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陳拾遺集 > 陳伯玉文集 5





[005-1a]
欽定四庫全書
 陳拾遺集巻五
            唐 陳子昻 撰
 碑文
  昭夷子趙氏碑
昭夷子諱元亮字貞固汲人也本居河間世為大儒至
祖掞尤博雅躭道隋徴入學士與同郡劉焯俱至京師
補黎陽郡長始居汲焉有二子禮輿禮轅輿官至臨潁
[005-1b]
縣丞轅為校書郎並著名當代昭夷禮輿季子也元精
冲懿有英雄之姿學不常師志在遐逺年二十七褐衣
㳺洛陽天下名流翕然宗仰羣蒙以初筮求我昭夷以𤣥彀發機故蓬居窮巷軒冕結轍時世議廹阨不容其
髙乃屈身泥蟠求禄下位為幽州宜禄尉到職逾歳黙
然無言唯採藥彈琴詠堯舜而已州將郡守穆然承風
君之道標浩如也因廵田入隴山見烏支丹穴密有潛
遁之意蒼龍甲申歳在大梁遭命不造發痼疾而卒時
[005-2a]
年四十九嗚呼哀哉天下士人聞之知與不知莫不為
之垂涕盖傷其有濟世之量而無長世之年夫上徳道
全噐無不順中庸以降才好則偏有張也之莊無展也
之道好由也之勇緬囘也之仁侈宰予之言遺澹臺之
行務端木之智忘寗武之愚或正而不竒或達而過雜
君獨五味足六氣和通衆賢之不兼暢羣才之大適雖
至於聖道其殆庶乎故人無間言物飽其義吾甞論
人事有十君得其九一不至者命也夫於戲名聞天下
[005-2b]
而不逹於堂上智周萬物而不適於一人也其時歟其
事歟君故人雲居沙門釋法成嵩山道士司馬子微終
南山范陽盧藏用御史中丞鉅鹿魏元忠監察御史吴
郡陸餘慶秦州長史平昌孟詵雍州司功太原王適洛
州叅軍西河宋之問安定主簿博陵崔璩咸痛君中天
鼎餁不食百代祀徳故老或云以為名者徳之表諡者
行之跡君囊括世道位屯時艱困乎臲卼光景不耀乃
共稽陟舊行考諡定名問於元蓍象曰明夷于昭夷昔
[005-3a]
歎才位不兼大運有數常哀時命而作頌云諸公以余
君之逰最久故秉翰㕘詳叙其頌曰
天道宏運兮物各有時匪時不生兮匪運不成昔者元
精回潏陽九滔灾大人感生堯禹恢能隂陽既和𤣥帝
傳家五百數終傑驁暴邪子乙提運水火革明匪賢不
昌尹乃阿衡六百運徂受始淫狂西伯考元厯在躬昌
匪雄不決匪謀不臧姜牙皓首實逢其良投釣指揮奄
有八荒周有天下七百餘年太公之後不聞大賢豈無仲
[005-3b]
尼負道周旋無勢一挈無土一㕓然則大運之所来時
哉時哉時隘業隘運巨功巨茍非其時草木為伍昭夷
作頌爾又嘗著汲人黙記言變化之事且曰清爾靈龜
永宴息乎浩初
  臨卭縣令封君遺愛碑叙曰蒼生蚩蚩其動也直盖顓䝉乎聖人浩浩其汲也
汲也下疑/有脱誤教務王皇中乎則時至其理道之君公弼其
機馭之師之非能駿尊上帝保乂黎元雖則荷天之寵
[005-4a]
析人之爵行其禮樂驟覩於中和裕其亷平載聞於謡
頌我之遺愛者不從事於是耶嘗試論之公名某字某
渤海蓚人也昔后稷有徳於邰文王受圖於鎬珍符冊
命始自於西周珪社建侯奄荒於東土裘鼎軒冕有家
代焉曾祖子繡齊潁渤海三郡太守霍州刺史隋通直
郎通州刺史榮分麾盖道遇循良時雨洽於齊陳惠風
被於唐楚祖徳為北齊著作郎隋扶風郡南陽縣令芸
