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陶朱新錄 > 陶朱新錄 提要


[000-1a]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十二
 陶朱新録       小説家𩔖二異聞之屬/
 提要
    臣/等謹案陶朱新録一卷宋馬純撰純字
    子約自號樸遫翁單州城武人紹興中為
    江西漕使隆興初以太中大夫致仕居越之
    陶朱鄉搜輯見聞著是書因名曰陶朱新録
    純事蹟不槩見惟㑹稽志載其題能仁寺壁
[000-1b]
    一詩以譏僧宗昻有黄紙除書猶到汝定知
    清世不遺賢之句為當時傳誦是書自宋以
    來史志及各家書目亦皆不著録然周煇清
    波雜志引其中韓南一條稱為樸翁陶朱
    集又稱樸翁單父人嘗宦於宣政間葢即
    此書知實出宋人非後來依託也所載皆宋
    時雜事大抵涉於怪異者十之七八亦洪邁
    夷堅志之流未附元祜黨籍一碑與全書體
[000-2a]
    例頗為不𩔖考録中所記馬黙思郭真人詩
    純葢黙之諸孫黙在神宗朝以户部侍即寳
    文閣待制致仕奉祠後入黨籍南渡以後力
    反宣和之政以収人心凡黨人子孫皆從優
    叙故張綱華陽集中有論其除授太濫一疏
    然士大夫終以為榮純載是碑葢以其祖之
    故亦陸游自稱元祜黨家之意云乾隆四十
    二年九月恭校上
[000-2b]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臣/陸 費 墀
[000-3a]
欽定四庫全書
 陶朱新録       宋 馬 純 撰
 樸翁單父人也建炎初避地南渡既而宦游不偶
 以非材棄遂僑寄陶朱山下藜羮不糝晏然自得雖
 不足以語遯世無悶之道其山澤之癯乎因搜今昔
 見聞裒綴成帙目曰陶朱新録凡譏訕誖謾悉不録
 焉紹興壬戌孟夏序
紹興間臨安府敎授許叔微字知可真州人家世通醫
[000-3b]
常以藥施人知可既獲納薦將試之夕夢人遺詩云藥
餌隂功陳樓間處殿上呼盧喝六作五莫曉所謂已而
預禮部奏名廷試中第六名上名陳祖言下名樓材俄
以文理優長升作第五果符所夢唱名日殿上𫝊呼謂
之臚𫝊故云呼盧借為臚也
吕吉甫知維揚日有吕川者賣詩於市句有可採者常
與吉甫賡和有贈吉甫姪注少卿詩注好道清修之士
也詩云峨眉月浸千秋雪太華峰揺十丈蓮一見昇平
[000-4a]
玉清客雪蓮聲價頓銷然又有贈致仕郭朝儀詩云漫
道任公釣有神六鼇無跡海生塵爭如靜卧南牕下蘭
菊從教秋與春
有人題詩于太行山石壁上或以為仙云太行千里連
芳草獨酌一杯天地小醉卧花間人不知黄鶯啼破春
山曉
王將眀作館職時夢隨一道人行山間長松夾徑松根
有故竈遺址俄至一室塵埃盈尺壁上挂一拄杖僧笠
[000-4b]
道人拂壁間塵有詩云白髪髙僧苦愛山一缾一鉢老
山間只因窺井動一念從此松根丹竈閒道人曰此汝
昔所居也將眀意欲留曰未可遂覺决日館中曝書偶
取一小說其間記婦人窺井生子事話其夢于衆
靖康間京城破有賈舍人者甚儒雅無金帛子女之畜
嘗題一絶于壁云愁見干戈起四溟恨無才術濟生靈
不如痛飲中山酒直到太平方始醒
内侍童師敏貫之養子也為太師蔡京府承受每有奏
[000-5a]
請傳達御前政和六年春師敏從駕過延福宴飲是日
不果到府第以狀申白京京以絶句荅之云聞説羣花
爛漫開知君醉賞不能來臨風對酒空惆悵不得相從
把一杯後十餘日上召輔臣曲宴焉
蔡京作相大觀間因賀雪賜宴于京第庖者殺鵪子千
餘是夕京夢羣鵪遺以詩曰啄君一粒粟為君羮内肉
所殺知幾多下筯嫌不足不惜充君庖生死如轉轂勸
君慎勿食禍福相倚伏京由是不復食
[000-5b]
史徽東美大觀間題南京道河亭上云穀雨初晴緑漲
溝落花流水共浮浮東風莫掃榆錢去為買殘春更少

靖康間京畿士人往往南竄鄧州南陽縣驛有女子字
書清婉留題于壁云流落南來自可嗟避人不敢御鉛
華却思當日鶯鶯事獨立東風霧𩯭斜
張彧字景安文潜之子也俊邁有家聲一日赴調得蔡
州𣙜山市易務方欲出京當宣和間景龍門燈火極盛
[000-6a]
晁以道自潁昌來潜觀遇之途景安欲拜而止之曰豈
非小字僧哥者乎曰是也乃邀登酒樓飲酣贈以詩曰
璧水衣冠眀玉雪市樓風月話江湖莫學羣兒敗家法
入門無不曳長裾景安建炎中為陜府敎授
吏部侍郎陳彦修有侍姬曰小姐氣羸多病所服率鐘
乳丹砂睡則多異夢於園囿游處動作别是一塵寰也
多向骨肉言之醫者引神農書云臓虚多夢亦不以為
異宣和間一夕夢少年挾升酒樓飲酣少年執板歌以
[000-6b]
侑酒覺猶記云人生開口笑難逢富貴榮華摠是空惟
有隋堤千樹栁滔滔依舊水流東姬後生子名章為廣
南郡倅
