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 卷四百六十


[460-1a]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卷四百六十  宋 李昉等 編
  禽鳥一
  鳳
   旃塗國   鳳凰臺   元庭堅
   睢陽鳳
  鸞
  鶴
[460-1b]
   徐奭    烏程採捕者 戸部令史妻
   裴沆    李松
  鵠
   蘇瓊
  鸚鵡
   張華    鸚鵡救火  雪衣女
   劉潛女
  鷹
[460-2a]
   楚文王   劉聿    鄴郡人
  鷂
   魏公子
  鶻
   寶觀寺   落雁殿
   鳳
    旃塗國
周時旃塗國獻鳳鶵載以瑤華之車以五色玉為飾駕
[460-2b]
以赤象至京師育於靈禽之苑飲以瓊漿飴以雲實二
物皆出上元經方鳳初至之時毛色未彪發及成王封
泰山禪社首之後文彩炳燿中國飛走之𩔖不復喧鳴
咸服神禽之逺至及成王崩沖天去出拾/遺録
    鳳凰臺
鳳骨黑雄雌旦夕鳴各異皇帝使伶倫製十二籥寫之
其雄聲其雌音樂有鳳凰臺此鳳脚下物如白石者鳳
有時來儀候其所止處掘深三尺有圓石如卵正白服
[460-3a]
之安心神出酉陽/雜俎
    元庭堅
唐翰林學士陳王友元庭堅者昔罷遂州參軍於州界
居山讀書忽有人身而鳥首來造庭堅衣冠甚偉衆鳥
隨之數千而言曰吾衆鳥之王也聞君子好音律故來
見君因留數夕教庭堅音律清濁文字音義兼教之以
百鳥語如是來往嵗餘庭堅由是曉音律善文字當時
莫及隂陽術數無不通達在翰林撰韻英十卷未施行
[460-3b]
而西京陷胡庭堅亦卒焉出紀/聞
    睢陽鳳
貞元十四年秋有異鳥其色青狀𩔖鳩鵲翔于睢陽之
郊止叢木中有羣鳥千𩔖俱率其𩔖列于左右前後而
又朝夕各銜蜚蟲稻粱以獻焉是鳥每飛則羣鳥咸噪
而導其前咸翼其旁咸擁其後若傳喚警衞之狀止則
環而向焉雖人臣侍天子之禮無以加矣睢陽人咸適
野縱觀以為羽族之靈者然其狀不𩔖鸞鳳由是益奇
[460-4a]
之時李翺客於睢陽翺曰此真鳳鳥也於是作知鳳一
章備書其事出宣/室志
   鸞
堯在位七年有鸞鶻嵗嵗來集麒麟遊於澤藪鴟梟逃
於絶漠有折支之國獻重明之鳥一名重睛言雙睛在
目狀如雞鳴似鳳時解落毛羽以肉翮而飛能搏逐猛
虎使妖災不能為害飴以瓊膏或一嵗數來或數嵗不
至國人莫不掃灑門戸以待重明之集國人或刻木或
[460-4b]
鑄金為此鳥之狀置於戸牖之間則魑魅醜𩔖自然退
伏今人每嵗元日刻畫為雞於戸牖之上此遺像也出/拾
遺/録
   鶴
    徐奭
晉懷帝永嘉中徐奭出行田見一女子姿色鮮白就奭
言調女因吟曰疇昔聆好音日月心延佇如何遇良人
中懷邈無緒奭情既諧欣然延至一屋女施設飲食而
[460-5a]
多魚遂經日不返兄弟追覓與湖邊見與女相對坐兄
以藤杖擊女即化成白鶴翻然髙飛奭恍惚年餘乃差
出劉敬/叔異苑
    烏程採捕者
隋煬帝大業三年初造羽儀毛氅多出江南為之略盡
時湖州烏程縣人身被科毛入山捕採見一大樹髙百
尺其上有鶴巢養子人欲取之其下無柯髙不可上因
操斧伐樹鶴知人必取恐其殺子遂以口拔其毛放下
[460-5b]
人收得之皆合時用乃不伐樹出五/行記
    戸部令史妻
唐開元中戸部令史妻有色得魅疾而不能知之家有
駿馬恒倍芻秣而瘦劣愈甚以問鄰舍胡人胡亦術士
笑云馬行百里猶勌今反行千里餘寧不痩耶令史言
