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 卷三百四十五


[345-1a]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卷三百四十五 宋 李昉等 編
  鬼三十
   郭承嘏  張庾    劉方元
   光澤坊民 淮西軍將  郭翥
   裴通逺  鄭紹    孟氏
    郭承嘏
郭承嘏嘗寶惜法書一卷每攜隨身初應舉就雜文試
[345-1b]
駕畢夜猶早緘置篋中及納試而誤納所寶書帖却歸
鋪於燭籠下取書帖觀覽則程試宛在篋中計無所出
來徃於棘闈門外見一老吏詢其試事具以實告吏曰
某能換之然某家貧居興道里倘換得願以錢三萬見
酬承嘏許之逡巡齎程試入而書帖出授承嘏明日歸
親仁里自以錢送詣興道里欵問久之吏家人出以姓
氏質之對曰王父死三日力貧未辦周身之具承嘏驚
歎久之方知闈所見乃鬼也遂以錢贈其家出尚書/談錄
[345-2a]
    張庾
張庾舉進士元和十三年居長安昇道里南街十一月
八日夜僕夫他宿獨庾在月下忽聞異香滿院方驚之
俄聞履聲漸近庾屣履聽之數青衣年十八九艷美無
敵推門而入曰步月逐勝不必樂遊原只此院小臺藤
架可矣遂引少女七八人容色皆艷絶服餙華麗宛若
豪貴家人庾走避堂中垂簾望之諸女徐行直詣藤下
須臾陳設牀榻雕盤玉樽盃杓皆竒物八人環坐青衣
[345-2b]
執樂者十人執拍板立者二人左右侍立者十人絲管
方動坐上一人曰不告主人遂欲張樂得無慢乎既是
衣冠邀來同歡可也因命一青衣傳語曰娣妺步月偶
入貴院酒食絲竹輒以自樂秀才能暫出為主否夜深
計已脫冠紗巾而來可稱疎野庾聞青衣受命畏其來
也乃閉門拒之青衣扣門庾不應推不可開遽走復命
一女曰吾輩同歡人不敢預既入其門不召亦合來謁
閉門塞户羞見吾徒呼既不來何須更召於是一人執
[345-3a]
樽一人糺司酒既巡行絲竹合奏殽饌芳珍音曲清亮
庾度此坊南街盡是墟墓絶無人住謂從坊中出則坊
門已閉若非妖狐乃是鬼物今吾尚未惑可以逐之少
頃見迷何能自悟於是潛取搘牀石徐開門突出望塵
而擊正中臺盤紛然而散庾逐之奪得一盞以衣繫之
及明視之乃一白角盞竒不可名院中香氣數日不歇
盞鏁於櫃中親朋來者莫不傳視竟不能辨其所自後
十餘日傳觀數次忽墮地遂不復見庾明年進士上第
[345-3b]
出續元/怪錄
    劉方元
山人劉方元自漢南扺巴陵夜宿江岸古舘㕔西有巴
籬隔之又有一㕔常扄鏁云多怪物使客不安已十年
不開矣中間為㕔廊崩摧郡守完葺至新淨而無人敢
入方元都不知之二更後月色滿庭江山清寂唯聞籬
西有婦人言語笑咏之聲不甚辨惟一老青衣語稍重
而秦音者言曰徃年阿郎貶宰時常令老身騎偏面騧
[345-4a]
抱阿荆郎阿荆郎嬌不肯穩坐或偏於左或偏於右墜
損老身左膊至今天欲陰則酸疼焉今又發矣明日必
天雨如今阿荆郎官髙也不知有老身無復聞相應答
者俄而有歌者歌音清細若曵縷之不絶復吟詩吟聲
切切如含酸和淚之詞不可辨其文久而老青衣又云
昔日阿荆郎愛念青青河畔草今日亦可謂綿綿思逺
道也僅四更方不聞明旦果大雨呼館吏詢之吏云此
西㕔空無人方敘賔客不敢入之由方元因令開院視
[345-4b]
之則秋草蒼苔没階西則連山林無人跡也啟其㕔㕔
則新净了無所有唯前間東柱上有詩一首墨色甚新
其詞曰爺娘送我青楓根不記青楓幾迴落當時手刺
衣上花今日為灰不堪着視其言則鬼之詩也館吏云
此㕔成來不曾有人居亦先無此題詩處乃知夜來人
也復以此訪於人終不能知之出𫝊/異記
    光宅坊民
元和中光宅坊民失姓名其家有病者將困迎僧持念
[345-5a]
妻兒環守之一夕衆髣髴見一人入户衆遂驚逐乃投
於甕間其家以湯沃之得一袋葢鬼間取氣袋也忽聽
空中有聲求其袋甚哀切且言我將别取人以代病者
其家因擲還之病者即愈出酉陽/雜爼
    淮西軍將
元和末有淮西軍將使於汴州止驛中夜久眠將熟忽
覺一物壓已軍將素健驚起與之角力其物遂退因奪
得手中革囊鬼闇中哀祈甚苦軍將謂曰汝語我物名
[345-5b]
我當相還鬼良久曰此蓄氣袋耳軍將乃舉甓擊之語
遂絶其囊可盛數升絳色如藕絲攜於日中無影出酉/陽雜
爼/
    郭翥
元和間有郭翥者常為鄂州武昌尉與沛國劉執謙友