張乖崖與傅逸人有舊誘之仕傅曰前已是相許也遂
止開寶中張與傅會于韓城終夕談話諸隣病瘧者皆
不發故乖崖公有詩云每憶家園樂名賢共里閭劇談
袪夜瘧幽夢得鄉書漸長性情懶隔年音信疎終嫌累
髙節不得薦相如傅每發家書必先夢故云又予外祖
[000-7a]
母文氏潞公之女也凡見潞公花押必剪收云能愈痁
疾也
黄定者於紹聖間有以牛目司馬温公者因作寃牛文
曰華州村民往嵗有耕山者日晡疲甚遂枕犁而卧乳
虎翳林間怒髭揺尾張勢作威欲噉而食之屢前牛輒
以身立其人之軆上左右以角抵虎甚力虎不得食垂
涎至地而去其人則熟寢未之知也虎行已逺牛且未
離其軆人則覺而惡之意以為妖因杖牛牛不能言而
[000-7b]
奔輒自逐之盡怒而得愈見怪焉歸而殺之解其體食
其肉而不悔夫牛有功而見殺盡力於不見知之地死
而不能以自眀向使其人早覺而悟虎之害己則牛知
免而獲徳矣惟牛出身捍虎於其人未覺之前此所以
功立而身斃嗚呼觀此可以見矣天下之害甚於翳虎
忠臣之功力於一牛嫌疑之猜過於伏軆不悟之心深
於熟寐茍人主莫或察焉則忠義之恨何所自别哉𫝊
稱妾佯僵而棄酒上存主父下存主母猶不免於笞古
[000-8a]
有忠義獲罪言猶諒夫客有目牛之事親過而弔焉余
聞其語感而書寃牛云又自跋云是牛也能捍虎于其
人未寤之前而不能全其功於虎行既逺之後其見殺
宜哉
陳君嚮少年在京恱一小鬟有詩云無情今古垂楊岸
客舍不禁風絮亂他年若解拂人頭只恐青青顔色換
又有春色新晴詩雨過園林春半時新晴花卉弄妍姿
有情紅蕊凝烟重無力青條帶露垂解后酒杯成獨酌
[000-8b]
艱難觴豆與誰攜看今盡迓回鸞仗獨恨青青嫩栁枝
末句多不曉所謂時君嚮七十餘迎駕道旁盖有所覩

岳州有道人衣冠甚偉市人有指笑者因競入至郡郡
將令當直司問狀道人援筆書曰無事乗閑入洛陽便
蒙州主問行蔵家居北斗魁罡下劒挂南辰月角旁衆
異之趨呈守守急召之已失所在
文潞公為越之諸暨宰鼓樓新成書一絶于上曰挂向
[000-9a]
樓頭一任撾撾多撾少儘從他黄紬被裏貪春睡舒出
頭來道放衙有不相喜者以詩達時相吕文穆公意其
不事事欲中之也文穆見詩曰此人有宰相氣榜客次
云候越州諸暨知縣文彦博到即時轉報文公罷官歸
銓曹有人告之公不肯往見或者再三勉之而往文穆
一見大喜出諸子拜之曰他日皆出陶鑄又出文靖見
之曰此子他日與公同秉政後皆然
解州安邑鹽池廣數舍中有大渠作畦種鹽于渠旁畦
[000-9b]
下結鹽為底厚數尺每日暮引渠水平池次日昧爽前
即有大風起于池上謂之南風天欲眀風止畦水皆成
鹽矣去池數步即無風但聞其聲渠水之源曰涌金泉
出夏縣界有巫咸河自夏縣西南巫咸山旁谷中來此
水能敗池鹽故作堤防之南風盖無日無也
西洛自天津橋東至下浮橋謂之聚寶灘多美石間得
瑪瑙司馬温公獨樂園在水南其孫楨濬井獲塊玉于
其下無瑕極美盖洛陽水南北池中皆有寶而河灘特
[000-10a]
為水蕩滌而見故得名焉
蔡君謨為諫官時父母留鄉里因通家信云諫官不是
穏當的差遣若緘口不言則辜負朝廷願大人勿憂也
筆法勁密在其孫伸字伸道處名公題跋甚多
王恩太尉自親事官出上皇時為三衙其夫人為買妾
甚美恩方詣之見恩髀間雕青驚指曰此何物也恩忽
自失而回謂夫人曰所買何等人必良家子遂訪之妾
具言母縣主也父死貧故見鬻乃呼其母至不肯言其
[000-10b]
實又諭之曰不要爾還直顧但言之方道其事與妾同
恩遂呼諸小史之未婚者令妾與母自擇配得一少年
其家亦仕宦父為右職即命歸白其父具聘禮恩又以
數百千為資送奩具戒其壻使善奉其妻之母焉噫恩
本一卒而有士君子之行宜其貴也
西施古名姬多不知所謂盖越之蕭山諸暨之間有東
施西施二村至今猶存盖西子生於西村者也
王彬燦然為予言宣和間沿檄至金州石泉縣縣在亂
[000-11a]
山深處有異人古貌美髯皂袍韋帶游城市間暮即歸
追之不可及皆莫知其甲子道人云山間如此者有十
餘輩其二常出至邑中𫝊數世見之余但聞樵牧者時
相遇耳又商於諸山舊𫝊多異人盖其地靈秀而然有
一山樵者嘗聞音樂聲宣和乙巳春夏間其山崩出一
洞穴層級而下往往有石榻石椅之𩔖初級有石龍首
吐雜色藥圎前一石人以柈接之皆如生成第三級寛
博如十許間屋大其下尚逺人未敢遽往也不知何名
[000-11b]
似在上洛縣中
王繹思和𨼆于醫宣和間道敎興嘗作侍宸舊姓姚號
丹元子能詩東坡詩集中所謂姚丹元者是也或云數
百嵗人屢易姓名周流人間予嘗識於山陽然不見其
異但云能幻術有林審禮作河南宫教其叔與思和甚
密言異處甚多如鍾離吕公皆與往還一日其叔臨啟
手足治命其子因思和求荆南日華先生為薦福思和
乃以書令林子躬詣先生既至先生方負暄屋角即拜
[000-12a]
之不顧而入林子日親其門幾半月忽召入令具香燭
肴醴之属命黄冠設科儀如常已事夢其父曰吾今得
為華陽散民其子乃辭先生歸抵京謁思和不值其家
