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陳拾遺集 > 陳伯玉文集 9





[009-1a]
欽定四庫全書
 陳拾遺集巻九
            唐 陳子昻 撰
 書
  諫靈駕入京書
梓州射洪縣草莾臣陳子昻謹頓首冐死獻書闕下臣
聞明王不惡切直之言以納忠烈士不憚死亡之誅以
極諫故有非常之䇿者必待非常之時有非常之時者
[009-1b]
必待非常之主然後危言正色抗議直辭赴湯鑊而不
廻至誅夷而無悔豈徒欲詭世誇俗厭生樂死者哉實
以為殺身之害小存國之利大故審計定議而甘心焉況乎得非常之時遇非常之主言必獲用死亦何驚千
載之迹將不朽於今日矣伏惟大行皇帝之遺天下棄
群臣萬國震驚百姓屠裂陛下以循齊之聖承宗廟之
重天下之望喁喁如也莫不兾蒙聖化獲保餘年太平
之主將復在於今日矣況皇太后又以文母之賢協軒
[009-2a]
宫之耀軍國大事遺詔决之唐虞之際於斯盛矣臣伏
見詔書梓宫將遷坐京師鑾輿亦欲陪幸計非上䇿智
者失圖廟堂未聞骨鯁之謀朝廷多有順從之議愚臣
竊惑以為過矣伏自思之生靈日沐皇風摩頂至踵莫
非亭育不能厯丹鳳抵濯龍北靣玉階東望金屋抗音
而正諫者聖王之罪人也所以不顧萬死乞獻一言願䝉聴覽甘就鼎鑊伏惟陛下察之臣聞秦據咸陽之時
漢都長安之日山河為固天下服矣然猶北假大宛之
[009-2b]
利南資巴蜀之饒自渭入河轉闗東之粟踰沙絶漠致
山西之寳然後削平天下彈壓諸侯長轡本傳/作羈利䇿横
制宇宙今則不然燕代廹匃奴之侵巴隴嬰吐蕃之患
西蜀疲老千里運糧北國丁男十五乗塞歲月奔命其
弊不堪秦之首尾今不完矣即所餘者獨三輔之間爾
頃遭荒饉人被薦饑自河而西無非赤地循隴以北罕
逢青草莫不父兄轉徙妻子流離委家喪業膏原潤莽
此朝廷之所備知也頼以宗廟神靈皇天悔禍去嵗薄
[009-3a]
稔前秋稍登使羸餓之餘得保性命天下幸甚可謂厚矣然則流人未返田野尚蕪白骨縱横阡陌無主至於
蓄積猶可哀傷陛下不料其難貴從先意遂欲長駈大
駕按節秦京千乘萬騎何方取給況山陵初制穿復未
央土木工匠必資徒役今欲率疲弊之衆興數萬之兵
徴發近畿鞭朴羸老鑿山採石驅以就功但恐春作無
時秋成絶望凋瘵遺噍再罹饑苦倘不堪其弊有一逋
逃子來之頌其將何詞以述此亦宗廟之大機不可不
[009-3b]
深圖也況國無兼嵗之儲家鮮過時之蓄一旬不雨猶
可深憂忽加水旱人何以濟陛下不深察始終獨違羣
議臣恐三輔之弊不止如前日矣且天子以四海為家
聖人包六合為宇厯觀邃古以至於今何嘗不以三王為仁五帝為聖故雖周公制作夫子著明莫不祖述堯
舜憲章文武為百王之鴻烈作千載之雄圖然而舜死
陟方葬蒼梧而不返禹㑹羣后殁稽山而永終豈其愛
蠻夷之鄉而鄙中國哉實將欲示聖人之無外也故能
[009-4a]
使墳籍以為美談帝王以為高範況我巍巍大聖轢帝
登皇日月所照莫不率俾何獨秦豐之地可置山陵河
洛之都不堪園寢陛下豈不察之愚臣竊為陛下惜也
且景山崇麗秀冠羣峯北對嵩邙西望汝海居祝融之
故地連太昊之遺墟帝王圖跡縱横左右園陵之美復
何加焉陛下曽未察之謂其不可愚臣鄙見良足尚矣
瀍澗之中天地交㑹北有太行之險南有宛葉之饒東壓江淮食湖海之利西馳崤澠據闗河之寳以聰明之
[009-4b]
主養淳粹之人天下和平恭巳正南靣而已陛下不思
瀍洛之壯觀闗隴之荒蕪遂欲棄於太山之安履焦原
之險忘神器之大寳循曽閔之小節臣愚昧以為甚也
陛下何不覽諫臣之䇿採行路之謡諮謀太后平章宰
