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杜陽雜編 > 杜陽雜編 卷下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杜陽雜編卷下
             唐 蘇鶚 撰
武宗皇帝㑹昌元年夫餘國夫餘國見/漢東夷傳貢火玉三斗及
 松風石火玉色赤長半寸上尖下圓光照數十步積
 之可以燃鼎置之室内則不復挾纊才人常用煎澄
 明酒其酒亦異方所貢也色紫如膏飲之令人骨香
 松風石方一丈瑩徹如玉其中有樹形若古松偃蓋
[003-1b]
 颯颯焉而凉飈生於其間至盛夏上令置諸殿内稍
 秋風颼颼即令撤去上好神術遂起望臺以崇
 朝禮復脩降真臺舂百寶屑以塗其地瑤楹金栱銀
 檻玉砌晶熒炫燿看之不定内設玳瑁帳火齊牀焚
 龍火香薦無憂酒此皆他國所獻也亡其/國名上毎齋戒
 沐浴召道士趙歸真已下共探希夷之理由是室内
 生靈芝二株皆如紅玉又渤海貢馬腦櫃紫瓷盆馬
 腦櫃方三尺深色如茜所製工巧無比用貯神
[003-2a]
 書置之帳側紫瓷盆量容半斛内外通瑩其色純紫
 厚可寸餘舉之則若鴻毛上嘉其光潔遂處於
 祕府以和藥餌後王才人擲玉環誤缺其半菽上猶
 歎息久之傳於濮州/刺史楊坦
處士元藏幾自言是後魏清河孝王之孫也隋煬帝時
 官奉信郎大業元年為過海使判官遇風浪壞船黑
 霧四合同濟者皆不救而藏幾獨為破木所載殆經
 半月忽達於洲島間洲人問其從來藏幾具以事對
[003-2b]
 洲人曰此乃滄浪洲去中國已數萬里乃出菖蒲酒
 桃花酒飲之而神氣清爽焉其洲方千里花木常如
 二三月地土宜五榖人多不死亦出鳳凰孔雀靈牛
 神馬之屬又產分蒂長二尺其色如椹一顆二
 蒂有碧棗丹栗皆大如梨其洲人多衣縫掖衣戴逺
 遊冠與之語中華事則歴歴如在目前所居或金闕
 銀臺玉樓紫閣奏簫韶之樂飲香霧之醑洲上有久
 視山山下出澄緑水其泉濶一百歩亦謂之流緑渠
[003-3a]
 雖投之金石終不沉沒故洲人以瓦鐵為船舫又有
 良金池可方數十里水石沙泥皆如金色其中有四
 足魚今刑部盧潯員外云金義嶺/有池如盆其中有魚皆四足又有金蓮花洲人
 研之如泥以間綵繪光影煥爍與真金無異但不能
 入火而已更有金莖花其花如蝶每㣲風至則搖蕩
 如飛婦人競採之以為首飾且有語曰不戴金莖花
 不得在家又有强木造舟楫其上多飾珠玉以為
 遊戲強木不沉木也方一寸重百斤巨石縋之終不
[003-3b]
 能沒藏幾淹駐既久忽思中國洲人遂製凌風舸以
 送之激水如箭不旬日即達于東萊問其國乃皇唐
 也詢年號則貞元也訪鄉里則榛蕪也追子孫皆疎
 屬也自隋大業元年至貞元末殆二百年矣有二鳥
 大小𩔖黄鸝每翔翥空中藏幾呼之則至或令銜珠
 或令授人語乃謂之傳信鳥本出滄浪洲也藏幾工
 詩好酒混俗無拘撿數十年間遍遊無定人莫知之
 惟趙歸真常與藏幾弟子九華道士葉通㣲相遇遂
[003-4a]
 得其實歸真往往以藏幾之異備奏于上上令謁者
 賫手詔急徴及至中路忽然亡去謁者惶怖即上疏