云適與一道人飲玉樓未歸乃往就見之方欲前致謝
思和迎曰且喜賢尊已作華陽散民矣又欲拜之輒止
令先拜席面一美髯道人道人曰只今往奉謁飲散林
子歸詢其僕未嘗有人投謁也乃就枕小憩偶舉枕見
下有字視之云鍾離來始知向髯道人乃鍾離公也思
[000-12b]
和間與林靈素不合而死或云為靈素所毒思和亦常
先謂人曰不可住矣又須且去人有求長生術者即勉
人以忠孝云自當得之或以謂謫仙人然有妻子與常
人無異為醫官出入權貴之門中間亦嘗編置山陽
河南監酒范伯言於予云其先蜀人同孟昶歸朝過棧
閣一女墜閣道下衆謂已死迫行無如之何後二十餘
年女之昆弟有宦于蜀者過女墜處聞人云近有女子
時出獨行閣道上諸范意其妹也秩滿代還果與相遇
[000-13a]
云初墜時為所乗轎左右䕶藉之至地偶得不死食草
木根苗渴飲澗水閑即兀坐念何當得出積思精専久
之不覺隨念身已登棧道矣自後意有所往身輒飛至
兄弟欲與之歸云此間甚樂不願歸也欲强邀之忽望
逺峰飛去遂不見
郭行字思誠不知何許人自云舉進士不第遂學道不
食唯飲酒先祖馬黙/也知鄆之項城縣日恵然見訪素昧
平生一見如舊乃云與秘丞前生同𨼆華山來時先祖
[000-13b]
官秘丞也後郭死朞年有戍兵還自陜右過華隂見郭
託附書并詩與先祖云汶上懽然喜再逢為言相憶白
蓮峰死生決定歸真性嵗月休教改舊容漫把文章添
野録奈何官爵自天鍾南山記得登臨處閑却烟雲千
萬重因發其墓唯杖屨而已書中云非晚復得相見先
祖謂物故頗恐已而夀至八十一康健無病豈仙家所
謂非晚旦暮之謂也先祖有思郭真人詩云郭也三峰
秀文章似性淳汶陽初識面謂我舊相親題詩敘游𨼆
[000-14a]
於今經幾春有家歸未得西望涕沾巾又題華山圗云
南山南面五千仞瀑布飛來自山頂真人言我昔曽登
爭奈今生都不省華山北面始披圖萬壑千峰一一殊
長記真人言向我曽豋山頂看寰區
鳳翔太守邵䶵仲恭信事于仙姑即于真人也其人甚
異一日本司幹官湯東野沿檄自京回至鳳翔境上憩
于村邸忽見一婦人攜十六七女子行于田野中𨼆約
似于真人遂令虞候邀之曰未暇往見懇到鳳翔致意
[000-14b]
龍圗謂邵公也湯至府謁邵道其事邵曰真人寢于某
家今數日未覺因同往視之方酣睡室中凝塵滿席又
數日真人睡起邵詢以野店所見云向有木筏提舉在
此如龍圖相待極厚有一女久病令某治之某告以止
數年人此時不須醫俟數盡待與將去一佳處今聞數
至往踐前言也又問將往何處不荅自此聲益著後召
赴闕不肯往宣和間羽化于陜西有大洞真經傳于世
真人所行術也道蔵固有但缺而不全
[000-15a]
奉議郎開封王梁末才元之弟侍母仁夀郡主靖康丁
未秋自汴泛舟至京口艤舟牐内遇辛道宗下軍叛大
掠城閉舟不得出而官綱塞河遂不通行老幼七十餘
人皆泣盡日晡羣盜大呼于岸以金誘舟人令指骨肉
所在才元舉家志誠誦大聖救苦觀世音名號及大悲
神呪求哀請救次日賊登舟囊橐一空又次日賊搜掠
婦女時妻女輩皆匿避船隅舟人有吿之者賊刃刺隅
中皆不中亦不見有人賊反棰吿者以為誕而去至辰
[000-15b]
時滿船紅光䓇然須臾光中見大聖以真珠帽冠其頂
謂曰我來救汝一家即𨼆不見又少頃有紅巾之士持
紅色合一枚來云統制令𫝊語無驚恐視之乃辛道宗
之子也午間其渠魁姓郭李人同餘賊並散官軍至仍
揭榜禁其侵掠追取所失之物得百分之十乃自陳願
以其餘犒軍實避禍也二渠既去繼以羊來為恵又有
問勞人來凡月餘脱禍盡室安全初非親舊不知何以
得此咸謂大士隂相之力才元乃鏤板廣其事勸人持
[000-16a]

處州都監㕔白直兵士得牛肝一片破之覺有物墜刃
下視之舍利滿中一一圎眀如小石子亦異矣
内宫人有物故者皆殯奉先寺四時遣中使致祭嵗久
立冡纍纍相望一日中使在彼方饌祭食監庖小吏假
寐堂上彷彿見數尼艶粧相倚出半身於屏間驚覺即
無所見乃復寐如初頃之又出且拊掌笑相語曰又睡
矣小吏乃大呼起逐之忽失所在但躡袈裟斷落一角
[000-16b]
在地即非夢也雖異之亦不甚畏盖其處素多怪人以
為常至暮又出一黒手于幕下取所割肉屑而去庖人
大驚喧呼久之乃定翌日視幕外有遺肉因跡之入院
後一土室而盡募人入其中有一物卧地上人形枯黒
如腊遽命舁出乃一婦人喘喘然尚有生意手猶持肉
屑徐哺之以粥飲經宿始能語云我院中林家婦夜為
人引至此不知嵗月久近每餒即出取食亦不覺身之
去來也遂訪之寺前果有民家云失婦已數年不知其
[000-17a]
鬼誘去即送回家月餘方死
通判監酒趙詩者昔在學校嘗因祭丁熟寐衆與戲以
香燭花果楮鏹之𩔖設供於卧榻前而潜伺之寢者既
覺見之曰我已死耶嘘唏不已少頃復寐久不復起視
之真死矣乃撤供設之物竟不敢言其所以於人豈乍
覺見此驚散神魂遂不復還幹也耶事有不可知者
伊陽深山中有黒松山平髙四十里其上皆大松有二
株尤大一號大將軍一號小將軍大者圍絹三疋小者
[000-17b]