輔使蒼生之望知有所安天下豈不幸甚昔者平王遷
周光武都洛山陵寢廟不在東京宗社墳塋並居西土
然而春秋美為始王漢書載為代祖豈其不願孝哉何
聖賢褒貶於斯濫矣實以時有不可事有必然蓋欲遺
[009-5a]
小存大去禍歸福聖人所以為貴也夫小不忍而亂大
謀仲尼之至誡願陛下察之若以臣愚不用朝議遂行臣恐關隴之憂未時休也臣又聞太原蓄鉅萬之倉洛
口積天下之粟國家之寳斯為大矣今欲捨而不顧背
以長驅使有識驚嗟天下失望倘䑕竊狗盗萬一不圖
西入陜州之郊東犯武牢之鎮盗敖倉一杯之粟陛下
何以遏之此天下之至機不可不深惟也雖則盗未旋
踵誅刑已及滅其九族焚其妻子泣辜雖恨將何及焉
[009-5b]
故曰先謀後事者逸先事後圖者失然而國之利器不
可以示人斯言不徒設也願陛下念之臣西蜀野人本
在林藪幸屬交泰得遊王國故知不在其位者不謀其
政亦欲退身岩谷滅迹朝廷竊感婁敬委輅不非其議
圖漢䇿於萬全取鴻名於千古臣何獨怯而不及之哉所以敢觸龍鱗死而無恨庶萬有一中或埀察焉臣子
昻誠惶誠恐頓首
  諫雅州討生羌書
[009-6a]
將仕郎守麟臺正字臣陳子昻昧死上言竊聞道路云
國家欲開蜀山自雅州道入討生羌因以襲撃吐蕃執
事者不審圖其利害遂發涼鳳巴延兵以徇之臣愚以
為西蜀之禍自此結矣臣聞亂生必由怨起雅州邊羌
自國初已來未嘗一日為盗今一旦無罪受戮其怨必
甚怨甚懼誅必蜂駭西山西山盜起則蜀之邊邑不得
不連兵備守兵乆不解則蜀之禍搆矣昔後漢末西京
喪敗盖由此諸羌此一事也且臣聞吐蕃桀黠之冦君
[009-6b]
長相信而多奸謀自敢抗天誅邇來向二十餘載大戰
則大勝小戰則小勝未嘗敗一隊亡一矢國家徃以薛
仁貴郭待封為虓武之將屠十萬衆於大井之川一甲
不歸又以李敬𤣥劉審禮為廊廟之宰辱十八萬衆於
青海之澤身為囚執是時精甲勇士勢如雲雷然竟不
不擒一戎馘一醜至今而闗隴為空今乃欲以李處一
為將驅顦顇之兵將襲吐蕃臣竊憂之而為此虜所笑
此二事也且夫事有求利而得害者則蜀昔時不通中
[009-7a]
國秦恵王欲帝天下而并諸侯以為不兼賨不敢取蜀
勢未可舉乃用張儀計飾美女譎金牛因間以啖蜀侯
蜀侯果貪其利使五丁力士鑿山通谷棧褒斜置道於秦自是險阻不闗山谷不閉張儀躡踵乘便縱兵大破
之蜀侯誅賨邑滅至今蜀為中州是貪利而亡此三事
也且臣聞吐蕃戎羯愛蜀之珍富欲盜之久有日矣然
其勢不能舉者徒以山川阻絶障隘不通此其所以頓
餓狼之喙而不得竊食也今國家乃撤邊羌開隘道使
[009-7b]
其收奔亡之種為嚮導以攻邊是乃借冦兵而為賊除
道舉全蜀以遺之此四事也臣竊觀蜀為西南一都㑹
國家之寳庫天下珍貨聚出其中又人富粟多順江而
下可以兼濟中國今執事者乃圖僥倖之利悉以委事
西羌得西羌地不足以稼穡財不足以富國徒殺無辜
之衆以傷陛下之仁糜費隨之無益聖徳又况僥倖之利未可圖哉此五事也夫蜀之所寳恃險也人之所安
無役也今國家乃開其險役其人險開則便冦人役則
[009-8a]
傷財臣恐未及見羌戎而已有奸盜在其中矣徃年益
州長史李崇真將圖此奸利傳檄稱吐蕃欲冦松州遂
使國家盛軍以待之轉餉以備之未二三年巴蜀二十
餘州騷然大弊竟不見吐蕃之面而崇真贓錢以計鉅
萬矣蜀人殘破幾不堪命此乃近事猶在人口陛下所
親知臣愚意者得非有奸臣欲圖此利復以生羌為計者
哉此六事也且蜀人尫孱不習兵戰一敵持矛百人不
敢當又山川阻曠去中夏精兵處逺今國家若撃西羌
[009-8b]
