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法藏碎金錄 > 法藏碎金錄 卷二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法藏碎金錄卷二     宋 晁逈 撰
一念照了一念之菩提也一念宴息一念之湼槃也三
 心日夕趣向依止欲念念常然故或黙或語而匪疾
 匪徐夫如是雖曰㣲細善緣儻積習純熟何憂失之
 淪墜哉
深根固蔕長生久視道家保身之要也生滅滅已寂滅
 為樂釋氏清心之要也上智明了可以足用
[002-1b]
吾老矣而能生一智執一志何謂也外順世間法無固
 無必以此為無所礙之智内學出世間法有初有終
 以此為不可奪之志志與智交相濟久而彌堅吾之
 道其殆庶幾乎
開示悟入大事之因縁也由乎師觀練薫修大事之功
 用也由乎己若止務空言則必貽後悔
摩訶止觀有語云躡躡而入𤣥聖蘧廬有語云溶溶而
 進人多閑好禪談罕見實知妙用
[002-2a]
天台教止觀二法法華經悟入兩字入字最後濟覺之
 力也予自得此精意不能剖析而言
有客謂予曰甞觀吾子落筆成言不求功名不求富貴
 奚獨如此蒙竊惑馬予對曰夫拜將拜相處世之榮
 名學仙學禪出塵之妙事各從所好復何疑哉
予引古佛名號人多笑其迦談因思以理和㑹之也莊
 子云至徳之人無聲之中獨聞和焉豈非觀音佛之
 法門乎又云宇泰定者發乎天光豈非定光佛之名
[002-2b]
 相乎予於二者覺有至㣲朕兆茍或固致詰予當
 黙然而已
予甞歴覧釋教經論所說有二生滅一寂滅若具引本
 書即文繁隔越難為直指予今節略裁成俾人易曉
 二生滅者其一是分叚生滅即今一切衆生相續有
 情是也其一是變易生滅即所謂阿羅漢菩提薩埵
 随意生身出沒自由是也一寂滅者謂如來覺利自
 他兼濟功畢入于圓寂不復生滅是也
[002-3a]
古人有言為善冣樂吾亦有言學禪冣樂此理大同而
 小異自淺而及深者也為善世間法學禪出世間法
 知者自知說則難說
予老矣人多見稱言其面色紅潤神氣清健此以發外
 而可知也而不知予入道深宻抗心髙逺此以積中
 而不知也
予覧羅什荅慧逺書加之一偈其首云既已捨染樂心
 得善攝否若得不馳散深入實相否予愛此語但能
[002-3b]
 深入實相安住妙境何假叅禪問法耶
髙僧𫝊云晉司徒王謐致書於廬山慧逺有語自陳曰
 年始四十衰同耳順逺答書曰古人不愛尺璧而重
 寸隂觀其所存似不在長年檀越乗佛理以御心復
 何羡於遐齡耶予因思之夀長不及於道勝况諸悠
 悠之事豈勝於道乎
釋道常此字本是雷風卦/名予避廟諱權改秦姚興敦逼欲奪其法服令
 居翼賛之任固辭得免乃嘆曰古人有言曰益我貨
[002-4a]
 者損我神生我名者殺我身於是竄影岩壑畢命幽
 藪食味禪緬迹人外予因思向子平云富不如貧
 貴不如賤殆相𩔖乎
顧此法但能識心達本無微細之疑忘情契理到純熟
 之地其道成矣安用繁云
塊處清閑自誨曰迹務退藏避虛名之為累心勿馳散
 入實相以増深善縁既獲㝠符餘景豈宜空過古人
 輕尺璧重寸隂良有以也
[002-4b]
浮雲或聚或散豈碍太虛之清曠浮漚或成或破豈損
 寒潭之湛浄浮想或起或滅豈壊真心之靈照念念
 不息人皆有之勿以其然遂虧進道
予以決志辭榮閑居佚老躋仁夀之域樂育無彊闚衆
 妙之門勝進不退翛然自得何必求之