善二人每相語常恨幽顯不得通約先沒者當來告後
執謙卒數月翥居華陰一夕獨處户外嗟吁久而言曰
聞郭君無恙翥聆其音知執謙也曰可一面否曰請去
[345-6a]
燭當與子談耳翥即徹燭引其袂而入與同榻話舊歴
歴然又言㝠話罪福甚明不可欺夜既分翥忽覺有穢
氣發於左右須臾不可受即以手遽捫之其軀甚大不
𩔖執謙翥有膂力知為他怪因攬其袂以身加之牢不
可動掩鼻而卧既而告去翥佯與語留之將曉求去愈
急曰將曙矣不遣我禍且及子翥不答頃之遂不聞語
俄天曉見一胡人長七尺餘如卒數日者時當暑穢不
可近即命棄去郊外忽有里人數輩望見疾來視之驚
[345-6b]
曰果吾兄也亡數日矣昨夜忽失所在乃取屍而去出/宣
室/志
    裴通遠
唐憲宗葬景陵都城人士畢至前集州司馬裴通逺家
在崇賢里妻女輩亦以車輿縱觀於通化門及歸日晩
馳馬驟至平康北街有白頭嫗步走隨車而來氣力殆
盡至天門街夜鼓時動車馬轉速嫗亦忙遽車中有老
青衣從四小女其中有哀其奔迫者問其所居對曰崇
[345-7a]
賢即謂曰與嫗同里可同載至里門嫗荷媿及至則
申重辭謝將下車遺一小錦囊諸女共開之中有白羅
製為逝者面衣四焉諸女驚駭棄於路不旬日四女相
次而卒出集/異記
    鄭紹
商人鄭紹者䘮妻後方欲再娶行經華隂止於逆旅因
恱華山之秀峭乃自店南行可數里忽見青衣謂紹曰
有人令傳意欲暫命君紹曰何人也青衣曰南宅皇尚
[345-7b]
書女也適於宅内登臺望見君遂令致意紹曰女未適
何以止於此青衣曰女郎方自求佳婿故止此紹
詣之俄及一大宅又有侍婢數人出命紹入延之於館
舍逡巡有一女子出容質殊麗年可初笄從婢十餘並
衣錦繡既相見謂紹曰既遂披覿當去形迹冀稍從容
紹唯唯隨之復入一門見珠箔銀屏煥爛相照閨閫之
内塊然無侣紹乃問女是何皇尚書家何得孤居如是
尊親焉在嘉耦為誰雖荷寵招幸袪疑抱女曰妾故
[345-8a]
皇公之幼女也少䘮二親厭居城郭故止此宅方求自
適不偶良人惠然辱顧既愜所願何樂如之女乃命紹
升榻坐定具酒殽出妓樂不覺向夕女引一金罍獻紹
曰妾求佳婿已三年矣今既遇君子寧無自得妾雖慙
不稱敢以金罍合𢀿願求奉箕帚可乎紹曰余一商耳
多遊南北惟利是求豈敢與簪纓家為眷屬也然遭逢
顧遇謹以為榮但恐異日為門下之辱女乃再獻金罍
自彈箏以送之紹聞曲音凄楚感動於心乃飲之交獻
[345-8b]
誓為伉儷女笑而起時夜已久左右侍婢以紅燭籠前
導成禮至曙女復於前閣備芳醪美饌與紹歡醉經月
餘紹曰我當暫出以緝理南北貨財女郎曰鴛鴦配對
未聞經月而便相離也紹不忍後又經月餘紹復言之
曰我本商人也泛江湖渉道途葢是常也雖深承戀戀
然若久不出行亦吾心之所不樂者願勿以此為嫌當
如期而至女以紹言切乃許之遂於家園張祖席以送
紹乃橐囊就路至明年春紹復至此但見紅花翠竹流
[345-9a]
水青山杳無人迹紹乃號慟經日而返出瀟/湘錄
    孟氏
維揚萬貞者大商也多在於外運易財寶以為商其妻
孟氏者先壽春之妓人也美容質能歌舞薄知書稍有
詞藻孟氏獨逰於家園四望而怨乃吟曰可惜春時節依
然獨自遊無端兩行淚長秖對花流吟詩罷泣下數行
忽有一少年容貌甚秀美踰垣而入笑謂孟氏曰何吟
之太苦孟氏大驚曰君誰家子何得遽至於此而復
[345-9b]
輕言之也少年曰我性落魄不自拘撿唯愛髙歌大醉
適聞吟咏之聲不覺喜動於心所以踰垣而至茍能容
我於花下一接良談而我亦或可以彊攀清調也孟氏
曰欲吟詩少年曰浮生如寄年少幾何繁花正妍黄
葉又墜人間之恨何啻千端豈如且偷頃刻之歡也孟
氏曰妾有良人萬貞者去家已數載矣所恨當兹麗景
逺在他方豈惟惋歎芳菲固是傷嗟契濶所以自吟拙
句葢道幽懐不虞君之渉吾地也何故少年曰我向聞
[345-10a]
雅咏今覩麗容固死命猶𢬵且責言何害孟氏即命牋
續賦詩曰誰家少年兒心中暗自欺不道終不可可即
恐郎知少年得詩乃報之曰神女得張碩文君遇長卿
逢時兩相得聊足慰多情自是孟氏遂私之挈歸己舍
凡踰年而夫自外至孟氏憂且泣少年曰勿爾吾固知
其不久也言訖騰身而去頃之方没竟不知其何怪也
出瀟/湘錄
 
[345-10b]
 
 
 
 
 
 
 
 太平廣記卷三百四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