掩吐蕃遂能破滅其國囚執其人使其君長係首北闕計亦可矣若不到如此臣方見蜀之邊陲不守而為羌
夷所横暴昔辛有見被髪而祭伊川者以為不出百年
此其為戎乎臣恐不及百年而蜀為戎此七事也且國
家近者廢安北拔單于棄龜兹放䟽勒天下翕然謂之
盛徳所以者何蓋以陛下務在仁不在廣務在養不在
殺將以此息邊鄙休甲兵行乎三皇五帝之事者也今
又徇貪夫之議謀動兵戈將誅無罪之戎而遺全蜀之
[009-9a]
患將何以令天下乎此愚臣所不甚悟者也況當今山
東饑闗隴敝歴歲枯旱人有流亡誠是聖人寜靜思和天
人之時不可動甲兵興大役以自生亂臣又流聞西軍
失守北軍不利邊人忙動情有不安今復驅此兵投
不測臣聞自古國亡家敗未嘗不由黷兵今小人議夷
狄之利非帝王之至徳也況弊中夏哉臣聞古人善為
天下者計大而不計小務徳而不務刑圖其安則思其
危謀其利則慮其善然後能享福禄伏願陛下熟計之
[009-9b]
  諌刑書
承務郎守右衛曹軍臣陳子昻謹頓首昧死上言臣
聞昔者聖人理天下者美在太平太平之美者在於刑
措臣伏見陛下務太平之理而未美太平之功賤臣頑
微竊惑下列臣前䝉天恩召見恩制賜臣曰既遇非常
之主何不進非常之䇿臣草木微品天恩降休伏刻肌骨不敢忘捨今陛下創三皇之業務三皇之理大統已
集神化光明雖伏羲神農昔有天下誠未足比臣敢不
[009-10a]
竭節以効愚忠臣聞自古聖王謂之大聖者皆云尚徳
崇禮貴仁賤刑刑措不用謂之聖徳不稱嚴刑猛制用
獄為理者也故周有天下八百餘嵗而惟頌成康漢有
天下四百餘嵗而獨稱文景皆由幾致刑措者也何者
刑政之末節非太平之資臣竊考之於天天貴生成驗
之於人人愛生育旁稽於聖聖務勝殘皆不云以刑為
徳者然則聖王養天下者固當上務順天下務濟人不
天不人不可謂理故曰惟天為大唯堯則之又曰天地
[009-10b]
萬物父母唯人萬物之靈亶聰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然則為民父母固當貴於徳養不可務於刑殺臣伏
惟陛下聖徳至大矣應天受命有三皇之功順天正位
有三皇之業拜圖巡洛有三皇之符尊名顯號有三皇
之䇿明堂神構萬象宣威風雨順時百穀昌熟可謂足
為萬代之規也今天下百姓抱孫弄子鼓腹以望太平
之政矣陛下為天地父母固將務徳以順養之登于太
和以協皇極今陛下之政雖盡善矣然太平之理猶屈
[009-11a]
於獄官何以言之太平之朝務上下樂化不宜亂臣賊
子自犯天誅比者大獄増多逆徒滋廣愚臣頑昧初謂
皆實乃去月十五日陛下特察詔囚李珍等無罪明魏
真宰有功召見高正臣又重推元萬頃百寮慶悦皆賀聖明臣乃知亦有無罪之人掛於踈網者陛下務在寛
典獄官務在急刑以傷陛下之仁以誣太平之政臣竊
私恨之頼陛下又獨决天斷寛蕩羣刑死囚張楚金
郭正一弓彭祖王令基等以凶惡之罪特䝉全活朽骨
[009-11b]
更肉萬死再生天地人祗實用同慶何以知之臣伏見
去年八月巳來天苦霖雨自陛下赦李珍等罪天朗氣
清萬品咸觀宇宙同慶又某月二十一日恩勑免楚金
等死初有風雨變為景雲司刑官屬皆所共見臣聞隂
慘者刑也陽舒者徳也慶雲者喜氣也臣伏攷之洪範騐之
六經聖人法天天亦助聖休咎之應必不虚來陛下法
天垂仁天助陛下仁化獄吏急法則慘而隂雨陛下
罪則舒而陽和君臣歡娛則喜而見慶雲天意如此陛
[009-12a]
下豈可不承順之夫刑者怒也可以承喜氣今又隂雨
臣恐過在獄官況陛下明堂之理本以崇徳配天之業
不以務刑今垂拱法宫且猶議殺布政衢室而未措刑賤
臣頑愚尚疑未可況巍巍大聖光宅天下哉今者繫獄
