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 卷四百三十四


[434-1a]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巻四百三十四 宋 李昉等 編
  畜獸一
  牛
   金牛    銀牛    青牛
   牛鬬    潛牛    涼州人牛
   洛水牛
  牛拜
[434-1b]
   桓冲    光祿屠者  朱氏子
  牛償債
   卞士瑜   路伯逹   戴文
   河内崔守  王氏老姥
  牛傷人
   邵桃根
  牛異
   洛下人   寗茵    仲小小
[434-2a]
   牛
大月支及西胡有牛名曰白及今日割取其肉明日其
瘡即愈故漢人有至其國者西胡以此牛示之漢人對
曰吾國蟲名為蠶為人衣食樹葉而吐絲外國人復不
信有蠶出金/樓子
新昌穴出山犢似秦牛常與蛇同穴人以鹽著手夜入
坎中取之其舌滑者是蛇其舌燥者則牛也因引之而
出焉出交/州志
[434-2b]
野牛髙丈餘其頭若鹿其角了戾長一丈白毛尾似鹿
出西域出酉陽/雜俎
唐先天中有田父牧牛嵩山而失其牛求之不得忽見
山穴開中有錢焉不知其數田父入穴負十千而歸到
家又往取之迷不知道逢一人謂曰汝所失牛其直幾
耶田父曰十千人曰汝牛為山神所將已付汝牛價何
為妄尋言畢不知所在田父乃悟遂歸焉出紀/聞
    金牛
[434-3a]
長沙西南有金牛岡漢武帝時有一田父牽赤牛告漁
人曰寄渡江漁人云船小豈勝得牛田父曰但相容不
重君船于是人牛俱上及半江牛糞於船田父曰以此
相贈既渡漁人怒其汚船以橈撥糞棄水欲盡方覺是
金訝其神異乃躡之但見人牛入嶺隨而掘之莫能及
也今掘處猶存出湘/中記
增城縣東北二十里深洞無底北岸有石周圍三丈漁
人見金牛自水出盤于此石義熙中縣人常於此潭石
[434-3b]
得金鏁尋之不已俄有魚從水中引之握不禁以刀扣
斷得數段人遂致富年登上夀其後義興周靈甫常見
此牛宿伏石上旁有金鏁如繩焉靈甫素驍勇往掩之
此牛掣斷其鏁得二丈許遂以財雄也出十/道記
    銀牛
太原縣北有銀牛山漢建武二十四年有一人騎白牛
蹊人田田父訶詰之乃曰吾北海使將㸔天子登封遂
乗牛上山田父尋至山上唯見牛迹遺糞皆銀也明年
[434-4a]
世祖封禪焉出酉陽/雜俎
    青牛
桓𤣥在南常出詣殷荆州於鸛穴逢一老翁羣驅青牛
形色瓌異𤣥即以所乗牛易取乗之至靈溪駿駃非常
𤣥息駕飲牛牛走入水不出桓使覘守經日絶迹當時
以為神物出渚宮/故事
    又
京口居人晚出江上見石公山下有二青牛腹嘴皆紅
[434-4b]
戲於水際一白衣老翁長可三丈執鞭於其旁久之翁
廻顧見人即鞭二牛入水翁即跳躍而上倐忽漸長一
舉足徑上石公山頂遂不復見出稽/神録
    牛鬭
九真牛乃生谿上時時怒共鬭即海沸湧或出鬭
岸上家牛皆怖人或捕即霹號曰神牛出異/物志
    潛牛
勾漏縣大江中有潛牛形似水牛毎上㟁鬭角軟還入
[434-5a]
江水角堅復出出酉陽/雜俎
    涼州人牛
天寶時涼州人家生牛多力而大及長不可拘制因爾
縱逸他牛從之者甚衆恒於城西數十里作羣人不能
制其後牛漸凌暴至數百鄉里不堪其弊都督謀所以
擊之㑹西胡獻一獸狀如大犬而色正青都督問胡
獻此何用胡云搏噬猛獸都督以狂牛告之曰但有賞
錢當為相取於是以三百千為賞胡乃撫獸呪願如相
[434-5b]
語之狀獸遂振迅跳躍解繩縱之逕詣牛所牛見獸至
分作三行已獨處中埋身於土獸乃前鬭揚塵暗野須
㬰便還百姓往視坌成潭竟不知是何獸初隨望其鬭
見獸大如蜀馬鬭畢牛已折項而死胡割牛腹取其五
臟盆盛以飼獸累啖之漸小如故也出廣/異記
