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語林 > 何氏語林 卷九


[009-1a]
欽定四庫全書
 語林卷九       明 何良俊 撰
  文學第四下/
杜正倫在中書日劉昫唐書曰杜正倫相州洹水人隋/仁壽中與兄正𤣥正蔵俱以秀才擢
第隋代舉秀才止十餘人正倫一家有三秀才甚為當/時稱美正倫善屬文深明釋典仕隋為羽騎尉武徳中
歴遷齊州總管府録事叅軍貞觀/四年遷中書侍郎顯慶中為相與舎人董思恭夜直
共論文章思恭歸語人曰與杜公評文今日覺吾文頓
唐書曰董思恭蘇州吳人所著篇詠甚為時人所/重初為右史知考功舉事坐預泄問目配流嶺表
[009-1b]
高宗時上官儀獨持國政嘗凌晨入朝巡洛水堤歩月
徐轡詠詩曰脉脉廣川流驅馬入長洲鵲驚山月曙蟬
噪野風秋音韻清亮群公望之以為神仙唐書紀事曰/上官儀字游
韶陜州人工詩其詞綺錯婉媚一時效之曰上官體高/宗時為相麟徳元年坐梁王忠事下獄死武后惡之也
王勮長壽中為鳳閣舎人劉昫唐書曰王勃與兄勔勮/才藻相𩔖勮弱冠進士登第
累除太子典膳/丞遷鳳閣舎人壽春等五王出閣同日受冊有司具儀
忘載冊文百官在列方知闕禮勮召五吏在前執管口
授一時都畢其辭粲然衆皆恱服
[009-2a]
王勃道出鍾陵九日都督大宴滕王閣宿命其壻作序
以誇客因出筆紙徧請坐客皆莫敢當至勃汎然不辭
都督怒起更衣遣吏伺其文輙報一再報語益竒乃矍
然曰天才也請遂成文劉昫文𫟍𫝊曰王勃字子安絳/州龍門人祖通隋司户書佐棄
官歸以講學為業父福畤勃六嵗解屬文構思無滯詞/情英邁父為雍州司户左遷交趾令勃徃交趾省父道
出江中為採蓮賦以見意其辭甚/美渡南海墮水而卒時年二十八
駱賔王在徐敬業府為敬業檄武后罪狀后讀但嘻笑
至一坏之土未乾六尺之孤安在矍然曰誰為之或以
[009-2b]
賔王對后曰宰相安得失此人劉昫唐書曰駱賔王婺/州義烏人少善屬文尤
妙於五言詩落魄無行好與博徒㳺高宗末為長安主/簿左遷臨海丞怏怏失志棄官去文明中與徐敬業作
亂敬業軍中書檄/皆賔王之詞也
宋之問自謫所還至江南遊靈隐寺夜月極明在長廊
行吟曰鷲嶺鬰岧嶤龍宫鎻寂寥句未屬有老僧㸃長
明燈問曰少年夜久不寐何耶之問曰適欲題此寺而
興思不屬僧請吟上聮即曰何不云樓觀滄海日門對
浙江潮之問愕然訝其遒麗遂續終篇或言老僧是駱
[009-3a]
賔王唐詩紀事曰之問字延清汾州人與沈佺期劉允/濟媚附易之及敗貶瀧州叅軍逃歸景龍中謟事
太平公主後安樂公主權盛復徃諧結中宗將用為中/書舎人太平發其𧷢遷越州長史賦詩流𫝊京師睿宗
立以獪險盈惡/流欽州賜死
自建安以訖江左詩律屢變至沈約庾信以音韻婉附
屬對精宻及宋之問沈佺期又加靡麗囘忌聲病約句
凖篇如錦繡成文學者宗之號為沈宋當時語曰蘇李
居前沈宋比肩唐詩紀事曰沈佺期字雲卿相州人除/給事中考功郎受贓劾未䆒㑹張易之
敗長流驩州稍遷台州録事叅軍入計召見拜修文/直學士侍宴為弄辭恱帝賜牙緋尋為太子詹事
[009-3b]
崔融作武后哀冊文發疾而卒時人以為二三百年來
無此文劉昫唐書曰崔融字成晏齊州人擢八科髙第/官司農少卿仍知制誥時張易之兄弟招集文
學之士融與李嶠蘇味道王紹宗等俱以文才降節/事之易之伏誅融左授𡊮州刺史尋召拜國子司業
天后時刑吏横酷滛及善人劉知幾悼士無良而甘於
禍患作思謹賦以刺時蘇味道李嶠見而歎曰陸機豪
士之流乎劉昫唐書曰劉子𤣥本名知幾少與兄知柔/以詞學知名長安中累遷左史宗楚客嫉其
正直謂諸史官曰此人作書如是欲置我何地知幾又/著史通子二十卷備論史䇿之體徐堅深重其書嘗云
居史職者宜置/此書於座右
[009-4a]
郭元振嘗因奏對天后與語大奇之索所為文章上寳
