復寄跡於門館皆相公大造
之力也而鐘鳴漏盡夜行不息止足之分實媿古人犬
馬戀主迫於西汜所冀枯松晩歳無改節於風霜老驥
餘年期盡力於蹄足上答明主下報相公慺慺之誠屏
息於此伏惟相公收遺簪於少昊念亡弓於楚澤衰當
益壯結草知歸瞻望恩光無忘景刻
   與韓荆州書
白聞天下談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萬户侯但願一識
[025-11b]
韓荆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於此耶豈不以有周公之
風躬吐握之事使海内豪俊奔走而歸之一登龍門則
聲譽十倍所以龍盤鳳逸之士皆欲收名定價於君侯
願君侯不以富貴而驕之寒賤而忽之則三千賔中有
毛遂使白得穎脱而出即其人焉白隴西布衣流落楚
漢十五好劍術徧干諸侯三十成文章厯抵卿相雖長
不滿七尺而心雄萬夫王公大臣許與氣義此疇曩心
跡安敢不盡於君侯為君侯制作侔神明德行動天地
[025-12a]
筆參於造化學究於天人幸願開張心顔不以長揖見
拒必若接之以髙宴縱之以清談請日試萬言倚馬可
待今天下以君侯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權衡一經品
題便作佳士而君侯何惜階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揚眉
吐氣激昻青雲耶昔王子師為豫章未下車即辟荀慈
明既下車又辟孔文舉山濤作冀州甄拔三十餘人或
為侍中尚書先代所美而君侯亦薦一嚴協律入為祕
書郎中間崔宗之房習祖黎昕許瑩之徒或以才名見
[025-12b]
知或以清白見賞白每觀其銜恩撫躬忠義奮發白以
此感激知君侯推赤心於諸賢腹中所以不歸他人而
願委身國士儻急難有用敢効微軀且人非堯舜誰能
盡善白謨猷籌畫安能自矜至於制作積成巻軸則欲
塵穢視聽恐雕蟲小伎不合大人若賜觀蒭蕘請給以
紙墨兼人書之然後退歸閑軒繕寫呈上庶青萍結緑
長價於薛卞之門幸惟下流大開奬飾惟君侯圖之
   上安州裴長史書
[025-13a]
白聞天不言而四時行地不語而百物生白人焉非天
地也安得不言而知乎敢剖心析肝論舉身之事便當
談笑以明其心而粗陳其大綱一快憤懣惟君侯察焉
白本家金陵世為右姓遭沮渠蒙遜難奔流咸秦因官
寓家少長江漢五嵗誦六甲十歳觀百家軒轅以來頗
得聞矣常横經籍詩書制作不倦迄于今三十春矣以為
士生則桑弧蓬矢射乎四方故知大丈夫必有四方之
志乃仗劍去國辭親逺遊南窮蒼梧東涉溟海見鄉人
[025-13b]
相如大誇雲夢之事云楚有七澤遂來觀焉而許相公
家見招妻以孫女便憩于此至移三霜焉曩昔東遊維
揚不逾一年散金三十餘萬有落魄公子悉皆濟之此
則是白之輕財好施也又昔與蜀中友人吳指南同遊
於楚指南死於洞庭之上白服慟哭若喪天倫炎月
伏屍泣盡而繼之以血行路聞者悉皆傷心猛虎前臨
堅守不動遂權殯於湖側便之金陵數年來觀筋骨尚
在白雪泣持刃躬申洗削裹骨徒步負之而趨寢興擕
[025-14a]
持無輟身手遂丐貸營葬於鄂城之東故鄉路遥魂魄
無主禮以遷窆式昭朋情此則是白存交重義也又昔
與逸人東巖子隱於岷山之陽白巢居數年不跡城市
養奇禽千計呼皆就掌取食了無驚猜廣漢太守聞而
異之詣廬親覩因舉二人以有道並不起此則白養髙
忘機不屈之跡也又前禮部尚書蘇公出為益州長史
白於路中投刺待以布衣之禮因謂羣寮曰此子天才
英麗下筆不休雖風力未成且見專車之骨若廣之以
[025-14b]
學可以相如比肩也四海明識具知此談前此郡督馬
公朝野豪彦一見盡禮許為奇才因謂長史李京之曰諸
人之文猶山無煙霞春無草樹李白之文清雄奔放名
章俊語絡繹間起光明洞澈句句動人此則故交元丹
親接斯議若蘇馬二公愚人也復何足盡陳儻賢賢也
白有可尚夫唐虞之際於斯為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
是知才難不可多得白野人也頗工於文惟君侯顧之
無按劍也伏惟君侯貴而且賢鷹揚虎視齒若編貝膚
[025-15a]
如凝脂昭昭乎若玉山上行朗然映人也而髙義重諾
名飛天京四方諸侯聞風暗許倚劍慷慨氣干虹蜺月
費千金日宴羣客出躍駿馬入羅紅顔所在之處賔朋
成市故時人歌曰賔朋何喧喧日夜裴公門願得裴公
之一言不須驅馬將華軒白不知君侯何以得此聲於
天壤之間豈不由重諾好賢謙以得也而晩節改操棲
情翰林天才超然度越作者屈佐䢵國時惟清哉稜威
雄雄下熠羣物白竊慕髙義已經十年雲山間之造謁
[025-15b]
無路今也運㑹得趨末塵承顔接辭八九度矣常欲一
雪心跡﨑嶇未便何圖謗詈忽生衆口攢毁將欲投杼
下客震於嚴威然自明無辜何憂悔吝孔子曰畏天命
畏大人畏聖人之言過此三者鬼神不害若使事得其
實罪當其身則將浴蘭沐芳自屏於烹鮮之地惟君侯
死生不然投山竄海轉死溝壑豈能明目張膽託書自
陳耶昔王東海問犯夜者曰何所從來答曰從師受學
不覺日晩王曰吾豈可鞭撻寗越以立威名想君侯通
[025-16a]
人必不爾也願君侯惠以大遇洞開心顔終乎前恩再
辱英眄白必能使精誠動天長虹貫日直度易水不以
為寒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許門下逐之長途白即
膝行於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觀國風永辭君侯黄
鵠舉矣何王公大人之門不可以彈長劍乎
 
 
 
[025-16b]
 
 
 
 
 
 
 
 李太白文集巻二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