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語林 > 何氏語林 卷四


[004-1a]
欽定四庫全書
 語林卷四      明 何良俊  撰
  言語第二上/
余讀韓詩外𫝊得趙倉唐對魏文侯事歎曰夫言何可
以已哉排難解結釋疑辯誣喻誠通志協羣情定國是
使當時無倉唐之言太子不得立魏國幾殆嗚呼夫言
何可以已哉孔子曰誦詩三百使於四方不能専對雖
多亦奚以為又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
[004-1b]
應之正以見言之不可已也
何良俊曰余撰語林頗倣劉義慶世説然世説之詮事
也以𤣥虚標凖其選言也以簡逺為宗非此弗録余懼
後世典籍漸亡舊聞放失茍或泥此所遺實多故披覽
羣籍隨事䟽記不得盡如世説其或辭多浮長則稍為
刪潤云耳
漢哀帝語尚書鄭崇曰卿門何以如市崇答曰臣門如
市臣心如水班固漢書曰鄭崇字子游髙宻大族祖父/以貲徙平陵崇少為郡文學史大司徒傅
[004-2a]
喜薦崇擢尚書僕射數求見諫諍上初納用/之毎見曳革履上笑曰我識鄭尚書履聲
靈帝頗好學藝毎引見劉寛常令講經寛毎於坐被酒
睡伏帝問太尉醉耶寛仰對曰臣不敢醉但任大責重
憂心如醉耳帝重其言劉寛/己見
朱公叔年二十許為郡督郵迎太守張璠漢記曰朱穆/字公叔南陽宛人
父暉尚書令穆五嵗好學嚴謝承後漢書曰穆/少有英才學明五經性矜 疾惡不交非𩔖太守見
公叔問曰君年少為督郵為因族勢或有令徳公叔答
云郡中瞻望明公如仲尼謂非顔回不敢以逆孔子語
[004-2b]
次因及風俗人物太守大竒之曰身非仲尼督郵無愧
顔子𡊮山松後漢書曰穆著論甚美蔡邕自至其家寫/之穆感時澆薄慕尚敦篤乃作崇厚論其辭曰夫
俗之薄也有自來矣故仲尼歎曰大道之行也而丘不/與焉葢傷之也夫道者以天下為一在彼猶在已也故
行違於道則愧生於心非畏義也事違於理則負結于/意非憚禮也故率性而行謂之道得其天性謂之徳徳
性失然後貴仁義是以仁義起而道徳遷禮法興而淳/樸散故道徳以仁義為薄淳樸以禮法為賊也夫中世
之所敦已為上世之所薄况又薄於此乎故天不崇大/則覆幬不廣地不深厚則載物不博人不敦龎則道數
不逺昔仲尼不失舊于原壤楚莊不忍章于絶纓由此/觀之聖賢之徳敦矣老氏之經曰丈夫處其厚不處其
薄居其實不居其華夫時有薄而厚施行有失而恵用/故覆人之過者敦之道也救人之失者厚之行也往者
[004-3a]
馬援深昭此道可以為徳誡其兄子曰吾欲汝曹聞人/之過如聞父母之名斯言要矣逺則聖賢履之上世近
則邴吉張子儒行之漢廷故能振英聲於百世播不滅/之遺風不亦美哉然時俗或異風化不敦尚相誹謗謂
之臧否記短則兼折其長貶惡則并伐其善悠悠皆是/其可稱乎凡此之𩔖豈徒乖為君子之道將有危身累
家之禍焉悲夫行之者不知憂其然故害興而莫之及/斯既然矣又有異焉人皆見之而莫能自遷何則務進
者趨前而不顧後榮貴者矜已而不待人智不接愚富/不賑貧貞士孤而不恤賢者戹而不存故田蚡以尊顯
致安國之金淳于以貴勢引方進之言夫以韓翟之操/為漢名宰然猶不能振一貧賢薦一孤士况其下者乎
此禽息史魚所以専名於前而莫繼於後者也故時敦/俗美則小人守正利不能誘也時否俗薄雖君子為邪
義不能止也何則先進者既往而不反後來者復習俗/而追之是以虚華盛而忠信㣲刻薄稠而純篤稀斯葢
[004-3b]
谷風有棄予之嘆伐木有鳥鳴之悲矣嗟乎世士誠躬/師孔聖之崇則嘉楚莊之美行希李老之雅誨思馬援
之所尚鄙二宰之失度美韓稜之抗正貴丙張之𢎞裕/賤時俗之誹謗則道豐績盛名顯身榮然後知薄者之
不足厚者/之有餘也
 何良俊曰觀朱公叔之論崇厚似欲含光混俗志存
 悶悶者及其著絶交論與劉伯宗絶交書又何察察
 忿狷若此耶蔡中郎以為括二論而言之則刺薄者
 博而洽斷交者貞而孤及考公叔之平生刺姦疾邪
 又若不肯以身而受物之汶汶者則崇厚之作豈亦
[004-4a]
 其矯性之談歟蔡又云孤有羔羊之節與其不獲已
 而矯時也走將從夫孤焉余則以為孤不可以立訓
 乃録其崇厚著之篇
鄭康成鄭𤣥/己見在𡊮冀州坐𡊮山松後漢書曰𡊮紹字本/初汝南汝陽人司空逢之庶
子出後伯父成好英雄記曰紹不妄通賔客非海内知/名不得相見又 㳺俠與張孟卓何伯求吳子卿許子
逺伍徳瑜為/奔走之友時汝南應劭亦歸於𡊮東觀漢記曰應劭/字仲逺汝南南頓
人父奉司𨽻校尉劭/少便䔍學博覽多聞因起自賛曰故泰山太守應仲逺
北面稱弟子何如鄭笑曰仲尼之門考以四科回賜之
[004-4b]
徒不稱官閥應有慙色
符偉明在太學范曅後漢書曰符融字偉明陳留浚儀/人少有鑒識先是漢中晉文經梁國黄
子艾並恃才智炫曜上京融察其非真謂李膺曰二子/行業無聞而使公卿問疾王臣坐門融恐小道破義空
譽違實特宜察焉膺然之二人由是名論漸衰後以浮/薄罪廢 謝承後漢書曰融一見郭林宗便與之交又