劔篇后覧嘉歎唐詩紀事曰元振與薛稷趙彦昭同/為太學生天資雄邁景雲中位宰相
蘇廷碩為中書舎人制詞敏速李特進李嶠/已見見而歎曰
舎人思如湧泉吾所不及唐詩紀事曰蘇頲字廷碩㓜/敏悟一覧至千言吏侍馬載
曰古稱一日千里蘇生是矣長安中為中書/舎人時瓌同三品父子同在禁苑當世榮之
𤣥宗平内難日書詔填委蘇頲在太極後閣口所占授
功狀百緒輕重無所差書史白丐公徐之不然手腕脫

[009-4b]
王方慶賞徐堅文章典實嘗稱之曰此掌綸誥之選也
劉昫唐書曰徐堅字元固西臺舎人齊子也少好學/徧覧經史楊再思王方慶為東都留守引堅為判官方
慶善三禮之學每有疑滯就堅質問/堅必徴舊說訓釋詳明方慶深善之
孫逖除庶子日唐詩紀事曰逖河南人年十五見崔日/用試土火爐賦援筆立就甫冠三擅甲
科終刑/部侍郎苑咸草制詞曰西掖掌綸朝推無對當時以為
知言顔魯公集曰唐人推咸為文誥之最梵王右丞贈/苑咸詩序曰苑舎人能書梵字兼逹 音曲盡其
妙/
孟浩然嘗遊秘省值秋月新霽諸英畢集相與賦詩次
[009-5a]
當浩然浩然即援筆書曰㣲雲淡河漢踈雨滴梧桐舉
坐嗟其清絶咸以之閣筆不復為綴王士源浩然集序/曰孟浩然字浩然
㐮陽人骨貌淑清風神散朗救患釋紛以立義表灌蔬/藝竹以全高尚交遊之中通脫傾盖機警無匿學不為
儒務掇菁藻文不按古匠心/獨妙五言詩天下稱其盡美
𤣥宗與太真妃賞花命李龜年持金花牋賜李白令進
清平樂詞白援筆立就語詞妙麗天下稱之錢希白南/部新書曰
李白山東人父任城尉因家焉少與魯中諸生孔巢父/韓沔裴政張叔明陶沔隐於徂徕山號竹溪六逸天寳
中游㑹稽與呉筠隐剡中筠徴赴/闕薦之於朝與筠俱待詔翰林
[009-5b]
權載之於述作特盛六經百氏游泳漸漬其文雅正𢎞
博王侯將相洎當時名人薨殁以銘志為請者十七八
一時稱為宗匠權徳輿/已見
韋蘇州韋應物/已見至性高㓗常鮮食寡欲所在焚香掃地
而坐為詩馳驟建安以還各得其風韻惟顧况劉長卿
丘丹秦系皎然之儔得厠賔列與之酬唱
郭曖尚昇平公主劉昫唐書曰郭曖子儀第六/子尚代宗第四女昇平公主盛集文
士即席賦詩公主幃而觀之李端中宴詩成曰薫香荀
[009-6a]
令偏憐小傅粉何郎不解愁衆以為工或言是夙構端
曰願試一吟錢起云請以起姓為韻端復賦云新開金
埓教調馬舊賜銅山許鑄錢一時稱其妙絶曖出名馬
金帛為贈姚合極𤣥集曰李端趙郡人與盧綸吉中孚/韓翃錢起司空曙苖發崔洞耿湋夏侯審唱
和號十才子歴校書郎杭州司馬前唐詩紀事曰錢起/吳興人與郎士元齊名時人語曰 有沈宋後有錢郎
終考功/郎中
秦公緒與劉長卿善時以詩酬唱宋祁唐書曰秦系字/公緒㑹稽人天寳末
避亂剡溪後客泉州南安有九日山大松百餘章俗𫝊/東晉時所植系結廬其上穴石為硯注老子彌年不出
[009-6b]
人號其山/為高士峯權徳輿已見/曰長卿自以為五言長城秦處
士用偏師攻之雖老益壯唐詩紀事曰劉長卿字文房/終隋州刺史以詩馳聲上元
寳應間皇甫湜云詩未有劉長卿一句已呼宋玉為老/兵矣語未有駱賔王一字已罵宋玉為罪人矣其名重
如/此
裴晉公裴度/已見平淮西後憲宗賜玉帶一條公臨薨却進
使舊僚作表皆不當公意因令子弟執筆口占狀曰内
府之珍先朝所賜既不敢將歸地下又不合留向人間
謹却封進聞者歎其簡切而不亂
[009-7a]
裴令公居守東洛夜宴半酣令公索句時元白首唱白/樂
天已見父劉昫唐書曰元稹字㣲之河南人魏昭成皇/帝之後 寛比部郎中稹九嵗能屬文十五兩經擢第
二十八應制舉才識兼茂明於體用科稹為第一除右/拾遺長慶二年拜平章事 唐詩紀事曰穆宗時嬪御
多誦稹歌詞宫中號為元才子滛李肇國史𥙷曰元和/以後文茟學淺切於白居易學 靡於元稹俱名為元
和/體次至楊汝士唐詩紀事曰汝士字慕巢牛奇章待之/善開成初鎮東川時嗣復鎮西川昆弟
對擁節旄/世榮其門汝士援筆書曰昔日蘭亭無艶質此時金谷