扃覩奥見天下之圗石柱聞琴知君子之化父安夀
[005-4b]
朝尚衣直長懐州司馬亳州刺史湖州刺史良二千石
聞乎共理之尊肇十二州策多刺舉之首公則使君第
某子也冲和誕命光大含章實公侯之子孫有山河之
氣象明不外飾黙昭於𤣥機敏實内融養䝉於用晦故
其廉不直物恕必由衷崇善足以利仁自彊足以從事
有朋友之信焉有閨門之肅焉非夫恭人其孰能景行
行之者也年始若干為國子生言從太學之逰以觀先
王之道某年以明經擢第解褐守恒州叅軍秩滿補許
[005-5a]
州司法參軍許惟舊國陳實多巫君子豐明利用乎獄
載以課最累加秩焉又轉洺州司兵參軍藂臺悦服一
旦成市非利噐者政以多荒公實佐之官無留事信
乎能其理者有其任濟其業者享其功我豈蒙求勿思
其理某年選補臨卭縣令夫蜀都天府之國金城鐵冶
而俗以財雄弋獵田池而士多豪侈此邦之政舊難其
人公按轡清途下車而宰覽其謠俗永歎於良圖想其
風流慨然於惠化以為太上之理因人者也通變之機
[005-5b]
隨時者也必使無訟不亦由吾用乎利貞夫何在物於
是謀其教令肅其儀刑敬其事以順其人正其聞以利
其義以為昔者聖人之務本也在乎稼穡有稼穡然後
可以養人故公之勸人也用天之道分地之利以為昔
者聖人之利用也實在財貨有財貨然後可以聚人故
公之化居也貿遷有無和其衆寡以為昔者聖人之
生也謹其制度然後可以富故公之節用也飲食有節
車服有數以為昔者聖人之事死也慎其䘮祭有䘮祭
[005-6a]
然後可以睦人故公之送死也葬之以禮祭之以禮以
為昔者聖人之用獄也崇其法制有法制然後可以禁
人故公之恤刑也唯齊非齊有倫有要夫如是者豈茍
其利哉惟欲潔乎其源正乎其本慎之於謀始要之於
用終將使敓矯䖍由是以息孤寡不糓由是以寧者
哉夫然後磨之以仁琢之以義使男女異路班白不提
熈乎其若春肅乎其若神然後文以禮樂以幾于淳樸
道豈逺乎嗚呼旻天不悦降此荼毒某年以太夫人憂
[005-6b]
去職于時公之莅始逾年矣然一載考績是用未成百姓哀惶人吏嗟怨咸云我父矣而人悴矣鄉望老人
前某官等五百餘人或金隄之秀玉宇之英而服美於
寛允嚴祗於教義遂走之州府訴之上官冀奪其哀摧
禮終秩不謀而同者日有百數司馬元公帝王之𦙍也
康歌協化盛徳在人憫烝庶之求思嘉我君之懿績以
為古之借㓂者何以踰是哉遂用疇咨舊章允懐甿誦
奪之公禮上之於文昌臺非將協賛天工慰彼黎庶君
[005-7a]
子之教而日見之哉班白之老胥吏之徒又以天子在
宸勤毖孝理我君云邁誰其嗣之千餘人復連表詣闕
投匭乞君以墨縗從事遑遑焉若有望而未至也鬱陶
增思寤寐永歎將欲思謨不朽想見懿徳乃相與言曰昔者君子思其人而愛其樹蒙其澤則歌其詩封君之
仁我無金石乎又述其行狀訪余以銘勒之事縣丞等
有弼諧之美刀筆之能永思清風歎息仁化尉安定梁
慎盈知名之士也墨妙幾於草聖文義總於辭雄昔仕
[005-7b]
京畿左遷此職自以為賛封君之化有日矣承封君之
徳有年矣夫其忠信之教寛猛之機古之官人君其殆
庶乎父老之請允矣余朅來舊國傳㨿其實恭聞其去
思而親覩其遺愛余所備者敢博斯文猶懼後生有言
以為口實河東薛稷隋内史公之孫也文章之伯而時
所宗故憑其實錄寄之為頌其詞曰