    洛水牛
咸通四年秋洛中大水苑囿廬舍靡不淹没厥後香山
寺僧某其日將暮見暴雨水自龍門川北下有如決海
[434-6a]
潰江鼔怒之間殷若雷震有二黑牛於水上掉尾躍空
而進衆僧與居人憑髙望之謂城中悉為魚矣俄見定
鼎長夏二門隂曀間有二青牛奮勇而出相去約百歩
黑牛奔走而廻向之怒浪驚瀾翕然遂低出廣/異記
   牛拜
    桓冲
桓冲鎮江陵正㑹當烹牛牛忽熟視帳下都督目中淚
下都督呪之曰汝若向我跪當啟活也牛應聲而拜衆
[434-6b]
皆異之都督復曰謂汝若須活遍拜衆人牛涕淚如雨
遂遍拜值冲醉不得啟遂殺牛冲聞大怒都督痛加鞭
罰也出渚宫/故事
    光祿屠者
太和中光祿厨欲宰牝牛牛有胎非久合生或曰既如
此可換却屠者操刀直前畧不介意牛乃屈膝拜之亦
不肯退此牛與子遂殞於刀下屠者忽狂惑失常毎日
作牛啼食草少許身入泥水以頭觸物良久乃定出原/化記
[434-7a]
    朱氏子
廣陵有朱氏子家世勲貴性好食黄牛所殺無數常以
暑月中欲殺一牛其母止之曰暑熱如此爾已醉所食
幾何勿殺也子向牛言曰汝能拜我我赦汝牛應聲下
淚而拜朱反怒曰畜生安能㑹人言立殺之數日乃病
恒見此牛為厲竟作牛聲死出稽/神録
   牛償債
    卞士瑜
[434-7b]
卞士瑜者其父以平陳功授儀同慳吝常顧人築宅不
還其價作人求錢卞父鞭之曰若實負錢我死當與爾
作牛須臾之間卞父死作人有牛産一黄犢腰下有黑
文横給周匝如人腰帶右胯有白紋斜貫大小正如笏
形牛主呼之曰卞公何為負我犢即屈前膝以頭著地
瑜以錢十萬贖之牛主不許死乃收塟出法苑/珠林
    路伯逹
永徽中汾州義縣人路伯逹負同縣人錢一千文後共
[434-8a]
錢主佛前為誓曰我若未還公吾死後與公家作牛畜
話訖逾年而卒錢主家牸牛生一犢子額上生白毛成
路伯達三字其子姪耻之將錢五千文求贖主不肯與
乃施與隰成縣啟福寺僧真如助造十五級浮圖人有
見者發心止惡競投錢物以布施焉出法苑/珠林
    戴文
貞元中蘇州海鹽縣有戴文者家富性貪毎鄉人舉債
必須收利數倍有鄰人與之交利剝刻至多鄉人積恨
[434-8b]
乃曰必有神明照鑒數年後戴文病死鄰人家牛生一
黒犢脇下白毛字曰戴文閭里咸知文子耻之乃求鄰
人以物熨去其字鄰人從之既而文子以牛身無騐乃
訟鄰人妄稱牛有犢字縣追鄰人及牛至則白毛復出
成字分明但呼戴文牛則應聲而至鄰人恐文子盜去
則夜閉於别廡經數年方死出原/化記
    河内崔守
有崔君者貞元中為河内守崔君貪而刻河内人苦之
[434-9a]
常於佛寺中假佛像金凡數鎰而竟不酧直僧以太守
竟不敢言未幾崔君卒於郡是日寺有牛産一犢其犢
頂上有白毛若縷出文字曰崔某者寺僧相與觀之且
嘆曰崔君常假此寺中佛像金而竟不還今日事果何
如哉崔君家聞之即以他牛易其犢既至命剪去文字
已而復生及至其家雖豢以芻粟卒不食崔氏且以為
異竟歸其寺焉出宣/室志
    王氏老姥
[434-9b]
廣陵有王氏老姥病數日忽謂其子曰我死必生西磎
浩氏為牛子當尋而贖我腹下有王字是也頃之遂卒
西磎者海陵之西地名也其民浩氏生牛腹有白毛成
王字其子尋而得之以束帛贖之而去出稽/神録
   牛傷人
    邵桃根
梁末邵桃根襄陽人家有一犢肥充可愛桃根恒自飼
之此犢恒逐桃根遊行毎往官府聚㑹犢雖繫在家而
[434-10a]
吼喚終不住後一日桃根晨起開門犢忽從後觝根肋
穿流血舉家打去已復嗔目復來觝傷數日氣絶出廣/古今
五行/記
   牛異
    洛下人
唐先天年洛下人牽一牛腋下有一人手長尺餘廵坊
而乞出朝野/僉載
    寗茵
[434-10b]
大中年有寗茵秀才假大寮莊于南山下棟宇半墮墻
垣又缺因夜風清月朗吟咏庭際俄聞叩門聲稱桃林