初不出入家又無人曷由至是胡云君每入直君妻夜
出君自不知若不信至入直時試還察之當知耳令史
依其言夜還𨼆他所一更妻起靚粧令婢鞍馬臨階御
[460-6a]
之婢騎掃帚隨後冉冉乘空不復見令史大駭明往見
胡瞿然曰魅信之矣為之奈何胡令更一夕伺之其夜
令史歸堂前幕中妻頃復還問婢何以有生人氣令婦
以婢帚燭火遍然堂廡令史狼狽入堂大甕中須臾乗
馬復往適已燒掃帚無復可騎妻云隨有即騎何必掃
帚婢倉卒遂騎大甕隨行令史在甕中懼不敢動須臾
至一處是山頂林間供帳帟幕筵席甚盛羣飲者七八
輩各有匹偶座上宴飲合眤備至數更後方散婦人上
[460-6b]
馬令婢騎向甕婢驚云甕中有人婦人乘醉令推著山
下婢亦醉推令史出令史不敢言乃騎甕而去令史及
明都不見人但有餘烟燼而已乃尋徑路崎嶇可數十
里行乞辛勤月餘僅得至舍妻見驚問久之何所來令
史以他答復往問胡求其料理胡云魅已成伺其復去
可遽縛取火以焚之聞空中乞命頃之有蒼鶴墜火中
焚死妻遂愈出廣/異記
    裴沆
[460-7a]
同州司馬裴沆嘗説再從伯自洛中將往鄭州在路數
日曉程偶下馬覺道左有人呻吟聲因披蒿萊尋之荆
叢下見一病鶴垂翼俛咮翅下瘡壞無毛且異其聲忽
有老人白衣曳杖數十步而至謂曰郎君少年豈解哀
此鶴耶若得人血一塗則能飛矣裴頗知道性甚髙逸
遽曰某請刺此臂血不難老人笑曰君此志甚勁然須
三世是人其血方中郎君前生非人唯洛中胡盧生三
世人矣郎君此行非有急切豈能至洛中見胡盧生乎
[460-7b]
裴欣然而返未信宿至洛乃訪胡盧生具陳其事且拜
祈之胡盧生初無難易開襆取一石合大若兩指援針
刺臂滴血下滿合授裴曰無多言也及至鶴處老人已
至喜曰固是信士乃令盡塗其鶴復邀裴云我所居去
此不逺可少留也裴覺非常人以丈人呼之因隨行纔
數里至一莊竹籬草舍庭蕪狼藉裴渴甚求漿老人指
一土龕此中有少漿可就取裴視龕中有一杏核一扇
如笠滿中有漿漿色正白乃力舉飲之不復飢渴漿味
[460-8a]
如杏酪裴知𨼆者拜請為奴僕老人曰君有世間微禄
縱住亦不終其志賢叔真有所得吾久與之遊君自不
知今有一信憑君必達因裹一襆物大如合戒無竊開
復引裴視鶴鶴損處毛已生矣又謂裴曰君向飲杏漿
當哭九族親情且以為酒色誡也裴復還洛中路閱其
所持將發之襆四角各有赤蛇出頭裴乃止其叔得信
即開之有物如乾大麥飯升餘其叔後因遊王屋不知
其終裴夀至九十七出酉陽/雜俎
[460-8b]
    李松
李松公遊嵩山見病鶴亦曰須人血李松解衣即刺血
鶴曰世間人至少公不是乃令拔眼睫持往東都但映
眼照之即知矣李松中路自視乃馬頭也至東洛所遇
非少悉非全人皆犬驢馬一老翁是人李松言病鶴
之意老翁笑下驢袒臂刺血李公得之以塗鶴即愈鶴
謝曰公即為明時宰相復當上昇相見非遙慎無懈惰
李公謝鶴遂沖天而去出逸/史
[460-9a]
   鵠
鵠生百年而紅五百年而黄又五百年而蒼又五百年
為白夀三千嵗矣出述/異記
    蘇瓊
晉安帝元興中一人年出二十未婚對然目不干色曾
行嘗行田見一女甚麗謂少年曰聞君自以栁季
之儔亦復有桑中之歡耶女便歌少年微有動色後復
重見之少年問姓云姓蘇名瓊家在塗中遂要還盡歡
[460-9b]
從弟便突入以杖打女即化成雌白鵠出劉義慶/幽冥錄
   鸚鵡
鸚鵡能飛衆鳥趾前三後一唯鸚鵡四趾齊分凡鳥下
瞼向上獨此鳥兩瞼俱動似人目出酉陽/雜俎
    張華
張華有白鸚鵡華行還鳥輒説童僕善惡後寂無言華
問其故鳥云見藏甕中何由得知公時在外令喚鸚鵡
鸚鵡曰昨夜夢惡不宜出戸彊之至庭為鴟所攫敎其