 具言其故上覽疏咨嗟曰朕不能如明皇帝以降異
 人後有人見藏幾泛小舟於海上者至今江表道流
 大傳其事焉
宣宗皇帝英明儉德器識髙逺比在藩邸常為諸王典
 式忽一日不豫神光滿身南面獨語如對百寮鄭太
 后惶恐慮左右有以此事告者遂奏文宗云上心疾
[003-4b]
 文宗召見熟視上貌以玉精如意撫䏶曰此真我家
 他日英主豈曰心疾乎即賜上御馬金帶仍令𨕖良
 家子以納上宅及即位時人比漢文帝衣澣濯之衣
 𩜹不兼味先是宫中每欲行幸即先以龍腦鬱金藉
 其地自上垂拱並不許焉凡與朝士從容未嘗一日
 不論儒學而頗注意於貢舉常於殿柱上題鄉貢進
 士字或大臣出鎮即賦詩賜之凡欲對公卿百寮必
 先嚴整容止更衣盥手然後方出語及庶政則終日
[003-5a]
 忘倦章奏有不欲左右見者率皆焚爇倡優妓樂或
 彌日嬉戲上未嘗等閒破顏縱賜與亦甚寡薄一日
 後宫有疾召醫人侍湯藥洎平愈上袖出金數兩遺
 之醫者將謝遽止之曰勿使内官知言出於外更使
 諫官上疏也其儉静率多此𩔖
大中初女蠻國貢雙龍犀有二龍鱗鬛爪角悉備明霞
 錦云鍊水香麻以為之也光耀芬馥着人五色相間
 而美麗於中國之錦其國人危髻金冠瓔珞被體故
[003-5b]
 謂之菩薩蠻當時倡優遂製菩薩蠻曲文士亦往往
 聲其詞更有女王國貢龍油綾魚油錦文彩尤異皆
 入水不濡濕云有龍油魚油故也優者亦作女王國
 曲音調宛暢傳於樂部後漢東夷傳云海中有女王/國視井即有孕又梁朝公子
 傳云女/國有六
大中中日本國王子來朝獻寶器音樂上設百戲珍
 𩜹以禮焉王子善圍棋上勅顧師言待詔為對手王
 子出楸玉局冷暖玉棋子云本國之東三萬里有集
[003-6a]
 真島島上有凝霞臺臺上有手談池池中產玉棋子
 不由製度自然黑白分焉冬温夏冷故謂之冷暖玉
 又產如楸玉狀𩔖楸木琢之為棋局光潔可鑒及師
 言與之敵手至三十三下勝負未決師言懼辱君命
 而汗手凝思方敢落指則謂之鎮神頭乃是解兩征
 勢也王子瞪目縮臂已伏不勝迴語鴻臚曰待詔第
 幾手耶鴻臚詭對曰第三手也師言實第一國手矣
 王子曰願見第一曰王子勝第三方得見第二勝第
[003-6b]
 二方得見第一今欲躁見第一其可得乎王子掩局
 而吁曰小國之一不如大國之三信矣今好事者尚
 有顧師言三十三鎮神頭圖
羅浮先生軒轅集年過數百而顏色不老立於牀前則
 髮垂至地坐於暗室則目光可長數丈每採藥於深
 巖峻谷則有毒龍猛獸往來衞䕶或晏然居家人有
 具齋邀之雖一日百處無不分身而至或與人飲酒
 則袖出一壺纔容一二升縱客滿座而傾之彌日不
[003-7a]
 竭或他人命飲即百斗不醉夜則垂髪於盆中其酒
 瀝瀝而出麴糵之香輙無減耗或與獵人同羣有非
 朋遊者俄而見十數人儀貎無不間别或飛朱篆於
 空中則可屆千里有病者以布巾拭之無不應手而
 愈及上召入内庭遇之甚厚每與從容論道率皆叶
 於上意因問曰長生之道可致乎集曰撤聲色去滋
 味哀樂如一德施無偏自然與天地合德日月齊明
 則致堯舜禹湯之道而長生久視之術何足難哉又
[003-7b]
 問先生之道孰愈於張果曰臣不知其他但少於果