介於李膺以為海之明珠未耀其光鳥之鳯凰羽儀未/翔膺與林宗相見待以師友之禮遂振名天下融之致
也/師事少府李膺膺風性髙簡每見偉明輒不聽他客
前聴其言論偉明幅巾奮袖談辭如雲膺常捧手歎美
范曅後漢書曰李膺字元禮頴川襄城人祖修太尉父/益趙國相膺性簡亢無所交接唯以荀淑陳寔為師友
[004-5a]
張彦真去官歸鄉道逢友人共班草言曰趙殺鳴犢仲
尼臨河而反覆巢竭淵龍鳳逝而不至今宦豎日亂陷
害忠良夫徳之不逮人之無援將性命之不免奈何相
抱而泣有一老父趨而過之植其杖太息言曰二丈夫
何泣之悲也夫龍不𨼆鱗鳳不蔵羽網羅髙懸去將安
所雖泣何及乎二人欲與之語不顧而去司馬彪續漢/書曰張升字
彦真陳留尉氏/人祖放富平侯
范孟博以黨事繫獄詔遣中常侍王甫以次辯詰孟博
[004-5b]
越次對曰臣聞仲尼之言見善如不及見惡如探湯欲
使善善同其清惡惡同其汚謂王政之所願聞不悟更
以為黨甫問卿更相㧞舉迭為唇齒有不合者動見排
斥其意云何孟博慷慨仰天曰古之循善自求多福今
之循善身陷大戮身死之日願埋滂於首陽山側上不
負皇天下不愧夷齊甫愍然為之改容范曅後漢書曰/范滂字孟博汝
南細陽人少厲清節舉孝亷為清詔使登車攬轡有澄/清天下之志及至州境守令自知𧷢汚望風解印綬去
其所舉奏莫不厭塞/衆望後以黨事誅
[004-6a]
曹公魏志曰曹操字孟徳沛國譙人少機警有權數任/俠放蕩不治行業後子丕代漢稱太祖武皇帝
以楊太尉范曅後漢書曰楊彪字文先𢎞農華隂人曾/祖震太尉祖秉太尉父賜司空彪少𫝊家學
以博習舊聞公車徴拜議/郎中平中代黄琬為司空與𡊮公路婚將誣以同逆英/雄
記曰𡊮術字公路汝南汝陽人/司空逢之子後僣號于夀春孔文舉聞之不及朝服
往見曹曰楊公四世清徳海内所瞻周書父子兄弟罪
不相及况以𡊮氏歸罪楊公易稱積善餘慶徒欺人耳
曹公云此國家之意文舉曰假使成王殺邵公周公可
得言不知耶今纓緌縉紳瞻仰明公者以公聰明仁智
[004-6b]
輔相漢朝今横殺無辜則海内觀聴誰不解體孔融魯
國男子明日便當拂衣而去不復朝矣范曅後漢書曰/孔融字文舉魯
國人孔子二十世孫七世祖霸為元帝師位侍中父宙/泰山都尉 融家𫝊曰融兄弟七人融第六幼有自然
之/性
曹公曹操/己見既殺楊徳祖張隲文士傳曰楊修字徳祖父/彪漢太尉修辟丞相府主簿少
有才䇿為曹操/所忌以罪見殺後與太尉遇於朝堂曹問太尉公何瘦
之甚太尉答曰愧無日磾先見之明班固前漢書曰金/日磾子二人武帝
所愛以為弄兒其後弄兒壯大不謹自殿下/與宫人戯日磾適見之惡其滛亂遂殺弄兒猶懐老牛
[004-7a]
䑛犢之愛曹公為之改容
許汜襄陽耆舊𫝊曰許汜是楊慮同里人少師慮為魏/武從事中郎昔在劉表坐論陳元龍者其人也
與劉𤣥徳續漢書曰劉備字𤣥徳涿郡人/漢景帝子中山靖王勝之後並在劉荆州
英雄記曰劉表字景升山陽髙平人魯恭王之後領/荆州牧身長八尺姿貌温偉與張儉等號為八顧
共論人物許曰陳元龍淮海之士豪氣不除謝承後漢/書曰陳登
字元龍下邳淮浦人學通古今䖏身循禮非/法不行性兼文武有雄姿異畧領廣陵太守𤣥徳問許
君言豪寧有事耶許曰昔遭亂過下邳見元龍無客主
之意不相與語自上大床卧使客卧下床𤣥徳曰君有
[004-7b]
國士之名今四海横流帝王失所君須憂國忘家有救
世之意乃求田問舍言無可採是元龍所諱也何縁當
與君語如我自卧百尺樓上卧君於地下何但上下床
之間哉荆州大笑𤣥徳因言曰若元龍文武膽志當求
之於古耳造次難得比也
劉公幹辯敏無對文士傳曰劉楨字公幹東平人父梁/字曼山少有清才以文學見責終野
王令楨善文/章尤工五言坐平視甄夫人配輸作部典畧曰文帝為/太子嘗請諸文
學酒酣坐歡命夫人甄氏出拜坐中咸/伏楨獨平視太祖聞之收楨减死輸作魏武至尚方觀
[004-8a]
作見劉匡坐磨石公問石何如劉因喻己自理跽而答
曰石出荆山懸巖之顛外有五色之文内含卞氏之珍
磨之不加瑩雕之不增文禀氣堅貞受之自然顧其理
枉屈紆繞而不得申公笑釋之典畧曰文帝嘗賜楨廓/落帶其後師死欲借以
為像因書嘲楨云夫物因人貴故在賤者之手不御至/尊之側今雖取之勿嫌其不反也楨答曰楨聞荆山之
璞曜元后之寳隨侯之珠燭衆士之好南垠之金登窈/窕之首鼲貂之尾綴侍臣之幘此四寳者伏朽石之下
潜汙泥之中而揚光千載之上發彩疇昔之外亦皆未/能初自接於至尊也夫尊者所服卑者所修貴者所御
賤者所先也故夏屋初成大匠先立其下嘉禾始熟農/夫先嘗其粒恨楨所帶無他妙飾若實殊異尚可納也
[004-8b]
楨辭㫖巧/妙皆如是
徐景山為尚書郎魏志曰徐邈字景山燕國薊人太祖/平河朔召為丞相軍謀掾數嵗拜司
空邈歎曰三公論道之官無其人則/缺豈可以老病忝之哉固辭不受時科禁酒景山私
飲至醉校尉趙達問以曹事景山答言中聖人逹白曹
公公大怒由是得罪魏畧曰時鮮于度遼曰平日醉客/謂酒清者為聖人濁者為賢人邈
性修慎偶/醉言耳後文帝幸武昌見景山問曰頗復中聖人否
景山答曰昔子反斃於穀陽御叔罰於飲酒臣嗜同二
子不能自懲時復中之然宿瘤以醜見𫝊而臣以醉見
