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 卷四百六十一


[461-1a]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卷四百六十一 宋 李昉等 編
  禽鳥二
  孔雀
   交趾    羅州    王軒
  燕
   漢燕    胡燕    千嵗燕
   晉瑞    元道康   范質
[461-1b]
  鷓鴣
   飛數    飛南向   吳楚鷓鴣
  鵲鴿附/
   知太嵗   張顥    條支國
   黎景逸   張昌期   崔圓妻
   乾陵    鴿信
  鷄
   陳倉寳雞  楚雞    衛女
[461-2a]
   長鳴鷄   沉鳴鷄   孫休
   吳清    廣州刺史  祝鷄公
   朱綜    代郡亭   高嶷
   天后    衛鎬    合肥富人
   孔雀
    交趾
交趾郡人多養孔雀或遺人以充口腹或殺之以為脯
腊人又養其雛為媒旁施網罟捕野孔雀伺其飛下則
[461-2b]
牽網横掩之採其金翠毛裝為扇拂或全株生截其尾以
為方物云生取則金翠之色不減耳出嶺表/録異
    羅州
羅州山中多孔雀羣飛者數十為偶雌者尾短無金翠雄
者生三年有小尾五年成大尾始春而生三四月後復凋
與花蕚相榮衰然自喜其尾而甚妬凡欲山棲必先擇有
置尾之地然後止焉南人生捕者候甚雨往擒之尾霑而
重不能髙翔人雖至且愛其尾恐人所傷不復騫翔也雖
[461-3a]
馴養頗久見羙婦人好衣裳與童子絲服者必逐而啄之芳時
媚景聞管絃笙歌必舒張翅尾盻睇而舞若有意焉山谷夷
民烹而食之味如鵝解百毒人食其肉飲藥不能愈病其血
與其首觧大毒南人得其卵使雞伏之即成其脚稍屈其鳴
若曰都䕶土人取其尾者持刀於叢篁可𨼆之處自蔽伺過
急斷其尾若不即斷廻首一顧金翠無復光彩出紀/聞
    王軒
盧肇住在京南海見從事王軒有孔雀一日奴告曰蛇
[461-3b]
盤孔雀且毒死矣軒令救之其走卒笑而不救軒怒卒
曰蛇與孔雀偶出紀/聞
   燕
    漢燕
蓐泥為窠聲多稍小者漢燕陶勝力注本草云紫胸輕
小者是越燕胸斑黒聲大者是胡燕其作巢喜長越燕
不入藥用越與漢亦小差耳出世/説
    胡燕
[461-4a]
凡狐白貂鼠之𩔖燕見之則毛脱或燕蟄於水底舊説
燕不入室取桐為男女各一投井中燕必來胸斑黒聲
大名胡燕其窠有容匹素者出酉陽/雜爼
    千嵗燕
齊魯之間謂燕為乙作巢避戊巳𤣥中記云千嵗之燕
户北向述異要云五百嵗燕生胡髯出酉陽/雜爼
    晉瑞
魏禪晉嵗北闕下有白光如鳥雀之狀時有飛翔去來
[461-4b]
有司即聞奏帝使羅者張之得一白燕以為神物以金為籠致
於宫内旬日不知所在論者云金徳之瑞昔師曠時有白燕來
巢檢瑞應圖果如所論師曠晉人也古今之議相符焉出拾/遺録
    元道康
後魏元道康字景怡居林慮山雲棲幽谷靜掩衡茅不
下人間踰二十載服餌芝术以娛其志髙歡為丞相前
後三辟不就道康以時方亂不欲應之至髙洋又徴亦
不起道康書齋常有𩀱燕為巢嵗嵗未嘗不至道康以
[461-5a]
連徴不去有懼見抑不覺嗟咨是夕秋月朗然清風颯
至道康向月微思忽聞燕呼康字云景怡卿本澹然為
樂今何愁思之深耶道康驚異乃知是燕又曰景怡景
怡樂以終身康曰爾為禽而語何巢我屋燕曰我為上
帝所罪暫為禽耳以卿盛徳故來相依道康曰我忘利
不售人間所以閉闗服道寜昌其徳為卿所謂燕曰海
内棲𨼆盡名譽耳獨卿知道卓然囂外所以神祗敬屬
萬靈歸徳燕曰我來日晝時往前溪相報道康乃䇿杖
[461-5b]
南溪以伺其至及晝見二燕自北嶺飛來而投澗下一