[460-10a]
 啄鴟啄僅而獲免出異/苑
    鸚鵡救火
有鸚鵡飛集他山山中禽獸輒相貴重鸚鵡自念雖樂
不可久也便去後數日山中大火鸚鵡遙見便入水濡
羽飛而灑之天神言汝雖有志意何足云也對曰雖知
不能然嘗僑居是山禽獸行善皆為兄弟不忍見耳天
神嘉感即為滅火出異/苑
    雪衣女
[460-10b]
天寶中嶺南獻白鸚鵡養之宮中嵗久頗甚聰慧洞曉
言詞上及貴妃皆呼為雪衣女性既馴擾常縱其飲啄
飛鳴然不離屏幃間上命以近代詞臣篇詠授之數遍
便可諷誦上每與貴妃及諸王博戲上稍不勝左右呼
雪衣女必飛局中鼔翼以亂之或啄嬪御及諸王手使
不能爭道一旦飛於貴妃鏡臺上語曰雪衣女昨夜夢
為鷙所搏將盡於此乎上令貴妃授以多心經自後授
記精熟晝夜不息若懼禍難有祈禳者上與貴妃出遊
[460-11a]
别殿貴妃置鸚鵡於步輦上與之同去既至命從官校
獵於前鸚鵡方嬉戲殿檻上瞥有鷹至搏之而斃上與
貴妃歎息久之遂命瘞於苑中立鸚鵡塚開元中宫中
有五色鸚鵡能言而慧上令左右試牽御衣輒瞋目叱
之岐王文學熊延景因獻鸚鵡篇上以示羣臣焉出譚/賓録
    劉潛女
隴西百姓劉潛家大富唯有一女初笄美姿質繼有求
聘者其父未許家養一鸚鵡能言無比此女每日與之
[460-11b]
言話後得佛經一卷鸚鵡念之或有差誤女必証之每
念此經女必焚香忽一日鸚鵡謂女曰開我籠爾自居
之我當飛去女怪而問之何此言邪鸚鵡曰爾本與我
身同偶託化劉潛之家今須却復本族無怪我言人不
識爾我固識爾其女驚白其父母父母遂開籠放鸚鵡
飛去曉夕監守其女後三日女無故而死父母驚哭不
已方欲葬之其屍忽為一白鸚鵡飛去不知所之出大/唐奇
事/
[460-12a]
   鷹
    楚文王
楚文王好獵有人獻一鷹王見其殊常故為獵于雲夢
毛羣羽族爭噬共搏此鷹瞪目逺瞻雲際俄有一物鮮
白不辨其鷹便竦羽而升矗若飛電須臾羽墮如雪血
下如雨有大鳥墜地度其羽翅廣數十里時有博物君
子曰此大鵬雛也出幽/明録
    劉聿
[460-12b]
唐永徽中萊州人劉聿性好鷹遂於之罘山懸崖自縋
以取鷹雛欲至巢而繩絕落於樹岐間上下皆壁立進
退無據大鷹見人銜肉不敢至巢所遙放肉下聿接取
鷹雛以外即自食之經五六十日雛能飛乃裂裳
而繫鷹足一臂上繫三聨透身而下鷹飛掣其兩臂比
至澗底一無所傷仍繫鷹而歸出玉堂/閒話
    鄴郡人
薛嵩鎮魏時鄴郡人有好育鷹隼者一日有人持鷹來
[460-13a]
吿於鄴人人遂市之其鷹甚神俊鄴人家所育鷹隼極
多皆莫能比常臂以玩不去手後有東夷人見者請以
繒百餘段為直曰吾方念此不知其所用其人曰此海
鷂也善辟蛟螭患君宜於鄴城南放之可以見其用矣
先是鄴城南陂蛟常為人患郡民苦之有年矣鄴人遂
持往海鷂忽投陂水中頃之乃出得一小蛟既出食之
且盡自是鄴民免其患有吿於嵩乃命鄴人訊其事鄴
人遂以海鷂獻焉出宣/室志
[460-13b]
   鷂
    魏公子
魏公子無忌曾在室中讀書之際有一鳩飛入案下鷂
逐而殺之忌忿其縶搏因令國内捕鷂遂得二百餘頭
忌按劒至籠曰昨搦鳩者當低頭伏罪不是者可奮翼
有一鷂俯伏不動出列/異傳
   鶻
    寶觀寺
[460-14a]
滄州東光縣寶觀寺常有蒼鶻集重閣每有鴿數千鶻
冬中每夕即取一鴿以暖足至曉放之而不殺其餘鷹
鶻不敢侵之出朝野/僉載
    落雁殿
唐太宗養一白鶻號曰將軍取鳥常驅至於殿前然後
擊殺故名落雁殿上恒令送書從京至東都與魏王仍
取報日往返數迴亦陸機黄耳之徒歟出朝野/僉載
 