天地之間有渤海焉伯宗伯谷神山在焉精氣飛騰生良宰焉良宰寔生代祿代卿君逹好遺風雲上征武興
[005-8a]
察孝州郡有聲陳其弓冶戴其簮纓筮仕斯邑我龜觀
貞深期髙悟絶策逺明既至肅肅其來英英臨事若祭
視人如嬰三農慜用折獄以情輕重共用榖貨以平我
裳既襲我簋斯盈於惟我君張仲孝友家膺五福堂享
三夀温清不違喜懼無守枯魚銜索疾風過牖匪降自
天誰執其咎棘心劬勞匪莪伊蒿彼蒼不弔惟其永號
借㓂為請惠此嗷嗷曾是奔告謂天盖髙昇仙橋下赤
車使者客於臨卭文雅雍容觀風萬里謁帝九重嗟嗟
[005-8b]
其舊椎牛擊鐘問於子墨借翰雕龍専思君兮不返伐
石登山山髙兮望逺懐車馬於言告欲絃歌於言偃人寔去思我無愧詞
  續唐故中岳體𤣥先生潘尊師碑頌并序
尊師業尚冲密勤毖幽深理心事天所保惟嗇絶聖棄
智不耀其光故真盛㝠期珍圖秘學性與天道不可得
而聞也若乃崇標曠迹遐情逺意志摩青雲蓬視紫闥
髙宗毎降鑾輦親詣精廬尊師身不下堂接手而已毎
[005-9a]
歎曰大丈夫業於道不能投身霄嶺滅景雲林而疲痾
此山以煩世主吾之過也遂欲東求蓬萊孤舟入海屬
天皇敦篤斯道祈欵逾深踟蹰山隅絶策未往既而金
革有命鑣轡遺區於戲昔姑射有神人堯輕天下崆峒
有至道軒屈順風𤣥㝠髙蹤萬古同徳何其盛哉尊師有弟子十人並仙堦之秀然鸞姿鳳骨𦕈愛雲松者惟
潁川韓法昭河内司馬子微皆禀訓瑶庭密受瓊室専
太清之業遺下仙之儔谷汲芝耕服勤於我盖歴歳紀
[005-9b]
也始尊師受籙於茅山昇𤣥王君王君受道於華陽隠
君陶公陶公至子微二百歳矣而𤣥標仙骨雅似華陽
夫階真蹈㝠練景逰化者其必有類乎法昭等永惟尊
師靈跡洞業髙深邁古而棄世往矣其若之何乃斵石
幽山申頌𤣥徳其頌曰
觀元化兮求古之列仙得瑤圖與金鼎信元符之自然
神與道而惟一天與人兮相連茍精守以専密必駕景
而凌烟丹丘不死兮羡門弟子黄宫度世兮吾體吾𤣥
[005-10a]
𤣥之至徳兮洵淑美冲心養和寳元始初學茅山濟
江水乃入華陽洞天裏道逢真人昇𤣥子授以寳書青
台旨令守崧山玉女峯雲栖窮林今五紀聖人以萬幾
為貴而我以天下為累聖人以大尊為尊而我以天下
為煩是以㝠居於畏壘寄遺跡於軒轅有唐髙宗兮天
子之光好道樂仙思雲鄉千旌萬騎兮翠鳳凰邀我汝
海兮箕山陽朝拜白茅夕紫房齋心潔意緬相望祈問
玉真及玉皇何以得之受天昌黄庭中人在子身窅窅
[005-10b]
㝠㝠精一作/情甚真去汝驕氣與淫神勤能思之道自親
遂解形而遺世乘白雲以上賓弟子不知其所如也乃
刻石以思其人  漢州雒縣令張君吏人頌徳碑并序
至哉天子在穆清之中端𤣥黙之化萬國日見百姓以
親誰其昭宣令長其任也然則國有小大政有汚隆遭
其和平則循理之功易值其凋瘵則革弊之業難况罹
乎荐瘥救其塗炭力倍於中而功不半之則盡其仁而
[005-11a]
澤未全洽惟我府君當欽明之世承苛慝之燼輯頺靡
之餘遂能撫寧矜殘淳耀敦懿改制立憲昭徳顯仁竒
跡光乎曩賢惠風穆於兹日我行千里而得一賢傳曰
夫用我者而豈徒哉府君姓張氏名知古盖漢少傅留
侯之裔也昔留侯得滄海力士東執於秦遇黄石老人
西歸於漢山河鐘鼎子孫保之世在關中今為宜州人也髙祖藝周恒州司馬曾祖歡隋許州司馬祖雄唐并
