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陳拾遺集 > 陳伯玉文集 11





[011-1a]
附録
  唐書列傳          宋祁撰
陳子昻字伯玉梓州射洪人其先居新城六世祖太樂
當齊時兄弟競豪傑梁武帝命為郡司馬父元敬世高
貲嵗饑出粟萬石賑鄉里舉明經調文林郎子昻十八
未知書以富家子尚氣俠弋博自如它日入鄉校感悔
即痛修飭文明初舉進士時高宗崩將遷梓宫長安於
時闗中無嵗子昻盛言東都勝塏可營山陵上書曰臣
[011-1b]
聞秦據咸陽漢都長安山河為固而天下服者以北假
胡宛之利南資巴蜀之饒轉闗東之粟而收山西之寳
長羈利䇿横制宇宙今則不然燕代逼匈奴巴隴嬰吐
蕃西老千里贏糧北丁十五乘塞嵗月奔命秦之首尾
不完所餘獨三輔間耳頃遭荒饉百姓薦饑薄河而右
惟有赤地循隴以北不逢青草父兄轉徙妻子流離頼
天悔禍去年薄稔羸耗之餘幾不沈命然流亡未還白
骨縱横阡陌無主至於蓄積尤可哀傷陛下以先帝遺
[011-2a]
意方大駕長驅按節西京千乘萬騎何從仰給山陵穿
復必資徒役率癯弊之衆興數萬之軍調發近畿督扶
稚老鏟山輦石驅以就功春作無時何望有秋彫甿遺
噍再罹艱苦有不堪其困則逸為盗賊揭挺叫嘑可不
深圖哉且天子以四海為家舜葬蒼梧禹葬㑹稽豈愛
夷裔而鄙中國耶示無外也周平王漢光武都洛而山
陵寢廟並在西土者實以時有不可故遺小存大去禍
取福也今景山崇秀北對嵩邙右眄汝海祝融太昊之
[011-2b]
故墟在焉園陵之美復何以加且太原廥鉅萬之倉洛
口儲天下之粟乃欲捨而不顧儻䑕竊狗盗西入陜郊
東犯虎牢取敖倉一杯粟陛下何與遏之武后奇其才
召見金華殿子昻貌柔野少威儀而占對慷慨擢麟臺
正字埀拱初詔問羣臣調元氣當以何道子昻因是勸
后興明堂太學即上言臣聞之於師曰元氣天地之始
萬物之祖王政之大端也天地莫大於隂陽萬物莫靈
於人王政莫先於安人故人安則隂陽和隂陽和則天
[011-3a]
地平天地平則元氣正先王以人之通於天也於是養
成羣生順天徳使人樂其業甘其食美其服然後天瑞
降地符升風雨時草木茂遂故顓頊唐虞不敢荒寜其
書曰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變時雍廼命羲和欽
若昊天厯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和之得也夏商之衰
桀紂昏暴隂陽乖行天地震怒山川神鬼發妖見災疾
疫大興終以滅亡和之失也迨周文武創業誠信忠厚
加于百姓故成康刑措四十餘年天人方和而幽厲亂
[011-3b]
常苛慝暴虐詬黷天地川冢沸崩人用咨怨其詩曰昊
天不恵降此大戾不先不後為虐為瘵顧不哀哉近隋
煬帝恃四海之富鑿渠决河自伊洛屬之揚州疲生人
之力洩天地之藏中國之難起故身死人手宗廟為墟
逆元氣之理也臣觀禍亂之動天人之際先師之説昭
然著明不可欺也陛下合天地之徳日月之明𦕈然逺
思欲求太和此伏羲氏所以為三皇首也昔者天皇大
帝攬元符東封太山然未建明堂享上帝使萬世鴻業
[011-4a]
闕而不昭殆留此盛徳以發揮陛下哉臣謂和元氣睦
人倫捨此則無以為也昔黄帝合宫有虞總章堯衢室
夏世室皆所以調元氣治隂陽也臣聞明堂有天地之