有高人白知不能加遽裂之曰笙歌鼎沸勿作冷澹生
活元顧語曰樂天所謂能全其名者也
[009-7b]
楊於陵已見/入覲唐書曰於陵以長/慶四年留守東都其子嗣復已見/
兩榜門生迎於潼關宴新昌里第僕射與故人坐正寢
嗣復領諸生翼兩序元白俱在席賦詩時楊汝士詩後
成元白覧之失色是日大醉歸語其子弟曰吾今日壓
倒元白
元㣲之與劉夢得韋楚客同㑹於白樂天舎論南朝興
廢各賦金陵懐古詩劉滿引一盃飲已即成詩曰王濬/樓船下益
州金陵王氣黯然收千尋鐡鎻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頭人世幾回傷徃事山形依舊枕寒流而今四海為家
[009-8a]
日故壘蕭/蕭蘆荻秋白覧詩曰四人探驪龍子先獲珠所餘鱗爪
何用耶於是罷唱劉昫唐書曰劉禹錫字夢得彭城人/祖雲父溆世以儒學稱禹錫精於古
文善五言詩今體文章復多才麗為監察御史以附麗/王叔文連加貶逐終太子賔客分司東都 唐詩紀事
曰韋楚客長慶/進士終于拾遺
白樂天初至京以所業謁顧著作顧覩姓名熟視曰米
價方貴居亦不易及披卷首篇曰咸陽原上草一嵗一
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乃嗟賞曰道得箇語居
即易也因為之延譽聲名遂振唐詩紀事曰顧况字逋/翁姑蘇人性詼諧與柳
[009-8b]
渾李沁為方外友徳宗時渾輔政以秘書郎召及泌相/遷著作郎坐詩語調謔貶饒州司户居茅山以夀終
白傅蔵書于東都聖善寺號白氏集李丞相公垂有詩
曰寄玉蓮花蔵緘珠貝葉扄院閒容客讀講倦許僧聴
部列雕金榜題存刻石銘永添鴻寳集莫雜小乘經其
為當時推重如此劉昫唐書曰李紳字公垂潤州無錫/人本山東著姓高祖敬𤣥中書令父
悟為晉陵令因家無錫紳形狀短小而精悍能為歌詩/李錡愛其才辟為從事遁而獲免錡誅拜右拾遺穆宗
時為翰林學士與李徳裕/元稹同在禁署時稱三俊
白樂天長恨及上陽宫人歌元㣲之連昌宫詞道開元
[009-9a]
間宫禁事最為深切然㣲之有行宫一絶云寥落古行
宫宫花寂寞紅白頭宫女在閒坐說𤣥宗當時稱其語
少意婉有無窮之味
唐球居蜀中所著詩撚稿為圓納之大瓢中後卧病投
瓢於江曰斯文苟不沉没得者方知我苦心爾至新渠
有識者曰唐山人瓢也接得之唐詩紀事曰球居蜀之/味江山方外之士也
北夢𤨏言曰球詩思/遊歴不出二百里
武宗賜陣傷邊將詔封敖草詞曰傷居爾體痛在朕躬
[009-9b]
帝言此語如朕意中出即賜以宫錦劉昫唐書曰封敖/字碩大渤海人大
和中為中書舎人敖構思敏速語近而理勝不尚竒澁/武宗深重之 大唐新語曰李徳裕定䇿破回鶻誅劉
稹封衛國公其制語有遏横議於風波定竒謀於掌握/逆稹盗兵壺關晝鎻造膝嘉話開懐静思意皆我同言
不他惑制出敖徃慶之徳裕口誦此數句撫敖曰陸生/有言所恨文不迨意如卿此語秉筆者不易措言座中
解其所賜玉/帶以遺敖
尚書東莞公夜宴坐列數花段成式作連珠以代劇語
其一曰竊以銅街麗人恨塵泥之將隔石室素女怨仙
俗之易分因知三鳥孤鸞從來要匹金鷄玉鵠不願成
[009-10a]
群其二曰名比大喬怨佳期之未卜居連小市恨的信
之難移因知夜逼更長斜漢回而脉脉寒侵夢淺行雲
去以遲遲一時稱其美麗劉昫唐書曰叚成式字柯古/父文昌劍南節度使成式以
䕃入宫為秘書省校書郎研精苦學秘閣書籍披閱皆/遍咸通初出為江州刺史解印寓居㐮陽以閒放自適
家多書史用以自/娛尤深於佛書
宋次道家書皆校讐三五遍世之蔵書以次道家為善
本住在春明坊昭陵時仁宗陵/名昭陵士大夫喜讀書多僦居
其側以便於借置故也當時春明宅子僦直比他處常
[009-10b]
高一倍東都事畧曰宋敏求字次道随州平人父綬/叅知政事謚宣獻經史百家莫不通貫家蔵書