囚徒多極法者道路之議或是或非陛下何不悉召見
之自詰其罪罪真實者顯示明刑罪有濫者嚴誅獄吏
使天下咸服人知政刑以清太平之基用登仁壽之域
豈非至徳克明哉昔鄧太后以天降旱親决洛陽獄囚
[009-12b]
徒良史書之而以為徳況陛下大聖億萬超於鄧后者
矣夫獄吏不可信多弄國權自古敗亡聖王所誡陛下
萬代之業千載之名故不可使竹帛書之有虧於此也
伏願熟察以美太平之風賤臣不勝愚懇忠憤之至輙
投諫匭昧死上聞云云/
  諫政理書
月日梓州射洪縣草莾愚臣陳子昻謹冐死稽首再拜
獻書闕下臣子昻西蜀草茅賤臣也以事親餘暇得讀
[009-13a]
書竊少好三皇五帝霸王之經歴觀丘墳旁覽代史原
其政理察其興亡自伏羲神農之初至於周隋之際馳
騁數千年雖未得其詳而畧可知也莫不先本人情而
後化之過此已徃亦無神異獨軒轅氏之代欲問廣成
子以至道之精理于天下臣雖奇之然其説不經未得信也至殷高宗亦延問傅説然纔救弊未能宏逺自此
之後殆不足稱臣每在山谷有願朝廷常恐没代而不
得見也豈知霑沐聖化未終天年幸得遊京師覩皇化
[009-13b]
親逢大聖之詔布于天下問于賢士大夫曰何道可以
調元氣賤臣孤陋誠未足知然臣竊觀自古帝王開政
之原備矣未有能深思逺慮獨絶古今如陛下者也故
賤臣不勝區區願竭固陋以聞見言之雖未足對揚天
休然或萬一有可觀者敢冐昧闕廷奏書以聞伏惟皇
太后陛下少加察焉臣聞之於師曰元氣者天地之始萬
物之祖王政之大端也天地之道莫大乎隂陽萬物之
靈莫大乎黔首王政之貴莫大乎安人故人安則隂
[009-14a]
和隂陽和則天地平天地平則元氣正矣是以古先帝
王見人之通於天也天之應乎人也天人相感隂陽相
和灾害之所以不生嘉祥之所以迭作遂則觀象於天
察法於地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於
是養成羣生奉順天徳故人得安其俗樂其業甘其食
美其服隂陽太和元氣以正天瑞降地符昇風雨以時
草木不落龜龍麟鳳在郊藪矣洎顓頊唐虞之間不敢
荒寜亦克用理故其書曰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
[009-14b]
變時雍乃命羲和欽若昊天厯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
和之得也至夏徳衰亡殷政微喪桀紂昏暴亂于天道
殺戮無罪放棄忠良遂竭天下之力殫天下之貨作
瑶臺起乎瓊室極荒淫之樂窮耳目之玩傾宫之女至
數千人奇伎淫巧以億萬計信巫鬼聴䜛邪遂為糟丘
酒池炮烙之刑一朝牛飲者三千人龍逄不勝其憂諫
而死箕子不堪其憤囚為奴是以隂陽大乖天地震怒
山川鬼神發見灾異疾疫大興妖孽並作而桀紂不悔
[009-15a]
卒以滅亡和之失也逮周文武創業順天應人誠信忠
厚加于百姓徳澤休泰興乎頌聲成康之時刑措三十
餘年天下之道始和矣幽厲之末復亂厥常苛慝暴虐
詬黷天地百川沸騰山冢崒崩人以愁怨疾厲為作故
其詩曰昊天不傭降此鞠凶昊天不恵降此大戾不先
不後為虐為瘵天地生人之理復悖於兹矣嗚呼豈
哀哉豈不哀哉近有隋氏亦不克終厥初隋高帝之有
天下也以六合為家方將對越天人傳之萬代至煬帝
[009-15b]
承平自以貴為天子富有四海欲窮宇之觀極遊宴
之樂以為人主之急務也于是乃鑿御渠决黄河自伊
洛之間而屬之揚州生人之力既弊天地之藏又洩煬帝
方忻然以為得計將後宫綵女數百千人遂泛龍舟遊
