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 卷二百二十四


[224-1a]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卷二百二十四
  相四
   王正君   黄霸    賣䭔媪
   蘇氏女   武后    李淳風
   楊貴妃   姜皎    常衮
   劉禹錫   鄭朗    令狐綯門僧
   僧處𢎞   范氏尼   任之良
[224-1b]
   殷九霞   相手板庾道敏
   李參軍   龍復本
    王正君相婦/人
漢王莽姑正君許嫁至期當行時夫輒死如此者再乃
獻之趙王未取又薨後有與正君父穉君善者過相正
君曰貴爲天下母是時宣帝世元帝爲太子穉君乃因
魏郡尉納之太子太子幸之生子宣帝崩太子立正君
爲皇后上爲太子元帝崩太子立是爲成帝正君爲皇
[224-2a]
太后竟爲天下母出論/衡
    黄霸
黄霸爲陽夏游徼與善相者同車俱行見一婦人年十
七八相者指之曰此婦人當富貴為封侯者夫人公止
車審視之相者曰令此婦人不富貴卜書不用也次公
問之乃其傍里人巫家子也即娶爲妻其後次公果大
富貴位至丞相封爲列侯出論/衡
    賣䭔媪
[224-2b]
唐馬周字賔王少孤貧明詩𫝊落魄不事産業不爲州
里所重補博州助敎日飲酒刺史達奚怒屢加咎責周
乃拂衣南遊曹汴之境因酒後忤浚儀令崔賢又遇責
辱西至新豐宿旅次主人唯供設諸商販人而不顧周
周遂命酒一斗獨酌所飲餘者便脫靴洗足主人竊竒
之因至京停於賣䭔媪肆數日祈覓一館客處媪乃引
致於中郎將常何之家媪之初賣䭔也李淳風袁天綱
嘗遇而異之皆竊云此婦人大貴何以在此馬公尋取
[224-3a]
爲妻後有詔文武五品官已上各上封事周陳便宜二
十條事遣何奏之乃請置街鼔及文武官緋紫碧綠等
服色并城門左右出入事皆合㫖太宗怪而問何所見
何對曰乃臣家客馬周所爲也召見與語命直門下省
仍令房𤣥齡試經及䇿拜儒林郎守監察御史以常何
舉得其人賜帛百匹周後轉給事中中書舍人有機辯
能敷奏深識事端動無不中岑文本見之曰吾見馬君
令人忘倦然鳶肩火色騰上必速但恐不能乆耳數年
[224-3b]
内官至宰相其媪亦爲夫人後爲吏部尚書病消渴彌
年不瘳年四十八而卒追贈右僕射髙唐公出定/命録
    蘇氏女
蘇某信都富人有女十人爲擇良壻張文成往見焉蘇
曰此雖有才不能富貴幸得五品即當死矣魏知古時
已及第然未有官蘇云此雖形質黑小然必當貴遂以
長女嫁之其女髪長七尺黑光如漆諸妹皆不及有相
者云此女當不囓宿食諸妹笑知古曰只是貧漢得米
[224-4a]
旋煮故無宿飯其後魏爲宰相每食一物已上官供出/定
命/録
    武后
武士彠之爲利州都督也敕召袁天綱詣京師途經利
州士彠使相其妻楊氏天綱曰夫人骨法非常必生貴
子遍召其子令相元慶元爽曰可至刺史終亦屯否見
韓國夫人曰此女大貴然不利其夫武后時衣男子之
服乳母抱於懐中天綱大驚曰此郎君男子神彩奥澈
[224-4b]
不易知遂令后試行牀下天綱大驚曰日角龍顔龍睛
鳳頸伏犧之相貴人之極也更轉側視之又驚曰若是
女當爲天下主也出談/賔録
    李淳風
武后之召入宫李淳風奏云後宫有天子氣太宗召宫
人閲之令百人爲一隊問淳風淳風云在某隊中太宗
又分爲二隊淳風云在某隊中請陛下自揀擇太宗不
識欲盡殺之淳風諫不可陛下若畱雖皇祚蹔𡙇而社
[224-5a]
稷延長陛下若殺之當變爲男子即損滅皇族無遺矣
太宗遂止出定/命録
    楊貴妃
貴妃楊氏之在蜀也有野人張見之云當大富貴何以