圍一疋木客取材于此者皆祭之以絹圍訖造幡挂其
上政和間求眀堂柱而邑官以無中程者聞既而有人
吿發云大松不可出小松可取也乃命吿者以官而令
佐皆謫已伐之亦不可出吿者尋死今獨大將軍尚在
而小者委於山間惜哉
崇寧間單州之成武民屠牝豕得物于豕腹破之乃象

大觀間家府君監杭之商税院攝職官行縣至昌化聞
[000-18a]
邑人云頃年山中居民一夕聞虎鬭聲中夜忽大吼數
聲遂寂然及曉視之見二虎頭八蹄而已疑其方鬭别
有猛獸遇而兩食之後數年果有人見異獸於山中金
毛五色如所畫獅子是必食虎者也竟不知其獸之為
何名也
劉豫改奉符縣為泰安軍近縣數處神祠忽傳請藥輒
得病者折空紙于案上焚香祈拜起視之必有藥服者
尋愈任輔之公弼時宰奉符驗之不謬如是半月餘方
[000-18b]

大觀間有龍起于錢唐龍山石橋下天宇澄霽萬目共
覩方起時以後足挈一巨石俱升至半空跳玩一食久
忽委石竟去巡檢者亦出觀適至庭下會石墜遂震死

紹興九年四月會稽報恩廣孝寺浮圗災先是有童行
為軍中掠為兵已而逃歸因留洒掃塔下一日聞其上
恟恟之聲登塔視之復聞在上厯數級顧視其下火已
[000-19a]
起矣計窮乃仰穿至天門登相輪而火漸迫益急仰見
一朱衣人鐵冠赤面黄髯立其杪遂哀祈之朱衣人俯
曰閉目抱相輪大呼三聲即免如其言聲絶而塔心木
坼相輪墜擲其人于旁舍屋背上雖瞢然如醉而略無
傷時救火兵民皆聞塔上有呼聲一兵官坐胡牀監護
于其下偶起直胡牀兵士適至而值相輪落碎首而死
次日相輪猶熱甚不可向近而逃兵抱持之初無所損
非物隂相能無傷乎
[000-19b]
紹興己酉永嘉災前數日有熊自楠溪至江滸躍入小
舟渡至城下初不懼人命獵士殺之時髙開府世則寓
城中謂其倅趙元蹈曰熊於字為能火郡中宜慎火趙
笑不以為然果延燒居民舍十七八獨州治存焉
永嘉瑞安縣南有大江闊與錢唐相埒去海門甚近土
人云昔年大雨中有二龍一青一白鬭於波中涌浪如
山鬬不已雨益甚水大漲民甚恐忽見一金龍自海門
來其大數倍二龍望見皆遁金龍至江心亦没于水雨
[000-20a]
乃止風浪息民始安
漢州舉子王文昌政和間在鄉里讀書於南禪寺後山
有古木甚巨其中𨼆𨼆常有笙簫聲間聞龍麝氣一日
雷震樹中有白龍騰出若巨練縈紆霄漢間木尋枯死
雷氏女子十餘嵗日戲庭中刹竿下一日忽于土中得
新黄銅錢十餘自是日有所得幾月餘凡得錢數環他
人無復獲也
從伯馬伯者任青州益都尉交代乃老舉人也云初在
[000-20b]
鄉里菴居郊外一夕有盜雨中穿窬入乃謂之曰汝冒
雨夜穴壁良苦度汝必不得已也盜以實吿曰我非素
為盜我營卒也博輸軍號不敢歸乃來相擾爾尉曰吾
有絹二疋因取贈之啟戸出之盜拜謝去詰旦又詣營
為請于軍校得不治其罪亦不言其為盜也次舉知交
勉就試猶豫間卒义出燈下尉曰何復來耶盜曰某自
前年蒙秀才恩恵自誓死生必相報今不幸殁於軍前
知秀才欲赴舉故來遂失所在既而赴舉試前盜以所
[000-21a]
試題送出累塲皆然悉不謬果獲薦至南省亦然迨陛
試卒又形見曰内中某不敢入矣秀才勉之已而登第
卒又出曰若遇益都尉不可不受有數人負命者在彼
至時某亦當從相助後果尉是邑到官未幾有吿羣盜
聚某村中尉率衆往捕會馬駿尉與㕔吏先至羣盜皆
就執乃叱令相反縛畢而部衆方至盜驚曰向見馬
後甲士百餘人某故不敢動所以束手也
靖康間都尉錢景臻既捐館舍而火焚其第蔡京賜第
[000-21b]
在梁門外即閶闔門也南臨汴水北枕通衢連楹千百
壯麗冠天下時籍没入官乃借錢氏大長公主居之未
幾頗見怪卓椅之属皆白晝自行一日有栲栳厯堦而
上周流堂廡數匝忽舍於中堂錢氏子弟婢妾環視莫
敢近遂呼小吏輩令舉之凡數人方能動其下一婦人
髻子紅巾約之膏澤光潤如新沐狀衆大駭異莫測栲
栳遽復自合相顧之間已失所在
紹興間察判白彦行新昌山中見一大蜈蚣闊數寸長
[000-22a]
丈餘絶道登山而去從者為之留少頃方敢行
平陽縣𪠘中多鬼出為怪鄭櫟年宰是邑好飲一日醉
歸有一婢掖至中堂坐榻上因舉扇嘱婢揚風凡數扇
婢忽擲扇于地曰無恁地工夫言訖不見始知鬼也本
欲玩人反為醉令所役而去亦可笑也
僕妻姑之夫鄭參秉乂言政和中監中山府甲仗庫目
擊一醫者為市人執以為盜不承忿爭至府醫者云去
年以醫入山中行一十里越一嶺嶺下山川奇秀忽一
[000-22b]
猴挽驢不可却竟與之入道左山溪中無復徑路行二
十許里見泉石清麗復有猴千百為羣跳擲嵓谷間至
一石室有巨猴卧其中如人長察其有疾且異其事乃
為視脈又内自謀曰不過傷果實耳既示之猴首肯似
曉人事遂以常所用消化藥餌四五粒輒利者與之盈
掬飲以澗水恐猴久必為患故多與藥因欲殺之也復
令一猴送出既歸不敢再經其地意猴必死恐為羣狙
所讎年餘偶至山中果一猴復來引驢察無他意遂與
[000-23a]
俱行至前石室病猴引其𩔖自山而下見之大喜跳躍