州榆次令考琳原州平原令皆禀瑚璉之噐著經濟之
[005-11b]
才大位不躋元徳滋茂其昭祉復襲於我府君府君體
英竒之姿冲希黙之量齊敏内肅端簡外融夫其孝友
睦婣研幾成務深斷守節之固撥煩簡要之能在於家
邦聞其政矣起家補同州朝邑尉歴大州鄭縣尉左金
吾衛倉曹叅軍洛州洛陽主簿黄圖左翊豪俠所凑赤
墀佐理寔頼其能又遷雍州明堂縣丞時皇帝恭黙明
臺清問下吏西南矜寡有詞上官曰刺史沓貪而苛縣
令威施而忍奸宄因釁羣行敓哀哉甿黎顛在荼毒
[005-12a]
朝廷憫之帝曰俞允哉乃用勅撫此荒邑噫嘻昔者苛政未作封境保安兹都衝要襟帶全蜀百濮兼錯萬裔
之泉寳利珍貨盡四海矣殆殘猛聿至蟊賊内訌始於
碩䑕之侵終屠餓狼之喙杼軸既盡郛邑殆空悲夫仲
尼云苛政虐於猛虎豈猛虎而已哉我府君殷然始宣
皇明恭職事廵省黄髮周爰令圖所以綏亡固存蠲虐
去暴與百姓更始者輿人斐然乃作誦曰我有聖帝無
令君遭暴昏椓惸寡紛民戶流散日月曛君去來兮惠
[005-12b]
我仁百姓蘇矣見陽春然不躬不親庶民不信於是府
君知人散乆矣黷於詐罔已曰未遂躬六曹之務先五
美之訓下官斂手牟食革心人始翕如也初官户在版
圖者萬有五千餘家歴政侵殘逃者過半歳月永乆廬井湮蕪蠨蛸在堂蟋蟀空嘆先是有勅天下逃人歸復
舊業者免當年租庸公以柔逺能邇政之大端乃下令
曰於戲天子誠憫斯人是用命我其訖有濟若逋不及
惠幽不能明吾之罪人部内有逃越他境能相率歸者
[005-13a]
免一歳租及征徭若惸嫠貧寠不能自濟者當别議優
之其長正耆老可明喻此誠使被幽谷令既下克巳示
信或有逃者引首而歸公親循寜𢠢贍理其業於是小
大悦賚逺近承風四封諸道一朝景附夫負妻父戴子
荷蓑提笠首尾郊郭者凡七千餘家熈乎若鴻鴈之得
春也既至矣則勞來之既止矣則安輯之或三年或十
年舊館巳無喬木猶在公葺屋塗室薙陌開阡為其井
人得其居矣田畯失業農野榛荒此邦膏腴利在江
[005-13b]
浸有金鴈白魚二水是其朝雲澤麓無虞溝畛填塞公
濬其塗洫川澮始通人得就畊矣流亡初復貧鞠兼半
食不餬口力未贍農公又假富資貧耦耕分種助其銍
刈歳以有年人得其食矣曩者征稅横敓商旅不行貿
遷有無㕓肆半絶公阜其貨財交易復通日中噬嗑人
得其利矣乃種樹畜牧蠶魚工賈什伯之噐車服之庸
婚姻之時䘮祭之禮莫不盡為度數制其權衡征賦既
均千室如一於是百姓允頼鼓舞而歌其歌詩凡六章
[005-14a]
題曰逃還樂其首章盖言天子之徳也其二章憫前政
之虐也其三章喜公惠之至也其四章言逃還之樂也
五章美公化行而奸慝不興也其六章善政令平均
賦斂不淫也時日月㑹於龍厖歳功成平孟冬百嘉備
烝品物咸乂府君乃稽版籍考幽明親廵乎邦廬存問
乎鰥耄黄耉稚齒山原之民乃接手賡歌迎擁馬首累
乎道路者以百千輩晝肆酒夜聨燭羣舞蹈詠迎途餞
郊皆歌前六章慶公惠也是以封内歡康境外萌動企
[005-14b]
仰徳美有若神明府君甞因公事至成都成都之民駕
肩相矚盖籍甚其異也封人有䘮者廬于墓側鞠然在
疚負土成墳公親從寮吏弔其苫蓆自是禮讓行焉學
校興焉長史河南竇公旌别尚賢廉簡居政以公甄理