制隂陽之統二十四氣八風十二月四時五行二十八
宿莫不率備王者政失則災政順則祥臣願陛下為唐
恢萬世之業相國南郊建明堂與天下更始按周禮月
令而成之廼月孟春乘鸞輅駕蒼龍朝三公九卿大夫
于青陽左个負斧扆憑玉几聴天下之政躬籍田親蠶
[011-4b]
以勸農桑養三更五老以教孝悌明訟恤獄以息淫刑
修文徳以止干戈察孝廉以除貪吏後宫非妃嬪御女
者出之珠玉錦繡雕琢伎巧無益者棄之巫鬼淫祀熒
惑於人者禁之臣謂不數朞且見太平云又言陛下方
興大化而太學久廢堂皇埃蕪詩書不聞明詔尚未及
之愚臣所以私恨也太學者政教之地也君臣上下之
取則也俎豆揖讓之所興也天子于此得賢臣焉今委
而不論雖欲睦人倫興治綱失之本而求之末不可得
[011-5a]
也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奈何
為天下而輕禮樂哉願引胄子使歸太學國家之大務
不可廢巳后召見賜筆札中書省令條上利害子昻對
三事其一言九道出大使巡按天下申黜陟求民瘼臣
謂計有未盡也且九道發使必欲使百姓知天子夙夜
憂勤之也羣臣知考績而任之也姦暴不逞知將除之
也則莫如擇仁可以恤孤明可以振滯剛不避彊禦智
足以照姦者然後以為使故輶軒未動而天下翹然待
[011-5b]
之矣今使且未出道路之人皆巳指笑欲望進賢下不
肖豈可得邪宰相奉詔書有遣使之名無任使之實使
愈出天下愈弊徒令百姓治道路送徃迎來不見其益
也臣願陛下更選有威重風槩為衆推者因御前殿以
使者之禮禮之諄諄戒敕所以出使之意乃授以節自
京師及州縣登㧞才良求民瘼宣布上意令若家見而
户曉昔堯舜不下席而化天下蓋黜陟幽明能折𠂻者
陛下知難得人則不如少出使彼煩數而無益於化是
[011-6a]
烹小鮮而數撓之矣其二言刺史縣令政教之首陛下
布徳澤下詔書必待刺史縣令謹宣而奉行之不得其
人則委棄有司掛牆屋耳百姓安得知之一州得才刺
史十萬户頼其福得不才刺史十萬户受其困國家興
衰在此軄也今吏部調縣令如補一尉但計資考不求
賢良有如不次用之則天下囂然相謗矣狃于常而不
變也故庸人皆任縣令教化之陵遲顧不甚哉其三言
天下有危機禍福因之而生機靜則有福動則有禍百
[011-6b]
姓安則樂生不安則輕生者是也今軍旅之弊夫妻不
得安父子不相養五六年矣自劔南盡河隴山東由青
徐曹汴河北舉滄瀛趙鄚或困水旱或頓兵疫死亡流
離略盡尚頼陛下憫其失軄凡兵戍調發一切罷之使
人得妻子相見父兄相保可謂能靜其機也然臣恐將
相有貪夷狄利以廣地彊武説陛下者欲動其機機動
則禍搆宜修文徳去刑罰勸農桑以息疲民蠻夷知中
國有聖王必累譯至矣于時吐蕃九姓叛詔田揚名發
[011-7a]
金山道十姓兵討之十姓君長以三萬騎戰有功遂請
入朝后責其嘗不奉命擅破回紇不聽子昻上疏曰國
家能制十姓者繇九姓彊大臣服中國故勢㣲弱委命
下吏今九姓叛亡北蕃喪亂君長無主回紇殘破磧北
諸姓已非國有欲犄角亡叛唯金山諸蕃共為形勢有
司乃以揚名擅破回紇歸十姓之罪拒而遣還不使入
朝恐非羈戎之長䇿也夫戎有鳥獸心親之則順疑之
則亂今阻其善意則十姓内無國家親信之恩外有回
[011-7b]
紇報讐之患懐不自安鳥駭狼顧則河西諸蕃自此拒
命矣且夷狄相攻中國之福今回紇巳破既無可言十