身如翔鴻不可籠心如蓮華不著水身心所樂已出世
 間何况純修别有妙處
晉書𨼆逸𫝊云𥞇康從孫登㳺三年問其所圖終不荅
[002-5a]
 康每嘆息將别謂曰先生竟無言乎登乃曰子識火
 乎火生而有光不用其光而果在於用光人生而有
 才不用其才其果在於用才故用光在乎得薪所以
 保其耀用才在乎識真所以全其年今子才多識寡
 難乎免於今之世矣子無求乎康不能用果遭非命
 乃作幽憤詩曰昔慙栁下今愧孫登予詳識真二字
 愛之重之以為明哲保身之法也賢逹詣道之見也
 有智之士可不務乎
[002-5b]
莊老之書理有明㨿嗜欲深而天機淺道徳髙而下士
 笑真𨼆寡偶自古而然塊處逍遥亦足為樂
今有文士目莊子曰碎金多采先生之語以資應用章
 句耳予亦耽味其書求理綴文以為助道之品入此
 法藏碎金錄中名同而實異者也
又晉𨼆逸𫝊云董京字威輦至洛陽行吟常宿白社中
 時乞於市得殘碎繒絮結以自覆全帛佳緜則不肯
 受或見推排罵辱曽無怒色孫楚貽書勸仕京不從
[002-6a]
 答以古詩其末有句云萬物皆賤惟人為貴動以九
 州為狹静以圜堵為大予詳最後二句明知足常足
 鷃逍遥之意也又詳其少欲忍辱渉于梵行得非
 髙僧髙士倫𩔖相參而流轉乎
范喬字伯孫稟徳真粹立操髙潔以父粲有疾侍養衡
 門至于白首凡一舉孝亷八薦公府再舉清白異行
 又舉寒素一無所就予覧此愛之重之古人純孝髙
 節有如此者與夫名實相違者異矣
[002-6b]
譙秀字元彦巴西人也祖周以儒學著稱顯名蜀朝秀
 少而静黙不交於世知天下將亂預絶人事雖内外
 宗親不與相見郡察孝亷州舉秀才皆不就遇亂避
 難宗族依憑之者以百數秀年出八十衆人欲代之
 負擔秀曰各有老弱當先營䕶吾氣力猶足自堪豈
 以垂朽之年累諸君也年九十餘卒予讀秀𫝊美其
 有清節有先見推分克己無所干擾而獲康强夀考
 乃福報之使然乎
[002-7a]
莊子云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熱
 注云無往而不安則所在皆適死生無變於己况溺
 熱之間哉故至人之不嬰乎禍難非避之也推理直
 前而自然與吉㑹又晉書𨼆逸辛謐𫝊云賢人君子
 雖居廟堂之上無異於山林之中斯窮理盡性之妙
 豈有識之者耶是故不嬰於禍難者非為避之但冥
 心至趣而與吉㑹耳予以二書意同乃合而書之
字偉祖敦煌人也虛靖好學不應州郡之命舉孝
[002-7b]
 亷賢良方正皆以疾辭敦煌太守隂澹竒而造焉經
 日忘返澹曰世人之所有餘者富貴也目之所好者
 五色也耳之所玩者五音也而先生棄衆人之所收
 收衆人之所棄味無味於恍惚之際兼重𤣥於衆妙
 之内宅不彌畆而志忽九州形居塵俗而棲心天外
 因詳隂澹之言予以為古之賢人君子道徳内充而
 自得者其實沛然滿足不可以常情擬議也
張忠字巨和中山人也永嘉之亂𨼆于泰山恬靖寡欲
[002-8a]
 清虛服氣餐芝餌石修導養之法以至道虛無為宗
 其教以形不以言弟子受業觀形而退年在期頥視
 聴無爽予味先生所授之道有似禪師宻𫝊心印者
 也又以為窒嗜慾之源居清曠之域夀長神王固當
 然歟
宋纎字令艾少有逺操沈靖不與世交𨼆居于酒泉南
 山不應州郡辟命酒泉太守馬岌具威儀鳴鐃鼓造
 焉纎拒而不見岌歎曰名可聞而身不可見徳可仰
[002-8b]
 而形不可覩先生人中之龍也年八十篤學不倦後
 張祚遣使者備禮徴為太子友尋遷太子太傅頃之
