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 卷五十五


[055-1a]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巻五十五
  神仙五十五
   寒山子   軒轅彌明  蔡少霞
   鄭居中   伊用昌
    寒山子
寒山子者不知其名氏大歴中隱居天台翠屏山其山
深䆳當暑有雪亦名寒岩因自號寒山子好為詩每得
[055-1b]
一篇一句輒題於樹間石上有好事者隨而録之凡三
百餘首多述山林幽隱之興或譏諷時態能警勵流俗
桐柏徵君徐靈府序而集之分為三卷行於人間十餘
年忽不復見咸通十二年毘陵道士李褐性褊急好凌
侮人忽有貧士詣褐乞食褐不之與加以叱責貧者唯
唯而去數日有白馬從白衣者共七人詣褐褐禮接之
因問褐曰頗相記乎褐視其狀貌乃前之貧士也逡巡
欲謝之慙未發言忽語褐曰子修道未知其門而好凌
[055-2a]
人侮俗何道可冀乎子頗知有寒山子邪答曰知曰即
吾是矣吾始謂汝可教今不可也修生之道除嗜去欲
嗇神抱和所以無累也内抑其心外檢其身所以無過
也先人後已知柔守謙所以安身也善推於人不善歸
諸身所以積徳也功不在大立之無怠過不在大去而
不貳所以積功也然後内行充而外丹至可以冀道於
髣髴耳子之三毒未翦以冠簪為飾可謂虎豹之鞟而犬
豕之質也出門乘馬而去竟不復見出仙傳/拾遺
[055-2b]
    軒轅彌明
軒轅彌明者不知何許人在衡湘間來往九十餘年喜
捕逐鬼物能囚拘蛟螭虎豹人莫知其壽進士劉師服
常於湘南遇之元和七年壬辰十二月四日將自衡山
遊太白還京師與師服相値師服招其止宿有校書郎
侯喜新有詩名擁爐夜坐與劉說詩彌明在其側貌極
醜白鬂黑面長頸而高結喉中又作楚語喜視之若無
人彌明忽掀衣張眉指爐中古鼎謂喜曰子云能詩與我
[055-3a]
賦此乎師服以衡湘舊識見其老貌頗敬之不知其有
文也聞此說大喜即援筆而題其首兩句曰巧匠琢山
骨刳中事煎烹次傳與喜喜踊躍而綴其下曰外苞乾
蘚文中有暗浪驚題訖吟之彌明啞然笑曰子詩如是
而已乎即袖手竦肩倚北牆坐謂劉曰吾不解世俗書
子為吾書之因高吟曰龍頭縮菌蠢豕腹脹彭亨初不
似經意詩旨有似譏喜二子相顧慙駭然欲以多窮之
即賦兩句以授喜曰大若烈士胆圓如戴馬纓喜又成
[055-3b]
兩句曰在冷足自安遭焚意彌貞彌明又令師服書曰
秋瓜未落蒂凍芋強抽萌師服又吟曰磨礲去圭角浮
潤著光精訖又授喜喜思益苦務欲壓彌明每營度欲
出口吻吟聲益悲操筆欲書將下復止亦竟不能奇曰
旁有䨇耳穿上為孤髻撑吟竟彌明曰時於蚯蚓竅微
作蒼蠅聲其不用意如初所言益奇不可附說語皆侵
二子夜將䦨二子起謝曰尊師非常人也某等伏矣願
為弟子不敢更詩彌明奮曰不然此章不可以不成也
[055-4a]
謂劉曰把筆把筆吾與汝就之即又連唱曰何當出灰
灺無計離缾罌謬居鼎鼐間長使水火爭形模婦女笑
度量兒童輕徒爾堅貞性不過升合盛寧依煖熱敝不
與寒涼并忽罹翻溢愆實負任使誠陋質荷斟酌狹中
愧提擎豈能煮仙藥但未汚羊羮區區徒自傚𤨏𤨏安
足呈難比俎豆用不為手所撜願君勿嘲誚此物方施
行師服書訖即使讀之畢謂二子曰此皆不足與語此
寧為文耶吾就子所能而作耳非吾之所學於師而能
[055-4b]
者也吾所能者子皆不足以聞也豈獨文乎哉吾閉口矣
二子大懼皆起立牀下拜曰不敢他有問也願一言而已
先生稱吾不解人間書敢問解何書請聞此而已累問不
應二子不自得即退就坐彌明倚牆睡鼻息如雷鳴二子
但恐失色不敢喘息斯須曙鼓鼕鼕二子亦困遂坐睡及
覺驚顧已失彌明所在問童奴曰天且明道士起出門
若將便旋然乆不返覔之已不見矣二子驚惋自責因
携詩詣昌韓愈問此何人也愈曰余聞有隱君子彌
[055-5a]
明豈其人耶遂為石鼎聯句序行於代焉出仙傳/拾遺
    蔡少霞
蔡少霞者陳留人也性情恬和幼而奉道早歲明經得
第選蘄州參軍秩滿漂寓江浙間久之再授兗州泗水
丞遂於縣東二十里買山築室為終焉之計居處深僻
俯瞰龜䝉水石雲霞境象殊勝少霞世累早絶尤諧夙