于前衆猴爭索藥所攜悉分與之至空笈病猴乃以白
金數十匣衣兩袱贈之令向猴導以歸某鬻衣于市遂
與市人見執實非盜也願從公皂行驗之帥異而許之
至挽驢山間大呼曰猴我愈爾疾而反禍我度爾必有
靈豈不能雪我耶俄一猴出初不畏人從吏與俱入府
中猴啁㕔下指畫若辯理者帥大奇之即以衣銀還
醫者猴亦奔而去
[000-23b]
政和初郭待制照晦之守青社其子堯咨字獻可者居
東廡外書院中一日雨過地微潤乳媪忽陷足于地中
足出而鞋落因俯首取之鞋稍入地乃探取之至不可
及遂白獻可命數卒掘地取之望雖見終不得鞋
宣和壬寅癸卯嵗每夏洛中輒有物如熊狀又如十五
六小兒蓬其首往來城市間昏夜即出飛空而至號曰
黒漢往往入人家婦女小兒遇者至有被㧓傷致驚癎
疾民間傳以為畏故庭戸多張燈燭及設栁梃以却之
[000-24a]
予外祖母文潞公女也時居清河目覩其怪初間如千
萬小鈴聲又如百十小兒呼聲少頃庭下如張重霧即怪
至燈皆暗無光又須臾怪自空下其狀如熊目光射人
左右瞻顧復騰而去亦有密捕得者捶之如百糠囊以
刃刺之往往反中其家人由是莫敢害河南尹范致虚
遣使醮于嵩岳乃絶先鞏縣有石炭坑相傳有炭精時
出驚擾人村野畏之形如人長丈餘裸而黒因目曰黒
漢洛人疑是此怪故亦謂之黒漢
[000-24b]
先祖元豐間仕廣西漕計時經交冦熈寧八年入省地
作亂過屠邕州等諸郡無遺𩔖凶焰甚酷廣人畏之相
去未久又𫝊交人起兵郡遣人覘之云是交州界峒中
檳榔木忽生癭漸大俄聞其中有啼聲峒丁因剖視之
得一兒遂養于家及長乃一美婦人婉若神仙即獻之
峒主交人求之不與於是舉兵伐峒滅之掠其女而去
號曰㯽榔女
顔公弼存道元祐間作臨江軍新淦令俗喜擊鞠一日
[000-25a]
有木丸損且破得一水晶丸于破中儼然有真武像及
龜蛇𨼆其内周旋宛轉而像不欹傾端然常正立于中
親屢取觀之
崇寧間東阿董熈載飲于村落醉歸墜馬卧道次馬韁
持于手忽有盜盡解其衣又欲其馬方俯首取韁馬遽
囓盜髻不得去逮熈載醉醒盡復取所失物馬始縱盜
噫為人臣僕而不盡力於君主者曽是馬之不若也
建炎間收陳州賊杜用軍於陳之鄧灣統制官曹寔韓
[000-25b]
宏守統制王渙寨門中夜聞小喧徐擁一美婦出斬之
行刑者語二將曰某屢斬無辜矣重自嘆息又曰適婦
人自云陳之胥妻也早來王統制得之賊中欲與之通
不允已刺一刀適又逼之婦人曰統制軍官也隨都統
來破賊本為百姓除害若要新婦充婢使則可若欲見
私所不願也王渙欲强之且曰我當殺汝婦人又曰如
此統制亦賊爾一死何懼遂命斬之二將嗟嘆通夕不
能寐噫保其貞潔而不懼死雖古烈女不為過也
[000-26a]
諸暨縣孝義鄉有俞判官廟祈求雨𤾉頗著靈應相𫝊
其初本村落間逐什一者無家不知所自來臨死自云
本天曹主雨雪判官嘗指其地曰我死當廟食于此既
而六月飛雪厚數寸鄉人乃即其地建祠祀之紹興癸
亥暨陽旱邑官迎其神置大雄寺建道塲禱之時六月
神至寺日殿前當空有片雲生須臾飛雪著瓦有聲敞
扇接之良久乃消寺中寄居及僧行往往見之少頃即
止然竟無雨豈天數有定不可違也
[000-26b]
内侍吳曇子雲嘗説宣和間夜直禁中與同列博忽一
毛手出燈下且持燈而去視之乃巨猴共逐之即委燈
失猴所在他日上直復聚博燈下戲相謂曰猴將復來
乎少頃果有一物至驚逐之乃巨猴也又失所在
揚州參議㕔舍其中堂每日暮有碧牡丹出地中視之
如水影以足蹙之蓬蓬然散如金塵而滅前後政往往
見之其宇起於兵火後疑地中有埋没金寶但未有人
決意發之爾
[000-27a]
舒亶作尉日斬弓手自劾由此知名至顯官一日獨對
便殿神宗望見初入門時若更有一人影隨之上驚問
其所以亶具言弓手之魂常在臣左右上令具狀進呈
即印以御寶判送付𠖇司權放托生命亶歸密焚之已
而果不復見
徐州有村人獵兎見一狐毛色深紅逐之不可及又山
東人捕狐以瓦籠置鴿其中狐遶之垂涎因觸網或能
人言畧可辨逼之乃嘷耳
[000-27b]
河隂南廣武山漢髙皇廟在其麓殿前有八角井曰漢
泉井中三魚一金鱗一黒一如常半邊鱗肉與骨皆無
獨其首全與二魚並游水中但其游差緩不復有揚鬛
撥剌之勢觀者憑欄俯窺雖異之而猶未審一日有墮
井而死者因濬之遂得三魚鱗色如在水中時半邉者
五肉皆無方大異之後復置水中至今三魚尚存俗傳
漢髙皇食鱠庖人治魚及半而楚人至倉皇棄魚井中
而遁此語固無根難信然已刳之魚而游泳不死亦可
[000-28a]
怪也
河南潁陽縣北十五里曰倚箔山山有洞若三間屋大
洞中潭水深不可測人或瀆多致雷雨之變時有笙簫
聞于洞中移時乃止盖龍吟也宣和末予官河南沿檄
與縣令陳公游焉或云歐公見神清洞處紫雲傍山若
倚箔然故得名而神清之字見于石壁上時有張道人
居洞前茅屋中其人清瘦輕强眼頗碧色舉止若兒童
大朴未散者他人居此者率不過月餘必有怪恐怖而
[000-28b]
去甚者雷雨挈置山下獨張居已三年初無所見又一
僧極山野衫衣藍縷與張同處亦已數月似有行業者