姓非罪又不當絶罪止揚名足以慰其酋領矣近詔同
城權置安北府其地當磧南口制匈奴之衝常為劇鎮
臣頃聞磧北突厥之歸者已千餘帳來者未止甘州降
户四千帳亦置同城今磧北喪亂荒饉之餘無所存仰
陛下開府招納誠覆全戎狄之仁也然同城本無儲峙
而降附蕃落不免寒饑更相劫掠今安北有官牛羊六
[011-8a]
千粟麥萬斛城孤兵少降者日衆不加救卹盜刼日多
夫人情以求生為急今有粟麥牛羊為之餌而不救其
死安得不為盜乎盜興則安北不全甘涼以徃蹻以待
陷後為邊患禍未可量是則誘使亂誨之盜也且夷狄
代有雄傑與中國抗有如勃起招合遺散衆將繁興此
國家大機不可失也又謂河西諸州軍興以來公私儲
蓄尤可嗟痛涼州嵗食六萬斛屯田所收不能償墾陛
下欲制河西定亂戎此州空虛未可動也甘州所積四
[011-8b]
十萬斛觀其山川誠河西喉咽地北當九姓南逼吐蕃
姦回不測伺我邊罅故甘州地廣粟多左右受敵門户
止三千勝兵者少屯田廣夷倉庾豐衍𤓰肅以西皆仰
其餫一旬不徃士巳枵饑是河西之命係于甘州矣且
其四十餘屯水泉良沃不待天時嵗取二十萬斛但人
力寡乏未盡墾發異時吐蕃不敢來侵者繇甘涼士馬
彊盛以抗其入今甘州積粟萬計兵少不足以制賊若
吐蕃敢大入燔蓄穀蹂諸屯則河西諸州我何以守宜
[011-9a]
益屯兵外得以防盜内得以營農取數年之收可飽七
百萬則天兵所臨何求不得哉其後吐蕃果入冦終后
世為邊患最甚后方謀開蜀山由雅州道翦生羌因以
襲吐蕃子昻上書以七驗諫止之曰臣聞亂生必由於
怨雅州羌未嘗一日為盜今無罪蒙戮怨必甚怨甚則
蜂駭且亡而邊邑連兵守備不解蜀之禍搆矣東漢喪
敗亂始諸羌一驗也吐蕃黠獪抗天誅者二十餘年前
日薛仁貴郭待封以十萬衆敗大井川一甲不返李敬
[011-9b]
𤣥劉審禮舉十八萬衆困青海身執賊廷關隴為空今
廼欲建李處一為上將驅疲兵襲不可幸之吐蕃舉為
賊笑二驗也夫事有求利而得害者昔蜀與中國不通
秦以金牛美女啖蜀侯侯使五丁力士棧褒斜鑿通谷
迎秦之饋秦隨以兵而地入中州三驗也吐蕃愛蜀富
思盜之矣徒以障隧隘絶頓餓喙不得噬今撤山羌開
阪險使賊得收奔亡以攻邊是除道待賊舉蜀以遺之
四驗也蜀為西南一都㑹國之寳府又人富粟多浮江
[011-10a]
而下可濟中國今圖僥倖之利以事西羌得羌地不足
耕得羌財不足富是過殺無辜之衆以傷陛下之仁五
驗也蜀所恃有險也蜀所安無役也今開蜀險役蜀人
險開則便冦人役則傷財臣恐未及見羌而姦盜在其
中矣異時益州長史李崇真託言吐蕃冦松州天子為
盛軍師趣轉餉以備之不三年巴蜀大困不見一賊而
崇真姦贓已鉅萬今得非有姦臣圖利復以生羌為資
六驗也蜀士尫孱不知兵一敵持矛百人不敢當若西
[011-10b]
戎不即破滅臣見蜀之邊陲且不守而為羌夷所暴七
驗也國家近廢安北拔單于棄龜茲䟽勒天下以為務
仁不務廣務養不務殺行太古三皇事今徇貪夫之議
誅無罪之羌遺全蜀患此臣所未喻方山東饑闗隴敝
生人流亡誠陛下寜靜思和天人之時安可動甲兵興
大役以自生亂又西軍失守北屯不利邊人駭情今復
舉輿師投不測小人徒知議夷狄之利非帝王至徳也
善為天下者計大而不計小務徳而不務刑據安念危
[011-11a]
值利思害願陛下審計之后復召見使論為政之要適
時不便者毋援上古角空言子昻乃奏八科一措刑二
官人三知賢四去疑五招諫六勸賞七息兵八安宗子