[004-9a]
識帝大笑顧左右曰名不虚立盧欽論曰或問欽徐公/當武帝之時人以為通
自在凉州及還京師人以為介何也欽答曰往者毛孝/先崔季珪用事貴清素之士于時皆變易車服以求名
髙而徐公不改其常故人以為通比天下奢靡轉相倣/效徐公雅尚自若不與俗同故前日之通乃今日之介
也/
何尚書自言易義精了魚豢魏畧曰何晏字平叔太祖/納晏母收養晏其時秦宜禄兒
阿蘓亦隨母在公家蘓性謹慎而晏無所顧憚服餙擬/於天子文帝特憎之毎不呼其姓字謂之假子晏尚主
又好色故黄初時無所事任明帝立頗為冗官至正始/曲合於曹爽爽用為散騎侍郎遷侍中尚書晏性自喜
動静粉白不去手行步顧影為尚/書主選舉與之有舊者多被㧞擢所不解者九事一日
[004-9b]
迎管公明共論管輅/别見公明為剖析𤣥㫖九事皆明尚書
曰君論隂陽此世無雙時鄧𤣥茂亦在坐鄧言君見謂
善易而語不及易中辭義何也公明尋聲答言夫善易
者不論易尚書含笑賛之曰可謂要言不煩魏畧曰鄧/颺字𤣥茂
南陽人少得士名與李勝等為浮華友事發被斥後為/侍中尚書許臧艾以顯官艾以父妾與颺京師為之語
曰以官易/婦鄧𤣥茂
孫討逆既定豫章還饗將士吴志曰孫䇿字伯符/曹操表為討逆將軍謂虞
仲翔虞翻/别見曰孤昔再至夀春見馬日磾三輔決録曰日/磾字翁叔馬融
[004-10a]
族孫獻帝時太傅與蔡邕/楊賜堂溪典同校定石經及與中州士大夫㑹言我東
方人多才耳恨學問不博語議之間有所不及孤意猶
謂未爾卿博學洽聞故前欲令卿一詣許交見朝士以
折中國妄語兒卿不願行便使張子綱吳志曰張紘字/子綱廣陵人少
逰學京都後避地江東孫䇿創業遂委質焉與張昭並/與參謀常令一人居守一人征討 江表𫝊曰初權於
羣臣多呼其字惟呼張昭曰張/公張紘曰東部所以重二人也恐子綱不能結兒輩舌
呉書曰紘見柟榴枕愛其文作賦陳琳在北見之以/示人曰此吾鄉里張子綱所作後紘見陳琳作武庫
賦應機論與琳書深歎美之琳答曰自僕在河北與天/下隔此間率少於文章易為雄伯故使僕受此過荖之
[004-10b]
譚今景興在此足下與子布在彼所謂小巫見大巫神/氣盡矣紘既好文學又善楷篆書與孔融書自書融遺
紘書曰前勞手筆多篆書毎舉篇/見字欣然獨笑如復覩其人也
李令伯嘗聘吳吳主與羣臣汎論道義因言寧為人弟
令伯曰願為人兄吳主問何願為兄令伯答曰為兄供
養之日長吳主及羣臣稱善華陽國志曰李宻字令伯/犍為武陽人祖光朱提太
守父早亡母何氏更適人宻養於祖母治春秋左氏傳/博覽多所通渉機警辯捷事祖母以孝聞其侍疾則泣
涕側息日夜不解帶膳飲湯藥必自口/嘗夲郡禮命不應州辟從事尚書郎
王渾平吳之日登建業宫釃酒既酣謂吳人曰諸君亡
[004-11a]
國之餘得無戚乎晉書曰王渾字𤣥冲太原晉陽人父/㫤魏司空渾沉雅有器量以平吳功
封一子江陵/侯位至司徒時周子𨼆答曰漢末分崩三國鼎立魏滅
於前吳亡於後亡國之戚豈惟一人王大有慙色虞預/晉書
曰周處字子𨼆吳郡陽羡人父魴吳裨將軍處入晉為/御史中丞多所彈糾不避彊禦齊萬年反以建威將軍
西征臨陣慷慨奮/不顧命遂死於戰
劉季治善名稱有大辯曹爽用為選部郎魏志曰劉曅/字子揚淮南
成徳人為太祖謀臣少子陶字季治亦髙才而薄行官/平原太守 王弼别𫝊曰淮南劉陶善論縱横為當時
所/推鄧𤣥茂鄧颺/己見之徒稱為伊吕季治意陵青雲嘗語傅
[004-11b]
休奕曰仲尼不聖何以知其然夫智者圖國天下羣愚
如弄一丸於掌中而不能得天下休奕以其言大惑不
復詳難謂季治曰天下之質變無常也㑹見卿窮後曹
爽敗季治退居里舍乃謝其言之過晉書曰傅𤣥字休/奕北地泥陽人祖
燮漢漢陽太守𤣥少博學善屬文解/鍾律性剛勁亮直不能容人之短
向茂伯經事鍾士季鍾㑹别見人晉書曰向雄字茂伯/河内山陽 世語曰雄有節槩
仕至䕶/軍將軍鍾誅後茂伯收殮塋𦵏晉文王召茂伯責之曰
往者王經之死卿哭於東市我不問也世語曰王經字/彦偉清河人
[004-12a]
漢晉春秋曰髙貴鄉公見威權日去召侍中王沈尚書/王經常侍王業謂曰司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
坐受廢辱今日與卿出討之王經曰昔魯昭公不忍季/氏敗走失國為天下笑今權在其門朝廷四方皆為致
死不顧逆順之理非一日也且宿衛空闕兵甲寡弱陛/下無乃欲除疾而更深之耶宜見重詳帝出懐中版令
投地曰行之决矣正使死何所懼况不必死耶入白太/后沈業奔告文王 晉諸公賛曰沈業將出呼王經經
不從曰吾/子行矣今鍾會作逆又輒收𦵏若復相容如王法何
茂伯對曰昔先王掩骼埋胔仁流枯骨當時豈先卜其
功罪今王誅既加於法已備雄感義收𦵏教亦無闕法
立於上教𢎞於下何必使雄違生背死以立於時殿下
[004-12b]
讐枯骨以為將來仁賢之資乎晉王稱善
鍾士季鍾會/别見母嘗言人誰能皆體自然但力行不倦抑
亦其次魏氏春秋同異曰鍾繇嬖庶子會之母黜其夫/人文帝命繇復焉鍾恚忿飱椒致噤帝乃止