張云凡潭水微動須臾有雲生于水上稍出洞去即山
下必雨雨止雲乃覆山有龍復歸數日前僧坐椅誦法
華經于案忽潭水動但以為雨候俄一白蛇出水中其
大如梁由僧之前右繞盤于左其高如椅僧張皇恐怖
入室閉關潜窺間僧無如之何乃厲聲曰龍王之出必
欲聞經老僧為龍王講此一品既終回施甫畢蛇由舊
[000-29a]
逕右繞入潭中後僧先去張復年餘亦不知所之張又
云嘗遍走此諸山中有洞穴數十皆不知名往往有人
骨積于旁一日至洞中行數十步覺地軟捫之乃行大
蛇背上急奔走而出又云亦有好洞穴但深僻不可居
路險常人難到盖張登山由石壁其上如飛故能深厯
也倚箔山頂有石盆側傾向日謂之快活窠邢和璞算
星處也有鳥道可登游者行此道未至而張由石壁先
至也亦疑其必有術但叩之唯言無能而已
[000-29b]
政和間相州每夜二鼓後有人呼于街中曰華二哥家
家聞之莫測誰何有韓氏子偶宿旅舍聞其呼頃之聲
稍入邸中徧厯諸舍呼過韓子乗酒戲應之其聲尋至
枕邉大呼曰華二哥韓以被蒙首不敢動凡半年乃絶
竟不知何怪
予家一鑊置熟鴨子數枚未食間忽聞其一作啐啐聲
驚取附耳聽之如伏卵已成欲出殻者疑其煮未熟恐
尚生活既剖之黄白宛然與衆無異噫豈有物使然以
[000-30a]
警殺生者乎
予親劉十七郎中家一日與客正坐一犬忽人立捧茶
甌而出客大駭郎中公不以為異茶啜訖還以盞付之
犬既去行數步擲盞於地而斃盖人不怪其怪自當其
禍也
政和間川人楊傑朝散知齊之長清縣其家鴨卵破之
得一物長寸餘如人形作男女相屈一足眉目口鼻手
足腰腹悉具被髪垂頸乃腊之既枯而脇骨莖莖皆𨼆
[000-30b]
起與人無異亦怪矣
密州髙密縣劉三郎者以商賈為業久之銷折殆盡因
夜過一橋聞人呼其姓名曰汝善人也我借汝錢本劉
問君何人曰我守此錢久矣未有人可付之又問他日
當何奉還曰若遇東來生即還他日於橋下果得錢萬
緡自此累鏹甚富劉素有催生藥每施人一日自文登
歸道中有孕婦臨蓐兩日不分娩頗危困與藥服之立
産男翌日其人謝劉甚勤且以劉自文登來乃字其子
[000-31a]
曰東來生劉驚悟曰比者神人所吿錢主也即以其錢
十萬緡還之具道其事由是二家置屋居如骨肉焉
宣和甲辰春三月二十一日沿江大風壊官私舟船數
千艘先是有江州徳化縣進士周持志宿馬當市中夜
聞人語甚喧視之鬼神千百執絳紗籠而過中一人云
二十一日大風當取若干人以舒邁綱綱官賴通管押
旁一人目之若曰恐人聞其言也周至日抵湖口縣謁
巡檢道所見衆不以為信忽催綱吏人入白有舒保義
[000-31b]
名邁不肯行舟乃召舒詢其所以亦訝其姓名與周所
聞合也舒曰夜來夢神人云今日當大風要邁綱官賴
通恐果有風濤之虞本住落星寺下乃于此因留周
與舒飯未舉匕筯風大作賴通者方料理檣䌫之屬失
足溺死
宣和間舒州司録李知雄云頃赴調寓居京師一日乗
馬過舊曹門角路遇回風盤旋馬首不散俄昏然如醉
時頭上席帽為風飄不知所向既歸覺憒憒不佳乃就
[000-32a]
枕夢為人召去至一官府有朱紫二人據㕔事揖李同
坐紫衣者謂李曰且喜同事緋衣者舉二指曰他尚有
二十年在久之李辭去紫衣又曰候喫南食著南衣於
南牕下相見既覺異之後偶到曹門外泰山廟見向所
失席帽挂于廟中録事堂椅子上
郭堯咨獻可妻高氏日誦白傘盖呪郭氏兵火後避地
山陽一日獻可謂之曰汝誦此呪何益因戲指所畜猫
曰能令此猫托生為人否高氏遂於猫前誦其呪是夜
[000-32b]
猫果死獻可以為偶然又數日捕得野猫又謂高氏曰
能更使此猫為人乎髙為誦呪其猫夜亦死
蔡州趙旻開肆貨鹽于江州生一女小字招兒二嵗不
能語因出見寶林寺童行周法昌遽拽其衣大慟父母
驚異之其女忽語曰此我前生子周伴僧也我本坊前
賣煎魚周嫂年五十六以心痛而死三年不得功徳在
地獄中紹興五年五月二十一日天赦蒙放歸夢于其
子求功徳云誦太上救苦經千遍可免遂於太平觀求
[000-33a]
得其本誦之數足乃生為狗其子誦不輟至萬遍遂生
于此趙旻乃鏤板廣其事以為勸云
旋風中必有鬼神盖有是理僕頃年作河南司録因行
縣至澠池道中有旋風自西山來卷塵埃上干霄漢僕
念俟此風近當下馬避之既而相去百餘步忽轉而之
北行一里許又轉由西北絶山而去然所轉詰曲皆由
逕路真其中有物
眉山人程之祥朝議字單父云崇寧間蜀中大水江中
[000-33b]
流下一褐衫長二三丈為人所得先是有數獵人從禽
于峨嵋山行十餘日忘路之逺近者至一處山川極雄
深隔澗有長人踞坐旁一虎馴若猫犬因發弩以藥矢
射之乃仆虎乃轉而去獵者欲過澗視之腥不可近即
登大樹伺之須臾其輩五六人或男或女來視中箭者
左右瞻視若求其讎既而扶舁以回獵人歸話于人皆
莫知之至是始驗其不妄深山窮谷固有異物也
茅山蔣景徹先生云大觀間有湯法師道童年十二三
[000-34a]
偶戲于高居洞前掬流水見丹一粒若朱櫻自洞中流