 上䟽曰臣受生方外心慕太古生不喜存死不悲沒
 素有遺屬屬諸知識在山投山臨水投水處澤露形
 勿告我家今當命終乞如素願遂不食而卒年八十
 二謚曰𤣥虛先生予詳逹人大觀形骸為外物族𩔖
 為妄縁不以形累性不以族嬰情與夫大禪師臨終
 勿塔勿悲之言何異之有
[002-9a]
郭瑀字元瑜敦煌人也少有超俗之操精通經義雅辯
 談論多才藝善屬文𨼆于臨松薤谷鑿石窟而居服
 柏實以輕身張天錫遣使者孟公朙持節以蒲輪𤣥
 纁備禮徴之遺瑀書曰先生潜光九臯懐真獨逺心
 與至境冥符志與四時消息豈知蒼生倒懸四海待
 拯者乎孔聖車不停軌墨子駕不俟旦皆以黔首之
 禍不可以不救先生懐濟世之才故遣使者虛左授
 綏鶴企先生乃眷下國公明至山瑀指翔鴻以示之
[002-9b]
 曰此鳥也安可籠哉遂深逃絕迹予讀瑀𫝊愛張天
 錫遺瑀書云心與至境冥符此一句入道之門也
祁嘉字孔賓酒泉人也少清貧好學年二十餘夜牕中
 有聲呼曰祁孔賓祁孔賓𨼆去來𨼆去來修飾人間
 事甚苦不可諧所得未毛銖所䘮如山崖旦而逃去
 西至敦煌依學官誦書遂慱通經𫝊精究大義西㳺
 海渚教授門生百餘人張重華徴為儒林祭酒天錫
 謂為先生而不名之竟以夀終予讀祁嘉𫝊異其牕
[002-10a]
 中呼者盖神人也所言得喪利害之殊堪為鍳誡耳
吾今逼大耋之年已老之身舉止輕健不為惡欲之所
 敗已老之心觀照明了不為邪見之所昧必因宿習
 何憂後縁此真實語非増上慢
晉書謝鯤𫝊中多說鯤規諫王敦之事是時朝望被害
 皆為其憂而鯤推理安常時進正言而敦不能用予
 讀鯤𫝊愛此推理安常凡四字蔚為心要夫自古及
 今有無數之人無數之情無數之事是非曲直得失
[002-10b]
 利害憂恚苦樂種種不同理之常而大者也若以道
 斷但推而安之都為夢幻如觀羣動終歸乎空不用
 鼓發於言下㽞滯於胸中此乃無礙法門之最也予
 嘗為安順大常略論意亦如此今重言之
出世大聖人具有一切智能行一切行不住一切相此
 是佛功徳以世間法如何擬議
夫齋戒沭浴清浄身之法也滌除䟽㵸清浄心之法也
 必若識真㧞俗退居進道之士可用此外内二清净
[002-11a]
 潔其身心以為資助爾
顧此法自悟自得契真不殊可目之曰同文印覺他利
 他照闇相可目之曰無盡燈在上上之智謹授受
 之理不可輕也
我自立一科法言欲得已心至空至明以為體善利萬
 物不求其報以為用亦不分屬名家
論語云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
 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子張書諸紳
[002-11b]
 予因思内典教中有語云衆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
 邊誓願㫁法門無盡誓願學無上佛道誓願成如此
 言句豈止書紳銘肌鏤骨可也
解脫門三親切方便而出纒縳良以次第相成也湼槃
 路一直截坦蕩而歸寂㓕不由岐逕致迂也我如是
 言人謂我何
予詳教中所說之意謂小乗著空是心住於相而起見
 障盖言空之為法執亦成礙而况外道之學别作異
[002-12a]
 計種種邪妄為病也可知矣
自顧晚年信道彌䔍南華經髓逰逍遥之墟西聖書心
 泛寂㓕之海盡攝大千沙界無蔕芥於胸中深入不