其大𣙜謂今百度巳備但刑急網密非為政之要凡大
人初制天下必有凶亂叛逆之人為我驅除以明天誅
凶叛已滅則順人情赦過宥罪蓋刑以禁亂亂靜而刑
息不為承平設也太平之人樂徳而惡刑刑之所加人
必慘怛故聖人貴措刑也比大赦澡蕩羣罪天下䝉慶
[011-11b]
咸得自新近日詔獄稍滋鈎捕支黨株蔓推窮蓋獄吏
不識天意以抵慘刻誠宜廣愷悌之道敕法慎罰省白
誣寃此太平安人之務也官人惟賢政所以治也然君
子小人各尚其類若陛下好賢而不任任而不能信信
而不能終終而不賞雖有賢人終不肯至又不肯勸反
是則天下之賢集矣議者乃云賢不可知人不易識臣
以為固易知固易識夫尚徳行者無凶險務公正者無
邪朋廉者憎貪信者疾偽智不為愚者謀勇不為怯者
[011-12a]
死猶鸞隼不接翼薰蕕不共器其理自然何者以徳並
凶勢不相入以正攻佞勢不相利以廉勸貪勢不相售
以信質偽勢不相和智者尚謀愚者所不聴勇者殉死
怯者所不從此趣向之反也賢人未嘗不思効用顧無
其類則難進是以湮汩于時誠能信任俊良知左右有
灼然賢行者賜之尊爵厚禄使以類相舉則天下之理
得矣陛下知得賢須任今未能者蓋以常信任者不效
如裴炎劉禕之周思茂騫味道固蒙用矣皆孤恩前死
[011-12b]
以是陛下疑於信賢臣固不然昔人有以噎得病乃欲
絶食不知食絶而身殞賢人於國猶食在人人不可以
一噎而止餐國不可以謬一賢而逺正士此神鑒所知
也聖人大徳在能納諫太宗徳參三王而能容魏徴之
直今誠有敢諫骨鯁之臣陛下廣延順納以新盛徳則
萬世有述臣聞勞臣不賞不可勸功死士不賞不可勸
勇今或勤勞死難名爵不及偷榮尸禄寵秩妄加非所
以表庸勵行者也願表顯殉節勵勉百僚古之賞一人
[011-13a]
千萬人悦者蓋云當也今事之最大者患兵甲嵗興賦
役不省興師十萬則百萬之家不得安業自有事北狄
于今十年不聞中國之勝以庸將御冗兵徭役日廣兵
甲日敝願審量損益計利害勢有不可毋虚出兵則人
安矣虺賊干紀自取屠滅罪止魁逆無復縁坐宗室子
弟皆得更生然臣願陛下重曉慰之使明知天子慈仁
下得自安臣聞人情不能自明則疑疑則懼懼則罪生
惟賜愷悌之徳使居無過之地俄遷右衛胄曹參軍后
[011-13b]
既稱皇帝改號周子昻上周受命頌以媚悦后雖數召
見問政事論亦詳切故奏聞輙罷以母喪去官服終擢
右拾遺子昻多病居軄不樂㑹武攸宜討契丹高置幕
府表子昻參謀次漁陽前軍敗舉軍震恐攸宜輕易無
將略子昻諫曰陛下發天下兵以屬大王安危成敗在
此舉安可忽哉今大王法制不立如小兒戯願審智愚
量勇怯度衆寡以長攻短此刷耻之道也夫按軍尚威
嚴擇親信以虞不測大王提重兵精甲頓之境上朱亥
[011-14a]
竊發之變良可懼也王能聴愚計分麾下萬人為前驅
契丹小醜指日可擒攸宜以其儒者謝不納居數日復
進計攸宜怒徙署軍曹子昻知不合不復言聖厯初以
父老表解官歸侍詔以官供養㑹父喪廬塜次每哀慟
聞者流涕縣令段簡貪暴聞其富欲害子昻家人納錢
二十萬緡簡薄其賂捕送獄中子昻之見捕自筮卦成
驚曰天命不祐吾殆死乎果死獄中年四十三子昻資
躁然輕財好施篤朋友與陸餘慶王無競房融崔泰
[011-14b]
之盧藏用趙元最厚唐興文章承徐庾餘風天下祖尚
子昻始變雅正初為感遇詩三十八章王適曰是必為
海内文宗乃請交子昻所論著當世以為法大厯中東
川節度使李叔明為立旌徳碑於梓州而學堂至今猶