劉尚書娶華家女生子不令或謂尚書曰君行髙一世
而諸子不能遵何不旦夕切磋使自改耶尚書答曰吾
之行事是所聞見不相祖習豈復教誨之所得乎世以
劉言為當晉書曰劉寔字子真平原髙唐人少貧苦賣/牛衣以自給好學讀書博通古今清身潔己
行無玷缺初鍾會鄧艾伐蜀或問二將其平蜀乎寔曰/破蜀必矣而皆不還客問其故笑而不答竟如其言寔
[004-13a]
以世多進趣亷遜道/缺著崇讓論以矯之
裴叔道以辯論為業善叙名理辭氣清暢泠然若琴瑟
聞者知與不知無不歎服晉諸公賛曰裴遐字叔道河/東人父緯長水校尉遐少有
理稱辟司空/掾散騎郎
郭洗馬入洛聴𠆸人歌言佳鄧粲晉紀曰郭訥字/敬言官至太子洗馬石季
倫問其曲王𨼆晉書曰石崇字季倫石苞子生於青州/故小名齊奴為荆州刺史刼奪殺人以致巨
富/郭云不知季倫笑曰卿不識曲那得言佳郭答曰譬
如見西施何必識姓名然後知美晉陽秋曰初訥仕吳/為蒸陽令入晉乆不
[004-13b]
進序陸機薦之曰訥風度簡曠器識朗抜通濟敏悟才/足幹事出自新邦朝無知己居不遐外志不自營年時
倏忽邈無階緒實州/黨愚智所為恨恨
衛叔寳少有名理善談老易自抱羸疾簡於酬對時友
歎曰衛君不言言必入真晉書曰衛玠字叔寳河東安/邑人祖瓘太尉父峘黄門侍
郎標玠别傳曰玠頴識通逹天/韻 令謝㓜輿敬以亞父之禮
王尼見司馬太傅越/曰公負尼物太傅言初不識此事
尼曰昔楚人失布謂令尹盗者以令尹執政盗賊公行
是與自盗無異今君左右有屋舍尼獨窮困是亦明公
[004-14a]
負尼物也太傅大笑與尼絹五十匹王尼/别見
卞望之在事公私肅然性不宏裕故為諸名士所少卞/壼
别𫝊曰壼字望之濟隂寃句人父粹太常卿壼少以貴/正見稱厯尚書令蘓峻作逆率衆距戰父子俱死王難
為鄧粲晉紀曰咸和中貴㳺子弟慕王平子謝㓜輿等/ 逹卞厲色於朝曰悖禮傷教罪莫斯甚中朝傾覆實
由於此欲奏治之王/導庾亮不從乃止阮遥集嘗謂之曰卿恒無閑泰常
如含瓦石卞答曰諸君以道徳恢𢎞風流相尚執鄙吝
者非壼而誰阮孚别傳曰阮仲容所幸姑家婢生子仲/容與姑書曰胡婢遂生胡兒姑答曰魯靈
光殿賦曰胡人遥集於上楹/可字曰遥集也故孚字遥集
[004-14b]
王敦犯順王敦别𫝊曰敦字處仲瑯琊臨沂人少有名/理累遷青州刺史避地江左厯侍中丞相大
將軍以罪伏誅功鄧粲晉紀曰初王導協賛中/興敦有方面之 敦以劉隗為間已舉兵討之詔公卿
於石頭見敦敦問戴若思曰吾此舉動天下以為何如
戴曰見形者謂之逆體誠者謂之忠敦笑曰卿可謂能
虞預晉書曰戴儼字若思廣陵人才義辯濟/有風標鋒頴累遷征西將軍為王敦所害
建康遭蘓峻之難王𨼆晉書曰蘓峻字子髙長廣掖人/少有才學仕郡主簿值中原亂招合
流舊三千餘家結壘本縣逺近咸共宗焉討王敦有功/遷厯陽太守峻外營將表曰鼔自鳴峻斫鼓曰我鄉里
時有此則空城有頃詔徴峻峻曰臺下云我反反豈得/活耶我寜山頭望廷尉不能廷尉望山頭乃作亂 晉
[004-15a]
陽秋曰峻率衆二萬濟自/横江至蔣山王師敗績宫室焚蕩温太真議遷都豫
虞預晉書曰温嶠字太真太原祁人少標俊清徹英/頴顯名為劉琨左司馬時二都傾覆天下大亂琨聞
元皇受命慷慨幽朔志存本朝使嶠奉使嶠喟然曰嶠/雖乏管張之才而明公有桓文之志敢辭不敏以違髙
㫖以左長史奉使/累遷驃騎大将軍三吳之豪請都㑹稽時異論紛紜王
丞相曰建康古之金陵舊為帝里又孫仲謀劉𤣥徳俱
言王者之宅古之帝王不必以豐儉遷都茍𢎞衛文大
帛之冠則無往不可若不績其麻則樂土為墟矣且北
宼㳺魂伺我之隙一旦示弱竄於蠻越求之望實俱非
[004-15b]
良計今特宜鎮之以静羣情自安王丞相别𫝊曰王導/字茂𢎞瑯琊人祖覽
以徳行稱父裁侍御史導少知名家/世貧約恬暢樂道未嘗以風塵經懐
温太真嘗問郭文舉郭文/己見曰饑則思食壯則思室自然
之性先生安獨無情乎文舉答曰思由憶生不憶故無
抱朴子曰郭文舉入陸渾山/學道獨能無情意不生也
翟道淵𨼆于潯陽庾公庾亮/己見臨江州時欽其風素嘗束
帶躡屐造之庾禮甚恭道淵曰使君直敬其枯木朽株
耳庾稱其能言晉陽秋曰翟湯字道淵南陽人漢方進/之後䔍行任素義讓亷潔饋贈一無所
[004-16a]
受值亂多宼聞湯名徳皆不敢犯此潯陽記曰亮表薦/湯徴國子博士不赴主簿張𤣥曰 君卧龍不可動也
王安期去官東渡江道路梗澁人懐危懼王毎遇艱險
處之夷然雖家人不見其憂喜之色既至下邳登山北
望歎曰人言愁我始欲愁謝太傅曰當爾時覺形神俱
名士傳曰王承字安期太原晉陽人父湛汝南太寄/承冲淡寡欲無所循尚累遷東海内史為政清静吏
民懐之避亂渡江元皇/為鎮東引為從事中郎
瑯琊王鎮廣陵晉書曰瑯琊孝王名裒字道成裒晉中/興書曰元皇以明帝及瑯琊王 並非
敬后所生謂裒有大成之度勝於明帝從容問王導曰/立子以徳不以年今二子孰賢導曰世子宣城俱有爽
[004-16b]
明之徳莫能優劣如此故當/以年於是更封裒為瑯琊王妙選僚佐以阮遥集為長
史帝語之曰卿既統軍府郊壘多事宜節飲也阮曰陛
下不以臣不肖委以戎旅臣僶俛從事不敢有言正以