化為青衣童子一化為青衣女子前來謂道康曰今我
便歸以卿相命故來此化然無以留别卿有𨼆志幽陰
見嘉卿之夀更四十嵗以此相報言訖復為𩀱燕飛去
不知所往時道康巳年四十後果終八十云出紀/聞
    范質
漢户部侍郎范質言嘗有燕巢於舍下育數雛已哺食
矣其雌者為猫所搏食之雄者啁啾久之方去即時又
[461-6a]
與一燕為匹而至哺雛如故不數日諸雛相次墮地宛
轉而殭兒童剖腹視之則有蒺藜子在嗉中葢為繼偶
者所害出玉堂/閒話
   鷓鴣
    飛數
鷓鴣飛數逐月如正月一飛而止于窠中不復起矣十
二月十二起最難採南人設網取之出酉陽/雜爼
    飛南向
[461-6b]
鷓鴣似雌雉飛但南不向北楊孚交州異物志云鳥像雌雉
名鷓鴣其志懐南不思北徂出雜/録
    吳楚鷓鴣
鷓鴣吳楚之野悉有嶺南偏多此鳥肉白而脆逺勝雞雉能
解冶葛并菌毒臆前有白圓㸃背上間紫赤毛其大如野雞
多對啼南越志云鷓鴣惟東西㢠廻翔然開翅之始必先南翥
其鳴自呼社薄州又本草云自呼鉤輈格磔李羣玉山行聞
鷓鴣詩云方穿詰曲﨑嶇路又聴鉤輈格磔聲出嶺南/録異
[461-7a]
   鵲
    知太嵗
鵲知太嵗之所在博物志云鵲巢背太嵗此非才智任
自然爾淮南子曰鵲識嵗多風喬木巢傍枝出説/文
    又
鵲構窠取在樹杪枝不取墮地者又纒枝受卵端午日
午時焚其巢炙病者疾立愈出酉陽/雜爼
    張顥
[461-7b]
常山張顥為梁相天新雨後有鳥如山鵲稍下墮地民拾
取即化為一圓石顥椎破之得一金印文曰忠孝侯印顥
以上聞藏之秘府顥後官至太尉後議郎汝南樊行夷校
書東觀上表言堯舜之時嘗有此官云出酉陽/雜爼
    條支國
章帝永寜元年條支國有來進異瑞有鳥名鳷鵲形髙
七尺解人言其國太平鳷鵲羣翔昔漢武時四夷賔服
有致此鵲馴善有吉樂事則鼓翼翔鳴按莊周云雕陵
[461-8a]
之鵲葢其類也出拾/遺記
    黎景逸
唐貞觀末南康黎景逸居於空青山常有鵲巢其側每
飯食餧之後鄰近失布者誣景逸盜之繋南康獄月餘
劾不承欲釋之其鵲止于獄樓向景逸歡喜似傳語之
狀其日𫝊有赦官司詰其來云路逢𤣥衣素衿人所説
三日而赦果至景逸還山乃知𤣥衣素衿者鵲之所𫝊
出朝野/僉載
[461-8b]
    張昌期
汝州刺史張昌期易之弟也恃寵驕貴酷暴羣僚梁縣
有人白云有白鵲見昌期令司户楊楚玉捕之部人有
鷂子七十籠矣以蠟塗爪至林見白鵲有羣鵲隨之見
鷂迸散唯白者存焉鷂竦身取之一無損傷而籠送之
昌期笑曰此鵲贖君命也玉叩頭曰此天活玉不然投
河赴海不敢見公拜謝而去出朝野/僉載
    崔圓妻
[461-9a]
鵲窠中必有棟崔圓相公妻在家時與姊妹於後園見
一鵲構窠共銜一木大如筆管長尺餘安窠中衆悉不
見俗言見鵲上梁必貴出酉陽/雜爼
    乾陵
大厯八年乾陵上仙觀之尊殿有𩀱鵲銜柴及泥補葺
隙壊十五處宰臣表賀之出酉陽/雜爼
    鴿信
大理丞鄭復禮言波斯舶上多養鴿鴿能飛行數千里
[461-9b]
輙放一至家以為平安信出酉陽/雜爼
   鷄
    陳倉寳雞
秦穆公時陳倉人掘地得物若羊非羊若猪非猪牽以獻穆
公道逄二童子曰此為媪述常在地中食死人腦若欲殺之
以柏插其首媪曰此二童子名為鷄寳得雄者王得雌者伯
陳倉人捨之逐二童子二童化為雉飛入於林陳倉人告穆
公發徒大獵果得其雌又化為石置之汧渭之間至文公立
[461-10a]
祠名陳寳雄者飛南集今南陽雉飛縣即其地也出列/異傳
    楚雞
楚人有擔山雞者路人問曰何鳥也擔者欺之曰鳯凰
也路人曰我聞有鳯凰久矣今真見之汝賣之乎曰然
乃酬千金弗與請加倍乃與之方將獻楚王經宿而鳥
死路人不遑惜其金惟恨不得以獻耳國人傳之咸以
為真鳯而貴宜欲獻之遂聞於楚王王感其欲獻已也
召而厚賜之過買鳯之直十倍矣出笑/林
