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 卷七十八


[078-1a]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卷七十八
  方士三
   李秀才   王山人   王瓊
   王固    符契元   白皎
   賈躭    茅安道   駱山人
   石旻
    李秀才
[078-1b]
唐虞部郎中陸紹元和中嘗謁表兄於定水寺因為院
僧具餌時菓隣院僧亦陸所熟也遂令左右邀之良
久僧與李秀才偕至環坐笑語頗劇院僧顧弟子煑新
茗巡將匝而不及李陸不平曰茶初未及李秀才何也
僧笑曰如此秀才亦要知茶味且以餘茶飲之隣院僧
曰秀才乃術士座主不可輕言其僧又言不逞之子弟
何所憚秀才忽怒曰我與上人素未相識焉知予不逞
徒也僧復大言望酒旗翫變場者豈有佳者乎李乃白
[078-2a]
座客某不免對貴客作造次矣因奉手袖中據兩膝叱
其僧曰麤行阿師爭敢輒無禮拄杖何在可擊之僧房
門後有笻杖子忽跳出連擊其僧時衆亦為蔽䕶杖伺
人隙㨗中若有物執持也李復叱曰捉此僧向牆僧乃
負牆拱手色青短氣唯言乞命李又曰阿師可下階僧
又趨下自投無數衂鼻敗顙不已衆為請之李徐曰縁
對衣冠不能殺此為累因揖客而去僧半日方能言如
中惡狀竟不之測也出酉陽/雜俎
[078-2b]
    王山人
唐太尉衛公李徳裕為并州從事到任未旬月有王山
人詣門請謁與之及席乃曰某善按𠖇數初未之竒因
請虚正寢備几案紙筆香水而已令垂簾靜伺之生與
之偕坐於西廡下頃之王生曰可驗之矣紙上書八字
甚大且有楷注曰位極人臣壽六十四生遽請歸竟亦
不知所去及會昌朝三策至一品薨于海南果符王生
所按之年出松/窗録
[078-3a]
    王瓊
唐元和中江淮術士王瓊嘗在段君秀家令坐客取一
瓦子畫作龜甲懐之一食頃取出乃一龜放於庭中循
垣而行經宿却成瓦子又取花莟黙封於宻器中一夕
開花出酉陽/雜俎
    王固
唐于頔在襄州嘗有山人王固謁見頔性快見其拜伏
遲鈍不甚禮之别日遊讌復不得預王殊怏怏因至使
[078-3b]
院造判官曽叔政頗禮接之王謂曽曰予以相公好竒
故不逺而来今實乖望予有一藝自古無者今將歸且
荷公之厚聊為一設遂詣曽所居懐中出竹一節及小
鼓規纔運寸良久去竹之塞折枝擊鼓筒中有蠅虎子
數十枚列行而出分為二隊如對陣勢擊鼓或三或五
隨鼓音變陣天衡地軸魚麗鶴列無不備也進退離附
人所不及凡變陣數十復作隊入筒中曽覩之大駭乃
言於于王已潜去于悔恨令物色求之不獲出酉陽/雜俎
[078-4a]
    符契元
唐上都昊天觀道士符契元閩人也徳行法術為時所
重長慶初中夏晨告門人曰吾習静片時慎無喧動乃
扃户晝寢既而道流四人邀延出門心欲有詣身即輒
至離鄉三十餘年因思一到俄造其居室宇摧落園圃
荒蕪舊識故人孑遺殆盡時菓未熟乃有隣里小兒攀
緣採摘契元䕶惜咄叱曽無應者契元愈怒旁道流止
之曰熟與未熟同歸摘拾何苦掛意也又曽居條山錬
[078-4b]
