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 卷七十二


[072-1a]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卷七十二
  道術二
   張山人   王旻    陸生
   輔神通   孫甑生   葉静能
   𡊮隐居   騾鞭客   許君
   杜巫
    張山人
[072-1b]
唐曹王貶衡州旹有張山人技術之士王常出獵因得
羣鹿十餘頭圍已合計必擒獲無何失之不知其處召
山人問之山人曰此是術者所隐遂索水以刀湯禁之
少頃扵水中見一道士長纔及寸負囊挂杖蹩蹩而行
衆人視之無不見者山人乃取布針就水中刺道士左
足遂見跛足而行即告曰此人易追止十餘里遂命走
向北逐之十餘里果見道士跛足而行與水中見者狀
貌同遂以王命邀之道士笑而來山人曰不可責怒但
[072-2a]
以禮求請之道士至王問鹿何在曰鹿在矣向見諸鹿
無故即死故哀之所以禁隐亦不敢放今在山側耳王
遣左右視之諸鹿隐扵小坡而不動王問其患足之由
曰行數里忽患之王召山人與之相視乃舊識焉其足
尋亦平復乃是郴州連山觀侯生即從容遣之未期有
一客過郴州寄宿此觀縛馬扵觀門糞汚頗甚觀主見
而責之客大怒詬罵道士而去未十日客忽遇張山人
山人謂曰君方有大厄葢有所觸犯客即説前日與道
[072-2b]
士争罵之由山人曰此異人也為君𦤺禍却速往辭謝
之不然不可脱也此為震厄君今夕所至當截一栢木
長與身齊致所卧處以衣衾盖之身别處一屋以棗木
作釘子七枝釘地依北斗狀仍建辰位身居第二星下
伏當免矣客大驚登旹却廻求得栢木來郴州宿扵山
館如言設法半夜忽大風雨雷電震扵前屋須臾電光
直入所止客伏扵星下不敢動電入屋數四如有搜獲
之狀不得而止比明前視栢木已為粉矣客益懼奔謝
[072-3a]
觀主哀求生命久而方觧謂客曰人不可輕也毒蛇之
輩尚能害人豈合無狀相仵乎今已捨子矣客首罪而
去遂求張山人厚報之也出原/化記
    王旻
太和先生王旻得道者也常逰名山五岳貌如三十餘
人其父亦道成有姑亦得道道髙扵父旻常言姑年七
百嵗矣有人知其姑者常在衡岳或往來天台羅浮貌
如童嬰其行比陳夏姬唯以房中術致不死所在夫壻
[072-3b]
甚衆天寳初有薦旻者詔徴之至則扵内道塲安置學
通内外長扵佛教帝與貴妃楊氏旦夕禮謁拜扵牀下
訪以道術旻随事教之然大約在扵修身儉約慈悲為
本以帝不好釋典旻每以釋教引之廣陳報應以開其
志帝亦雅信之旻雖長扵服餌而常飲酒不止其飲必
小爵移晷乃盡一杯而與人言談随機應對亦神者也
人退皆得所未得其服飾随四時變改或食鯽魚每飯
稻米然不過多至葱韭葷辛之物鹹酢非飬生者未嘗
[072-4a]
食也好勸人食蘆菔根葉云久食功多力甚飬生之物
也人有傳世世見之面貌皆如故葢及千嵗矣在京多
年天寳六年南岳道者李遐周恐其戀京不出乃宣言
曰吾將為帝師授以祕籙帝因令所在求之七年冬而
遐周至與旻相見請曰王生戀世樂不能出耶可以行
矣于是勸旻令出旻乃請扵髙密牢山合煉𤣥宗許之
因改牢山為輔唐山許旻居之旻嘗言張果天仙也在
人間三千年矣姜撫地仙也夀九十三矣撫好殺生命
[072-4b]
以折己夀是仙家所忌此人終不能白日昇天矣出紀/聞
    陸生
唐開元中有呉人陸生貢明經舉在京貧無僕従常早
欲試自駕其驢驢忽驚躍斷韁而走生追之出啓夏門
