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尚書纂傳 > 尚書纂傳 卷二十四


[024-1a]
欽定四庫全書
 尚書纂傳卷二十四   元 王天與 撰
金縢第八         周書
武王有疾周公作金縢
 唐孔氏曰武王有疾周公作䇿書告神請代武王死/事畢納書於金縢之匱及為流言所謗成王悟而開
 之史敘其事乃作此篇非周公作也陳氏曰武王兄/周公弟也周公名旦食采於周地在岐邦之内公爵
 也後封於/魯諡文公
金縢
[024-1b]
 漢孔氏曰遂以所藏為篇名唐孔氏曰金縢自為一/體祝亦誥辭也○朱子曰金縢之作在周公東征而
 歸之後以其記武王時事且備東征本/末故敘於此○蔡氏曰今文古文皆有
既克商二年王有疾弗豫二公曰我其為王穆卜周公
曰未可以戚我先王公乃自以為功為三壇同墠為壇
於南方北面周公立焉植璧秉珪乃告大王王季文王
 唐孔氏敘章指見篇末○漢孔氏曰伐紂明年武王/有疾不悦豫○漢孔氏曰穆敬戚近也召公太公言
 王疾當敬卜吉凶周公言未可以死近我先王蔡氏/曰古國有大事卜則公卿大夫百執事皆在誠一而
 和同以聽卜筮故曰穆卜林氏曰戚憂也潘博士云/父母唯其疾之憂宜存亡之所同也故為王穆卜則
[024-2a]
 戚我先王矣是也○漢孔氏曰周公乃自以請命為/己事因大王王季文王請命于天故為三壇壇築土
 墠除地大除地於中為三壇吳氏曰壇髙而墠卑髙/者設神明之位於其上卑者以供奔走之役於其下
 壇同一墠廣其地以容之耳○漢孔氏曰立壇上對/三王唐孔氏曰周公北面則三壇南面可知禮授坐
 不立授立不坐欲其髙下均也神位在壇故周公立/壇上對三王也鄭云時為壇墠於豐壇墠之處猶存
 焉○漢孔氏曰璧以禮神植置也置於三王之坐周/公秉桓圭以為贄告謂祝辭○蔡氏曰二公不過卜
 武王之安否耳而周公愛兄之切危國之至忠誠懇/懇於祖父之前如下文所云者有不得盡焉此其所
 以自以為功也又二公穆卜則必用朝廷卜筮之禮/如此則上下喧騰人心摇動故周公不於宗廟而特
 為壇墠以/自禱也
[024-2b]
史乃册祝曰惟爾元孫某遘厲虐疾若爾三王是有丕
子之責于天以旦代某之身予仁若考能多材多藝能
事鬼神乃元孫不若旦多材多藝不能事鬼神乃命于
帝庭敷佑四方用能定爾子孫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
祗畏嗚呼無墜天之降寶命我先王亦永有依歸今我
即命于元龜爾之許我我其以璧與珪歸俟爾命爾不
許我我乃屏璧與珪
 唐孔氏敘章指見篇末○漢孔氏曰史為册書祝辭/元孫武王某名臣諱君故曰某厲危虐暴也唐孔氏
[024-3a]
 曰某即發也泰誓牧誓不諱發而此獨諱之鄭𤣥云/諱之者由成王讀之也意成王開匱得書至此字改
 為某故史官録為此篇因遂承王所讀而諱之唐陸/氏曰遘遇也吕氏曰常人疾皆自致惟聖人道德充
 足血氣和平節宣衛養皆適其宜偶與天地之戾氣/相遇而得虐害之疾耳○漢孔氏曰大子之責謂疾
 不可救於天則當以旦代之蘇氏曰死生有可相代/之理而世多疑之予觀近世匹夫匹婦為其父母發
 一至孝之心足以動天地感鬼神多矣况周公乎且/周公之禱非徒弟為兄臣為君也乃為天下為先王
 禱也世之所以疑者以己之多偽而疑聖人之不情/耳○漢孔氏曰我周公仁能順父又多材多藝能事
 鬼神言可以代武王之意薛氏曰若如也與不若旦/之若同義○漢孔氏曰汝元孫受命于天庭為天子
 布其德教以佑助四方言不可以死鄭氏曰武王所/不能者林藝也所能者敷佑四方也材藝但指服事
[024-3b]
