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 卷四百五十一


[451-1a]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巻四百五十一 宋 李昉等 編
  狐五
   馮玠    賀蘭進明  崔昌
   長孫甲   王老    劉衆愛
   王黯    𡊮嘉祚   李林甫
   孫甑生   王璿    李黁
   李揆    宋溥    僧晏通
[451-1b]
    馮玠
唐馮玠者患狐魅疾其父後得術士療玠疾魅忽啼泣
謂玠曰本圖共終今為術者所廹不復得在流涙經日
方贈玠衣一襲云善保愛之聊為久念耳玠初得懼家
人見悉卷書中疾愈入京應舉未得開視及第後方還
開之乃是紙焉出廣/異記
    賀蘭進明
唐賀蘭進明為狐所婚每到時節狐新婦恒至京宅通
[451-2a]
起居兼持賀遺及問信家人或有見者狀貎甚美至五
月五日自進明已下至其僕隸皆有續命家人以為不
祥多焚其物狐悲泣云此並真物奈何焚之其後所得
遂以充用後家人有就求膝背金花鏡者入人家偷鏡
挂項緣牆行為主人家擊殺自爾怪絶焉出廣/異記
    崔昌
唐崔昌在東京莊讀書有小兒顔色殊異來止庭中久
之漸升階坐昌牀頭昌不之顧方以手卷昌書昌徐問
[451-2b]
汝何人斯來何所欲小兒云本好讀書慕君學問爾昌
不之却常問文義甚有理經數月日暮忽扶一老人乘
醉至昌所小兒暫出老人醉吐人之爪髪等昌甚惡之
昌素有所持利劒因斬斷頭成一老狐頃之小兒至大
怒云君何故無狀殺我家長我豈不能殺君但以舊恩
故爾大罵出門自爾乃絶出廣/異記
    長孫甲
唐坊州中部縣令長孫甲者其家篤信佛道異日齋次
[451-3a]
舉家見文殊菩薩乘五色雲從日邊下須臾至齋所簷
際凝然不動合家禮敬懇至乆之乃下其家前後供養
數十日唯其子心疑之入京求道士為設禁遂擊殺狐
令家馬一匹錢五十千後數十日復有菩薩乘雲來
至家人敬禮如故其子復延道士禁呪如前盡十餘日
菩薩問道士法術如何答曰已盡菩薩云當決一頓因
問道士汝讀道經知有狐剛子否答曰知之菩薩云狐
剛子者即我是也我得仙來已三萬嵗汝為道士當修
[451-3b]
清淨何事殺生且我子孫為汝所殺寜宜活汝耶因杖
道士一百畢謂令曰子孫無狀至相勞擾慚愧何言當
令君永無災横以此相報顧謂道士可即還他馬及錢
也言訖飛去出廣/異記
    王老
唐睢陽郡宋王冡旁有老狐每至衙日邑中之狗悉往
朝之狐坐冢上狗列其下東都王老有𩀱犬能咋魅前
後殺魅甚多宋人相率以財雇犬咋狐王老牽犬徃犬
[451-4a]
乃逕詣諸犬之下伏而不動大失宋人之望今世人有
不了其事者相戲云取睢陽野狐犬出廣/異記
    劉衆愛
唐劉全白說云其乳母子衆愛少時好夜中將網斷道
取野猪及狐狸等全白莊在岐下後一夕衆於莊西數
里下網已伏網中以伺其至暗中聞物行聲覘見一物
伏地窺網因爾起立變成緋裙婦人行而違網至愛前
車側忽捉一䑕食愛連呵之婦人忙遽入網乃棒之致
[451-4b]
斃而人形不改愛反疑懼恐或是人因和網没漚麻池
中夜還與父母議及明舉家欲潛逃去愛竊云寧有婦
人食生䑕此必狐耳復徃麻池視之見婦人已活因以
大斧自腰後斫之便成老狐愛大喜將還村中有老僧
見狐未死勸令養之云狐口中有媚珠若能得之當為
夫所愛以繩縳狐四足又以火籠罩其上養數日狐能
食僧用小缻口窄者埋地中令口與地齊以兩胾猪肉
炙於缻中狐愛炙而不能得但以口屬缻候炙冷復下
[451-5a]
兩臠狐涎沫久之炙與缻滿狐乃吐珠而死狀如碁子
通圓而潔愛每帶之大為其夫所貴出廣/異記
    王黯
王黯者結婚崔氏唐天寶中妻父士同為沔州刺史黯
隨至江夏為狐所媚不欲渡江發狂大呌恒欲赴水妻
屬惶懼縳黯著牀櫪上舟行半江忽爾欣笑至岸大喜
曰本謂諸女郎軰不隨過江今在州城上復何慮也士
同蒞官便求術士左右言州人能射狐者士同延至入
[451-5b]
令堂中悉施牀席寘黯於屋西北陬家人數十持更迭
守已於堂外别施一牀持弓矢以候狐至三夕忽云諸
人得飽睡否適已中狐明當取之衆以為狂而未之
信及明見忩中有血衆隨血去入大坑中草下見一牝
狐帶箭垂死黯妻燒狐為灰服之至盡自爾得平復後
為原武縣丞在㕔事忽見老狐奴婢詣黯再拜云是大
家阿嬭徃者娘子枉為崔家殺害翁婆追念未嘗離口
今欲將小女更與王郎續親故令申意兼取吉日成納
[451-6a]
黯甚懼辭以厚利萬計料理遽出羅錦十餘匹於通衢
焚之老奴乃謂其婦云天下美丈夫亦復何數安用王
家老翁為女壻言訖不見出廣/異記
