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 卷二百六十五


[265-1a]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卷二百六十五
  輕薄一
   劉祥   劉孝綽   汲師
   許敬宗  盈川令   崔湜
   杜審言  杜甫    陳通方
   李賀   崔駢    李羣玉
   馮涓   温庭筠   西川人
[265-1b]
   河中幕客 陳磻叟  崔照符
   温定   薛能   髙逢休
    劉祥
東莞劉祥恃才傲物嘗謂一驢曰汝努力如汝輩已為
令僕矣復作連珠譏諷朝廷尋被誅出談/藪
    劉孝綽
梁劉孝綽輕薄到洽洽本灌園者洽謂孝綽曰某宅東
家有好地擬買被本主不肯何計得之孝綽曰卿何不
[265-2a]
多輦其糞置其墉下以苦之洽死恨孝綽竟被傷害出/家
話/録
    汲師
汲師滑州人也自溧水尉拜監察御史時大夫李乾祐
為萬年令師按縣獄乾祐差池而出晚師怒不顧而出
銜之乾祐尋廵察韋務静與師鄉里充乾祐判官㑹制
書拜乾祐中丞乾祐顧謂務静曰邑子可出矣足下可
入矣遂左授新樂令性躁率時直長李冲寂即髙宗從
[265-2b]
弟也微有犯師將彈而謂之呼冲寂為弟冲寂謂之曰
冲寂主上從弟公姓汲於皇家何親而見呼為弟師慙
而止嘗監享太廟責署官將彈之署官徹曉伺其失汲
履赤舄如厠共訐之乃止出御史/臺記
    許敬宗已見二百四/十九卷本𫝊
唐許敬宗性輕見人多忘之或謂其不聰曰卿自難識
若是曹劉沈謝暗中摸索著亦可識出國史/纂異
    盈川令
[265-3a]
唐衢州盈川縣令楊炯詞學優長恃才簡倨不容於時
每見朝官目為麒麟楦許怨/反人問其故楊曰今餔樂假
㺯麒麟者刻畫頭角修飭皮毛覆之驢上巡塲而走及
脫皮褐還是驢馬無徳而衣朱紫者與驢覆麟皮何别
出朝野/僉載
    崔湜
崔湜之為中書令張嘉貞為舍人湜輕之常呼為張底
後曽量數事意皆出人右湜驚美久之謂同列曰知否
[265-3b]
張底乃我輩一般人此終是其坐處湜死後十餘年河
東竟為中書令出國史/纂異
    杜審言
杜審言初舉進士恃才謇傲甚為時輩所妬味道為
天官侍郎審言參選試判後謂人曰味道必死人問
其故審言曰見吾判即當羞死矣又問人曰吾之文章
合得屈宋作衙官書跡合得王羲之北面其矜誕如此
貶吉州司户司馬周季重員外司户郭若訥共構審言
[265-4a]
罪狀繫獄將因事殺之既而季重等酣宴審言子并年
十三懐刀以擊季重重中創而死并亦為左右所殺出/譚
賔/録
    杜甫
杜工部甫在蜀醉後登嚴武之牀厲聲問武曰公是嚴
挺之兒否武色變甫復曰僕乃杜審言孫子武少解矣
出摭/言
    陳通方
[265-4b]
陳通方閩縣人真元十年顧少連下進士及第時屬公
道大開採掇孤俊通方年二十五第四人及第以其年
少名髙輕薄自負與王播同年王時年五十六通方薄
其成事後時因期集戲拊其背曰王老王老奉贈一第
言其日暮途逺及第同贈官也王曰擬應三篇通方又
曰王老一之謂甚其可再乎王心每貯之通方尋值家
艱還歸王果累捷髙科官漸達矣通方後履人事入闗
王已丞郎判鹽鐵通方窮悴寡坐不知王素銜其言投
[265-5a]
之求救同年李虛中時為副使通方亦有詩扣之求為
汲引云應念路傍憔悴翼昔年喬木幸同遷王不得已
署之江西院官赴職未及其所又改為浙東院僅至半
程又改與南陵院如是往復數四困躓日甚退省其咎
謂甥姪曰吾偶戲謔不知王生遽為深憾人之於言豈
合容易哉尋值王真拜禮分懸絶追謝無地悵望病終
出閩川/多士𫝊
    李賀
[265-5b]
元和中進士李賀善為歌篇韓愈深所知重於縉紳間
每為延譽由此聲華藉甚時元稹年少以明經擢第一