二萬卷敏求官龍圖閣學士修國史以/力學被遇父子繼世掌史時以為榮陳叔易常歎此
事曰此風豈可復見耶
楊大年奉詔修冊府元龜每數卷成輒奏之比再降出
真宗常有簽貼凡少差誤必見至有數十簽大年雖服
上之精鍳心頗自愧竊揣萬幾少暇不應如此稍訪問
之乃每進本到輙降付陳彭年彭年博洽不可欺毫髪
故謬誤處皆簽貼以進大年乃盛薦彭年文字請與同
[009-11a]
修自是進本降出不復簽矣僧文瑩玉壺清話曰陳彭/年字永年生撫州十三著
皇綱論萬餘言為江左名軰所重入朝除正言待制龍/圖閣與晁逈戚綸條貢舉事嚴設糊名謄録取字林韻
畧字統及三蒼爾雅為禮部韻凡科塲儀範/遂為著格奉勑編太宗御集累官叅知政事
張端公名重當世蔡絛鐡圍山叢談曰張端公伯玉仁/廟朝人時號張百盃又曰張百篇言
一飲酒百盃一/掃詩百篇也有士人頗强記自負飲酒尠𩀱求一朝
士書牘為容持謁端公端公啓緘喜曰君果多聞又能
敵吾飲量吾老久無對不意君之肯辱命酒共酌三十
許盃士人雄辯風生端公畧不為動俄辭以醉端公笑
[009-11b]
曰果可人然量止此乎老夫當為君獨引矣遂自數十
舉以手指其室中四櫃書曰吾衰病不如昔所能記憶
者獨此君試自探一卷來吾為子誦之士人即櫃中偶
探得儀禮以白端公端公語士人君宜自舉其首士人
如其言端公琅然背誦士人始駭服再拜以為端公真
竒人
曾子固曾鞏/别見初為太平州司户時張伯玉作守歐陽公
與荆公諸人咸薦之伯玉殊不為禮一日就設㕔作大
[009-12a]
排召子固惟賔主二人亦不交一談既而召子固於書
室謂曰人以公為曾夫子必無所不學也子固辭避而
退一日請子固作六經閣記子固屢作終不可其意乃
謂子固曰吾試為之即令子固代書遂口占曰六經閣
者諸子百家皆在焉不書尊經也盖子固年少恃才私
以不識字詆伯玉至是始歎服以為不能加吳曾能改/齋漫録曰
伯玉字公逹范/文正公客也
張文定公張方平/已見奉佛甚謹杜祁公獨不信佛法每對
[009-12b]
客嘲笑有一醫姓朱出入二公之門嘗欲方便勸導祁
公久而未獲一日公病召朱朱以讀楞嚴未了不即徃
既至公怒曰楞嚴何等書而讀之朱出袖中首軸呈之
公覧竟索餘軸不覺遽盡十卷乃絶歎以為竒書因與
朱同謁文定責其不早以告文定曰譬如失物既已得
之不必詰其得之之晩公自此即若有得大加崇信
富文忠公深逹性理嘗與吳處厚書託訪荷澤諸禪師
處厚以偈戯公云是身如幻泡盡非真實相况兹紙上
[009-13a]
影妄外更生妄到岸不湏船無風休起浪唯當清浄觀
妙法了無象公答偈曰執相誠非破相亦妄不執不破
是名實相人皆服公精詣
熈寧前士大夫未有談襌者偶富韓公問法於顒華嚴
知其得於圓照大本本時住蘇州瑞光寺聲振東南乃
遣使作頌寄之執禮如弟子於是一時翻然慕向人人
喜言名理惟司馬温公范蜀公以為不然既久二公亦
自偶入其說而温公尤信蜀公遂以為譏温公曰吾豈
[009-13b]
謂天下無禪但吾儒所聞有不必棄我而從其書耳此
亦幾所謂實與而文不與者後因蜀公不納乃以書戱
之曰賤子悟已久景仁今尚迷又云到岸何湏栰揮鋤
不用金浮雲任來徃明月在天心此理極致本無差别
温公悟理已到至處乃能知其不異僧曉瑩羅湖野録/曰富鄭公鎮亳州
華嚴顒公舘於州治咨以心法既有證入别後答顒書/曰示諭此事必有風因非今生能辦如弼遭遇和尚即
無始以來忘失事一旦認得此後定湏㧞出生死海不/是尋常恩和尚得弼百千何益於事不過得人道華嚴
㑹下出得箇老病俗漢濟得甚事所云陶汰甚多每念/古尊宿在本師處動是三二十年日日聞道聞法方得
[009-14a]
透頂透底弼兩次䝉和尚垂顧共得兩箇月請益更作/聰明過人能下得多少工夫若非和尚巧設方便著力
擿發何由見箇涯岸未知何日瞻拜但日夕依依也出/續𫝊燈録曰圓照禪師常州管氏子體貌龎碩十九