 二法門非剖析於言下所好如此誰為同人
法華經云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縁故出現於世其
 下陳列欲令衆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予嘗率意立
 言云開示由乎師悟入由乎已其後因覧唐李繁著
 書十六篇名曰𤣥聖蘧廬内有心宗第十一不動第
[002-12b]
 十二夢覺第十三聞思第十四有說云經言開示悟
 入而不說開示悟入之方因著此四篇開心宗之性
 示不動之體悟夢覺之真入聞思之寂予詳四篇所
 述咸有妙㫖就中悟夢覺之真入聞思之寂暗合予
 即今朝夕趣向事理親切由是忻然自得以為天奬
 㝠符爾不復一一具載之也
白樂天有自詠詩云鬭閑僧尚閙較痩鶴猶肥予因自
 思抑亦如此仍叙餘意可資清談爰自引年挂冠攝
[002-13a]
 生修道居深迹晦絶無汎交行健聴聰覺有所得乃
 復為兩句以擬前詩云介居僧尚襍警聴鶴猶聾
初讀老莊之書入大觀之理見世間夢幻盪胸中蔕芥
 後讀釋梵之書得上乗之法啓我明徹之智無窮而
 不昧銳我堅利之志無窮而不壊根力次第有如此
 者
法止一乗日常三省幻身虛假雖悟有涯之生本覺空
 明未歸無念之體然於淨信不忘真修
[002-13b]
文殊表信觧之智普賢明周徧之徳合而為一是謂毗
 盧遮那華嚴名曰三聖圓融觀信妙矣哉
予覺晚年益甘道味酷好含華𨼆曜收視反聴優㳺何
 有之鄊放曠自得之塲從造物者為師友而世間幻
 累其如予何宜乎三徑就荒一室不掃凝塵滿席其
 心湛然
圓覺經義有云從本起末為出攝末歸本為入又云迷
 之則出悟之則入予因知悟入二字理合相連又知
[002-14a]
 既能覺悟而乃攝其妄念入于無念斯為法要而况
 聞中靈應助發道縁豈非天瑞冥符資其宿習俾我
 䇿勵何法喜之深乎
夫恬愉相資成長久之道喜怒不節傷隂陽之和顧已
 暮年尤宜知明而力勝也
予覧二教之書有所惬當而能唯變所適推而廣之釋
 氏經予愛其見空而度苦厄一見其空則一一皆
 空矣自然目之所及見其無全物無全事無不是空
[002-14b]
 何能障礙于目哉老氏經予愛其知常而益明了
 一見其常則一一皆常矣自然心之所及知其天時
 之慘舒晦明人身之災福苦樂世故之順逆成敗無
 不是常何能刺鯁于心哉二者對治可以足用
身心之法舉要而言一真是本名之為道萬縁是末名
 之為累不可棄本逐末以累妨道如此逹觀謂之初
 學
人之學禪率多隨其影和其嚮效為語立為文予之學
[002-15a]
 禪無不貫於心逹于性發以智濟以力其理如此何
 必繁云
有道友嘗說考驗修行功課之法令置白黒二碁子每
 有一善念投一白子入於一器中每有一惡念投一
 黒子别入一器中至夜比較其數即知善惡之念増
 减多少矣予謂此法太迂闊誰能細碎致煩予又
 自思但性急耳除有觸境小忿未能頓除外且無故
 心造惡之念不當如斯拘執筭數也唯知務在静勝
[002-15b]
 於動最為要切宜於日夕四威儀中不計情境如何
 隨分量力常習静念而已不可廢也
莊子所說有以死生為小變我與變俱而無失為大常
 此則深契佛書所明理性真常之道夫如是則知身
 外悠悠愈不足以介意也昭然矣
莊子云百里奚爵祿不入於心故飯牛而牛肥使秦穆
 公忘其賤與之政也有虞氏死生不入於心故足以