攻篇什常交結於賀一日執贄造門賀覽刺不容遽入
僕者謂曰明經及第何事來㸔李賀稹無復致情慙憤
而退其後自左拾遗制䇿登科日當要路及為禮部郎
中因議賀祖諱晉不合應舉賀亦以輕薄為時輩所排
遂致轗軻韓愈惜其才為著諱辯録明之然竟不成名
出劇/談録
[265-6a]
    崔駢
李徳裕退朝歸第多與親表裴璟無間破體笑語李多
詢以内外新事李問更有何說裴曰别無新事但昨日
坡下郎官集送某郎官出牧江湖飲餞郵亭人客甚衆
有倉部白員外末至崔駢郎中作録事下四籌白自以
卑秩人乗凌兢更不敢固辭上次酌四大器白連引三
器訖餘一持之而請第四器名崔郎中云亦别無事但
何必要到處出脫時白踉蹌仆於下座竟不飲而去坐
[265-6b]
上有笑者有縮頸者但不知此官人今日起得否李聞
之大怒曰何由可耐不斯言必有之乎曰固然又問弟
知白員外所止否璟曰是人在某坊某曲李曰為某𫝊
語白員外請至宅白捧命又憂恐比至李曰久欲從容
中外事併然旬朔不要出人事既而白授翰林學士崔
駢汾州刺史續改洺州刺史流落外任不復更遊郎署
終鴻臚卿出芝/田録
    李羣玉
[265-7a]
李羣玉字文山性輕率多侮戲人常假江陵幕客書求
丏於澧州刺史艾乙李謂艾曰小生病且甚矣幸使君
痛救之李以戲其姓之僻也羣玉以其輕脫而濟之不
厚矣出北夢/瑣言
    馮涓
大中四年進士馮涓登第榜中文譽最髙是嵗新羅國
起髙樓厚齎金帛奏請撰記時人滎之初除京兆府參
軍恩地即杜相審權也杜有江西之拜制書未行先召
[265-7b]
涓宻語延辟之命欲以牋奏任之戒令勿泄涓拜謝辭
出速鞭而歸遇友人鄭賨見其喜形於色駐馬懇謁涓
遽以恩地之辟告之賨尋捧刺詣京兆門謁賀具言得
於馮先輩也京兆嗟憤而鄙其淺薄洎制下開幕馮不
預焉心緒憂疑莫知所以連車發日自灞橋乗肩輿門
生咸在長樂候别京兆長揖馮曰勉旃由是囂浮之譽
徧於縉紳竟不通顯問又渉交通中貴愈招清議官至
祠部郎中眉州刺史仕蜀至御史大夫出北夢/瑣言
[265-8a]
    温庭筠
開明中温庭筠才名藉甚然而罕拘細行以文為貨識
者鄙之無何執政間復有誣奏庭筠攪擾塲屋出隨州
方城縣尉時中書舍人裴坦當制忸怩含毫久之時有
老吏在側因訊之升黜對曰舍人合為責詞何者入䇿
進士與望州長馬齊資坦釋然故有澤畔長沙之比庭
筠之任文士争為詞送唯計唐夫得其尤曰何事明時
泣玉頻長安不見杏園春鳯凰詔下雖霑命鸚鵡才髙
[265-8b]
却累身且飲醁消積恨莫辭黄綬拂行塵方城若比
長沙逺遊隔千山與萬津出摭/言
    西川人
蜀東西川之人常互相輕薄西川人言梓州者乃我東
門之草市也豈得與我為耦哉節度栁仲郢聞之謂幕
客曰吾立朝三十年清華備歴今日始得與西川作市
令聞者皆笑之故世言東西兩川人多輕簿出北夢/瑣言
    河中幕客
[265-9a]
相國劉瞻父景連州人少為漢南鄭司徒掌牋奏因題
商山驛側泉石鄭大竒之勉以進修俾前驛換麻衣執
贄見之後致解薦擢進士第歴臺省瞻相孤貧有藝雖登
第不預急流任大理評事日饘粥不給嘗於安國寺相
識僧處求餐留所業文數軸置在僧几致仕軍容劉𤣥
翼逰寺見瞻文卷甚竒之憐其貧窶厚有濟䘏又知其
連州人朝無彊援謂僧曰某雖閒棄必能為此人致宰
相爾後授河中少尹幕寮有貴族浮薄者蔑視之一旦
[265-9b]
有命徵入府尹祖之前之輕薄幕客呼瞻為尹公曰歸
朝作何官職瞻對曰得路即作宰相同舍郎大笑之在
席亦有異其言者瞻自是以水部員外知制誥旋入翰
林以至大拜也出北夢/瑣言
    陳磻叟
陳磻叟父岵富有詞學尤溺於内典長慶中常注維摩
經進上有中㫖令與好官執政謂岵因内道塲僧進京
頗抑挫之止授少列而已磻叟形質短小長喙疎齒尤
[265-10a]
富文學自負王佐之才大言騁辯雖接對公相旁若無
人復自料非名教之器弱冠度為道士𨽻名於昊天觀