[461-10b]
    衛女
雉朝飛操者衛女傅母所作也衛侯女嫁於齊太子中
道聞太子死問傅母曰何如傅母曰且徃當䘮䘮畢不
肯歸終之以死傅母悔之取女所自操琴於塜上鼓之
忽有二雉俱出墓中傅母撫雌雉曰女果為雉耶言未
卒俱飛而起忽然不見傅母悲痛援琴作操故曰雉朝
出揚雄/琴清英
    長鳴鷄
[461-11a]
漢成帝時交趾越雋獻長鳴鷄伺晨鷄即下漏驗之晷
刻無差長鳴一食頃不絶長距善鬬出西京/雜記
    沉鳴鷄
建安三年胥圖獻沉鳴石鷄色如丹大如燕常在地中
應時而鳴聲能逺徹其國聞其鳴乃殺牲以祀之當聲
處掘地得此鷄若天下平翔飛頡頏以為嘉瑞亦謂寳
鷄其國無鷄人聽地中以候晷刻道師云昔仙人相君
採石入穴數里得丹石鷄舂碎為藥服者令人有聲氣
[461-11b]
後天而死昔漢武寳鼎元年四方貢珍怪有琥珀燕置
之静室自然鳴翔此之類也洛書云胥圖之寳土徳之
徴大魏嘉瑞焉出王子年/拾遺記
    孫休
孫休好射雉至其時則晨往夕還羣臣莫不上諫曰此
小物何足甚躭答曰雖為小物耿介過人朕之所以好
出語/林
    吳清
[461-12a]
徐州民吳清以太元五年被差為征民殺鷄求福煮鷄
頭在盤中忽然而鳴其聲甚長後破賊帥邵寳寳臨陣
戰死其時僵尸狼籍莫之能識清見一人著白袍疑是
主帥遂取以聞推挍之乃是寳首清以功拜清河太守
越自什伍遽升榮位鷄之祅更為吉祥出甄/異記
    廣州刺史
廣州刺史䘮還其大兒安吉元嘉三年病死第二兒四
年復病死或敎以一雄鷄置棺中此鷄每至天欲曉輒
[461-12b]
在棺裏鳴三聲甚悲徹不異栖中鳴一月日後不復聞
出齊/諧記
    祝鷄公
祝鷄公者洛陽人也居尸鄉北山下養鷄百餘年鷄皆
有名字千餘頭暮棲樹下晝放散之欲取呼名即種别
而至賣鷄及子得千餘萬輙置錢去之吳作池養魚後
登吳山雞雀數百常出其旁出列/仙傳
    朱綜
[461-13a]
臨淮朱綜遭母難恒外處住内有病因往視婦曰䘮禮
之重不煩數還綜曰自荼毒已來何時至内婦云君來
多矣綜知是魅敕婦婢候來便即閉户執之及來登往
赴視此物不得去遽變老白雄鷄推問是家鷄殺之遂
劉義慶/幽明録
    代郡亭
代郡界中一亭作怪不可止有諸生壯勇者暮行欲止
亭宿亭吏止之諸生曰我自能消此乃住宿食夜諸生
[461-13b]
前坐出一手吹五孔笛諸生笑謂鬼曰汝止有一手那
得遍笛我為汝吹來鬼云卿為我少指耶乃復引手即
有數十指出諸生知其可撃因㧞劒砍之得老雄鷄出/幽
明/録
    高嶷
唐渤海高嶷巨富忽患目餘日帖然而卒心上仍暖經
日而蘇云有一白衣人眇目把牒㝠司訟殺其妻子嶷
對元不識此老人㝠官云君命未盡且放歸遂悟白衣
[461-14a]
人乃是家中老瞎麻鷄也令射殺魅遂絶出紀/異
    天后
唐文明已後天下諸州進雌雞變為雄者甚多或半已
化半未化乃則天正位之兆出紀/異
    衛鎬
衛鎬為縣官下鄉至里人王幸在家方假寐夢一烏衣
婦人引十數小兒著黄衣咸言乞命叩頭再三斯須又
至鎬甚惡其事遂催食欲前適鎬所親者報曰王幸在
[461-14b]
家窮無物設饌有一鷄見抱兒已得十餘日將欲殺之
鎬方悟烏衣婦人果烏鷄也遂命解放是夜復夢感謝欣
然而去並出朝/野僉載
    合肥富人
合肥有富人劉某好食鷄每殺鷄必先刖𩀱足置木櫃
中血瀝盡力乃烹以為去腥氣某後病生瘡於𩯭既愈
復生小鷄足於瘡瘢中每巾櫛必傷其足傷即流血被
面痛楚竟日如是積嵗無日不傷竟以是卒出稽/神録
[461-15a]
 
 
 
 
 
 
 
 
[461-15b]
 
 
 
 
 
 
 
 太平廣記卷四百六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