 動人吾因思之若或即今有人二者不入於心吾當
[002-16a]
 推而尊之曰至人真人道人也
予省已方期耄及似覺智生切欲内習絶倫離人而獨
 立外順晦迹虛縁而葆真乎彌堅怡然自得
荀卿有言曰志意脩則驕富貴道義重則輕王公予謂
 此世間法也予别作二句語云逹觀深則遺情累内
 習至則還天真此出世間法也
中乗之人能觀根本十二縁轉為生死輪不煩更述予
 今又觀枝末三縁結為煩惱網謂身縁家縁世縁是
[002-16b]
 也續說三者該括盡矣此縁此理古今大常既知大
 常足以消遣
昔老於新沭之餘凝然逰心於物之初且云不能知
 不能言我亦於新悟之餘凝然逰心於聞之初亦不
 能知不能言引𩔖而書以明殊勝
佛書云湏菩提觧空第一予於觀空之智亦得少分然
 而不入斷滅又知有不空如來藏也
一切凡夫終日念念營致五欲樂具不知萬中有一真
[002-17a]
 大丈夫廻向一乗妙法如此勝事與誰交談
楞嚴經云情想均等不飛不墜生於人間想明斯聰情
 幽斯鈍竊詳此語信不虛矣予今年近八旬而覺耳
 聰心爽每於清宵静卧虛白堂中或聞左右前後兒
 孫列宇言音所及辨其誰何故有效白體詩云介居
 僧尚襍警聴鶴猶聾之句是知想明斯聡予得萬一
 因思貫休之詩有以楞嚴為禪髓樂天之詩有以壇
 經為佛心凡此𩔖例子最稱美
[002-17b]
予觀世界倫𩔖都是衆多幻化因縁生滅假合而成其
 中情氣各各㣲細分别遂有紛擾無窮之事新陳相
 續隨時運任造化古今常然無如之何然而到了虛
 妄唯有一種妙說目曰一真法界非但少有到者抑
 亦少有知之予愛如此而言曲盡其理
莊子襍篇有云長生安體樂意之道予愛此語因而簡
 省聨貫目之曰長安樂之法謂此三者無賢不肖
 皆愛之雖愛之之心同而致之之道異所以利害相
[002-18a]
 反矣予若形于文言則淺近而犯時忌人能自以意
 取則深逺而得天機今故不復具陳智者詳之可也
予自謂心逰瑋之書所以慕髙逺目想清曠之域所
 以遺繁華於道雖非大成於理亦為小善
道集虛吾所信仁者静吾所師無聲之聲聲成文非因
 叩寂無學之學學日益止務棲真不作聖心安住妙
 境有如此者謂之何哉
唐圭峰宻禪師有指示學人最後安心方便之法先有
[002-18b]
 叙述之言云諸修行人但將不認不随之智照於身
 心自然覺疾病時痛惱時或暫安樂時侍者乖意時
 喜事適情時所有種種念慮千般萬𩔖皆如幻化影
 像皆是他緣靈靈一心如鏡之明未曾不照斯為真
 我我既本無病健無死生誰能勞神而憂他妄緣乎
 已曾千萬億刧妄憂之竟何所益非惟無益仍展轉
 招於妄苦今但自保靈明免遭妄執所繫即捨此身
 趣後身時無所慮也云/云予詳宻公之言雖僧俗不同
[002-19a]
 而縁累一也乃至族之蕃衍因而縁亦増多固當如
 是但依此教誠以覺智斷之慎勿一向憂撓若能如
 此便是得親切法門也
觀諸文字之中有使棲心棲神棲真棲禪大約秪是檢
 情攝念之意有如鳥之棲宿不飛不動是也予以為
 明正學人但於一切時中随分止息思慮凝然宴寂
 而已復何疑焉
列子所說周之尹氏大治産心營世事慮鍾家業資財
[002-19b]
 有餘心形俱疲夜則昬而寐夢為人僕趨走作役
 而尹氏之趨役者晨昬弗息有老役夫筋力竭矣而
 使之彌勤夜亦昬憊熟寐夢為國君其樂無比此章
 立理大約齊物以明覺夢不異苦樂各適一方未足
 分勝負予於此外别得新意以為尹氏家雖富盛心
 有營運之勞故有夢中之苦役夫身雖貧賤而心無