 耳及退上遣嬪御取金盆覆白鵲以試之集方休於
 所舍忽起謂中貴人曰皇帝安能更令老夫射覆盆
 乎中貴人皆不喻其言于時上召令速至而集纔及
 玉階謂上曰盆下白鵲宜早放之上笑曰先生早已
 知矣坐於御榻前上令宫人侍茶湯有笑集貌古布
 素者而縝髮絳脣年纔二八須㬰忽變成老嫗雞皮
 鮐背髮鬢皤然宫人悲駭於上前流涕不已上知宫
[003-8a]
 人之過促令謝告先生而容質却復如故上因語京
 師無荳荔枝花俄頃二花皆連枝葉各數百鮮明
 芳潔如纔折下又嘗賜甘子集曰臣山下有味逾於
 此者上曰朕無復得之集遂取上前碧玉甌以寶盤
 覆之俄頃撤盤即甘子至矣芬馥滿殿其狀甚大上
 食之嘆其甘美無匹又問曰朕得幾年天子即把筆
 書曰四十年但十字挑脚上笑曰朕安敢望四十年
 乎及晏駕乃十四年也集初辭上歸山自長安至江
[003-8b]
 陵於一布囊中探金錢以施貧者約數十萬中使從
 之莫知其所出既至中路忽亡其所在使臣惶恐不
 自安後數日南海奏先生歸羅浮山矣
大中末舒州奏衆鳥成巢濶七尺髙一丈而鷰雀鷹鸇
 水禽山鳥無不親狎如一又有鳥人面緑毛觜爪悉
 紺其聲曰甘蟲因謂之曰甘蟲時人畫圖鬻於市肆
 焉
懿宗皇帝器度沉厚形貌瓌偉在藩邸時疾疹方甚而
[003-9a]
 郭淑妃見黄龍出入于卧内上疾稍間妃異之具以
 事聞上曰無泄是言貴不見忘又嘗大雪盈尺上寢
 室上輙無分寸諸王見者無不異之
大中末京城小兒疉布蘸水向日張之謂捩暈及上自
 鄆王即位捩暈之言應矣
宣宗製泰邊陲曲其詞曰海岳晏咸通及上垂拱而年
 號咸通焉上仁孝之道出於天性鄭太后厭代而蔬
 素悲咽同士人之禮公卿奉慰者無不動容以至酸鼻
[003-9b]
咸通九年同昌公主出降宅于廣化里賜錢五百萬貫
 仍罄内庫寶貨以實其宅至于房櫳户牖無不以珍
 異飾之又以金銀為井欄藥臼食櫃水槽釜鐺盆甕
 之屬仍鏤金為笊籬箕筐製水精火齊琉璃玳瑁等
 牀悉搘以金龜銀螯又琢五色玉器為什合百寶為
 圓案又賜金麥銀米共數斛此皆太宗廟條支國所
 獻也堂中設連珠之帳却寒之簾犀簟牙席龍罽鳳
 褥連珠帳續真珠為之也却寒簾𩔖玳瑁斑有紫色
[003-10a]
 云却寒之鳥骨所為也未知出自何國又有鷓鴣枕
 翡翠匣神絲繡被其枕以七寶合成為鷓鴣之狀翡
 翠匣積毛羽飾之神絲繡被繡三千鴛鴦仍間以奇
 花異葉其精巧華麗絶比其上綴以靈粟之珠珠如
 粟粒五色輝煥又帶蠲忿犀如意玉其犀圓如彈丸
 入土不朽爛帶之令人蠲忿怒如意玉𩔖桃實上有
 七孔云通明之𧰼也又有瑟瑟幕紋布巾火蠶綿九
 玊釵其幕色如瑟瑟濶三丈長一百尺輕明虛薄無
[003-10b]
 以為比向空張之則疎朗之紋如碧絲之貫真珠雖
 大雨暴降不能濕溺云以鮫人瑞香膏傅之故也紋
 布巾即手巾也潔白如雪光軟特異拭水不濡用之
 彌年不生垢膩二物稱得之鬼谷國火蠶綿云出炎
 洲絮衣一襲用一兩稍過度則熇蒸之氣不可近也
 九玉釵上刻九鸞皆九色上有字曰玉兒工巧妙麗
 殆非人工所製有金陵得者以獻公主酬之甚厚一
 日晝寢夢絳衣奴授語云南齊潘淑妃取九鸞釵及覺
[003-11a]