存子光復與趙元子少微相善俱以文稱光終商州刺
史子易甫簡甫皆位御史
贊曰子昻説武后興明堂太學其言甚高殊可怪笑后
竊威柄誅大臣宗室脅逼長君而奪之權子昻乃以王
[011-15a]
者之術勉之卒為婦人訕侮不用可謂薦圭璧於房闥
以脂澤汙漫之也瞽者不見泰山聾者不聞震霆子昻
之于言其聾瞽歟
  陳氏别傳
陳子昻字伯玉梓州射洪縣人也本居潁川四世祖方
慶得墨翟祕書隠於武東山子孫家焉世為豪族父元
敬瑰偉倜儻年二十以豪俠聞屬鄉人阻饑一朝散萬
鍾之粟而不求報於是逺近歸之若龜魚之赴淵也以
[011-15b]
明經擢第受文林郎因究覽墳籍居家園以求其志餌
地骨鍊雲膏四十餘年嗣子子昻奇傑過人姿狀嶽立
始以豪子馳俠使氣至年十七八未知書嘗從愽徒入
鄉學慨然立志因謝絶門客專精墳典數年之間經史
百家罔不該覽尤善屬文雅有相如子雲之風骨初為
詩幽人王適見而驚曰此子必為文宗矣年二十一始
東入咸京遊太學歴抵羣公都邑靡然屬目矣由是為
逺近所稱籍甚以進士對䇿高第屬唐高宗太帝崩于
[011-16a]
洛陽宫靈駕將西歸子昻乃獻書闕下時皇上以太后
居攝覽其書而壯之召見問狀子昻貌寢寡援然言王
霸大畧君臣之際甚慷慨焉上壯其言而未深知也乃
勑曰梓州人陳子昻地籍英靈文稱偉曄拜麟臺正字
時洛中傳寫其書市肆閭巷吟諷相屬乃至轉相貨鬻
飛馳逺邇秩滿隨常牒補右衛曹上數召問政事言多
切直書奏輙罷之以繼母憂解官服闋拜右拾遺子昻
晩愛黄老言尤躭味易象徃徃精詣在職黙然不樂私
[011-16b]
有掛冠之意屬契丹以營州叛建安郡王攸宜親總戎
律臺閣英妙皆置在軍麾時勑子昻㕘謀帷幕軍次漁
陽前軍王孝傑等相次陷没三軍震慴子昻進諫曰主
上應天順人百蠻向化契丹小醜敢謀亂常天意將空
東北之隅以資中國也大王以元老懿親威略邁世受
律廟堂弔人問罪具精甲百萬以臨薊門運海陵之倉
馳隴山之馬積南方之甲發西山之雄傾天下以事一
隅此由舉太山而壓卵建瓴破竹之勢也然而張𤣥遇
[011-17a]
王孝傑等不謹師律授首虜庭由此長冦威而殆戰士
夫冦威長則難以争鋒戰士殆則無以制變今敗軍之
後天下側耳草野傾聽國政今大王冲謙退讓法制不
申每事同前何以統衆前如兒戯後如兒戯豈徒為賊
所輕亦生天下奸雄之心聖人威制六合故用聲爾非
能家至户到然後可服況兵貴先聲今發半天下兵以
屬王安危成敗在百日之内何可輕以為尋常大王若
聽愚計即可行若不聽必無功矣須期成功報國可欲
[011-17b]
送身誤國耶伏乞審聴請盡至忠之言凡事須先比量
智愚衆寡勇怯强弱部校將帥之勢然後可合戰求利
以長攻短今皆同前不量力又不簡練暗驅烏合敗後
怯兵欲討賊何由取勝僕一愚夫猶言不可況奸賊勝
氣十倍未可當也且統衆禦奸須有法制親信若單獨
一身則朱亥金鎚有竊發之勢不可不畏人有負琬琰
之寶行於途必被刼賊何者為寶重人愛之今大王位
衆人上總半天下兵豈直琬琰而已天下利器不可一
[011-18a]
失失即後有聖智之力難為功也故願大王於此决䇿
非小讓兒戯可了若此不用忠言則至時機已失機與
時一失不可再得願大王熟察大王誠能聴愚計乞分
麾下萬人以為前驅則王之功可立也建安方求鬬士
以子昻素是書生謝而不納子昻體弱多疾感激忠義
常欲奮身以荅國士自以官在近侍又㕘預軍謀不可