 營運之勞故有夢中之樂若復有人晝無役夫之勞
 苦夜無尹氏之勞苦其享福也何如哉予又獨斷以
[002-20a]
 為勞心之苦苦甚於勞身之苦也如何分勝負
五鼓夢迴緣念未起靈響清徹聞和逹聰凝聴静専頗
 資禪恱安住妙境何勝如之
阿育王經云優波笈多宿世為獼猴學縁覺坐禪證阿
 羅漢果又𤣥聖蘧廬心法篇云東都有人養鸚鵡以
 其慧甚而施於僧僧教之能念經徃徃架上不言不
 動問其故對云身心俱不動為求無上道及其死焚
 之有舎利洛人為之作塔予詳二者得道皆自宴寂
[002-20b]
 中入夫如是則華嚴經云心佛及衆生是三無差别
 信不虛語矣唯人為萬物之貴者茍不知此道乃猨
 鳥之不若也知之者安可自輕棄乎
晉劉毅對武帝之言比帝為漢之桓靈尤為不遜晉武
 能笑而容之此事有人君之量情之所難也因思為
 人臣者忍受惡言於理差易而不自抑制於理可乎
 受人凌辱畏其勢而忍之者不足為忍無可畏之勢
 而能忍之者真為忍也
[002-21a]
教中說煩惱即菩提予甞比方而可曉夫人之為惡一
 變成善譬如盜賊亦有勸諭感悟翻然改圖便為良
 民者即盜賊本良民也煩惱即菩提固當無二
無益之言自戒勿發無益之事自戒勿思
世間法以讓為徳然亦有不可讓者故儒書有云君子
 不争必也射乎又曰當仁不讓於師出世間法尤不
 可讓古徳有偈云十方法界諸有情念念以證善逝
 果彼既丈夫我亦爾何得自輕而退屈
[002-21b]
談者曰蠅能縁物不能縁火若能縁火與火為一人能
 縁事不能縁道若能縁道與道為一
聞人談論但且虛受恱服慎勿鋒起求勝詳究取捨在
 我而已
老子曰不争而善勝予欲加此而行非止不争亦不取
 其善勝之勝
有故人嘗説人自無始以來情性相合欲遣其情有如
 親戚之人同居已久相别之際戀戀難去予以為世
[002-22a]
 間法貴乎情日厚出世間法貴乎情日薄然聖人忘
 情者非木石之無情也無偏愛之仁耳故有縁之慈
 以親親而慈其慈小無緣之慈不以親親而慈其慈
 大
予嘗自立兩句語云欲可從于人不可從于物上句取
 儒書以欲從人則可以人從欲鮮濟之義是屈已以
 濟事也下句取佛書若能轉物即同如來之義是不
 令真随妄轉也
[002-22b]
予自說云因言會意謂之悟道忘情詣理謂之修道至
 寂洞照謂之得道
易遯卦䷠上九肥遯無不利肥者饒裕之義也以其無
 應於内故曰肥遯予今以人心比之若有人其心既
 静而能無應於外亦可謂之肥静矣内心外迹厥理
 何殊
孔子曰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予擬之别立句克情復
 性衆妙歸本焉
[002-23a]
予自立言云神氣相守道家存有心息相依禪功造㣲
 其理一揆吾能貫之
竊為口訣二句云湏有智斷方修止觀因自觧云有智
 照了乃能决定信有斷猛利乃能决定行
諦觀無明如醉醉人起諸惡展轉為過咎以至禍敗無
 明生衆支展轉為因緣以至老死
佛書云寂㓕者名為一心謂無念也自一起念則為二
 矣予因獨㫁人二心為念字似得此理
[002-23b]
佛書云本覺曰如心住曰如不變易曰如予因觸𩔖演
 之曰性與理合曰如物我混一曰如
予謂小乗初學者也大乗功成者也故釋迦佛云我念
 過去諸佛方便力皆以小乗引誘然後令入究竟一
 乗是也予又謂亦如世間法童法蒙與老成之學量
 次第不同矣
覺了一切法如幻化者如悟杯中蛇影豁然而疾愈知