今王在鎮威風赫然皇澤遐被賊宼歛跡氛祲既澄日
月自朗臣亦何可爝火不息正應端拱嘯詠以樂當年
晉陽秋曰阮孚字遥集陳留人咸第二子也/少有智調而無雋異累遷侍中吏部尚書
王長史好儀形嘗覽鏡自照稱其父字曰王文開生如
馨兒耶當時稱以為逹王長史别𫝊曰王濛字仲祖太/原晉陽人其先出自周室經漢
[004-17a]
魏世為大族祖父佐北軍中候父訥葉令濛神氣清韶/十餘嵗放邁不羣弱冠風流雅正外絶榮競内寡私欲
辟司徒掾以后/父贈光禄大夫
王長史王濛/己見語劉真長曰卿近大進劉曰卿仰看耶長
史問何意劉曰不爾何由測天之髙也
孟萬年好飲喜酣暢愈多不亂桓宣武嘗問酒有何好
而卿嗜之孟答曰公但未知酒中孟嘉别𫝊曰嘉/字萬年江夏鄳
人曾祖父宗吴司空祖父揖晉廬陵太守宗𦵏武昌子/孫家焉嘉少以清操知名庾亮領江州辟嘉部廬陵從
事下都還亮引問風俗得失對曰待還當問從事吏亮/舉塵尾掩口而笑語弟翼曰孟嘉故是盛徳人轉勸學
[004-17b]
從/事
桓宣武嘗問孟萬年聴伎絲不如竹竹不如肉何也孟
答曰漸近自然一坐咨嗟
桓宣武征還劉尹真長/己見出數十里迎之桓都不語直云
垂長衣談清言竟是誰功劉答曰晉徳靈長功豈在汝
釋道安俊辯有髙才安和上𫝊曰釋道安者常山薄栁/人本姓衛年十二作沙門神性聰
敏而貌至陋佛圖澄甚重之值石氏亂於陸渾山修學/為慕容俊所逼乃住襄陽以佛法東流經籍錯謬更為
條章標序篇目為之注解/自支道林等皆宗其理自北來荆州與習鑿齒相見
[004-18a]
晉中興書曰習鑿齒字彦威襄陽人自續晉陽秋曰鑿/齒少而博學才情秀逸桓温甚竒之 州從事嵗中三
轉至治中後以忤㫖左遷户曹參軍衡陽/太守在郡著漢晉春秋斥温覬覦之心也道安因自通
曰彌天釋道安習答曰四海習鑿齒當時以為名對
許𤣥度將弟出都婚諸人無不欽遲既至見其弟乃甚
癡都欲嘲棄之𤣥度為作賔主相對劉真長笑曰𤣥度
為弟婚施十重鐡步障續晉陽秋曰許詢字𤣥度髙陽/人魏中領軍允𤣥孫緫角秀恵
衆稱神童長而風情簡/素司徒掾辟不就蚤卒
謝太傅嘗賞愛𡊮彦伯機對敏速續晉陽秋曰𡊮宏字/彦伯陳郡人魏郎中
[004-18b]
令渙六世孫也祖猷侍中父朂/臨汝令宏起家安南司馬記室後彦伯出為東陽郡時
賢祖道冶亭太傅起執彦伯手顧就左右取一扇授之
因語云聊以贈行彦伯應聲答曰輒當奉揚仁風恵彼
黎庶一時稱其率當
謝太傅一生語未嘗誤每與客共語退後叙説向言皆
有次第後忽一誤自知當必死其年果薨
謝公謝安/己見嘗有所咨於桓石秀石秀黙然不答謝公甚
怪之他日以語其從弟嗣嗣問之石秀曰此事非公所
[004-19a]
諳吾又何言桓石秀/己見
桓南郡桓𤣥/别見問謝夫人婦人集曰謝夫人名道藴謝太/傅大兄奕之女左將軍王凝之
妻也有文才所著/詩賦誄頌傳於世太傅謝安/在東山二十餘年遂復不
終其理云何夫人答曰亡叔先正以無用為心顯𨼆為
優劣始末正當動静之異耳
桓靈寳征殷仲堪道出廬山因詣逺公語次及征討之
意逺不答又問何以見願逺曰願檀越安𨼆使彼亦復
無他桓出山語左右曰實乃生所未見釋慧皎髙僧𫝊/曰慧逺本姓賈
[004-19b]
雁門樓煩人弱而好書珪璋秀發及長博綜六經尤善/莊老性度宏偉宿儒英逹莫不服其深致後至潯陽見
廬峯清静始/住龍泉精舍
殷仲文嘗勸宋武帝畜伎帝曰我不解聲仲文曰但畜
自解帝曰畏解故不畜續晉陽秋曰仲文字仲文陳郡/人祖融太常父康吳興太守仲
文為桓𤣥咨議叅軍時王謐見禮而不親卞範之被親/而少禮其寵遇隆重兼於王卞矣𤣥簒位以佐命親貴
輿馬器服窮極綺麗後房妓妾數十絲竹/不絶音𤣥敗先投義軍遷侍中以罪伏誅
王韶之少家貧而好學嘗三日絶粮執卷不輟家人誚
之曰困窮若此何不耕王徐答曰我常自耕耳沈約宋/書曰王
[004-20a]
韶之字休泰瑯琊臨沂人曾祖廙晉驃騎將軍祖羡之/鎮軍掾父偉之郎中令韶之家貧父為烏程令因居縣
境好史籍博涉多聞初/為衛將軍謝琰行叅軍
戴仲若春日携雙柑斗酒人問何之答曰往聴黃鸝聲
此俗耳針砭詩膓鼓吹戴顒/己見
宋武帝西討劉毅以諸葛長民監留府長民後有異謀
猶豫不能發因屏人語劉穆之曰悠悠之言云太尉與
我不平何以至此穆之曰公泝流逺伐以老母弱子委
節下若有一毫不盡豈容若此長民意乃小安劉穆之/别見
[004-20b]
劉毅諸葛長民與宋武帝/同時起義並以事見誅
宋武帝大會戯馬臺令諸人賦詩王曇首詩先成李延/夀南
史曰王曇首太保𢎞之弟㓜有素尚兄弟分/財曇首唯取圖書而已辟瑯琊王大司馬屬帝以問其
兄太保曰卿弟何如卿太保答曰臣弟若但如下官門
户何寄武帝大笑宋書曰王𢎞字休元瑯琊臨沂人曾/祖導晉丞相祖洽中領軍父珣司徒
𢎞少好學以清恬知名與尚書僕射/謝混善弱冠為會稽王驃騎叅軍
宋武帝既正位語羣臣曰朕始望不至此衆人咸撰辭
欲稱功徳王太保率爾對曰所謂天命求之不可得推
[004-21a]
之不可去衆以為知言
髙祖辟宗少文為主簿不起問其故少文答曰棲邱飲
谷三十餘年髙祖善其對宋書曰宗炳字少文南陽湼/陽人祖承宜都太守父繇之