咸通初降聖之辰三教論議黄衣屢北帝小不懌宣下
令後輩新入内道塲有能折衝浮圖者許以自薦磻叟
攝衣奉詔時釋門為主論目誤引湼槃經疏義磻叟應
聲叱之曰皇帝山呼大慶阿師口稱獻夀而經引湼槃
犯大不敬始其僧謂磻叟不通佛書既而錯愕殆至顛
墮自是連挫數輩聖顔大恱左右呼萬嵗其日簾前賜
[265-10b]
紫衣一襲磻叟繇是恣其輕侮髙流宿德多患之潛聞
帝聽云磻叟衣冠子弟不願在冠帔思理一邑以自効
耳於是中㫖授池州至徳縣令磻叟莅事未終考秩抛
官詣闕上事通義劉瞻引為羽翼非時詔對數刻磻叟
所陳凡數十節備究時病復曰臣請破邊瑊一家可以
贍軍一二年上問邊瑊何人對曰宰相路巖親吏既而
大為巖恚怒翌日敕以磻叟誣㒺上聼詆訐大臣除名
為民流愛州磻叟雖至顛蹶輙不以其道自屈素有重
[265-11a]
膇之疾歴聘藩后率以肩輿造墀廡所至無不仰止及
巖貶磻叟得量移為鄧州司馬時屬廣明庚子之後劉
巨容起徐將得襄陽不能知磻叟待以巡屬一州佐耳
磻叟㳂漢南下中途與巨容幕吏書云已出無禮之鄉
漸入逍遙之境巨容得之大怒遣健歩十餘輩移牒潭
鄂追捕磻叟時天下喪亂無人為之隄防既而為卒伍
所凌全家泝漢至賈壍後門殺之三十餘口無遺𩔖矣
出摭/言
[265-11b]
    崔昭符
皮日休南海鄭愚門生春闗内嘗宴於曲江醉寢於别
榻衣囊書笥羅列傍側率皆新飾同年崔昭符鐐之子
固蔑視之矣亦醉更衣見日休謂其素所熟狎者即伺
問且欲戲之日休僮僕遽前欲呼之昭符知其日休也
曰勿呼之渠方宗㑹矣以其囊笥皆皮也時人𫝊之以
為口實日休嘗遊江漢間時劉允章鎮江夏幕中有穆
判官者允章親也或譖日休薄焉允章素使酒一日方
[265-12a]
宴忽怒曰君何以薄穆判官乎君知身之所來否鸚鵡
洲在此即黄祖沈襧衡之所也一席為之懼日休垂涕
而已出玉/泉子
    又
一說東都留守劉允章文學之宗氣頗髙介後進循常
之士罕有敢及門者咸通中自禮部侍郎授鄂州觀察
使明年皮日休登第將歸覲於臺路由江夏因投刺
焉劉待之甚厚至於饔餼有加等留連累日仍致宴於
[265-12b]
黄鶴樓以命之監軍使與參佐悉集後日休方赴召已
酒酣矣既登樓劉以其末至復乗酒應命心薄之及酒
數行而日休吐論紛擾頓亡禮敬劉作色謂曰吳兒勿
恃蕞爾之才且可主席日休答曰大夫豈南岳諸劉乎
何倨貴如是劉大怒㦸手遙指而詬曰皮日休知鸚鵡
洲是襧衡死處無日休不敢答但嵬峩如醉掌客者扶
出翌日微服而遁於浙左出三水/小牘
    温定
[265-13a]
乾符四年新進士曲江春讌甲於常年有温定者久困
塲籍坦率自恣尤憤時之浮薄因設竒以侮之至其日
蒙衣肩輿金翠之飾夐出於衆侍婢皆稱是徘徊於栁
陰之下俄頃諸公自露棚移樂登鷁首既而謂是豪貴
其中姝麗必矣因遣促舟而進莫不注視於此或肆調
謔不已羣興方酣定乃於簾間垂足定膝脛極偉而長
毳衆忽覩之皆掩袂亟命廻舟避之或曰此必温定也
出摭/言
[265-13b]
    薛能
薛能以文章自負而累出戎鎮常鬱鬱歎息因有詩謝
淮南寄天柱茶其落句云粗官乞與真抛却賴有詩情
合得嘗意以節將為粗官也鎮許昌日幕吏咸集因令
其子鞬參諸幕客幕客驚怪能曰俾渠消災時人以
為輕薄出北夢/瑣言
    髙逢休
顧雲大順中制同羊昭業等十人修史雲在江淮遇諫
[265-14a]
議髙逢休時僕射劉崇龜清名雅譽充塞縉紳其弟崇
望復在中書雲以逢休與崇龜舊交將造門希致先容
逢休許之久矣雲臨岐請書逢休授之一函甚草創雲
微有惑因取所授潛閱啓之凡一幅並不言雲但曰羊
昭業擬將一尺三寸汗脚他燒殘龍尾道懿皇帝雖
薄徳不任被前件人羅織執大政者亦大悠悠雲吁歎
而已出摭/言
 
[265-14b]
 
 
 
 
 
 
 
 太平廣記卷二百六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