 其疾妄想結成也
[002-24a]
唐陸象先嘗謂人曰天下本無事祗是庸人擾之始為
 繁耳予又以為心間本無事率由妄念擾之始為煩
 耳
入道之門湏用止觀二法何以故夫理障礙正知見事
 障續諸生死非大觀之法安能除理障非大止之法
 安能除事障
楞嚴經有云非因縁非自然子常疑其兩無所歸一日
 忽自悟夫因縁者虛妄假合凡夫世間法也自然者
[002-24b]
 撥無因果外道不了義也唯出世了義不堕二邊耳
 亦可自謂得無師智也
老子云不見可欲使心不亂此小乗之力也若見可欲
 而心亦不亂此大乗之力也亦如牛頭山慧融禪師
 云有二種用心一者不見一切物得空唯見於空不
 見一切物二者一切物得空了了見一切有不住於
 有了了見一切空不住於空是也
昔晉王濟有馬癖和嶠有錢癖杜預有左𫝊癖予亦有
[002-25a]
 耽味禪悅遺忘機心之癖
習偽智矯性狥時損天真取世資考其得失至人弗為
 也
有客謂子曰欲求妙道從何門而入予因决擇徑直而
 答曰當須悟人法二空斷事理二障學止觀二法去
 沈掉二病四者純熟有進無退勿問符應久而自知
 此法簡要親切而言之也
學法之人有聞談道而豁然頓悟者亦是宿世修習之
[002-25b]
 功而不自知也譬如學世間文章曾經諷誦嵗深遺
 忘或有舉其端緒復能記之又如久别之人相逢不
 識彼若話及姓字此乃忽爾悟焉亦猶是也
世間愽聞强記洪筆麗藻之士視其暴威武而不識姓
 名㸃畫者何如哉逹人大觀窮理盡性視其懵然不
 知者亦𩔖於此
禮以檢其迹樂以和其心予又别得無體之禮檢攝之
 至者南華莊真人所著書中述其心齋是也無聲之
[002-26a]
 樂和暢之妙者襄陽龎居士所集詩中述其智樂是
 也此樂/音落
人多止好神仙之事而不知禪功造極者合至神之神
 為仙中之仙也
枹朴子曰辭千金之重聘忽卿相之貴位者無所修為
 猶尚如此况加以知神仙之道必不肯役身於世矣
 予以為脱落世網致禪功之深妙者比諸神仙又增
 殊勝也
[002-26b]
外身出纒小自在内身出纒太自在如如不動寂為體
 了了常知照為用
智者知也深知其理勿復悮為行者行也力行其道勿
 復虛過
楞伽阿䟦多羅寳經云縁自得勝進相逺離言說文字
 虛妄趣無漏界自覺地光明輝發是名宗通此一科
 合論語云古之學者為己又經云說種種教法以巧
 方便隨順衆生令得度脫是謂說通此一科又合論
[002-27a]
 語云今之學者為人於其本教又合自覺覺他自利
 利他
脫世網避畏途簡妄緣甘静居小寂㓕之樂也塵事無
 所拘勞慮悉已除心如大虛清逺恬愉大寂㓕之樂
 也但趣此境何必廣求異論哉
詳佛法所明之理有二殊勝與凡情對背有以親為踈
 謂五藴皆空形相是外物此智之深者也有以踈為
 親謂一切衆生皆如己子此仁之大者也此智與仁
[002-27b]
 何如哉茍有敏識不當輕議
予以不貪之故獲善利者三不渉畏途不履危機一也
 量入自足身閑氣和資養生之道二也習静悟空深
 知理性之法三也
二姓之親因媒而成親成而留媒不遣媒反為擾一真
 之道因智而合道合而留智不遣智反為礙
古徳云有所知者有所不知無所知者無所不知予甞
 設喻以明此理上八字有似夜有其燭燭不及而有
[002-28a]
 所不見下八字有似晝無其燭燭不用而無所不見
形質全具人之外美繋乎天耳目手足是也行實全具
 人之内美繋乎人道徳仁義是也其外幸而全具不
