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泊宅編 > 泊宅編 卷下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泊宅編卷下
             宋 方勺 撰
朱曉容不詳何許人常為浮屠以善相游公卿間號容
 大師後因事返初惟貢作貴人他人雖强之使言終
 非所喜而中者亦寡初朱臨姚闢久同場屋每試牓
 出姚往往在朱上馮太尉京牓中二人俱赴廷入對
 未唱名前數日京師忽傳小試乃朱君殿試之作也
[003-1b]
 姚謂人曰果爾縱不魁多士亦須在第一甲自嘆平
 時濫居其先及至魚龍變化之地便爾懸絶詣術士
 以二人命率質之亦訪容師未見殿唱日禁門未開
 曈曨未明或云曉容立茶肆中姚聞之走覔容果與
 一白袍偶坐姚連揖懇容略屈鄰邸一觀氣色容指
 偶坐者曰狀元已在此何勞他閲偶坐者馮/當世京也姚力挽
 之容不得已為就鄰邸燈火下視之曰姚第幾甲朱
 第幾甲言訖復還前肆相次辨色入聴臚傳皆如師
[003-2a]
 言
朱正夫臨年未四十以大理寺丞致仕居吳興城迺取
 訓詞中仰而高風之語作仰高亭於城上常杜門謝
 客忽一日曉容自京師來謁公欣然接之是時二子
 行中久中秋試不利皆在侍下公强使冠帶而出容
 一見驚起賀曰後舉狀元也睥睨久之徑辭去公留
 之不可問以何適容曰老僧自此不復更閲人便徃
 杭州六和寺求一小室閒坐以待科場開乃西游爾
[003-2b]
 公初未之信後三年春久中薄游㑹稽謀赴舉之資
 潮船絶江暮至六和才泊㟁見容在寺門遙揖久中
 歸與之欵因叩伯仲行期久中告之師曰某是月亦
 當離杭矣久中至家道之公笑且恠其任術之篤如
 此是秋至京師二朱舍開寶塔寺容寓智海禪刹相
 次行中預薦明年省闈優等惟殿試病作不能執筆
 是時王氏之學士人未多得時行中獨記其詩義最
 詳因信筆寫以答所問極不如意卷上日方午遂經
[003-3a]
 御覽神宗良愛之行中不知也日與同舍蔡冲允蹈/
 丁葆光經/圍棋每拈子欲下必罵曰賊秃蓋恨容許
 之誤也未唱名前數日有士人通謁行中方棋遽使
 人卻之須㬰謁者又至且云見朱先輩行中叱其僕
 曰此必有下第舉人欲丐出闗之資吾捐悶中誰能
 見之然士人立於門不肯去冲允曰事不可知何惜
 一見行中乃出延之坐不暇寒溫揖行中起附耳而語
 曰乃梁御藥門客御藥特令奉報足下卷子上已置
[003-3b]
 在魁等他日幸相記行中唯唯而入再執棋子手輒
 顫縁寵辱交戰不能自持冲允覺而叩之具述士人
 之言冲允曰曾詢梁氏所居否曰不曾或曰在州西
 急賃馬偕往欲審其事至梁門日已曛度不能返遂
 復歸而行中念容獨往智海宿容聞其來迎門握手
 曰非晩唱名何為來見老僧必是得甚消息來行中
 曰久不相見略來問訊爾師曰胡不寔告我馮當世
 未唱名時氣象亦如此行中知不可欺因道梁氏之
[003-4a]
 事師喜甚為開尊設具且曰吾奉許固有素只有一
 人未見爾當為邀來同飲仍戒曰此人藍縷不可倨
 見亦不得發問問則彼行矣燭至師引寺廊一丐者
 入見行中不甚為禮便據上坐相與飲酒斗餘不交
 一談師徐曰此子當唱名先生能一留目否丐者曰
 爾曰何師曰已定他冠多士丐者擺頭曰第二人躡
 行中足使起宻徵其意但曰偶數多更無他語遂罷
 去明日飯罷率行中寺庭閒步出門遙見余行老亦
[003-4b]
 入寺師不覺拊髀驚謂行中曰始吾見子以為天下
 之美盡此矣不知乃有此人行中曰此常州小余也
 某識之何遽及是師曰子正怕此人昨日聞偶多之
 説今又覩此人兹事可知矣蓋行中發解過/省皆在二數及聽臚
 行老果第一行中次之行中解褐了往謝師師勞之
 曰子誠福人今日日辰以法推之魁天下者官不顯
 子至侍從其後余止館職知湖州卒行老名中服行
 中至中書舍人
[003-5a]
尚書右丞胡宗愈夫人丁氏司封員外郎宗臣之女自
 幼穎慧無所不能其善相人蓋出天性在西府時常