湘鄉令母同郡師氏聰辯有學義教授諸子炳居喪過/禮為鄉閭所稱刺史殷仲堪桓𤣥並辟主簿舉秀才不
就/
衡陽王義季/語宗少文曰方欲屈先生以重禄宗答曰
禄如腐草盛衰幾何
元嘉中京尹蕭摹之請建佛寺帝與何尚之羊𤣥保數
[004-21b]
人議之尚之言渡江以來王庾諸公並稟志歸依則大
教難得頓絶時羊𤣥保進曰此談葢天人之際豈臣所
宜與竊秦楚論強兵之術孫吳盡吞併之計將無取
於此帝曰此非戰國之具良如卿言尚之曰夫禮𨼆逸
則戰士怠貴仁義則兵氣衰若以孫吳為志茍在吞噬
則無取堯舜之道豈惟釋教而已帝喜曰釋門有卿亦
猶孔門之有季路所謂惡言不入於耳帝自是信心始

[004-22a]
顧湘州顧覬之/别見嘗在宋文帝坐論江東人物言及顧彦
先𡊮陽源謂湘州曰卿南人怯懦豈辦作賊湘州正色
曰卿乃復以忠義笑人陽源有慙色沈約宋書曰𡊮淑/字陽源陳郡陽夏
人丹陽尹豹少子也少有風氣數嵗伯父湛謂家人曰/此非几兒及長善屬文彭城王起為祭酒遷左衛率及
兇劭簒逆/淑諫見害
何尚之在選日有一人求為吏部郎尚之歎曰此敝俗
也官當圖人人安得圖官時顔延之在坐大笑語尚之
曰我聞古者官人以才今官人以勢彼勢之所求又何
[004-22b]
疑焉當時以二公為名言
宋世祖嘗賜謝中書寳劒宋書曰謝荘字希逸陳郡陽/夏人太常𢎞㣲子也七嵗能
屬文仕至光禄大夫卒年三十六謚憲子玉南史曰荘/韶令美風儀宋文帝見而異之曰藍田生 豈虚也哉
謝以與魯豫州送别後魯作逆世祖嘗因宴集問劒所
在謝曰昔與魯爽别竊為陛下杜郵之賜世祖大悦當
時以為知言宋書曰魯爽小名女生扶風郿人祖宗之/父爽少有武藝世祖以為左軍將軍都
督豫州軍事與南郡王義宣作/逆薛安都臨陣刺爽傳首京都
元凶簒立宋書曰元凶劭字休逺文帝長子也與/始興王濬同謀弑逆世祖入討劭伏誅以顔
[004-23a]
延之為光禄大夫沈約宋書曰顔延之字延年瑯琊人/晉光禄大夫含之曾孫好讀書無所
不覽文章之美冠絶當時呉國内史/劉栁以為行軍叅軍後為秘書監先是延之子竣為
世祖叅軍及義師入討竣叅定宻謀兼造書檄劭召延
之示以檄文問曰此筆誰所造延之曰竣之筆也問何
以知之延之曰竣筆體臣不容不識又問言辭何至乃
爾延之曰竣尚不顧有老父何縁復有陛下劭意遂釋
姓氏英賢録曰顔竣字士遜延之長子也少有令譽為/宋孝武撫軍主簿甚被知遇竣盡心補益孝武鎮尋陽
遷南中郎記室及文帝崩問至孝武/舉兵入討轉諮議叅軍領軍録事
[004-23b]
宋明帝嘗出射雉至日中無所得帝甚猜羞召問侍臣
曰吾旦來如臯遂空行可笑座者莫答禇侍中言曰今
節候雖適而雲露尚凝故斯翬之禽驕心未警但得神
駕遊豫羣情便為載懽南史曰禇炫字彦緒彦回從父/弟也父法顯鄱陽太守炫少清
簡為從舅王景文所知齊臺建/為侍中以家貧出補東陽太守
謝孺子特善聲律南史曰孺子陳郡陽夏人祖景仁左/僕射父恂鄱陽太守孺子少與族兄
莊齊名多藝能尤善聲/律家貧求為西陽太守與王車騎張宴桐臺孺子吹笙
王自起舞既而歎曰真使人飄颻有伊洛間意南史曰/王彧字
[004-24a]
景文與明帝諱同故以字行祖穆司徒謐之長兄父僧/朗尚書景文美風姿好言理少與謝莊齊名為從叔球
所/知
張征北為吳興南史曰張永字景雲吳郡呉人會稽太/守張裕子也涉獵書史能為文章善𨽻
書騎射雜藝觸𩔖兼善又有巧思紙墨皆自營造/上毎得永表啟輒執玩咨嗟歎供奉者了不及也請沈
驎士入郡沈聞郡後堂有佳山水乃往停數月張欲請
為功曹使人致意沈曰明府徳履冲素留心山谷民是
以被褐負杖忘其疲病必欲飾混沌以蛾眉冠越客於
文冕走雖不敏請附髙節有蹈東海而死爾南史曰沈/驎士字雲
[004-24b]
楨吳興武康人祖英期晉太中大夫父䖍之宋樂安令/驎士㓜俊敏七嵗聴叔父岳言𤣥賔散言無所遺岳撫
其肩曰若斯文不絶其在爾乎及長博通經史有髙尚/之心親亡居喪盡禮忌日輒流涕彌旬居貧織簾誦書
口手不息鄉里/號為織簾先生
張景𦙍小名查南史曰張敷字景𦙍母亡年數嵗便有/感慕之色性整貴風韻甚髙好讀𤣥言
兼屬文論父卲使與高士宗少文談繫象往復數畨少/文毎欲屈握麈尾歎曰吾道東矣於是名價日重宋武
帝聞其美召見竒之曰真/千里駒也以為中軍叅軍父茂宗小名梨南史曰張邵/字茂宗會稽
太守裕之弟晉瑯琊内/史後仕宋終吳興太守宋文帝嘗戯之曰查何如梨景
𦙍答曰梨為百果之宗查何可比
[004-25a]
齊髙帝時魏人南伐至淮而退帝問何意忽來忽去時
未有應者張思光張融/己見在下坐抗聲言曰以無道而來
見有道而去公卿歎以為佳
栁侍中栁世隆/己見盛事墳典張思曼語之曰觀君舉措當
以清名遺子孫耶栁曰一身之外亦復何須子孫不才
將為争府如其才也不如一經
 良俊按裴昭明𫝊亦載此事未應二人同時並有斯
 語
[004-25b]
江夏王鋒/在南徐州與行事王文和别駕江祏王文和/未詳江
祏别/見並相交欵後文和被徴為益州置酒吿别文和流
淚言曰下官少來未嘗作詩今日違戀不覺文生於情