三江五湖之間當其得意也視天下如脱屣爾其後百
姓騷弊灾變數興吏人貪暴其政日亂隂陽感怒彗孛
以出煬帝不悟自以為天下安於泰山方率百萬之師
而有事于遼當時山東父子不得相保也天厭暴政
[009-16a]
人懷亂亡故遼東之役未歸而中國之難已起身死
手宗廟以隳其故何哉逆天人之理也是以臣每察天
人之際觀禍亂之由跡帝王之事念先師之説昭然著
明信不欺爾不意陛下以大聖之慮見天人之心將欲
調元氣之綱返淳和之始自非陛下合天地之徳有日
月之明誰能眇然逺思欲求太和於元氣哉此昔者伏
羲氏之所以本天人而為三皇首也愚臣暗昧不勝大
願願陛下亟為大唐建萬代之䇿恢三聖之功傳乎子
[009-16b]
孫永祚鴻業千百年間使繼文之主有所守也非甚無
道不失厥嗣陛下可不務之哉臣伏見天皇大帝得天
地之統封于泰山功徳大業與天比崇矣然尚未建明
堂之宫遂朝上帝使萬代鴻業今猶闕然臣愚意者
非天皇大帝知陛下聖明必能起中興之化留此盛徳
以發揮陛下哉不然何所與讓而未作也今陛下欲調
元氣睦人倫躋俗仁壽興風禮讓舎此道也于何理哉
故臣不勝區區螻蟻之誠思願陛下念先帝之休意恢
[009-17a]
大唐之鴻業於國南郊建立明堂使宇宙黎元荒夷
貊昆蟲草木天地鬼神粲然知陛下方興三皇五帝之
事與天下更始不其盛哉昔者黄帝合宫有虞總期期/一
作/章唐堯衢室夏后世室羣聖之所以調元氣理隂陽於
此教也臣雖未學竊嘗聞明堂之制也有天地之則焉
有隂陽之統焉二十四氣八風十二月四時五行二十
八宿莫不率備故順其時月而為政則風雨時寒暑
萬物茂暢五穀登稔元氣不錯隂陽以和逆其時而為
[009-17b]
政也則水旱興疾疫起蟲螟為害霜雹成灾隂陽不和
元氣以錯故昔者聖人所以為教之大業也是以臣願
陛下為大唐建萬代之䇿者意在兹乎意在兹乎陛下
若不以臣微而廢其言乞以臣此章與三公九卿賢士
大夫議之於庭倘事便於今道不逺一作/違古即請陛下
徴天下鴻生鉅儒賢良豪俊之士博通古今皇王政理
之術者與之按周禮月令而建之臣必知天下庶人子
來不日而成也乃正月孟春陛下乘鑾輿駕蒼龍載青
[009-18a]
旗佩蒼玉從三公九卿賢士大夫鴻儒碩老衣冠之倫
朝於青陽左个負斧扆憑玉几南面以聴天下之政
是遂發大號宣布四方使各順十二月之令無敢有逆
乃命太史守典奉法司天日月星辰之行無失經紀以
初為常陛下遂躬籍田親蠶以勸天下之農桑養三老
五更以教天下之孝悌明訟恤獄以息天下之淫刑除
害去暴以正天下之仁壽修文尚徳以止天下之干戈
察孝興廉以除天下之貪吏矜寡孤獨疲羸老不能
[009-18b]
自存者賑恤之後宫美人非三妃九嬪八十一御女之
數者出嫁之珠玉錦繡雕琢技巧之飾非益於理者悉
棄之巫鬼淫祀誑惑傳作/營惑良人者禁殺之陛下務以至
誠躬服質素以為天下先愚臣以為不出數年之間將
見太平之化也天人之際既洽鬼神之望允塞然後
雅樂潔粢盛宗祀天皇於明堂以配上帝使萬國各以
其職來祭豈不休哉臣伏惟陛下至徳明聖未有能越
行此道者也故臣竊以為此化一成則人倫之道自睦
[009-19a]
刑罰之原自息兵革之事不興還淳之途可見仁壽禮
讓稼穡農桑不言而自致也是以賤臣未得為陛下一
二論之何者聖人之教在於可大可久者故臣欲陛下
振領提綱使天下自理也然臣竊獨有私恨陛下方欲
興崇大化而不知國家太學之廢積嵗月矣堂宇蕪穢
殆無人蹤詩書禮樂罕聞習者陛下明詔尚未及之愚
臣所以有私恨也臣聞天子立太學可以聚天下英賢
為政教之首故君臣上下之禮於是興焉揖讓樽俎