頺弊躋美中和歴政逋亡一朝狎至遂表其狀奏之於
庭屬獯鬻孔亟戎車未暇郊壘既夷邦憲清穆刺史
南陽張公幨幃卧理寛猛以濟儒術兼優吏畏獨坐人
歌來暮甄綜品鑒物無遺才又以公保邦乂民勝殘去
[005-15a]
殺重理前秩昇聞宸扆夫昇聞者豈循良而已哉盖激
清勵貪聳善懲惡祈元嘉命優公寵章於是鄉髦邦彦
華髮皓首或名淹玉壘家擅銅山如王𢎞馬靖等若干
人皆以政洽仁顯功著頌宣揚金帛嘉祉不日而至至
則國肥矣去則民瘠矣凡我邦族其將疇依兄弟睦親
不可以從往也筐篚玉帛不足以永貺也隔千里而不
昧與百姓而長存非刻金石列圖象揚𢎞懿崇耿光則
顒然衆情孰克慰滿於是乃從旅鑿巉巖自金水之山
[005-15b]
玉玫之石農夫田婦担扛力運皆懼公往遺像莫瞻
共琢之磨之議之謀之子昻時因歸寜采藥岐嶺父老
乃載酒邀諸途論府君之深仁訪生祠之故事永我以
典禮博我以文章夫千里一賢義者所貴今百城一理
公獨有之不熈其烈光以示當世則孱弱者胡以激節
貪垢者曷以悛心敢因此義及甿謡而作頌曰闕/
  九隴縣獨孤丞遺愛碑
彭州九隴縣丞獨孤君有恭懿之行果毅之才臨官以
[005-16a]
莊敬事而信清名苦節勤恪勵躬廉而不矜利以不凂
有特立之操焉在位四年無一日自倦精專力務澤潛
氣通天彭之人陶然大化居秩歳滿單車告歸邦思其仁國詠遺愛乃樹碑刻石追崇厥庸既頌歎之又思福
之以金仙世尊慈善萬物遂貢金鑄像祈祉㝠休悠悠
之人至今稱頼夫官不必貴政惟其才獨孤丞上迫宰
君下雜羣尉文墨教令不專在躬然力行務仁推誠愛
物謳吟者不歌其宰頌議者必歸於丞豈欺也哉吾每
[005-16b]
聞一言可以永寧天下者在能官人而巳茍謬其任綱
維以頺感獨孤丞智效一鄉恵孚百里况其大者乎於
戲官人哉乃作頌曰
於維國家建官以理得人則盛匪人則圯英英我君清節
素履恭寛敏恵將順其美禮實在躬人以知恥歳秩其暮
薄言歸止祁祁吏人何嗟及矣涕戀沱若遺愛罔已瞻徳
樹碑造真祈祉不有其恵孰能享此悠悠彭門千載有紀
  唐故朝議大夫梓州長史楊府君碑
[005-17a]
君諱越字復珪𢎞農仙掌人也其先帝髙辛氏之裔周
有天下晉受其封至宣公伯喬早基楊國若乃彤弓玈
矢巨鬯赤茀則禮命之樂歌之崇天王之寵光保元侯
之休祉其後十六代有楊寳者天錫黄鳥授以白環若
曰命君子孫世登三事迨震秉賜彪四代五公烈光昭
於漢室盛徳充於海内金圭銘鼎至今為𢎞農世家也
髙祖椿魏尚書右僕射開府儀同三司司徒公進位
太保加侍中給後部鼓吹致仕歸邑賜安車駟馬傳制二
[005-17b]
可謂國之元老帝之師臣功成名遂社稷之寳曽
祖思善齊通直散騎常侍祖敬通鎮逺將軍鄭州治中
卭州别駕父居同隋蒲州苪城縣令皆國書舊史列于
名節公即苪城府君之第二子也少而冲嶷苦節貞素
家無玉帛室有琴書聞少連之風而悦之庶乎身中權
行中清上以察乎道下以敦乎物不應州郡之命而有
金玉之心嘗歎曰以明月珠彈千仞雀吾不能也於是
觀寳龜之象心滅朶頥探金虎之爻志存幽履遂去家
[005-18a]
遁於嵩山經十餘年丹山白雲之志𦕈然矣屬太宗文
武聖皇帝初臨天下物色幽人焚山牓道網羅遺逸君
子若曰天下有道可以見矣於是始以角巾應命褐衣