王仲寳聞之曰江夏可謂善變素絲者也南史曰江夏/王鋒字宣頴
齊高帝第十二子也性方整五嵗好學書十嵗便能屬/文出為南徐州刺史常忽忽不樂作修栢賦以見志
張寳積為湘州行事時蕭頴胄在江陵寳積乘腰輿詣
之舉動自若頴胄問何至之晚答曰本朝危亂四海横
流既不能為比干之死實未忍為㣲子之去是以至晚
[004-26a]
頴胄深以為善南史曰寳積張稷第六弟也永元中/為湘州行事蕭穎胄用為相府諮議
釋僧鍾南遊京邑住中興寺梁釋慧皎髙僧𫝊曰釋僧/鍾姓孫魯郡人十六出家
居貧履道嘗出夀春譙郡公請講百論導/公往聴之謂人曰後生可畏真不虚矣永明初魏使
李道固來聘㑹于寺内帝以鍾有辯才勑令酬對往復
移時言無失措日影小晚鍾不食道固問何以不食鍾
曰古佛道法過中不飡道固曰何為聲聞耶鍾答曰應
以聲聞得度者故現聲聞當時以為名對
禇彦宣少秉髙節常非從兄彦回身事二代聞彦回拜
[004-26b]
司徒歎曰彦回少立名行不意披猖至此門户不幸乃
復有今日之拜使彦回作中書郎而死不當是一名士
耶名徳不昌遂令有期頤之夀禇淵己見彦南史曰禇/炤字彦宣 回從父弟
也父法顯鄱陽太守炤少有髙/節除國子博士以一目眇不拜
世祖在東宫日嘗於𤣥圃宴集沈率數勸禇司徒酒南/史
曰沈文季字仲逹吳興武康人父慶之侍中文季以/寛雅正直見知沈攸之反齊髙帝用為太子右衛率
徒甚不平啟世祖曰沈文季謂淵經為其郡數加淵酒
沈率曰惟桑與梓必恭敬止豈如明府亡國失土不識
[004-27a]
枌榆譏司徒/事二姓
禇司徒甚重殷長史南史曰殷叡陳郡人/王奐壻也奐敗伏誅嘗語之曰諸
殷自荆州以來無出卿右殷歛容答曰殷族衰悴誠不
如昔若此㫖為虚固不足降此㫖為實彌不可聞
周彦倫清貧寡欲終日常蔬食雖有妻子獨處山舍南/齊
書曰周顒字彦倫汝南安城人晉僕射顗七世孫祖虎/頭貟外常侍父恂歸鄉相顒少為族祖朗所知解褐海
陵國侍郎轉著/作撰起居注衛將軍王儉嘗問彦倫曰卿山中何所
食彦倫答曰赤米白鹽緑葵紫蓼南齊書曰王儉字仲/寳瑯琊臨沂人祖曇
[004-27b]
首父僧綽儉生而僧綽遇害為叔父僧䖍所養數嵗襲/爵豫章侯拜受茅土流涕嗚咽㓜有神彩専心篤學手
不釋卷仕/至中書監
文恵太子齊書曰文恵太子長懋字雲/喬小字白澤世祖長子也嘗問周彦倫菜
食何味最佳彦倫曰春初早韭秋末晚菘
周彦倫少往外氏臧車騎質/家得衛峘散𨽻書法學之
甚能文恵太子使彦倫書𤣥圃茅齋壁國子祭酒何𦙍
以倒薤書求就彦倫換之彦倫笑曰天下有道丘不與
易也
[004-28a]
宗敬㣲答府召云何為謬傷海鳥横斤山木南史𨼆逸/𫝊曰宗測
字敬㣲一字茂深南陽湼人炳之/孫也家居江陵性静退不樂人間
齊世祖幸豫章王東田宴南齊書曰豫章文獻王嶷字/宣儼太祖第二子寛仁𢎞雅
有大成之量太/祖特鍾愛焉諸王咸在獨不召武陵王南史曰武陵/昭王曅字宣
照太祖第五子也/剛頴雋出工奕棊豫章曰風景殊美今日甚憶武陵上
乃呼之武陵至便射屢發命中顧謂四坐曰手如何帝
神色甚怪豫章曰阿五常日不爾今可謂仰藉天威帝
遂釋然
[004-28b]
永明末京邑人士盛為文章談義皆湊竟陵王西邸南/齊
書曰竟陵文宣王子良/字雲英世祖第二子也劉士章為後進領袖機悟多能
南史曰劉繪字士章彭城安上里人劉勔子也/初為齊髙帝行叅軍仕梁轉大司馬從事中郎時張思
光周彦倫張融周顒/並己見並有言工張音㫖緩韻周辭致綺
捷士章言吐又頓挫有風氣時人為之語曰劉繪貼宅
别開一門
何義方言不虚妄葢其天性梁書良吏傳曰何逺/字義方東海郯人每戯
語人曰卿若得我一妄語則謝卿一縑衆共伺之終莫
[004-29a]
能得
梁髙祖遣王領軍杲/聘何子季領軍曰今君遂當邈然
絶世猶有致身理不何曰卿但以事見推吾年巳五十
三月食四斗米不盡何容得有宦情昔荷聖王眄識今
又蒙旌賁甚願一詣闕但比腰脚大惡此心不遂耳
阮居士嘗與吳郡范元琰同徴不起梁書曰阮孝緒字/士宗陳留尉氏人
父彦之宋從事中郎孝緒少懐栖遁屏居人外非/定省未嘗出戸家人莫見其面親友因呼為居士陳郡
𡊮峻語之曰往者天地閉賢人隐今世路已清而子猶
[004-29b]
懐栖遁耶居士曰昔周徳雖興夷齊不厭蕨漢道方
盛黄綺無間山林為仁由己何闗人世梁書曰孝緒著/髙𨼆𫝊上自炎
黄終于天監之末分為三品又著論云夫至道之本貴/在無為聖人之跡存乎拯弊弊拯由跡跡用有乖於本
本既無為有為非道之至然不垂其跡則世無以平不/究其本則道實交喪丘旦將存其跡故宜權晦其本老
荘但明其本亦宜深抑其跡跡既可抑數子所以有餘/本方見晦尼丘是故不足非得一之士闕彼明智體之
之徒獨懐鑒識然聖已極照反創其跡賢未居宗更言/其本良由跡須拯世非聖不能本實明理在賢可照若
能體兹本跡悟彼抑揚/則孔莊之意其過半矣
阮居士嘗曰非志驕富貴但性畏廟堂若使麏䴥可
[004-30a]
何以異夫騏驥
王季文南史曰王份字季文瑯琊人祖僧朗宋尚書/右僕射父粹黄門侍郎份歴官侍中丹陽尹
子肅在北屢引魏人來侵疆場南史曰王奐字道明景/文兄子也為雍州刺史