 具以夢中之言言於左右洎公主薨其釵亦亡其處
 韋氏異其事遂以實話於門人或有云玉兒即潘妃
 小字也逮諸珍異不可具載自兩漢至皇唐公主出
 降之盛未之有也公主乘七寶步輦四面綴五色香
 囊囊中貯辟寒香辟邪香瑞麟香金鳳香此香異國
 所獻也仍雜以龍腦金屑刻鏤水精馬腦辟塵犀為
 龍鳳花其上仍絡以真珠玳瑁又金絲為流蘇彫輕
 玉為浮動每一出遊則芬馥滿路晶熒照灼觀者眩
[003-11b]
 惑其目是時中貴人買酒於廣化旗亭忽相謂曰坐
 來香氣何太異也同席曰豈非龍腦耶曰非也余幼
 給事於嬪御宫故常聞此未知今日由何而致因顧
 問當壚者遂云公主步輦夫以錦衣換酒於此也中
 貴人共視之益歎其異上毎賜御𩜹湯物而道路之
 使相屬其𩜹有靈消炙紅虬脯其酒有凝露漿桂花
 醑其茶則綠華紫英之號靈消炙一羊之肉取之四
 兩雖經暑毒終不見敗紅虬脯非虬也但貯於盤中
[003-12a]
 則健如虬紅絲髙一尺以筯抑之無數分撤則復其
 故迨諸品味人莫能識而公主家饜飫如里中糠粃
 一日大會韋氏之族於廣化里玉𩜹俱列暑氣將甚
 公主命取澄水帛以水蘸之掛於南軒良久滿座皆
 思挾纊澄水帛長八九尺似布而細明薄可鑒云其
 中有龍涎故能消暑毒也韋氏諸家好為葉子戲夜
 則公主以紅琉璃盤盛夜光珠令僧祁捧立堂中而
 光明如晝焉公主始有疾召術士米賨為燈法乃以
[003-12b]
 香䗶燭遺之米氏之隣人覺香氣異常或詣門詰其
 故賨具以事對其燭方二寸上被五色文卷而爇之
 竟夕不盡郁烈之氣可聞於百步餘煙出其上即成
 樓閣臺殿之狀或云蠟中有蜃脂故也公主疾既甚
 醫者欲難其藥餌奏云得紅白猿膏食之可愈上
 令訪内庫得紅數石本兠离國所貢也白猿脂數
 甕本南海所獻也山海經曰南方/有山中多白猿雖日加餌一無其
 驗而公主薨上哀痛之自製挽歌詞令百官繼和及
[003-13a]
 庭祭日百司與内官皆用金玉飾車輿服玩以焚於
 韋氏之庭家人爭取其灰以擇金寶及葬於東郊上
 與淑妃御延興門出内庫金玉駞馬鳳凰麒麟各髙
 數尺以為威儀其衣服玩具悉與生人無異一物已
 上皆至一百二十舁刻木為樓閣宫殿龍鳳花木人
 畜之象者不可勝計以絳羅多繡絡金銀瑟瑟為帳
 幕者亦各千隊結為幢節傘蓋彌街翳日旌旗珂珮
 兵士鹵簿率多加等以賜紫尼及女道士為侍從引
[003-13b]
 翼焚升霄降靈之香擊歸天紫金之磬繁華輝煥殆
 二十餘里上賜酒一百斛餅餤三十駱駞各徑濶二
 尺飼役夫也京城士庶罷市奔看汗流相屬惟恐居
 後及靈車過延興門上與淑妃慟哭中外聞者無不
 傷泣同日葬乳母上又作祭乳母文詞理悲切人多
 傳寫是後上晨夕惴心掛想李可及進歎百年曲聲
 詞怨感聽之莫不淚下又教數千人作歎百年隊取
 内庫珍寶彫成首飾畫八百疋官絁作魚龍波浪文
[003-14a]
 以為地衣每一舞而珠翠滿地可及官歴大將軍賞
 賜盈萬甚無狀左軍容使西門季𤣥素鯁直乃謂可
 及曰爾恣巧媚以惑天子滅族無日矣可及恃寵亦
 無改作可及善轉喉舌對至尊弄媚眼作頭腦連聲
 作詞唱新聲曲須㬰即百數方休時京城不調少年