家漕使李復圭命開法瑞光法席日盛神宗造相國寺/召為慧林第一祖召對延和殿帝目送之曰真慧福僧
也/
劉原父在詞掖歐陽文忠公嘗折簡問入閣起於何年
閣是何殿開延英起何年五日一起居遂廢正衙不坐
起何年三者孤陋所不詳乞求本末原父方與客對食
曰明當為答已而復追囘令立俟報原父就坐中䟽入
[009-14b]
閣事詳盡無遺原父私謂所親曰好箇歐九極有文章
可惜不甚讀書東坡後聞此言笑曰軾軰將如之何
王介甫喜談經術雖舘閣諸公莫與争鋒惟劉原父兄
弟來介甫為之小屈朱弁曲洧舊聞曰東坡祭原父文/特載其事有大言滔天詭論滅世
之語盖指介甫也祭文/宣和以來始傳于世
王舒王性酷嗜書雖寢食間手不釋卷或宴居黙坐研
究經㫖知常州日對客未嘗笑一日大㑹賔佐倡優在
庭公忽大笑人頗怪之有客乘間啓公公曰疇日席上
[009-15a]
偶思咸恒二卦豁悟㣲㫖自喜有得故不覺發笑耳
慶歴中士大夫多修佛學徃徃為偈頌以發明禪理司
馬温公為解禪偈六篇云文中子以佛為西方聖人信
如文中子之言則佛之心可知矣今之言禪者好為隐
語以相迷大言以相勝使學之者倀倀然益入於迷妄
故予廣文中子之言而解之作解禪偈六首若其果然
雖中國可行何必西方若其不然則非予之所知也偈
曰忿忿如烈火利欲如銛鋒終朝長戚戚是名阿鼻獄
[009-15b]
顔囘甘陋巷孟軻安自然富貴如浮雲是名極樂國孝
悌通神明忠信行蠻貊積善來百祥是名作因果仁人
之安宅義人之正路行之誠且久是名不壊身道徳修
一身功徳被萬物為賢為大聖是名菩薩佛言為百世
師行為天下法久久不可揜是名光明蔵當時稱其精

蘇子瞻云范景仁范鎮/已見平生不好佛晩年清謹無慾一
物不芥蔕於心真却是學佛作家然至死常不取佛法
[009-16a]
某謂景仁雖不學佛而達佛理雖毁佛罵祖可也
范蜀公素不飲酒又詆佛教在許下與韓持國兄弟徃
還諸韓皆崇此二事每燕集未嘗不極飲盡歡少間則
以禪恱相勉蜀公頗病之蘇子瞻時在黄州公以書問
救之當以何術曰麴糵有毒平地生出醉鄉土偶作祟
眼前妄見佛國子瞻報之曰請公試觀能惑之性何自
而生欲救之心作何形相此猶不立彼復何依正恐黄
靣瞿曇亦湏歛袵况學之者耶意亦將以曉蜀公公終
[009-16b]
不領五朝名臣言行録曰韓維字持國忠獻公億之子/以䕃𥙷官仕至門下侍郎 邵氏聞見録曰神宗
潜邸英宗命韓魏公擇官僚用王陶韓維等皆名儒厚/徳之士一日侍坐近侍以弓様靴進維曰王安用舞靴
神宗有愧色/亟令毁去
宋次道知亳州家多書劉道原劉恕/已見枉道就借觀之次
道日具酒饌為主人禮道原曰此非吾所為來也殊廢
吾事願悉撤去獨閉閤晝夜讀且抄留旬日盡其書而

劉道原在洛陽與司馬温公同遊萬安山道旁有碑乃
[009-17a]
五代列將人所不稱道者道原即能言其行事終始不
遺温公歸驗之舊史信然司馬温公十國紀年序曰光/嘗奏舊史文繁自布衣之士
鮮能該通况天子一日萬幾誠無暇周覧乞自戰國以/還訖于顯德凡關國家興衰繫衆庶休戚善可為法惡
可為戒者詮次為編年一書刪其浮長之辭庶於奏御/差便上喜尋詔光編次仍謂光曰卿自擇舘閣英才共
修光對曰舘閣文學之士誠多至於専精史學臣知者/惟和川令劉恕一人而已上曰善退即奏召之與共修
書凡數年史事之紛錯難治/者則以諉之光䝉成而已
黄龍寺晦堂老子嘗問山谷以吾無隐乎爾之義山谷
詮釋再三晦堂終不然其說時暑退凉生秋香滿院晦
[009-17b]
堂因問曰聞木犀香乎山谷曰聞晦堂曰吾無隐乎爾
山谷乃服羅湖野録曰太史黄公魯直元祐間/丁家艱舘黄龍山從晦堂和尚㳺
曾文清每日夙興誦論語一篇終身未嘗廢宋史曰曾/幾字吉甫
㓜有識度事親孝母死蔬食十五年入太學有/聲從舅氏孔文仲武仲學為文雅徤詩尤工
楊文公楊億/已見初入舘時年甚少故事初授舘職必以啓
謝執政時公啓事有曰朝無絳灌不妨賈誼之少年坐
有鄒枚未害相如之末至一時稱之