見危而惜身茍容他日又進諫言甚切至建安謝絶之
乃署以軍曹子昻知不合因緘黙下列但兼掌書記而
[011-18b]
巳因登薊北樓感昔樂生燕昭之事賦詩數首乃泫然
流涕歌曰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
愴然而涕下時人莫之知也及軍罷以父老表乞罷職
歸侍天子優之聴帶官取給而歸遂於射洪西山構茅
宇數十間種樹採藥以為養恨國史蕪雜乃自漢孝武
之後以迄於唐為後史記綱紀粗立筆削未終丁文林
府君憂其書中廢子昻性至孝哀號柴毁氣息不逮屬
本縣令段簡貪暴殘忍聞其家有財乃附㑹文法將欲
[011-19a]
害之子昻慌懼使家人納錢二十萬而簡意未已數輿
曵就吏子昻素羸疾又哀毁杖不能起外廹苛政自度
氣力恐不全因命蓍自筮卦成仰而號曰天命不祐吾
其死矣於是遂絶年四十三子昻有天下大名而不以
矜人剛果强毅而未嘗忤物好施輕財而不求報性不
飲酒至於契情㑹理兀然而醉工為文而不好作其立
言措意在王霸大略而巳時人不知之也尤重交友之
分意氣一合雖白刃不可奪也友人趙貞固鳳閣舍人
[011-19b]
陸餘慶殿中侍御史王無競亳州長史房融右史崔泰
之處士太原郭襲徴道人史懐一皆篤嵗寒之交與藏
用遊㝡久飽于其論故其事可得而述也其文章散落
多得之於人口今所存者十巻嘗著江上文人論將磅
礴機化而與造物者遊遭家難亡之荆州倉曹槐里馬
擇曰擇昔從父友王適獲陳君欣然忘我㓜齡矣榆闗
之役君籌其謀戎安累年不接晤語聖厯初君歸寜舊
山有掛冠之志予懷役南遊遘兹歡甚幽林清泉醉歌
[011-20a]
絃詠周覽所計倐徧岷峨予旋未幾陳君將化悲夫言
絶道𡨕杳然若喪之幾延陵心許而彼已亡天喪斯文
我恨何及君故人范陽盧藏用集其遺文為序傳識者
稱其實録嗚呼陳君為不亡矣遂為贊曰
岷山導江回薄萬里浩瀚鴻溶東注滄海靈光氛氲上
薄紫雲其瑰寶所育則生異人於戯才可兼濟屈而不
伸行通神明困於庸塵子曰道之將喪也命矣夫
  大唐劍南東州節度觀察處置等使户部尚書兼
[011-20b]
   梓州刺史兼御史大夫鮮于公為故右拾遺陳公
   建旌徳之碑
       前監察御史趙儋撰
公諱子昻字伯玉梓州射洪縣人也其先居於潁川五
世祖方慶好道得墨子五行秘書白虎七變隠於郡武
東山子孫因家焉生高祖湯湯為郡主簿湯生曽祖通
通早卒生祖辯為郡豪傑辯生元敬瑰偉倜儻弱冠以
豪俠聞屬鄉人阻饑一朝散粟萬斛以賑貧者而不求
[011-21a]
報年二十二鄉貢明經擢第拜文林郎屬青龍末天后
居攝遂山棲餌术殆十八年𤣥圖大象無不逹嘗擬張
平子風鑒比郭林宗公即文林元子也英傑過人彊學
冠世詩可以諷筆可以削人罕雙全我能兼有年二十
四文明元年進士射䇿高第其年高宗崩于洛陽宫靈
駕將西歸于乾陵公乃獻書闕下天后覽其書而壯之
召見金華殿因言王霸大畧君臣明道拜麟臺正字由
是海内詞人靡然向風乃謂司馬相如揚子雲復起於
[011-21b]
岷峨之間矣秩滿補右衛曹每上疏言政事詞㫖切直
因而觧罷稍遷右拾遺屬契丹以營州叛建安郡王武
攸宜親總戎律特詔左補闕屬之迨及公㕘謀幃幕軍
次漁陽前軍王孝傑等相次陷没三軍震慴公乃進諫
感激忠義料敵决䇿請分麾下萬人以為前驅奮不顧
身上報於建安建安愎諫禮謝絶之但署以軍曹掌記