 能内修以相稱誠堪自惜誠堪自責且夫外不全具
 無如之何内不全具可以修補而鮮克能然堪惜堪
 責豈虛語哉
世人但見有之有不見有之空如此者無數或見有之
 空不見空之有如此者甚多既見有之空又見空之
[002-28b]
 有如此者甚少若能空有並見智行相資䐇合深入
 謂之得道
名器權利虛中之虛夀康給足虛中之實詳擇所急馴
 致天倪踰量躁求道家深忌
心者身之本也心不生㓕則身不生㓕定矣故荷澤法
 門有語云雖備修萬行唯以無念為宗無念即無生
 之法也千經萬論但廣敷揚法之根源止在無念念
 增緣起乃入輪㢠廻
[002-29a]
古人云燕雀焉知鴻鵠之志此於世間法中志之大者
 也予因擬之别有語云醯鷄焉知雲龍之志此出世
 間法中志之大者也
人物志云晉楚帶劒逓相詭反注云自晉視楚則笑其
 右自楚視晉則笑其左因思好道徳者避權利之地
 修安樂之行無傍觀之榮免切身之苦好富貴者大
 笑之好富貴者據權利之地失安樂之行得傍觀之
 榮被切身之苦好道徳者亦竊笑之與帶劍相笑其
[002-29b]
 事雖殊其理相𩔖
予好推求妙理念念増新落筆成文編綴未已有如心
 府之内衆寳莊嚴又如百鍊之金轉加明净以此自
 慰不亦然乎
萬事貴乎得中夫日過午則昃月過盈則虧物過盛則
 衰器過滿則溢必然之理也世人升髙位積羡財不
 務得中貪極致禍者多矣宜乎自戒之也唯有學道
 之志貫㣲臻極精修宻詣使太過此則無妨
[002-30a]
世間法不失其正者究竟猶虛若更邪偽紛擾此又虛
 中之虛也不知至真至妙之理枉用其心與物化滅
 者但可嗟憫而已何足貴乎
妙法功行勿憚難成譬如瓦礫易取珠玉難求自然之
 理也若不登山渉海安得此寳莫同瓦礫輕視之耳
 得之則其利甚愽
後漢孟敏字叔逹荷甑堕地不顧而去郭林宗見而問
 之答曰甑已破矣顧之何益林宗異之勸令學業果
[002-30b]
 著其名予謂斯人明理而有斷者也為事敏逹稱其
 名焉以此推之人所失當以既往不咎勿復介懐有
 若更追思不已亦猶顧惜破甑何所益乎
佛教說因果道教說自然說因果則有懲勸說自然則
 無懲勸夫萬事若皆謂自然撥無因果則䧟人於不
 修而虛生浪死多入惡趣之中也殊不知於其自然
 亦有因果試舉一端以明之耳人有樹蓻之功則有
 采收之利自然之理也樹蓻者豈非因乎采收者豈
[002-31a]
 非果乎
人有未壯之子而為薄徒所誘習以成非罹于深刑者
 多矣唯㓜敏而殊常者乃能不近薄徒人有可欲之
 心而為塵境所誘習以成迷堕于惡趣者亦多矣唯
 夙悟而殊常者乃能不逐塵境配而設喻殆相𩔖乎
予欲自規并勸學道之人修四常行謂常不障常不礙
 常不動常不退上二行在乎智明而量大也次二行
 在乎志堅而力勝也
[002-31b]
昔向子平所言富不如貧貴不如賤予又知顯不如𨼆
 盖以𨼆近道家之㫖老聃大聖人史氏止謂之𨼆君
 子然而𨼆者亦有竊吹濫巾之士釣聲華希寵利而
 已若能名迹俱𨼆乃為真𨼆古人有詩云始知真𨼆
 者不必在山林又有云禪師示我真𨼆心月在中峰
 葛洪井又出處一貫為通𨼆古人有詩云禪門有通
 𨼆喧寂共忘機如此之𩔖是也
    凡一百二十六章
[002-32a]
 
 
 
 
 
 
 
 
[002-32b]
 
 
 
 
 
 
 
 法藏碎金錄卷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