    袁嘉祚
唐寜王傳袁嘉祚年五十應制授垣縣縣丞門素凶為
者盡死嘉祚到官而丞宅數任無人居屋宇摧殘荆
充塞嘉祚剪其荆理其墻垣坐㕔事中邑老吏人皆
懼勸出不可既而魅夜中為怪嘉祚不動伺其所入明
[451-6b]
日掘之得狐狐老矣兼子孫數十頭嘉祚盡烹之次至
老狐狐乃言曰吾神能通天預知休咎願置我我能益
於人今此宅已安捨我何害嘉祚前與之言備告其官
秩又曰願為耳目長在左右乃免狐後祚如狐言秩滿
果遷數年至御史狐乃去出紀/聞
    李林甫
唐李林甫方居相位嘗退朝坐於堂之前軒見一𤣥狐
其質甚大若牛馬而毛色黯黑有光自堂中出馳至庭
[451-7a]
顧望左右林甫命弧矢將射之未及已亡見矣自是凢
數日每晝坐輙有一𤣥狐出焉其嵗林甫籍没出宣/室志
    孫甑生
唐道士孫甑生本以飬鷹為業後因放鷹入一窟見狐
數十枚讀書有一老狐當中坐迭以傳授甑生直入奪
得其書而還明日有十餘人持金帛詣門求贖甑生不
與人云君得此亦不能解用之若寫一本見還當以口
訣相授甑生竟傳其法為世術士狐初與甑生約不得
[451-7b]
示人若違者必當非命天寳末𤣥宗固就求之甑生不
與竟爾㐲法出廣/異記
    王璿
唐宋州刺史王璿少時儀貌甚美為牝狐所媚家人或
有見者丰姿端麗雖僮㓜過之者必歛容致敬自稱新
婦抵對皆有理由是人樂見之每至端午及佳節悉有
贈儀相送云新婦上其郎某娘續命衆人笑之然所得
甚衆後璿職髙狐乃不至盖其禄重不能為怪出廣/異記
[451-8a]
   李黁
東平尉李黁初得官自東京之任夜投故城店中有故
人賣胡餅為業其妻姓鄭有美色李目而悦之因宿其
舎留連數日乃以十五千轉索胡婦既到東平寵遇甚
至性婉約多媚風流女工之事罔不心了於音聲特
究其妙在東平三嵗有子一人其後李充租綱入京與
鄭同還至故城大㑹鄉里飲宴累十餘日李催發數四
鄭固稱疾不起李亦憐而從之又十餘日不獲已事理
[451-8b]
須去行至郭門忽言腹痛下馬便走勢疾如風李與其
僕數人極騁追不能及便入故城轉入易水村足力少
息李不能捨復逐之垂及因入小穴極聲呼之寂無所
應戀結悽愴言發淚下㑹日暮村人以草塞穴口還店
止宿及明又徃呼之無所見乃以火燻乆之村人為掘
深數丈見牝狐死穴中衣服脱卸如蜕脚上著錦襪李
嘆息良久方埋之歸店取獵犬噬其子子略不驚怕便
將入都寄親人家養之輸納畢復還東京婚於蕭氏蕭
[451-9a]
氏常呼李為野狐婿李初無以答一日晚李與蕭擕手
歸房狎戲復言其事忽聞堂前有人聲李問阿誰夜來
答曰君豈不識鄭四娘耶李素所鍾念者聞其言遽欣
然躍起問鬼乎人乎答曰身即鬼也欲近之而不能四
娘因謂李人神道殊賢夫人何至數相謾罵且所生之
子逺寄人家其人皆言狐生不給衣食豈不念乎宜早
為撫育九泉無恨也若夫人云云相侮又小兒不收必
將為君之患言畢不見蕭遂不復敢説其事唐天寳末
[451-9b]
子年十餘甚無恙出廣/異記
    李揆
唐丞相李揆乾元初為中書舎人嘗一日退朝歸見一
白狐在庭中搗練石上命侍僮逐之已亡見矣時有客
於揆門者因話其事客曰此祥符也某敢賀至明日果
選禮部侍郎出宣/室誌
    宋溥
宋溥者唐大厯中為長城尉自言㓜時與其黨暝扱野
[451-10a]
狐數夜不獲後因月夕復為其事見一鬼戴笠騎狐唱
獨盤子至扱所狐欲入扱鬼乃以手搭狐頰因而復迴
如是數四其後夕溥復下扱伺之鬼又乘狐兩小鬼引
前徃來扱所溥等無所獲而止有談衆者亦云㓜時下
扱忽見一老人扶杖至已所止樹下仰問樹上是何人
物衆時尚小甚惶懼其兄因怒罵云老野狐何敢如此
下樹逐之遂變狐走出廣/異記
    僧晏通
[451-10b]
晉州長寜縣有沙門晏通修頭陀法將夜則必就藂林
亂塜寓宿焉雖風雨露雪其操不易雖魑魅魍魎其心
不揺月夜棲於道邉積骸之左忽有妖狐踉蹌而至初
不虞晏通在樹影也乃取髑髏安於其首遂揺動之儻
振落者即不再顧因别選焉不四五遂得其一岌然而
綴乃褰擷木葉草花障蔽形體随其顧盻即成衣服湏
臾化作婦人綽約而去乃於道右以伺行人俄有促馬
南來者妖狐遥聞則慟哭于路過者駐騎問之遂對曰
[451-11a]
我歌人也随夫入秦今曉夫為盗殺掠去其財伶俜孤
逺思願北歸無由致脱能收採當誓微軀以執婢役過
者易定軍人也即下馬熟視悦其都冶詞意叮嚀便以
後乗挈行焉晏通遽出謂曰此妖狐也君何容易因舉
錫杖叩狐腦髑髏應手即墜遂復形而竄焉出集/異記
 
 
 
[451-11b]
 
 
 
 
 
 
 
 太平廣記卷四百五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