尚偶一日沿溪獨行忽得美蔭因憇焉神思昏然不覺
成寐因為褐衣鹿幘之人夢中召去隨之逺遊乃至城
[055-5b]
郭一所碧天虛曠瑞日曈曨人俗潔淨卉木鮮茂少霞
舉目移足惶惑不寧即被導之令前經歴門堂深䆳莫
測遥見玉人當軒獨立少霞遽修敬謁玉人謂曰愍子
䖍心今宜領事少霞靡知所謂復為鹿幘人引至東廊
止於石碑之側謂少霞曰召君書此賀遇良因少霞素
不工書即極辭譲鹿幘人曰但按文而録胡乃拒違俄
有二童自北而來一棒牙箱内有兩幅紫絹文書一齎
筆硯即付少霞凝神搦管頃刻而畢因覽讀之已記於
[055-6a]
心矣題云蒼龍溪新宮銘紫陽真人山𤣥卿撰良常西
麓源澤東洩新宮宏宏崇軒䡾䡾雕珉盤礎鏤檀棟臬
碧瓦鱗差瑶階肪截閤凝瑞霞樓横祥霓騶虞巡徼昌
明捧闑珠樹規連玉泉矩洩靈颷遐集聖日俯晣太上
游詣無極便闕百神守䕶諸真班列仙翁鵠立道師水
潔飲玉成漿饌瓊為屑桂旗不動蘭幄互設妙樂競奏
流鈴間發天虛徐風簫泠澈鳯歌諧律鶴舞㑹節三
變𤣥雲九成絳雪易遷徒語童初詎說方更周視遂為
[055-6b]
鹿幘人促之匆遽而返醒然遂寤急命紙筆登即紀録
自是兗豫好奇之人多詣少霞謁訪其事有鄭還古者
為立傳焉且少霞乃孝廉一叟耳固知其不妄矣出集/異記
    鄭居中
鄭舎人居中高雅之士好道術常遇張山人者多同遊
處人但呼為小張山人亦不知其所能也居襄漢間除
中書舎人不就開成二年春往東洛嵩岳携家僮三四
人與僧登歴無所不到數月淹止日晚至一處林泉秀
[055-7a]
潔愛甚忘返㑹院僧不在張燭爇火將宿遣僕者求之
兼取筆似欲為詩者操筆之次燈滅火盡一僮在側聞
鄭公仆地之聲喉中氣麤有光如雞子遶逕而出遽吹
薪照之已不救矣紙上有四字云香火願畢畢字僅不
成後居山者及獵人時見之衣服如遊涉之狀當應是
張生潛出言其終竟之日鄭公捨家以避耳若此豈非
達命者歟出逸/史
    伊用昌
[055-7b]
熊皦補闕說頃年有伊用昌者不知何許人也其妻甚
少有殊色音律女工之事皆曲盡其妙夫雖饑寒丐食
終無愧意或有豪富子弟以言笑戲調常有不可犯之
色其夫能飲多狂逸時人皆呼為伊風子多遊江左廬
陵宜春等諸郡出語輕忽多為衆所毆擊愛作望江南
詞夫妻唱和或宿於古寺廢廟間遇物即有所詠其詞
皆有旨熊只記得詠鼔詞云江南鼓梭肚兩頭欒釘着
不知侵骨髓打來只是没心肝空腹被人漫餘多不記
[055-8a]
江南有芒草貧民採之織屨縁地土卑濕此草耐水而
貧民多着之伊風子至茶陵縣門大題云茶陵一道好
長街兩畔栽栁不栽槐夜後不聞更漏鼓只聽鎚芒織
草鞋時縣官及胥吏大為不可遭衆人亂敺逐出界江南
人呼輕薄之詞為覆窠其妻告曰常言小處不要覆窠
而君須要覆窠之譬如騎惡馬落馬足穿鐙非理傷墮
一等君不用苦之如是夫妻俱有輕薄之態天祐癸酉
年夫妻至撫州南城縣所有村民斃一犢夫妻丐得牛
[055-8b]
肉一二十觔於鄉校内烹炙一夕俱食盡至明夫妻為
肉所脹俱死於鄉校内縣鎮吏民以蘆蓆裹尸於縣南
路左百餘步而瘞之其鎮將姓丁是江西廉使劉公親
隨一年後得替歸府劉公已薨忽一旦於北市棚下見
伊風子夫妻唱望江南詞乞錢既相見甚喜便叙舊事
執丁手上酒樓三人共飲數㪷丁大醉而睡伊風子遂
索筆題酒樓壁云此生生在此生先何事從𤣥不復𤣥
已在淮南雞犬後而今便到玉皇前題畢夫妻連臂高
[055-9a]
唱而出城遂渡江至遊帷觀題真君殿後其衘云定億
萬兆恒沙軍國主南方赤龍神王伊用昌詞云日日祥雲
瑞氣連應儂家作大神仙筆頭灑起風雷力劍下驅馳造
化權更與戎夷添禮樂永教邉塞絶烽烟列仙功業只
如此直上三清第一天題罷連臂入西山時人皆見躡
虛而行自此更不復出其丁將於酒樓上醉醒懷内得
紫金一十兩其金並送在淮海南城縣後人開其墓只
見蘆蓆兩領裹爛牛肉十餘觔臭不可近餘更無别物
[055-9b]
熊言六七歲時猶記識伊風子或着道服稱伊尊師熊
嘗於頂上患一癰疼痛不可忍伊尊師含三口水噀
其癰便潰並不為患至今尚有㾗在熊言親覩其事非
謬說也出玉堂/閒話
 
 
 
 太平廣記卷五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