[009-19b]
師於此生焉是以天子得賢臣由此道也今則荒廢委
而不論而欲睦人倫興禮讓失之於本而求之於末豈
可得哉况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
必崩奈何天子之政而輕禮樂哉臣所以獨竊有私恨
者也陛下何不詔天下胄子使歸太學而習業乎斯亦
國家之大務也臣愚䝉所言事未曲盡者恐煩聖覽必
陛下恕臣昬愚請賜他日别具奏聞
  諫用刑書
[009-20a]
將仕郎守麟臺正字臣陳子昻謹頓首冐死詣闕上䟽
臣本蜀之匹夫官不望達陛下過意擢臣草莽之下升
在麟臺之閤光寵自天卓若日月微臣固陋將何克負然臣聞忠臣事君有死無二懐佞不諫罪莫大焉況在
明聖之朝當不諱之日方復鉗口下列俛仰偷榮非臣
之始願也不勝愚惑輙奏狂昧之説伏惟陛下少加察
焉臣聞古之御天下者其政有三王者化之用仁義也
霸者威之任權智也强國脅之務刑罰也是以化之不
[009-20b]
足然後威之威之不變然後刑之故至於刑則非王者
所貴矣況欲光宅天下追功上皇専任刑殺以為威斷
可謂䇿之失者也伏觀陛下聖徳聰明遊心太古將制
靜宇宙保乂黎民發號施令出於誠慊天下蒼生莫不
想望聖風兾見神化道徳為政將待於陛下矣且臣聞
之聖人出必有驅除天人之符休命也日者東南微孽敢謀亂常陛下順天行誅罪惡咸服豈非天意欲彰陛
下神武之功哉而執事者不察天心以為人意惡其首
[009-21a]
亂倡禍法合誅屠將息奸源窮其黨與遂使陛下大開
詔獄重設嚴刑兾以懲創勸於天下逆黨親屬及其交
遊有跡涉嫌疑辭相逮引莫不窮捕考訊枝葉蟠拏大
或流血小禦魑魅至有奸人熒惑乘險相誣糺告疑似
兾圖爵賞叫于闕下者日有數矣于時朝廷皇皇莫有
自固海内傾聴以相驚恐頼陛下仁慈憫斯危懼賜以
恩詔許其大功巳上一切勿論時人獲泰謂生再造愚
臣竊亦欣然賀陛下聖明得天下之機也不謂議者異
[009-21b]
見又執前圖比者刑獄紛紛復起陛下不深思天意
順休期尚以督察為理威刑為務使前者之詔不信於
人愚臣昧焉竊恐非三皇五帝伐罪弔人之意也臣竊
觀當今天下百姓思安久矣曩屬北狄侵塞西戎冦邊
兵革相屠向厯十載闗河自北轉輸幽燕秦蜀之西馳
騖湟海當時天下疲極矣重以大兵之後屢遭凶年流
離饑餓死喪畧半幸頼陛下以至聖之徳撫寜兆人邊
境獲安中國無事隂陽大順年穀屢登天下父子始得
[009-22a]
相養矣故揚州搆禍殆踰五旬而海内晏然纎塵不動
豈非天下蒸庶厭凶亂哉臣以此卜之知百姓思安久
矣今陛下不務𤣥黙以救疲人而反任威刑以失其望
欲察察為政肅理寰區臣愚暗昧竊有大惑且臣聞
者政之末節也先王以禁暴整亂不得已而用之今天
下幸安萬物思泰陛下乃以末節之法察理平人臣愚以
為非適變隨時之議也頃年以來伏見諸方告宻囚累
百千軰大抵所告皆以揚州為名及其窮究百無一實
[009-22b]
陛下仁恕又屈法容之傍訴他事亦為推劾遂使奸惡
之黨决意相讐睚眦之嫌即稱有宻一人被訟百人滿
獄使者推捕冠葢如雲或謂陛下愛一人而害百人天
下喁喁莫知寜所臣聞自古聖人不有外患必有内憂
物理之自然也臣亦不敢以逺古言之請借隋而況臣
聞長老言隋之末代天下猶平煬帝不龔窮毒威武厭
居皇極自總元戎以百萬之師觀兵遼海天下始騷然矣遂使楊𤣥感挾不臣之勢有大盜之心欲因人謀以
[009-23a]
竊皇業乃稱兵中夏將據洛陽哮闞之勢傾宇宙矣然
亂未踰月而首足異處何者天下之弊未有土崩蒸民
之心猶望樂業煬帝不悟暗忽人機自以為元惡既誅