而已公知不合因登薊北樓感昔樂生燕昭之事賦詩
而流涕及軍罷以父年老表乞歸侍至數月文林卒公
[011-22a]
至性純孝遂廬墓側杖而後起柴毁滅性天下之人莫
不傷歎年四十有三葬於射洪獨坐山有詩若干入正
聲集十巻著於代友人黄門侍郎范陽盧藏用為之序
以為文章道喪五百年得陳君焉由是大中之詞紙貴
天下矣有子二人並進士及第長曰光官至膳部郎中
商州刺史仲曰斐歴河東藍田長安三尉卒官光有二
子其長曰易甫監察御史次曰簡甫殿中侍御史斐生
三子長曰靈甫次曰兢甫衆甫皆守緒業有名於代劍
[011-22b]
南東川節度使兼御史大夫梓州刺史鮮于公自受分
閫之政也初年謀始立法二年人富知教三年魯變於
道乃謂幕賓曰陳文林散粟萬斛以賑鄉人得非司城
子罕貸而不書乎拾遺之文四海之内家藏一本得非
臧文仲立言殁而不朽乎於戲陳君道可以濟天下而命
不通於天下才可以致堯舜而運不合於堯舜悲夫昔
孔文舉為鄭𤣥署通徳門蔡伯喈為陳實立太丘頌異代
思賢之意也況陳君顔閔之行管樂之材而守牧之臣
[011-23a]
久闕旌表何哉爰命不學第叙豐碑表厥後來是則是
效其頌曰
有媯之後封於陳國根深苖長世載明徳文林大器質
匪雕刻學術鈎深風鑒詣極代公耿光喬𤣥藻識施不
求報退身自黙岷峨降靈拾遺挺生氣總三象秀發五
行才同入室學匪獵精明明天后羣龍効庭矯矯長離
軒飛梁益封章屢抗矢陳刑辟匪君伊順惟鱗是逆九
徳未行三命惟錫帝命建安逺征不服咨公幕畫騁此
[011-23b]
驥足惟王玩兵愎諫違卜忠言不納前軍欲覆遂登薊
樓兾寫我憂大運茫茫天地悠悠沙麓氣衝大隂光流
義士食薇人誰造周嗟乎道不可合運不可諧遂放言
於感遇亦阮公之詠懐巳而已而陳公之微意在斯表
辭右省來歸温凊如何風樹不寜不令廬墓之側柴毁
滅性管輅之才管輅之命惟國不幸非君之病我鮮于
公中肅恭懿光明不融為君頌徳穆如清風日月運安
江漢流東不閉其文永昭文雄大厯六年嵗次辛亥十
[011-24a]
月癸丑朔日建
應天廣運聖文神武明道至徳仁孝皇帝陛下闢統之
九載威加政和風淳俗厚冬十月詔天下牧守修前代
聖帝功臣賢士陵墓之毁圯者斯以崇至仁而修闕典
也化為異物者尚藻飾之縻之好爵者則亭毒之恩可
見矣延謂權典是州亦奉斯命由是不俟駕而按其部
至獨坐山前過有唐故右拾遺陳公之墳嘻文集之巾
嘗飽其詞學志氣矣下馬一奠能不悽然因賦惡詩一
[011-24b]
章以弔之畧曰魂逐東流水晝夜獨坐山時/同官皆郵寄工文者甚有繼和封樹茂不
勞増築而加植也故節度使鮮于公所立旌徳之碑苔
蘚侵剥文字磨滅因徴舊本命良工重勒于石豈祗顯
此公之懿行且欲副吾君褒賢之意云爾開寳戊辰嵗
十二月十五日推誠保節翊戴功臣靜江軍節度觀察
留後光禄大夫檢校太傅知梓州軍州事兼御史大夫
上柱國太原郡開國侯食邑一千三百戸郭延謂
  祭陳公文
[011-25a]
      黄門侍郎盧藏用撰
子之生也珠圓流兮玉方潔子之没也太山頽兮梁木
折士林闃寂兮人物疎門館蕭條兮賔侣絶嘆佳城之
不返辭玉階而長别嗚呼置酒祭子子不顧沉聲哭子
子不迴唯天道而無託但撫心而已摧尚饗
 
 
 
[011-25b]
 
 
 
 
 
 
 
 陳拾遺集附録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