藥乃亦思一遊忽已至矣恣意厯覽遍窮巖谷道流曰
日色晩可歸矣因同行入京道上忽逢鳴騶導引甚盛
契元遽即避路道流曰陽官不宜避隂官但遵路而行
須臾前導數輩望契元即狼狽奔迸及官至諦視之乃
僕射馬緫時方為刑部尚書素善契元馬亦無恙與契
元晤心獨異之日已夕矣遲明即詣開化坊訪馬而與
兵部韓侍即對奕因留連竟日而旁察辭氣神色曽無
少異私怪其故有頃聞中疾不旬日而殁又給事李忠
[078-5a]
敏云此是陶天活有道術者中朝奉道者多歸之天活
本安南人非閩人也能于入静日多神遊諸岳馬公事
人皆知之出集/異記
    白皎
河陽從事樊宗仁長慶中客遊鄂渚因抵江陵途中頗
為駕舟子王升所侮宗仁方舉進士力不能制每優容
之至江陵具以事訴於在任因得重笞之宗仁以他舟
上峡發荆不旬日而所乘之舟汎然失纜篙櫓皆不能
[078-5b]
制舟人曰此舟已為仇人之所禁矣昨水行豈常有所
忤哉今無術以進不五百里當歴石灘險阻艱難一江
之最計其奸心度我船適至則必觸碎沉溺不如先備
焉宗仁方與僕登岸以臣索摯舟循岸随之而行翌日
至灘所船果奔駭狂觸恣縱升沉須臾瓦解賴其有索
人雖無傷物則蕩盡峡路深僻上下數百里皆無居人
宗仁即與僕輩䕃於林下糧餼什具絶無所有羈危辛
苦憂悶備至雖發人告于土官去二日不見返飢餒逮
[078-6a]
絶其夜因積薪起火宗仁洎僮僕皆環火假寢夜深忽
寤見山獠五人列坐態貌殊異皆挟利兵瞻顧睢盱言
語兇謾假令揮刃則宗仁輩束手延頸矣覩其勢逼因
大語曰爾輩家業應此山中吾不幸舟船破碎萬物俱
没涸然古岸俟為豺狼之餌爾輩圓首横目曽不傷急
而乃瞷然笑侮幸人危禍一至此哉吾今絶糧已逾日
矣爾家近者可遽歸營飲食以濟吾之將死也山獠相
視遂令二人起未曉負米肉鹽酪而至宗仁賴之以候
[078-6b]
迴信因示舟破之由山獠曰峡中行此術者甚衆而遇
此難者亦多然他人或有以解唯王升者犯之非没溺
不已則不知果是此子否南山白皎者法術通神可以
延之遣召行禁我知皎處試為一請宗仁因懇祈之山
獠一人遂行明日皎果至黄冠野服杖策躡履姿狀山
野禽獸為匿宗仁則又示以窮寓之端皎笑曰瑣事耳
為君召而斬之因薙草剪木規地為壇仍列刀水而皎
立中央夜䦨月曉水碧山青杉桂朦朧溪聲悄然時聞
[078-7a]
皎引氣呼呌召王升發聲清長激響遼絶達曙無至者
宗仁私語僕使曰豈七百里王升而可一息致哉皎又
詢宗仁曰物沉舟碎果如所言莫不自為風水所害耶
宗仁暨舟子又實告皎曰果如是王升安所逃形哉又
謂宗仁所使曰然請郎君三代名諱方審其術耳僕人
告之皎遂入深逺别建壇墠暮夜而再召之長呼之聲
又若昨夕良乆山中忽有應皎者咽絶因風始聞乆乃
至皎處則王升之魄也皎於是責其奸蠧數以罪狀升
[078-7b]
求哀俯伏稽顙流血皎謂宗仁曰已得甘伏可以行戮
矣宗仁曰原其奸兇尤甚實為難恕便行誅斬則又不
可宜加以他苦焉皎乃叱王升曰全爾腰領當百日血
痢而死升號泣而去皎告辭宗仁解衣以贈皎皎笑而
不受有頃舟船至宗仁得進發江陵詢訪王升是其日
皎召致之夕在家染血痢十旬而死出異/聞集
    賈躭
唐宰相賈躭秉政直道事君有未萌之禍必能制除至