加都督與寧蠻長史劉興祖不睦擅自殺之臺徴不就/裴叔業於城内起兵攻奐斬之奐長子融融弟琛於都
棄市琛弟肅/秉並奔魏世祖嘗因侍坐從容問季文曰近有北信
不季文歛容答曰肅既近忘墳栢寜逺憶有臣
王侍中王份/嘗因侍宴髙祖問羣臣朕為有為無侍中
答曰陛下應萬物為有體至理為無
[004-30b]
蕭引書法遒逸陳宣帝嘗指其署名語諸人曰此字筆
勢翩翩似鳥之欲飛引答曰此乃陛下假其羽毛耳南/史
曰蕭引字叔休南蘭陵人曾祖思話祖恵休父介並有/名引方正有器度聦敏博學善屬文仕梁位西昌侯主
簿侯景之亂南奔嶺表/北還拜尚書金部侍郎
徐孝穆徐陵/别見使魏魏人授舘宴賔是日甚熱主客魏收
嘲孝穆曰今日之熱當由徐常侍來北史曰魏收字伯/起小字佛助鉅鹿
下曲陽人少機警不持細行隨父在邊好習騎射後折/節讀書精力不輟以文華顯除太學博士至中書監
孝穆從容答曰前王肅至此為魏始制禮儀今我來聘
[004-31a]
使卿復知寒暑北史曰王肅字恭懿瑯琊臨沂人父奐/齊雍州刺史肅少聰辯涉獵經史頗有
大志位秘書丞父奐為齊武帝所殺肅自建業來奔孝/文虚衿待之引見問故肅辭義敏切辯而有禮帝甚哀
惻之官散騎常/侍揚州刺史
 
 
 
 
 
[004-31b]
 
 
 
 
 
 
 
 語林卷四


史通通釋 唐鑑 唐史論斷 唐書直筆 通鑑問疑 三國雜事 經幄管見 涉史隨筆 六朝通鑑博議 宋大事記講義 兩漢筆記 舊聞證誤 通鑑答問 歷代名賢確論 歷代通略 十七史纂古今通要 學史 史糾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前編 御批續資治通鑑綱目 評鑑闡要 孔子家語 荀子 孔叢子 新語 新書 鹽鐵論 說苑 新序 揚子法言 潛夫論 申鑒 中論 傅子 中說 帝範 續孟子 伸蒙子 素履子 家範 帝學 儒志編 太極圖說述解 通書述解 張子全書 注解正蒙 正蒙初義 二程遺書 二程外書 二程粹言 公是第子記 節孝語錄 儒言 童蒙訓 省心雜言 上蔡語錄 袁氏世範 延平答問 近思錄 近思錄集註 雜學辨 御定小學集駐 朱子語類 戒子通錄 知言 明本釋 少儀外傳 麗澤論說集錄 曾子全書 子思子全書 邇言 木鍾集 經濟文衡 大學衍義 西山讀書記 心經 政經 項氏家說 先聖大訓 黃氏日抄 準齋雜說 性理羣書句解 東宮備覽 孔子集語 朱子讀書法 家山圖書 讀書分年日程 辨惑編 治世龜鑑 管窺外篇 內訓 理學類編 性理大全書 讀書錄 大學衍義補 居業錄 楓山語錄 東溪日談錄 因知記 讀書劄記 士翼 涇野子內篇 周子抄釋 張子抄釋 二程子抄釋 朱子抄釋 中庸衍義 格物通 世緯 呻吟語摘 榕壇問業 溫氏母訓 御定資政要覽 聖論廣訓 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 日知薈說 御定孝經衍義 御定內則衍義 御纂性理精義 古歡堂集 榕村集 三魚堂文集 因園集 懷清堂集 二希堂文集 敬業堂詩集 望溪集 存研樓文集 香屑集 鹿洲初集 樊榭山房集 果堂集 松泉集 文選註 六臣註文選 第一冊 六臣註文選 第二冊 文選顏鮑謝詩評 玉臺新詠 玉臺新詠考異 高氏三宴詩集 篋中集 河嶽英靈集 國秀集 御覽詩 中興間氣集 極玄集 松陵集 二皇甫集 唐四僧詩 薛濤李冶詩集 竇氏聯珠集 才調集 搜玉小集 古文苑 文苑英華 第一冊 文苑英華 第二冊 文苑英華 第三冊 文苑英華 第四冊 文苑英華 第五冊 文苑英華 第六冊 文苑英華 第七冊 文苑英華 第八冊 文苑英華 第九冊 文苑英華 第十冊 文苑英華辨證 唐文粹 第一冊 唐文粹 第二冊 西崑酬唱集 同文館唱和詩 唐百家詩選 會稽掇英總集 清江三孔集 三劉家集 二程文集 宋文選 坡門酬唱集 樂府詩集 第一冊 樂府詩集 第二冊 歲時雜詠 嚴陵集 南嶽倡酬集 萬首唐人絕句 聲畫集 宋文鑑 第一冊 宋文鑑 第二冊 古文關鍵 迴文類聚 五百家播芳大全文粹第一冊 五百家播芳大全文粹第二冊 崇古文訣 成都文類 文章正宗 續文章正宗 天臺前集 赤城集 妙絕古今 唐僧弘秀集 眾妙集 江湖小集 江湖後集 三體唐詩 論學繩尺 吳都文粹 古文集成 文章軌範 月泉吟社詩 文選補遺 蘇門六君子文粹 三國志文類 增註唐策 詩家鼎臠 十先生奧論註 兩宋名賢小集 第一冊 兩宋名賢小集 第二冊 兩宋名賢小集 第三冊 柴氏四隱集 中州集 唐詩鼓吹 二妙集 谷音 河汾諸老詩集 瀛奎律髓 梅花百詠 天下同文集 古賦辯體 圭塘欸乃集 忠義集 宛陵群英集 元文類 元風雅前集 唐音 古樂府 玉山名勝集 草堂雅集 玉山紀遊 大雅集 元音遺響 風雅翼 荊南倡和詩集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