在此或問至三品夫人否張云不是一品否曰不是然
則皇后曰亦不是然貴盛與皇后同見楊國忠云公
亦富貴位當秉天下權勢數年後皆如其言出定/命録
    姜皎僧善/相
[224-5b]
姜皎之未貴也好弋獵獵還入門見僧姜曰何物道人
在此僧云乞飯姜公令取肉食與之僧食訖而去其肉
並在姜公使人追問僧云公大富貴姜曰如何得富貴
僧曰見眞人即富貴矣姜曰何時得見眞人僧舉目看
曰今日即見眞人姜手臂一鷂子直二十千與僧相隨
騎馬出城偶逢上皇亦獵時爲臨淄王見鷂子識之曰
此是某之鷂子否姜云是因相隨獵俄而失僧所在後
有女巫至姜問云汝且看今日有何人來女巫曰今日
[224-6a]
天子來姜笑曰天子在宫裏坐豈來看我耶俄有叩門
者云三郎來姜出見乃上皇自此倍加恭謹錢馬所須
無敢惜者後上皇出潞府百官親舊盡送唯不見姜上
皇怪之行至渭北於路側獨見姜公供帳盛相待上皇
忻然與别便定君臣之分後姜果富貴出定/命録
    常袞
常袞之任福建也有僧某者善占色言事若神袞惜其
老命弟子就學其術僧云此事天性非可造次爲𫝊某
[224-6b]
嘗於君左右見一人可敎遍招得小吏黄徹焉袞命就
學老僧遂於闇室中致五色綵於架令自取之曰世人
皆用眼力不盡但熟看之旬日後依稀認其白者後半
歲看五色即洞然而得矣命之曰以若闇中之視五綵
廻之白晝占人因𫝊其方訣且言後代當無加也李吉
甫云黄徹之占𡊮許之亞也出傳/載
    劉禹錫
賔客劉禹錫爲屯田員外郎時事稍異旦夕有騰趠之
[224-7a]
勢知一僧術數極精寓直日邀之至省方欲問命報韋
秀才在門公不得已且見令僧坐簾下韋秀才獻卷已
略省之意氣殊曠韋覺之乃去却與僧語僧不得已吁
嘆良乆乃曰某欲言員外必不愜如何公曰但言之僧
曰員外後遷乃本行正郎也然須待適來韋秀才知印
處置公大怒揖出之不旬日貶官韋秀才乃處厚相也
後二十餘年在中書爲轉屯田郎中出幽閒/鼓吹
    鄭朗
[224-7b]
鄭朗相公初舉遇一僧善占色謂曰即君貴極人臣然無
進士及第之分若及第則一生厄塞既而狀元及第賀
客盈門唯此僧不至及重試退黜唁者甚衆而此僧獨
賀曰富貴在裏既而竟如所卜出摭/言
    令狐綯門僧
令狐趙公綯在相位馬舉爲澤潞小將因奏事到宅㑹
公有一門僧善聲色偶窺之謂公曰適有一軍將參見
相公是何人公以舉名語之僧曰竊視此人他日當與
[224-8a]
相公爲方鎭交代公曰此邊方小將縱有軍功不過塞
垣一鎭奈何與老夫交代僧曰相公第更召與語貧道
爲細看公然之既去僧曰今日看更親切并恐是揚汴
公於是稍接之矣咸通九年公鎭維揚舉破龎勛有功
先是懿宗面許功成與卿揚州既而難於爽信却除舉
淮南行軍司馬公聞之即處分所司排比迎新使羣下
皆曰此一行軍耳公乃以其事白之果如所言出摭/言
    僧處𢎞
[224-8b]
僧處𢎞習禪於武當山王建微時販鹺於均房間仍行
小竊號曰賊王八處𢎞見而勉之曰子他日位極人臣
何不從戎别圖功業而夜遊晝伏沽賊之號乎建感之
投忠武軍後建在蜀𢎞擁門徒入蜀爲搆精舍以安之
即𢎞覺禪院也江西鍾傅微時亦以販鹺爲事遇上藍
和尚敎其作賊而尅洪井自是加敬至於軍府大事此
僧皆得參之也出北夢/瑣言
    范氏尼
[224-9a]
天寳中有范氏尼乃衣冠流也知人休咎魯公顔眞卿
妻黨之親也魯公尉于醴泉因詣范氏尼問命曰某欲
就制科再乞師姨一言范氏曰顔郎事必成自後一兩
月必朝拜但半年内愼勿與外國人爭競恐有譴謫公
又曰某官階盡得及五品否范笑曰鄰於一品顔郎所
望何其卑魯公曰官階盡得五品身著緋衣帶銀魚
兒子補齋郎某之望滿也范尼指坐上紫絲布食單曰
顔郎衫色如此功業名節稱是夀過七十已後不要苦
[224-9b]