天下無巨猾也皇極之任可以刑罰理之遂使兵部尚
書樊子盖専行屠戮大窮黨與海内豪士無不罹殃遂
至殺人如麻血流成澤天下靡然始思為亂矣於是蕭
銑朱粲起於荆南李宻竇建徳亂於河北四海雲揺遂
並起而隋族亡矣豈不哀哉長老至今談之委曲如是
[009-23b]
臣竊以此上觀三代夏殷周興亡下逮秦漢魏晉理亂
莫不皆以毒刑而致敗壊也夫大獄一起不能無濫何者刀筆之吏寡識大方斷獄能者名在急刻文深網宻
則共稱至公爰及人主亦謂其奉法於是利在殺人害
在平恕故獄吏相誡以殺為詞非憎於人也而利在巳
故上以希人主之㫖下以圖榮身之利徇利既多則不
能無濫濫及良善則淫刑逞矣夫人情莫不自愛其身
陛下以此察之豈能無濫也寃人吁嗟感傷和氣和氣
[009-24a]
悖亂羣生癘疫水旱隨之則有凶年人既失業則禍亂
之心怵焉而生矣頃來亢陽愆候密雲而不雨農夫釋耒
瞻望嗷嗷豈不由陛下之有聖徳而不降澤於下人也
倘旱遂過春廢於蒔種今年稼穡必有損矣陛下何不
敬承天意以澤恤人臣聞古者明王重慎刑罰盖懼此也書不云乎與其殺不辜寜失不經陛下奈何以堂堂
之聖猶務彊霸之威哉愚臣竊為陛下不取也且愚人
安則樂生危則思變故事有招禍而法有起奸倘大獄
[009-24b]
未休支黨日廣天下疑惑相恐無辜人情之變不可不
察昔漢武帝時巫蠱獄起江充行詐惑亂京師致使太
子奔走兵交宫闕無辜被害者以千萬數劉氏宗廟幾
傾覆矣頼武帝得壺闗三老上書廓然感悟夷江充三
族餘獄不論天下以安爾臣每讀漢書至此未嘗不為
戾太子流涕也古人云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師伏願陛下
念之臣不避湯鑊之罪以螻蟻之命輕觸宸嚴臣非不惡
死而貪生也誠恐負陛下恩遇臣不敢以微命蔽塞聰
[009-25a]
明亦非敢欲陛下頓息刑罰望在恤刑爾乞三事大夫
圖其可否徃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無以臣微而忽其
奏天下幸甚臣子昻誠惶誠恐死罪死罪
  申宗人寃獄書
臣聞古人言為國忠臣者半死而為國諫臣者必死然
而至忠之臣不避死以諫主至聖之主不惡直以廢忠
臣幸逢陛下至聖大明好忠愛直每正言直諫特見優
容今陛下方御寳圖以臨陽館崇闡𤣥化寜濟蒼生固
[009-25b]
臣精心潔意願陛下至徳與三皇比矣然臣伏見陛下
有至聖之徳至忠之臣猶使上下不通内外壅隔臣竊
懼之恐後代或以聖朝無至忠之臣敢冐萬死越職上奏伏乞天恩寛臣喘息畢盡忠言臣聞上有聖君下無
枉臣昔舜去四凶堯不罪舜周公誅管蔡成王不罪周
公霍光誅燕王昭帝不罪子孟何者此數公者為國討
賊為君殄讐假雖擅權猶不可罪況奉君命而執法者
乎臣伏見宗人嘉言有至忠之誠徇公之節執法不撓為
[009-26a]
國殄讐頃者逆子賊臣隂搆禍難潛圖宻計將危社稷
當時逆節初露朝野震驚頼陛下神武之威天機電斷
得奉聖决㳟順天誅不顧軀命不避彊禦唯法是守唯
惡是讐幸能察罪明辜窮奸極黨使伏法者自首情實
天衢得以清泰萬國得以歡寜誠是陛下神斷之明抑
亦盡忠之効陛下所以自監察御史擢拜為鳳閣舍人
豈不以表其臣節報其竭誠使天下之人知其忠懇
者也當此之時忠必見信行必見明自謂專一事君無
[009-26b]
貳也今乃遭誣罔之罪被搆架之詞陷見疑之辜困無
驗之詰幽窮詔獄吏不見明肝血赤心無所控告母年
八十老病在床抱疾喘息朝不保夕今日身幽獄户死
生斷絶朝䝉國榮夕為孤囚臣竊痛之頃者至忠而今