直至終南山下見一徑登山甚熟此驢直上生随之上
五六里至一處甚平曠有人家門庭整肅生窺之見茅
齋前有葡萄架其驢繫在樹下生遂叩門良久見一老
人開門延生入顔色甚異頗修敬焉遂命生曰坐生求
[072-5a]
驢而歸主人曰郎君止為驢乎得至此幸㑹也某故取
驢以召君君且少留當自悟矣又延客入宅見華堂
宇林亭池沼盖仙境也留一宿饋以珍味飲酒歡樂聲
技皆仙者生心自驚駭未測其故明日將辭主人曰此
實洞府以君有道吾是以相召指左右童𨽻數人曰此
人本皆城市屠沽皆吾所教道成者能興雲致雨坐在
立亡浮㳺世間人不能識君當處此而夀與天地長久
豈若人間浮榮蠱菌之輩子願之乎生拜謝曰敬授教
[072-5b]
老人曰授學師資之禮合獻一女度君無因而得今授
君一術求之遂令取一青竹度如人長授之曰君持此
入城城中朝官五品以上三品以下家人見之投竹扵
彼而取其女來但心存吾約無慮也然慎勿入權貴家
力或能相制伏生遂持杖入城生不知公卿第宅已入
數家皆無女而人亦無見其形者悮入户部王侍郎宅
復入閣正見一女臨鏡晨粧生投杖於牀擕女而去比
下階顧見竹已化作女形殭卧在床一家驚呼云小娘
[072-6a]
子卒亡生將女去㑹侍郎下朝旹權要請謁盈街宅門
不得出隐扵中門側王聞女亡入宅省視左右奔
走不絶須臾公卿以下皆至門矣旹葉天師在朝奔遣
屈生隐扵户下半日矣少頃葉天師至診視之曰此
非鬼魅乃道術者為之耳遂取水噴呪死女立變為竹
又曰此亦不逺搜尚在遂持刀禁呪遶宅尋索果扵門
側得生生既被擒遂枷鎖捶拷訊其妖狀生遂述其
本情就南山同取老人遂令錮項領従人至山下往旹
[072-6b]
小徑都已無矣所司益以為幻妄將領生歸生向山慟
哭曰老人豈殺我耶舉頭望見一徑見老人杖䇿而下
至山足府吏即欲前逼老人以杖畫地遂成一水濶丈
餘生叩頭哀求老人曰吾去日語汝勿入權貴家故違
我命患自掇也然亦不可不救爾従人驚視之次老人
取水一口噀之黒霧數里白晝如暝人不相見食頃而
散已失陸生所在而枷鎖委地山上小徑與水皆不復
見矣出原/化記
[072-7a]
    輔神通
道士輔神通者家在蜀州幼而孤貧恒為人牧牛以自
給神通牧所恒見一道士往來因而致敬相識數載道
士謂神通曰能為弟子否荅曰甚快乃引神通入水中
謂通曰我入之時汝宜随之無憚為也既入使至其居
所屋宇嚴潔有藥嚢丹竈牀下悉大還丹遂使神通看
火兼教黄白之術經三年神通已年二十餘思憶人間
㑹道士不在乃盗還丹别貯一處道士歸問其丹何在
[072-7b]
神通便推不見道士嘆息曰吾欲授汝道要汝今若是
曷足授我雖備諸法然無益長生也引至他道逐去
便出神通甚悦﨑嶇洞穴以藥自資七十餘日方至人
間其後厭世事追思道士聞其往來在蜀州開元觀遂
請配度𨽻名于是其後聞道士至往候後輒云已出如
是數十度終不得見神通私以金百斤與房中奴令道
士來可馳報奴得金後頻來報更不得見蜀州刺史奏
神通曉黄白𤣥宗試之皆騐每先以土鍋煑水銀随帝
[072-8a]
所請以少藥投之應手而變帝求得其術㑹禄山之亂
乃止出廣/異記
    孫甑生
唐天寳中有孫甑生者深扵道術𤣥宗召至京師甑生
善輳石累卵折草為人馬乗之東西馳走太真妃特樂
其術數召入宫試之及禄山之亂不知所之出明皇/雜録
    葉静能
唐汝陽王好飲終日不亂客有至者莫不留連旦夕旹
[072-8b]
術士葉静能常過焉王強之酒不可曰某有一生徒酒
量可為王飲客矣然雖侏儒亦有過人者明日使謁王
王試與之言也明旦有投刺曰道士常持滿王引入長
二尺既坐談胚渾至道次三皇五帝厯代興亡天旹人