 役使而言○漢孔氏曰言武王用受命帝庭之故能/定先人子孫於天下四方之民無不敬畏張氏曰下
 地對上天而言四方之民以武王在上皆有祗畏之/心天下方定民心易摇武王於是而死事未可知蓋
 大位姦之窺也危病邪之伺也其敢保四方之祗畏/乎異時三監之叛周公之先見微矣○朱子曰周公
 金縢中乃立壇墠一節分明是對鬼若爾三王有丕/子之責于天以旦代某之身此一段只有晁以道説
 得好他解丕子之責如史傳中責其侍子之責蓋云/上帝責三王之侍子侍子指武王也上帝責其來服
 事左右故周公乞代其死云以旦代某之身予仁若/考至罔不祗畏言三王若有侍子之責于天則不如
 以我代之我多材多藝能事上帝武王不若我多材/藝不能事鬼神不如且留他在世上定你之子孫與
 四方之民文意如此伊川却疑周公不應自說多材/多藝不是如此他止是要代武王之死爾○漢孔氏
[024-4a]
 曰嘆息武王言不救則墜失天之寶命救之則先王/長有依歸蔡氏曰寶命即帝庭之命謂之寶者重其
 事也○漢孔氏曰就受三王之命於大龜卜知吉凶/○漢孔氏曰許謂疾瘳待命當以事神不許謂不愈
 也屏藏也言不得事神薛氏曰許我謂許我代王之/請也吕氏曰此非與三王為要約也周公誠意之至
 自及於此蔡氏曰所欲以身代其死者在我者也在/我者可必而在天者不可必故曰爾其許我不許我
 其稱爾稱我無異人子之在膝下以/語其親者此亦不死其親之意也
乃卜三龜一習吉啓籥見書乃并是吉公曰體王其罔
害予小子新命于三王惟永終是圖兹攸俟能念予一
人公歸乃納册于金縢之匱中玉翼日乃瘳
[024-4b]
 唐孔氏敘章指見篇末○漢孔氏曰以三王之龜卜/一相因而吉吕氏曰三王之前各有一龜習吉説見
 大禹謨○漢孔氏曰三兆既同吉開籥見占兆書乃/亦并是吉唐孔氏曰鄭元云籥開藏之管也○漢孔
 氏曰公視兆曰如此兆體王其無害言必愈唐孔氏/曰周禮卜筮君占體鄭云體兆象也尊者視兆象而
 已張氏曰周公為王占體非僭也蓋王方在病中上/相代王如此○漢孔氏曰周公言我小子新受三王
 之命武王惟長終是謀周之道言武王愈此所以待/能念我天子事成周道蘇氏曰此所俟者三王能念
 我一人武王言俟其疾愈也即上文所謂歸俟爾命/也○漢孔氏曰從壇歸瘳差也唐孔氏曰金縢之匱
 則金縢是匱之名也縢是束縛之義藏之於匱緘之/以金若今釘鐷之不欲使人開也王氏曰古者卜筮
 畢而不敢䙝必藏其册書異時有大卜則復啓焉乃/國家故事非特為此匱藏其册以為後世自解之計
[024-5a]
 也/
武王既喪管叔及其羣弟乃流言於國曰公将不利於
孺子周公乃告二公曰我之弗辟我無以告我先王周
公居東二年則罪人斯得于後公乃為詩以貽王名之
曰鴟鴞王亦未敢誚公秋大熟未穫天大雷電以風禾
盡偃大木斯抜邦人大恐王與大夫盡弁以啟金縢之
書乃得周公所自以為功代武王之説二公及王乃問
諸史與百執事對曰信噫公命我勿敢言王執書以泣
[024-5b]
曰其勿穆卜昔公勤勞王家惟予沖人弗及知今天動
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新逆我國家禮亦宜之
王出郊天乃雨反風禾則盡起二公命邦人凡大木所
偃盡起而築之歲則大熟
 唐孔氏敘章指見篇末○漢孔氏曰武王死周公攝/政其弟管叔及蔡叔霍叔乃放言於國以誣周公以
 惑成王孺稚也稚子成王邵子皇極經世書紀武王/己卯伐商踐天子位至七年乙酉崩家語曰武王崩
 時成王十二嵗史記曰武王兄弟十人長伯邑考次/武王次管叔鮮周公旦蔡叔度霍叔處曹叔振鐸成
 叔武其康叔封聃季載皆少未封武王克殷立紂子/武庚禄父於故都以為殷後大建親賢以藩屏王室
[024-6a]