問魯公再三窮詰范尼曰顔郎聰明過人問事不必到
底逾月大酺魯公是日登制科髙等授長安尉不數月
遷監察御史因押班中有諠譁無度者命吏録奏次即
哥舒翰也翰有新破石堡城之功因泣訴𤣥宗𤣥宗坐
魯公以輕侮功臣貶蒲州司倉驗其事跡歴歴如見及
魯公爲太師奉使於蔡州乃歎曰范師姨之言吾命懸
於賊必矣出戎幕/閒談
    任之良
[224-10a]
任之良應進士舉不第至關東店憇食遇一道士亦從
西來同主人歇之良與語問所從來云今合有身名稱
意何不却入京任子辭以無資糧到京且無居處道士
遂資錢物并與一帖令向肅明觀本院中停之良至京
詣觀安置偶見一道士讀經謂良曰太上老君二月十
五日生因上表請以𤣥元皇帝生日燃燈上皇覽表依
行仍令中書召試使與一官李林甫拒乃與别敕出身
出定/命録
[224-10b]
    殷九霞
張侍即某爲河南烏重裔從亊同幕皆是名輩有道流
殷九霞來自青城山有知人之鑒烏公問已年夀官禄
九霞曰司徒貴任藩服所望者秉持鈞軸封建茅土唯
在保守庸勲苞貯仁義享福隆厚殊不可涯既而遍問
賔僚九霞曰其間必有台輔時烏公重一裴副使應聲
曰裴中丞是宰相否九霞曰若以目前人事言之當如
尊㫖以某所觀却不在此時夏侯相孜爲館驛巡官且
[224-11a]
形質低瘁烏因戲曰莫是夏侯巡官對曰司徒所言是
矣烏公撫掌而笑曰尊師莫錯否九霞曰某山野之人
早修直道無意於名宦金玉葢以所見任眞而道耳烏
公曰如此則非某所知也然其次貴達者爲誰曰張支
使雖不居廊廟履歴清途亦至榮顯既出遂造張侍即
所居從容謂曰支使神骨清爽氣韻髙邁若以紱冕累
身止於三二十年居於世俗儻能擺脫囂俗相隨學道
即二十年内白日上昇某之此行非有塵慮實亦尋訪
[224-11b]
修眞之士耳然閲人甚多無如支使者張以其言意浮
濶但唯唯然將去復來情甚懇至審知張意不廻頗甚
嗟惜因畱藥數粒并黄紙書一緘而别云藥服之可以
無疾書紀宦途所得每一遷轉密自啓之書窮之辰當
自相憶其後譙公顯赫令名再居台鉉張果踐朝列出
入臺省佩服朱紫亷察數州書載之言靡不詳悉年及
三紀時爲户部侍郎紙之所存葢亦無幾雖名位通顯
而齒髮衰退每以道流之事話於親知追想其風莫能
[224-12a]
及也出劇/談録
    相手板庾道敏
宋山陽王休祐屢以言話忤顔有庾道敏者善相手板
休祐以手板託言他人者庾曰此板乃貴然使人多忤
休祐以褚淵詳密乃換其手板别白褚於帝前稱下官
帝甚不悅出酉陽/雜俎
    李參軍
唐李參軍者善相笏知休咎必驗皆呼爲李相笏鹽鐵
[224-12b]
院官陸遵以笏視之曰評事郎君見到陸遵笑曰是子
姪否曰是評事即君陸君曰足下失聲名矣某且無兒
乃更將出簾下看必有錯陸君甚薄之以爲詐陸君先
有歌姬在任處其月有姙分娩果男子也闕/
    龍復本
開成中有龍復本者無目善聽聲揣骨每言休咎無不
必中凡有象簡竹笏以手捻之必知官祿年夀宋祁補
闕有盛名於世縉紳之士無不傾屬屈指翹足期於貴
[224-13a]
達時永樂蕭相寘亦居諫署同日詣之授以所持竹笏
復本執蕭公笏良乆置於案上曰宰相笏次至宋補闕
者曰長官笏宋聞之不樂蕭曰無慿之言安足介意經
月餘同列於中書候見宰相時李朱崖方秉鈞軸威鎭
朝野未見間佇立閒談互有諧謔頃之丞相遽出宋以
手板障面笑未巳朱崖目之㢠廻顧左右曰宋補闕笑某
何事聞之者莫不心寒股慄未旬日出爲清河縣令歲
餘遂終所任其後蕭公揚歴清途自浙西觀察使入判
[224-13b]
户部非乆遂居廊廟俱如復本之言也出劇/談録
 
 
 
 
 
 
 太平廣記卷二百二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