事經傳子史厯厯如指諸掌焉王呿口不能對既而以
王意未洽更咨話淺近諧戱之事王則懽然謂曰觀師
風度亦常飲酒乎持滿曰唯所命耳王即令左右行酒
已數廵持滿曰此不足為飲也請移大器中與王自挹
[072-9a]
而飲之量止則已不亦樂乎王又如其言命醇醪數石
置大斛中以巨觥取而飲之王飲中醺然而持滿固不
擾風韻轉髙良久忽謂王曰某止此一杯醉矣王曰觀
師量殊未可足請更進之持滿曰王不知度量有限乎
何必見強乃復盡一杯忽倒視之則一大酒榼受五斗
出河/東記
    𡊮隐居
貞元中有𡊮隐居者家扵湘楚間善隂陽占訣歌一百
[072-9b]
二十章旹故相國李公吉甫自尚書郎謫官東南一日
隐居來謁公公久聞其名即延與語公命已之禄仕
隐居曰公之禄真將相也公之夀九十三矣李公曰吾
之先未嘗有及七十者吾何敢望九十三乎隐居曰運
舉數乃九十三耳其後李公果相憲宗皇帝節制淮
南再入相而薨年五十六旹元和九年十月三日也校
其年月日亦符九十三之數豈非懸之妙乎隐居著
隂陽占訣歌李公序其首出宣/室志
[072-10a]
    騾鞭客
茅山黄尊師法籙甚髙扵茅山側修起天尊殿講説教
化日有數千人旹講筵初合忽有一人排闥呌呼相貌
麤黒言辭鄙陋腰揷騾鞭如随商客騾仗者罵曰道士
汝正熟睡耶聚衆作何物不向深山學修道還敢謾語
邪黄尊師不測下講筵遜詞衆人悉懼不敢牴牾良久
詞色稍和曰豈不是修一殿郤用㡬錢曰要五千貫曰
盡搬破甑釡及雜鐵來約八九百斤掘地為爐以火銷
[072-10b]
之探懐中取葫蘆瀉出兩丸藥以物攪之少頃去火已
成上銀曰此合得萬餘貫修觀計用有餘攪則所獲無
多但罷之黄生與徒弟皆相謝問其所欲笑出門去不
知所之後十餘年黄生奉詔赴京忽扵長街西見揷騾
鞭者肩一幞子随騎驢老人行全無茅山氣色黄生欲
趨揖乃揺手指乗驢者復連叩頭黄生但遥搕禮而已
老人髪白如絲顔若十四五女子也出逸/史
    許君
[072-11a]
仙人許君居世之時嘗因修觀功用既畢欲刻石記之
因得古碑文字刓缺不可復識因剗去舊文刋勒新記
自是恍惚不安暇日徐歩庭砌聞空中言曰許君許君
速詣水官求救不然即有不測之釁許愕然異之又問
其事杳不復荅乃焚香䖍祀願示求救之由良久復語
曰所刻碑舊文雖已磨沒而此時為文之人見詣水官
相訟云奪我之名𩔰己之名由此水官將有執對之命
速宜求之許君乃訝得舊文立石刋紀一夕夢神人相
[072-11b]
謝再顕名氏無以相報請作水陸大醮普告山水萬靈
得三官舉名可以証道許君依教修之遂成道果自此
水陸醮法傳扵人間出録/異記
    杜巫
杜巫尚書年少未達時曾扵長白山遇道士貽丹一丸
即令服訖不欲食容色悦懌輕徤無疾後任商州刺史
自以既登太守班位已崇而不食驚扵衆扵是欲去
其丹遇客無不問其法嵗餘有道士至甚年少巫詢之
[072-12a]
道士教以食猪肉仍吃血巫従之食訖道士命挲羅須
臾巫吐痰涎至多有一塊物如栗道士取之甚堅固道
士剖之若新膠之未乾者丹在中道士取以洗之置扵
手中其色綠瑩巫曰將來吾自收之暮年服也道士不
與曰長白吾師曰杜巫悔服吾丹今願出之汝可教之
收藥歸也今我奉師之命欲去其神物今既去矣而又
擬留至耄年縦收得亦不能用也自宜息心遂吞之而
去巫後五十餘年罄産燒藥竟不成出𤣥/怪録
[072-12b]
 
 
 
 
 
 
 
 太平廣記卷七十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