謝希深謝絳/已見嘗作上楊秘監楊億/啓事有曰曵鈴其空
[009-18a]
上念無君子者解組不顧公其謂蒼生何大年題於所
携扇曰此文中虎也中吳紀聞曰歐陽公嘗云三代以/來文章盛者稱西漢希深於制誥
尤得其體常楊/元白不足多也
蘇舜欽既放廢寓居吳中宋史曰蘇舜欽字子美叅知/政事易簡之孫慷慨有大志
范仲淹薦試集賢校理監進奏院舜欽娶宰相杜衍女/衍時與仲淹冨弼在政府多引用一時聞人御史中丞
王拱辰等不便其所為㑹進奏院祠神舜欽輙用鬻故/紙公錢召妓樂㑹賔客拱辰亷得之諷其屬魚周詢等
劾奏因欲揺動衍舜欽坐自盗除名同/時㑹者皆知名士因縁得罪者十餘人買水石作滄浪
亭益讀書自喜時發憤懣於歌詩其體豪放徃徃驚人
[009-18b]
舜欽既寓于吳友人韓維責以世居京師而去離都下/隔絶親交舜欽報書曰䝉問責以兄弟在京師不以義
相就獨覊外數千里自取愁苦予豈無親戚之情豈不/知㑹合之樂昨在京師不敢犯人顔色不敢議論時事
隨衆上下心志蟠屈不開固亦極矣不能早自引去致/不測之禍捽去下吏人無敢言友讐一波共起謗議被
廢之後喧然未已更欲寘之死地來者徃徃鈎𧷤言語/欲以傳播故閉户不敢相見如避兵冦偷俗如此安可
久居其間遂超然逺舉覊泊於江湖之上不唯衣食之/累實亦少避機穽也况血屬之多資入之薄持國見之
矣常相團聚可乏衣食乎不可也可閉關不與人接乎/不可也與之接必與之言與之言必與之還徃使人人
皆如持國則可不迨持國者必加醸惡言喧布上下使/僕不能自明則前日之事未為重也都無此事亦終日
勞苦應接不暇寒暑奔走塵土泥淖中不能了人事羸/馬餓僕日栖栖取辱於都城使人指背譏笑哀閔亦何
[009-19a]
顔靣安得不謂之愁苦哉此雖與兄弟相逺而伏臘稍/足居室稍寛無應接奔走之勞耳目清曠不設機關以
待人心安閑而體舒放三商而眠高舂而起靜院明窓/之下羅列圖史琴樽以自愉恱有興則泛小舟出盤閭
二門吟嘯覧古於江山之間渚茶野醸足以銷憂鱸/稻蟹足以適口又多高僧隐君子佛廟勝絶家有林圍
珍花奇石曲池高臺魚鳥留連不覺日暮昔孔子作春/秋而夷吳又曰吾欲居九夷觀今之風俗樂善好事知
予守道好學皆欣然過從不以罪人相遇雖孔子復生/必欲居此也人生内有自得外有所適固亦樂矣何必
高位厚禄役人以自奉飬然後為樂今雖僑此亦如仕/宦南北安可與親戚常相守耶予窘廹勢不得如持國
意必使我尸轉溝洫肉餧豺虎何其忍耶詩曰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兄弟以恩急難必相拯救後章曰䘮亂既
平既安且寧雖有兄弟不如友生謂友朋尚義安寧之/時以禮義相琢磨予於持國外兄弟也急難不相救又
[009-19b]
於未安寧之際欲以義相琢刻雖古人/所不能受予欲不報慮淺吾持國也
胡武平嘗奉勑撰温成皇后哀冊當時受㫖以温成嘗
因禁卒竊發捍衛有功而秉筆者不能文其實公乃用
西漢馬何羅觸瑟馮媛當熊二事以狀其意曰在昔禁
闈誰何弛衛觸瑟方警當熊已屬覧者無不歎服東都/事畧
曰胡宿字武平常州晉陵人為人清儉謹黙内剛外和/羣居不譁笑與人言必思而後對官臨事謹重不輙
發發亦不可囘試舘閣校/勘遷端明殿學士謚文恭
劉原父已見/文章敏贍嘗直舎人院一日追封皇子公
[009-20a]
主九人命原父草制方下直為之立馬却坐一揮悉就
文辭典麗各得其體歐陽文忠聞而歎曰昔王勃一日
草五王䇿未足多也
王荆公在蔣山時以近製示蘇子瞻中有騷語云積李
兮縞夜崇桃兮炫晝子瞻曰自屈宋没後曠千餘年無
復離騷句法乃今見之荆公曰非子瞻見䛕某自負亦
如此
王荆公在鍾山有客自黄州來公曰東坡近日有何妙
[009-20b]
語客曰東坡宿於臨臯亭醉夢而起作成都聖像蔵記
千有餘言㸃定才一兩字有寫本適留船中公遣人取
至時月出東南林影在地公展讀於風簷喜見眉