出因掬水併咽之忽覺丹自臍中飛去自此亦不食父
母聞之以為病取歸强以肉食入口即嘔噦乃强食七
竅流血香馥無腥氣血絶趺坐而終湯聞之嘆息曰
父母愚甚賊此子也
知江寧縣葉義問字審言前任錢唐知縣日適當兵火
擾攘之後有訴百姓十三人殺其家老幼七口刼取財
物縣中捕之盡獲其賊未至縣治中偶三人已死九人
[000-34b]
皆伏罪一人不承甚力葉念十二人既已伏辜此一人
亦可憫也私欲出之是夕夢一小兒云知縣所欲貸者
乃是前日殺兒之人及盡見其家被害七人既覺引囚
令具所殺人老幼形狀獨不具此小兒者葉乃問不承
者云殺小兒者是汝何可諱耶因垂涕俛首伏罪案遂

内侍吳子雲言宣政間禁中有木犀一株雕欄漆檻封
殖甚謹有中官典領之每有花落輒收取之進呈雖一
[000-35a]
枝一葉莫有敢攀折者是時如柑橘之𩔖御苑種之皆
盛今永嘉平亦用為薪物有遇不遇也
大觀間李成允奉使梓夔路撫諭羣蠻泝峽江而上一
日治舟岸次屬官輩縱步山間忽見桃花甚開十二月
也山川秀麗殆非人世比衆方嘆異其處旁一媪謂曰
虎且至宜速還俄聞虎聲乃急登舟已見虎踞于岸舟
人不敢解纜斷之而行少頃方疑花發非時媪獨無懼
虎色乃悟其非人豈靈仙山鬼之窟宅歟
[000-35b]
甲交先生忘其何許人國初登進士第慶厯間先祖作
舉人時其子宰金鄉每詢父所在百計求得之多坐卧
于屏風上動作無常竟去不知所之後寓淮陽軍館于
富民周氏喜延方外士有來者先生輒極口罵之無敢
留者先生飲食如常人未嘗出城而人有見于數百里
外與之語者時與周氏小兒戲取壁土爇之悉成香或
當其飲即以酒和土握之遂成墨異事甚多一日别之
往陜右曰聞彼有人可敎爾少時即回周詢之乃嘆曰
[000-36a]
我欲去矣求一人授吾道竟未有也然不以授周建炎
間先生猶在濮陽
一士人有婢懐孕主母怒强主父捶之解后致死乃遣
僕𨽻瘞于郊外婢忽自外入謂主人曰君以我死不復
能來耶遂直造舊室視其幃帳皆已撤去即求取復置
如初自此雜羣婢中無異乎昔主母大怒月餘憂卒婢
遂専房又經年主人亦死婢乃不見其弟因話于人鬼
忽來見形欲害之其弟哀求乃云只要君肉弟先極充
[000-36b]
肥後但存皮骨
蘇庠字養直詩僧癩可之兄也山居以詩酒自娛髙尚
不仕紹興甲子年六七月間一道人投謁稱羅浮山長
生道人江觀潮其下有詩一聨云富貴易逢日月短此
中難遇是長生蘇疑其妄人亦漫出見之云本師黄真
人遣我來専致丹于先生蘇以其無因益疑之乃荅以
與黄素昧平生不敢受丹江曰黄五代時曽知恵州後
避亂入羅浮得道今數百嵗此丹當還黄真人至晚吿
[000-37a]
别欲去及五更興嘆惜蘇之不遇也越宿蘇頗追悔遣
人伺之江眠尚未起遂欵扉就謁且敘昨日丹事今願
得之江初以其疑不欲留蘇再三遜謝方出丹授之并
教服餌法仍戒謹蔵恐為鬼神所竊云服此丹當延夀
一紀臨行又云若即服不見功不若俟有緩急然後服
蘇雖得藥終疑之有詢者但云其事渺茫及嵗暮忽苦
痰疾藥皆不能下遂委頓悶絶衆醫束手請治後事諸
子乃議投以道人所留丹入口即甦次日下黒汁一缶
[000-37b]
自是遂安方追感黄真人之事命其子入城訪畫史出
意圗其像將奉香火月餘得之與送丹江道人酷相肖
無小異懸扵净室朝夕焚香禮拜不少倦如是年餘一
日忽有一道人至庠適他出道人留書一卷属其子俟庠
歸授之飄然而去庠歸啟視乃服氣錬形之訣自此閉户
潜修深得金丹大㫖後雲逰峨嵋不知所終
王樂道之子名襄字幼安少年時居頴昌一日初春與
數客奕于天慶觀有二道人攜籃坐閣上指幼安相謂
[000-38a]
曰唯此人差得須臾取一𤓰于籃中分食之而坐客皆
不平其竊議謂觀主曰適二人何者敢議吾曹觀主指
一小房荅曰一人寓此月餘彼一人不識也幼安徐曰
未必非異人今正月也安得有𤓰果乎衆方驚訝因往
觀視閣邉猶有棄𤓰子在地自此日往伺之竟不復至
時幼安以父䕃承務郎果為資政殿學士判西洛也
龍泉宰河陽楊仲京字徳先云崇寧丙戌冬夜半忽聞
滿街悲號聲甚哀窺之見羣狐百餘悲鳴奔突由南門
[000-38b]
而出眀年秋大水汴渠溢逆流横潰河隂被浸至宣和
乙巳冬狐復如是邑人皆憂水患眀年金人渡河
宣和元年秋畿内大水中外皆具舟檝城中往往訛言
水至宣和末僕在河南司録時密縣再自鄭州割𨽻河
南府沿檄宿縣境之超化寺寺在山間四面皆水其地
坎深一尺即水湧出盖寺基似浮于上阿育王舍利塔
之一也寺僧云比日京城大水其源自北去前數日先
聞塔下地中風雷聲雨如霪水即大出横流滿野滔滔
[000-39a]
東去直抵京城盖兵之象也後果有圍城之兆
有士人買妾既而卧病汪彦章以詩戲之其一曰但知
瓊樹鬬清新不道三彭接有神處仲未聞開閣事維摩
空對問禪人封侯燕頷何妨瘦伐性蛾眉却怕顰從此
空花掃除盡定須嚼蠟向横陳又曰温柔鄉裏事還新
便擬尊前賦洛神定向中年多作惡非干尤物解移人
莫愁阿騖煩君嫁且學西施為我顰爭似儂家無一事
從來婚嫁只朱陳
[000-39b]