斑特處士相訪茵啟闗睹處士形質瓌瑋言詞廓落曰
某田野之士力耕之徒向畎畆而辛勤與農夫而齊𩔖
巢居側近睹風月皎潔聞君吟咏故來奉謁茵曰某山
林甚僻農具為鄰蓬蓽既深輪蹄罕至幸此見訪頗慰
羈懐遂延入語曰然處士之業何如願聞其説特曰某
少年之時兄弟競生頭角毎讀春秋之潁考叔挾輈以
[434-11a]
走恨不得佐輔其間讀史記至田單破燕之計恨不得
奮擊其間讀東漢至於新野之戰恨不得騰躍其間此
三事俱快意俱不能逢今恨恨耳今則老倒又無嗣子
空懐䑛犢之悲况又慕徐孺子弔郭林宗言曰生芻一
束其人如玉即不敢當生芻一束堪令諷咏俄又聞人
扣闗曰南山斑寅將軍奉謁茵遂延入氣貎嚴聳㫖趣
剛猛及二斑相見亦甚忻慰寅曰老兄知得姓之根本
否特曰昔吳太伯為荆蠻斷髪文身因兹遂有斑姓寅
[434-11b]
曰老兄太妄殊不知根本且斑氏出自鬬榖於莵有文
斑之像因以命氏逺祖固婕妤好詞章大有稱於漢朝
又皆有𫝊於史其後英傑間生蟬聫不絶後漢有班超
投筆從戎相者曰君當封侯萬里外超詰之曰君燕頷
虎頭飛而食肉萬里公侯相也後果守玉門闗封定逺
侯某世為武賁中郎在武班因有過竄於山林晝伏夜
遊露跡𨼆形但偷生耳適聞松吹月髙墻外閒歩聞君
吟咏因來追謁况遇當家尤増慰悦寅因覩碁局在牀
[434-12a]
謂特曰願接老兄一局特遂欣然為之良久未有勝負
茵翫之教特一兩著寅曰主人莫是髙手否茵曰若管
中窺豹時見一斑兩斑笑曰大有微機真一發兩中茵
傾壺請飲及局罷而飲數廵寅請備脯修以送酒寅設
鹿脯寅嚙决須㬰而盡特即不茹茵詰曰何故不茹特
曰無上齒不能咀嚼故也數廵後特稱小疾便不敢過
飲寅曰談何容易有酒如澠方學紂為長夜之飲覺面
已赤特曰弟大是鐘鼎之户一坐耽更不動後二斑飲
[434-12b]
過語紛拏特曰弟倚是爪牙之士而苦相凌何也特曰
弟誇猛毅之軀若值人如卞荘子當為粉矣寅曰兄誇
壯勇之力若值人如庖丁當為頭皮耳茵前有削脯刀
長尺餘茵怒而言曰寗老有尺刀二客不得喧競但且
飲酒二客悚然特吟曹植詩曰箕在釡下燃豆在釡中
泣此一聫甚不惡寅曰鄙諺云鵓鳩樹上鳴意在麻子
地俱大笑茵曰無多言各請賦詩一章茵曰曉讀雲水
静夜吟山月髙焉能履虎尾豈用學牛刀寅繼之曰但
[434-13a]
得居林嘯焉能當路蹲渡河何所適終是怯劉琨特曰
無非悲寗戚終是怯庖丁若遇龔為守蹄涔向北溟茵
覽之曰大是竒才寅怒拂衣而起曰寗生何黨此輩自
古即有班馬之才豈有斑牛之才且我生三日便欲噬
人此人况偷我姓氏但未能共語者盖惡傷其𩔖而遂
怒曰終不能揺尾於君門下乃長揖而去特亦怒曰古
人重者白眉君今白額豈敢有人言譽耳何相怒如斯
特遂告辭及明視其門外唯虎跡牛踪而已寗生方悟
[434-13b]
尋之數百歩人家廢荘内有一老牛卧而猶帶酒氣虎
即入山矣茵後更不居此而歸京矣出傳/竒
    仲小小
臨洮之境有山民曰仲小小衆號仲野牛平生以採獵
為務臨洮已西至於疊宕嶓岷之境數郡良田自祿山
以來陷為荒徼其間多産竹牛一名/野牛其色純黒其一可
敵六七駱駝肉重千萬斤者其角二壯夫可勝其一毎
飲齕之處則拱木叢竹踐之成塵獵人先縱火逐之俟
[434-14a]
其奔迸則毒其矢向便射之洎中鏃則挈鍋釡負糧糗
躡其踪緩逐之矢毒既發即斃踣之如山積肉如阜一/牛
致肉數千金新鮮者/甚美縷如紅絲線乾寧中小小之獵遇牛羣于石家
山嗾犬逐之其牛驚擾奔一深谷谷盡南抵一懸崕犬
逐既急牛相排蹙居其首者失脚墮崕居次者不知其
偶墮累累接跡而進三十六頭皆斃于崖下積肉不知
紀極秦成階三州士民荷擔之不盡出玉堂/閒話
 
[434-14b]
 
 
 
 
 
 
 
 太平廣記巻四百三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