日受賂辜負聖主憂及慈親誠足痛恨臣比者固知不
免此禍不能度徳量力貪榮昧進以訟受服誰能免尤
向使辭寵讓榮陳力下列雷同衆軰勤恪在公與全軀
保妻子之臣恭黙聖代臣固知今日未招此患何者古
[009-27a]
人云盜憎主人被誅者不能無怨頃來執法誅罪多是
國之權豪父讐子怨豈可勝道親黨隂結同惡相從使
肝為朝脯肉為葅醢宗誅族滅肝腦塗地彼凶讐也未
足以快其心況䝉國寵榮位顯朝列凶讐切齒怨黷何
窮臣竊恐今日之辜已是讐怨者相結搆矣陛下至聖
明察豈不為之降照哉倘萬一讐誣濫罪使凶嚚者得
計忠正者見辜為賊報讐豈不枉苦夫孤直者衆邪
所憎至公者羣惡之所疾寡不敵衆孤不勝羣羣誣
[009-27b]
成罪聖不能救自古所有非止於今古者呉起事楚抑
削庶族以尊楚君楚國既强吳起蒙戮商鞅事秦専討
庶孽以明秦法秦國既霸商鞅極刑晁錯事漢諸侯威
彊七國驕奢將凌宗室錯削弱其勢以尊漢景帝不悟
惑奸臣之説遂族滅晁氏此三臣豈不盡忠願保其君
然而身死族滅為讐者快皆當代不覺而後代傷之聖
主明君可不為之痛傷邪臣以嘉言雖無三子之智竊
恐獲罪或與之同伏惟陛下仁慈矜憐憫察其忠臣聞
[009-28a]
漢高祖謀楚與陳平四萬金及其為帝不問金之出入
何者立大功略小過夫有大忠者不求小過所謂聖主
之至道者也陛下豁逹大度至聖寛仁觀于漢祖固已
逺矣齷齪小吏何足為陛下深責哉伏願天恩矜愚赦
罪念功補過乞將終養老母獲盡餘年豈非聖主之恩
仁君之恵有禮有訓善始善終哉臣於嘉言親非骨肉
同姓相善臣知其忠然非是丘園之賢道徳之茂大雅
明哲能保其身假使獲罪於天身首異處盖如一螻蟻
[009-28b]
爾亦何足可稱然臣念其曽一日承恩䝉聖主驅使不
以赤誠取信今乃駕罪見疑臣實痛之恐累聖主之明
傷其老母之壽身汚明法為後代所悲臣知其忠豈能
無惜所以敢冐萬死乞見矜憐臣若言非至忠茍有僥
倖請受誅斬伏表惶怖魂魄飛揚
  諫曹仁師出軍書
臣伏見詔書發懐逺軍令郎將曹仁師訊勒以征匈醜臣
聞古之天子方建大禮必先振兵釋旅以告成功故漢
[009-29a]
孝武皇帝將封禪乃徴精卒十萬北巡朔方略地而還
此蓋遵古先哲王之禮也今神皇陛下應天受籙將欲
郊祭天地巡拜河洛建明堂朝萬國斯邁古之盛禮也誠合式遵舊典耀武塞上畢境而還臣猶慮曹仁師未
識典禮肆兵長驅窮極砂磧不恤士馬專以務得為利
不以全兵為上今朝廷百僚雖有疑者無敢言之臣誠
愚昧不識忌諱曽聞事君之道所貴盡心心以為非安
可不言臣料仁師到雲内城發兵之日合至九月初到
[009-29b]
突利城廻兵之日合至十月初胡地隆冬草枯泉涸南
中士馬不耐祁寒計仁師所將士馬從靈州常時所發
之處却廻到雲内城巳行四千餘里雲南城中又先未
有支度焉既疲瘦經冬無粟以臣愚筭十不存二若送
南中散就諸州路程益逺疲瘦更極以臣愚筭十不存
五紫䝉之軍類例相似且仁師此行計遲發速至於應㑹不甚精備以臣計料恐未成功脱若功未克成士馬
先喪盡中土求士卒又難得且自古與匈奴戰非士馬
[009-30a]
相資不可臣恐馬既虚用致盡賊又竄逺未平但慮後
之謀臣悔於今事且古來絶漠多喪士馬非臣臆度輙
敢陳聞昔漢室以衛青出塞是時漢馬三十萬匹旋師
之日唯餘四萬四十年不得事匈奴盖由此臣願陛下
考驗前古取臣愚誠望與三公大臣審更詳議
 
 
 
[009-30b]
 
 
 
 
 
 
 
 陳拾遺集巻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