[078-8a]
於隂陽象緯無不洞曉有村人失牛詣桑國師卜之卦
成國師謂曰爾之牛是賈相國偷將置於巾帽笥中爾
但候朝時突前告之叟乃如其言祈請公詰之具以卜
者語告公公於馬上笑為發巾笥取式盤據鞍運轉以
視之良乆謂失牛者曰相公不偷爾牛要相公知牛去
處但可於安國觀三門後大槐樹之梢鵲巢探取之村
叟逕詣三門上見槐樹杪果有鵲巢都無所獲乃下樹
低頭見失牛在樹根繫之食草草次是盗者家出芝/田録
[078-8b]
    茅安道
唐茅安道廬山道士能書符役鬼幻化無端從學者常
數百人曽授二弟子以隱形洞視之術有頃二子皆以
歸養為請安道遣之仍謂曰吾術傳示盡資爾學道之
用即不得逆情而衒其術也茍違吾教吾能令爾之術
臨事不驗耳二子受命而去時韓晉公滉在潤州深嫉
此輩二子徑往修謁意者脱為晉公不禮即當遁形而
去及召入不敬二子因弛慢縱誕攝衣登階韓大怒即
[078-9a]
命吏卒縛之於是二子乃行其術而法果無驗皆
縛將加誅戮二子曰我初不敢若是蓋師之見誤也韓
將併絶其源即謂曰爾但致爾師之姓名居處吾或釋
汝之死二子方欲陳述而安道已在門矣卒報公公大
喜謂得悉加戮焉遽召入安道龎眉美髯姿状髙古公
望見不覺離席延之對坐安道曰聞弟子二人愚騃干
冒尊嚴今日命之短長懸于指顧然我請詰而愧之然
後俟公之行刑也公即臨以兵刀械繫甚堅召至階下
[078-9b]
二子叩頭求哀安道語公之左右曰請水一器公恐其
得水遁術固不與之安道欣然遽就公之硯水飲之而
噀二子當時化為雙黒䑕亂走於庭前安道奮迅忽變
為臣鳶每足攫一䑕沖飛而去晉公驚駭良久終無奈
出集/異記
    駱山人
唐田𢎞正之領鎮州三軍殺之而立王廷湊即王武俊
支屬也廷湊生於别墅嘗有鳩數十朝集庭樹暮集簷
[078-10a]
下有里人駱徳播異之及長駢脇喜隂符鬼谷之書歴
軍職得士心曽使河陽迴在中路以酒困寢於路隅忽
有一人荷䇿而過熟視之曰貴當列土非常人也僕者
寤以告廷湊馳數里及之致敬而問自云濟源駱山人
也向見君鼻中之氣左如龍而右如虎二氣交王應在
今秋子孫相繼滿一百年又云家之庭合有大樹樹及
於堂是其兆也是年果為三軍扶立後歸别墅而庭樹
婆娑暗庇舎矣墅有飛龍山神廷湊往祭之將及祠百
[078-10b]
步有人具冠冕恭要於中路廷湊及入廟神像已側坐
因而面東廟宇至今尚存廷湊清儉公正勤於朝廷惠
於軍民子孫世嗣為鎮帥至朱梁時王鎔封趙王為部
將張文禮滅之出北夢/瑣言
    石旻
唐石旻有竒術在揚州段成式數年不隔旬必與之相
見至開成初在城親故間徃徃説石旻術不可測盛傳
寶厯中石隨尚書錢徽至湖州學院子弟皆在時暑月
[078-11a]
獵者進一兎錢命作湯方共食叟笑曰可留兎皮聊志
一事遂釘皮於地壘塗之上朱書一符獨言曰恨挍
遲恨挍遲錢氏兄弟詰之石曰欲共請君共記卯年也
至太和九年錢可復鳯翔遇害歲在乙卯也出集/異記
 
 
 
 
[078-11b]
 
 
 
 
 
 
 
 太平廣記卷七十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