王安中履道任大名監倉日喜營妓路瑩嘗贈詞書泥
金領巾上後安中宣和間作燕山宣撫使取途大名路
瑩乃迎于道左安中因作玉樓春云飛鴻只解來箏柱
終寄青樓書不去手因春夢有攜時眼到花梢無著處
泥金小字回文句翠袖紅裙今在否欲尋楚館舊時雲
看取髙唐臺畔路
嘉王榜王昴作狀元始婚禮夕婦家立需催粧詞昴走
筆賦好事近云喜氣擁門闌光動綺羅香陌行到紫薇
[000-40a]
花下悟身非凡客不須朱粉汙天真嫌怕太紅白留取
黛眉淺處畫章臺春色
元祐黨籍凡三著僕家舊有元祐姦黨碑建炎間吕元
直作相取去最後者也其間多是元符間臣僚文曰皇
帝嗣位之五年旌别淑慝眀信賞刑黜元祐害政之人
靡有佚罰乃命有司夷考罪狀第其首惡與其附麗者
以聞得三百九人皇帝書而列之石置於文徳殿門之
東壁永為萬世臣子之戒又詔臣京書之將以頒之天
[000-40b]
下臣竊惟陛下仁聖英武遵制揚功彰善癉惡以昭先
烈臣敢不對揚休命仰承陛下繼述之志司空尚書左
僕射兼門下侍郎臣蔡京謹書
 元祐姦黨
  文臣曽任執政官二十七人
司馬光 文彦博 吕公著 吕大防 劉摰
范純仁 韓忠彦 曽布  王巖叟 梁燾
蘇轍  王存  鄭雍  傅堯俞 趙瞻
[000-41a]
韓維  孫固  范百禄 胡宗愈 安燾
李清臣 劉奉世 范純禮 陸佃並元/祐黄履
張商英 蔣之竒元/符
  曽任待制以上官四十九人
蘇軾  劉安世 范祖禹 朱光庭 姚勔
趙君錫 孔文仲 孔武仲 吳安持 馬黙
錢勰  李之純 鮮于侁 趙彦若 孫覺
趙卨  王欽臣 孫升  李周  王份
[000-41b]
韓川  顧臨  賈易  吕希純 曽肇
王覿  范純粹 吕陶  王古  豐稷
張舜民 張問  楊畏  陳次升 鄒浩
謝文瓘並元/祐   岑象求 周鼎  路昌衡
徐勣  董敦逸 上官均 郭知章 楊康國
葉濤  龔原  朱紱  葉祖洽 朱師服並元/符
  餘官一百七十七人
秦國  黄庭堅 晁補之 吳安詩 張耒
[000-42a]
歐陽棐 劉唐老 王鞏  吕希哲 杜純
張保源 孔平仲 司馬康 宋保國 湯彧
黄𨼆  畢仲游 常安民 汪衍  余爽
鄭俠  常立  程頥  唐義問 余卜
李格非 陳瓘  任伯雨 張庭堅 馬㳙
孫諤  陳郛  朱光裔 蘇嘉  龔夫
王回  吕希續 吳儔  歐陽中立並元/祐
尹材  葉仲  李茂直 吳處厚 商倚
[000-42b]
李績中 陳祐  虞防  李祉  李深
李之儀 范正平 曹盖  楊琳  蘇
葛茂宗 劉渭  柴衮  洪羽  李新
趙天佐 衡鈞  衮公適 馮伯樂 周誼
孫琮  范彚中 鄧考甫 王察  趙峋
封覺民 胡端修 李傑  李貫  石芳
趙令畤 郭執中 金極  高公應 張集
安信之 黄策  吳安遜 周永徽 高漸
[000-43a]
張夙  鮮于綽 吕諒卿 王貫  朱紘
吳眀  梁安國 王古  蘇逈  檀固
何大受 王箴  鹿敏求 江公望 曽紆
高士育 鄧忠臣 种師極 韓浩  郁貺
秦希甫 錢景祥 周綍  何大正 梁寛
吕彦祖 沈千  曹興宗 羅鼎臣 劉勃
王極  黄安期 陳師錫 于肇  黄遷
黄俠正 許堯甫 楊朏  梅君俞 胡良
[000-43b]
寇宗顔 張居  李修  逢純熈 黄才
高道恪 曹與  侯顧道 周遵道 林膚
葛輝  宋夀巖 王公彦 王交  張溥
許安修 劉吉甫 胡潜  楊懐寶 董祥
倪直孺 蔣津  王守  劉元中 王陽
梁俊民 張裕  陸表民 葉世英 謝潜
陳唐  劉經國 扈充  張恕  陳并
洪芻  周諤  蕭刓  趙越  滕友
[000-44a]
江詢  方适  許端卿 李昭玘 向訓
陳察  鐘正甫 高茂華 楊彦璋 彭醇
廖正一 李夷行 梁士能並元/符
  武臣二十五人
張巽  李備  王獻可 胡田  馬田
馬稔  王履  趙希夷 郭子旂 任璿
錢盛  趙希徳 王長民 李永  李愚
王庭臣 吉師雄 吳休復 崔昌符 潘滋
[000-44b]
高士權 李嘉亮 李玩  劉延肇 姚雄
李基並元/符
  内臣二十九人
梁惟簡 陳衍  張士良 梁知新 李綽
譚扆  竇鉞  趙約  黄卿從 馮説
魯燾  蘇舜民 楊偁  梁弼  陳恂
張茂則 張琳  裴彦臣 李偁  王紱
閻守勤 李穆  蔡克眀 王化基 王道
[000-45a]
鄧世昌 鄭居簡 張祐  王化臣並元/祐
  為臣不忠二人
王珪元/祐 章惇元/符
右今准尚書兵部符備降勅命㫖揮立石監司㕔崇寧
四年二月日此兩浙常平司所立碑時天下/監司郡守皆立之後星變遂毁
 
 
 
[000-45b]
 
 
 
 
 
 
 
 陶朱新録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