子瞻人中龍也然有一字未稳客請之公曰日勝日負
不若曰如人善博日勝日貧耳東坡聞之拊手大笑亦
以公為知言
蘇子瞻自黄徙汝過金陵荆公野服乘驢謁於舟次子
瞻迎揖曰軾今日敢以野服見大丞相公笑曰禮豈為
[009-21a]
我軰設哉乃相招遊蔣山在方丈飲茶公指案上大硯
曰可集古詩聮句賦此子瞻應聲曰軾請先道一句因
大唱曰巧匠斵山骨公沉思良久起曰且趂此好天色
窮覧蔣山之勝此非所𢚩也田承君田晝/别見與一二客從
後觀之田曰荆公尋常好以此困人門下士徃徃辭以
不能如蘇公豈得以此懾伏
蘇子瞻奉祠西太乙見荆公舊題六言詩曰楊柳鳴蜩
緑暗荷花落日紅酣三十六陂春水白頭相見江南注
[009-21b]
目久之曰此老野狐精也
蘇子瞻渡江至儀真和荆公遊蔣山詩後寄示荆公公
亟取讀至峯多巧障日江逺欲浮天撫几歎曰老夫一
生作詩無此二句
荆公為許子春作家譜子春寄示歐陽永叔而隠其名
永叔未及觀後因曝書讀之稱善初疑荆公作既而曰
介甫安能為必子固也
曾南豐表中語有曰鈎陳太㣲星緯咸若崑崙渤澥波
[009-22a]
濤不驚陳履常甚愛之嘗曰此語信為竒偉東都事畧/曰曾鞏字
子固撫州南豐人生而警敏十二能文及冠遊太學歐/陽修見其文而奇之自是名聞天下舉進士為集賢校
理平生嗜書家蔵至二萬卷又/集古今篆刻為金石録五百卷
蘇東坡荔枝詩有云海中仙人絳羅紅綃中單白玉
膚當時絶歎以為工
蘇子由嘗云予少作文要使心如旋床大事大圓成小
事小圓轉每句如珠圓
蘇子由云讀書湏學為文餘事作詩耳
[009-22b]
徐師川是山谷外生晩年欲自立名客有稱其源自山
谷者公讀之不樂答以小啓曰涪翁之妙天下君其問
諸水濵斯道之大域中我獨知之濠上周煇清波雜志/曰東湖徐師川
名俯視山谷為外家紹興/初由諫垣遷翰苑賛機命
耶律良讀書醫無閭山學既博將入南山肄業友人止
之曰爾無僕御驅馳千里縱聞見過人年亦垂暮今若
即仕已有餘地良曰窮通命也非爾所知不聴留數年
而歸遼史曰耶律良字習撚小字蘇著帳郎君之後生/於乾州重熈中為燕趙王近侍以家貧詔乘厩馬
[009-23a]
遷修起居注㑹獵秋良進秋游賦上嘉之清寧中/上幸鴨子河作捕魚賦由是寵遇稍隆遷知制誥
蕭蒲离不謝絶人事卜居抹古山屏逺葷茹潜心佛書
延有道者談論彌日人問所得何如但曰有深樂惟覺
六鑿不相攘餘無知者遼史曰蕭蒲离不字挼懶魏國/王惠之四世孫父母蚤䘮鞠於
祖父兀古匿性孝悌年十三兀古匿卒自以早失怙/恃復遭祖䘮哀毁踰禮族里嘉歎累徴皆以疾辭
元明善以文學自負元史曰元明善字復初大名清河/人拓䟦魏之裔頴悟絶出讀書過
目輙記諸經皆有師法尤深於春秋弱冠游吳浙東使/者薦為安豐建康兩學正辟掾行樞宻院時董士選僉
院事待之若賔友士選陞江西左丞辟/為省掾累官翰林學士河南行省左丞嘗問吳㓜清五
[009-23b]
經奥義退而歎曰與吳先生言如探淵海遂執弟子禮
終其身元史曰吳澄字㓜清撫州崇仁人高祖曄居華/盖臨川二山間望氣者言其地當出異人澄三
嵗頴悟日發教之古詩随口成誦五嵗日受千餘言夜/讀書至旦母憂過勤節其膏火澄候母寢燃火復誦既
長於經𫝊皆習通之程鉅夫奉詔求賢起澄至京師母/老辭歸董士選薦澄有道擢翰林應奉學者稱為草廬
先/生
𡊮伯長學士博聞洽識江左絶倫嘗語張伯雨曰宋東
都典故能以嵗記之度江後事能月記之
張伯雨輟耕録曰道士張伯雨號句曲外史/又號貞居嘗從王溪月真人入京初謁虞先
[009-24a]
虞集/己見先生不與言儒者事只問道家典故伯雨畧相
酬對或不能詳復問伯雨能作幾家符篆伯雨對不能
先生曰集試書之以質是否連書七十二家伯雨歎伏
輙下拜曰真吾師也自是交欵甚宻與先生書必稱弟

陳治中輟耕録曰陳孚字剛中臨海縣人以薦入/翰林使交州有功授治中典鄉郡終老焉嘗與