 相效謂之拍彈去/聲一日可及乞假為子娶婦上曰即
 令送酒米以助汝嘉禮可及至舍見一中使監二銀
 榼各髙二尺餘宣賜可及始謂之酒及封啟皆實中
[003-14b]
 也上賜可及金麒麟髙數尺可及取官車載歸私第
 西門季𤣥曰今日受賜更用官車他日破家亦須輦
 還内府不道受賞徒勞牛足後可及坐流嶺南其舊
 賜珍玩悉皆進納君子謂西門有先見之明
上敬天竺教十二年冬製二髙座賜新安國寺一為講
 座一曰唱經座各髙二丈砑沉檀為骨以漆塗之鏤
 金銀為龍鳳花木之形徧覆其上又置小方座前陳
 經案次設香盆四隅立金頴伽髙三丈磴道欄檻無
[003-15a]
 不悉具前繡錦襜褥精巧奇絶冠于一時即設萬人
 齋勅大德僧撤首為講論上剏修安國寺臺殿廊宇
 制度宏麗就中三間華飾祕䆳天下稱之為最工人
 以夜繼日而成之上親幸賞勞觀者如堵降誕日於
 宫中結綵為寺賜升朝官已下錦袍李可及嘗教數
 百人作四方菩薩蠻隊
十四年春詔大德僧數十輩於鳳翔法門寺迎佛骨百
 官上疏諫有言憲宗故事者上曰但生得見歿而無
[003-15b]
 恨也遂以金銀為寶刹以珠玉為寶帳香舁仍用孔
 雀氄毛飾其寶刹小者髙一丈大者二丈刻香檀為
 飛簾花檻瓦木階砌之𩔖其上徧以金銀覆之舁一
 刹則用夫數百其寶帳香舁不可勝紀工巧輝煥與
 日爭麗又悉珊瑚馬瑙真珠瑟瑟綴為幡幢計用珍
 寶不啻百斛其剪綵為幡為傘約以萬隊四月八日
 佛骨入長安自開逺門安福樓夾道佛聲振地士女
 瞻禮僧徒道從上御安福寺親自頂禮泣下霑臆即
[003-16a]
 召兩街供奉僧賜金帛各有差仍京師耆老元和迎
 真體者悉賜銀椀錦綵長安豪家競飾車服駕肩彌
 路四方挈老扶幼來觀者莫不蔬素以待恩福時有
 軍卒斷左臂於佛前以手執之一步一禮血流灑地
 至於肘行膝步齧指截髮不可算數又有僧以艾覆
 頂上謂之鍊頂火發痛作即掉其首呼叫坊市少年
 擒之不令動搖而痛不可忍乃號哭卧於道上頭頂
 焦爛舉止蒼迫凡見者無不大哂焉上迎佛骨入内
[003-16b]
 道塲即設金花帳温清牀龍鱗之席鳳毛之褥焚玉
 髓之香薦瓊膏之乳皆九年訶陵國所貢獻也初迎
 佛骨有詔令京城及畿甸於路傍壘土為香刹或髙
 一二丈迨八九尺悉以金翠飾之京城之内約及萬
 數是妖言香刹搖動有佛光慶雲現路衢說者迭相
 為異又坊市豪家相為無遮齋大會通衢間結綵為
 樓閣臺殿或水銀以為池金玉以為樹競聚僧徒廣
 設佛像吹螺擊鈸燈燭相繼又令小兒玉帶金額白
[003-17a]
 脚呵唱於其間恣為嬉戲又結錦繡為小車輿以載
 歌舞如是充於輦轂之下而延夀里推為繁華之最
 是歲秋七月天子晏駕識者以為/物極為妖公主薨而上崩同
 昌之號明矣
僖宗皇帝即位詔歸佛骨于法門其道從威儀十無其
 一具體而已然京城耆耋士女爭為送别執手相謂
 曰六十年一度迎真身不知再見復在何時即伏首
 於前嗚咽流涕所在香刹詔悉鏟除近甸百無一二
[003-17b]
 焉
 
 
 
 
 
 
 杜陽雜編卷下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