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 卷一百二十八


[128-1a]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卷一百二十八
  報應二十七
   公孫綽   王安國   尼妙寂
   李文敏   樊宗諒   滎陽氏
    公孫綽
唐王屋主簿公孫綽到官數月暴疾而殞未及葬縣令
獨在㕔中見公孫具公服從門而入驚起曰與公幽顯
[128-1b]
異路何故相干公孫曰某有寃要見長官請雪嘗忝僚
佐豈遽無情某命未合盡爲奴婢所厭以利盜竊某宅
在河陰縣長官有心儻爲宻選健吏齎牒往捉必不漏
網宅堂從東第七瓦壠下有某形狀以桐爲之釘布
其上已變易矣言訖而沒令異甚乃擇彊卒素爲綽所
厚者持牒并書與河隂宰其奴婢盡捕得遂於堂簷上
搜之果獲人形長尺餘釘遶其身木漸爲肉撃之啞然
有聲綽所貯粟麥以俟閒居之費者悉爲所盜矣縣遂
[128-2a]
申府奴婢數人皆殪枯木出逸/史
    王安國
涇之北鄙農人有王安國者力穡衣食自給唐寳厯三
年冬夜有二盜踰牆而入皆執利刃安國不敢支梧而
室内衣裘挈之無孑遺安國一子名何七年甫六七嵗
方眠驚起因呌有賊登時爲賊射應弦而斃安國閭外
有二驢紫色者亦爲攘去遲明村人集聚共商量捕逐
之路俄而何七之魂登房門而號我死自是命那復多
[128-2b]
痛所痛者永訣父孃耳遂寃泣乆之鄰人㑹者五六十
人皆爲雪涕因曰勿謀追逐明年五月當自送死乃召
安國附耳告之名氏仍期勿洎麥秋安國有麥半頃方
收拾晨有二牛來蹊踐狼藉安國牽歸遍謂里中曰誰
牛傷暴我苖我已繫之牛主當齎償以購不爾吾將詣
官焉里中共往皆曰此非左側人之素畜者聚視乆之
忽有二客至曰我牛也昨暮驚逃不虞至此所損之田
請酬倍資而歸我畜焉共里人詰所從因驗契書其一
[128-3a]
乃以紫驢交致也安國即醒何七所謂及詢名姓皆同
遂縳之曰爾即去冬射我子盡我財者二盜相顧不復
隱曰天也命也死不可逭也即其故曰我既行劫殺
遂北竄寧慶之郊謂事已積乆因買牛將歸岐上昨牛
扺村北二十里徘徊不進俟夜黑方將過此既寐夢一
小兒五嵗許裸形亂舞紛紜相迷經宿方寤及覺二牛
之縻紖不斷如被解脫則已竄矣因蹤跡之田徑來至
此去冬之冦詎敢逃焉里人送邑皆准於法出集/異記
[128-3b]
    尼妙寂
尼妙寂姓葉氏江州潯陽人也初嫁任華潯陽之賈也
父昇與華往復長沙廣陵間唐貞元十一年春之潭州
不復過期數月妙寂忽夢父被髮裸形流血滿身泣曰
吾與汝夫湖中遇盜皆已死矣以汝心似有志者天許
復讐但幽𡨕之意不欲顯言故吾隱語報汝誠能思而
復之吾亦何恨妙寂曰隱語云何昇曰殺我者車中猴
門東草俄而見其夫形狀若父泣曰殺我者禾中走一
[128-4a]
日夫妙寂撫膺而哭遂爲女弟所呼覺泣告其母闔門
大駭念其隱語杳不可知訪於鄰叟及鄉閭之有知者
皆不能解秋詣上元縣舟檝之所交處四方士大夫多
憇焉而又邑有瓦棺寺寺上有閣倚山瞰江萬里在目
亦江湖之極境遊人弭棹莫不登眺吾將緇服其間伺
可問者必有醒吾惑者於是褐衣上元捨力瓦棺寺日
持箕帚灑掃閣下閒則徙倚欄檻以伺識者見高冠博
帶吟嘯而來者必拜而問居數年無能辨者十七年嵗
[128-4b]
在辛巳有李公佐者罷嶺南從事而來衣登閣神彩
雋逸頗異常倫妙寂前拜泣且以前事問之公佐曰吾
平生好爲人解疑况子之寃懇而神告如此當爲子思
之默行數步喜招妙寂曰吾得之矣殺汝父者申蘭殺
汝夫者申春耳妙寂悲喜嗚咽拜問其說公佐曰夫猴
申生也車去兩頭而言猴故申字耳草而門門而東非
蘭字耶禾中走者穿田過也此亦申字也一日又加夫
葢春字耳鬼神欲惑人故交錯其言妙寂悲喜若不自
[128-5a]
勝乆而掩涕拜謝曰賊名既彰雪寃有路茍或釋惑誓
報深恩婦人無他唯潔誠奉佛祈増福海初泗州普光
王寺有梵氏戒壇人之爲僧者必由之四方輻輳僧尼
䌓會觀者如市焉公佐自楚之秦維舟而往觀之有一
尼眉目朗秀若舊識者毎過必凝視公佐若有意而未
言者乆之公佐將去其尼遽呼曰侍御貞元中不爲南
海從事乎公佐曰然然則記小師乎公佐曰不記也妙
寂曰昔瓦棺寺閣求解車中猴者也公佐悟曰竟獲賊
[128-5b]
否對曰自悟夢言乃男服易名士寂泛傭於江湖之間
數年聞蘄黃之間有申村因往焉流轉周星乃聞其村
西北隅有名蘭者默往求傭輒賤其價蘭喜召之俄又
聞其從父弟有名春者於是勤恭執事晝夜不離見其
可爲者不顧輕重而爲之未嘗待命蘭家器之晝與羣
傭苦作夜寢他席無知其非丈夫者逾年益自勤幹蘭
逾敬念視士寂即自視其子不若也蘭或農或商或畜
貨於武昌關鏁啓閉悉委焉因驗其櫃中半是已物亦
[128-6a]
見其父及夫常所服者垂涕而記之而蘭春叔出季處
未嘗偕出慮其擒一而驚逸也銜之數年永貞年重陽
二盜飲既醉士寂奔告于州乗醉而獲一問而辭伏就
法得其所喪以歸盡奉母而請從釋教師洪州天宮寺
尼洞微即昔時受教者也妙寂一女子也血誠復讐天
亦不奪遂以夢寐之言獲悟於君子與其讐者得不同
天碎此微軀豈酬明哲梵宇無他唯䖍誠法象以報効
耳公佐大異之遂爲作傳太和庚戍嵗隴西李復言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