吕徽之相遇于道治中時猶布衣䇿蹇驢行見徽之風
神高逺問曰君得非吕徽之乎曰然徽之亦問君非陳
[009-24b]
剛中乎遂握手若平生歡因共䟽驢事徽之言一事治
中答一事互至四十餘事治中已竭徽之曰我尚記得
某出某書某出某書復三十餘事治中深歎以為不能

 
 
 
 語林卷九


文章辨體彙選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古今禪藻集 三家宮詞 二家宮詞 御選古文淵鑒 御定歷代賦彙 御定全唐詩 御定佩文齋詠物詩選 御定歷代題畫詩類 御選宋金元明四朝詩 御訂全金詩增補中州集 御選唐詩 御定千叟宴詩 御選唐宋文醇 御選唐宋詩醇 皇清文頴 欽定千叟宴詩 明文海 唐賢三昧集 二家詩選 唐人萬首絕句選 明詩綜 宋詩鈔 宋元詩會 元詩選 御定全唐詩錄 甬上耆舊詩 檇李詩繫 古文雅正 鄱陽五家集 南宋襍事詩 宋百家詩存 文心雕龍 文心雕龍輯注 詩品 文章緣起 本事詩 六一詩話 續詩話 中山詩話 後山詩話 臨漢隱居詩話 優古堂詩話 詩話總龜 彥周詩話 紫薇詩話 四六話 珊瑚鉤詩話 石林詩話 藏海詩話 風月堂詩話 歲寒堂詩話 庚溪詩話 韻語陽秋 䂬溪詩話 唐詩紀事 觀林詩話 四六談麈 環溪詩話 漁隱叢話 竹坡詩詩 文則 二老堂詩話 誠齋詩話 滄浪詩話 詩人玉屑 後村詩話 娛書堂詩話 荊溪林下偶談 草堂詩話 竹莊詩話 文章精義 浩然齋雅談 對床夜語 詩林廣記 文說 修辭鑑衡 金石例 作義要訣 墓銘舉例 懷麓堂詩話 頣山詩話 詩話補遺 秇圃擷餘 唐音癸籤 歷代詩話 金石要例 師友詩傳錄 聲調譜 談龍錄 宋詩紀事 全閩詩話 五代詩話 六一詞 樂章集 安陸集 東坡詞 山谷詞 淮海詞 書舟詞 小山詞 晁无咎詞 姑溪詞 東堂詞 片玉詞 聖求詞 友古詞 和清眞詞 丹陽詞 筠谿樂府 坦菴詞 酒邊詞 漱玉詞 竹坡詞 蘆川詞 孏窟詞 逃禪詞 審齋詞 介菴詞 賈氏譚錄 南部新書 王文正筆錄 儒林公議 涑水記聞 澠水燕談錄 歸田錄 嘉祐雜誌 東齋記事 青箱雜記 錢氏私志 龍川略志 龍川別志 後山談叢 孫公談圃 孔氏談苑 畫墁錄 甲申雜記_聞見近錄_隨手雜錄_補遺 湘山野錄 玉壺野史 侯鯖錄 東軒筆錄 泊宅編 珍席放談 道山清話 鐵圍山叢談 國老談苑 唐語林 墨客揮犀 楓窗小牘 南窗記談 過庭錄 萍洲可談 高齋漫錄 默記 揮麈錄 玉照新志 投轄錄 張氏可書 聞見錄 清波雜志 清波別志 雞肋編 聞見後錄 北窗炙輠錄 步里客談 桯史 獨醒雜志 耆舊續聞 四朝聞見錄 癸辛雜識 隨隱漫錄 歸潛志 東南紀聞 山房隨筆 山居新話 遂昌雜錄_樂郊私語 輟耕錄 水東日記 菽園雜記 先進遺風 觚不觚錄 何氏語林 山海經 山海經廣註 穆天子傳 神異經_海內十洲記 漢武故事_漢武帝內傳 洞冥記 拾遺記 搜神記 異苑 搜神後記 續齊諧記 還冤志 集異記_博異記 杜陽雜編 前定錄_續前定錄 桂苑叢談 劇談錄 宣室志 唐闕史 開天傳信記 甘澤謠 稽神錄 江淮異人錄 茅亭客話 太平廣記 第一冊 太平廣記 第二冊 太平廣記 第三冊 太平廣記 第四冊 分門古今類事 陶朱新錄 睽車志 夷堅志 博物志 述異記 酉陽雜俎 清異錄 續博物志 弘明集 廣弘明集 法苑珠林 第一冊 法苑珠林 第二冊 開元釋教錄 宋高僧傳 法藏碎金錄 道院集要 禪林僧寶傳 林間錄 羅湖野錄 五燈會元 釋氏稽古略 佛祖歷代通載 陰符經解_考異 陰符經講義 老子道德經 道德指歸論 老子道德經 老子解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