 於窗隙遙見蔡丞相確/謂右丞曰蔡相全似盧多遜
 或以盧蔡肥瘠色貎不同詰之丁氏曰吾雖不及見
 盧但常一觀其畫像與今丞相神彩相似爾後蔡果
 南竄又戸部尚書李常除老龍尹成都塗中貽右丞
 書丁氏一見其字畫驚曰此人身筆已倒不久數盡
 須病咽喉而死李公行次鳳翔中毒而卒如此之𩔖
[003-5b]
 不一初司封有楊妃數美人真挂後堂丁氏年未笄
 每晨興省問尊親了必戲道諸妃萬福一日潘妃忽
 荅云夫人萬福家人輩大恠之欲毁其真惟其叔寶
 臣令勿毁此女他日未可量也鄉人多能道其事
陸軫日記天聖中陸同判衢州一旦早起覺印堂癢以
 手揣之司空部上有肉突起如指面大兩日漸堅實
 又至兩月天庭亦然又一日天部輔角部亦然又兩
 月左右龍角骨起映得印堂甚低當月印堂連山根
[003-6a]
 起與二龍角相應相次左右眉稜連額角每以相書
 考驗此諸部骨起皆主封侯公相之貴然公官不過
 吏部郎中直昭文館典數郡而已其後孫佃入政府
 贈公官至司空以此知之贈官亦不虚也
金壇郎王裕福唐人術數頗工又常云天運四百二十
 年一周而七百甲子備位天地人江河海鬼凡七今
 正行鬼後十八年復行天當有異人應時而出又云
 唐明皇時正行天元故也
[003-6b]
蜀人石藏用以醫術游都城其名甚著餘杭人陳承亦
 以醫顯然石好用煖藥陳好用凉藥古之良藥必量
 人虚實察病之隂陽而後投之湯劑或補或瀉各隨
 其症二子乃執偏見一槩於冷煖而皆有稱於一時
 何也俗語云藏用檐頭三斗火陳承篋一盤氷服
 金石藥者潜假藥力以濟其欲然多諱而不肯言一
 日疾作雖欲諱不可得也吳興吳景淵刑部服硫黄
 人罕有知者其後二十年子槖為華亭市易官發背
[003-7a]
 而卒乃知流毒傳氣尚及其子可不戒哉
古之賢人不在朝廷必在醫卜之中今之醫者或急於
 財利率用詭道以刼流俗殆與穴坯扶刅之徒同予
 目擊二事今書之以為世警舅氏王居安秀才久苦
 痔疾聞蕭山有善工力不能招致遂命舟自烏墩走
 錢塘舍於靜邸中使人迎醫醫絶江一潮至杭旣見
 忻然為藥劑且云但安心請以五日為期可以永除
 根本初以一藥放下大腸數寸又以藥版之徐用藥
[003-7b]
 線一條結痔信宿痔果脱去其大如桃復用藥餌調
 養數日遂安然工初無難色但放下大腸了方議報
 謝之物病者知命懸其手直盡許以槖中所有為酬
 方肯治療又一妻兄迪功郎周僅調官京師舊患膀
 胱氣外腎偏墜有貨藥人自云能治立談間可使之
 正約以萬錢及三縑為報相次入室中施一針所苦
 果平周大喜即如數付金帛而去後半月其疾依舊
 使人訪醫者已不見矣
[003-8a]
王捷燒金先用毒蛇不計多少煞埋庭中澆以米泔令
 生菌因取合藥後造宅築基得一蛇頭如人形捷不
 久卒
錢遹婺州浦江農家子少力學舉省殿牓皆占上等雖
 歴華要不妨治生浦江宅在深村衆山環繞一水縈
 帶隂陽家云法當富貴兩得後又侈大其宅買田至
 數萬畝只有一子名楚老極少俊遹所鍾愛作中丞
 時楚老病且革遹是日適欲攻時相與後來者為地
[003-8b]
 亟趨對不顧病者遹上馬時楚老死其後謫辭有
 之語蓋譏其政和初以八座出帥越因臺章領
 宫祠遂不復起所至郡㕔前一鴉鳴必責守兵掩捕
 盡其種𩔖乃已常自云好殺乃天性推捕鴉之事可
 以知其他青溪賊作遹徑走越州越守劉韐閉城不
 納却歸村居為亂兵所害而焚其宅也
陸軫云天聖中侍中馮拯薨次年京城南錫慶院側人
 家生一驢腹下白毛成馮拯二字馮氏以金贖之潜
[003-9a]
 育於槽中四方皆知之
和州烏江縣高望鎮升中寺真宗登封曾此駐蹕因賜
 寺額僧有負主僧金久而不償病且革誓為畜産以
 報旣卒主僧晝寢夢病僧披衣蹣跚入牀下覺而異
 之須㬰猫生一子稍長極馴擾其重七八觔每客至
 則歡迎走報見非其人者輒𦂳隨人有知呼其前名
 必怒噬至主僧呼則昂首號呌若求隱其事者衆生
 業報非一此猫特顯者爾
[003-9b]
宣和二年十月睦州青溪縣堨村居人方臘託左道以
 惑衆知縣事承議郎陳光不即鉏治臘自號聖公改