[460-14b]
 
 
 
 
 
 
 
 太平廣記卷四百六十


二程子抄釋 朱子抄釋 中庸衍義 格物通 世緯 呻吟語摘 榕壇問業 溫氏母訓 御定資政要覽 聖論廣訓 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 日知薈說 御定孝經衍義 御定內則衍義 御纂性理精義 御纂朱子全書 欽定執中成憲 御覽經史講義 思辨錄輯要 正學隅見述 雙橋隨筆 榕村語錄 讀朱隨筆 三魚堂賸言 松陽鈔存 讀書偶記 握奇經 六韜 孫子 吳子 司馬法 尉繚子 黃石公三畧 三畧直解 黃石公素書 李衞公問對 太白陰經 武經總要 虎鈴經 何博士備論 守城錄 武編 陣紀 江南經畧 紀效新書 管子 管子補注 鄧析子 商子 韓非子 疑獄集 折獄龜鑑 棠陰比事 農書 農桑輯要 農桑衣食撮要 農書 救荒本草 農政全書 秦西水法 野菜博錄 欽定授時通考 靈樞經 難經本義 鍼灸甲乙經 金匱要畧論註 肘後備急方 褚氏遺書 備急千金要方 銀海精微 外臺秘要方 顱顖經 銅人鍼灸經 明堂灸經 博濟方 蘇沈良方 壽親養老新書 腳氣治法總要 旅舍備要方 素問入式運氣論奧 傷寒微旨論 傷寒總病論 聖濟總錄纂要 證類本草 金生指迷方 小兒衞生總散論方 類證普濟本事方 傳信適用方 衞濟寶書 醫說 鍼灸資生經 婦人大全良方 太醫局諸科程文格 產育寶慶集 三因極一病證方論 集驗背疽方 濟生方 產寶諸寶 急救仙方 素問玄機原病式 宣明方論 保命集 儒門事親 內外傷辯惑論 脾胃論 蘭室祕藏 此事難知 醫壘元戎 湯液本章 瑞竹堂經驗方 世醫得效方 格致餘論 局方發揮 金匱鈎玄 扁鵲神應鍼灸玉龍經 外科精義 脉訣刊誤 醫經溯洄集 普濟方 玉機微義 穀梁折諸 春秋闕如編 春秋宗朱辨義 春秋通論 春秋世族譜 春秋長曆 惠氏春秋說 春秋大事表 第一冊 春秋大事表 第二冊 春秋識小錄 惠氏春秋左傳補註 春秋左傳小疏 春秋地理考實 三正考 春秋究遺 春秋隨筆 春秋繁露 古文孝經孔氏傳 孝經注疏 孝經指解 孝經刊誤 孝經大義 孝經定本 孝經述註 孝經集傳 御定孝經注 御纂孝經集註 孝經問 駁五經異義 鄭志 經典釋文 七經小傳 程氏經說 六經圖 六經正誤 九經三傳沿革例 融堂四書管見 四如講稿 六經奧論 明本排字九經直音 經說 十一經問對 五經蠡測 簡端錄 五經稽疑 經典稽疑 欽定翻譯五經四書第一冊 欽定翻譯五經四書第二冊 欽定翻譯五經四書第三冊 欽定翻譯五經四書第四冊 欽定翻譯五經四書第五冊 七經孟子考文補遺 九經誤字 經問 經問補 十三經義疑 九經古義 經稗 十三經注疏正字 朱子五經語類 群經補義 經咫 九經辨字瀆蒙 古經解鉤沉 古微書 孟子注疏 論語集解義疏 論語注疏 論語筆解 孟子音義 論語拾遺 孟子解 論語全解 孟子傳 尊孟辨 四書章句集註 四書或問 論孟精義 中庸輯略 石鼓論語答問 論語意原 癸巳論語解 癸巳孟子說 蒙齋中庸講義 四書集編 孟子集疏 論語集說 大學疏義 中庸指歸.中庸分章.大學發微.大學本 四書纂疏 此木軒四書說 論孟集注攷證 四書集義精要 四書辨疑 讀四書叢說 四書通 此木軒四書說 四書通證 四書疑節 四書經疑貫通 四書纂箋 四書通旨 四書管窺 大學中庸集說啟蒙 四書大全 四書蒙引 四書因問 問辨錄 論語類考 孟子雜記 學庸正說 論語商 論語學案 四書留書 日講四書解義 四書近指 孟子師說 大學翼真 四書講義困勉錄 松陽講義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