詣闕陳大道之宏譽論至公於天下帝曰俞爾言乃可底行若歳大旱用汝作霖雨今南山近塞北漢連胡石
州邊烽皇化未謐汝往欽哉輯乃人禦乃敵以息匈奴
之患始解褐授石州方山令樽俎在堂干旄在階布大
信於獯戎示折衝於袵席威名震曜乃昇聞也有勅授
[005-18b]
憲臺監察御史繡衣始拜珥筆昇朝臺閣以之生風豪
貴由是斂手又勅直中書待制未幾又遷秘書郎直中
書省如故逰鳳凰之池觀蓬萊之府是天下之榮踐也
又轉宗正寺丞歳餘帝思南史之才將崇東觀之美又
遷起居郎加騎都尉龍朔中天子將觀兵於東夷以復
先帝之業凡居中者多出守旁郡是歳授公朝散大夫
除冀州司馬又轉魏州司馬同知州事於時天下雌韓而雄魏壯武而柔文公始厭承明初臨外郡探究堊面
[005-19a]
犯禁崇姦欲嘗朱博之能以觀龔遂之政公深鈎潜往
英機立斷短服赭裾於是乎理麟徳初兼梓州長史盖
在華之南區彭之北鄙人豪俗侈政削公朘攅六國之
遺昵雜三巴之奥壤公下車問俗觀風立政先之禮讓
教以詩書抑浮窳禁蟊食至於堂叩鐘磬家擅山川莫
不為之節制行其典禮來暮之頌復起於斯時髙宗大
帝方接千載之統昇中泰山玉帛雲趨朝者萬國公預
陪金蹕侍拜瑶壇白雲既封皇慶斯洽加朝散大夫餘
[005-19b]
官如故東山拜命西駕未歸逢太歳之臨辰感殷楹之
夢奠遇疾薨於官舎時年六十四嗚呼哀哉遺令薄葬不藏珠玉惟孝經一巻堯典一篇昭後嗣不忘聖道即
以某年月日葬於西嶽習仙鄉登仙里之西麓遵遺命
也嗣子嘉賓等哀號泣血柴骨欒心緬惟罔極之恩思
崇永錫之道以為吾丘子沒無助㝠因季由興歎空勤
負米於是考羣聖之典探衆妙之門求所以昭報幽扃
贊祉㝠籍則云金仙慈救寳手來迎若徳崇於此則功
[005-20a]
濟於彼是用歸誠真諦祈祐能仁箝鐵圍而寫容現金
蓮而得像遂於登仙麓塋之側造阿彌陀像一軀坐髙
三丈并象變菩薩天人畢備全金湧出衆寳莊嚴雲仙
鬼神周羅上界珠幡羽盖圍繞香林所以丕顯尊靈光
昭惠業逹人之能事畢矣孝子之事親終矣銘曰巖巖太岳浼浼長河歕雲滃霧含靈佇和楊侯之國宛
其中阿子孫𤓰瓞軒盖駢羅 四代五公自于伯起蟬
聨彪懿令聞不已二十户侯三十刺史世濟其榮至我
[005-20b]
君子 峩峩君子皎有令光不寵我組而括我囊洗心
巖遁抗跡雲翔㝠鴻不逺白駒在場 解其蘿袂綰我
墨職邊徼多虞獫狁孔棘之子之往允威允徳干旄在
階烽火罷色 行行駿馬繡衣之光烈烈董狐司史之
良而我君子縂其徽章出同嚴助政穆王祥 雄魏既
康郪蜀猶侈攬轡言邁題輿載理尺兵允戢亂繩攸靡
天子登封拜服玉趾 大禮既畢歸路遲遲歳亦秋止
天不憗遺嗚呼甿吏號泣漣洏曷其往矣來暮歌思
[005-21a]
㷀㷀孤子棘心哀疚永號昊天眇泣㝠祐蓮花之國金
池玉霤崇此香縁生彼穠秀 全金既湧衆寳斯莊考
墳其左叔塋其傍香花圍繞松栢成行千秋萬歳祚祉
無疆
  梓州射洪縣武東山故居士陳君碑
君諱嗣字𢎞嗣其先陳國人也漢末淪䘮八代祖祗自
汝南仕蜀為尚書令其後蜀為晉所滅子孫避晉不仕
居涪南武東山與唐胡白趙五姓置立新城郡部制二
[005-21b]
縣而四姓宗之世為郡長蕭齊之末有太平者兄弟三
人為郡豪傑梁武帝受禪網羅英豪拜太平為新城郡