 元永樂置偏裨將以巾飾為别自紅巾而上凡六等
 無甲胄惟以鬼神詭秘事相扇摇數日聚惡少千餘
 焚民居掠金帛子女提㸃刑獄張苑通判州事葉居
 中不能招致欲盡殺之以故賊得脅虜良民為兵旬
 日有衆數萬十一月二十九日將領蔡遵與戰於息
 坑死之遂陷青溪縣十二月四日陷睦州初七日天
[003-10a]
 章閣待制歙守曾孝蘊以京東賊宋江等出青齊山
 濮間有㫖移知青社一宗室通判州事守禦無䇿十
 三日又陷歙州乘勢取桐廬新城富陽等縣二十九
 日進逼杭州知州事趙霆棄城走州即陷節制直龍
 圖閣陳建亷訪使者趙約被害賊縱火六日官吏居
 民死者十三朝廷遣領樞宻院童貫常徳軍節度使
 譚稹二中貴率禁旅及京畿闗右河東蕃漢兵制置
 江淮二浙明年正月二十四日賊將七佛引衆六萬
[003-10b]
 攻秀州統軍王子武聚兵與州民登城固守屬大兵
 至開門表裏合擊斬首九千築京觀五賊退據杭二
 月七日前鋒至清河堰賊列陣以待王師水陸並進
 戰六日斬賊二萬十八日再火官舍學宫府庫與僧
 民之居經夕不絶翌日宵遁大兵入城當是時少保
 劉延废由江東入至宣州涇縣遇賊偽八大王斬五
 千級復歙州出賊背統制王稟王渙楊惟忠辛興宗
 自杭趨睦取睦州與江東兵合斬獲七百級生擒方
[003-11a]
 臘及偽相方肥等妻印子毫二太子凡五十二人毫/二
 太子其/子之號於梓桐石穴中殺賊七萬招來老幼四十餘
 萬復使歸業四月二十六日也餘黨走衢婺而蘭溪
 縣靈山賊朱言吳邦起應之據處州而越州剡縣魔
 賊仇道人台州仙居人吕師囊方品山賊陳十四公
 等起兵略溫台諸縣四年三月討平之是役也用兵
 十五萬斬賊十五萬自出師至凱旋凡四百五十日
 收杭睦歙處衢婺六州與五十二縣所殺平民不下
[003-11b]
 二百萬始唐永徽四年睦州女子陳碩真反自稱文
 佳皇帝婺州刺史崔義𤣥平之故梓桐相傳有天子
 基萬年樓方臘因得憑藉以起又以沙門寶誌䜟記
 誘惑愚民而貧窮游手之徒相乗為亂青溪為睦大
 邑梓桐幫源等號山谷幽僻處東北趨睦西近歙民
 物繁庶有漆楮林木之饒富商巨賈多往來江浙地
 勢迂險賊一旦焚蕩無一存者羣黨據險以守因謂
 之洞而浙人安習太平不識兵革一聞金皷聲則斂
[003-12a]
 手聴命不逞小民往往反為賊鄉導刼富室殺官吏
 士人以邀貨利渠魁未授首間所掠婦女自洞逃出
 倮而雉經於林中者由湯嵓榴樹嶺一帶凡八十五
 里九村山谷相望不知凡㡬㑹稽進士沈傑常領部
 民深入賊境親覩其事為余言賊之始末因稽合衆
 論摭其實著於篇青溪知縣陳光旣坐不治賊就戮
 朝廷改睦為嚴州歙為徽州自青溪界至歙州路皆
 鳥道縈紆兩傍峭壁萬仞僅通單車方臘之亂曾待
[003-12b]
 制出守但以兩崖上駐兵防遏下瞰來路雖蚍蜉之
 微皆可數賊亦不敢犯境宋江擾京東曾公移守青
 社掌兵者以霧毒為辭移屯山谷間州遂陷
後漢張角張燕輩託天師道陵為逺祖立祭酒治病使
 人出米五斗而病遂愈謂之五斗米道至其滋盛則
 剽刼州縣無所不為至今喫菜事魔夜聚曉散者是
 也凡魔拜必北向以張角寔起於北方觀其拜足以
 知其所宗原其平時不飲酒食肉甘枯槁趨靜黙若
[003-13a]
 有志於為善者然男女無别不事耕織衣食無所得
 輒務攘奪以逞亂其可不早辨之乎有以其疑似難
 識欲痛繩之恐其滋蔓因置而不問馴致禍變則陳
 光之於方臘是也有舍法令一切弗問但魔迹稍露
 則使屬邑盡驅之死地務絶其本源肅清境内而此
 曹急則據邑聚衆而反則越守劉韐之於仇賊是也
 仇破剡縣新昌/上虞凡三縣此風日煽殆未易察也始知能上體
 國禁之嚴下念愚民之無辜迷入於此道不急不怠
[003-13b]
 銷患於㝠㝠之中者良有司也
廬州慎縣黃山連接無為軍壽州六安界蓋賊巢也山
 下居民千餘戸而藏賊以活者八百餘家賊間發官
 兵追蹤逐捕有數年不獲者
 
 
 
 泊宅編卷下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