 周公以聖德留輔相朝廷分商畿内地封管叔蔡叔/霍叔監武庚治殷民號三監武王崩成王幼沖周公
 位冢宰正百工管叔及蔡叔霍叔乃流言於國曰周/公將為成王之不利奪其位而有之馬氏曰流言謂
 以無根之言流布於國中朱子曰此即大誥所謂三/監及淮夷叛也意其稱兵舉事必以誅周公為辭若
 王敦之於刁協劉隗耳○漢孔氏曰辟法也告召公/太公言我不以法法三叔則我無以成周道告我先
 王唐陸氏曰辟馬鄭音避謂避居東都或問周公之/誅管蔡與伊尹之放太甲皆聖人之變惟其至誠無
 愧正大明白故行之不疑未可以淺俗之心窺之也/此辟字與蔡仲之命所謂致辟之辟同安得以為避
 且使周公委政而去不幸成王終不悟小人得以乘/間而入則周家之禍可勝言哉周公是時不知何以
 告先王也觀公告二公之言正大明白至誠惻怛則/區區嫌疑不敢避矣惟此心無愧而後先王可告也
[024-6b]
 自潔其身而為匹夫之諒周公豈為之哉朱子荅曰/辟字當從古註龜山楊氏曰周公誅管蔡為時中○
 漢孔氏曰周公既告二公遂東征之二年之中罪人/此得陳氏曰周公為東伯東諸侯之不軌其職自得
 專征朱子曰周公東征不必言用權王室至親與諸/侯連衡背叛當國大臣豈有坐視不救之理帥師征
 之乃是正義不待可與權者而後能也唐孔氏曰詩/東山之篇歌此事也云自我不見于今三年又云三
 年而歸此言二年者詩言初去及來凡經三年此直/數居東之年除其去年故二年也惟言居東不知居
 在何處王肅云東洛邑也管蔡與商奄共叛故東征/鎮撫之案驗其事二年之間罪人皆得○漢孔氏曰
 成王信流言而疑周公故周公既誅三監而作詩解/所以宜誅之意以遺王王猶未悟故欲讓公而未敢
 朱子曰鴟鴞之詩大意告王以王業艱難不可毁壞/之意鄭氏曰誚責讓也○漢孔氏曰二年秋也蒙恒
[024-7a]
 風若雷以威之故有風雷之異風災所及邦人皆大/恐鄭氏曰偃仆也○漢孔氏曰皮弁質服以應天所
 藏請命册書本史百執事皆從周公請命唐孔氏曰/皮弁是視朝服每日常服白布衣素績裳王見此變
 與大夫盡弁以開金縢之書省案故事求變異所由/林氏曰啓緘之際猶未卜而得往者周公之説於匱
 中蓋因卜而偶得之蔡氏曰周公卜武王之疾二公/未必不知之周公册祝之文二公蓋不知也諸史百
 執事蓋卜筮執事之人成王使卜天變者即前日周/公使卜疾之人也○漢孔氏曰史百執事言信有此
 事周公使我勿道今言之則負周公噫恨辭唐孔氏/曰周公忠心欲代武王死非是規求名譽故不用使
 人知之○漢孔氏曰本欲敬卜吉凶今天意可知故/止之穆卜説見上文林氏曰觀其得書而止卜乃知
 其為卜而啓縢非為周公而啓也○漢孔氏曰言已/童幼不及知周公昔日忠勤林氏曰周公尚欲以身
[024-7b]
 代而父之死其肯不利於嗣子乎○漢孔氏曰發風/雷之威以明周公之聖德○漢孔氏曰周公以成王
 未悟故留東未還改過自新遣使者迎之亦國家禮/有德之宜唐陸氏曰新逆馬本作親迎蔡氏曰親誤
 作新正猶大學新誤作親也親迎公以歸於國家之/禮亦宜也○漢孔氏曰郊以玉幣謝天天即反風起
 木明郊之是○漢孔氏曰木有偃拔起而立之築有/其根禾木無虧百穀豐熟周公之德張氏曰成王疑
 則為雷為電為風為偃禾拔木成王悔則為雨為反/風為起木為大熟人之處心可少差乎此君子所以
 慎其/獨也
 ○總説一篇意○唐孔氏曰發首至王季文王史敘/将告神之事也史乃册祝至屏璧與珪告神之辭也
 自乃卜至乃瘳言卜吉告王差之事也自武王/既喪以下敘周公被流言東征還反之事也
[024-8a]
 
 
 
 
 
 
 
 
[024-8b]
 
 
 
 
 
 
 
 尚書纂傳卷二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