守尋加本州别駕弟太樂太蒙蒙為黎州長史都督䕶南梁二郡太守樂為本郡司馬即君之髙祖父也生曾
祖方慶好道不樂為仕得墨子五行秘書而隠於武東
山生烈祖湯仕郡為主簿遇梁季䘮亂避世不仕生皇
考廣迥迥早卒君即迥之第二子也少孤而有純徳恭
已飾行一日三省家世本以清白崇徳迨君之孤素業
[005-22a]
空矣君有二兄養母以孝君順至行同勤苦節夏不避
暑冬不避寒蒸蒸服事行年四十有五入則孝出則弟
謹而信汎愛衆而親仁無餘力也以是不憂於道逮親
終殁春秋已髙從事不可以養矣乃輟干禄之學修養
生之道山壑髙居農野永歳雅聞漢有王丹者隠居不
仕家累千金以自奉田稼勤者載酒肴從鄉里承化以相懲沮乃歎曰彼王丹者是為政矣奚其為為政也由是
始考林澤闢良田習山書務農政天道時變地道化成
[005-22b]
丘陵泉藪星歳雲物靡不用心也原田莓莓粳黍稷稷
汶陽之稼如雲矣春日載華歳聿其秋白露時降百榖
收熟君常乘乎肩轝省農夫饋田畯刑以肅惰悦以勞
勤若孫吴之用兵鷙鳥之摶擊也卓彼碩田歳取十千
倉庫寔崇禮節恤惸寡賑窮乏九族以親之鄉黨以歡
之居十餘年家累千金矣其鄰國有媮衣食帶刀劍椎
埋胠篋之類鬭鷄走狗之豪莫不靡下風馴雅素曰里
有仁焉吾何從也遂黜浮窳之行肅恭儉之節修孝悌
[005-23a]
飾亷恥將欲效君之素業也時年已耳順素無經世之情林園遺老𤣥黙忘歳遂保先君武東山之故居行不
由徑非公事未嘗至於州縣也昔襄陽有龎徳公谷口
有鄭子真東海王霸西山吕才皆避世之人養徳退耕
以求志軒冕不可得而羈憂患不可得而累逮於我君
作者五人矣於戲古者至人不利茍得而不務近貴量
腹而食度身而衣非其道萬鍾不足豐也非其榮五鼎
不足餌也躬勤耕稼植其杖而耘不答子路之問者豈我
[005-23b]
君之徒與綿綿羅網㝠㝠髙鴻趯趯竹竿穆穆幽龍其
與禍敗之遼絶胡越哉然則兩龔不免於蘭焚二老不
免於薇歎其近貴利耶夫上無憂悔下無饑寒含道以
制嗜慾逹命以順生死仁以愛身智以養徳俾爾耆而艾俾爾昌而熾君子保之以永夀考非我君者乎享年
八十有五太歳壬辰五月十三考終厥命臨終戒曰啟
予足啟予手我聞古人有言珠玉而瘞之是暴骸於中
原也古者不封不樹後世聖人易之以棺槨吾不敢違
[005-24a]
聖人可具棺槨而已斂以常服墳無丘壠吾將庶幾以
奉先人之情也有子某等皆能祗奉遺訓聿從先志長
夀二年龍集癸巳某月某日載踰卜兆時吉始啟殯昭
告奉遷於舊塋武東山之陽禮也鄉里㑹葬者千餘人
皆涕泣號慕悲純徳之不見咸曰君子沒矣仁何以名
陵谷不朽匪惟頌聲小子不敏謹述鄉人之教詞曰
肅肅我祖國始於陳中裔淪䘮泊此江濱山川隆鬱旂鼎氛氲生我君子於鑠元真性孝肅悌惟仁善鄰樂我
[005-24b]
耕稼忘我縉紳茫茫田藪歳也其春農人肅事君子犒
勤孰為夫子植杖而耘弋者何慕鴻飛髙雲楚狂懼世
夷叔求仁良圖終矣不考于身我異於是非隠非淪撫
化隨運安排屈伸天年既没長夜何辰聖逹不免宇宙
同塵桐棺三寸豈我寠貧自古有禮吾從聖人嗟爾百
代子子孫孫驕奢自咎天道無親思我松栢恭儉是遵
 
 陳拾遺集巻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